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百样文化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出版前沿 轻阅读 连 载 奇幻文学 网友原创 专题 名人访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3d3d3d>

神雕补记·郭靖之死(17-18)

2004年06月22日11:39:30网易文化 刀尖上行走的猪

  十七

  当年郭襄十六岁生日,神雕侠杨过率领一般英雄豪杰在襄阳城内外做了三件大事,其中的领头者便有这青灵子在内。他内力深厚,驻颜有术,十余年过去,容颜却也没有多大变化,是以郭破虏一眼便认了出来。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恭敬,心下暗暗惊异,想道:“看来青灵子前辈亦是为了轩儿而来。我只道轩儿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谁知竟是明教教尊之子。”
  
  郭破虏当年年仅十六,形容早已是大变,青灵子自是认不出来。这时他打了个稽首,道:“贫道昆仑青灵子,施主有礼。”郭破虏慌忙拱手回礼,冯姑娘却大刺刺地哼了一声,并不理会。青灵子倒也并不在意,微微一笑,道:“此子乃魔教教主石傲天之子。魔教食菜事魔,残害江湖同道,人人得而殊之。嘿嘿,谁知自作孽,不可活。此次魔教居然内生大变……”
  
  郭破虏问道:“什么魔教大变?”青灵子略有些惊奇,看了他一眼,笑道:“原来两位少侠是无意间卷入此事吗?难怪不知道这孩子的身份。具体如何,贫道却也不是很清楚。只知江湖传言,魔教三大法王趁魔教老魔头石傲天练功走火入魔之际,篡权夺位,将之打成重伤,生死不明。但石老魔头岂是易与之辈?早在之前便把魔教教主信物交给了自己的儿子,托付给大侠蓝天和。不知蓝大侠何在?”郭破虏不觉黯然,道:“蓝大侠受伤过重,已经死了。”
  
  青灵子啊了一声,叹道:“蓝大侠威名素著,十余日前曾有幸向他讨教,万分钦佩。想不到竟尔仙逝。这些日子以来,我正教中人与魔教教众皆在寻找蓝大侠与这个小孩。……” 郭破虏微觉奇怪,心想:“轩儿是魔教教主之子,又拿了教主信物,那个什么三大法王自然要找到他,好斩草除根。魔教中的忠义之士那也是要找到轩儿的。但正道中人一个个这么急着找轩儿又是做什么?”想到信物,不自觉按了按怀中那根不知何物所铸的令牌。
  
  那少女见他脸上疑惑,早猜到他的心思,拍手笑道:“正道中人找着了这小孩,魔教教众便拿不回他们的教主信物。没有教主信物,便会群龙无首,一个正闹内哄而且没有教主的明教,对江湖可就没有什么危胁了,只怕不用正道出手,它自己先就把自己毁了。”
  
  青灵子笑道:“这位姑娘好灵敏的心思。不错。所以贫道听得这孩子出现,便立即赶了来,这位少侠,此刻魔教中人四处搜寻老魔头之子,带他在身边委实凶险无比。倘若信得过贫道,不如将此子交给在下。贫道自当尽力保护他的安全,不让人伤他分毫。”他以一派掌门之尊,这番话虽然说得轻描淡写,却自有一番威严与自傲。细想之下,也不无危胁之意。
  郭破虏心念微动,他久居襄阳,对江湖中事一知半解,明教最近几年方重新崛起江湖,郭破虏更是知之甚少。先前在太湖时听得赵百挠等人将明教呼为魔教,连日来,张一氓、青灵子等前辈亦口口声声呼之为魔教。他为人方正,对正邪之辩看得甚重,如此一来,对明教不免暗生警意。初听蓝天和所托付的小孩竟是魔教教主之子,心下大吃一惊,这时闻青灵子如此说,心下便想道若果如这位道长所说,轩儿跟着昆仑派掌门,的确更加安全一些。正准备答话,忽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道:“我爹爹不是老魔头,你们才是老魔头。郭叔叔,就是他们打伤蓝伯伯的。”
  
  说话的正是石中轩,只见他小脸蛋胀得通红,双手握成拳乱挥。显见愤怒之至。青灵子与白衣人脸色一变,旋又回复正常。郭破虏听得蓝叔叔三个字,暗道一声惭愧,当下拱手道:“前辈在下答应蓝大侠保护这个小孩,不能半途而废。前辈好意心领,日后当至玉虚峰亲向掌门人道谢!”江湖中人最重信义,讲究一诺千金。此时郭破虏心中想的是:“轩儿一个小孩,明教是不是魔教,石教主是不是魔头,可都与他无关。我答应了蓝大侠送他到无量山,那便得送他到无量山才是。”
  
  青灵子脸色大变,甚是难看,冷哼了一声道:“贫道早已不是掌门人了。”他昔年做了件大错事,被昆仑长老废除了掌门之位,毕生引之为奇耻大辱,这番积极出山,寻找明教教主之子,那也是希望能够立上一件大功,重新挽回声誉。不过此事昆仑派也秘而不宣,江湖中人知之甚少。
  郭破虏一呆,不知他此言何意,那少女在他耳边低声道:“这道士做了件大错事,被人赶下了掌门之位。现在昆仑的掌门好像叫什么何足道,是他的师弟。我前两天在酒楼上听他自己说的。他旁边那个人是他特意请了来,准备帮他去昆仑派讨回公道的。”郭破虏啊了一声,何足道这个名字倒曾听二姐郭襄提起过,知道此人惊才绝艳,武功甚高。当年曾以一人之力,几乎单挑了整个少林。想起二姐所叙当年故事,不禁悠然神往。心想:“不知君宝兄弟此刻如何。”他曾听二姐讲述张君宝巧败尹克西与何三道之事,对这个小他几岁的少年甚是佩服。常常遗憾不能与他一见。
  
  那少女又道:“这个臭道士武功好得很,咱们走吧。”郭破虏一呆,忽听那少女啊的一声尖叫,手指向青灵子与白衣人身后,充满惊恐意外。郭破虏不由自主朝她所指方向望去,却什么也没有。正感奇怪,身子一轻,已被人拉扯上马。那马一声长嘶,从青灵子二人头上跃过,发足狂奔。二人怒吼连连,提气急追了上来。郭破虏听得身后脚步之声甚急,回头看时,那白衣人几个起落之间,已跃至身后,伸手来抓马尾。不禁大惊,想不到此人功力高深,来得如此迅捷。当下一招“龙飞天涯”,向后拍去,两人手掌相交,那人哼了一声,连退七八步,只觉手臂酸疼,胸口隐隐生闷,一口气再也提不上来。眼见得那马远远驰去,却再也追不上了。
  
  那马是大宛良驹,甚是神骏,但毕竟驮了三人,奔得数十里,腿劲稍减,脚步慢慢缓了下来。但青灵子与白衣人却早已不见踪影了。那少女哼唱着小曲,甚是得意。郭破虏心下奇怪,但生性沉稳,那少女不说,他也就并不相询。又走得数里,那少女“哧”地一声笑,回头道:“有什么话,你问吧。”两人坐在马上,她这一回头,两人面面相对,近在咫尺。郭破虏脸上一红,哪还问得什么话出来。

  十八

  那少女脸上笑意更浓,转身拍了拍石中轩道:“你爹爹给你的信物呢?给姐姐瞧瞧吧。”石中轩扬起小脸,摇了摇头,道:“什么信物啊?我不知道。”那少女骂道:“小气鬼,不给看就不给看。好稀罕吗?”轻轻哼起歌来,其音宛转,其声欢快。郭破虏自来所遇女子,或者比他年长,或者大大咧咧如郭芙,或者英姿飒爽如郭襄,如这冯姑娘般娇媚精灵的少女,却见得少了,更不曾相处。这时只觉得她稀奇古怪,一举一动皆不可测。
  
  那少女忽道:“那道士厉害得紧,手段狠辣。前几天和那个桃叶使者起了冲突,明教那帮傻瓜摆出四象阵法想困住他,却被他连伤四人。我师父说那个桃叶的暗器功夫天下无双,但那天他连使了十几种,对臭道士一点用处都没有。”郭破虏嗯了一声,不明其意,也就并不答话。只是心想:“原来桃叶公子也来了。他是明教使者,是来找轩儿的。”他见识过桃叶公子的暗器功夫,对青灵子更增三分钦佩。那少女又道:“我知道你的武功也很好,自然不用怕他。嘻嘻,我师父虽然不说,但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很佩服你,年纪轻轻,武功高强。不过,臭道士有那个蒙古人帮他……”
  
  郭破虏全身一震,惊道:“蒙古人?那个白衣人竟是蒙古高手嘛?”那少女望了望他,笑道:“是啊,臭道士叫他木忽儿,武功怪异得紧。倘若你和青灵子交手,他肯定会来抢这个小金人儿的。到时候可没有人照顾他。而且,后面还有很多高手在赶着来呢。你武功再好,但双拳难敌四手,也是枉然。”石中轩抬起头问道:“姐姐,你不帮我们吗?”那少女掐着石轩的小脸,笑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啊。咱们很熟吗?”回过头,笑嘻嘻地望着郭破虏。
  
  郭破虏喃喃地道:“木忽儿?”想起那白衣怪客说话时发音怪异,吐字生硬,果然不似中原人士。但此地尚属宋境,蒙古高手怎么会来?又怎么会跟青灵子在一起?明教内生大变,与他们又是什么干系?他先前想着青灵子是武林前辈,纵使言语不和,想来不至于难为一个小孩。但此刻听说白衣怪客是蒙古人,便觉此事远没有自己想像中的简单。只是诸事不明,苦苦思索,却也全无头绪。那少女本以为郭破虏会求她相助,谁知他一脸浑浑噩噩,她说了什么似乎全没放在心上。心下大恼,冷哼了一声,别过脸去,双脚在马肚子上乱踢。那马受惊,立时又狂奔起来。马蹄乱响,道旁树木纷纷倒退,奔驰甚快。郭破虏心有所想,哪里又理会得到少女的心思变化?
  
  天色将暮。青灵子与白衣怪客始终没有追上来。又行数里,天便全黑下来了,三人寻着一家农户,住了一宿,第二日一早重新上路。赶到小镇之上又买了一匹黑马代步。这几日遭遇离奇,对明教、青灵子和蒙古高手之事,郭破虏始终想不明白,便不再放在心上。想道:“不管如何。我且将小轩儿送至无量山再作计较。”
  一路西北而行,虽是官道,却一路之上全无人影,偶尔路过一个村庄,却田野荒芜,房屋破败,似是无人居住。郭虏心下感慨。那少女却全然不放在心上。她与石中轩混得熟了,两人同乘一骑,嘻笑打闹,甚是相得。这般行得两三日,青灵子与白衣怪客固然没有追上来,别的武林人士也不曾遇见,而那少女也不问去哪儿。这一日正行间,那少女突然咦了一声,勒马站住。郭破虏问道:“怎么啦?”赶上前去,却见路旁卧着一人,白衣短打,一动不动,似已死去。两人对望了一眼,郭破虏跳下马。俯身查看。那少女低声道:“是明教的。”郭破虏点了点头,道:“我认得他,是桃叶公子手下的贾大。”那日在三醉楼头,此人曾与朱大恨动过手,武功不弱,想不到命丧于此。而尸身触手尚温,似乎没有死多久。郭破虏在道旁掘了一个坑,掩埋了尸体。重新上马。那少女撇了撇嘴,很是不以为然。
  
  行得半里,几株大树被利刃劈断,倒在路旁。兵刃暗器散了一地。数丈外倒着十几具尸体,服饰各异,有明教的,也有其他门派的。郭破虏跳下马来,正准备掩埋尸体。忽听得一声极细微的呻吟。那少女叫道:“还有人没死呢。”寻声找去,却见树下伏着一名紫衣女子,声前地面暗红一片。郭破虏抢上前去,扶起那人。只见她容颜甚是苍白,郭破虏失声叫道:“是阿紫姑娘。”
  这受伤少女,正是三醉楼见过的桃叶公子轿前二婢中的阿紫姑娘。此时软瘫委顿,蜷成一团,似是早已死了。郭破虏连忙伸手探她鼻息,只觉呼吸若有若无,极是微弱。而胸前潮红一片,受伤甚重。当下从怀中取出九花玉露丸,喂她吃下。右手按在她背上,以内力输入她体内。片刻之间,阿紫嘤咛一声,醒了转来,见到郭破虏,轻轻叫道:“郭大侠。”嘴唇嚅动,却无力说话。郭破虏道:“阿紫姑娘,别担心,我带你去镇上疗伤。”伸手抄起她的身子。阿紫身子震动,又晕了过去。
  
  郭破虏吃了一惊,忙运真气,输入她体力。却听得身边那少女冷冷的声音道:“她伤得这么重,等你抱她到镇上,可十条命也没有了。”郭破虏啊了一声,回头道:“是。冯姑娘,你可有法子救她一救?”冯姑娘道:“她是你什么人啊,我为什么要救她?”郭破虏一怔,道:“阿紫姑娘是桃叶公子的手下,与我却没什么关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冯姑娘……”冯姑娘听他如此说,稍稍平和了一些。冷哼一声,又道:“与你没关系干嘛这么紧张?还抱着人家舍不得放下。”郭破虏哭笑不得,只觉这女孩蛮横无礼,全然不可理喻。正待说话,那女孩跺脚道:“还不放下来,不想要她的命了吗?”
  
  郭破虏依言将阿紫平平放下。那女孩道:“转过身去啊。想偷看啊?”郭破虏脸上一红,不敢答腔。走到马旁。只听得身后一阵悉索之声。石中轩睁着滴溜溜地大眼睛望着他,又望望他身后。过得片刻,那女孩道:“水。”郭破虏忙应了,在马上解了水囊递将过去。又过得良久,那女孩方道:“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声音略显虚弱,似是方才这片刻,已用尽全身精力。郭破虏转过身去。却见阿紫姑娘躺在地上,伤口却被包扎过了。脸色仍然苍白,即已略见红晕。冯姑娘道:“她被人用剑刺伤了左胸,倘若再深得半分,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了。我已经替她施针止血,输气渡命。再过得半刻便会醒来。——你刚刚喂她吃的是桃花岛的九花玉露丸吗?”郭破虏道:“是。”冯姑娘道:“拿来。”郭破虏一怔,依言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那少女从瓶中倒几粒,放在鼻边闻了闻,点头道:“我师父说,桃花岛什么都不行,只有九花玉露丸是疗伤圣品,功效不在少林大还丹之下。比我们的雪参丸还要好一些。果然名不虚传。”她捏碎了几粒,和水喂阿紫服下。将小瓶还给郭破虏,道:“你抱上她,咱们走吧。她的伤不碍事了。”说完迳自上马,不再向郭破虏瞧上一眼。
  
  郭破虏心下奇怪,不明白她何以突然又生气。当下抱起阿紫上了马,策马徐行。阿紫虽然仍显虚弱,但呼吸平稳,脉象有力,显然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不禁对冯姑娘大是佩服。只觉这个小姑娘有时天真烂熳,有时古灵精怪,说话行事,往往出人意表,一身本领,却着实让人可惊可佩。他这么想,望向冯姑娘的眼神自然而然带上了钦佩之色。那少女眼珠转处,扑哧一笑,随即又扳起脸来。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