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我在江湖(第五章)

2004年06月18日12:10:04网易文化 马伯庸

  第五章

  这结果虽然合理,却大违了所有人的心意。昆仲玉、唐枫等人愤恨,自有其道理,就连萧紫庭自己面色也不见得好看到哪里去。他本无意夺冠,只是不想输给唐枫等人,如今却一不留神拿了头名,也真难为他了。

  楼上台下观众正在议论纷纷,齐飞白起身来到台前,一抬手,下面登时安静下来。齐飞白环顾四周,将脸偏到我们九个人这边,道:“指定动作已完,接下来,是自由动作时间。”见我们把眼神都集中在他身上,齐飞白又道:“这个自由动作与指定动作不同。参赛的少侠恰好九位,将分做三人一组,计有三组。组内三人,轮流与其他两位交手,限时一柱香,胜者得三分,输者零分,如果打和,由裁判定其胜负;两番交手后,得分最高者出线,每组出线一人,这三人再循环交手,取其胜者为首。

  随后齐飞白把手一挥,两名杂役抬上来一块五尺高、五尺长的木板子出来。板子上糊着白纸,上面以浓墨画着三个正方形,旁边分别写着天、地、人;每个正方形中间四横四纵,计十六个小方格。

  齐飞白道:“为示公平,分组皆以抽签而定。”说罢,又见几名杂役捧来一尊大鼎,鼎中铿锵做响,我仔细看去,发现那里面盛着九枚石球,球上各有字迹,自“甲”到“申”,想来是做抽签之用的了。齐飞白命他们将鼎抬到大台中央,自己取来朱笔站在白板旁边,冲楼上韩巧生点点头。韩巧生立刻朗声喊道:“抽签现在开始,有请本次选婿的上宾、苏州名伶柳夜夜亲施纤手,玉鼎掣签。”

  一听这名字,台下一阵掌声雷动,我回头望去,但见一女子款款走上台来。此女子二十五六岁模样,走起路来风情万种,宛如暹罗睡猫一般;其衣着十分华丽,只是有些暴露,圆润肩头与颈下三寸俱看的透彻。她走过我等身边之时,媚眼轻轻依次划过,大家都不自觉地屏息宁气,目不瞬移。当然喽,那媚眼只划了八个人便飞去别处了,我她是没正眼端详的。头顶韩巧生还在兀自说道:这苏夜夜乃是江南名伶,琴棋书画无不精通,被人誉为风尘李清照、烟花谢道蕴,名动苏杭,今日特被慕容庄主请来做掣签嘉宾。”苏夜夜走到玉鼎跟前,先冲台下妩媚一笑,惹起不少感叹。她拿手虚空撩拨一下,这才转过身来,把手伸进鼎里去,取出一个石球,软声道:“呀,竟是个寅呢。”声音有如化骨棉掌,嗲的叫人登时全身松软。

  齐飞白点点头,提笔在天组格里填进一个“寅”,韩巧生也立刻报了出来。随后苏夜夜每抽一个球出来,齐飞白便依次写进格中。苏夜夜连抽了九次,倒叫台上台下一干观众骨头酥了九回。仿佛自她樱桃小嘴而出的话,就是个“丑”字,也分外婉转动听。这台下已经开始有人抱怨慕容庄主如何不安排十几二十个参赛者,如此便可多享受一会美人莺啼。

  我被分到了“地”组,同组的一个是娥眉派的莫少宁,还有一个是河南呼啸山庄少庄主林惇,也是使剑的好手。适才指定动作里,这二人分别拿了七十九和八十一分,分数颇高。而一旁萧紫庭在天组,唐枫在人组,暂时是不必担心要与他们二人交手。 抽签已毕,那白板上也写满了子丑寅卯辰等朱色标记,三三一组。苏夜夜又是轻笑一声,手一扬,转身走下台去,背影婀娜多姿,引得大家一阵嗟叹。更有的人起身离席,竟自离去。想来是专程冲着一睹她芳容而来,却不是来看选婿的。

  比赛次序依次是天组、地组、人组第一回合;然后再按天地人的次序进行第二回合较量,以便让第一轮选手有时间休息。姑且不论其质量,单就赛制而言,这慕容家却也下了一番心血的。

  最先上场的是萧紫庭和昆仲玉,这二人一个是清扇郎君,一个是玉剑,估计倒会有一场好杀。只是我担心萧紫庭会吃亏,毕竟这扇子太短,与长剑相争不免难以相持。不过转念一想,他志不在胜,对手不是唐枫,就算输了,也不是什么憾事。想到这里,我又抬头瞄了一眼三楼顶上的慕容冰清,这女人也正低下来头来俯瞰,我们二人视线恰好对到一起……她的怨毒眼神与我坦然神态堪堪打了个平手,各自把头扭了回去。

  这时三楼屋顶又爬上去一个人,站到韩巧生旁边。此人头戴道冠,一身藏色道袍,长须飘飘,颇具仙风道骨。韩巧生大声喊道:“这自由动作乃是两两对战,其中牵涉武学奥妙极多。今日我们特请来武当的宋长生道长担任解说。宋道长精研各家武学,而且胸襟宽广,古道热肠,各门各派都曾蒙其指点,故而江湖人皆以师兄称之。有他在此,必可锦上填花……”
  这“宋师兄”也不言语,微笑着冲台下拱了拱手。那边齐飞白已经站到圈外,萧紫庭与昆仲玉各自站开,摆开架势。韩巧生声音转为高亢,喊道:“自由动作天组第一轮,萧紫庭对昆仲玉,现在开始。”
  二人略施一礼,锣声响后,昆仲玉把剑一挺,率先进招。萧紫庭将扇子一翻,先采了守势。昆仲玉见一招制得先机,精神大振,攻势遂源源不断,将萧紫庭罩在了一片剑光之中。

  不错,确实是笼罩在了剑光之中。我初看还觉得惊讶,后来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昆仲玉将自己长剑中搀了铜,剑身两侧又磨的锃亮瓦亮,挥舞起来被阳光一照,明晃晃的分外耀眼。此人虽然招招往萧紫庭身上招呼,却都是虚晃,剑身却始终不离日光,想必就是想刻意营造出这“剑光”罩人的效果来吧。

  二人攻守来回了二十几招,未见胜负。萧子庭见守的也够了,猛地一转身,扇柄急速朝昆仲玉面门点去。昆仲玉大惊,只差没喊出“不许打脸”,他剑势收招不及,身体急忙朝朝右偏去。萧紫庭一见机会不错,立刻跟进,两人距离登时缩短。我在一旁看了,暗暗点头,心想萧兄的战略不错,距离一近,昆仲玉的长剑威力顿失,就是扇子这类短兵器的天下了。

  果然如我所料,萧兄一欺身近战,昆仲玉登时手忙脚乱,这“玉剑”空有反光,却无从施展;反而被那把清扇上下翻飞,带足了风韵。昆仲玉只要一朝后跳,萧子庭就紧随其后,不容其拉开距离。整个擂台并不大,二人三跳两跳就到了擂台边缘。下面人自动闪开一圈空地,生怕他们跳下来砸到自己头上。昆仲玉面临窘境,面色开始不对起来。

  “萧少侠现在用的是流萤小扇,场面占优……据说这典出自杜牧“轻罗小扇扑流萤”一句,真是占尽风流;其父萧子钰乃是当世大侠,真是虎父无犬子,他自幼习武,十三岁便可……哎呀,快看,昆少侠这一剑,刺高了……宋师兄你觉得怎么样……”
  “唔,实在可惜,昆少侠优势在于一长,如今被萧紫庭逼到角落之中,就难以发挥优势了。若找不到良方化解,那萧少侠赢面则占了七成……”
  楼上韩巧生,宋师兄二人你一言我一嘴,各自运气朗声评论道。裁判席中的名宿也都暗暗点头,想来也注意到这一点了。

  这局势又持续了三分之一柱香的光景。萧子庭贯彻埋身战略十分彻底,一直不肯离开昆仲玉半步,二人真是叫一个难舍难分。昆仲玉被这招纠缠了半晌,一身招数憋在胸口难以施展,气的面色涨红,好端端一张美玉俊脸却成了鸡血石一般。又过了四分之一柱香的工夫,眼见时间将尽,萧紫庭见对手耐心也快耗尽了,打算施出绝学将其一招打倒,不觉又朝他靠近了半分。

  不料昆仲玉想是憋闷已经到了极限,以致有点失常。只见他忽然大吼大声,长剑“当啷”一声掉在地上,人却猛地扑上前来,与萧紫庭抱了个满怀。接下来的事却叫所有人都瞠目惊舌,这堂堂昆仑剑派的“玉剑”却突启朱唇,大露皓齿,冲着萧紫庭右耳就咬了下去。

  “……昆少侠看来是打算……快看,他想咬……啊,咬了下去!宋师兄,你看这个……”
  “当年东汉曾有五禽戏,仿禽兽行止而成招,这或许就是其中的变招…………不过我看他可能是给逼急了吧。”
  诚如宋师兄所言,这昆仲玉眼睛都充了血色,显然是被萧紫庭这种打法逼急了。萧紫庭怎么也没料到他会突施这种杀招,猝不及防,被他咬了个正着,鲜血登时迸流出来。也多亏了萧紫庭的扇子也是近战利器,忙乱中他“啪”地打开扇面,正扫中昆仲玉面颊;萧紫庭趁着他牙口一缓,朝后跳去,这才脱离了危险。

  全场此时鸦雀无声,只见萧紫庭站在那里惊魂未定,右耳还滴着血。昆仲玉跪在地上,脑袋低垂,后背拱起,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时间旁边仆役都不敢向前去惹他。

  齐飞白在一旁见了,连忙示意鸣锣结束,飞身上前问萧紫庭伤势;我也连忙跑过去,惟恐昆仲玉牙上喂毒让他有什么不测。昆仲玉仍旧俯在台上,几名与他平日里相厚的人有心去帮他,却都忌惮怕反被咬上一口,于是远远站着不动。台上一时一片忙乱,台下也是哄然。

  我跑到萧紫庭跟前,齐飞白正在替他查看伤势。只见他的右耳上一圈深深的牙印,鲜血直流,所幸他躲的及时,不然耳朵被咬下来也不是没可能。

  “紫庭兄……”我大为担心,萧紫庭摆摆手,示意不要紧,不过半边脸微微抽动,想来是真的很疼。齐飞白皱着眉头,沉声道:“快叫安大夫来。”
  仆役应了一声,飞快地跑下台去。一会一个身穿蓝袍,头戴方巾的老者匆匆走了过来。楼顶韩巧生见了,连忙道:“现在出现在台上的是江湖人称‘非典名医’的安典之。此人医术极为高超,当年岭南疫病大起,全靠他一手施为才救活了无数苍生。人都道‘若非典之,吾命休矣’。此后安神医便有非典名号……”
  上面正说着,安典之来到台上,揪过萧紫庭耳朵细细端详一阵,却抄手不语,眉头紧皱。三个人都大为紧张,齐声道:“安大夫,这伤可严重?”
  安典之“晤”了一声,犯难道:“老夫行走江湖多年,看的全是怪病重伤。若是经脉受损、五脏内伤、奇毒攻心什么的,老夫有的是办法治疗;就算是双眼胸口四肢受了外伤,也不难痊愈…………只是这耳朵,既无穴道可以止血,也无经脉可以输送内力,却好生难办……老夫还从来没见哪位侠客伤到这里……”
  我看这医生罗里罗嗦说个不停,而萧紫庭已然疼的不行,便走上前去,推开安大夫,从怀里取出我们五虎断门刀常用的止血散,一股脑洒到伤口上;随后我又从下襟撕下一条布来,将他耳朵细细包上。萧紫庭低声道:“彭兄,多谢了。”
  我拍拍他肩膀,也不理会那安大夫,转身站回到队列里去。

  忽然之间,我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抬头一看,却看到慕容冰清趴在栏杆上笑盈盈地看看我,又看看萧紫庭,眼神暧昧。

  这边昆仲玉也被人搀扶下去,毫无疑问,这场自然是萧紫庭胜出了。只是这场打的委实太过诡异,台下的固然无人喝彩,台上的胜利者也是一脸沮丧。这昆老弟以后在江湖上怕是没了出头之日,而萧紫庭恐怕也会落得个“曾经被人咬过”的笑柄了。

  几个仆役上来,略微打扫了一下擂台。齐飞白重新取来一支香插到台前香炉中,然后拿起朱笔,在“甲”与“未”两格交错处,点上个大大的叉,又在“未”与“甲”格交错处点了个大大的圈,意思即是萧紫庭胜了天组的第一场比赛。我朝台上看去,这地组第一场是在“申”与“丑”之间,也就是轮到我与那位莫少宁莫少侠了。

  这时韩巧生大声道:“适才一场比斗,当真是惊心动魄,惨绝人寰……呃……是冠绝人寰。下面让我们来看看第二场地组之间的较量,两位分别是申字牌的东方沧云与丑字牌的莫少宁。宋师兄,你觉得这两个人谁的胜面比较大?”
  “东方少侠使的是刀,莫少侠使的是剑,乍一看是东方少侠占了优势。不过刚才指定动作里东方少侠失分太多,暴露出技战术素养不足,这在对抗中很会很亏。我想东方少侠应该是立足于‘保平’的基础,再求争胜……”
  我也不听头顶那二人说什么,兀自沉下心来,手提钢刀走到圈中。对面莫少宁也走近前来,这人其实年纪不大,眉清目秀,看上去脸上还有些稚气,嘴边一圈淡淡的绒毛;只是他看着我的眼神还是一样熟悉:冷淡中带着丝不屑。

  不过大敌当前,也不能想太多。我晃晃脑袋,掣开手中钢刀摆个起手势,与那日与萧紫庭初遇一样心沉丹田,双腿运气,暗自考虑当如何取胜。方才我见了他舞剑,属于轻灵一派;他身形相对瘦小,剑又比寻常长剑短上三分,想必是走“快剑”风格,速度必在我的大刀之上。若要胜他,就得以大力压制,绝不能让他得了先机。

  众人见了我的起手势,都轰然而笑;莫少宁也冷冷一笑,抽出佩剑,侧转身去偏头过来,举剑直直指向我,身体立的笔直,微风吹过,衣抉轻飘,真是英姿飒爽!这一亮相引得楼上无数少女尖叫,大加称赞其立身好正,正是少侠应有的姿态,于是“正态”、“正态”娇呼不绝,更有人抛花下来。

  不过这亮相帅固是帅,却无甚意义。他既然是以“快”见长,就该从一开始摆出最快进招的姿势;这下他站的笔直,等下开打时还要先摆回起手的招数,然后再图进攻;这姿势变换之间,就丧失了不少时间。两者对决,就是一弹指的功夫也很宝贵,这么做实在危险。

  想归想,我也不可能好心去提醒他,就算提醒了他也未必听。我一听锣响,二话不说,挥舞着大刀迎头就劈。果然这莫少宁站的笔直,见我迎头就是一刀,慌的转身要躲,四肢却来不及舒展开来。我这一刀要剁实了,莫少侠见的血怕是比萧紫庭要多上几十倍。所幸跟萧紫庭、唐枫处的时间久了,我深知江湖人物的秉性,所以这一刀还留着后劲。见莫少宁实在躲不过去了,我刀头一偏,砍到他脚边三寸之处。

  楼上台下都是一阵惊呼,莫少宁吃这一吓,几乎战立不住,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我也不紧逼,缓缓把刀抽回来。莫少宁这才有点回过神来,握着剑一下子跳开好远,与我登时拉开数丈的距离。

  韩巧生道:“宋师兄,你看这开局如何?”
  宋师兄略一沉吟,道:“东方少侠刀法果然凌厉,不过看起来是莫少侠技高一筹;别看刚才刀只是差点砍到他,但这毫厘之间,就能看出两者实力差别如何。你再看莫少侠,一招避开,立刻拉开距离,显然是深思熟虑过的。”
  韩巧生接口道:“他是不是怕东方少侠也咬他…………所以才躲的那么远?”
  宋师兄咳了一声,却没说话。我的长相比那昆仲玉凶悍的多,想来在他们心目中咬人的可能也是更高吧。

  他们在那边厢评着,我们这边厢打的却也热闹。有了昆仲玉前车之鉴,莫少宁显然是存了忌惮之心,一直远远游走,却不敢近身搏斗。他安全固然是安全的紧,但也别指望对我有何威胁。他用的本来就是短剑,却避长扬短,不敢靠近,如何能伤到我?若是他欺身近前施展出功夫,我这耍大刀的倒真会大大地头疼一番。

  不过他既然无心进前,我也不好催他,反正于我无损。看到他半是恼火半是惊慌的表情,我忽然童心大起,决意捉弄他一番。于是趁着我二人又一个照面,便故意摆出副狰狞面孔,还冲他舔舔嘴唇。莫少宁毕竟年纪轻,定力差,见我目光不怀好意,更是远远避开,提心吊胆地摸着耳朵。

  于是我站在台心,执刀而立,而莫少宁则以我为轴,慢慢沿着擂台边缘转磨。偶尔两人兵器相交,也是稍触即退,自比赛开始到现在,我二人也就拆了十招不到,其余时间皆是在互相对峙瞪视。

  台下看众们和楼上的观者们却先沉不住气,都纷纷叫嚷起来。台下这个劲装汉子叫道:“老子来这儿不是来看推磨的,你们两个要打便打,好不爽利!”楼上那个妙龄少女柔声喊来:莫少侠,你莫着急,姐姐们都看好你,那蠢物怎会是你对手?”
  那“蠢物“自然指的就是我了。就连裁判席上的各位武林名宿也都有些坐不住,有的对擂台指指点点,有的交头接耳。只有慕容骧一个人稳坐在中间,一动不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一排少侠各自靠在一旁,根本不屑一看,不是聊天便是闭目养神。惟独唐枫双手抱在胸前,望着擂台沉默不语;萧紫庭没见到,想来是去阴凉地方养伤了。

  韩巧生和宋师兄在楼上见我们半天都无动静,站的也乏了,说的口也干了,解说的便不如开始那么有劲头。

  “宋师兄,比赛进行到这程度,似乎是进入僵局了。”
  “唔唔,看来双方的进攻都乏力呀,搞不好会以平局收场。”
  “师兄您看如果真是打平的话,裁判们会判定谁赢?”
  “八成是莫少侠吧,毕竟人家在场上跑动比较积极……”
  我在擂台中间站的,也确实是有些倦了,所以这周围的情景,我才知道的一清二楚。没办法,莫少宁不打进去,只在外围兜圈子,我便只有往四周张望消遣。

  就在左顾右盼之际,忽然我见到楼上众女中一对闪亮眸子盯着我在看。我心中一惊,开始以为是慕容冰清,但转念一想,那女人看我的眼神从来都是冰冷怨毒,而这个的感觉却大不一样。我再仔细看过去,在那一群花枝招展中,却看到苏夜夜正朝着我在笑。

  我摇了摇头,苏夜夜一代名伶,怎可能会来看我,定是因为我与莫少宁恰好站成同一条线,所以那视线越过我的头顶,去看那位少侠。不过等莫少宁又转了几圈后,我发现苏夜夜的眼神却不随着他而转动,真真就是盯着我来的。

  习武之人,最忌心神大乱:心神一乱,呼吸立时紊乱,随后这四肢运用就难随心意,破绽便会百出。我一见苏夜夜居然凝神望着我,实在是有悖常理,脚下步法登时有些乱了。那莫少宁毕竟不是平庸之辈,一见我露出破绽,扭头看去其他方向,立刻精神一振,挺剑便刺。

  这招究竟有个什么风雅名头我不知道,但是速度是极快的。好在我虽然心神涣散,基本功还在。只听到耳边风响,右手立刻习惯性地抬刀就挡;只听“铛”的一声,他的短剑与我大刀正好撞上,发出清脆响声,一扫擂台上刚才的沉滞之气。

  这一次交手实在太过突然,无论观众、解说还是裁判们都来不及反应。韩巧生与宋师兄二人没赶上节奏,还在慢腾腾地聊着天,猛听见刀响,一时都楞在那里没言语。

  这一回合也提醒我了:眼见那一柱香行将燃尽,我若想取胜,就不能再这么纠缠下去。我暗骂自己在比武时候竟然分了神,实在是不应该;然后我晃晃手中钢刀,施展出五虎断门刀的绝学,向莫少宁攻去。

  时间紧迫,我也无暇顾忌伤他不伤他,只管将刀法使出来。莫少宁本来偷袭得手,士气复振,不料下一招还没施展出来,就被我狂风骤雨般的攻势压了回去;只见他左支右绌,显然是被我压制了。

  猛攻第一要靠臂力;二要靠兵器本身重量,这两点我都占优,刀刀见力,虎虎生风。一时间莫少宁被杀的东倒西歪,险象环生,一直被我向后迫去。

  这时候回过神来的宋师兄大声喊道:“局面忽然发现了逆转,现在东方少侠使起舞风刀法,开始反攻。东方少侠体形大,兵器重,一直这么硬碰硬下去莫少侠会吃亏不少。莫少侠这时候应该充分发挥自身体形小又灵活的优势,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也不知道他是单纯地分析形势,还是故意提醒莫少宁,这评论全场包括我和他全听的一清二楚。莫少宁正站在擂台边缘,被我的攻击逼的有点昏了头。乍然听到有人这么指点,岂会不从,只见他堪堪避过我的一斩,反手持剑,右腿微屈,打算忽然跃起,然后跳到我身后直接来个反手刺。

  这招确实精妙。我轻功远不如他,不可能跳起挡他;而等他落到我背后的时候,我更没足够的空间回身,因为面前就是擂台边缘,到那时候只有死路一条:要么跳下擂台,要么被他近身刺伤。这一招,几乎没有拆解的余地。

  电光火石之间,我猛然想到在新亭那山神庙里与黑衣人相斗的一幕;恰好这时莫少宁在我面前高高跃起,我二话不说,右臂一挥把手里兵器甩了出去,只见一柄精钢铸造的厚背大刀呼啸而起,直直冲着莫少宁飞去。莫少宁以为我已经闪无可闪,却没想到我会突然耍出这么一手。他只道大刀能拿来砍人,却完全没料到我竟然拿来当暗器用。只听一声惨呼,这少侠一下子被这几十斤的硕大暗器正正砸中了胸前;他本来体重就轻,又是在半空,吃了这一记重击后,非常干脆地朝着擂台外面飞去,划出一道弧线,落在四丈开外的人群之中。

  这一下子,全场哗然,大家全被这陡然生变的情势所震惊,楼上台下一片喧哗,只有见我耍过这一手的唐枫没动声色。半晌过去,韩巧生才缓缓道:“宋师兄,你看这…………”
  宋师兄此时也没了话说,看到齐飞白和安典之匆匆赶到台下去查看莫少宁伤势,这才找到了话头,急忙喊道:“莫少侠似乎是受了伤,齐大侠和安神医已经赶去救治了,不知道他伤势如何。”
  我站在台上,也颇为担心,那几十斤的玩意砸到身上,确实不是那么好消受的。只是当时形势所逼,我若不如此,现在躺在台下的便就是我了。

  远远望去,安大夫正把莫少宁搀扶起来,查他的脉象。他似乎是昏迷过去了,但看安大夫神色,好象也不是特别严重;我只希望这个伤算是江湖上的侠客伤势,安大夫能治的了,不然又得劳烦普通医生了。

  此时场下的观众情绪倒还稳定,还有人眉飞色舞地比划刚才如何如何危险云云;而楼上的少女们反响就格外激烈了,有的尖声叱骂,有的面露悲戚,还不断有人丢瓜子果皮下来。只可惜她们扔的力度不够,丢出来的东西都砸到了擂台边上的其他几位少侠身上,让他们好不尴尬。

  齐飞白见莫少宁伤势暂无大碍,便交给安典之处置。自己跳回擂台,撇了我一眼,也不宣布我获得胜利,而是径直走向裁判席去。

  按说这一场,我是胜的明明白白,无可争辩,不过那些裁判似乎意见有所不同。我顺着风声,隐约听到他们有的说我大节有亏;有的说我哗众取宠。末了他们都凑到慕容骧那里去,希望他给拿个主意。

  慕容骧缓缓站起身来,拈拈胡须,显然也是十分为难。判我失败固然是不难,不过那胜利者却也是不能战了的,如此一来岂不尴尬。

  他正悬而未定,就听到场外一阵更大声音的喧哗。大家纷纷转头去看,只见十几名黑衣男子拥着一辆彩车大摇大摆进了场地。那彩车装潢的十分雍容,四名壮汉抬着,极具声势,一旁几个人还吹奏着乐曲,调门比楼上的乐班也高出了一度,热闹非凡。

  这队伍本身并不足奇,但那打头高举的旗帜去足以叫所有的人都为之惊倒。那旗帜是白绢制成,足有两丈多高,一尺见长,上面写着大大的几个血红大字:

  “尊者驾临,生人勿近。”


本文相关内容:前车之鉴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