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边境大陆(4 毒骑士)

2004年07月20日12:08:0991文学网 彭勇

第四章 毒骑士
  
  上回提要:一场发生在贤者之上的圣之贤者夏普鲁顿和元老院共同策划的阴谋刚刚被平息,但真正的风波才刚刚开始……
  
  边境大陆第四章——毒骑士
  
  人物:
  
  云维蒂-魔导士帝国女王的大女,魔导女王有大女‘云维蒂’和二女‘云维妮’两人,自从云维妮离开国家后,云维蒂开始独自四处找寻妹妹的下落。
  
  艾桑迪巴-魔导帝国的宫殿黑暗魔导士,奉命寻找出走的云维蒂
  
  深夜,在一条宁静的村庄里面突然传来阵阵令人毛骨悚然尖叫怪声,六条黑影呼啸着冲入村里,一个白发苍苍老村民被怪声吵醒,他打开门探出头去看个究竟,但是他立即就后悔了,冲进村子来的是六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全身覆盖着黑色厚重盔甲骑士,六人各手持着一把散发着黑色妖气的长矛,在阵阵的怪叫声下,村民纷纷倒在地上,其中一个骑士此时已经来到白发老村民的面前,由于带着连面罩的头盔,看不清那个‘人’样子,只闻到阵阵令人作呕的腐烂的恶臭味,骑士突然张口狰狞地怪叫一声,黑色骏马的前蹄同时也高高提起,一阵邪恶的绿色毒气从骑士口中喷出,那个村民顿时感到眼前一片漆黑……,过了不知多久,迷迷糊糊中老村民感到胸口一阵灼热,血液仿佛重新在体内流动,他挣扎着张开眼睛,朦胧中伴随着阵阵放肆的笑声,的一个白色的身影摇摇晃晃地离他而去……
  
  在这片名叫亚格斯的大陆西北部高原上有一个名叫迪维悉格的大国,这里国土辽阔,物产丰富,其国家军队崇尚刀剑,铁骑武力,他们拥着在该大陆上数一数二庞大的步兵团和骑兵团,历任国王凶残成性地奉行穷兵黩武的政策,不断派出军队以压倒性的武力吞并一些弱小国家,有谣传新登位的国王莫迪维斯五世曾经口出狂言要一统大陆……
  
  迪维悉格国境
  
  天色已经逐渐黯淡下来,月光被厚厚云层遮挡着,诡秘的夜色像是预示着又将会有不祥的事情会发生。在一条宁静的乡间小路上,有两个人一前一后慢步地走着,两人都披着一套很低调蒙头的灰黑色斗篷,一阵大风吹过走在前面的人斗篷被风吹起,一头乌黑的长发顿时飘散在风中,那个女子连忙用手按着头发以免被吹乱,
  
  大风过后,那个女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后面跟随的那个人同时也停下脚步,她带点不满的语气说到:“魔导士艾桑迪巴,你究竟要粘在我后面多久?”
  
  艾桑迪巴毕恭毕敬地说道:“云维蒂公主殿下,此次由在下负责护送水晶球前往贤者之国事关重大,所以在下不敢有所疏忽……”
  
  云维蒂说:“那么你去送你的水晶球,我走我的路,干吗老是要跟着我?”
  
  :“女王陛下曾再三嘱咐在下要好好地‘照顾’再次出走的公主殿下,如果公主不愿意的话,在下唯有陪同公主折返焰城。”
  
  看见云维蒂一副语塞的样子,艾桑迪巴继续说道:“况且公主要前往的地方好像和我们的也一样,多些人一起上路岂非美事?”
  
  云维蒂想:“美你个头啊!刚刚从焰城逃出来没几天,竟然在路上又碰到了这个讨厌的家伙,还说是作为魔导帝国使节团,向贤者之国归还他们失落了的国宝水晶球什么的,水晶球就只有那么一个,还好好地藏在我身上,真不知道母后想搞什么”
  
  艾桑迪巴继续说:“还有公主殿下由于长年外出,留下了很多未完成的作业,也顺便一同由在下指导公主在路上完成吧……”,
  
  云维蒂一听‘作业’一词立即就觉得头痛,立即挥手摇头:“别想逼我去背那些乱七八糟的咒文!我绝对不干………”
  
  艾桑迪巴微笑着说:“以公主的天资来说,如果愿意认真修炼,又岂会是只能召唤出几只不入流的魔兽……”
  
  云维蒂呆了一下,想起数月前曾经和天马骑士丝丝娜身处险境的情景。
  
  艾桑迪巴继续说:“说起来,即便是格兰修斯的‘圣剑’也曾败于我们女王陛下的手下呢……”
  
  见识过圣剑力量的云维蒂似乎觉得有点难以置信:“难道说母后她曾经……?”。
  
  此时艾桑迪巴指着前方说:“前方好像有一条村子,我们今晚就在那里休息吧……”云维蒂无奈地叹了口气:“唉,好吧,那么暂时就这样,你也不要老是公主殿下公主殿下的叫,让别人听到会出事的。”
  
  :“好的,维蒂小姐”艾桑迪巴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带点得意的微笑,他以为天色灰暗云维蒂没有发现,但是道对魔力流动洞悉力极强的她将一切都清清楚楚看在眼里。她想:“看你可以得意多久,一有机会我就溜……,哼”
  
  两人来到村子里面,发现屋子外面虽然点着火把,但是屋子里面都没有人,他们朝着远处一堆火光走去,在一个小广场前面,近百个村民正跪在地上围在一个台前面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祈祷着什么,他们挤进围观的村民,发现而台上竟然捆绑着几个年轻女子,
  
  云维蒂一看就眼中冒火:“这班刁民在干什么,竟敢设私刑,艾桑迪巴跟我去教育一下这班野蛮人……”说着回头一看,却发现艾桑迪巴不知到哪里去了。
  
  :“这家伙,需要他的时候却又不在,算,我自己来……”说着就要动手。
  
  :“等等~”突然一个青年从后一把捉着她,云维蒂回头看见捉着她的是一个长相也算俊朗,面色诡秘,眉宇间似乎隐藏着一股英气的年轻男子。年轻男子把云维蒂拉到一旁,
  
  轻声地说:“抱歉,刚才多有冒犯,想必你一定是那里来的千金小姐吧”
  
  云维蒂此时闻到这个人身上散发着微弱的香水气味,她想:“这个大男人竟然喜欢涂香水……”
  
  云维蒂说:“那又如何,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阻止我去解救台上的女子们?”
  
  :“我叫陶格,和哥哥二人以行医为生刚好经过这个村子,这些村民正在进行着‘生渎’的仪式呢,最好还是不要去干预了”
  
  云维蒂不解地问:“我叫云维蒂,是过路的,告诉我,‘生渎’是什么?”
  
  :“不知你是否有听说,最近从魔界里面又跑了一大班毒骑士出来四处杀人?”
  
  云维蒂一听大吃一惊:“毒骑士?是那些曾经一度销声匿迹,会使用毒魔法的骑士吗?
  
  :“对,听说这班骑士最近经常在这附近出没,这些村民相信传闻,当毒骑士来的时候,只要奉上年轻美貌女子就可以令全村躲避劫难……“
  
  陶格上下大量了一下云维蒂,接着用些许不正经语气说道:“所以,如果你被他们看见了的话可是会十分不妙,我相信村民们会很乐意多奉献一个美女给毒骑士呢”
  
  云维蒂想:“用这种方式可以让毒骑士离开?这倒是没有听说过,召唤毒骑士咒文十分繁琐复杂需要极高的魔力,甚至是我们宫殿魔导士也未必可以成功做得到,难道……不会是我母后干的吧!!?”
  
  陶格看见云维蒂一面神色凝重的样子,以为她觉得害怕,便双手搭在她的肩上洋洋得意地说:“不用怕,你今天是走运了,遇上我,我可是有绝招对付毒骑士哦”
  
  话音刚下突然远处传来阵阵恐怖的尖叫声,村民们大声嚷嚷道:“来……来啦,毒骑士来啦,我们赶快祈祷……”说着村民们拼命地围着火堆边叩头边口中念念有词。
  
  云维蒂拨开陶格的手说:“哦,原来你有那么大本事可以对付毒骑士吗?我倒是想见识见识,刚好他们也来了……”
  
  此时陶格的面色大变,“好……好……对付毒骑士的第一步,……先找个安全隐蔽的地方躲起来……”说着他已经迅速地钻到一个屋子后面草堆里面,他探出头对云维蒂拼命招手说:“还呆着干什么,快躲进来,那些家伙要来了……”
  
  云维蒂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心想:“哼,只要我进魔导空间‘镜’中躲一会儿,那些毒骑士我根本就不放在眼内,倒是这个叫陶格的人挺有趣的,就就看看他能弄个什么花样出来吧,”跟着便钻进那草堆里面和陶格一起躲了起来。
  
  此时伴随着声声的怪叫,几个黑盔黑甲的毒骑士已经策马跑来村子的入口,全身穿着重盔甲,骑在高大的战马上,但是奔跑起来的时候竟然听不到一丝的声音,令人匪夷所思,
  
  几毒骑士奔跑着冲入村子,顿时空气中布满了阵阵腐烂尸体般的恶臭,
  
  陶格从身上取出一个小瓶子递给云维蒂:“来,先把这些涂在身上,“说完他自己已经拿起另外一个瓶子,扭开瓶盖把里面的液体涂洒在身上,一阵芳香传来~
  
  云维蒂立即明白了:“嘿,原来是这样,用香水来迷惑对气味敏感的毒骑士,怪不得之前他身上带着阵阵的香水气味,但是他也未免用得太多了吧,看样子恐怕是已经涂上了瘾,呵呵”禁不住嘻嘻地笑起来
  
  陶格向自己身上着洒香水,突然看见云维蒂看着自己嘻嘻地发笑,吓得大惊失色:“喂,你在干什么,还不快洒香水,毒骑士已经近在眼前了!!”
  
  :“好的,好的,”云维蒂敷衍着随便往身上洒了一些。
  
  四个毒骑士来到火堆前面,众村民立即让开一条往祭坛的路,毒骑士策马上前,突然同时厉声尖叫起来,先后张大口不断地向着在场的所有村民喷发出阵阵绿色的毒气……
  
  云维蒂说:“我就说,这些祭品什么的根本就不管用”
  
  陶格说:“不要说话,快,一但毒气接近时立即屏住呼吸,这些毒性在气体中存活时间并不长,只有吸入刚刚从毒骑士口中喷出的毒气才会致命……”
  
  云维蒂想:“这个人对毒骑士研究得还挺仔细的,他究竟是什么来历?”
  
  村民们惊叫着四散逃跑,但是毒骑士们策马边来回奔跑边喷吐着毒气,不一会儿,整条村子已经被毒气笼罩,吸入毒气的村民纷纷倒在地上。
  
  看见村民们纷纷遭毒手云维蒂再也忍不住了,她从草堆中一下冲了出去,
  
  毒骑士见状立即围了过来,云维蒂交叉双手念起咒文来,毒骑士们立即痛苦地尖声怪叫起来,
  
  :“哼哼,控制由黑暗魔法召唤出来的毒骑士,世上也只有我们暗黑魔导士能做得到呢。”
  
  云维蒂对着毒骑士说:“我想你们的魔导毒气已经喷完了吧,那么以黑魔法的契约者之名,我命令你们立即从这里离开!”说完云维蒂一挥手,几只毒骑士尖叫着扭转马头向村口奔跑过去。
  
  就在此时村口突然走来了一个人,长得不高,身材纤细,一头飘逸的短发覆盖着十分清丽标志面庞,两边各留着一束长至近膝盖的发丝,,一身十分整洁雅致打扮,眉清目秀的十分可爱。
  
  瞬间,毒骑士们已经跑到那个女子的面前,
  
  :“不好!!”见状云维蒂大惊,由于距离实在太远,已经没其他阻止的办法,她不顾一切地念动咒语,体内的魔导力量被释放了出来。
  
  :“前面的人快爬下!!”云维蒂边大叫者,边从双手中发出两道气势凌厉黑色的冲击波向毒骑士攻去,一个跑在后面毒骑士被冲击波击倒在地上,但是前面三个已经举起散发者黑色妖气长矛向那个女子刺去,
  
  但见那个女子不慌不忙迅速从身后取出一把看上去似乎比她自己还要高的弯弯长剑,纤细的手腕握着剑柄一转,用长长剑鞘轻轻向在空中一挑,把刺来的三把长矛格开一边,随即在原地一个转身,长而窄的剑身已经一瞬间被那个女子拔出剑鞘,她双手紧握剑柄,顺着身体转动的去势,长剑从下斜着向上挥去,一道长长的弯月形刀光在黑夜中一闪,随即,她又是一个速度极快的转身,乘着两次转身的力势,她瞬间已经转换成用右手握剑,刀锋在空中一挥,一道更加耀目的弯月形刀光再次闪现在黑夜中,这次的是刀光是平平地由左至右地闪过。两道气势磅礴剑锋过后,眼前的三个毒骑士和他们所骑的黑色高马,已经被砍段成几段倒在地上,然后渐渐地溶化消失,在地上只留下一滩散发着恶臭的血水。
  
  云维蒂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瞬间内所发生的一切,如此一个年轻女子竟然可以使出此等利害的剑法。
  
  那个女子手腕一转,长剑已经倒过来轻轻地被她回到剑鞘中,动作优雅并且一气呵成,如此一把又长又大剑在她舞弄于手中竟仿如羽毛般轻巧。
  
  云维蒂上前说:“好利害的剑术,看不出小姐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利害的武功造诣……”
  
  那个女子有点羞涩地回答道:“不好意思,恐怕你搞错了吧,其实我是个男子……”声音中略带点磁性
  
  云维蒂大惊,眼前一个这个一副柔弱可爱面孔的人竟然是个男的,的确令人意想不到,但能挥舞如此一把大剑确实非一个女子能做到,但是他那纤细的身躯和手腕又哪里来那么大的力气呢……?
  
  云维蒂立即赔礼地说道:“真……真不敢相信……我太失礼了……抱歉”
  
  :“不,没什么,也要感谢你的出手救助村民,我叫翠溪。”
  
  :“我叫云维蒂,对了,你刚才使用的剑法很罕见,看起来有点像是这个迪维希格国的……”
  
  翠溪笑了笑说:“还差的远呢,我们还是先去看看那些村民吧……”
  
  :“啊,对”云维蒂突然想起了那些受到袭击的村民,这时一些侥幸避过毒骑士的村民纷纷出来救助其他人,只见中了毒的那些村民他们一个个面色发黑,眼睛上翻,全身不断地颤抖,口中不断吐出黑色的液体,已经处在垂死的边缘,情况令人惨不忍睹,
  
  云维蒂说:“没办法,他们吸入太多魔毒气……毒骑士的目的究竟是……”
  
  此时翠溪面上也浮现出一丝悲愤之情:“这恶毒的魔物,竟然在我的大地上……”
  
  这时一把慷慨的声音传来:“大家不用怕,有我们‘救世神医’陶兄弟在此”云维蒂一看,差点放声大笑起来,刚才那个害怕得躲起来的陶格此时换上一套长袍打扮,头戴高帽身穿长袍,在中毒的村民身边走来走去,念念有词,并从怀中拿出一包小药粉想喂其中一个村民服下,云维蒂立即上前对他说:“你在搞什么啊,这些村民中的是魔毒气,根本就是无药可救”
  
  陶格看了看云维蒂和翠溪嘿嘿地笑了笑说:“哦,是你们啊,今天真是令人大开眼界了,一个是会隐藏力量的美女黑暗魔导士,一个是懂得连毒骑士也可以轻松砍杀的绝世剑术的小美人。”
  
  云维蒂和翠溪两人的面同时红了一下,一时也想不出该说些什么来反驳这个轻浮的家伙。
  
  陶格继续说:“那么作为魔导士,云维蒂小姐你一定知道我手中这些用杫兰花粉精制而成的药粉可不是寻常之物吧”
  
  云维蒂半信半疑地说:“你说的莫非是生长在魔界冥河河床中的妖花祉兰?你不要跟我说笑了,即便是我们暗黑魔导士也没那个能耐能去得到魔界那么深入的地域,何况是一个普通人?”
  
  陶格神秘地笑了笑拿起那包药粉倒在一个盛着清水的勺子里面,喂一个中毒的村民喝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村民面色的黑气渐渐退去,也停止了抽搐。十分神奇。
  
  这时有村民激动地说:“啊,我想起来了,我外出做生意时的确听过救世神医陶氏兄弟的名称,他们医学精湛救活了很多被毒骑士毒害的人的性命”
  
  “对,我也想起来了,传说他们是天神派来这个乱世拯救百姓的”
  
  :“哇,神医大人,请给我们药,请给我药……”
  
  :“求求您”
  
  村民们涌上前不断求陶格把药给他们。
  
  陶格说:“好好,一个跟一个慢慢来,每包仙粉需要进献神三十个雅币……”村民争先恐后地从家中取出金钱去换取陶格手中的药粉。”
  
  云维蒂不屑地说到:“哼,真是个市烩的人……”
  
  :“陶先生,你认为天神能够拯救这个世界吗?”此时翠溪背着剑靠在一旁屋缘下对着钱陶格发问,他同时以一种十分锐利的目光看着陶格,陶格突然感到的是一股非比寻常令人心寒的气势,
  
  他心想:“这个人……绝对不简单,他究竟是什么来头……?”
  
  翠溪笑了笑说:“抱歉,这个问题的确是太难以解答,那么我问另外一样把,你们不是号称‘陶氏兄弟’吗?那么请问你的哥哥或者弟弟呢?”
  
  云维蒂拍了拍头心想:“真是的,这个这么明显的东西我为何想不到,应该是我问的,一定是那个艾桑迪巴给我施了些令人变蠢的魔法吧。”
  
  这时一个一身朴素白色长衣打扮的青年男子搀扶着墙壁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对着陶格厉声斥责道:“不要再这样做了,陶格……”
  
  陶格吃了一惊说:“哥哥?我不是叫你好好地躲在屋子里面休息的吗?怎么又走出来了!?”
  
  看来来者就是陶格的哥哥,此人相貌俊朗,身材比弟弟要高,长得和眉善目,十分友善的样子,和他弟弟的精明干练的外貌形成鲜明的对比,但一副重病缠身的样子,连步行走路都有困难,支撑着来到陶格面前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陶格把他拖到一边轻声地斥责到:“我们不这样做的话,哪里还有钱请人给你看病!!”
  
  :“就算是死我也不在乎”陶格的哥哥突然冲到一个正要服食解药的村民面前,一把把那些药打散到地上,双手按在那个村民头上,瞬间村民身上那些黑色的妖气渐渐散去……“
  
  陶格大惊怒吼着:“陶菲斯!!你在干什么!!再这样下去你会没命的!!”陶格正要冲过去,云维蒂一下拦着他:“你哥哥正在为村民们治疗,你为何要阻挡?”
  
  陶格愤怒地说:“你知道什么?你什么也不知道,快放开我,放开我!!”
  
  此时那个村民身上的毒气已经渐渐全部散去,并慢慢缓缓地睁开眼睛,陶菲斯看见村民转好后长长舒了口气,突然他‘趴’的一声倒在地上。
  
  翠溪瞪大眼睛有点激动地自言自语:“孽……孽城的神迹……!?”
  
  陶格冲上前抱着他大叫:“哥哥,哥哥,你醒醒”
  
  过了一会儿,陶菲斯醒了过来,陶格扶着哥哥进入一家屋子二楼的房间,云维蒂和翠溪也帮忙着把他轻轻放在床上,陶格拿过一些药喂陶菲斯吃下,他的苍白的面色终于有了好转。
  
  云维蒂对着陶格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哥哥有治疗魔毒气的能力?”
  
  陶格看了看哥哥,陶菲斯默然不语,
  
  陶格说:“说来话长,其实真正的救世神医是我哥哥,在三年前我们的村子受到毒骑士的袭击,哥哥被毒骑士虏走,大半年后来有人在一个叫堪巴哈的城市郊区发现了他,然后哥哥就发现自己拥有了医治受到中毒村民的能力,但是这种‘能力’其实就是把受到毒攻击的人身上的毒全部吸到自己身上……,这个傻瓜……“
  
  陶格说到这里已经忍不住抽泣起来,他用手擦了擦眼中的泪水。
  
  陶菲斯说:“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结果如何我也很清楚,我知道我的生命已经快道尽头了,你又何必那么执着呢……。”
  
  此时翠溪很有礼貌地对着陶菲斯微微鞠了躬:“原来如此,陶先生的救世之心我的确亲身感受到了,同时我也代孽城的人民感谢你。”
  
  云维蒂说:“孽城?翠溪先生,难道你说的孽城就是‘孽城的神迹’中的孽城堪巴哈吗……?”
  
  翠溪继续说:“不错,堪巴哈,一座被贤者之国抛弃了的罪孽之城,一夜之间被数千个毒骑士攻陷,近千名市民们垂死之际,一个神人到来医治好了全部市民后悄然离去……”
  
  云维蒂也不禁感动地说:“真是太感人了,陶先生真是个伟大的人”
  
  陶格说:“伟大是伟大,但是大量吸进入体内的毒气已经令哥哥的身体接近崩溃,我能做的也只有拼命禁止他继续帮人治疗。”
  
  此时翠溪从怀中掏出一包小东西,打开后里面是一些粉末,:“陶格先生,这些大概就是你们的仙粉吧,我这里也有一些”
  
  云维蒂接过药粉闻了一下,放在手上摸了摸问道:“陶先生,你这些药粉你们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翠溪说:“附近一旦有村庄被毒骑士袭击,就会有这些粉末出现……”,陶格面色顿时沉了一下。
  
  云维蒂认真说:“看样子这些药粉非一般坊间药房可以制作,这成分非比寻常,一定是曾经通过不少的魔导工序精炼而成,另外制药人的本身魔力也必须十分高超,其他详细的情况就必须拿到魔导院去分析才知道了,你们真的是用魔界的妖花祉兰做材料的吗?。”
  
  翠溪继续说:“陶格先生不知你是否知道,服食这些药粉的人虽然毒气全消,但是却会一直昏迷不醒,只是一个活着的死人。”
  
  兄弟二人没有太大的惊奇的表情,看来是知道情况的。
  
  云维蒂诚恳地说:“陶格先生,请你告诉我们这样做原因,如果有哪里帮得上忙的话我一定会尽力去帮你们的。“
  
  看见云维蒂的诚恳真挚的神情,一直保持着平和态度的翠溪也点了点说:“嗯,说得对,如果能力允许范围内的话,我也可以……“
  
  陶格苦笑了一下说:“没用的,你们帮不了我们的,哥哥的病已经很严重,其实一年前就应该已经没救的了,但是某天我们遇上了一个独眼的僧人,只有他给哥哥的药才可以抑制毒性的发作,虽然依然是很痛苦,但是性命确保住了,如果我们继续想要他的药的话就必须要替他向那些中了毒的人出售他的药粉……“
  
  云维蒂恨恨地说:“可恶的僧人”
  
  翠溪:“那么我们把那个僧人抓住,逼他交出解药不就行了,”
  
  陶格说:“千万不可以,他说过只要我们有一点不遵从他的意思办事的话就他就会永远离开,不再给我们药”
  
  翠溪边把弄着他长长的束发边说道:“其实也并非完全没有办法,我知道贤者之国里面的人就从来没有人中过毒骑士的毒,我一直在想是否他们有什么法宝?”
  
  云维蒂想了想,咬了咬嘴唇,终于下定决心,她从怀中取出一个黄色的小包,从中拿出一个紫色的水晶球:“陶菲斯先生,请把手放在球的上面,然后集中精神想着魔毒气的化解方法,不知是否有用,但是尽管试试看看吧……”
  
  陶格说:“啊,这,这难道是贤者之国的国宝‘水晶球’?怎么会在你这里的?”
  
  云维蒂:“咳咳,这个说来话更长了,总之先用它来帮忙招解毒的方法吧。”
  
  陶菲斯半信半疑地把手放在球上,一阵阵淡淡的神秘的光芒在屋子里面四处飘散
  
  球中,这时一块绿色的宝石渐渐出现在水晶球中,可以看见宝石上雕刻着一个树形状的章纹,跟着水晶球的光芒消失。
  
  云维蒂说:“哦,原来化解的方法和一快绿色的宝石有关吗?“
  
  陶格问:“哥哥,你知道哪里有这么一个雕刻着这种徽章图案的绿宝石吗?“
  
  陶菲斯摇摇头,陶格望着云维蒂,她也摇摇头,那么:“翠溪先生呢……?”
  
  翠溪淡淡地苦笑了一下,把前面发束轻轻拨到身后,:“这是不可能的,相信我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是会比较幸福,我劝你们放弃吧……”说完就转身走到屋外,
  
  陶格见状立即追了出去,十分激动地双手捉住翠溪纤细的双肩边大力摇动边大声问到:“怎么?你难道知道绿宝石的事情?你知道什么?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呀!好痛啊,请你先放开我!”
  
  陶格回过神来,看见眼前的翠溪被自己孔武有力的双手大力捉着下,全身快要散架似的,眉宇紧锁,双唇紧闭,清秀的面上露出十分痛苦的神色,一副像是快哭的样子,陶格想到,就算这个人剑术再利害,但是看上去,眼前的他也只不过是一个长着一副弱不禁风的女子的模样的人,顿时也觉得自己太粗鲁,不懂得‘怜香惜玉’了,他放开双手,
  
  立即单膝在翠溪的面前跪下来说:“对……对不起,我刚才太鲁莽了,如果您真的知道绿水晶的事,请一定要告诉我,大恩大德,我陶格绝不会忘记。”
  
  翠溪柔了柔肩膀,整理了一下有点凌乱的衣服和发束,定一定神后说:“刚才的就暂且宽恕你吧,但是绿宝石的事我还是劝你放弃……。”但从陶格的眼神中已经看出劝说已是无用的了,翠溪神色凝重地咬着手指头想了想,然后说:“那个绿宝石世上只有一块,镶嵌在一条项链中,项链的所有人是——贤者之国的魔法大贤者,修兰”
  
  云维蒂此时也跟着走到屋外,她说:“大贤者?就是那个贤者之国八大魔法贤者之首的大贤者吗?”
  
  翠溪点了点头,:“那条镶嵌着绿宝石的项链,就挂在他脖子上,历来也只有这个国家的大贤者才有资格拥有,这个人长年都呆在贤者之山上的禁地圣殿中,想接近他首先就必须要突破守护着他的圣、风、炎、雷、暗、时、守七座神殿守护人——魔法贤者,带固定属性的风、雷、等的贤者还好对付,但是对付圣,时,守,等怪异力量的魔法贤者可就痛苦多了。就算侥幸给你通过了七座神殿,见到了修兰,但他的魔力可是位居于其他七位贤者之首,力量深不可测,就算是我暂时也还没有能和他撑上十招的信心,更何况还要击败他,并从他身上夺走项链,嘿,简直就算……”
  
  云维蒂看着翠溪的表情十分认真,仿佛真的是曾经和大贤者交过手似的,
  
  陶格听到后好像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一下坐在地上沉默不语,
  
  翠溪说:“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知道这种根本就不能实现的‘希望’对你们有什么好处?那么我还有些事情要办,我们就此告别了,对了,我也一定会遵守承诺,只要是我能力范围所及,你们兄弟的要求我会尽力帮忙。到迪维悉格国的珀茨公馆就可以找得到我。”
  
  说完翠溪步下楼离开,云维蒂看着失落的陶格,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安慰他,:“看来我也是无能为力,我还是继续去找妹妹云维妮吧。”
  
  云维蒂说:“那么,我也告辞了,请你们多保重”
  
  屋内的陶菲斯点了点头以表感谢,而陶格则依然坐在地上一声不吭。
  
  云维蒂刚刚步出屋子的大门,忽然看见翠溪正正地站在门口的外面,他回过头微笑着对云维蒂说:“嘻,差点忘记了一些要紧的事,有一些东西我要亲自交给你的,可以随我到外面去一下吗?“
  
  云维蒂答道:“啊?可……可以的”
  
  云维蒂边纳闷着边跟随着翠溪来到村外的树林旁边,此时突然云维蒂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她说:“对了,迪维悉格国的御剑士先生,想起来我们各自所处的立场可是完全的对立的呢,你有什么要给我的呢?不会是水果糖吧?”
  
  此时一个身材魁梧的人骑一匹马,牵一匹马从树林中出来。此人满面胡子身穿一套整洁光鲜的骑士服装,腰间挂着一把短剑,他见到翠溪立即翻身下马跪在面前,:“实在太好了,看见陛下平安无事……”
  
  翠溪单手放在嘴边咯咯地笑了笑说:“将军也太过虑了,难道你觉得区区一个宫殿魔导士就可以伤得了朕吗?”
  
  云维蒂大吃一惊:“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刚才你说的宫殿魔导士,难道是……”
  
  那个身材魁梧的人立即大声斥责道:“大胆妖人魔导士!看见我国国王陛下——剑帝莫迪维斯五世在此,竟然还不速速下跪准备受死!?”
  
  云维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国……国王……剑帝……?”
  
  翠溪不慌不忙地解释说:“我一路追踪着毒骑士来到这里,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来了一个宫殿魔导士,本来我赶时间也想放过他的,但是此人竟然死活般地阻止我前往村庄……“
  
  云维蒂激动地说:“艾桑迪巴,是魔导士艾桑迪巴,他怎么了,你把他怎么了?“
  
  那个将军说道:“哼哼,遇上我们拥有大陆最高剑位称号的国王陛下可算他倒霉,现在可能已经死在什么地方,在喂着野狗吧,哈哈“
  
  翠溪说:“嘻,与其关心别人……”
  
  翠溪从背后取下长剑,摆放腰间,一手握剑鞘,一手轻轻放在剑柄上:“这里可是我的国境内呢,本来是必定要取你首级的,但我眼中你们好像也并不像外界传闻中的样子,好吧,我网开一面,用二成功力赐你三招,只要你接得下我三招就可以活……
  
  云维蒂知道已经无路可退,不及多想,立即施展魔力,念动气防御咒文,突然眼前的翠溪的眼神突然变得锋利异常,简直就和刚才判若两人,只见他突然身形一闪,人影已经消失,云维蒂立即感到一阵寒气从后袭击而来,
  
  :“后……在后面!“云维蒂立即转身施展开一道黝黑的魔法屏障,‘碰’的一声,翠溪的剑重重地打在魔法屏障上,
  
  “一”翠溪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依然清脆动听,但是在云维蒂耳中简直就像坟场里敲响的丧钟一样。
  
  瞬间她又感受到另外一道寒气已经向她的腰间急速袭来,速度实在太快了,剑和人的速度,快得根本就看不见,云维蒂只能凭借着天生的敏锐洞察力感觉‘气’的流动来应付,她迅速用另外一只手施展开另外一道魔法屏障防护在腰间,
  
  ‘碰’的一声,力道更重的第二剑,勉强还是被她档了下来,但她立即感觉到脖子上一阵暖暖的感觉,既然几乎就在第二剑到达的同时,第三剑已经悄然抵在她的脖子上,锐利万分的剑锋仅凭借着锋芒就在她的脖子上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一道鲜血已经缓缓经过脖子流到她的衣服里面……数月前几乎是相同一幕又再次出现。
  
  “二和……三”翠溪双手握剑稳稳地架在云维蒂的脖子上:“你知道吗?我手中的剑不仅掌握着数千万生灵性命,而且……它也是一把能明善除恶的好剑呢……”
  
  云维蒂只觉得全身被绝望的感觉紧紧笼罩着全身使不上一丝力气,完全动弹不得,
  
  此时翠溪慢慢闭上眼睛,伸过头去用舌尖轻轻舔了舔她脖子上流动着的血,然后在她耳边用清脆温柔的声音说道:“的确是个标志的美丽人儿,待朕日后统一大陆后必定会娶你为妃……”
  
  翠溪说完‘铮‘的一声撤回长剑入鞘,
  
  :“马上派二百个步兵和三个御剑士到村庄前方的边境哨所拦截,起码有五只毒骑士往那边去了”翠溪转身边发布命令,边跃上另外一匹马和那个将军向远处走去,
  
  云维蒂只觉得面红耳热,短短时间之内连续的败阵,而且在败在这个看上去弱得可以的人身上,甚至好像还被人轻薄了的样子,只觉得这简直就是作为公主的她有生以来从未遇到过的奇耻大辱,
  
  她对着远去的翠溪声嘶力竭地大声喊道:“你这个变态破烂皇帝给我听着,等我日后练成最利害的魔法后一定会去找你算帐!!“
  
  :“嘻嘻,随时欢迎,另外,有一个如此忠心的下臣我真的很羡慕你呢,要好好珍惜哦,后会有期,魔导帝国的公主殿下……”
  
  云维蒂呆了呆:“那个变态的家伙刚才说什么?难道……”她立即念动魔法,一只翠鸟从远处飞来停在她手掌中,随后化成一阵清烟,云维蒂追随着清烟的方向来到森林的深处,在一棵高耸的大树下,发现了倒在地上魔导士艾桑迪巴,
  
  她立即上前扶起他并帮他包扎起伤口。不久艾桑迪巴慢慢地睁开眼睛苏醒过来,
  
  云维蒂斥声问道:“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去挑战那个剑士,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艾桑迪巴看了看正在为自己疗伤的云维蒂说:“那人并不简单,他接近村子的时候就已经察觉了我们的存在,你也知道在这个国家里,如果我们魔导士被御剑士抓到话下场可是会怎么样,而且他的实力远远在我们之上,我唯有希望和他尽力一拼尽量拖延时间让公主您能逃脱……。
  
  云维蒂气愤地说:“不够打,难道我们不会一起逃跑吗?你又为什么要这样做……”
  
  艾桑迪巴笑了笑说:“大概公主您刚刚也见识过了吧,速度方面我们黑暗魔导士可是远远不及御剑士,不用半个时辰就会被追上……,更想不到那个人竟然是剑帝莫迪维斯五世,发现时连想通知公主殿下的时间也没有了,……”
  
  :“你这个……傻瓜!”
  
  此时艾桑迪巴感觉面上滴下来点点的泪花,云维蒂的眼中已经流出一行热泪,只见她一下趴在艾桑迪巴的身上呜呜地痛哭了起来……
  
  又是一个灰蒙蒙的早晨到来,为免惊动他人,云维蒂和艾桑迪巴一早便收拾好好行装,再次披上那套灰灰的斗篷正要离开村子,这时陶格和陶菲斯迎了过来,
  
  此时陶格已经回复精神,
  
  :“十分感谢维蒂小姐帮我找到医治哥哥的方法,我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我也定要一趟贤者之国”
  
  云维蒂说:“是吗?那么你哥哥呢?”
  
  :“哥哥也同意和我一起去了,总之不尝试过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死心,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陶菲斯说:“弟弟他以前一直不务正业,甚至还曾经以强盗为职业,我也希望他能在贤者之国安顿下来,接受贤者的感化……”
  
  云维蒂说:“嗯,既然你们坚持的话我们也不便干预,其实我们也要去一趟贤者之国找人和办些事,我们可以一同上路呢”
  
  艾桑迪巴在旁边补充了一句:“当然,如果你们不介意和黑暗魔导士为伍的话……”
  
  陶格不屑地说:“呸,什么正人君子,魔界妖人的,我看像云维蒂小姐这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才是真正的英雄。”
  
  云维蒂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
  
  艾桑迪巴微笑说:“小姐成为英雄之前还得先成为一个优秀的魔导士吧。”
  
  说笑间,四人已经踏上前往贤者之国的道路……
  
  边境大陆—第四章毒骑士完
  
  待续
  
  下回预告:
  
  边境大陆—第五章罪孽之城
  
  不祥的事件接踵而来,在强大的魔军面前,贤者之国渐渐开始崩溃?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天堂的门票(38)     下一篇:天堂的门票(37)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