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银英]齐格飞义勇救主

2004年06月17日12:28:55网易文化 马伯庸

  [银英]元杂剧·忠感动天齐格飞义勇救主

  第一折

  [吉尔菲艾斯上,云]:迩来经年随圣主,欲将社稷换新皇,忍见四维寰宇乱,只叹黎庶苦日长。小人姓吉尔菲艾斯,名齐格飞,现在罗严克拉姆侯爵麾下为一级上将之职。想那莱因哈特大人何等威猛,当日亚斯提、亚姆力札,直杀得那同盟逆匪血流漂仵、狼奔诼突,真乃当世第一流之能者呵。俺自幼年,受安妮罗洁小姐所托,便与莱因哈特大人恩若兄弟,情比桃园,端的是刎颈之交。那莱因哈特大人心怀大志,我观其头顶云气,色分五彩,形类龙虎,此天子之象也。想这高登巴姆朝中糜烂不堪,风纪颓丧,高官者尸位素餐,小吏者敛财伤民,有道是“苛政猛于虎”也,民怨鼎沸久矣。自古有德者谋政,莱因哈特大人夺宫,乃是上应天数,下合民声。而今佛瑞得里希四世方崩,门阀贵胄相约谋反,正好与我等一个大方便,以讨逆之名,将彼等绊脚之石,一并伐之。俺受莱因哈特大人重托,扫荡边境,以免反贼生事,掣肘讨逆大军。而今枭贼副盟主,边庭初定。又闻大人率着一干虎将谋臣大破贵族联合军,困残匪于突鹰之堡。真教俺喜不自胜呐!

  [仙吕·点洚唇]:俺本是微寒下民。昏君无道,兴心闹,随大人奋起兵刀,诛显贵,夺旧朝。

  [混江龙]:安妮小姐曾托召,侯爵平顺多有劳。俺求能河清海晏,雨顺风调;自此谨侍大人侧,戮力衔命做幕僚。军连战,马无膘;杀意浓,敌势骄;征伐事,诛尔曹,不解鞍,不脱袍。看大人,帐前旗卷虎啸竿,掌中剑握龙出鞘,提督汹汹,舰队滔滔。

  [吉尔菲艾斯云]:咳呀……只是有一事,好生教人烦恼。且说那贼酋布朗胥百克,丧尽天良,灭绝善性,竟对那一介小星威斯塔郎特用了核弹,夷得那行星焦土千里、烈焰万丈,直似个阿鼻地狱,百万之众魂飞烟灭,一时俱都丧了!喂呀,可真谓亘古未有之绝大惨事。百姓何辜,竟遭此戕杀,贵族之恶,甚于商纣隋炀。只是俺听说莱因哈特大人早得密报,却隐而不发,坐看威斯塔朗特被夷为平地,方才兴师问罪,下诏斥责,这却于大义甚相违仵,待俺见了大人,再去问些。

  [莱因哈特,上]:霸展鸿图窥四海,雄气壮节啸长清,万里征途却敌难,但求一掌握群星。山人——莱因哈特是也。自俺那兄弟吉尔菲艾斯去边境之后,真个梨庭扫闾所向披靡,斩得贼酋立典亥姆人头,教俺好生欢喜。眼见他便要来与我相见,真乐煞人也。

  [副官报云]:报得侯爵得知:有一级上将吉尔菲艾斯到了也。

  [莱因哈特云]:道有请。

  [副官云]:提督,有请。

  [吉尔菲艾斯上] [莱因哈特云]:哎,贤弟!

  [鹊踏枝]:汝这厢劳苦功高,斗贼党显英豪。饶是敌寇百万将,汝将那首级轻枭。这业绩何者可比较?尔胸中自有那三略六韬。

  [莱因哈特云]:贤弟呵,一路风尘,可曾疲倦?来来!且与我坐下!若要酒,便有美酒,若要咖啡,便有苦咖啡,只叹无有阿姊所烹苹果蛋塔!身在行辕,自当一切从简,待回帝都,你我再去畅饮一番呵。

  [吉尔菲艾斯云]:大人呵,下官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莱因哈特云]:但说无妨。

  [吉尔菲艾斯云]:便是威斯塔朗特一事,大人可曾知晓?

  [莱因哈特霍然起身,饶台转一圈,云]:然……

  [吉尔菲艾斯云]:大人呵,小人窃闻,行仁义者王天下,假力道者霸四方。自古王者莫过于周文,霸者莫高于齐桓,而周存八百年,齐终灭于秦,何也?仁义不施,天不佑德矣。高登巴姆王朝以万民为刍狗,故大人树仁义为帜,以己之有,攻子之无,则无往不利……

  [莱因哈特云]:且住……且住……今日你我兄弟相见,此事可容后再议。

  [吉尔菲艾斯云]:贵族之灭,天数也。自古君位更迭,未闻有不动兵戈者,然群众何辜!求木之长,必先固其根本,欲流之远,必先疏其源泉,思国安者,必先积其德业。大人谋政,自是欲拯百姓于水火,解万民于倒悬,此社稷之基础。而今大人坐看百万之众被戕,不以援手,却不知仁义何在呵!

  [天下乐]:你言语说贵胄昏庸无道,谋帝位,换新朝,将那崭新气象施去全帝域,你待要行霸道,直教俺心里焦!好比心窝刺上一杆长矛。

  [莱因哈特怒云]:某家喻矣!休在言起!

  [吉尔菲艾斯]:大人呵!

  [那咤令]:秃鹰之堡中间,那公爵做孽了。威斯塔朗特上,将尸骸来当着。帝国这亿万臣民,几乎间骇倒。大人独坐在中军帐,任凭那贵族闹,却也不痛惜民夭?

  [莱因哈特怒云]:且住!你是这军中何等人物,竟来教训某家。

  [吉尔菲艾斯云]:大人恭顺臣子是也。

  [莱因哈特]:齐格飞呵,非我发这无名业火,实在是你相逼太甚哇。

  [金盏儿]:你我相交已是春秋十数度情谊,好比是伯牙钟子期。原道是坦坦荡荡一片赤诚,没来由动了肝火生气。只恐这玉壁出微瑕,教你我有了间隙。背我而驰,与个陌路生人何异?

  [驻马听]:遥望当年,幼年军官学堂忆;嬉笑旧景,如今心头犹然记。这友情珍贵如许,怎堪将抛诸秋风,信手攘弃。而今某家心惶似乱麻,何竟至此,你且去营榻休憩,哪日再提。

  [莱因哈特云]:吉尔菲艾斯,暂无军令,你且回房中歇息去罢。

  [吉尔菲艾斯云]:得令。(下)

  第二折

  [奥贝斯坦上云]:冷心藏冰剑,义眼透无情,一意佐雄主,何计身后名。某家姓奥贝斯坦,名巴尔,乃是罗严克拉姆侯爵麾下总参谋长。某自幼失明,饱尝辱蔑讥笑,由是发轫,誓要了结这混沌时局,以雪当日之耻。罗严克拉姆侯爵有帝胄之器,霸主之才,若我再辅以帝王统御之术,则伟业可图,天下可定。而今眼见门阀贵族即将授首待戮,那银河帝国基业,唾手可得。只是有一事某家总忧怀于心,不能根绝。这罗严克拉姆侯爵身旁有一人,名唤吉尔菲艾斯,与侯爵自幼相交,亲密无间,只怕是长此以往,王将不王。有这第二人存在,群臣忠心相移,阴结私党,若等其成势,怕已尾大不掉。饶是他本无反意,却由不得部下相逼,岂不见那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总而言之,此人乃是一大隐患,某家务必进谏侯爵慎之,以保这皇胤安稳。

  [满庭芳]:这提督两班,空列些乌靴象简,金紫罗衫;内中倘有个好汉,偏着宠信,惯纵出个谋叛的安禄山,与故主一刀两断,分庭抗礼,、到那时再省悟,怕已没了烽火报平安。

  [普天乐]:忧无穷,愁无限;争奈何他二人,情若兄弟难中间。大敌前,狼烟现,若容他如此,只怕是功高盖主,侵夺君权。今日来拜侯爵,学那朱云魏征,周昌赵累,俺定要把它诤谏!

  [莱因哈特上云]:刚与我那兄弟争吵了几句,气还未消,那总参谋长便来求见,不知是何要事,也罢,且让我听他一听。

  [奥贝斯坦]:大人呵,且听我言。吉尔菲艾斯一级上将谦折识度,为不世出之人才。只是大人赐其赞拜不名、剑履上殿,亲密之情与其他提督迥异,实在不妥。

  [么篇]:大人把那齐格青眼有加,却叫座下诸人气煞。虽然是牡丹香蕊芳中冠,须也得顾看园中别样花。

  [莱因哈特,不悦云]:嚯!你却不知,这天下几万州郡县府俱都叛了,我那兄弟也会对俺忠心不贰,休再多言,休再多言。

  [奥贝斯坦云]:大人,谬矣。某家非要陷吉尔菲艾斯于囚囹,亦非判其流徙之刑,不过劝谏大人以国事为重,使他与列位提督同排共位,不殊于众人也。岂不闻“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而况人君乎?“第二人”之害甚矣,宜防之。

  [莱因哈特云]:知矣!你退下,容俺且思之。

  [奥贝斯坦下] [莱因哈特云]:唉……

  [沉醉东风]:某心里思量着千言万语,甫出口都变做短叹长吁。他急攘攘将谏进来,某气汹汹逐他下去。虽则此人之话某心有戚戚焉,总不觉他好意。只落得心下茫然,烦乱思绪。

  [庆东原]:公理私情,两下究竟如何选筛,兄弟手足不可忘,那皇图霸业又怎能败衰?恼!恼!恼!我若依了奥卿之言,该也不该?

  [副官上,报云]:大人,那贵族贼军出得要塞,杀奔吾营而来。

  [莱因哈特云]:哦?果有此事?

  [副官云]:果有此事也!

  [莱因哈特云]:多行不义必自毙,此天意使尔等自取其辱。来者!!

  [副官]:在!

  [莱因哈特云]:唤来诸提督,今日见是一场好杀,须教彼等贼众晓得某家手段。

  [副官下]:得令。

  [莱因哈特云]:且先去厮杀,等杀光这些贼寇,再与我那兄弟一叙长短,正所谓“恨不过夜”,我陪个不是也就罢了。喂呀!计议已定,待我战来呵!

  [滚绣球]:眼见那敌人来袭,恼起我胯下白雪龙驹。御金戈,披战衣,想那魑魅魍魉鼠辈,怎敌我大军一击。待靖平,与我那兄弟再议。

  [莱因哈特下]。

  第三折

  [吉尔菲艾斯上,云]:莱因哈特大人真个英勇过人,那贵族联合军有如那雪花见烈日、坚冰入焙炉,只消几个时辰,便土崩瓦解烟消云散,被碾做齑粉是也。可喜呐!今贼党已诛,我等列位提督前来这秃鹰之堡,一时诸多感慨,正是“雄才大略若魏武,巧谋善战匹韩侯”。试看自古哪位帝王,似莱因哈特大人般有霸主气象?俺前去大殿祝贺,虽则大人与俺小生龌龊,莱因哈特大人乃英主,不当之处自会省悟,俺可不能露于形表,坏了这大喜气氛。

  [贺新郎]:那要塞彻云霄好似摘星楼,不说咱伊尹扶汤,实在是大人武王伐纣。这边厢帝国军励兵秣马,准备着金章紫绶;那边厢朱门里头,却宠着歌杉舞袖,喝甚美酒。胜负早看透,且瞧些落魄贵族奔骤,似箭穿着雁口,没个人敢咳嗽,只会说句“诚惶顿首”。哪里是龙争虎斗,分明是牛刀杀狗。

  [卫兵上云]:且住,何人?不得配枪上殿[吉尔菲艾斯解枪,递给卫兵,云]:俺乃吉尔菲艾斯一级上将,不可配枪?

  [卫兵云]:然,此侯爵之令,非小人擅言。

  [吉尔菲艾斯]:知道了。

  [莱因哈特上,奥贝斯坦上,诸提督上] [奥贝斯坦云]:唉,看莱因哈特大人雄姿勃发,实在是天纵英俊呵。

  [醉中天]:银河一旦清,东方日已明,莱因哈特大人天子真命。猛虎自有虎势,翔龙当有龙云,帝王必具帝王形。

  [奥贝斯坦云]:罗严克拉姆侯爵果然听了下臣谏言,教那吉尔菲艾斯再无专私之利,擅权之忧。自此朝中可保安宁,何其幸也呀!!

  [吉尔菲艾斯,奥贝斯坦左右站定] [莱因哈特云]:

  [仙吕·粉蝴儿]:几万逆匪,风卷残云给扫净,全赖得诸提督鼎力,与奥丁大神有灵。且到这往日贼酋聚首大厅,将这功劳相庆,是列位箐英。

  [赏花时]:那劣绅祸害黎民德行短,如饕餮临世性极贪,今日伏诛,数起罪过来岂止千遭百般。

  [莱因哈特云]:来呀,不知道那布朗胥百克可曾带到?

  [卫兵云]:布朗胥百克已服毒而亡,随侍副官安森巴哈已将遗体带到。

  [莱因哈特云]:咳呀,卖主于前,献媚于后,其人卑劣可知。

  [安森巴哈上,棺材上] [安森巴哈云]:我乃布朗胥百克副官安森巴哈是也。倾覆之际,主上欲降。降那金发孺子,一辱也,而后被斩,是二番辱也,不若服毒而亡,尚保名节不失,故而我强鸩主上,是不得以也。

  [乔牌儿]:人道我卑劣似群氓,一脸贪生怕死,小人肚肠。我心里自有计较,哪管那旁人论短长。

  [莱因哈特云]:殿下所跪何人?

  [安森巴哈云]:布朗胥百克副官安森巴哈。

  [莱因哈特云]:棺中何物?

  [安森巴哈云]:我家主公尸身。

  [莱因哈特云]:带近我看。

  [安森巴哈扶棺,开棺,取铳,云]:金发孺子,且吃一铳!

  [吉尔菲艾斯抢出,按住安森巴哈,两人倒地] [安森巴哈]:主上!臣打虎不成,反陨一鹰,有孚主望!惜哉!

  [众提督围住安森巴哈]:

  [提督甲云]:死矣。

  [莱因哈特走近吉尔菲艾斯云]:贤弟呵…………

  [吉尔菲艾斯云]:……只求大人无事。

  [莱因哈特云]:速叫医师前来!贤弟休再多言,待伤愈再叙不迟。

  [吉尔菲艾斯云]:请大人您一定要将整个宇宙掌握在手中。

  [莱因哈特云]:贤弟呵~~ [吉尔菲艾斯云]:还望告之安妮罗杰小姐,俺齐格飞已守住誓言。

  [乌夜啼]:看这气息短促血流潺潺,告一声大人俺已命该归天。只恨不能见主上君临寰宇,悲夫悲夫,总算是自己守得昔日诺言。奈何桥,鬼门关,这黄泉路上如何,且待俺先去走他一番。就算是饮了孟婆汤,亦不相忘,做了那孤魂野鬼,也会随侍大人侧旁。

  [吉尔菲艾斯云]:大人,俺走矣……祝大人万寿无疆……

  [吉尔菲艾斯死] [莱因哈特云]:贤弟~~ [元和令]:似晴天里五雷落,直唬的俺如坠冰川。这须臾一刻,却恍惚隔着生死两端。人道兄弟如手足,我现今却伤了肺腑心肝。卿一泓碧血,浑如那田横赤胆五百;俺两行浊泪,抵的过昌黎祭文三千----------天地虽大,不能盛我悲痛无边。

  [莱因哈特云]:痛哉!贤弟!

  [尾煞·哭皇天]:神何惶,心何殇,直恨苍天,夺煞了俺肱股贤良。唤一声贤弟,愚兄好生悔恨凄凉,若是容你携铳上殿,那厮怎敌得了百步穿杨好神枪?呜呼哀哉,若能换你阳寿几旬几日,我要甚么千秋百代万寿无疆。

  

本文相关内容:精彩专题:我们都在咖啡里见证天荒地老



欢迎进入同人论坛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