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神雕补记·郭靖之死(13-14)

2004年06月17日11:38:50网易文化 刀尖上行走的猪

  十三

  王十三道:“打伤明教中人,虽然并非我丐帮弟子。嘿嘿,不过对方欺上门来了,我们可也不能示弱。只是不知那青衣老者是谁。”除了郭破虏,众人皆久经江湖,见多识广,那青衣老者武功如此之高,自然不会是无名之辈,却谁也想不起江湖中有这样一个人。葛二又道:“等我醒来时,却见众兄弟满脸悲愤,陆三庄主躺在地上,竟是受了伤。弟兄们说,那白衫怪人走后,白衣少年居然又向陆三庄主挑战,那少年的武功甚为怪异,似乎每招每式都克制着陆庄主的武功。陆三庄主一时不慎,被打成重伤。那二人走时,留下一句话,说十日之后拜访归云山庄,向陆二庄主讨教桃花岛绝学。当时众兄弟不敢怠慢,连夜赶回分舵,将此事报告给潘舵主和陆庄主。陆庄主仁义过人,大敌当前,却不惜损耗内力为兄弟们治伤,在下感激不尽。”
  郭破虏只听得惊心动魄,想不到这中间如此曲折。正说话间,一个丐帮弟子走进厅来,在潘吉成耳边说了几句话。潘吉成站起身来,道:“王长老,酉时快到了。”王十三哈哈一笑,道:“赵大侠,朱大侠,破虏兄弟,有劳三位在此稍候。今日丐帮与明教相争,且看看是明教使者刹羽而归,还是我丐帮太湖分舵被挑。”他年纪老迈,须眉皆白,但此刻豪情勃发,逸兴飞扬,浑不似个七旬老人。郭破虏道:“王长老,我也一起去吧。”他与丐帮关系不同,现任帮主是他姐夫,遇到如此大事,自然不愿置身事外。赵百挠老于江湖,自然知道丐帮不希望外人参与进去,但事关师仇,踌蹰了一会,也道:“赵某与魔教不共戴天,若蒙长老不弃,愿与朱二弟为前锋。”他知明教势大,师父五云手尚且不敌,若不能假手丐帮,报仇之事便难有指望。王十三笑道:“那好,咱们一起去。且看看那明教使者,是什么三头六臂。”
  
  这时天近酉时,凉风拂面。王十三、潘吉成带着二十余名丐帮精锐弟子,与郭破虏等一行人行向三醉楼。远远见楼下站着两排明教弟子。走到楼下,早有两名白衣汉子迎了上来,抱拳行礼,道:“桃叶公子座下贾大、区二,恭迎丐帮王长老,潘舵主。请丐帮英雄上楼。”众人一怔,俱想:“王长老来太湖不过一个多时辰,他们居然就知道了。”心下暗骇。郭破虏暗自留意,只见这些白衣人的前襟,果然都绣着一朵鲜红的火焰,颜色甚是妖异。
  王十三、潘吉成眼见对方照足武林礼数,不露丝毫敌意,心下更增警惕。当下冷哼了一声,走进酒楼,却见楼梯上铺着鲜红地毯,撒满鲜花,不由呆上一呆。丐帮来时早已探听得明白,知道明教在三醉楼的弟子不过二十余人,眼见上得楼来,中间长长的拼桌上,摆着一乘大轿,两边各有四名大汉,垂手而立。轿前站着二婢,一着紫衣,一着青衣,俱是明艳照人。见郭破虏等人上来,眼中略有惊诧之意,随即低首敛眉。那紫衣婢女福了一福,道:“小女子阿紫、小青,见过各位大侠。我家公子说,有劳丐帮英雄屈尊驾临,未曾远迎,还请恕罪。”
  王十三冷冷地道:“好说。几个臭叫化,可不敢厚着脸皮称什么英雄。我们来,也只是想要个交待。丐帮与明教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但这次桃叶公子和手下打伤我丐帮弟子四十人,不知何故。臭乞丐的命虽然不值什么,但也不能平白让人欺侮了。”他说到最后一句,话音徒的一高,直视轿中,语意夺人。那轿帘微微一动,阿紫立刻将头探入轿中,片刻,回头道:“我家公子说,丐帮诸位英雄数十年义守襄阳,明教上下好生佩服。本不敢有丝毫不敬。但数日之前,我家七公子被贵帮弟子打成重伤。明教虽属小小教派,但首重兄弟之义。伤人偿命,那也没什么错。”她略顿了顿,又道:“不过今日我家公子得到消息,那日打伤我家七公子的两人原来并非丐帮弟子。大大误会了一场,我家公子甚是过意不去。”潘吉成冷笑道:“什么甚是过意不去。桃叶公子,倘若臭叫化这会子先伤了你这两个娇滴滴的小婢女,再跟你说是误会,甚是过意不去,行也不行?”
  那阿紫脸上一红,低头向轿中说了几句,道:“我家公子说……”王十三、潘吉成脸色大变,他们以丐帮长老、舵主之尊,江湖威望武功俱高,但这所谓桃叶使者居然全然不把他们放在心,不但大刺刺地坐在轿中不现身,连话也不直接说,要手下小婢传递。这边早恼了恨地无环朱大恨,喝道:“甚么你家公子你家小姐,他哑巴了,奶奶地自己不会说话吗?”轿帘无风自动,传来一声闷响。轿旁白衣大汉与紫青二婢脸色一齐大变,怒喝声中,两个白衣大汉抢至朱大恨身旁,伸掌向他推去。朱大恨哈哈大笑,不进反退,呼呼连击五拳。众人见他一招之中连变数式,力道却是愈变愈是沉重,丝毫未因繁而削弱。不禁齐声喝彩。但那二人虽然左支右掘,狼狈不堪,但朱大恨要伤他们却也一时之间难以办到。众人暗暗称奇,想不到明教普普通通几名弟子,武功却也不弱。
  那边剩下的白衣大汉见势不妙,又上来两人,但朱大恨以一敌四,尽可以抵敌得住。赵百挠倚身作势,准备接应。那边轿帘却又动了动,紫青二婢一齐称是,娇咤一声,双剑出鞘,急朝朱大恨刺将过来。郭破虏见剑法迅急,来势奇特,心念微动,当下抢前一步,伸手在二婢手腕上拂了一拂。顺手夺过了二婢手中长剑。转过身来,长剑递处,逼退四名白衣大汉。这几式他使来宛如行云流水,妙到毫颠。
  郭破虏道:“二位姑娘,得罪莫怪。”倒转剑柄,递将过去,紫青二婢尚未回过神来,一时不知该接还是不接。郭破虏正待说话,忽见轿帘闪处,两道银光夺目而来,大惊之下,横跃三尺,险险避开,手中一震,夺夺两声,长剑已被两枚银钉击落,断为四截。紫青二婢脸色惨白,双双跑倒,道:“职阿紫小青办事不力,请公子责罚。”郭破虏见轿中人凭着那两枚小小银钉,居然打落他手中长剑,脸色不由一变。
  王十三淡淡地道:“桃叶公子,还请出轿说话。”
  忽闻扑哧一声娇笑,有人道:“他说不了话的,明教七大使者中,一个哑巴,一个瘸子。哑巴就是桃叶了。他总是躲在轿子里不说话,人家便以为他狂,嘻嘻,那可大错特错了。”众从大惊,一齐望去,却见窗口俏生生立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明眸皓齿,青丝如云,竟是绝色。紫、青二婢已是罕见的小美人了,但一站到这女子面前,立时被比了下去。

  十四

    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出声,那少女明眸转处,人人都觉得她是望向了自己,心里膨膨直跳,脸上发热。竟无一人想到此女子来得十分可疑。王十三暗暗纳罕,心想:“这少女不知是谁,美貌竟不在当年龙女侠之下。而趁着众人被比武吸引了心神,轻易潜入楼中,这份轻功之高,似乎也不在当年的龙女侠之下。”三十年前大胜关武林大会,小龙女与杨过大显神威,力斗蒙古国师金轮法王,王十三适逢其会,不过其时还只是一名接客送往的低袋弟子,这刻想来,不免颇为感慨。
  那女子望着郭破虏,道:“你是谁?怎么懂得桃花岛的武功啊?”郭破虏吃了一惊,他适才所使的确是桃花岛绝技兰花拂穴指,不过他当年学这套武功时嫌它太过细致讲究,便自己改了招式,一变奇诡飘逸为朴实蛮野,黄蓉常笑他把好好的美女摘花硬是练成了樵夫砍柴。郭破虏性格近于父亲郭靖,成年后便很少使用桃花岛武学,今日偶一为之,居然被这个从未相识的女孩一眼识破。他方要说话,阿紫突然冷冷地道:“明教与丐帮英雄在此相会,尊架又是谁?”她与小青双双站在轿前,手中已换了长剑。窗前女子嘻嘻一笑,说:“我啊,有个叫什么桃枝公子的人大概认得我,他不在这里吗?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说话间她已走到了郭破虏跟前,背对着阿紫、小青。这后一句话,却是对郭破虏说的。她靠得如此之近,以至被风吹起的发丝拂过郭破虏的脸,让他觉得轻轻的痒。郭破虏忍不住脸上一红,后退一步。那女孩怔了一怔,脸上竟也飞上了一丝薄红,更添娇艳。阿紫怒道:“原来是你。”娇嗔声中,与小青双剑再次齐出。她二人被郭破虏一招之间夺走手中兵器,惹得主人不满,这番重新出手,自是打起精神,全力以赴,双剑有如灵蛇,颤动不已。郭破虏惊道:“小心。”正待出手,只听得一声脆笑,那女子竟在斗然间升起,半空中转身,双足向二婢手腕踢去,身法之轻灵诡异,令人匪夷所思。郭破虏心头大怔,猛然记那名四袋弟子曾说此女在与陆元贞比武时,招式间全然相克。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王十三与郭破虏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他追随郭靖、黄蓉四十余年,武功见识俱高,这女孩子一出手,便知其武功针对桃花岛绝学而来,但黄药师特立独行,黄蓉义守襄阳,可也没听说有什么大仇人。这女子不知是谁人之徒,是敌是友。当下拱手说道:“原来姑娘就是数日前打伤明教桃枝使者与归云庄陆三侠之人。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那女子嘻嘻一笑,说:“你是那些乞丐的头头吗?嘻嘻,你的手下武功可差劲得很。”她一边与紫青二婢动手,一边与王十三说话,身法却丝毫不见凝滞。所使招式更是愈出愈奇,紫青二婢剑法虽强,却也抵敌不住,只能苦苦相守。王十三哈哈一笑,道:“惭愧,老花子还没谢过姑娘对那些孩儿们的援手之恩。请教姑娘尊姓大名?”他是丐帮四大长老之一,这么客客气气的相询,那是十分重视这个小姑娘了。
  那女子摇了摇头,道:“我师父不让我告诉别人。”众人面面相觑,这女子自出现来,一时成熟一时天真,也不知她说的是假话还是真话。王十三仍然客客气气地道:“是吗?那敢问尊师大名?”
  
  那女子啊了一声,突然停将下来。她与别人生死相斗,却说停就停,一点顾忌都没有。紫青二婢原本有些手忙脚乱,这时压力骤减,不知对手行使什么诡计,只是紧守门户,微微喘气,却也顾不上趁机相攻。那女子笑道:“险些忘了。我师父听说有个明教的什么使者,因为另一个什么使者受了伤,到处找丐帮的麻烦。虽然现在的丐帮也不是什么好东东,但瞧在故洪老帮主的份上,不能让他老人家的徒子徒孙背黑锅。所以让我来告诉明教的什么使者一声,打伤那什么桃枝的,是本小姐,可不是臭乞丐。”她笑语如花,但一口一个什么那什么的,半点也没把明教放在心上。明教众人个个对她怒目而视。
  她又道:“师父又说,这个什么桃叶,人很固执,脾气古怪,又是个哑巴……”突然之间闪身后退,正好落在郭破虏身旁。银光一闪,夺地一声钉在她方才所立之地。郭破虏一怔,微一侧身,抢上一步,有意无意挡在了这女子与巨轿之间。那女子轻轻一笑,在他耳边低声道:“你放心,他伤不了我。”语声温柔,呵气如兰,郭破虏没来由只觉心中一荡,随即心生谨惕。
  那女子呵呵一笑,说:“我的武功还没练成,最多能打赢他座前的那两个小女孩。说打伤了什么桃枝,他多半不会相信。所以师父让我把这个给你,让你代家师向你们石教主问好!”她前面的话是对着郭破虏说的,后两句却又转向了那栋大轿。纤手翻处,一块玉牌扔入轿中。丐帮中人俱想:“原来明教教主姓石。”
  轿中沉默半晌,传来几声轻响。紫青二婢与众白衣汉子的脸色变得恭敬起来。早有四人抬起大轿,紫青二婢率先朝楼梯走去。
  赵百挠脸色一变,闪身持剑堵在楼口,历声喝道:“就这么走了吗?”呛啷一声,紫青二婢兵器出鞘。赵百挠嘿嘿冷笑,丁零声响,长剑刺出,他这一剑连环三式,精妙无比,二婢立时被逼退。正欲再上,却被朱大恨接过。赵百挠长吸一口气,长剑朝桥帘撩去。“飓”地声响,轿中飞出三点寒芒,迎面击向赵百挠。说时迟那时快,赵百挠长剑回圈,叮叮叮三响,三枚钱镖掉在地。四人抬轿急退,另有四名白衣汉子合击上来。
  楼下一阵响动,一名乞丐走将上来,在王十三耳边细语了几句。王十三啊了一声,白眉一锁,朝场中呼道:“赵大侠,且住。”赵百挠一怔,呼地一剑逼退对手,与朱大恨俱退回王十三身边。王十三朗声道:“适才老叫花不知使者身有暗疾,多有得罪。请上覆贵教主,国难当头,风雨飘摇。武林恩怨,不足为训。江湖多热血,好男儿应靖国难。今日之事,就此罢了。”一摆手,丐帮群雄让开道来。明教众人微微一怔,当下更不打话,紫青二婢朝王十三微微一福,走下楼去。而那桃叶使者自始至终,神秘莫测,非但不发一语,更一直没下过轿来,但击断长剑,逼退赵百挠,暗器功夫之高,让人叹服。
  赵百挠脸上红一阵,青一阵,眼睁睁着看着明教众人走下酒楼,却也不便阻拦。王十三望向那绝色少女。那少女道:“哼,臭叫化的事情,我可没兴趣知道。——你过来。”后一句却是郭破虏说的,郭破虏一怔,拱手道:“姑娘。”她低着头,寻思了一会,抬头问道:“你会桃花岛的武功,就是什么归云庄的陆二庄主吗?”脸上却没来由一红。
  郭破虏摇了摇头,道:“在下襄阳郭破虏。不是陆庄主。”那少女笑颜绽开,惹得周围丐帮弟子一齐心跳。娇躯一扭,从窗口纵了出去。声音越传越远,只听她道:“你的武功很好,我现在打你不过。但你是桃花岛传人,我会来找你的。”
  
  王十三待那少女远去,方道:“赵大侠,刚刚弟子送来消息,官兵突然扫荡了太湖,攻打归云庄。好在陆家兄弟早一步得到消息,太湖群雄倒也没什么损伤。”众人啊了一声。王十三接着道:“官兵大举来到太湖,却扑了个空。再岸渔民又要遭殃了。国难当头,蒙古兵势一日盛似一日。朝庭不是抹马强兵,修政强国以御外侮,却只知欺压百姓,追剿良民。武林中人,也只知日日争强斗狠,争名夺利。全不知一旦外族入侵,可就人人都做了亡国奴了……”他语调缓慢,颇有无奈痛惜之感。赵百挠大为惭愧,一时不敢做声。
  王十三转向赵百挠,道:“赵大侠,不是老叫化阻止你报师仇。不过明教每每聚众起事,朝庭必视为眼中钉。今日桃叶公子行事如此炫人耳目,只怕官兵已得了信息,片刻就到了。咱们还需及早撒退,以免起了冲突,有所损伤就不好了。”赵百挠惊出一声冷汗,躬身道:“前辈教训得是,晚辈鲁莽。”当下潘舵主传下令来,丐帮群雄迅速撤退。群雄深知官兵捉不到人,不免就会栽赃嫁祸,寻拿替死鬼,临走之前,王十三让倪小六寻着酒楼老板,放下二百两纹银,让他收拾细软离开此地。赵百挠、朱大恨大为叹服,心想:“人言丐帮行侠仗义,行事果然让人敬佩。”但那老板只是不要,一个劲地道:“哈,您家不用给了。哈,有位小姐说租店面,哈,已经给了三百两银子。哈,不敢再收您家的银子了。哈。”他一口一个哈字,却是湖南衡山附近的口音。倪小六见他夹缠不清,顺手放下银子,哈哈大笑走出门来。

  第二日,果听得官兵查封了三醉楼,又满城搜捕明教教人。好在这些年丐帮义守襄阳,威望日重,太湖分舵的这处庄园,倒也无人相扰。郭破虏在丐帮分舵住了几日,连日里传闻不断。到得第四日上,方得到消息,陆元树眼见官兵势大,已率领太湖群雄化整为零,退入太湖深处,并无损伤。只是归云庄却被官兵一把火又给烧了。又有传闻说,这次率兵围剿太湖的,竟是当朝太子赵显。赵显本是当今皇帝赵禥次子,但他哥哥早夭,得以立为太子。年轻虽轻,但精明强干,甚其祖之风,与理宗、度宗大有不同。郭破虏不知怎地突然记起数日前在太湖之上见到的那艘花船,船上有一个清秀书生,旁边站着一位神情高傲的富贵公子。
  又过了两日,王十三接到丐帮帮主耶律齐的飞鸽传书,赶往襄樊。郭破虏便也与朱大恨、赵百挠告辞潘舵主,三人又在城中寻了一处酒楼,大醉一场告别。郭破虏酒量本来甚好,但这刻竟有了七八分醉意。当下骑了潘舵主所赠青马,缓缓走出城来。昏昏沉沉间,听得几声琴响,有人道:“……你所说的武功很好的桃花岛传人,便是这个醉鬼吗?”另一人笑道:“是啊,这个人看上去有点傻乎乎的,但真的很厉害的。你说的那什么桃叶的两个小丫头双剑合璧,让他一招就破了的。”“嘿嘿,叫别人小丫头,你又有多大?他能一招破了小丫头的双剑合璧?我不信。”“哼,他在这里,不信你问他。”
  路中间站着两人,其中一个正是当初在三醉楼出现的神秘女子,这时着了件淡黄的衫子,优雅如百合。另一人却是个青衣老者,轻袍缓带,怀抱玉琴,神情甚是潇洒,奇怪的是头发胡须,俱只白了左边。这刻正一边上下打量着他,一边口里和旁边的女孩斗嘴。郭破虏被他突然相问,一惊之下,酒意醒了大半。眼见马匹便要撞上二人,慌忙一勒缰绳,跳下马来,拱手道:“姑娘,前辈……”那女子笑道:“我师父姓宋。别人都叫他宋老头。不过他不会答应,胡子一大把,却爱扮年轻,最不知羞了。”说完咯咯乱笑,郭破虏略有些尴尬,道:“宋前辈。”那老者哈哈笑道:“你不必太客气。你姓郭,又会兰花拂穴手,襄阳黄蓉是你什么人?”郭破虏恭恭敬敬地道:“正是家母。”那老者啊了一声,道:“嘿嘿,那敢情好。老夫宋三多,你听说过没有?”郭破虏摇了摇头。宋三多讶道:“你母亲居然没对你们提过我吗?嘿嘿,也罢。找不到陆元树,找到你也一样。丫头,你去试试他的武功。”那女子应了一声,长剑出鞘。
  郭破虏一怔,眼前白光闪处,那女子长剑已攻到面门。他思绪尚未转过来,但身体自然而然发生反应,侧身闪过。那女子变招甚快,剑光点点,连攻数招。郭破虏脑中浑浑噩噩,全不知为何要同来人打架,当下也不回手,只是闪避。但那女子招式精奇,轻功高明,竟使郭破虏避得颇有些狼狈。那老者宋三多摇头道:“小伙子,这样可不行。你代表桃花岛和我的徒弟比武。只会躲躲闪闪,我们赢了,也没什么光采。但黄老邪的脸可就丢大了。”
  郭破虏愣了一下,心想:“什么代表桃花岛比武?我外公又丢什么脸了?”当下疑立不动,瞧准长剑来势,见招化招。他武功原本远在这少女之上,只是一来不愿稀里糊涂与人打架,而这女子剑法颇为高明,方才斗了这许多时。这番一认真出手,那女子便不能敌,只觉对手掌风渐盛,长剑竟变得凝滞起来。叫道:“师父,他使的不是桃花岛的武功。”宋三多笑道:“他父亲郭大侠武功杂得很,我也不知道他使的什么工夫。嗯,他武功比你高太多。如果不让着你,你早就败了。下来吧。”
  那女子呸了一声,道:“什么比我高太多。”身形滴溜溜一转,长剑斜刺。郭破虏见她这一剑刺得歪歪斜斜,不知所云,心下微微诧异:“这是什么招式。”当下伸指向她长剑弹去。忽听得一声脆笑,那女子道:“你上当了。”剑柄中突然弹出两枚暗器,直袭郭破虏双肩。两人相隔既近,暗器去势又急,眼见郭破虏避无可避。好个郭破虏,危急之中大喝一声,左手挥出,身子居然奇异扭转,间不容发间堪堪避过暗器。他全没料到对方骤施诡计,突然遇险,刹时间酒意全醒了。
  宋三多抬头向天,喃喃地道:“小丫头越来越胡闹。嘿嘿,居然不射要害只取双肩,更加奇也怪哉。”那女子俏脸一红,跺脚道:“还不把剑还给我。”郭破虏一呆,才发现自己竟在百忙之中顺手夺过了她手中的长剑,慌忙递将过去。
  宋三多道:“想不到你年纪轻轻,武功却很高明。”上前一步,一掌当面击来。郭破虏不曾想到此人说打就打,事前全无半点征兆。连忙挥掌挡格。双掌双交,啪的一声,郭破虏退后一步。宋三多微微一晃,忽地又一掌拍到。郭破虏吐气开声,左手划了个半圆,右掌直拍。宋三多赞道:“好掌法,是令尊的降龙十八掌吗?”他口中说话,手底下却丝毫不慢。郭破虏摇了摇头,凝神接战。他只觉对方掌影飘飘,出手快捷无伦。一时竟无暇开口说话。连挡数招,方缓过气来。宋三多见他摇头,咦了一声,道:“那是什么掌法?”郭破虏呼呼三掌,迫开宋三多。道:“是家父所传飞龙十二式。”飞龙十二式是郭靖在华山见松树藤蔓之势而自创的武功,威力奇大。郭破虏眼见宋三多武功惊人,而所使武功隐隐克制着落英缤纷掌等桃花岛绝学,自知凭其他武功难与此人抗衡,当下便使了出来。双掌成环,一招“鱼跃龙门”当胸拍出。宋三多左引右接,连变十余招方才接下。旁观的那黄衫女子突然笑道:“师父,傻小子厉害得紧,你也不成啊!”
  宋三多化开郭破虏的掌劲,回头骂道:“臭丫头,你知道什么。你师父我自重身份,不下杀手而已。怎么会不成?”出手加快,攻势大盛。但郭破虏守得坚稳,拳脚上更无半点破绽。宋三多大为惭愧,心想:“我只道这番武功大成,非但破尽桃花岛绝学,大败黄蓉。便是郭靖,也已非我对手,岂知连他们的儿子也久战不下。”掌法一变,去势飘飘,轻若柳絮。郭破虏只觉对方掌力大盛,有似惊涛骇浪一层层扑来,一时竟似抵当不住。当下使出双手互搏,左手空明拳,右手飞龙十二式,刚柔并济,阴阳互辅,堪堪抵得住。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