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我在江湖(第三章)

2004年06月16日17:31:38网易文化 马伯庸

  第三章

  这慕容家到底是武林名宿,气度毕竟不凡;只见大门一带一片雾气氤氲,淡香扑鼻,叫整个庄子看起来颇有清雅幽静之感。此时正当晌午,凭空断无如此雾气,想来是这家主人故意在围墙之后搁了生烟的香炉之故,足见这装修是费了番心思的。

  萧紫庭上前拍拍门环,过不多时,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里面走出一位黑衣仆役。他见了我们三个人,先是一楞,然后悄声道:

  “三位爷,你们可来了!”
  “正是,我乃是忠阳萧紫庭,这一位是东方沧云。”萧紫庭道,旁边唐枫还没开口,那仆役连忙示意噤声,左右看了看,摆摆手,声音压的更低: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小声点,快进来吧。”那仆役说完,把门小心半开。我们三人互相对视一眼,虽然不明就里,但此地是武林世家,有些怪异规矩也不为奇。于是也就没多问,唐枫第一个迈步进去,萧紫庭在后面轻笑道:“唐兄,这信还在你怀里吧,到时见了慕容伯伯,莫要贪功自己献了去哟。”
  “哼……”唐枫头也不回,只冷哼一声,脚步却放慢下来。

  那仆役在前引路,我三人紧随其后,一路上但见亭台小筑无不精致,白梅白鹤点缀其间,惹得萧紫庭不住摇头晃脑,反复吟哦,却不知说些什么。

  “一会便要见了大人物,可不能露出些须破绽;我乃是东方沧云,可不是五虎断门刀的彭大盛。”我如此暗自嘱咐自己,正想间,前面仆役停了脚步,我一抬头,看到原来已经走到一间三层小楼前面。这小楼颇精致,周围假山环伺,假山之间藤萝交织,几篙翠柱倚在旁边,却叫人看了心旷神怡。

  “你们且在这里等一下,不要乱走,我先去探探情况。”仆役扔下一句话,转身离去,七转八转就消失在假山之间。

  “紫庭兄……”我说到一半,发觉不对,连忙将最后一个“弟”字生生咽了下去,这才继续问道,“这慕容世伯,却是个怎样的人?”

  这一路上关于武林的掌故其实他给我讲了不少,但慕容骧的名头实在太大,他没想到我连此人都一无所知。唐枫在一旁听了,不免有些疑惑,萧紫庭“咳”了一声,这才哈哈一笑,从容回答“东方兄你闭关太久,可能还不太了解;这慕容骧慕容大侠乃是武林正道一等一的人物,一身”移花接玉”的神妙武功,连我父亲都称赞不已。”他说罢,赶紧将我一把扯到旁边,小声道:“彭兄你险些漏了马脚呀……”
  “哦哦,实在抱歉,只是这个人我实在不知,一会问话若答不上来岂不麻烦。”
  萧紫庭轻叹一声,打开扇子急躁地摇了几下,看那边唐枫还在袖手沉思,总算放下心来。

  “哎,也怪我一时疏忽,彭兄,你可还记得谢老师提到的那白面尊者?那尊者乃是一大魔头,二十五年前为祸武林,后来在六出山庄一战,被五君子击败。这慕容骧,就是当时的五君子之一呀,我父亲萧子钰也是其中一人。”
  “那另外四个呢?”我话音刚落,萧紫庭还没接口,就看唐枫目光一凛,厉声道:“有敌人!”
  我慌忙四下望去,只见周围仍旧平静如常,但屏息凝气之后却能听到山后林间有沉重呼吸声,隐有杀机,来的人只怕有十几个人之多。

  “慕容府上怎会有这么重的杀意?”萧紫庭此时也觉察到了,把扇子举到胸口,对唐枫说道。后者面色凝重,也不答话,径自从怀里掏出一把银针扣到手里。

  “不必担心,敌人只有十五个。等会他们若冲过来,唐兄你拿银针截住东边五个,东方兄你制住左边五个,余下五个交给小弟。”
  “好!”我大声应道,拿出大刀来在手中一抖,唐枫听了萧紫庭的安排,虽没言语,但目光已然转到东边,手中银针蓄势待发。以我三人的实力,应付普通敌人应当有七成胜算。

  对峙了片刻,忽地一声脆响,象是爆竹,随后假山与小楼顶上“唰唰”跳出十几个人,人人手中拿着木桶,爬到高处二话不说就将桶中之物泼将下来。

  我们只道他们会冲过来撕杀,哪料到敌人居然用这等手段,全都躲闪不及,被从头到脚浇了个正着。这污物腥臭难忍、又粘滞不堪,不是人畜的粪污还是什么?我当年在山里做过农活,也曾担着粪桶施肥,所以这味道也算熟悉。但被这等东西弄的全身都是,实在是…………

  江湖之中,暗器各有不同,应对之法,也无非是接、挡、躲、格几种,唐枫既然是唐门的,用手来接不在话下;萧紫庭的扇子和我的大刀也足以挡开暗器,但这一桶桶大粪倒下来,接也不是,挡也不是,任什么巧妙手法都无济于事了,这实在是阴毒无极,暗器中的至尊。

  我强忍胃中翻腾,抹开嘴边脏物,大叫:“萧公子,唐公子,你们可好?”
  没人答我,我再一看,那两个人身子僵在原地,全身也是胡涂一片,俊俏脸上满是黄白,看不清表情如何。

  待到污物泼完,那些人也不近前,只远远站着发笑。萧紫庭浑身颤抖,手中白香檀骨扇已经成了厕纸,唐枫更是几乎站立不住,再无半点风度,仿佛一只鹌鹑。忽然,一阵银铃般笑声自上方传来,我抬头去看,只见那三层小楼的第三层凭栏之处,几名少女探下头来。

  这几个少女个个都明目皓齿,容貌俊秀,手持团扇掩着鼻子,冲着我们三人指指点点,不时咯咯轻笑。

  若是平日里,这等情景颇能养眼,但是如今我等没来由地被弄出一身恶臭,又被这等嘲笑,岂又不怒的道理。我也不顾身上仍旧汁水淋漓,大喝一声:“不要欺人太甚!”将胳膊一扬,几滴粪汁直向三楼飞去,吓的那几个少女连声惊呼,往回躲去。

  “呵呵呵呵,好臭,说你们是臭男人,你们几个淫贼还真是臭呀。”

  只听三楼又传了一个女子声音,声音虽然稚嫩柔媚,但其中自有一股嘲弄的味道,语气颇有计谋得逞的兴奋。

  “我等不是淫贼,而是特地前来拜见慕容前辈,参加选婿比武的……”
  “呸呸呸,谁信啊,就凭你们几个癞蛤蟆,也来做这白日梦。”
  “这……我们说的实在是真话……”
  萧紫庭和唐枫如今不能言语,只有我一个人能出言抗辨了。

  “真话?那我问你,既然是拜见我家老爷,为什么不走正门,却要从后院悄悄进来呢?”
  “……呃……可是那船家告诉我这里才是正门。”
  “哼,说谎!我才不信哩,正门后门怎么会分不清楚,你们几个大淫贼分明想进我家后院,这还有假?”
  “是真的,是真的,句句是实。”
  “那又怎么样,我高兴,我没听到,我没看到,我就知道有三个小贼被我浇了一身大……哎呀,这样肮脏的话我怎么能说出口呢?真是的,呵呵呵呵。”笑声真是清脆悦耳,但是却叫人听了一阵发寒。

  “来人呀,把他们拿下,明天洗洗干净,牵到苏州城里卖了去。”仆役们一声答应,拿着木棒纷纷靠过来,我大怒,掣开大刀刚要出手,忽然一旁萧紫庭拖着哭腔对着其中一个老年仆役勉强喊道:

  “老……老中叔……”
  那老仆役停下脚步,讶道:“你是何人?”又仔细一端详,悚然惊道:“你……你是萧公子?”
  “……正……是…………”

  …………

  足足费了两个时辰工夫,我这才把身上的污物清理干净,换上一套素色长衫,洒上点香精,只是那恶心之感,始终是萦绕在胃里,时不时也要呕他一下。

  我打点好,然后走出房来,又多等了半个时辰,萧紫庭和唐枫这才出来,两个人脸色全是一样的苍白,眼神呆滞,仿佛被人抽去一甲子的功力一般。

  老中叔见三个人到齐了,走近来一抱拳,道:小人实在是罪该万死,本来设局收拾几个想唐突我家小姐的淫贼,却没想到竟然是萧公子、唐公子和这位……呃……两位的朋友,真是抱歉。”
  那两个人脸色登地变黑,老中叔佯装没看见,继续道:“今天苏州城来了线报,说又有俊俏公子前来燕子坞,几个富商特意来下订单,所以我家小姐才设了此局,谁知道,咳,几位公子若是走正门,便不会有这些是非了。”
  “可那船家告诉我们的,这里就是正门。”我忍不住截口问道。

  “那是自然,对那些淫贼来说,后门岂不就是他们的正门么?公子看来初入江湖,切口什么的知道的还少呀。”
  “………………”我们三人听了都是哑口无言。若依了唐枫平日脾性,此时早就斥责这仆役无礼,但那通遭遇已经把他的锐气熏的一干二净。

  “小的这就带各位去见我家老爷,刚才的事……”老中叔说到这里,声音拖长,眼睛眯起来看着我们,“如此丢脸的事情,还请几位为小的保密呀,不要说出去呀。”他弦外之音任谁都听的出来,这可正扣住了视风雅为命的他们两人脉门。

  他领着我们来到一二层亭台,右手一伸,示意我们进去。

  “三位少侠,我家老爷就在里面恭候。”

  这厅台门前右侧立一块石碑,上书“涵阁“二字,两簇翠竹分依门前;我们一进正厅,里面正方挂着的乃是一副绘像,画中是一位白袍少侠,这人眉间隐有英气,一手横于胸前,一手倒背长剑,叫人见了凛然一肃,左下角还有几个题字:柳兄宝像,弟骧追思。

  萧紫庭和唐枫见了这画像,都施一大礼,我也跟着做了,心里一阵奇怪,因为这人面容姿势总有几分熟悉,却不知哪里见过。

  刚行罢礼,就听一阵脚步声传来,声音沉稳有度,行走之人看来内功修为实在不浅。正想间,从里间转出一人来,四十有余,着一袭紫袍,宽脸长髯,满面红光,无半条皱纹在上面,目光如剑,叫人对视之间不禁一凛。

  “慕容伯伯。”萧紫庭和唐枫二人同时叫道,原来这人就是燕子邬主人慕容骧。

  “呵呵,两位贤侄,别来无恙?”慕容骧微一点头,算做还礼,然后把目光移到我身上:“这位东方少侠…………”
  “这位东方世兄是我在忠阳结识的朋友,平日里极景仰慕容家威名,也是为选婿而来。”萧紫庭连忙回到,我连忙抱拳,恭恭敬敬叫了声“慕容大侠。”慕容骧“哦”了一声,眯着眼睛打量了我一番。

  “恕老夫孤陋寡闻,敢问这位少侠师承?”
  “晚辈是舞风刀法第一十三代传人,东方沧云。因为久仰慕容小姐之名,所以特来姑苏”
  慕容骧闻言,眉头一皱:“舞风刀法?这名字却耳生的很,尊师如何称呼?”
  “尊师上鹏下圭珐,因为隐居山林不问世事,极少涉足江湖,故而老先生不曾认识。”这番话都是我早已背熟的,将我师傅彭贵发的名字换了同音,算不得欺师;而隐居山林云云,也是事实。

  “看来江湖之外,也有隐逸高士,老夫不能一识尊价,实在遗憾。”慕容骧客套几句,便不再追问,叫我们三人坐下,招呼仆役上了三盏迎客茶。我接了茶杯,学着其他二人作派,生怕被人看出破绽,这茶杯竟然感觉比大刀还重。

  寒暄片刻,轻抚膝盖,缓声说道:

  “小女如今年方二九,正当婚配。慕容世家虽非名门,江湖之中多少也有些面子,所以老夫就有了这比试选婿的念头。虽然不成礼数,但也算是我武林中人行事。江湖代有才人出,若能在少年一辈中选出一位武功人品俱是一流的俊才托付小女终身,老夫也算了桩心事。”
  萧紫庭道:“却不知伯父打算如何比试?”
  “这个你等到时候便知,总之不会屈了真才,呵呵。”慕容骧道,“你等都是一时俊才,父辈又是老夫故交。若能胜出,于两家都是件美事。”
  “伯伯放心,小侄定当不负所望。”
  唐枫听到这里,朗声应道,萧紫庭犹豫一下,也接口说道:“小侄尽己所能。”
  唐枫与慕容骧均大感意外,以萧紫庭脾性,凡事均不肯落唐枫之后的,这次却反应迟钝。只有我心下里明白,他意不在慕容小姐,自然也就不愿太表殷勤。

  “至于这位东方少侠嘛……我虽不熟,不过既然是萧贤侄故交,想来也是少年有为。

  慕容骧看了一眼萧紫庭,微微一笑,取来三块馏金扁牌,分别交与我们,自顾继续说道:

  “ 这三块金牌,便是几位的信物凭据,好生收着,没这个是进不得后天的试场的。”我低头来看手中的金牌,只见上面写着大大的一个“申”字;萧紫庭的是“未”,而唐枫则是“午”。看来除去我们三个,至少已有六人到此。

  “老中啊,把冰儿叫来,就说有客人到。”慕容骧道,又转回头来:“你们三个自幼一起长大,如今也有数年不曾见面了吧。”
  “…………是的。”
  我低下头去喝茶,实在不知他二人现在表情为何。

  过不多时,帘外脚步声传来,我扭头望去,只见一个人影走到门前,未曾进屋,先轻声道:“小女冰清,拜见父亲大人!”声音婉转温润,煞是好听,正是适才楼顶那女子的声音。

  “呵呵,你来了,快快进来!”慕容骧眯起眼睛点点头,喜道。

  随珠帘徐徐掀起,一阵玲环佩响,我只觉几缕熏香先飘入鼻中,馨香几醉。再定睛细看,一名女子缓步走进厅来,头梳双髻,身穿圆领长袖锦衣,下着绿膝阑裙,双脚红丝绣鞋,与她修肩细腰极配,脸上略施黄妆,眉心一点浓黛,双眸若星,看人时眼波流转,顾盼神飞,我与她四目相接不过一瞬,竟痴在那里,不能言语。

  “来来,快看看,这是你紫庭哥哥和唐枫哥哥,几年不见,都越发英俊了。”慕容冰清走到我们三人面前,背对着慕容骧低头施礼,待她头抬起来时,嘴角微微上翘,一脸得色,眼睛自萧紫庭扫到唐枫,又扫到我,三个人没不一个默然低头,脸色煞白的。

  “父亲。”慕容冰清把脸转过去,又变回温柔少女,撅着嘴道:“几位哥哥都不太高兴哩,见到人家理都不理。”
  “哪……哪有的事,实在是多年不见小妹,心情激动之故。”萧紫庭连忙道,唐枫也拼命点头。

  “真的吗?那就笑一下嘛,我就相信。”慕容冰清歪着头,靠着慕容骧说道,慕容骧只是微笑,任他女儿说话。

  萧紫庭习惯性地想把扇子打开,遮掩自己尴尬表情,然后才想起来那扇子早就成废纸了,只得勉强挤出些笑容,唐枫也是再三努力,才摆出“笑”来,弄的一张白脸涨的通红,倒真是小周郎的风度。

  我倒没什么障碍,我师傅说男子汉大丈夫要拿的起放的下。于是三人之中,只有我笑的最为自然,只可惜她却没往我这里看上一眼。

  又与慕容父女寒暄一阵,慕容骧见萧、唐二人都有点魂不守舍,便道:

  “三位贤侄远道而来,本当设宴洗尘,一述旧情。只是比武招亲,公平所在,老夫也不方便与你们叙谈太久。我已经叫下人准备了三间上房,三位早些歇息吧。”说罢慕容骧站起身,准备送客,这时唐枫忽然想到,忙道:

  “慕容伯伯,还有件要紧的事要禀告。”
  “哦?”慕容骧脚步停住,目光闪动。

  “伯伯可认识谢老师其人?”
  “……不错,此人姓谢,叫老师,乃是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你如何知道?”
  “是这样,我……我们是在来姑苏的路上见得这人。”唐枫看了我和萧紫庭一眼,将事情原原本本讲了出来,我仔细听他的叙述,其中倒也无乖谬捏造之词,只是将自己被黑衣人围攻的狼狈之情轻轻带过,也是人之常情。

  慕容骧听罢,脸色稍变,转瞬恢复常态,道:

  “如此,那信却在何处?”
  唐枫从怀中取出那信,双手递给他。慕容骧展信一读,面沉如水,抬头扫视我们三人一圈,方言道:“此事干系重大,三位贤侄切莫说与第五人知。”
  “那总捕快何中棠也许这几日就会到姑苏来,伯父还请提防。”唐枫又道,慕容骧只是“唔”了一声,却无言语,只捻须沉思。我们三人见他这等神色,也不便久留,就告辞离开了。临离开之时,我又回头望去,慕容冰清正扶着她父亲肩膀,眼睛看也不看这边。

  刚迈出楼门,忽然慕容骧在身后问了一句:

  “东方少侠,敢问你用什么兵刃?”
  “回慕容前辈,乃是耀日刀。”
  慕容骧点点头,不再言语,挥了挥袖子,和慕容冰清转回内堂去了。

  接着仆役领路,我三人来到一早准备好的客房,唐枫冲我施了一礼,自顾进了自己屋子。萧紫庭和我屋子相邻,也各自拜别。

  一进了房间,就见里面搁着一盆香精热水,一帕毛巾,桌上还有四碟江南小吃与一壶酒,包裹兵刃都已经放在桌边。看来慕容府上服务的倒真周到。我洗了把脸,去了外衣,取出半本侠客小说斜躺在床上读起来。

  过不多时,就听房门响动,进来的却是萧紫庭。看他气色,总算恢复一些,有了平日里的沉稳气度。

  “东方兄好兴致,还在看书啊。”
  “这卷就快看完了,写的实在不错。”
  两个人都不愿再提那事,彼此说话都小心翼翼,惟恐触及那话题。萧紫庭一边拿起桌上酒壶玩赏,一边道:“今日一观,你觉得慕容世伯这人如何?”
  我想了想,道:“确实是前辈风范,叫人佩服的紧。”
  “哈,做为未来的岳丈可还称心么?”萧紫庭道,其中大有深意。

  “萧兄取笑了……”我连忙又转了话题,免得自己尴尬,“……适才我见到那楼里有一幅白衣男子的画像,你二人见了都要拜的,却不知道是谁?”
  “呵呵,这里涉及到武林中的一大掌故。我这来,就是要给兄讲讲的。”萧紫庭坐到桌边,慢慢斟满一盅酒,轻啜一口,这才徐徐讲道。

  原来二十五年前,武林之中出了一个魔头,名叫白面尊者,此人久有制霸江湖之心,武林正道几为其所灭。绝望之际,五名少年侠客挺身而出,亲赴老巢六出山庄与之决战。这五人中,有慕容骧慕、萧子钰,唐枫的继父唐绎,还有那日在萧紫庭家看到的齐飞白;而另外一人,却无名字,只知姓柳,来历不明,却是五人之中武功最高的,只有他勉堪能与白面尊者匹敌。五个人与白面尊者剧斗一天一夜,几乎败北,那个少侠见不能胜,毅然舍弃己身,抱着白面尊者跳下悬崖,同归于尽。武林人感其恩义,将是役五个人尊为“五君子”,而那位少侠舍己为公,居功阙伟,人皆以“柳大侠”呼之。

  “这么说来,我在涵阁所见的画像,就是那位柳大侠?”
  “不错,后来江湖中人追思先烈,便做了这幅画像,五君子中的四人都各藏了一份,悬于正堂,见者无不执礼。”
  “这位柳大侠义薄云天,真是叫人好生佩服!”我听了之后,不禁肃然起敬,不想竟有此等英雄男儿。

  “我当年听我父亲说起这段故事,也是心驰神往,只恨晚生了许多年,不能和他结识。”萧紫庭道。

  “不过,连你父亲他们也不知这个人的来历么?”
  “我父亲说,柳大侠生平没人知晓,临到决战前夜,才忽然出现在他们四人面前。次日一战与白面尊者同归于尽,他前后出现在江湖中的日子,总共也只短短那么两天而已,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只留下个姓氏叫后人凭吊。”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等的成就啊。”我一阵感慨,萧紫庭闻言诡秘一笑,看看窗外无人,扇子一挡,低声道:“你可记得那谢老师临终前的话么?那白面尊者竟然又重出江湖。到时候,还愁没个建功立业的机会么。”
  “可是,不是说那魔头与柳大侠堕崖而死了么?”
  “只是堕崖而以,没人确实见了他尸首……姑且不论这消息真伪,凭我的感觉,这江湖又要起一场绝大的风波了”
  “果真有此事?”我听了,忽然想到侠客小说里,颇有几个堕崖不死的角儿,不是拣了秘籍就是遇个高人;不过多是正道高人能有此际遇,恶徒却从无这等好运气。

  “刚才慕容世伯接过那信,表情如何你也看到了,此事绝不寻常……”他话未说完,就听有人敲门;两个人都是一惊,连忙噤声不语,我看了他一眼,喊道:

  “哪位?”
  “东方公子,萧公子,老爷有请。”我起身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慕容家的仆役。萧紫庭道:

  “请问慕容伯伯叫我们去,是什么事?”
  “小的不知,只知道刚才来了个位公门的捕头来找老爷。”
  我和他对视一眼,心里明白,都暗想这何中棠来的还真快。

  “那唐枫是不是也被叫去了?”
  “是的。”那仆役恭敬答到。

  这次去的却不是涵阁,而是燕子坞的正厅。进到厅里的时候,慕容骧、唐枫还有何中棠三人已经在了。慕容骧手托热茶,一脸沉稳;唐枫抱臂站在一旁,颇有不耐之色;而那何中棠则端坐在椅子上,仍是面无表情。

  “啊,你们两个也来了?”慕容骧见到我们,呵呵一笑,把手中茶杯放下,“这位是六扇门中的新亭总捕头何大人。”
  “我们和这位大人已经见过了。”萧紫庭回道,我点点头。慕容骧又道:“这位大人此次造访,是专为谢老师而来。”
  “不错。”何中棠冷冷接口说道。

  “谢老师被强人殴打致死,这是你亲见的。现在犯人既然已经落网,又来找我做什么?”唐枫话没说完,慕容骧从一旁拦住:“哎,贤侄,少安勿躁;公门与江湖迥然。这取证做供,乃是律例规矩。衙门百姓本是一家,我等身为天子臣民,自当尽力配合朝廷办案才对。”
  听了慕容骧这番话,何中棠脸色还是如腰间铁尺一般僵硬,只见嘴唇在动。

  “他们三人,只需录个供子即可,我此番来还有一人要问。”
  “哦?只要在老夫府上,就一定叫来与大人查问。”
  “就是慕容先生你。”何中棠说完,我们三人俱是一惊,慕容骧反倒毫不在意,脸上从容依旧。

  “呵呵,老夫?也对,也对,谢老师与我是至交,我定当知无不言。”
  “那最好,这谢老师是哪里的人?做什么职业?”
  慕容骧略想了一下,从容答道“:他是河南叶县人,老夫与他年轻时便就相识,平日里以传递信件为业。”
  “可此人武功不低。”
  “大人好眼力,他所传的信件,多是涉及江湖事务,干系重大,若没个一技傍身,怎能安全送到。”
  “你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什么时候?”
  “三月之前吧,那时候是老夫寿辰。”
  “他临死之前,曾请这三人转交一封信给慕容先生,显然是受人委托,也是他被人追杀的原因所在。关于这个,慕容先生可知道些什么?”
  慕容骧把茶杯缓缓搁到一边桌上,茶盖盖好,方笑道:“老夫最后一次见到他已是数月之前,此后就一直与他再无联系;大人既然已经拘了那几个杀人的凶犯,对于追杀的原因想必知道的比我多吧。”
  “据那七人供称,他们只是受人指使,其他一概不知。”
  “哼,哪个犯人不是如此说?你们公门却真是容易轻信于人。”唐枫站在一旁站的乏了,忍不住出言讥讽。

  何中棠转头到唐枫,嘴角微微上撇,一字一句道:“入了公门,讲的自然都是实话。”12个字咬的字字清晰,那七人却不知道是经受了何等待遇才“讲的自然都是实话”。

  “何大人。”萧紫庭插过话来说道,“谢老师临死前曾说,那白面尊者重现江湖,在下以为这便是那几人追杀谢老师的原因所在。”
  “哦,你说二十五年前犯下二十二条杀人罪名的朝廷要犯孟轩仪?”
  “不错,我们江湖都称其为白面尊者。”慕容骧道。

  “这人的案子,已然销了。若有线索寻他,我自当禀告刑部。不过这谢老师之死,却另有玄机。”何中棠说罢,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白瓷瓶,道:

  “这是我在谢老师尸身上搜检来的,诸位可知道这是什么?”
  四个人看着他手中小小瓷瓶,都不做声。

  “这此中盛的,乃是五石散。”何中棠此言一出,听者无不动容,厅内一片肃然。

  萧紫庭当日曾与我讲过,说时下江湖之中,流传着一种奇药,假托魏晋时的名物,名叫五石散。人服食后,精神焕发,只是极易上瘾,若不持续服用,就会涕泪交加,癫狂不已,药贩籍此牟取暴利。故而名门正派,多禁沾此物,而朝廷亦下令严查,但有发现带五钱以上五石散行走者,立斩。只是这药利极大,所以屡禁屡兴,总有人暗中贩卖。

  现在没想到谢老师身上竟有此物,确实叫人惊诧不已。

  “……却没想到谢老师为人忠厚,却与五石散扯上了干系。”慕容骧拈须叹息,何中棠把瓷瓶收入怀中,冷冷道:“这就是我来此的原因了。”
  “无礼!你想诬陷慕容伯伯参与贩五石散不成!”唐枫大怒,做势上前,萧紫庭在一旁一言不发。何中棠不为所动,面色如常,只两道视线如炬,直直盯视着慕容骧。慕容骧却没发作,只是微微一笑,从袖中取出一封信笺:

  “为撇清嫌疑,老夫也只得来做个澄清了。”说罢把那信递与何中棠,又加了一句:“如大人还有疑问,我阖府上下请随意搜查,若查出半钱五石散,老夫愿服王法。”
  何中棠接过信,仔细看过两遍,又抬头看着慕容骧,慕容骧又道:

  “自大人你进门,老夫一直在旁边不曾离开半步,就算想调换这信,仓促之间也是无能为力吧。”
  何中棠“哼”了一声,把信交还给慕容骧,后退三步,抱拳言道:慕容先生,多谢如此合作,以后但有什么与此相关的消息,还请速速报之于我。”
  “那是自然。”
  “听说慕容庄主这几日比武招亲,大宴宾客。莫要忘记朝廷有律例,凡二十五人以上酒宴,须向当地衙门报备。”
  “这个不劳大人费心,我已然安排好了。”慕容骧不急不忙,又从怀中取出一张免许票纸,赫然盖有扬州府的大印。何中棠一时居然也无话可说,只是一抱拳,转身离开了正厅,朝大门走去。

  慕容骧目送他走出正厅之后,这才转身过来,仍道:

  “刚才叫几位贤侄受惊了。”
  “那公差实在无礼,伯伯您在江湖何等声望,岂可受这等小人之气!”唐枫说罢,看着萧紫庭,想来是对自己刚才两番斥责何中棠的表现颇为自得。萧紫庭冷哼一声,恨恨道:

  “这家伙………………”
  “咳,这班公差,无非是要些好处,回头叫管家封几十两银子送过去就是。不必多事,耽误了比武的期约。”慕容骧说完这句,摆了摆手。本来唐枫与萧紫庭打算开口问问“白面尊者”的事,见他不打算说,也就各自咽了下去。我心想,谢老师这封信,既不是和五石散有关系,必然是谈及白面尊者出山之事;不给我等知晓,那一定是涉及重大,看来果然如萧紫庭所料,这江湖是要起大波澜的。想到这里,不禁手心出汗,内心一阵激动。

  “对了,东方少侠。”慕容骧忽然转向我道,“你今日说你是舞风刀法第十三代传人,这刀法老夫从没见过。既然都到了正厅,不知是否能在此演练一番给老夫开开眼界?”他忽然提出这要求,我不禁一楞,慕容骧见了笑道:

  “呵呵,少侠可是怕被别人看到,对后日的比武不利?”
  “不……不是,庄主说哪里话……”说完我转身就走,慕容骧讶道:“东方少侠,你这是去哪里?”
  “去房中取我的兵器。”
  “不用了”
  “老夫这里有现成的。”慕容骧摆摆手,说完叫人取来一柄刀来,大小形状都与我的兵器仿佛。我接过来掂掂重量,觉得颇顺手,“如此,那就献丑了”我一抱拳,提着刀走到厅中,这时萧紫庭走到旁边,低声提醒道:速度放慢,尽量雅致。

  于是他退到圈外,我开始按照五虎断门刀的路子耍了起来,速度尽量放慢,只是这“雅致”仓促间却颇难做到。耍了三四招,我自觉够雅致了,却听到几个仆役吃吃地笑,唐枫也一脸不耐神情,倒是慕容骧凝神细看,十分认真。

  萧紫庭见有些不妙,惟恐慕容骧看出什么破绽,连忙朗声道:东方兄的招数大家多不认识,就由小弟我来做个解说。“然后冲我使了个眼色。

  我点点头,先用了招左横斩。

  “这招名叫云横秦岭,取其绵延千里之意,一刀出去,三尺之内皆在刀锋之内,隐有寒气逼人,正合了秦岭至阴气象。”
  我接着进招变为斜前刺。

  “这招叫西出阳关,刀身微斜,侧进前刺,似有不舍之意,正所谓‘西出阳关无故人’,意境全出。”
  我就势倒地一滚,趴在地上,再翻身把刀口向上挑去。

  “……呃……这招……这招叫做大鲧偷息。取典自禹帝之父鲧窃上帝之息,先攻敌下盘,谓之鲧;再上挑刀口,谓之偷息……”
  等到我一趟刀法练完,我固然是汗水淋漓,那边解说的萧紫庭也是满头大汗。

  “甚妙甚妙,东方少侠的刀法真是精妙,老夫今天是大开眼界了。”慕容骧托须称赞道,我收了势,把刀倒转过来,交还给他。

  “让前辈见笑了。”慕容骧笑呵呵地起身,道:“不然不然,少侠刀法质朴,其中隐有威势,当然不错。两位贤侄,此番比试,你们有对手了呢。”
  萧紫庭坦然一笑:“有东方兄在,小侄怕是不及。”
  唐枫面色不大自然,但也不得不说了一句:“东方兄刀法确实精妙,来日胜负也未可知。”
  “今天跟那差人纠缠了半天,幸亏能欣赏到东方少侠如斯绝技,也算不曾虚度了。哦,对了,老夫还有些筹备之事,就先离一步。”慕容骧言罢起身离开,我等也就纷纷告辞,折回自己房间去。回房的路中,萧紫庭对我说道:“彭兄好险,刚才可把小弟我累煞了。”
  “当真辛苦,当真辛苦。”我大为感激。

  “说起来,那公差来的好快,我们前脚到,他后脚就来了。”
  “那人眼神好厉害,每次看我,我都觉得几乎要被看穿了一样。”说话间回到房间,我一推门,不禁悚然一惊,只见屋子里散乱不堪,包裹摊在地上,里面的东西被扔了一地,一片狼籍。

  我疾步上前,一眼就看到,原本在桌子上搁着的“申”字牌子,竟然不见了。这一惊非同小可,牌子若失却,这选婿大会就没资格参加了。我急忙环顾四周,见屋侧的两扇窗户大开,窗棱上还有泥土……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