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神雕补记·郭靖之死(15-16)

2004年06月18日11:56:09网易文化 刀尖上行走的猪

  十五

  宋三多怔了一怔,道:“这是什么武功?”郭破虏啊了一声,道:“这是全真派的空明拳。”宋三多喃喃道:“空明拳?没听说过。”忽然脸色一变,呼呼三掌,逼开郭破虏,跃开一边,道:“有人来了。一,二,三……一共七骑。真是扫兴。”摇了摇头,转身便走。青衫飘飘,瞬间便已远去。那女子叫道:“师父!”回头望望郭破虏,一跺脚,抱着瑶琴跟了上去。
  这二人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郭破虏半晌方回过神来,心想:“爹爹常说中原武林,卧虎藏龙。这位宋前辈之名从未听人提起。但武功之高,竟似不在母亲之下。”他牵过马来,缓缓而言。行得片刻,忽听得一阵马蹄声急,瞬间从身旁掠过,激起满地灰尘。郭破虏望得几眼,果然是正好七骑,不禁骇然,心想:“剧斗之中,宋前辈尚能耳听八方,功力远在我之上。这些人瞧服饰应是明教中人,赶得如此匆忙,不知所为何事。”不自觉按了按背上的屠龙刀,心下暗暗发愁。
  
  郭破虏一人一马,往西北而行,眼见地势渐渐险峻,水远山高,颇见英秀。这一日到得华山脚下,想起华山论剑韵事,遥思当年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重通以及自己的父亲等绝顶高手于华山之巅,比武争胜,不禁悠然神往。当下寻着一家农户寄存了马匹,走上得山去。华山天下至险,道路难行,但郭破虏武功高强,倒也并不在意,路过南荪亭时,见亭旁生着十二株大龙藤,夭矫多节,枝干中空,就如飞龙相似。心想:“爹爹传我的飞龙十二式,便是从这里化出来的。”愈往上行,地势愈险,过千尺峡,百尺峡,已须侧身而行。再行数里,忽听得有人喝道:“蓝天和,你还想逃吗?”一个极怪异的声音道:“留下小孩,饶你不死。”语音未落,一阵乒乓乱响,金刃之声传来。郭破虏一愣,想道:“蓝大侠怎么在此?”他脚下加劲,越过一道横梁,却见眼前忽出现一块平地,数人斗得正紧,被围老者浓眉虬髯,招沉力猛,正是蓝天和。他身上背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以一敌三,却也不落下风。当年丐帮帮主鲁有脚被奸人所害,在襄阳城摆下擂台推选帮主,蓝天和曾上擂与丐帮现任帮主耶律齐争胜,虽然落败,便一路风雷掌法,刚猛无俦,群雄尽皆佩服。十余年过去,蓝天和须发略见花白,却也并无太大变化。
  斗得分际,一人挥刀斩向小孩,蓝天和一个失惊,向左跃开,肋下露出老大破绽,立时被人划开老大一条伤口,他背上原已受伤,这时再也抵挡不住,连中三掌,软软倒地,围攻三人大喜,狞笑声中刀剑一齐向他砍去。郭破虏一惊,喝道:“贼子住手,休得伤人。”随手掷出三枚石子,纵身向前。三人听得呜呜声响,暗器袭来,力道奇大,竟是不敢硬接。慌忙避开。回头看时,却见一条壮汉立在身前,护住蓝天和与那小孩。粗衣布服,容貌平常,背上斜背着一个长长的包裹,便似个寻常村汉。一人喝道:“什么人?”郭破虏毫不理会,呼呼两掌拍出,左臂回转,抓住一人腰间,待要摔将出去。谁知那人下盘功夫甚硬,竟然摔之不动,郭破虏心想:“这三人武功可大是不弱,难怪蓝大侠会吃亏。”嘿了一声,突然松手,抬腿踢了出去。那人不意他蓦地变招,登时被踢个正中,腾空摔倒,昏了过去。另外两人合力接一掌,被他掌力震得腾腾后退,喉咙一热,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二人眼见对手武功奇高,哪敢再上,脚下一软,连滚带爬跑下山去,却连同伴也顾不上了。
  
  郭破虏回过头来,却见蓝天和昏倒在地,那小孩坐在旁边,扶着蓝天和,睁大一双黑眼睛望着他,却不哭闹,也不恐慌。郭破虏暗道:“此子甚是胆大。”他扶起蓝天和,按住背心穴道,缓缓输入内力,片刻工夫,蓝天和嗯了一声,睁开眼来,看了看郭破虏,低声道:“多谢公子相救,你是谁?”郭破虏道:“蓝大侠,在下郭破虏。十二年前,曾在襄阳见过你一面。”蓝天和一震,眼中掠中喜色,急道:“你,你是郭靖,郭大侠的……”话说得急了,立时咳嗽起来。郭破虏道:“是。”心下暗叹,知道他受伤太重,新伤旧痕,又连日奔波,已是油尽灯枯,即便救醒那活不了多久。蓝天和指着小孩道:“我,我不成了。郭兄弟,我求你一件事,你替我带他到,到大理无量山找,找月琴夫人。”挣扎着从怀里摸出一件物事,道:“这个,这个是信物。这孩子姓石,他父亲被人,被人……”声音渐渐弱不可闻,身子一软,便已死去。郭破虏一怔,心想:“这孩子姓石,他父亲怎么啦?月琴夫人又是谁?”忽听得有人问道:“蓝伯伯怎么啦?”正是那小孩。郭破虏回过神来,黯然道:“蓝大侠受伤太重,我治不好他。”想着一代大侠,莫名其妙毙命于此,心下颇为伤感。望向那小孩时,却见他泪眼眩然,使着撇着小嘴,努力不哭出声来。见郭破虏望着他,嗫嚅着道:“我不哭,蓝伯伯说,我是男子汉,不可以哭泣的。”但终究忍不住,说到此处,哇地一声大哭出来。郭破虏心下悯然,拍了拍的小肩膀,却也不知道说什么。看手中信物时,却见一块黑黝黝的令牌,非金非玉,上面刻着些古怪花纹,又似文字,不禁一呆,想不出这是什么。
  
  眼见天色将晚,郭破虏寻着洪七公、欧阳峰墓地,将蓝天和葬在旁边。说道:“蓝大侠,所托之事,晚辈自当全力办到。你与西毒、北帝两位前辈为邻,想来不会寂寞。”当下拜祭了洪七公与欧阳峰,背着哭累了睡着的那个小男孩走下山来。在农家住了一宿。

  十六

  第二日,郭破虏带上那小男孩,转道西南前往大理。他对蓝天和所托之事,全然不明所以,只是既然已经答应,自然要一力护送小孩前去无量山。又想着自己江湖奔走大半年,杨过杨大哥殊无消息,此去大理,或可打探一二。
  其时蒙古忽必烈于1270年定国号为元,国势正盛,蒙古铁骑所到之处,当者披靡。京兆府路正处于宋元交界之处,年年大战,兵荒马乱。一路上但见断墙残垣,骷髅白骨散处长草之间,郭破虏想起父亲平日教诲,心下感慨不已。
  
  这般行得数日,那小孩悲伤渐去,郭破虏细细相询,知道他叫石中轩,半个月前蓝天和到他家中,他父亲令他随蓝叔叔快走。蓝天和带他昼伏夜行,一路南来,但第三日上便被人发现了,一路追杀到此。其间被一个道人和一个白袍汉子联手打成重伤,好不容易才逃脱。石中轩甚是聪明乖巧,语齿伶俐。但毕竟年幼,知之又甚少,不免有些语焉不详,再问也问不出什么。郭破虏想:“蓝大侠武功高强,虽然略逊于姐夫,但已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那道人与白袍汉子居然能将他打成重伤,不知什么来头。”
  
  正思量间,忽听得马蹄哒哒乱响,一人喝道:“兀那汉子,赶快停下。”郭破虏一怔,四骑快马从旁掠过,回过马来,一字排开,挡住去路。一人道:“师叔,就是他。”郭破虏望去,居然是华山之上逃走的二人中的一个。那日因不明状况,郭破虏手下留情,只令他受了轻伤,时隔数日,似已痊愈。被他唤作师叔的是个文士,年纪甚老,衣冠修洁,折扇轻摇,颇为风雅,但折扇的扇面上却画着伸长舌头的无常鬼。这时双手一拱,和颜悦色的道:“这位大侠请了。”郭破虏勒住马缰,一手抱住石中轩,道:“不敢!前辈挡住在下去路,不知有何指教?”石中轩眼睛滴溜溜乱转,却也并不害怕。先前那人喝道:“装什么蒜。你打伤老子,救走蓝天和。现在却装糊涂。嘿,蓝天和呢?想躲起来吗?”
  
  郭破虏愣了愣,道:“蓝大侠伤重不治,已经逝世了。”他是实心之人,自是实话实说。那人旁边三人脸上神色一松,他们没见过郭破虏的武功,但人人皆知风雷掌蓝天和的厉害,委实忌惮得紧。此时听说蓝天和已逝,立即放下心来。
  
  那老者道:“老朽张一氓,这几个是我的师侄。”郭破虏啊了一声,大出意外,想不到此人竟是大名鼎鼎的转轮王张一氓。此人本是巴山派的高手,辈份之高,据说还在巴山派掌门顾道人之上,但一向独来独往,性情古怪,行事忽正忽邪,江湖上毁誉掺半。十二年前,曾应神雕大侠之约,与人厨子、百草仙等人至襄阳给郭襄过十六岁生日,在黄蓉、朱子柳等人面前显了一手上乘轻功,郭破虏自然是知道的。这十来年此人在江湖中消声匿迹,不意竟于此处碰到。当下躬身行礼,道:“在下襄阳郭三,见过转轮王前辈。”
  
  张一氓哈哈大笑,道:“老朽十余年不出江湖,想不到还有人记得这个外号。”顿了一顿,指着郭破虏怀中的石中轩道:“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号,那就留下小孩自己走吧。我也不来难为你了。”他手一挥,旁边一人纵马上来便要抱石中轩。郭破虏勒马避开,一时怔住,万没想到此人说话一直客客气气,这时却如此霸道。那人见郭破虏竟然避开,怒道:“没听见我师叔说话吗?如果冥顽不灵,自甘堕落,可别怪老子不客气了。”刷的一声,长剑出鞘。郭破虏一怔,心想:“什么自甘堕落?”扬声道:“张前辈,在下答应蓝大侠照顾这个小孩,自然要照顾到底。若现下将他交给前辈,岂不变成了无信无义之辈?”
  
  拨剑之人喝道:“师叔,此人自甘为魔教所用,多说无用,打倒了便是。”他是巴山顾道人之徒,叫莫仁。一向心高气傲,趾高气扬。但在华山之上一个大意,被郭破虏一掌打伤,幸得当时郭破虏不明所以,受伤不重。又得师叔救治,将养了两三天才好,心下大恨。此时仗着师叔与几位师兄弟都在,下手绝不留情。马上跃起,一招“春风初动”,剑走轻灵,朝郭破虏刺去。他所使是巴山顾道人自创的“回风舞柳七七四十九剑”,这套剑法剑轻灵机巧,恰如春日双燕飞舞柳间,高低左右,徊转如意;凝重处如群山巍峙,轻灵处若清风无迹,变幻莫测,迅捷无伦。只是在他使来,多了几分狠辣之劲。张一氓大摇其头。
  
  郭破虏单手应敌,却也并不惊慌,瞧准来势,伸指在剑身上一弹。莫仁手腕大震,只觉一股大力自剑身传来,铮的一声,长剑脱手,远远飞去。呼啸声响,张一氓身边三人一齐下马,剑光闪烁,围住了郭破虏。张一氓脸色惊讶之色一闪而过,问道:“弹指神通。襄阳郭三。你是郭靖郭大侠的公子?”
  
  郭破虏道:“是。在下郭破虏。”他行走江湖,一报名字,人人皆知他是大侠郭靖之子,便大加恭维,人人相敬,遇事让他三分。他是心实之人,雅不愿如此,遇得几次之后,便学了乖,往往自称郭三。张一氓抬头向天,沉呤半晌。方缓缓地道:“昔年应神雕侠之邀,我曾赴襄阳为令姐郭襄郭二小姐贺寿。二小姐英风侠骨,与老夫甚是相得。想不到转眼已是十二年。”刷的一声打开折扇,轻飘飘地跃下马来。挥手令那四人站开,缓缓地道:“既是故人之弟,老夫便不倚多为胜。这样好了,咱们俩比划比划。五十招内如果我胜不了你,小孩便由你带走。”见郭破虏犹豫不决,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这几个师侄虽然不成器,倒也不至于做那卑鄙之事。”

  郭破虏脸上一红,他本来担心自己若和张一氓比武,旁边四人便会趁机掳走石中轩,却被张一氓一语道破,不免惭愧。心知这场比武免不了,当下让石中轩抓住缰绳,跃下马来,双手一拱道:“前辈多多指教。”踏前一步,左掌护胸,右手一拳直击。他眼见张一氓身法轻灵,步履沉稳,显见是一大劲敌,不敢怠慢,一出手便是七十二路空明拳。劲气内敛,拳法空明。张一氓赞一声好,竟不闪避,折扇张开,拍向他面门。虽然是拍,使的却同样是“回风舞柳”的剑法。扇势轻灵,变幻莫测,比之莫仁不可同日而语。两人身法俱快,一碰即分。旁观四人看得大为叹服,心想:“张师叔功力深厚,以一柄折扇使回风舞柳剑法,居然变化如此奥妙无方。我不知何日才能练到这般地步。这姓郭的小子拳法古怪,招式奇妙,错非师叔,我们可万万抵挡不住。”
  
  转眼已是四十余招,张一氓心下暗惊,他见郭破虏一招之间弹飞莫仁手中长剑,已知此子内力深厚,武功不弱。若非如此,以他向来心高气傲,自视甚高的性格,又是武林前辈,怎么说到五十招之限?他一生之中,除了当年遇到神雕侠杨过,从未败过。这十余年更是武功大进。谁知这番重出江湖,偏偏奈何不了一个后辈。而且眼前这个对手招式精奇,拳力雄浑,偏偏藏而不发。显是未尽全力。这样子下去,莫说五十招之内胜他,只怕一个不小心,一世英名就毁在这里了。想到此处,张一氓清啸一声,身形闪动,化作一道轻烟,手中折扇点、拨、刺、打、拍,忽儿短剑,忽儿判官笔,忽儿峨眉刺,极尽变化之能事。郭破虏佩服之至,心想此人能与杨过杨大哥相交,成名数十载,果然厉害。比之当日太湖所遇宋三多或有不及,却远在赵百挠等人之上。他自知轻功不及此人,当下凝立不动,使一套周天掌法,紧紧守住。周天掌法原是全真派第一守势武学,招式虽然简单,但练到极处,掌法使开,水泼不进。郭靖自周伯通处学来,传给郭破虏。与人相斗,原也没有只守不攻之理。是以郭破虏甚少用它。
  
  再斗片刻,一个声音脆笑道:“四十七,四十八,四十九……”张一氓脸色一变,折扇直刺,忽地力劈而下,小小一柄折扇,却似神兵重器一般,劲力大炽。这一招事出突然,威力奇大,与之前的剑走轻灵绝不相似。那声音啊的惊呼,“五十招”便叫不出来。
  好个郭破虏,眼见避之不及,蓦地一个大弯腰,左手疾若奔雷,拍向折扇,右掌一招“龙奔天下”,掌力涵澹涌出。他这一招是“飞龙十二式”中威力极大的一招。“飞龙十二式”本是郭靖见华山松藤飞跃之势有悟,以降龙十八掌中“飞龙在天”一式为基,参照九阴真经而创出来的武功。威力之在,不下于降龙十八掌。只听得嘭地一声巨响,尘土飞扬。两人分开丈许而立。张一氓盯着手半截折扇,神色古怪。他二人刚刚硬拼了一招,势均力敌,不分胜负。但那折扇却承受不住二人的掌力,断为两截。他的折扇扇骨本是巴山铁竹所制,虽然轻巧,其坚硬程度却不下于金属,纵然刀斧相加,也难以损坏半点,是一件极厉害的兵器。谁知却毁于一旦。
  
  郭破虏微微不安,诚恳地道:“张大侠,你刚刚那招太过厉害,在下措手不及,损害了你的兵器,实在,实在……”张一氓脸色更怪,忽然哈哈大笑,转身就走,口中长呤道:“夫天地者,万物之
  逆旅; 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输赢成败,又争由人算?……”莫仁等四人大为着急,大呼师叔。却哪里呼得应?四人望望了张一氓远去的身影,又望望郭破虏,自知无能无力,当下纷纷上马,朝张一氓追去。
  郭破虏叫道:“张前辈!”追了几步,又停了下来。一人奇道:“你已经打赢他了,还追他做什么?”郭破虏一愣,回头看时,却是个马旁边站着一人,笑意盈盈,美人如玉,一手拉着石中轩。正是当日在太湖所遇少女。他见识过此女轻功,对她悄无声息潜来倒也并不奇怪。
  石中轩叫一声“郭叔叔。”跑到他身边。郭破虏将他抱住,对那少女道:“原来是姑娘。也没什么。只是刚刚张前辈所使武功似是一位故人所传,想要问问。可惜……”张一氓最后一招,删繁就简,威力奇大,显然不是巴山派的武功。却有三分与当年神雕大侠杨过所使玄铁剑法相似。不过杨过的玄铁剑法郭破虏也只听父亲提过,并未亲见,所以也不敢肯定。但这些郭破虏自然不需要跟眼前这女子提起。只道:“不知姑娘前来,有何指教?”他眼见石中轩显然身上藏有他所不知的秘密,才有人不断追杀争夺于他。而眼前这个女子来历奇特,行踪飘乎,不知是敌是友,不免暗生警意。
  
  那女子皱了皱眉,道:“你说话文绉绉的,我不喜欢。什么姑娘姑娘的,我没有名字吗?”郭破虏一怔,心想:“你自己不说,我怎么知道?”双手抱拳道:“是,还未请教姑娘高姓大名。”那女子展颜一笑,道:“我姓冯。你记住了。名字嘛,现在不告诉你。”
  郭破虏道:“原来是冯姑娘,不知道冯姑娘到这里有什么事?”冯姑娘笑道:“我有什么事啊。师父说要回山,我不想回去,偷偷溜出来玩儿的。应该是你有事了才对啊。”
  郭破虏一愣,道:“我有事?”那少女道:“是啊,我在酒楼听得人说,有个三十不到的大汉,在华山救了个什么小孩,一招打伤巴山派和昆仑派的三个弟子,武功高得很。我一猜可能是你。果然。”她微微一笑,甚是得意。望着石中轩,问道:“你救的就这个小孩吗?长得很可爱啊。”石中轩大怒,昂首挺胸,傲然道:“哼,你才是小孩子。长得很可爱。”他实际年龄六岁不到,但长得高大,瞧上去倒也七八岁了。小孩心性,最不喜被人说他小,人人皆然。郭破虏听得哈哈大笑。那少女亦觉莞尔,掉过头不理他,仍然对郭破虏道:“酒楼上那人又说,你救了人,却也闯了大祸。这小孩现在明教与天下英雄俱在找他,你带着他自然步步危机。而且,很多人探听得你往这条路上走,商量着要在前面阻拦。我听着有趣,便偷偷地跟了来。一路上前来找你的江湖人士越来越多。高手也很不少啊。”
  
  郭破虏道:“轩儿只是一个小孩,天下英雄和明教找他做什么?”冯姑娘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那些人说得吞吞吐吐的,我瞧也不怎么明白。”对着石中轩左瞧瞧右瞧瞧,笑道:“我只道他是个金娃娃,所以这许多人都来抢。可是瞧来也不象啊。”
  忽闻得哼哼两声冷笑,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道:“他虽不是金娃娃,却比金娃娃珍贵得多了。”又一人道:“呵呵,不错。明教教尊之子,岂是寻常金娃娃可比。”二人一惊,寻声望去,却见远远走来两人,身形飘乎,端地来得好快,转眼已到身边。郭破虏见他二人说话之时离得尚远,但声音传来耳中,便如近在咫尺一般,足见内力之深厚。当下抢前一步,护在那少女与石中轩身前。凝神看时,左首一人约莫五十余岁年纪,长袍似雪,负手而立,神情冷傲,而嘴角微微下垂,带出几分阴骘残忍。而旁边站着的却是个道士。郭破虏瞧得清楚,正是当年曾在襄阳见过一面的昆仑派掌门青灵子。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