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淫贼外史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淫贼外史(六·铠甲)

2004年08月02日13:40:14网易文化 小非

  古代差人把抓人叫做“拿”人,那是因为官府要抓的人一定是坏人——坏得简直不是人。不是人的话,那就权当是个东西吧,用“拿”比较合适。黄鹂发现白鹭不见了,就说是被坏山贼“拿走了”,那是职业习惯,却不是有意把这个搭档也当成了个“东西”。这样的用词听起来很古怪,淫贼宋昱摸不着头脑,问:“山贼拿她什么了?”
  “山贼……山贼把她整个儿人都拿走了,我找不见她呀,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呜呜~”小捕快适逢巨变,语无伦次。

  “哦。你们可真不小心……”宋昱伸了个懒腰,坐起来,穿衣服,慢条斯理地扣着扣子,嘟囔,“天这么黑,不好办呀!”

  “不管啦,你快想想办法呀,山贼很坏很坏的,我姐姐落到他们手里,一定会被,会被,被……”黄鹂见他不紧不慢的样子,急得团团转。

  “被强奸了一百遍呀一百遍,对吧?”宋昱帮她把话接了下去,然后找出扇子,打开摇摇,背手仰天,看月色,问了句,“你那姐姐是处女吗?”

  “是啊是啊!可处女了!”黄鹂说完这话自己也怔了一下——什么叫“可处女了”?

  小女孩时常会有突如其来的幽默感,很招淫贼或者别的男人喜欢,宋昱哈哈大笑,路过的某山贼也忍不住哈哈大笑。除此,还有个人也听见了这个妙句,娇喝了一声:“死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呢?”

  “啊!白姐姐!”黄鹂听到身后远远传来白鹭的叫声,眉头大展,转过头,满黑夜里乱瞅:“白姐姐白姐姐,你在哪呢?”

  月色下冒出个黑影,黄鹂奔了过去,正要抱住“她”,见却是个大胡子男人,大惊失色:“哎呀我的妈呀!姐姐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剌???”

  ——唉,为什么笔者总是恨不得把所有的小姑娘都写成傻子呢?也许傻丫头总是比较可爱吧……也许是男人的都有这种“恨不得”吧……也许这么写显得幽默对票房有帮助吧……总而言之,这还是太浪漫主义了。

  我是个浪漫过度的人,所以绝对不能再写浪漫的故事了,每次不小心犯了,总要杜撰一大堆的说辞来给自己开脱,真累。——小捕快听见白露的声音,奔进黑暗中,险险抱住大胡子男人,惊出一句傻话。这里的说辞是:小姑娘惊吓过度,口不择言,乱七八糟——唉,真累。

  宋昱摇着扇子踱出茅亭,东走西走,俯身拾着干枝杂草,以便生火。白鹭从不远处的另一块大石头后面跳了出来,气呼呼地走到黄鹂面前,黄鹂才回过神来:“哦,原来你才是白鹭姐姐……”

  白鹭瞪了她一眼,然后扭过头,拔出佩刀,问那大胡子男人:“山贼?”

  大胡子看着她手里的刀,很没安全感,目瞪口呆地点点头。

  “不想死就走开!我们是捕快!”白鹭气哼哼。

  “我,我上那儿,打个水,成不?”大胡子山贼憨憨的,举了举手里的木桶。

  “去吧去吧,烦!”白鹭的脾气总是不大好。黄鹂看见姐姐原来没让山贼“拿”走,松了口气,笑笑。白鹭又瞪了她一眼:“笑什么?傻不啦叽,害我白白埋伏了!”

  ——原来,方才黄鹂刚洗完澡,白鹭就醒了,看到了茅亭里的同伴,以为她已经被淫贼抓住,于是开始担心这坏蛋又要跑回来抓她,便赶紧跑到另一块大石头后面埋伏起来,试试能不能用偷袭什么的。现在偷袭不成了,也不能再“静观其变”了,剩下的只有一件事可做,就是联合自己的搭档,拿起刀跑去捉拿淫贼,以便回去领功。

  可惜淫贼一点都不配合,自管拾着柴草,见二女提着刀向自己走来,就把柴草堆丢在地上,问:“你们谁带火石了?”

  “我有。”黄鹂收起刀,伸手进怀里掏东西。白鹭撞了她一下(估计还瞪了一眼),然后大声叫道:“淫贼宋昱,你做尽伤天害理的坏事,今天该是伏法的日子了,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宋昱抬起头,眯着眼瞧了瞧这个不睡了的美女,说:“还行,比睡着的时候好看。你们都是捕快吧?”

  “哼!”白鹭杏眉倒竖!

  “慢慢来,别着急。”宋昱从白马鞍上取下一个包,“肚子饿不?我带了两只烧鸡,生个火,热一热。一起吃掉吧。”

  打完水的大胡子山贼凑了过来,流着哈喇子:“啊?烧鸡呀?”

  “去去去!烧什么也不关你的事!?”白鹭挥了挥刀把那山贼赶走,看了眼宋昱,犹豫了一下,把刀收了起来,敢情肚子是饿了。黄鹂见白姐姐收起刀了,放下心来,取出火石,递给了宋昱。

  月色下,两个女捕快和一个淫贼围着一堆火,等着烧鸡热好。

  夜渐深,旷野的风稍稍转凉,不再有闷热的感觉。黄鹂咬着鸡腿,悄悄问白鹭:“姐姐,原来你不是处女呀?”

  “噗——”白鹭正喝水,喷了出来,叫,“乱讲!”

  黄鹂掏出手帕递给她:“那我刚才说你是处女你干嘛说我胡说八道呀?”

  “哎呀!你怎么这么傻?”白鹭气哼哼地擦着衣襟,“女孩子不管是不是处女,总之是不可以大声说出来。你那样象怎么回事?叫得满太行山的男人都听见了!气死我了。”

  “哦。”黄鹂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抬眼看了看横栏上又睡着了的淫贼,问:“姐姐,我们还抓他吗?”

  “天亮了再说吧,你还不快去睡!”白鹭瞅了眼井,琢磨着该怎样洗澡才能不发出声音把睡着的人吵醒。

  ——世人喜欢划分阵营,以便在相互之间建立起友好或敌对的关系,即“我方”与“对方”这样的概念,我方就是朋友,对方就是敌人。但世事无常,阵营并非绝对,只要机缘合适,同一阵营的人可能反目成仇,而原本对立的双方也随时可以化敌为友。当然啦,现在要说两个女捕快已经和淫贼化敌为友还为时尚早,但就眼下的情形看来,他们之间已经有了向这种趋势发展的倾向,而这里的机缘来自于:闷热的大漠,茅亭中的水井,还有那两只美味的烧鸡。

  天亮的时候,旷野上传来许多粗犷的叫声,听起来很洪荒,很大气,实际上那都是露宿的山贼们醒来后,打出的响亮呵欠。此外还有轰隆隆的群马奔腾之声,这就不大符合常规了。宋昱抓着脑袋,望着远处一个匪夷所思的场景:一个绿色的女孩在晨光中奔跑,跑得还不慢;在她的身后数十丈,一队身着重型铠甲的长枪骑兵跟着跑,似乎在追赶她。

  军队?——宋昱愣了愣,看了看身边正睡得口水直流的两个女捕快,又抓抓头,转身打水洗脸。

  骑兵的队伍不是很长,追得也快,不久就没入山坳堆里。等宋昱梳洗完,又见那绿色的女孩从原路奔了回来,而身后数十丈,依然追着那队铠甲骑兵。尘烟滚滚,气势磅礴,吓得许多正晨尿的山贼提着裤子四五路狂奔。这样一来,等骑兵们又追了两三个来回之后,被追赶的就从一个人变成了一群人,即:一队骑兵追赶一个绿色女孩和一群山贼。

  越来越热闹了,宋昱爬到茅亭顶上,摇着扇子兴致勃勃。后来,宋昱忽然一阵激动,跳了起来,连扇子也扔了老远,伸着脖子大叫:“孔雀!臭丫头!别跑!”

  若不是宋昱这么一声大叫,绿衫女孩还不知道要跑多久。绿衫女孩就是孔雀,孔雀听见有人叫孔雀,就跑了过来。站在茅亭前不跑了,看着那个正沿着茅亭的柱子象考拉一样往下爬的白衣男人,咬着手指想了半天,终于想起了是谁,于是问:“你在干嘛?”

  淫贼手忙脚乱地从柱子上滑了下来,一边囔囔着:“可找着你了,可找着你这臭丫头了……”

  “你又不是我爸爸,凭什么叫我臭丫头!?”孔雀不满淫贼对她的称呼,掏出手绢擦了擦脸上的汗珠。

  宋昱冲到她面前,伸出一个手心向上:“给我!”

  “给你什么?”孔雀不明白,“手绢?”

  宋昱努力控制打人的冲动,压低声音:“装什么蒜,秋药的解药带了没有?”

  “秋……啊?还没好呀?哈哈!”孔雀听懂了他的意思,忽然高兴起来——原来药效可以这么持久。

  “还笑!我打……”宋昱怒火中烧,作势要打,孔雀赶紧逃跑,却和身后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七不龙冬,两声尖叫,两个屁股墩。

  和她相撞的却是个不骑马的骑兵。

  ——问:刚才在追赶孔雀的不是一整支的骑兵队吗?怎么这会儿就剩下一个骑兵了?

  ——答:骑兵队追昏了头,没留意到绿衫女孩跑开了,除了骑兵队长,所有的人都追那些本不相干的山贼去了。

  和孔雀撞在一起的就是这个骑兵队的队长,独自一人,刚从马背上下来,穿着冰凉沉重的金属铠甲,戴着遮头盖脸的头盔。由于浑身上下有百十斤重,人一旦坐倒在地,就很难站得起来了,只好冲着面前正揉着屁股的女孩怒目相视。

  宋昱趁机扑了上来,揪住孔雀的长发:“快说,解药在哪??”

  “别抓我的头发!”孔雀四脚乱踢,“我说就是啦~~~~~~~~~~”

  “你说我才放!”宋昱不依不饶。

  “笨蛋,秋药的解药当然就是春药,自己去买呀!”孔雀忽然抓起宋昱的手,张口就咬。

  咬了一会儿,见宋昱没反应,抬头看他,这家伙两眼无神,却在傻笑:“呵呵……呵呵……原来春药就是秋药的解药。”

  “对呀,秋药本来就是用来解春药的,所以春药当然也可以解秋药啦。” 孔雀见宋昱松开手不抓她的头发了,也松开了牙齿,见他虎口处有自己的一排牙印,赶紧用手擦了擦。

  (宋昱自我感觉大难不死,得傻一会儿,我们先不管他,让他傻去)

  “你!”——陌生的声音。孔雀转头看左边不远的两个女捕快,以为是她们在说话。二女还没睡醒。

  “这边!你面前!”——声音竟然是铠甲骑兵队长发出来,“扶我起来。”

  “咦?原来你是女的呀?”孔雀大眼睛眨巴眨巴,走过去扶她。然后说:“好重,扶不动。”

  “那帮我解开头盔,扣子在后面,我有肩甲,手够不着。”女骑兵队长另想办法。

  孔雀跑到她后面瞧了瞧,皱着眉头:“看起来好复杂,怎么解呀?”

  “……哎呀,要不然,你用你腰上的那把小刀,帮我把肩甲上的牛皮筋割断。”女队长决定不要这身笨重的铠甲了。

  折腾了好一会儿,孔雀终于帮女骑兵队长把肩甲卸掉了,这两片东西是青铜锻造,有小圆锅那么大,一寸厚,重达三十斤。戴这样的东西除了骑在马上一动不动,什么事也做不了。双臂自由了,女队长赶紧把沉重的头盔也解了下来,哐当一声丢了老远,露出了一张略带古铜色的漂亮脸蛋。是个极美的少女——或者还得补充一点,是个极特别的美少女。

  怎么特别呢?该美少女战士站起来的时候,整整比孔雀高了一大截,身形几乎大了一倍,连一边的大男人宋昱似乎都没她高大。也就是说,孔雀看见的是一个“很魁梧的美少女”……

  魁梧美少女显然正生着气,从地上拣起长枪,怒视着孔雀:“说!你是何方毛贼?”

  “你才毛贼呢!我是孔雀!”孔雀天不怕地不怕。

  魁梧美少女皱了一下眉头:“你不是毛贼?那你刚才逃什么逃?”

  “我在跑步呀,什么逃什么逃呀?”孔雀走来走去,见有口井,就七手八脚打起水来,一边解释,“我妈妈说了,作为侠客,行走江湖的时候经常要跟坏人打架,所以得有充沛的体力,平时没事的时候就要经常跑步,跑步懂吗?就是锻炼身体。”

  当兵的当然知道跑步是锻炼身体,但是没想到侠客也要跑步——魁梧美少女闭着嘴不说话。

  “原来你们刚才跟在我后面……是以为我是‘毛贼’呀?哈哈,好笨蛋呀你们!”孔雀提起一桶水,然后转来转去找东西。没留意魁梧美少女脸上的一红一青。

  正尴尬,宋昱总算回过神来了,见茅亭里冒出了个“大”美人,惊问:“啊呀!敢问这位是?”

  “本将军姓班,你是何人,在此地做甚?”魁梧美少女刚在孔雀那讨了个没趣,口气冷冷。

  “啊!原来是班……班将军……失敬失敬。”宋昱瞧清楚了美女身上的骑兵铠甲,眉毛乱跳,“在下宋昱,只是个旅人。不知班……班将军……”

  “哼!“看这家伙油头粉面的怪讨厌的样子,姓班的女骑兵将军决定不予理睬,转身走出茅亭,准备回去和她的骑兵部队会合。

  ——骑兵部队追赶山贼追得没了踪影,而女骑兵将军的马刚才没栓上,这会儿竟然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本文相关内容:锻炼身体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天堂的门票(38)     下一篇:天堂的门票(37)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