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边境大陆(2 水晶球)

2004年07月16日12:02:1991文学网 彭勇

第二章 水晶球
  
  上回提要:魔军和贤者之国的大战即将爆发,同时在两个同样有能力主宰大陆命运的国家里面,几个宿命中注定要相遇人在此邂逅……
  
  边境大陆第二章水晶球(修)
  
  在一个庄严的大礼堂里面,缕缕阳光透过窗口洒进大厅中,长长的鲜红色地毯的尽头,一个年迈的老者双手捧着一把雕刻有天马骑士之国——格兰修斯国徽“风之女神”的古剑慢慢走到台前,台的对面恭恭敬敬地跪着一个长着长长青色头发的年轻女子。老者口中念念有词,然后用干枯和有点颤抖的双手郑重地把剑递到那个年轻女子的面前,年轻女子渐渐抬高头,清纯无暇面孔上的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庄严地凝视着这把古老的长剑……
  
  在这片名叫亚格斯的大陆西部近海地区,有两个相距不远的国家,一个是以拥有号称大陆最强攻击力的天马骑士团著称的天马骑士之国度—格兰修斯,另外一个是充满醉心于禁忌黑暗魔法研究的人们的黑暗魔导士之国度——古莱乌格特,格兰修斯国视古莱乌格特为和魔军结盟的仇敌,经常发动大军攻打古莱乌格特国,但是由于古莱乌格特的暗黑魔导士们的负隅顽抗,结果每次损兵折将之余都是无功而返,两国间的仇恨不断日益加重着……。
  
  在一座雄伟的高山山腰上,耸立着一座以白色和绿色为主色调的巨大城池,这个就是号称难攻不下的格兰修斯国的皇城-翡翠之城。在一个晴空万里,凉风吹送的清晨,城中的天马骑士团又开始了他们例行训练的一天。穿着轻盈银色盔甲,腰间佩戴着闪亮佩剑的天马骑士们纷纷跃上拥有着庞大展翼和一身雪白无暇皮毛的天马陆续升空、编队环绕飞行……
  
  空中,在整齐的大队后面有一只天马和它的骑士以歪歪曲曲飞行路线落在了阵列的最后面。
  
  飞在前面的队员见状开始谈论起来:“,
  
  :“咦?那个不是见习天马骑士丝丝娜吗?那家伙怎么又落在后面了?”
  
  :“那个笨头笨脑的人,怎么看也不像是占星士所说的拥有佩戴‘圣剑’资格的人啊。”
  
  :“整天神不守舍的,这德性竟然也可以编入我们银翼骑士近卫队,真是……”
  
  那个叫丝丝娜的骑士正是刚刚从年迈的老皇帝手中接过圣剑的年轻女子,她此时正骑着天马在空中一扭一扭,忽高忽低地飞行着。
  
  丝丝娜惊惶地说道:“啊……哇……格努潘特(天马的名字),你今天怎么拉,这么怎么奇怪,那里不舒服吗?昨天不是晚上不是悄悄地喂过你一些你最喜欢的饲料吗?”
  
  同时在翡翠城天马饲养场饲料管理处,管理员看见一堆另外被堆在一起,墙上贴着“严重过期饲料!”的天马专用饲料中少了一箱。
  
  过了没多久,天马队中有队员不经意回头看了看,在上下左右四处观望下惊愕地发现丝丝娜和她的天马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啊,不…不好啦!,队长,丝丝娜那个家伙不见了……!!”
  
  这边天马载着惶恐万分的丝丝娜发狂般地胡乱旋转极速飞行。
  
  丝丝娜禁不住惊恐的大叫:“怎么……呜!……哇!……救……救命~~~~呀~~~~~~!!!!”
  
  最后天马力气耗尽,像一柳清烟似的从高空栽进了一片丛林,‘轰’的一声,烟尘四散,无数的鸟儿被惊吓得飞了起来……
  
  海港城镇迪菲,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小城,渔船不断地进出着这个繁荣的海港……
  
  晚上热闹的街道里人来人往,在路边一班穿戴歪斜,不三不四的人正围在路旁闲聊,其中一个忽然用手撞了一下旁边的人。
  
  :“喂,快看那边的小妞长得真不错啊!嘿嘿”
  
  此时有点脏兮兮的丝丝娜正怀抱着包着那把被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圣剑的包裹,无精打采地在街上走过。众地痞们不断的对丝丝娜吹哨子,丝丝娜红着脸抱着包裹迅速离开。不知不觉她来到了一条寂静街道。天生比较胆小和不善于和陌生人接触的丝丝娜看见四下没什么人,便壮胆向一个坐在路边看上去也挺和蔼的老人家问到
  
  :“啊,那个,不好意思,想请问一下阁下,到格兰修斯国的登记站的话,应该向那个方向走?”
  
  老人顿了顿,长长的吸了一口烟
  
  :“哦,这很简单,格兰修斯国的边境登记站的话,从这里直走100米,转左,再转左,看见大海龙纪念水池,然后朝着铁匠铺子旁边的路一直走,然后转右,然后再转左,跟着一直走到尽头,然后右拐再次一直走到头,经过一道三叉路口,看见花店,从它旁边的草铺路经过,就可以到达央克大马路,在第一个路口右拐,就可以看见,修配斯顿大宅,格兰修斯国的边境登记站就在三楼最后的房间……”
  
  老人说完后就返回家中关上大门。
  
  丝丝娜边记录边比划着:“先向左……然后水池……,然后右……”
  
  :“唉,这老人家是否想找我开心的?”
  
  天生方向感觉极差的丝丝娜,泄气地一把蹲在地上,感到是头昏眼花。
  
  这时远出传来一阵吵闹声音,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在前面拼命逃跑,后面几个凶恶海盗模样的人在后面拼命猛追,穿斗篷的人刚转过一个街口,惊讶地发现蹲在自己前进路上的丝丝娜,穿斗篷的人躲闪不及,“轰”地一声,二人绊倒在一起,穿斗篷的人的头罩被掀开,原来是一个拥有一头很少见乌黑长发和一双有着淡淡灰褐色瞳孔眼睛的美丽女子,
  
  此时黑发女子带着惊讶的表情对着丝丝娜说:“云维妮?”
  
  被重重撞到在地上的丝丝娜此时刚刚回过神,也不知那个乌黑长发的女子在说什么。
  
  这时后面的追兵赶到,黑发女子敏捷地一个翻身跃起,继续没命地向前逃,后面的海盗没有理会倒在地上的丝丝娜继续狂追着。
  
  “呜,好痛”这时可怜兮兮的丝丝娜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衣服和拍了拍那些灰尘,
  
  :“怎么今天尽是遇到倒霉的事?说起来,刚才的那个美丽的女子怎么会被这么一班粗鲁的人追赶呢?”
  
  突然她发现地上多一个精美的小包,丝丝娜捡起看了看,包的开口处已经松开,里面好像装着一个球似的硬物。她把袋口按照原来的样子绑好,小心地放在怀里
  
  :“这个一定是刚才那个女子掉落下的,如果再次见到她的话再交还给她吧。”
  
  此时“咕咕”的声音在肚中响起,丝丝娜感到肚子更加饿了,
  
  :“唉真是丢人,算了,还是先去找点吃的,回国的事明天再算吧。“
  
  深夜丝丝娜在一家普通旅店用过餐,随便梳洗了一下就拖着疲惫的身子倒在床上,深夜接近凌晨时分,一个黑影出现在旅馆的屋顶上,这个黑影蹑手蹑脚地从窗口偷偷地溜进了丝丝娜的房间。此时床上的丝丝娜也发觉倒有人摸了进来,
  
  她卷在被窝里心想:“糟糕,一定是刚才太累忘记关好窗户了,是什么人偷偷进来了,怎么办啊?小偷?呜~不会是色狼吧!?”
  
  这时,丝丝娜听到那个黑影正在翻开房屋中的箱子,柜子,好像在寻找什么似的,
  
  丝丝娜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幸好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偷,但是,这个人从事不劳而获的工作,不可以放过他”然后她突然从床上跃起飞起一脚就向黑影踢过去,
  
  “哇!”那个黑色的人影一个没留神被踢了个人仰马翻。
  
  丝丝娜点起蜡烛对着那个人影说:“我这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请您离开吧。”
  
  突然在烛光下丝丝娜认出了那个人正是刚才在路口撞上的乌黑头发女子,
  
  丝丝娜有点惊诧地说:“啊,原,原来是你?我知道为何你会被人追赶了,有健全的身体为何不去劳动而要做一个不劳而获的盗贼呢?”
  
  烛光下黑发女子此时显得十分激动,她突然冲上前抱着丝丝娜哭着说
  
  :“呜……云维妮,真的是你吗?……太好了……实在太好了……是我啊,你可爱善良的姐姐云维蒂啊,……呜呜,这些年来找得我好苦啊,真是……”
  
  丝丝娜不好意思地想从她怀里挣脱,但是她却是紧紧地抱着不放,
  
  丝丝娜大叫:“喂啊,我说,你认错人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我叫丝丝娜,不是你妹妹啦快放开我啦。”
  
  那个自称的云维蒂的女子依然十分顽固地抱着她不放,说道:“不,你是!你根本就是云维妮,你又想再次逃离姐姐的魔掌,啊,不,姐姐身边吗?”
  
  丝丝娜开始有点发怒了:“我都说不是了!请你放开我”
  
  两人在‘是’和‘不是’之间纠缠良久,丝丝娜不管如何拼命挣扎就是挣脱不了,情急之下,她突然奋力用头使劲地撞向云维蒂,两人在“碰”的一声后,弹开老远,双双倒地,两败俱伤的情况下是两人都被撞得眼冒金星,头痛欲裂
  
  平时脾气极好的丝丝娜此时也不免发起火来,她眼角带着泪花,一手捂头,一手颤抖着指着云维蒂说:“呜哇,好痛啊,你这个奇怪女人,竟然逼我使出这种极其野蛮不雅的战斗方式,你让我日后还哪有颜面站在神圣高贵的瓦格雷克大人面前,你,你……。“
  
  云维蒂也捂着头带着哀求的神色地向丝丝娜伸出手,说:“呜……云维妮……“
  
  丝丝娜盛怒下,随手拿起一个蜡烛台就向云维蒂扔去,
  
  云维蒂及时地躲过了那个危险的铁制蜡烛台:“呀!好危险!”
  
  丝丝娜一字一句地认真说道:“胡!胡!我。说。我。不。是。你。妹。妹。啊~~~~~“
  
  云维蒂呆了一下,终于镇定了下来,
  
  云维蒂:“哦,是真的吗?我认错人了吗……?“
  
  丝丝娜正色:“总算是听进去了,那么就请你赶快离开吧。“
  
  云维蒂站起来,向丝丝娜伸出手说:“唉,好吧,但是,可以请你交还我早些时候遗留下东西吗?我想大概是之前我们相撞时丢了,是一个黄色的小包……“
  
  丝丝娜想起早些时候两人相撞时候,云维蒂的确留下了一黄色的小包。
  
  她说:“你是说那个黄色的小布包吗?我的确是拣到了。你等等……”
  
  随后开始在房间的衣物柜子里面找那个小包,但是不管丝丝娜如何翻箱倒柜地找,就是不见了那个小包,
  
  丝丝娜着急地说:“不。。不见了……”
  
  云维蒂顿时呈晴天霹雳状:“什么,那个,那个里面可是装着寻找我失散多年的妹妹的唯一线索啊,呜哇,这,这叫我怎么办啊,啊,我不想活了~~”
  
  然后趴在地上做呼天抢地状。
  
  丝丝娜见状,禁不主上前安慰,:“原来里面装着的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吗?真是不好意思,如果我再用心保管一下的话“
  
  :“呜,哇。。我可爱的妹妹啊,我再也见不到你啦。。。。。我也不要活啦,我要刎脖子”云维蒂继续边痛哭,边从身上拿出一把盗贼用的短刀……
  
  丝丝娜心想:“不用死那么夸张吧。“
  
  她立即上前阻止说道:“实。。。实在是万分抱歉,如果我可以做些什么来补偿的话……。”
  
  云维蒂此时擦了擦眼泪说:“那么你可以培我玩一下,我以前经常和妹妹玩的游戏吗?好歹就让我在死之前怀念一下。”
  
  丝丝娜是一面难色但是也不好意思去拒绝了唯有答应:“唉,好……好吧!”
  
  云维蒂转悲为喜,握着丝丝娜的手说,:“真的!那我们就来玩以前经常玩的‘夫妇游戏吧’”
  
  丝丝娜心想:“这个人的表情转换还真快,什么‘夫妇游戏’?真是奇怪的姊妹”
  
  “咯!“咯!”云维蒂在外面大力敲门,装出一副辛苦工作一天回家的丈夫的样子,
  
  “喂喂,老婆,俺回来啦!”
  
  丝丝娜面红耳热地过去开门:“亲……亲爱的,您……您回来啦”
  
  丝丝娜心想:“唉,这次真是羞到家了,但谁叫我弄丢了人家这么重要的东西呢,啊~瓦格雷克大人我是离您越来越远了……”
  
  云维蒂进屋交叉起腿,大咧咧地在桌子旁边坐下,丝丝娜也规规矩矩地在一旁坐下,
  
  然后是一阵尴尬的沉默。云维蒂粗声粗气地对丝丝娜说:“你在外面辛苦工作了一天的丈夫回来了,你说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呢?”
  
  :“洗……洗澡吗?”
  
  云维蒂摇摇头,
  
  “那么…吃…吃饭吗?
  
  云维蒂不耐烦地摇摇头然后伸过头在丝丝娜的耳边神秘兮兮地说:“是~睡~觉~~“
  
  然后突然又趁丝丝娜不防“碰”的一把扑到丝丝娜身上,“咚”地压倒在地上-。
  
  丝丝娜大吼:“哇,你……你又想干什么!放开我啊,你这个变态~“
  
  这次丝丝娜紧紧地被云维蒂抱着压在地上动弹不得,丝丝娜再次想说什么,云维蒂用手轻轻地捂着她的嘴。丝丝娜突然发现月光下云维蒂面上表情充满了悲伤,热泪又再次落下……,
  
  云维蒂轻声地说:“一会就好,就这样一会就好,求求你……云维妮……”
  
  丝丝娜呆了一下,竟也受到云维蒂对失散亲妹妹的感情所感动,不自觉地轻轻把手放在云维蒂的背上……
  
  突然虚掩的房间门被打开,很明显是云维蒂刚才忘记把门关上,一个旅店服务员探头进来说:“这位客人,楼下房客投诉这里吵得他们无法入睡……啊……!”
  
  服务员看见地上扭在一起的二人。呆了一下。装出平静的语气说:“呃,不好意思,打搅两位了”
  
  然后,隆地关上门退了出去。
  
  此时丝丝娜被气得面红耳热,她终于忍无可忍,她努力伸手过去,拿过那个裹着圣剑的包裹,然后顷尽全力地用剑鞘向云维蒂的腹部撞去……,这一下力道不少,伴随着云维蒂“呜哇”的一声大叫,她被撞开老远,期间“咚”的一声,一个黄色的精致小包从云维蒂身上掉下……
  
  丝丝娜看见后走过去捡起,怒火再次急升,
  
  只见她握紧拳头说:“原来……原来你刚刚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把它取回了,你……你……竟然一直在骗我……”
  
  云维蒂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气向她逼过去,
  
  她连忙摆手摇头解释,:“呀,哇,好痛,瞒着你真的不好意思,但请你先打开那个小包看看,一切都会明白的了,哇,好痛啊,你用什么打我啊?呜……”
  
  丝丝娜半信半疑地打开小包,里面是一个紫色的精致水晶球,球体里面竟然隐隐约约地可以看见一个人的模糊的影像,是一个和似乎和自己长得很像的少女,水晶球里面映出的少女虽然活着,但是双目紧闭,神情痛苦,身上多处被不知什么东西束绑着,双手被吊起,好像正在受着什么折磨的样子……
  
  丝丝娜的心突然一阵剧烈的搏动:“这…这个是?”
  
  缩在一角的云维蒂解释到:“这个水晶球是贤者之国的秘宝,是经过几代老头子门用魔法精细炼造出来的魔水晶,只要使用者全神灌注入对象的意念就可以反映出目的对象的影像,但是那些影像却不能确定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后来魔水晶还被小偷盗走,嘿,真是一班失败的老头子……”
  
  “那么里面的这个少女就是……”
  
  云维蒂:“不错,就是她……”
  
  云维蒂表情悲伤地说:“七年了,足足七年多了,我日以继夜地不停地四处打听她的消息,最后在‘朋友’哪里得到了这个魔水晶,竟然……竟然给我看到现在她却是这个样子……这个样子……“
  
  云维蒂嗓音沙哑地蹲在房间的角落
  
  丝丝娜走上前把水晶交还到云维蒂手里说:“抱歉,我不知道,也了解不到你的痛苦,但见到水晶球后,我有一种很感觉,你妹妹云维妮她一定还活着…只要是活着,就总会有重聚的一天……”
  
  云维蒂看见丝丝娜真诚的面孔,也露出一丝久违了的打自内心深处的微笑
  
  :“真的,她真的还活着吗?是真的吗?”
  
  丝丝娜着微笑点了点头说:“嗯”
  
  :“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无论如何,真的十分感谢你。”
  
  这时外面的天空开始下雨
  
  突然旅馆外面传来嘈杂的人声:“捉住她,这次绝对不可以让她跑了!!”
  
  “一定要把水晶球抢回来!!”
  
  “她就在楼上!”
  
  一班海盗蜂拥地冲上楼。
  
  云维蒂说:“嘿嘿,又被那些海盗们发现了,”
  
  丝丝娜说:“水晶球?海盗?难道水晶球是你从那些海盗身上偷来的吗!!?”
  
  云维蒂一面不屑地说:“咳,咳,反正他们也是从其他人那里偷回来的,我只是暂时“借”来用一下。先不说这个了,我要开溜了,后会有期……”云维蒂说完就要从窗口跳出去。
  
  突然从窗口外面扔进来一个土制的炸弹,云维蒂大惊:“不好”,便拖着丝丝娜急忙从另外一个窗口一起跳了出去。“轰“的一声,炸弹在房间爆炸,如果不是云维蒂反应后果不堪设想。此时两人掉落到一旁街道的一堆货物上。街道上前前后后都已经挤满了包围而来的海盗,
  
  一个海盗说:“嘿嘿嘿,看你这次还要往那里跑,还不快乖乖地把水晶球交出来……”
  
  云维蒂对着丝丝娜说:“这里由我来挡着,你就快趁机会快逃走吧,把你卷进来真是十分抱歉。”
  
  丝丝娜担心地说道:“我看你无论如何也不会把水晶球还给他们的吧,我走了你一个人怎么应付……?”
  
  正在这时一个海盗偷偷的从屋子上面持刀突然跳下,一刀向丝丝娜的头上劈去,眨眼间刀已经落下,眼看丝丝娜已经躲闪不及,这时一个令人惊噩的恐怖情景发生了,
  
  突然墙壁上一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出,凌空‘抓’住了突袭的海盗,仔细一看,这双从墙壁中伸出的‘手’从胳膊到手掌竟然全部是骨头,上面缠绕着一些仿佛滴着血的血管和筋肌,十分恐怖,一瞬间,骷髅手后面的一副长着翅膀的骷髅身躯渐渐从墙壁上的一个黑色的空间挣扎着钻了出来,这头似人非人的骷髅怪物向天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然后伴随着海盗的惨叫声,怪物抓着这个倒霉的海盗向高空飞去,直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内。
  
  不消一会儿,从高空中‘趴’重重掉下来一堆东西。众人一看,竟然是一副难以辨认的血肉模糊尸体。
  
  一阵一阵的刺骨寒意在弥漫于空气中,此时的云维蒂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一阵阵邪恶的黑色妖气从身上散发到空气中,双眼瞳孔从淡淡的褐色变得像烈焰一般火红。双手在胸前交叉,口中念着咒语……
  
  海盗们吓得纷纷哆嗦着后退,:“是……是……这个女人难道是古莱乌格特的黑暗魔导士?还是那种会召唤异界魔兽和抑制自己力量的宫廷魔导士……!!”(宫廷魔导士级的黑暗魔导士是魔导帝国中最厉害的级别,也只有这个级别的魔导士可以隐藏‘深红色瞳孔’这个黑暗魔导士的特征。)
  
  云维蒂此时已经不再压抑着自己的魔导力量,体内魔力正源源不断地提升着,她正以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目光蔑视着眼前一班不知死活的海盗。
  
  :“哇,救命啊,~~,”海盗们个个被吓得大惊失色,顿时乱作一团开始四散逃去。
  
  而丝丝娜的心情却深深地沉了下去,她微微颤抖着自言自语:“怎么……怎么会是这样的……怎么会……?”
  
  云维蒂看着手中发出的妖气说:“真是,这次施展魔力的话大概会被艾桑迪巴那个讨厌家伙盯上,又要强行把我带回焰城了吧……”(焰城-魔导帝国古莱乌格特的皇城)
  
  云维蒂回头微笑着对丝丝娜说:“总之,这里就放心交给我吧,你先离开……”
  
  但是云维蒂的话说到一半已经说不下去了,只见丝丝娜默默地解开包裹,露出一把闪耀着银光的剑,丝丝娜缓缓地握着圣剑的剑柄,‘铮‘的一声圣剑出鞘,一个悦目的“风之女神”的徽号跃然入目。
  
  云维蒂顿时大惊失色:“这……这是格兰修斯的圣剑?不……不可能……,难道是,格兰修斯的天马骑士……?”,
  
  此时丝丝娜的神情变得十分的严肃,只见她合上双目,缓缓把圣剑摆在胸前,当她再次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取代清澈温柔的眼神的是威严慑人的坚定目光。
  
  :“堕落,邪恶的暗黑魔导士啊,凭借着众圣灵之名,我在此发誓定要把你等彻底消灭!!”
  
  说完丝丝娜挥起圣剑,伴随着无数无情剑锋光芒向云维蒂直扑过去,同时的她眼角已经渗出点点的泪花……,圣剑挥出十多道看不清来去的金黄色锋芒把云维蒂牢牢罩在剑芒中。云维蒂只有奋力回避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功……
  
  几个海盗看见情况有变,马上又聚集了回来,:“哦!那把就是传说中格兰修斯国天马骑士专门用来砍杀魔兽和黑暗魔导士的‘圣剑‘吗?”
  
  :“嘿嘿,遇上圣剑,那个黑暗魔导士就死定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不愧是历代和魔军战斗中流传下来的‘圣剑’,配合着丝丝娜的剑技和速度,即使没有天马协助也足能至云维蒂于死地。
  
  丝丝娜的剑速之快令人难以置信,一道剑锋已经狠狠地在云维蒂肩膀上划出一道血痕来,
  
  云维蒂捂着伤口,边躲闪边微笑着说:“嘿嘿黑,哈哈哈,有趣,和妹妹打架,我可是从来没有……输过啊!”
  
  说完,她边努力闪躲,边她双手交叉念动咒文,十多只面貌狰狞的骷髅魔兽,从地下黑色的空间争先恐后地爬出,边发出恐怖的尖叫,边张牙舞爪地向丝丝娜扑去,但见丝丝娜用圣剑轻轻一个挡格势,然后在空中奋力一挥,一道金色的寒光闪过,骷髅魔兽悉数被砍开两半。操纵魔兽的云维蒂更被圣剑发出的反溃力量冲击波震得口吐鲜血,失去重心“趴“地摔倒在地上,怀中的水晶球从云维蒂身上掉了出来,不断向远处滚去……
  
  此时丝丝娜圣剑已经抵在了云维蒂的喉咙上……。
  
  二人相对而视,天空依然下着倾盆大雨,雨水顺着两人秀发流向前额、流向眼睛,然后流过面庞,最后流向身上地上的已经再也分不出是雨水或是泪水……
  
  “铮~~”的一声,丝丝娜把圣剑入收回剑鞘,转过身在滂沱大雨中踏着雨水向远处走去。
  
  她大声喊到:“格努潘特!”
  
  一声嘶叫声后,一只纯白高贵的天马展翅从天而降,丝丝娜跃上天马,冷漠地对着云维蒂斜视了一眼,然后吆喝一声,便骑着天马展翅腾空而去。
  
  这时一个海盗捡起滚到脚边的水晶球,对着云维蒂说:“嘿嘿黑,现在终于物归原主了”
  
  云维蒂摸摸身上愤怒地说:“混帐,这个水晶球跟我有仇吗,竟然一天之内竟然从我的口袋里面掉出去三次之多!”
  
  海盗们开始讨论起来:“那么这个家伙怎么处置?”
  
  “嘿嘿,我看刚才她和天马骑士对抗的时候魔力已经差不多耗尽,好像也受了重伤的样子。我们就趁机把她抓住,砍掉双臂然后押到格兰修斯国去领取大笔的赏金吧,呵呵。”
  
  那个得意洋洋的海盗在摇晃着手中的水晶球对着云维蒂说:“嘿嘿,魔导士不是很想要这个吗,来呀,过来大爷这边拿呀,哈哈哈”
  
  云维蒂一拍湿淋淋的地面挣扎着站起来,交叉双手再次召唤出几只魔兽,边施展最后的魔力和魔兽,边愤怒的叫道:“把水晶球,还给我……!”
  
  魔兽伴随着主人向海盗们冲去,
  
  尽管是受了圣剑的重创,但是云维蒂和魔兽依然硬是血刃了几个海盗,但是不一会,云维蒂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身上的伤口越来越痛,力量也渐渐耗尽,召唤出来的魔兽也已经全部死亡殆尽……
  
  此时魔力耗尽的云维蒂半跪在地上不断的喘气,海盗们提着大刀的慢慢地包围过去,圈子越来越小……,
  
  紧急关头突然一阵狂风吹来,众人被夹杂着暴雨吹来的阵阵狂风压得直不了身,狂风原来是天马扇动强而有力的翅膀造成的,此时丝丝娜竟骑着天马冲了回来,
  
  丝丝娜大声喊道:“不行呀,不行呀,为什么我这个人就是这么心软,为什么老是改不了这个坏毛病啊……”
  
  她一下拔出圣剑在空中一举挥,在天马的带动下瞬间便已经冲进海盗群中,速度快得肉眼几乎看不见,眼看是四处寒光闪闪,海盗在哀叫声中不断被砍倒,冲散了包围的海盗,丝丝娜骑着天马落在云维蒂身边,
  
  云维蒂微笑着看着丝丝娜,心里的情绪翻腾,以致一时间什么也说不出口。
  
  丝丝娜坐在天马上把那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冲海盗手中抢回的水晶球举到云维蒂的眼前,
  
  :“来吧,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云维蒂感动地大力点了点头,然后一跃坐到丝丝娜的身后,
  
  云维蒂大叫:“飞吧!格努潘特……“
  
  天马有如暴风般充满气势地腾空起飞。众海盗再次被狂风压到站不直身。
  
  :“可恶,竟然让他们逃了……”
  
  但是没飞多远,重重的“碰”的一声众目睽睽之下两人和天马齐齐坠落倒地上。
  
  丝丝娜伍着被撞得疼痛不堪的臀部大声对云维蒂抗议道:“我说你啊!你究竟有多重啊!太过分了!你们竟然能容许自己身体变得如此地沉重……”
  
  云维蒂面色发红反驳:“哼,真是失礼呢,我又不是你们天马骑士,那里会像你们那样变态般地狂减体重啊……”
  
  争吵中,那群眼见又有机可乘的海盗又渐渐地围了过来,丝丝娜正要拔剑,却忽然发现剑已经不在剑鞘里面了,一个面貌狰狞的海盗一脚把那把掉在远处的圣剑踩在脚下。
  
  丝丝娜见状也只好无奈地哭着说:“呜~,我的圣剑啊……”强悍的海盗们提着刀剑张牙舞爪地围了上来,似乎要置她们于死地。
  
  看着渐渐逼近的海盗,丝丝娜好像从未见过有那么多凶恶粗鲁的海盗
  
  :“哇,他们……好可怕啊!……”
  
  云维蒂一把紧紧把丝丝娜搂在怀里,就如像在保护她的亲妹妹一样。
  
  云维蒂心想:“看来丝丝娜你没有圣剑是什么也干不来呢,难道我真的要念那个通过毁灭自己肉身来召唤魔兽的终极咒文吗?“
  
  看着怀中害怕得直哆嗦的丝丝娜,
  
  云维蒂暗暗下定了决心:“……那么……起码……起码,可以让你可以活下去……呸,想不到竟然会栽在一班烂海盗手里!”
  
  此时脚踩圣剑的海盗十分愤怒地说:“怎么?刚才你们不是很拽的吗?还伤害了我怎么多兄弟,嗯……!!?”
  
  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天空高速飞来一把银矛直直地穿过那海盗的身体,
  
  “把你那肮脏的脚给我挪开!”这时天空飞来一个穿银色盔甲,长得十分英伟的天马骑士。他所骑乘的披甲天马的个头也比丝丝娜的大得多,双眼闪耀着红宝石一样的耀眼光彩中
  
  丝丝娜喜出望:“呀~~~是~~~是近卫队长瓦格雷克大人啊!!~呀!。“
  
  瓦格雷克摆了个手势,严厉地说道:“你等下贱的地上人类竟敢犯下玷污圣剑的死罪,去死吧,‘n’ig(神之裁判)”
  
  顿时天空中‘嗡嗡’地飞下无数的银光闪闪的银矛,海盗们纷纷在惨叫声中被插死,场面惨烈,云维蒂和丝丝娜都禁不住要扭过头去不忍观看,而瓦格雷克却是越杀越凶残。他骑着十分健壮的天马四处来回冲杀,手中仿佛有无数的的银矛不断地极速来回飞舞着,
  
  杀得发狂的瓦格雷克突然留意到丝丝娜身边的云维蒂:“怎么!!?,这里竟然还有一个暗黑魔导士!哼!来得好!“
  
  “堕落,邪恶的暗黑魔导士啊,凭借着众圣灵之名,我在此发誓定要把你等彻底消灭!!”
  
  丝丝娜连忙挣脱开云维蒂的怀抱,一下挡在她前面说:“尊贵的瓦格雷克大人请您听我说……”
  
  但瓦格雷克并没有理会丝丝娜,他大吼一声:“受死吧,!!”
  
  一道快如迅雷般银矛,极速地向着丝丝娜和云维蒂直刺过去。“
  
  “噔“,银矛紧紧地插在了一道黝黑黝黑的魔法护罩上,若隐若现的魔法护罩把丝丝娜和云维蒂两人好好地保护在里面。此时护罩下面地面中渐渐地迷漫出一片黝黑邪恶的妖气,一个黑衣黑盔甲黑斗篷的人影渐渐地从底下升了起来。
  
  黑衣人对着云维蒂说:“云维蒂公主殿下,您真是让在下感到十分为难呢,请公主殿下还是尽快跟随在下回焰城吧,女王陛下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云维蒂面带不满的神色对黑衣人说:“啧,又是你吗?宫殿魔导士艾桑迪巴。“
  
  天空中极度愤怒瓦格雷克大吼到:“好啊!!连艾桑迪巴你这只恶魔也来了,你们就在此给我统统消失吧!!!“
  
  说完,他不顾一切地引发提升体内的力量,银矛上发出更加闪烁耀目的光芒。“呀!!”丝丝娜和云维蒂被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睛。
  
  艾桑迪巴倒是十分平静地对瓦格雷克说:“我看还是免了吧,如果我两在这里全力交战的话,整个小镇应该也会被移为平地吧?我想我们互相都应该有需要照顾的人在,我们就此告别如何?亲爱瓦格雷克大人”
  
  从空气中散发的力量可以得知二人的实力超强,旗鼓相当。没有那边拥有必胜的把握。
  
  瓦格雷克恨得是咬牙切齿,最后他恨恨地收起银矛,
  
  他愤怒地对着地上的丝丝娜吼道:“你还呆在那里干什么!天马骑士团的面子都快被你丢光了!!还不快跟我回去!!?”说完扭头就驾着天马飞去。
  
  终于,分别的时刻到来。
  
  此时丝丝娜不舍地跃上天马和云维蒂道别
  
  :“认识你我不会后悔的,就算你是万恶不赦的暗黑魔道士,我也很希望有像你这样一个姐姐呢,再见了……”
  
  随后丝丝娜便和天马一起腾空而去。
  
  云维蒂苦笑:‘万恶不赦!!?”
  
  魔导士艾桑迪巴也在一旁掩嘴笑一下。
  
  云维蒂看着丝丝娜和天马远去的身影:“嗯,就像你所说的,只要活着……
  
  ……活着就总会有重遇的一天……
  
  边境大陆第二章水晶球完
  
  待续
  
  下回预告
  
  《边境大陆》第三章最强的魔法贤者!
  
  律津离开贤者之国外出修行了,但当她重新回到这个国家时,国内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并立即下了大祸……
  
  作者:彭勇
  
  后记:其实这个才是边境大陆的正式第一章,真是很怀念呢,后来由于一些原因就变成第二章了,由于本章和第七章众神之袍褂有着密切关系,所以无论如何也得开始重新修正了,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在比较复杂的第七章前先再重温一下吧。
  
  

本文相关内容:例行训练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天堂的门票(38)     下一篇:天堂的门票(37)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