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长篇]边境大陆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边境大陆(5 罪孽之城)

2004年08月10日11:54:4991文学网 彭勇

第五章 罪孽之城
  
  (上回提要:云维蒂在前往贤者国时遇上毒骑士,周旋中遇上该国的国王莫迪维斯五世,事件解决后和陶氏兄弟结伴继续上路……)
  
  边境大陆第五章——罪孽之城
  
  人物:
  
  律津-时之贤者的盟誓弟子,成为伶的盟誓弟子后性格大变,近朱者赤……。
  
  杜柯西伶-时之贤者端庄外表下的是令人费解的怪异的性格
  
  深夜,一条河边的小村庄突然陷入一片熊熊的火光中,几个黑袍黑甲的毒骑正用铁蹄和长矛无情地蹂躏着它,毒骑士们边发出着非人类的怪叫边散布着邪恶的毒气……,凌晨,这条与世无争的小村庄已经是成为一片废墟……,
  
  在这片名叫亚格斯的大陆上有一个被称为贤者之国,长年被冰雪覆盖的苦寒国度。该国里面有八座远古流传下来神殿,分别由代表着—圣、风、炎、雷、暗、时、守等几位大贤者守护着。各神殿贤者们承担着守护和维持存在于这个国下面的巨大封印和保障国家和大陆不受魔军入侵的重任……
  
  随着大批毒骑士目的不明地在亚格斯大陆四处肆虐,大陆上的各国开始埋怨指责贤者之国守护封印不力,并纷纷派出使节团前往贤者之国调查……
  
  元老院
  
  -贤者之国的最高权力机构,贤者、军队和两所学院‘祈之馆学院’‘贤之馆学院’均在其监督之下,
  
  在一个元老院议事厅中,几个上了年纪的老院士正在相互斥责着:
  
  :“这是你的过失,齐参议院士,是你对魔法贤者维护封印的工作的监督不足,以令魔兽可以自出自入……”
  
  :“话可要说清楚!申院士,魔界中绝对没有魔兽能有能力穿越封印障壁,如果要说的话一定是你负责监督的“圣池”的魔力量下降,令封印的力量失去平衡……
  
  他们的情绪十分的激动。
  
  :“够了,不要再吵了,看你们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你们可都是堂堂贤者国的元老院长者啊,魔兽绝对是无法穿越封印,这个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
  
  另外一个长者说:“但是毒骑士突破封印而出这是事实,一些巡查和守护封印的僧兵和祈祷士也曾亲眼目睹……“
  
  :“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封印是专门针对魔界中魔兽而设,但是对有生命气息的活人的话恐怕又是另外一回事“
  
  :“哼,荒谬,难道说那些毒骑士是依然活着的人类吗?就是活人,没有魔法贤者级别的神圣魔法开路,谁又有能耐穿越封印障壁?”
  
  :“不要互相指责了,快找出对策,我们外交部已经接到有几个国家威胁着要拒绝进贡了……”
  
  :“哼,如果国家灭亡,看你还捧着那些钱有什么用“
  
  :“你……”
  
  议事厅里面,顿时又吵闹着乱成一团,气氛更加紧张,
  
  一个留着长长白胡子的老者再也看不下去了,他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散会!散会!”
  
  元老院院士愤愤不平地开议事厅,几个卫兵上前和其中三个院士低声说了几句,院士门点了点头,他们越过几个神殿,拐进入一个灰白色的大堂。这里是元老院的最高裁判法庭,里面光线阴暗,隐约可以看到一个长着褐色头发的年轻人正跪在高高在上的审判席下面。
  
  几个老院士缓步走到审判席上坐下。
  
  :“台下跪着的人,你知道你为何会被召到这里来吗?如实报上你的姓名和所犯下的罪状。“
  
  台下的人平和地回答道:“在我的名字叫西臣,是贤者国的一个平民,我曾犯下损害至高无上的大贤者大人声望的重罪。”
  
  台上的贤者说:“对于你和时之盟誓弟子律津两人所闯的祸,大贤者大人也表示过不再予以追究,对此你是否有还有话要说的?”
  
  微弱的烛光下,西臣低下头诚恳地说道
  
  :“是的,身为平民竟犯下如此大罪,根本不配受到尊贵的大贤者大人的如此恩赦,就算一死也依然是无法弥补我所犯下的深重罪孽。”
  
  :“很好,那么现在宣判,根据公证神圣的贤者国律法,判有罪的平民西臣.诺流放充军孽城堪巴哈十年,退庭……“
  
  几个健壮的僧兵把西臣带走
  
  时之神殿
  
  在庄严典雅的神殿傍边的一个小院里面,时之贤者的盟誓弟子—女魔法师律津正埋在神殿外面的一堆堆的古书籍和杂物中埋头收拾清理着,
  
  :“真是没有见过这样贤者,外表看上去端庄整洁,华丽夺目,但是自己住的地方竟然会是这么的脏乱无章,如果被国民知道的话可不得了……”
  
  律津擦擦汗,看着眼前的杂物叹了口气:“哇,真是累死了,看来今天又要整天整理这些东西了,唉,伶大人你知道吗?我还有很多的作业未完成啊。“
  
  突然神殿中传出一声绝望般的尖声的大叫:“呜哇~~不行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叫声是负责守护这个神殿的时之贤者——杜柯西伶发出的,律津连忙跑了进去,在偌大的神殿的一角,有一扇不怎么起眼的石门,律津上前拍了拍说:“伶大人,怎么了,您没事吧!?”
  
  里面没有回应,律津有点着急了,这个房间平日都是紧闭着,也只有杜柯西伶可以自由进出
  
  律津发现石门并非紧闭,:“伶大人,我要进来了,失礼了”她推开门,看见在雕刻满神秘图案的小房间正中立着三条圆形的石头柱子,中间一条石柱比左右两条高,左右的石柱上分别摆放着两个手指头大小蓝色晶石,而伶正趴在中间的一条没有晶石的柱子前面,
  
  :“伶,伶大人,您没事吧”
  
  杜柯西伶转过头来,双眼无神,金黄色的头发有点凌乱,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啊,原来是小津啊,……”
  
  律津想:“这副样子,大概是什么研究失败了吧?“
  
  遂安慰道:“是伶大人您的魔法失败了吗?其实,没关系呀,不用太在意的,您看我做的魔法试验不也是经常失败的吗?但是我不也是依然……”
  
  杜柯西伶站起来,摇摇头说:“唉,不要把我和你这个笨徒弟摆在一起说阿,你过来这边。”
  
  两人来到柱子前面,
  
  杜柯西伶说:“这个是房间其实是一个魔法传送间,简要来说,我们在魔界封印附近不是很深入的地方有三个十分隐蔽的用于监视魔军举动的前哨站,而这里三条柱子上的三个蓝色小水晶,可以在这里通过空间魔法传分别送到前哨站那里。”
  
  :“把这些蓝色的小水晶传送到那里做什么?”
  
  :“你可不要小看这小小的蓝水晶”杜柯西伶说着从一个柱子上取下其中一个篮水晶放在手掌中,并开始念动魔法咒语,瞬间,一道不知从什么地方射来一道白光正在打在篮水晶上,立即又折射到房间的墙壁上,一副神奇的景象发生,墙上竟然断断续续地显出图像来,一遍深不见低的黑沉沉的大地和天空,除了远处有一片像是被火光映红了的云层和不时出现的闪电,基本上就是漆黑的一片……
  
  律津从没有看见过这种景象,她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像是书中说的地狱的样子,这个水晶究竟是……?”
  
  杜柯西伶说:“嘿,说是地狱也差不多,其实这里就是魔界的边境附近,接近我们为了封闭魔界所设下的“封印障壁”的地方,在魔界我们偷偷选择了三处这种隐蔽的地方设置了前哨站,它们分别是“黑云崖”“白雨崖”和“灰湖崖”,而这个小水晶可以记录下半个时辰左右的周围空间中的影像,然后我再用时空魔法通过两边的魔法柱子进行空间转移魔法,水晶就可以传到这座时之神殿这里,这样我们就可以及时掌握魔军的动向了”
  
  律津高兴地说:“真不愧是伶大人啊,连《率斯制特的魔法时空流体论述》的空间移动魔法也懂得,”
  
  杜柯西伶说:“我和上任的贤者比起来还差得远呢,她可是连生身也可以做空间移动……,唉,总之,现在的情况是这样,黑云崖,灰湖崖的水晶是传送回来了,但是白雨崖的那颗不知怎么的就是感应不到它,怎么也弄不回来,天哪,究竟哪里出差错了……?”
  
  律津耸耸肩说:“那么直接去那里拿回来不就行了吗?”
  
  杜柯西伶冷笑一下说:“去魔界的白雨崖吗?嘻嘻,我看就算是有一百个小津去也未必有一个可以活着回来呢”
  
  律津不服气地说:“什么嘛,那些前哨站不是也有人驻扎在那里吗?难道他们可以去,我就不行了吗?”
  
  杜柯西伶伸了个懒腰说:“哎呀,今天实在太累了,我要先去睡上一觉然后再弄这个事情了,”
  
  说完就转身离开房间,走到门口,她回头看了看正在赌气的律津说:“小女孩子不要乱来啊,被魔兽叼走了的话,我可救不了你回来的,对了,你今天不是还要去‘祈之馆学院’补习的吗?怎么还这里转悠来着?”
  
  律津被气得没好气地闭上眼大声说道:“哼,那么,不知道是谁有几百多册藏书自己懒得整理硬要人帮忙呢?谁的卧室垃圾成山,被老鼠和小强占领后甚至还要来霸我的卧室呢?”
  
  (其实神殿是一个专门用于施展魔法维护封印以及用于研究收藏整理古籍,编写魔法咒文的地方,基本上是没有专门的居室,贤者们的生活也是很简朴,像杜柯西伶和律津她们也只不过是在庞大神殿的一个角落找了两间没多大用处小房间用作卧室而已。)
  
  但是当律津说完后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杜柯西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偷偷溜走了。
  
  :“又是这样……”
  
  傍晚,一辆小马车颠颠簸簸地来到一个幽深的山谷口停了下来,
  
  车夫对着车内的人说:“沿着这个山谷的斜坡一直走下去就可以到达孽城了,”
  
  律津此时已经换上了一套灰色的蒙头的斗篷,她从车上跳下,把一些钱放到车夫的手中。
  
  车夫说:“哦,客人可真是慷慨,这条就是秘密通往孽城的小路了,你是违禁商品商人?毒贩子?杀了人吗?今年像你们这些人来得好像特别多。”
  
  律津说:“哼哼,说出来可不要被吓倒,我可是个魔法贤者”
  
  车夫一副色迷迷的样子说:“哦,原来是贤者服诱惑吗?嘿,四季馆那边的人倒是挺有创意的,有时间的话我也要去快活一下”说完驱赶这小马车离去,
  
  律津被气的七窍生烟,对着远去的车夫大吼:“不要再让我见到你这个无耻的家伙……”
  
  由于刚刚下过大雨,这条深谷旁边仅仅够一个人侧身走过的小路显得特别的湿滑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掉到无底的深谷里面。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了下来,走了不久一座黑幽中透着无数点点灯火的城市出现在山谷的尽头,这里非常接近魔界封印,这里就是
  
  罪孽之城-堪巴哈
  
  这里曾经是一座在贤者国庇护下的和平的小城,直到有一次该城城主于精神失常中残忍地杀害了他的两人继女儿,这时一个品格高尚的贤者经过并试图救活这两个女孩,但可惜的是一切已经太晚了……城主竟然反过来诬陷这个善良的贤者是个妖僧和杀人凶手,并扇动民众把这个贤者钉在广场的柱子上活活烧死。
  
  此事令道贤者国大为震怒,遂下令放弃对堪巴哈的城的庇护,并撤走所有的魔法障壁,逐渐地这个城市变成了,盗贼,恶棍、骗子,毒贩、人贩、奸商的聚集地,整个城市一遍乌烟瘴气……
  
  终于在数月后的一个晚上数千个毒骑士突然蜂拥而至,堪巴哈一夜之间就被攻陷,就在近千名市民们垂死之际,一个神人到来医治好了全部市民后悄然离去,有传说这个神人就是复活后的那名被诬陷而死的贤者。
  
  有见这个贤者创下的神迹,贤者国认为是那个贤者一心要把这里人们导向善良脱离邪恶,便决定恢复对该城的庇护,但是所有的市民身上全部要烙上罪犯的印记,封锁出入口,并在城中建起数所庞大的监狱,把大量的原市民关押其中,强行让他们通过从事艰苦的劳役来进行赎罪和改过。同样地各地的重罪犯、流放犯,也会被送到这里服苦役。从此这座被封闭了的城市几乎就成为了一座庞大的城市监狱,但没有人想到,城市交由一个贤者国的昏官全权治理后,这里竟然再次成为各种各样的盗贼、毒贩、奸佞商人的聚集的天堂……。这里聚集了世间的罪,世间的罚,这里就是罪孽之城堪巴哈。
  
  律津走在晚上的街道上,发现四处乌烟瘴气,街道上各种商人,贩子等的三教九流人们都汇集于此,她在路上不断向路人打听白雨崖的方向,但是似乎没有人知道。一路上不时有人向她兜毒品,有人敞开衣衫向她展示着身段,甚至有人公开在此贩卖拐来的人口,只要有钱,这里的人似乎什么都愿意做。
  
  她便走便摇头叹息,:“世上竟然会有沦落到这个地步的城市?”
  
  :“呵呵,他们把正常人都关进监狱,却任由一群疯子在外面游荡,”一个身材肥胖,光头,细眉细目,一副肥头大耳长相的人插嘴说道。
  
  看他长的样子律津觉得这个人也不会好得到什么地方,没有理会转身就想走,突然那个胖子说:“喂,小姑娘,你刚才不是在打听去‘白雨崖’的路吗?”
  
  律津停下脚步扭过头说:“怎么,你这个胖和尚知道去那里的路?”
  
  :“嘿嘿,我们可是白雨、黑云、灰湖的常客呢。知道这些个贤者军的秘密据点,小姑娘你也不是普通人物吧”
  
  :“嗯,那个……我其实……”
  
  :“……呵呵,到这里来的人自然都有他们不可告人的原因吧,我感受到你身上似乎有着魔法的气息,如果你会像祈祷士的那种回复治疗的魔法的话就跟我来吧”
  
  说完胖和尚转身离去,
  
  律津想:“回复,治疗这种初级魔法可是祈祷士的基本功夫,我又怎么不会……“
  
  转过几条小巷两人来到一栋大屋前面,胖和尚左右看看没人,就带着律津走进屋子来到后花园,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屋前停下,掏出钥匙打开了一扇铁门,一条通往地下的幽暗楼梯展现在眼前,
  
  胖和尚说:“害怕的话现在回爸爸妈妈的身边还来得及。”
  
  律津笑了笑说:“相信我,如果你有任何不轨的举动的话,我可以随时在你的身体上开上几个洞……”
  
  胖和尚嘻嘻地笑了笑,二人延楼梯走下,再穿过一道铁门,进入了一个宽广的大厅,一班穿着各式各样服饰,神色呆板的人坐在地上,其中律津好像还看见两个身穿“贤之馆学院”制服的女祈祷士。两人来到一个幽暗的房间里,黑暗中律津看见有一个人站在角落,他头带着一顶宽阔的破僧帽子,瘦削的身上穿着一身旧粗布做成的旧僧袍,竟然是打赤着双脚。一个黑色的眼罩遮掩着一只似乎瞎了的眼睛,神情十分严肃。他就这样站在角落一动不动,似乎像一个石像似的
  
  胖和尚说:“这个人……,咳,不用管他,“然后他示意让律津在房中的桌子旁边的椅子坐下。
  
  律津说:“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我刚才在外面好像还看见有贤者国的祈祷士。
  
  胖和尚说:“总之现在我们开始谈交易吧,你要去的地方是白雨崖,没错吧?不惜一切代价?”
  
  律津点了点头,然后皱起眉毛:“你们想要什么代价,要钱的话我全部积蓄就只有这八十个雅币,总之告诉我方向或者给我地图就可以了,不愿意就算,不要妄想向我提一些变态的要求……”
  
  :“哈哈,小女孩还真会说笑,你打算一个人只身穿越封印障壁,前往深入魔界二里多的白雨崖哨站?”
  
  律津想:“其实一早就知道这样去绝对不容易,单是要穿越这个古代流传下来的封印着整个魔界出口的“封印障壁”恐怕耗费全部魔力也未必……“
  
  看见律津一面惆怅的样子,胖子和尚说:“呵呵,不用为难啊,我们有办法……“
  
  这时有人敲了敲门,一个十一二岁左右的小孩慢慢地走了进来,那个站在一旁的独眼和尚突然拿起挂在墙壁上的短刀,一下就向那个小孩子身上砍去,小孩立即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一道鲜血立即从他身上喷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律津顿时惊呆了,她立即冲上前扶起他,对着独眼和尚大叫:“你,你这是在干什么?“
  
  此时胖和尚和独眼和尚却静静的一言不发,更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律津,律津也顾不了这么多,立即把手按在小孩的伤口上,并开始念动治疗的咒语,一道淡淡的白光出现在小孩伤口上面,渐渐的,伤口停止了流血。
  
  看见这样独眼僧人离开了小房间,用一把低沉的声音对律津说了句:“不要误事……“
  
  这时两个青年人进来把受伤的小孩搀扶了出去,
  
  胖和尚说:“好了,好了,这样就凑够人数了,刚才也只是想试试你是否真的具有祈祷士的魔法治疗能力,要知道整个大陆也只有贤者国的祈祷士懂得这种魔法,我可不敢大意“
  
  律津愤怒地说:“你们这些冷血的家伙,“
  
  胖和尚不以为然,他继续说:“总之情况就是这样,贤者国好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在魔界里面,他们秘密派了些僧侣官来孽城这里招募士兵前去魔界打探消息,我们就接下了这桩生意,”
  
  :“你们需要负责为士兵疗伤的祈祷士?”
  
  :“对,除了帮他们去白雨崖前哨站打探消息,寻找失物,还要协助我们私下带回一些魔界独有的‘土特产’总而言之,只要你能协助队员完成任务回来就可以得到一千七百个雅币,找得到他们‘失物’的话,另外再加六百个雅币,当然如果你在半途死了的话,你的朋友或者家人是一分钱也不会得到的,怎么样?”
  
  律津开始觉得这个满身铜臭的商人愈来愈讨厌,:“随便,总之可以去就行了“
  
  当天傍晚,胖子和尚和律津一行人进入孽城的主城,经过几个大厅和几处封锁严密的关卡,众人进入一道长长的石梯,竟然蜿蜒地往地下走了差不多大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最深处,一个巨大的洞穴出现眼前,在正中间有一座破旧不堪的神殿,律津估计他们大概已经来到谷底附近,这里阴森潮湿,空气十分的浑浊,除此还有一股说不出的压抑的气息令律津觉得十分不舒服,总之打从来到孽城,律津就觉得浑身的不自在,这感觉随着越深入地下越显得强烈,真的是恨不得马上就离开这个鬼地方。
  
  :“怎么?觉得呆在这个地方很不舒服吗?“胖和尚说道。
  
  律津被人看穿心事,有点不满:“我是如此的外露的人吗?“
  
  胖和尚说:“孽城这里可以说是人间和地狱的中间过渡地带,环境恶劣以致连贤者国的正规军也不愿意驻扎在这里,更何况是封印障壁后面的魔界领土?那里的环境……,嘿嘿,“
  
  这时走来五个似乎已经等了很久的人,为首的是一个看上去虽然年纪老迈,但是精神奕奕的男性老剑士,一个是身穿灰色道袍,手握魔法仗,面色苍白,拥有着红色瞳孔,身体瘦削的暗黑魔导士,一个是持一把大斧头的壮汉,还有两个就是律津曾经地下室见过的贤者国女祈祷士,她们虽然都拥有着女性祈祷士的特有的高贵、美丽的相貌,但是两人面色极之苍白憔悴。她们以一种、疲倦、茫然的眼神看了律津一眼。
  
  胖子和尚说:“那么我先来介绍一下吧,首先这位是拥有多年佣兵经验的老剑士麦卡,这个是暗黑魔导士,而这个身材魁梧的壮汉是来自沙漠地带的猎手战士,而这两位……”
  
  律津走过去轻声地对着两个女祈祷士说:“身为神圣的贤者国祈祷士的你们为何会沦落到这种地方?是不是被这个胖子和尚骗到这个地方了?我一看就知道他们准不是什么好人。”
  
  其中一个穿着绿袍留着长长头发,碧发黑眼的祈祷士解开脖子附近衣服,一个两条交叉缠绕的毒蛇的鲜明烙印出现在脖子的一边。
  
  律津吃了一惊:“这……这个章纹!?你们究竟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受这种惩罚”
  
  另外一个较年轻一点同样留着长发的女祈祷士说:“可以说是知道了一些不应该知道的事吧,或者贤者国其实并你所想的那么高尚呢。”
  
  这时神殿中走出十多穿着整齐贤者国正规军服的僧侣官兵。
  
  为首一个长相威严的长官样子的人来到胖僧人面前交头接耳了几句,然后胖子和尚说:“好了,现在这位杜长官就是任务的指挥官,一切都要遵从他的指挥“
  
  那个叫杜长官的军人摆出一副军官架子说:“大家听我说,想活着回来的话就要绝对听从我的指挥。要知道,你们现在所在的地方依然是属于孽城的范围,孽城有另外一半的建筑其实是秘密地延伸到魔界境内的,而封印障壁也是在城中通过”
  
  杜长官指着身后神殿中的一扇石门说,:“你们看到这座神殿里面的门后就是漫长的的封印地带,只要穿过它就可以从孽城的另外一个出口出去,那里就是魔界的领域。队伍分成两队,一队是贤者国六个正规军的僧侣战士和一个祈祷士组成,另外一队就由剩下的你们这班杂兵……”
  
  杜长官轻蔑地瞧了瞧律津他们,
  
  “……组成”
  
  律津看了看穿着光鲜整齐,精神抖擞,兵器闪亮的几个贤者军,然后又看了看自己这边,一个是白发花花的老头儿,一个是像瘾君子似的骨瘦如柴的魔导士,一个像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农民,还有那两个憔悴不堪的祈祷士就更不用说了。
  
  心想:“唉,杂兵……”
  
  其实把再律津这个看去只有十六七岁左右的小女孩子加上去,的确是难免让那个杜长官严重皱眉。
  
  这时几个士兵抬着十多副黑黝黝的盔甲走了过来。
  
  杜长官说:“这是唯一能保证你们可以抵御封印的力量和可以在魔界自由活动的魔法护甲,把它们穿上吧,”
  
  律津接过一副女性战士用的盔甲,发现盔甲十分的沉重,盔甲分为多个独立的部分,盔甲之间没有任何的绑绳之类的。只见僧侣兵门稍微施展了一下魔力,一片片的盔甲便像磁石一样向施法者的身上覆盖上去,根据身材盔甲自动作出一些微小的调整变型,一瞬间,一副厚重的近乎是覆盖满全身的魔法盔甲便穿着完毕。
  
  律津顿时吃了一惊:“暗黑魔导甲……!!!?”
  
  胖和尚大吃一惊,立即冲上前,捂上她的嘴巴并把她拉到一边
  
  :“拜托,不要那么大声好不好……”
  
  :“这,这不是邪恶的魔导帝国的黑暗魔导盔甲吗?这么会成为贤者国的魔法护甲的!!?”律津看了看盔甲上雕刻的徽章
  
  愤怒地说:“上面竟然还雕刻着贤者国的军徽,太过分了,!!?”
  
  :“呵呵,我是个商人嘛,魔法级别高的贤者当然不需要,但是力量较弱的僧侣兵在没有强力魔法支援的情况下要进入魔界,就得穿上这只有魔导帝国才能制造的魔导盔甲,为达目的,贤者国的人也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啦“
  
  没办法,律津只有无奈地穿上被他们贤者国人认定是和魔军结盟的国家所制造的盔甲。盔甲“附”上后,盔甲神奇地自动根据她的身材作出一些变型,一身十分配合她纤细身材组合而成的魔导盔甲完成。看上去也不乏有一些威风凛凛的感觉。
  
  律津前后打量了一下那些贴身穿在身上的黑黝黝的魔导护甲:“这个样子……唉算了……刚才还以为穿上后会像男性士兵那样成为一副难看的大水桶身材呢,真是想象不到竟会有这种事情……”
  
  不久全部人员穿着完毕,这时一阵阵的微薄的黑色气焰浮现在盔甲的表面,抵抗魔法攻击的功能‘启动’了律津是首次穿着这种重魔法盔甲,这盔甲启动后,她全身觉得十分不舒服,尤其是头部、胸部、手臂、大腿等地方好像正被人哗哗地抽着血一样的难受。要知道用黑魔法打炼出来的魔导盔甲如果穿在练黑魔法的魔导士身上,便是会令魔力大幅提升,但是如果穿在练与之相对立的神圣系魔法的魔法师身上的话,就只有靠不断榨取施法者身上的魔力来维持盔甲的魔法防护能力。
  
  律津看见那两个女祈祷士穿上魔导甲后面色更加苍白了,不断微微地喘气流汗,甚至连走起路来都有点不稳,
  
  律津心想:“她们……没问题吧……“
  
  杜长官说:“好,大家听清楚了,最近封印障壁力量正在逐渐下降,一个月期间会出现部分区域封印力量大幅减弱的情况,我们也预计这个空隙大概会在几分钟内到来,到时这扇铁门后面的封印就会变得不稳定和力量变弱,届时两队的祈祷士门就要分别展开魔法防护罩来中和封印障壁的力量,然后两小队以祈祷士为中心迅速穿封印越障壁到达孽城的另外一个出口,也就是魔界的领土了。要在没有贤者的魔法力量引导下穿过封印障壁,这是唯一的方法。”
  
  突然律津感到一阵极不寻常的魔法气流的颤动起来,一阵刺骨的寒气从神殿的石门后传来。贤者军的一个祈祷士说:“杜长官,是时候了~”
  
  杜长官立即说:“好,佣兵队在前,贤者队在后,出发~”
  
  这时站在一旁的胖和尚说:“呵呵,等你们带好消息回来哦。”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律津问道:“你不一起来吗?”
  
  胖和尚说:“世界上不该死的人死得太多,而该死的人却死得太少,所以我就此告辞了,地面见,呵呵……”
  
  说完就转身离开,在这一刹那,律津看见一条人影也迅速地从阶梯的出口出闪了出去,从身影看来应该就是那个独眼赤脚的瘦和尚。:“难道他一直跟在我们后面吗?但是我竟然完全没有察觉,他有很强大的气息收敛抑制能力呢……“
  
  神殿中的石门被队员门渐渐推开,顿时一阵阵仿佛从地狱传来的刺骨的寒气透过盔甲,透过衣服,皮肉,一直深透到每一个人的骨头里面,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十分巨大的用砖石堆砌而成的无底深坑,感觉上像是这座规模极其庞大孽城的内城的地下通道。阵阵扑面而来的阴风就是从下面吹上来,一道窄窄的石路环绕着深坑壁歪歪斜斜地着向深坑的深处延伸,无数忽明忽暗的古文字浮现在墙壁上,空气中,成为了一道道北极极光般的神秘光束。
  
  杜长官看看说:“很好,现在封印的力量降得很低,祈祷士!立即展开魔法屏障。”
  
  随着咒文的念动,三个祈祷士展开了两个闪耀着神秘蓝色光芒的若隐若现的魔法护罩,把律津、僧兵、佣兵他们包围在中间。
  
  杜长官继续说:“记住我们的任务是去侦察,不是战斗,下去后,不要说话,不要东张西望,不管发生什么事,只管向前走,出发~”
  
  队员们在魔法护罩的保护下穿着厚重的魔导盔甲向无尽的深渊一步步迈进,不久他们已经走了很远很深,看去就如黑夜中的两只闪耀蓝光的萤火虫……
  
  待续
  
  边境大陆第五章罪孽之城完
  
  下回预告:
  
  边境大陆第六章被囚禁了的魔公主
  
  在绝望恐怖的魔界中,侦察队几近全军覆灭……
  

本文相关内容:年轻人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天堂的门票(38)     下一篇:天堂的门票(37)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