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那年夏天的星空(7)

2004年06月16日12:56:31网易文化 Lateran

  Part 7

  看着格洛芬德尔失魂落魄地走出去,吉尔法斯特几乎要跪下来了,但他只是一屁股坐地上,把头埋进怀里。刚才对格洛芬德尔说的那些基本上是事实,但在关键部位改了一改,他们在半兽人身上找到的东西不是那枚坠子,坠子是后来才找到的。对于后来发生的事他只字未提,老实说,这是有私心在里面的,因为虽然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但只要想一想当时的情形他们还是立即感到浑身发冷并且想掐死自己。
  "我们这样真的好吗?"一开始力主有所保留的是吉尔法斯特,但骗了人以后他觉得胃里灌满了凉水,堵得只想吐。塞尔咬着嘴唇坐下来,做了一样的动作。
  "王他会对自己说'他们只找到了个坠子而没有看到他的尸体,所以那有可能只是一个巧合'。"拉塞尔没有回答。
  "他会一直找下去……即使是一千年以后、两前年以后,他也会一直找下去。"还是没有回答。
  "现在去告诉他还来得及。"
  这次拉塞尔回答了:"你觉得全部说出来会更好一点吗?"
  "至少可以断了他的念头。他不会在以后的日子里一直无望地找下去。"
  "但他会绝望地等下去,他说过在图尔刚陛下的后人全部离开前,他也不能回去。让他彻底绝望和给他一个模棱两可的希望,哪个更好一些?"
  "……我不知道。"

  喊杀声几乎把大雨的咆哮都给掩盖了,在城堡周围卫驻的半兽人几乎没怎么抵抗就被击溃了,精灵们迅速冲进了城堡,战斗在狭长的走廊上进行,数百把刀在空中呼呼作响,很快精灵们就占了压倒性的优势。
  吉尔法斯特撂倒了方圆五米之内最后一个敌人以后招呼在自己身旁的拍档,"这些东西只会以多欺少、落井下石,真打起来一点用都没有。"说着,意犹未尽地踹了脚边的死尸一下。
  "算了,它死都死了,你说了它也听不见……欸?这是什么?"拉塞尔蹲下身,原本俯卧的尸体一踢之下翻了过来,火光下可以看到它腰带上有个什么亮晶晶的东西。
  "半兽人身上还能有什么好东西?别碰它,脏死了……"
  拉塞尔小心翼翼地将那东西提起来,使劲擦了擦,不起眼的金属扣子立即发出了绚目的光泽,这是精灵门用来扣斗蓬的扣子,上面刻着冈多林近卫队的徽章。"这是近卫队的东西!这里有那时被抓的人!"
  "快看下是谁的!"
  拉塞尔连忙把扣子翻过来,凑着火光仔细瞧。上面的字迹已经相当模糊了,但勉强还可以看出来,火光流过浅浅的刻痕,现出几个字母:Legolas,Gondolin。
  天亮以后,精灵们放火烧毁了半兽人恶心的城堡,然后押着几个被抓住的半兽人去寻找他们原来居住的山洞,它们交代50年前被杀死的精灵都被埋在那附近。他们在乌烟瘴气、乌漆抹黑的乱岗上钻来钻去,一路上拉塞尔的心情就跟从垃圾筒里捡出来的一样,50年时间可以把人变成鬼、把尸体变成白骨、把白骨变成任何东西,他一边用他所能想出的最恶毒的词诅咒这些魔鬼,一边希望快点找到它们的老窝,一边又祈祷最好永远也找不到,既希望它们说的是真话,又祈求它们说的都是假话。
  在来回折腾了两天以后,一个几乎被枯藤掩盖的山洞张开像骷髅一样的黑眼睛出现在他们前面。黑夜像一个穿着黑纱衣的巫婆,用嘶哑的喉咙唱着歌,在精灵们心里晃来晃去;几棵怪模怪样的树在白雾里张牙舞爪地蜷屈着,仿佛可以听见它们凝固的狂笑声;偶尔有只鸟扑楞楞地飞起来,发出几声凄惨的鸣叫,听得月亮都吓白了脸,躲进云里去了。
  "你们把他们埋在哪儿?"一个精灵掐着半兽人的脖子问。
  "·#¥%%…·&#…*@#"
  "说我们听得懂的话!"
  "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另一个喝到。半兽人脖子上的手掐得更紧了,"快说!"
  "我们只管埋,谁去记埋在哪里。"
  "混蛋!"
  "宰了它们!"愤怒的精灵一拥而上,几十双手立时将它们打个半死。
  "大家分头找,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 极静的山林发出了息息嗦嗦的声音,精灵们两个三个挨在一起,挤挤挨挨地寻找着。不久有人发现一块空地周围的树都倒了,似乎有挖掘过的痕迹。
  没有月光,四下里一片漆黑,精灵们点起火把,颤抖的火苗在地上投下了长长短短的影子,影子交叠在一起有的多出来一点儿有的少了一点,变幻成各种诡异的形状,看得人心里恐惧莫名。尽管很多人的手抖得铁锹都快拿不住了,但最后50年前被填平的坑最终还是被挖开了。
  有一层白雾像灵魂一样从坑上飘开,就像掀开了最后一层纱布,露出了一具具白骨,它们睁着空洞的眼睛,望着晚来多时的同族。
  火把一瞬间熄灭了,然后月亮出来了。
  当场就有人晕过去了。
  后来的事情根本就和做梦一样,重新安葬的时候,有人发现了一枚树叶形状的吊坠,于是挨个询问在场的精灵可有人认识这个标记。拉塞尔不记得后来这坠子是怎么到他手里的,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在云里飘着,晕得厉害,等到一直在眼前飘啊飘的黑影散尽,他发现自己正躺在树下,有人在往他脸上撒水。吉尔法斯特的情况好一点,他当时正扶着一棵树拼命呕吐。
  他们很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们连相互安慰也做不到。
  
  第二天格洛芬德尔就离开了大绿林。
  他尽量平静地对吉尔法斯特和拉塞尔告别:我不会回来了,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会在中洲四处游历,走遍每一做峡谷、每一片森林。只是再也不会回来大绿林了。(他们毕竟没有亲眼看到他的尸体,也许那个坠子出现在那里只是个巧合。也许他现在还在中洲的某个地方吧。)我要去找人,而他显然不在这里,所以我不会回来了。
  他甚至不想靠近那林子的边缘,每次想到它他就会回忆起那个让他被掏得如此之空的晚上。
  王你还要去寻找图尔刚陛下的后代吗?
  当然了,这是我回中洲来的目的。我会守护他们,直到他们全部离开中洲。
  王,这个给你吧。看到它你就会想起大绿林的叶子了。
  不,你们留着吧。一个坠子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在离开大绿林以后,格洛芬德尔没费多少力气找到了埃尔隆德兄弟,那时候他们已经是大人了。在以后的日子里,为他们做每一件他能做的事以及躺在树下看星星淡去太阳升起成了他生命中的所有。
  在1697年的时候埃尔隆德建立了瑞文德尔,格洛芬德尔作为他的助手,总算又有了能安定下来称得上是家乡的地方。他是整个瑞文德尔最忙的人之一,别人总是感叹能者多劳,但他自己明白不忙的话他的日子就没法过下去。他总是尽量做些需要出远门的事,几乎哪儿都去,所以每年他都会有许多时间在外面东奔西跑,但是就如他所说的,他果然没有再踏进过大绿林一步。
  精灵们注意到他的脸上永远是带笑的,每天他除了忙事儿之外不是拿别人当笑料,就是为别人提供笑料,无论什么严肃的事,被他一折腾铁定会搞得跟笑话一样。用精灵王自己的话来说,是瓦维尔河里丰富的铁质造就了他乐天的性格,这种铁质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即使几千年没再喝那河水,它的影响依然存在。总之,不笑就不是格洛芬德尔了。很少有人知道,格洛芬德尔的笑脸也是一种武器,用它可以把自己同过去完全隔绝开来,从心里一直武装到每一根头发。
  每年只有夏日之门前的几天,格洛芬德尔允许自己沉浸在回忆里,那时他必然会失踪几天。
  即使是睿智的埃尔隆德也以为格洛芬德尔是去拜访冈多林的遗址,所以从来不加干预,而事实上,他每次都只走到隔开两座山岗的地方就不走了。对他而言化为山丘的废墟就像没有主人的坠子一样毫无意义。
  第二纪在一连串大战中轰隆轰隆地结束了。
  现在第三纪也已经平平静静地过去了第二个一百年。
  整整3500年,没有任何可以让他振奋的消息。他当然明白着以为着什么——那个人真的已经永远永远离开了中洲并且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格洛芬德尔曾经对自己说,中洲足够的大,把它走个遍足够让他花尽以后的几十年。然后在看到活人或者看到尸体或者回到曼多斯以前他会一直游荡下去,不然他没法一个人等到世界结束的那一天。他也知道时间如果隔得太久,过去就会变得模糊,再坚定的信念也会动摇,所以他才会找个地方拿张纸把自己和时间隔开,让他可以重温一下两座山外的城市里曾经有过的笑声,可以让他从太阳落下一直躺到太阳升起,可以不用笑也没关系。
  但是毕竟他已经一个人等得太久了,这些年来他开始想,是不是到了该劝自己正视现实的时候了?是不是到了该彻底忘记第一纪、冈多林、大火、环山、星星的时候了?可是却像着了魔一样每次当他这样想时心里就会有一个声音大叫,不,他一定还在某个地方,也许有一天他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短暂的夏夜即将过去,天空已经渐渐变蓝,再有一会儿太阳就会升起来了。躺了一天又一夜的格洛芬德尔从地上爬起来,随手拍掉袍子和头发上的草叶,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冲着鹰溪的山谷叫了一声:"啊好天气啊。回林谷去吧。"然后他吹了声长长的口哨,听到主人召唤的白马立即撒开四蹄从山坡下跑了上来。
  格洛芬德尔翻身上马,仿佛在注意倾听什么声音似的闭着眼睛在马背上坐了一会儿,其实四周只有白云浮过蓝天、微风拂过青草的声音而已,太阳在他背后的山顶上升起,在他面前投下长长的影子。
  “你觉不觉得我们一样可怜?你老是跟着我没头没脑地瞎跑?”他问自己的影子。“好吧,我想我这是最后一次回来了,以后对我来说第一纪就不再存在了。我会快快乐乐地做一个第三纪的精灵。”他长长舒了口气,对所有看得见和看不出见的人或东西说:“再见吧。”然后拍拍马头:"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夏日之门!
  没有见过的人很难想象精灵也会有如此吵闹的时候,搞不好就是他们平时太安静太文雅,才不得不借夏日之门的名义好好热闹一下。从昨天晚上开始,热闹的庆典就没有停止过,林谷几乎就成了歌声、舞蹈、年轻人的各种恶作剧的海洋。大厅里、草地上、小溪边,尽是跑来跑去的精灵。天亮的时候,大概是昨晚玩得太累了,在户外游荡的人明显减少了,但还是比平时多。
  格洛芬德尔当然不会像年轻人那么整夜胡闹,所以他现在正气定神闲地坐在凉亭中,一边喝着茶一边享受着夏天的第一束阳光,既然已经决定把过去都忘了,那么他就绝对不会再去想它们,一下也不会……哎,一定是阳光有点太强烈了,眼睛才会这么疼。格洛芬德尔不禁揉了揉眼睛,当他再抬起头的时候,他看见了……什么呀……
  "您就是格洛芬德尔大人吧?我很早就听过您的事迹了,能在这里遇见您真是我的荣幸。"一个银色头发的年轻精灵正站在他面前,崇敬地看着他。阳光照在他脸上,就好像照在带露水的树叶上一样闪闪发光。他应该没见过这个精灵,林谷没有银头发的精灵,可是可是!他认得这月光一样的银发!认得这张白瓷一样的脸!还有这双眼睛!蓝色的,就像,就像那年夏天的夜空……就像夏天夜空中闪烁的星星。
  格洛芬德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跳起来的,他几乎撞翻了椅子:"你,是你?!莱格拉斯!你没死……等等,你是谁?"
  冷静,格洛芬德尔,冷静,那人不在了,这个不是他。
  "呀?您知道我的名字?"精灵有一点惊讶,随即向他行了一个很正式的礼:"瑟兰迪尔之子,黑森林的莱格拉斯愿为您效劳。"
  瑟兰迪尔之子,黑森林的莱格拉斯!莱格拉斯!第一纪、冈多林、大火、环山、星星一下子在眼前闪过又被推得好远,消失在几千公里外的云端。我终于……失去你了。
  "非常高兴……能够认识你。"格洛芬德尔低低地弯下腰去,金色的长发遮住了他所有的表情。他想他一定是笑了,而且笑的非常厉害,有什么东西本该溢出眼眶的,但是他哭不出来,一股凉嗖嗖的液体流进了心脏,随即流遍了全身,所有的血管都因这积淀已久的酸楚终于流过而收缩起来。
  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他的脸上仍挂着他那招牌式的微笑。
  "我很早就听说您曾在冈多林陷落时一个人大战炎魔之君,您真了不起……"年轻的精灵并不知道格洛芬德尔现在多想找个地方痛哭一场,依然兴致勃勃地说着。格洛芬德尔始终静静地听着,脸上挂着微笑,一句话也没有插,直到后来埃尔隆德家的双胞胎来把莱格拉斯拖走,他还在那里坐着,带着微笑。
  "怎么了?格洛芬德尔?我看你一个人在这里笑了好久。"埃尔隆德不知何时来到了他助手的身边。
  "没什么。"他并没有将目光转向精灵王,而是带着一种埃尔隆德从没见过的微笑望着远处埃莱丹、埃洛赫正拉着莱格拉斯光着脚在清澈见底的小溪里飞跑。
  "你去看过冈多林了?"黑发的精灵王以为他一定是想起了往事,他的确猜对了一半。
  "嗯,我去看过它了,不过我想以后我都不会再去了。"我决定忘了第一纪,忘了冈多林,忘了那年夏天,忘了那些星星……那些,已经没有要记住意义了。
  "……你没事吧?"
  格洛芬德尔将目光投向蔚蓝的天空,强烈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果然,他没有错,只要活着,就没有什么愿望不能实现。他终于找到了他想找的,可是已经斗转星移了无数次,可是世界已经改变得面目全非。他深深吸了口气,又用尽力气把他们吐了出来:"我没事,我只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现在已经醒了——呵,那真像一场恶梦啊。"

  —完—
  

本文相关内容:年轻人



欢迎进入同人论坛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