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我在江湖(第四章)

2004年06月17日11:56:55网易文化 马伯庸

  第四章

  想不到在这慕容府上,居然也招了贼子。我冲到窗边一看,只见一个黑影晃动一下,就消失在内院方向。我也不及清点其他失物,右腿蹬上窗棱,左腿发力,一下子也跳出窗子,循着黑影方向追去。

  才走了一半,我忽然停下脚步,那影子去的是慕容家的内院,今天下午我们三人已经在那里被人好一番折辱,如今贸然前去,还不知那古灵精怪的慕容冰清又会弄出什么花样。我四下张望,看到旁边架子上挂着几件粗布褐衣,显然是仆役所穿,于是心中一动,扯了一件下来,披在身上。

  说实在的,那粗布衣服穿起来,着实比青杉要自在合身的多。我穿着仆役服朝内院走去,一路上竟然全无阻碍,没人怀疑。这几日一直都勉强以少侠形象示人,这会儿换了衣服,反而觉得轻松自在,仿佛回了自我。

  我一路走一路想:我住的地方,距离外院不过只隔几间房,跳出去便可逃出燕子坞;而这贼子却朝内院深处而去,又是针对我手中令牌,那必然是慕容府中的人所为。

  正想间,忽然旁边有人叫道:"喂,你过来!"

  我闻言回头一看,却是几个仆役坐在廊下,挥手叫我,于是无奈之下我也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那几人手里拿着牌九,一看便知是在聚赌。

  "好象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你?"
  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人问道。

  "……我是外编的短工,这几日才来,在外院负责接个柴火粮耗什么的。"

  "那怎么跑到内院来了?"
  "哦,管班说叫我接应一下,看有什么活计能助助手。"  

  幸亏我在萧家曾经做过几个月仆役,于这一行颇为熟悉,于是从容答道。这几日慕容家忙着筹备比武招婿,招几个临时的短工也不奇怪。

  果然那几个人不再怀疑,年长者喜道:

  "既然如此,倒也巧了,那你且过来帮个手吧,把这香炉送去小姐房中。" 

  这真是天赐良机,有了这个,混入内院就更加容易了。于是我便满口应承下来,接过香炉。

  "记得把炉子放进小姐房中,就立刻出来,万万不可久留。"

  那仆役又正色叮嘱道,"不是我吓你,若是把小姐惹的不高兴了,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你不得。"  

  我心道此事我可比你们有切身体会,当下也不多言,捧着香炉,问清去小姐闺房路径,然后沿着走廊走入内府。

  时值傍晚,这一路上有灯笼照明,倒也不十分灰暗。我一面记着慕容冰清的房间位置,一面四处查探,看是否有什么盗贼的线索。因为我手捧香炉,偶尔碰到几个丫鬟,她们也不加怀疑,粗粗询问几句就放行了。
  慕容家内院布局精巧,我七转八转,无意中来到一间宽檐小轩旁边,前后都有通路,我不知朝哪边走,正在迷惑之际,忽听屋内传来一个男子惊讶声音:

  "……竟有此事?"
  另一个男声答道:"以我之见,这或许与白面尊者与柳大侠有关系。"
  这回答之人,我能听出就是慕容骧本人,而发问之人却不知道是谁,只是声音比之慕容骧更为苍老。

  我一听与白面尊者有关,不禁停下脚步,屏息凝气仔细倾听,只见慕容骧又道:

  "谢老师看来也非妄言,只是事出突然,又巧合的厉害,我们当初……"
  "你是说六出山庄一役么?"
  "正是,想那白面尊者明明……是谁?!"  

  慕容骧忽地大声喝道,还没等我反应,房门猛地打开,两人冲出房间,正看到我捧着香炉站在那里。所幸灯光不甚明亮,我又低着头,慕容骧竟没认出我来。

  在他身后站着的是位老者,一头白发,正是那日在萧家见过的的齐飞白

  "你是哪里的职事?在这里做什么?"

  慕容骧冷冷问道

  "回老爷话,小的是前堂的短工,来内院给小姐送香炉。"

  我故意哑着嗓音说道,慕容骧看到我怀里的香炉,也没多怀疑,上下打量我一番,道:"适才你听到了什么?"
  "小的只知屋内有人说话,却没听仔细。"
  "哦,你叫什么名字?"
  "回老爷,小的姓彭,叫大盛。"
  这真是奇妙,我拿着真名字,却是为了掩饰假身份,真有点本末倒置的感觉。彭大盛的名字果然如萧紫庭所言,与这仆役身份极为合适,就连慕容骧听了也都不再多加怀疑。

  "送完香炉就快快退去,内院禁地甚多,不是你这种人可以随便来往的。" 

  "是,是……"  

  我诺诺而退,慕容骧挥挥袍袖,和齐飞白回到屋子里。

  侥幸蒙混过关,我长出一口气。此时天色已晚,我捧着香炉一路走下去,忽然看到一间精致小间,飘有淡淡熏香,想来就是慕容冰清的闺房了。

  我先敲了敲门,见无人回应,便试着伸手去推,门没锁,吱呀一声便开了。我先是一惊,看看四下无人,壮着胆子迈了进去。

  这房间与一般少女的闺房无甚区别,地上铺着名贵的软绿茵毯,碧绸外挂,一袭红萝薄帐吊在床头,一张书桌摆在旁边,上面摆着几本书和文房四宝。值得一提的是,在墙壁四边,竟悬挂着无数男子工笔画,其中颇多名人,诸如邹忌、潘安、何晏、裴令公等等美男子;旁的如卫青、赵云、兰陵王等英雄人物,也是画的异常俊俏。诡异的是这些肖像多是二人一幅,画中二人钩肩搭背,行止暧昧。此类画像之间,是一副字帖,笔迹娟秀,一看便知出自女子之手,上面写到:

  娈童娇丽质,践董复超暇羽帐晨香满,珠帘夕漏赊翠被含鸳色,雕床镂象牙妙年同小史,姝貌比朝霞袖载连璧锦,床织细种花揽绔轻红出,回头双鬓斜懒眼时含笑,玉手乍攀花怀情非后约,密爱似前车定使燕姬护,弥令郑女嗟

  落款写着"为南梁简文帝纲录,冰清誊。"

  这诗我实在是看不大懂,写的又拗又怪,不过"娈童"

  二字总还是认得的,只是不知道这慕容家的小姐,何以对南风之事如此兴趣。

  我将香炉搁下,恰好外面一阵微风吹过,书桌上几张粉红信笺一下子散落在地,我俯下身子捡起一张来,只见上面写满了蝇头小楷,显然是慕容冰清未写完的东西,似是一篇笔记小说。

  俺在路上看了不少笔记小说,于这一文体大有兴趣,一时好奇之下展开一读,却发现讲的故事与寻常文章绝然不同,此文开篇就声称此乃《风尘三侠》的戏仿之作,而后讲述李靖置红拂而不顾,反与虬髯客有了情爱之心,两人缱锩缠绵,少不得又有了敦伦之事,直看的我面红耳赤。再看其他几篇,内容也大同小异,有讲曹孟德与刘协暴虐之恋;有讲唐明皇与高力士厮守之情,无非是将两个男子两两配对,再于龙阳断袖之上加以发挥。这慕容冰清所好,当真是教人瞠目惊舌。

  正看间,忽然听到屋外有脚步声传来,我悚然一惊,慌忙之中慌不择路,见旁边有一锦绣屏风,便闪身躲了进去。我刚藏好,就见慕容冰清和一个丫鬟走进屋来,透过屏风间隙,清楚可以看到她们二人面容。

  "呀,怎么有个香炉在这里?"慕容冰清看到香炉,讶道。

  丫鬟道:"想是那些张二哥送来的,今天早上我叫他们送一个过来的。"  

  "小红你出去时候没关窗户吧?"

  慕容冰清看到一地的信笺,皱眉道:"把我的稿子都吹到地上了。"  

  "小姐恕罪,嘻嘻。"

  那丫鬟一边笑一边俯身去捡书稿,还说道:"小姐这篇什么时候写完呀,我们几个姐妹都还等着看呢。"  

  "就快得了,这结局我还没构思好,你们说让那李世民对李靖一见钟情,然后横刀夺爱如何?"
  "哎呀,小姐,只要那人物长的俊俏就好,虬髯客那种大胡子,看起来和药师公不太搭配,看起来不过瘾呢。"

  "啐,死妮子,尽往歪里想。"

  慕容冰清嘴里斥责,面色表情却遮掩不住地得意,“等这篇写完,我的《古今龙阳笔记集成》就算是完成一半了,哪日叫爹爹找个书房刻成版,姐妹们就能看到了。”
  "是呀是呀,前几日还有幽州和岭南的姐妹来信,问什么时候可以看到后面的呢。"
  "她们也得给我写呀,好歹都是蔷薇社的人,总不能叫我一个人忙活。"

  慕容冰清脱下短袍,从怀中取出一个物事,交给丫鬟。丫鬟一见,惊道:这不是选婿用的令牌么,小姐这是从哪里得来的?"  

  "哼哼,是一个讨厌的家伙,那样的家伙也敢来选婿,真可笑。我看他不顺眼,就叫人把他的令牌偷来了,叫他明日去不了考场。"  

  "莫不是今天弄了一身大粪那三个人其中的一个?"丫鬟接过令牌,随手搁到桌上。
  "对,就是那个耍大刀的,一点都不风雅,这样的人连进我笔记小说的资格都没有,哼。"  

  "那……小姐对这些参加选婿的少侠们,可有个看上眼的?"  

  "唉……"

  慕容冰清微启朱唇,失望地叹了口气,"不懂得断袖之乐的人,我嫁之何乐;懂得断袖之乐的人,我嫁之何用。"  

  "可是,总会有一人选出来与小姐成婚呀。"  

  慕容冰清微微一笑,右手扶了扶发簪,嘴角上撇,杏眼斜挑,笑声透着丝诡异:"……嘿嘿,我自有办法,管叫那些家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若不是我在屏风后见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如何容貌的可爱少女,竟有如此心思,心想难怪萧紫庭无争胜之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小红,帮我把那件掐绿滚边袄拿来,替我换上,一会还得去拜见母亲。" 

  小红一声应承,转身去取衣服,而慕容冰清转过身来正对着屏风,竟将衣物一件件解了下来。我在屏风后一见,大吃一惊,一时间真是百感交集,这两只眼睛睁也不是,闭也不是,全身气血集于脸部,四肢百骸僵直。

  我就在这彷徨无定之间,屏风对侧一位妙龄少女已然将外衫除下,只余一件粉绒亵衣在身上,阵阵幽香自那边传来,熏的人几乎醉倒,加上她欺霜赛雪的白嫩肌肤在屏风后时隐时现,目不暇给,叫我的两难境地更加尴尬。

  正在这时,小红已经取了衣服来,披在慕容冰清身上,前后帮她扣好。我这边蹲在屏风后面,心里才算松了一大口气,只是说不清心思究竟是遗憾还是庆幸多一些。

  慕容冰清和那丫鬟换好衣服,转身走了出去。我静等了片刻,确认她们不会回返,这才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将令牌从桌上取来放到怀里,这时方才发现自己是汗水淋漓,几乎将衣服湿透。

  当下我也不敢多留,掩好房门,照着原路返回,把衣服仍挂到衣架上,回到自己房中。萧紫庭过来问起,我也不敢全盘托出,只说令牌被盗,自己追将出去,半路捡了回来云云。

  第二日,我早早起身,穿上天青长衫,把大刀又擦了擦,令牌贴身藏着,这才坐下吃饭;今日便是选婿的日子了,须得谨慎从事才好。

  门外早有一位仆役等候,见我吃完早餐走出来,就迎上前去。

  "东方少侠,您准备好了么?"
  "是的。"
  "那就请随我来。"  

  说完那仆役转身在前面带路,我紧随其后。我问他可看到萧子庭和唐枫等人在何处,他也不答。走了约莫半柱香的工夫,来到一间小厅,屋内空阔,只有墙壁上挂着几幅画。

  "就请少侠在这里等候。"  

  仆役说完就离开了。我一个人在这小屋里呆着,也没个椅子,就只好站在原地看着墙上的字画发呆。过不多时,先是唐枫,后是萧紫庭,随后又进来其他六人,个个年少英俊气度不凡,只是傲气十足,看了彼此都抬着下巴看人。

  自从他们进来后,屋子气氛就变的异样,大家都知道身旁之人全是竞争对手,眼神都不对劲。只有萧紫庭一人满不在乎,他凑到我旁边,趴在耳边小声道:彭兄,到时候你我联手,把旁人全打下去,然后我再输给你。"  

  我点点头,还没等答话,那齐飞白从屋子另外一侧的门走了进来,穿着锦袍,胸前别一纸条,上书:"总裁"。他见人都到齐了,他一击掌,众人纷纷朝他方向看去。

  "诸位少侠,老夫就是本次比赛的总裁判长,姓白,名一苇,江湖上没什么名气,你们也不必多想,当初我击杀江南四虎,大败洛中双雄什么的,也没什么特别,你们知道就得了。这次比武是为了给慕容先生选拔乘龙快婿,希望大家能尽力表现。"  

  大家谁也没作声,都知道他还有下文。

  "现在请把你们的令牌都别在胸前,然后按次序从这门里走出去。"  

  我的令牌是"申",最后一个,前面是萧紫庭和唐枫,我们三人前面还有六个。我们排好队就按这个次序鱼贯从指定的门走了出去。

  一出小门,眼前豁然开朗,只见前面是一片宽阔空地,一个擂台摆在中间,上面悬挂着一条横幅写着"慕容家比武招亲比赛暨慕容冰清小姐生辰庆典"

  ,原来今日还是慕容冰清的生日。我们出来的位置是在擂台北侧,擂台南侧是十几排座位,坐满了武林人士;西侧一字横开有十把雕龙蟠椅,九把椅子上都坐着人,个个气度沉稳,目光锐利,看的出都是高手,其中就有慕容骧,旁边一块大牌子,上写"裁判席"三字;在擂台东侧则是一栋三层小楼,二楼一干乐工吹奏着《春江花月夜》,三楼则是慕容家家眷居高临下的观看之处,煞是热闹。慕容冰清也在家眷其中,不时凭栏探头朝下看来。只是她眼神扫到我的时候,似乎大有愤恨之色在里面。

  我们一出现,整个场子全都静了下来,乐工们调门一转,改奏起《将军令》。九个人全走上擂台一字站开,这时慕容骧从裁判席站起来,走到擂台前,满面微笑,冲台下观众一抱拳,朗声说道:

  "诸位远道而来,实在令慕容阖府蓬壁生辉。今日不比以往,乃是老夫为小女选婿的吉日,又是小女生辰。江湖之中,能人异士层出不穷,老夫若能得之一而为乘龙快婿,实在是慕容家之福,小女也可托付终身,实在是人生之至乐?慕容家也是江湖中的一分子,自然得按江湖规矩办事,所以老夫决定举办这个比武招亲"

  说到这里,慕容骧顿了顿,又道:"今日能站在这擂台之上的,都是我正道后起的少年才俊,老夫相信其中必有一位能与小女同携连理。相信诸位少侠定会尽所己能,而诸位评审也必会秉公裁判。老夫下面请齐飞白白先生宣读比赛规则。

  这时站在一旁的齐飞白走到前面,略一施礼,然后道:"这次比武,只为招亲,是大吉之事,不是争胜,慕容先生不愿见到狠戾蛮斗,所以将采取与平常比武不同之形式。"
  下面观众闻言纷纷议论,就是台上的九个人也彼此交换了一下不解的眼神。齐飞白又道:选婿将分作两步。第一步为裁判指定动作,几位少侠将依照裁判要求,依次登台施展招数,我等将依其表现如何,给出分数;第二步则为自由动作,几位少侠可以各自施展自己所得意的武学套路,两两捉对,胜出者得十分;综合这两轮分数最高者,则为本次比武招亲之胜出者。"  

  这样比武,倒也新鲜,我听了虽有不解之处,倒也真跃跃欲试,下意识地握握手中大刀,心跳也自激烈起来。接着齐飞白又一一将裁判介绍一番,均是江湖成名人士不提。而后慕容骧、齐飞白和我们九人之中的八人走下台去,只剩一名短发少年站在台上。只听一声响亮锣响,比武招亲正式开始。

  就在这时,一个高亢的声音自东侧小楼三楼传来,诸人皆抬头望去,只见一书生模样之人站在顶层,双手搁在丹田,以内力发声,声音宏亮,就是最偏僻之角落也听的一清二楚。

  "各位江湖同伎,在下是百晓秀士韩巧生,本次比武招亲的武林掌故,招数渊源等等将由在下给诸位一一解说,这首先出场挂着"子"牌的少侠,姓昆,名仲玉,年方二十。这昆仑剑派历史源远流长,派中以伯仲叔季四字排辈,昆仲玉正是第二代中的佼佼者。此人擅使昆仑剑法,自出道以来,未有一败,人送外号玉剑,实在是当之无愧"。  

  这时昆仲玉已经从齐飞白手中拿到裁判指定动作的题目,先是一楞,然后摆开了架势。韩巧生又道:子牌选手昆仲玉所指定的动作,乃是一首唐诗,李白的《关山月》,他必须用十二招将此诗的十二句诗句意境展现出来。此题既要内蕴又得风雅,仓促之间颇难做到,且让我们看看昆少侠是如何处理的。

  只见昆仲玉一剑东指,左手捏个剑决,摆出个弯弓的姿势,上面韩巧生喝彩道:好剑法!长剑东指,起手就有"明月出天山"的泱泱气魄。"  

  随后昆仲玉每出一招,韩巧生便逐一解释一番,台下不住喝彩。只是在我看来,这些招数与萧紫庭、唐枫等问题如一:太过花哨而无实用。何况他每一招打完,都保持姿势以待评点,而后再走下一招,如此哪里是什么武学较量,分明就是戏剧里的亮相了。

  萧紫庭仿佛知道我的心思,侧过身来道:"东方兄莫要小觑,只有如此,方才有高分可拿。切莫忘记风雅为先呐。"  

  仿佛为证明他的话一般,那边诸位裁判已然各自运起内力,将手中蚕豆射向分板。有的射出九枚,有的射出八枚,嵌在分板上铿然有声。全部十位裁判竟然无一人低于七枚蚕豆,足见昆仲玉得分之高。

  "接下来是第二位持"午"牌的莫少宁,此人系出娥眉,擅用长剑,手中白胧剑更是娥眉三柄利器之一,他的指定动作是…………"  

  如此一个一个演练一下来,倒也花了不少时候,等轮到我的时候,已经接近午时了。前面唐枫、萧紫庭已经先后登台亮相。两人之中萧紫庭的分数稍高,十位裁判共给了他八十七枚蚕豆,比唐枫多了三枚;不过唐枫却引得三楼慕容府的丫鬟们数度尖叫,更抛花下来,也不算劣势。

  等到唐枫一下台,旁边一个仆役走到我身旁,道:"东方少侠,到您了。" 

  "好。"  

  我舔舔嘴唇,一晃手里钢刀,跃上台去。脚刚一着地,就觉得背上一阵凉气,抬头一看,正见慕容冰清高高在上,眼光异常冰冷,直直落在我胸口的"申"

  字牌上。本来就是她偷了我的,理亏在她,如今看起来却象是我偷了她的东西一样,这女子却难理喻。

  一个人递给我一张字条,我头上韩巧生正大声喊道:这是第九位参加选婿的少侠,此人复姓东方,名沧云,擅使长剑,剑风凌厉,大开大阖之间隐有威势……哦,他是用刀的……"

  前八人里除了萧紫庭外,都是用剑的,所以韩巧生说的嘴顺,到我这里结果差点出了大错。

  "这位少侠是舞风刀法第十三代传人,手中耀日刀刀风凌厉,大开大阖之间隐有威势…"韩巧生终于找到我的名册,这才算念对了我的来历。

  "裁判为东方少侠指定的动作,是南梁简文帝纲的……呃……呃……《娈童》。"
  韩巧生自己也大为惊讶,台下观众更是一片哄然,我想起来这诗正是慕容冰清房中悬挂着的那幅字帖,却怎么也没料到竟然要以武功招数来表达这么一首诗的意境。这一定是她的诡计,旁边慕容骧、齐飞白等人脸色也挂不住了,但是已然公开宣布,不可能再撤回来了。

  "也许有些侠士对这首诗还不够熟悉,此诗开篇是:娈童娇丽质,践董复超暇…………"

  韩巧生还兀自喋喋不休,楼下的众人议论纷纷,台下除了萧紫庭以外的参赛者都面露幸灾乐祸的神色,只有三楼传来一阵脆耳笑声,一群少女笑的前仰后合。

  在台上提着刀的我却最为难受,练也不是,不练也不是,比赛规定只有一柱香时间,否则就以弃权论。最后实在没了法子,我狠一咬牙,掣开大刀,大吼一声。这一喉,震的全场鸦雀无声,百十双眼睛全集中在我身上。一条百十余斤的汉子,如今却是要做娈童了,这怎能不叫人注目。

  也管不了那么多,反正也不可能学出--我也不愿意学出那诗中的意味,便索性拿出五虎断门刀的绝学,一路狂舞下去。开头韩巧生还能跟的上节奏,配着诗念上几句,评论一反,等到后来我越舞越快,饶是他的快嘴都跟不上了,连连出错道:"这位少侠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  

  自从出了山以来,已经很久没耍刀耍的如此尽兴了。在萧家碍于仆人身份不敢声张,到江南后处处恪于"东方少侠"的身份不能擅动,一直到今日,才叫我耍了个酣畅淋漓,刀刀生风,直至浑然忘我之境界。舞到极致处,连台上横幅都飘然而动。

  难怪刚才那慕容冰清看我眼神不对,看来是早算计好。试想若是叫我搔首弄姿学那娈童形态,该是多么大的恐怖,纵然有十层脸皮也早丢净了。拼上违背规则,我也不能叫她得逞。

  舞到最后一招,我猛然一顿,收了势,左右环顾一周,抬头望去,韩巧生已然无话可说,空在那里运气,慕容冰清气的柳眉倒竖还不好发作,气鼓鼓的瞪视下来。齐飞白等一干评委楞在那里,慕容骧脸色煞是不好,刚才喜气洋洋的劲头全无。

  过了半晌,各位裁判才醒悟过来需得评分了,彼此互相交头接耳了半天,这才屈起指头,开始弹蚕豆……一颗,两颗,十位裁判一共弹了四十二枚蚕豆,牢牢钉在板子上。全场的最低分。

  "第一回合胜出的少侠,是萧紫庭萧少侠!"  

  韩巧生计算完总分,大声宣布,参加比赛的九个人,包括萧紫庭在内的脸色全阴沉下来。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