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长篇]边境大陆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边境大陆(6 被囚禁的魔公主)

2004年08月10日11:55:4191文学网 彭勇

第六章 被囚禁的魔公主
  
  通往孽城出口的地下长廊似乎没有尽头,律津抬头看了看,出口早已经看不见了,无论是前面或后面的道路都是漆黑一片,根本就不知道现在身处什么位置,越深入深处寒气、妖气就越大,强气压和蜿蜒无尽的长廊给人带来令人头痛不已的压抑感。这时律津发现前面好像有几个人影摇摇晃晃地向深坑的深处移动着。
  
  律津激动地指着前面的人说:“这……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呢?”
  
  但是队中似乎没有人对此感兴趣,渐渐走近后,律津发现前面不只是几个,而是一大队的人排成长龙一直向地下长廊的深处延伸着,他们没有魔导护甲,只有一身褴褛破烂的衣服,一个个都弓着身体摇晃着向地下走去。
  
  律津向前面其中一个人打了个招呼:“呃,你好。”那“个”人回过头来。
  
  她立即为刚才的举动后悔了,“呀~~~~~!!”
  
  这个“人”的面部模糊不清,仅仅凭着一些鼻梁骨可以分辨一些类似出眼耳口鼻的东西。
  
  这个“人”边伸出一双腐烂不堪令人恶心的“手”搭在律津的肩膀上,用极沙哑的声音说:“嘉芙,你看见我的妻子嘉芙了吗?她长得不高,笑起来的样子很迷人,你看见她了吗?……“
  
  这实在是太恐怖了,阴森的地下长廊中一只如此恶心的类人怪物突然捉主了律津
  
  :“哇,不,我不知道你的妻子!我不认识呀!!请放开我!呀……哇……呀~~“情急下律津不禁拼命挣扎着要摆脱那个“人”的“手”
  
  这时白头发老剑士麦卡上前一步,一剑挥出,那个“人”的双“手”顿时被砍断,它顿时也失去了重心,一个踉跄后,伴随着恐怖的尖叫声掉下了无底的深渊。
  
  律津尖叫着把剩余的握在她身上的两只“手”一把扯下,用尽毕生最大的力量,把它们仍到老远:“这这这这……这些是什么东西呀~~~~?”
  
  麦卡收起长剑地说:“不要聊它们说话,那些叫‘咀尸’,是被一群死去后永远被困在这个非魔界非人间的地带不得超脱的人……”
  
  突然律津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队伍后面竟然也出现了一大群摇摇晃晃的‘咀尸’,感觉上似乎是律津他们的队伍加入了这班行尸走肉般的‘咀尸’缓缓挪动的行列。
  
  律津此时终于镇定了一些,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手摆在胸口平抑了一下疯狂跳动的心脏:“谢……谢谢您,麦卡老先生……”
  
  麦卡摆出一副严肃的神情斥责道:“不要光会乱叫,要拿起剑,要毫不犹豫地狠狠地砍下去,不然下一个死后变成‘咀尸’的人是你”
  
  律津连声道歉:“对,对不起!”
  
  :“喂!前面的人在嚷嚷什么,还不赶快走”后面传来杜长官的催促声。
  
  众人遂夹在大群的‘咀尸’中继续缓缓前进,随着更加深入地下,封印障壁的力量便越来越强,众人的魔导盔甲似乎不堪封印魔力的重压,开始发出‘吱吱’的声音,为了抗衡越来越强的魔力魔导甲开始疯狂般地吸取众人的体力,几个魔导士的防护障壁也明显减弱。
  
  突然一阵剧烈的震动传来,整个地下长廊中的气流剧烈地翻滚起来,不少‘咀尸’被气流刮走,众人也被吹得东倒西歪,他们连忙抓紧墙壁突出的位置。这时魔法封印的力量突然重新回复了,强大的封印魔力和深透入封印中的魔界妖气纠缠排斥起来。强烈地互相拼博着的魔法气流强烈同时也冲击着由祈祷士建起的魔法护罩。
  
  一个祈祷士惊呼道:“不好了,封印力量恢复得比想象要快!魔法护罩快支持不住了……!!”
  
  律津队中的那个一头碧发的女祈祷也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呀~不,我不行了“
  
  队中另外那个年纪轻一点的祈祷士连忙上前扶起她:“支持着菲纱!支持着!我们快要到出口了!“
  
  律津上前帮忙扶起了那个叫菲纱的祈祷士,霎时间菲纱感到一股暖流自律津的手流进自己的体内,她抬头愕然地看着这个同样也是疲惫不堪的女子竟然把自己体内珍贵的魔力源源不断地传给自己。
  
  :“谢……谢谢,我觉得好多了,真是非常感谢,对了,我叫菲纱,她叫鹭都,如您所见是两个被放逐了的祈祷士……”
  
  那个叫鹭都的女祈祷士也微笑着对律津点了点头以表感谢。
  
  :“你这是什么话啊,我叫律津,和你们一样也是‘祈之馆学院’的学员呢……“
  
  这时后面那个杜长官冲上前恶狠狠地说:“你们这些祈祷士快给我撑着,前面不远就到出口了,我不允队伍为了你们这些没用的家伙而半途而废!!给我继续走!!“
  
  无奈,律津搀扶起那个叫菲纱祈祷士,并加入她们用魔法支撑起魔法护罩,随后继续艰难地抵御着横冲直撞的魔法气流向前迈步。
  
  没走几步突然从无底深渊里面回荡着传来几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一阵唰唰唰的像无数金属兵器在互击声音从深渊底部传来,转眼间两条布满利刃像般章鱼触手般长长的利刃呼啸着地冲了上来,随即极其灵活地在空中一挥,便沿着墙壁轰轰隆隆地扫了过来,异常地锋利的触手划过之处甚至连坚硬的石壁和石梯也被拖出一道深深的裂缝,一堆一堆的“咀尸“立即被切开无数件,
  
  杜长官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大惊失色:“逃……快逃啊……”
  
  说着就没命地向前面冲,顿时小队的人什么也顾不上了,一窝蜂地往前逃命,但是疲惫的他们那里赶得上利刃的速度?利刃说着就已经以极快的速度横扫了过来,跟在律津小队后面的贤者队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利刃已经撕裂了他们魔法防护罩,砍破魔导甲,数个僧侣兵顿时被卸开几段,剩下的几个惊叫着没命地像向律津她们跑过去,
  
  一个僧兵奔跑着向前面的律津伸出手求救:“救……救命啊~~”
  
  律津刚刚伸过手碰到他的手,突然一道鲜血飞溅倒她的身上,利刃已经穿过僧兵的身体,然后把那个僧兵活生生地拖进了深渊。
  
  律津呆呆地站在那里,脸上盔甲上都沾上了那个僧兵的鲜血,她茫然地看着手掌上还流淌着的鲜红液体,这时另外一条利刃已经呼啸着向律津砍过去,
  
  在远处逃跑中的鹭都见状惊呼起来:“律津大人小心啊!那条利爪要冲过来啦!!”
  
  老剑士麦卡回过头来一把捉主她们两个的手说:“不要停啊,这个距离没办法了,不逃的话就轮会到你们了……”
  
  伴随着触手的利刃在空气中划出的嗡嗡的刺耳声音,利刃已经以极高速度杀到律津的身前,这时律津身上的魔导甲表面突然泛出一层暗褐红的光芒,只见她口中边诵读出陌生的咒文,边双手在空气挥画着符阵……,
  
  但利刃并没有一丝停顿的迹象,最后极度锋利的利刃触手无情地横扫着贯穿过了她纤细身躯……。
  
  菲纱和鹭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呀!~~~律津大人……!!”
  
  但是砍过了律津的利刃并没有停下来,随着深渊处传来一声更加恐怖异常的怪叫,利刃触手呼啸着继续拖着墙壁向剩余的人劈去……
  
  那个杜长官惊恐万分地大吼:“……呸,真……是没用的家伙!连稍微阻挡一下也做不到……!!!”说完继续发狂地在众人的前面逃命。
  
  无奈,为了活命,菲纱和鹭都只得含着泪继续向石梯的深处逃命。但是有一个人竟然目无表情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就是那个骨瘦如柴的暗黑魔导士,麦卡大声对他吼道:“喂,臭妖导士!不要放弃……!!”,
  
  暗黑魔导士用一把阴阳怪气的声音说:“没必要,唧唧”
  
  :“什么!!?”
  
  此时目光锐利的麦卡突然发现利刃触手的运动轨迹有些不妥,利刃触手好分变成了两段,一条在外部挥动,一条在内部横扫,在利刃来到魔导士面前的时候,长长的利刃已经变成了两段在魔导士身体两边划过,利刃触手中间竟然有一大截消失了,而断开了的那段利刃触手也仅仅是靠着惯性向众人砍去,
  
  :“快卧倒!!”麦卡大喊道。筋肉大汗,麦卡,鹭都、菲纱立即趴在地上,一瞬间利刃呼啸着从他们头上划过,在惯性的驱动下利刃向着跑在前面的杜长官砍了过去。
  
  杜长官被吓得面无人色:“呜……啊~~~!!救命啊~~~!!”
  
  他大叫摔倒在地上,“咔咔咔咔~!”的几声后,利刃终于在离他极近距的地方卡在墙壁上停了下来,而上面的利刃好像回光返照似的还不断唰唰抖动着。”
  
  :“怪~~怪物啊~~”他吐出这几个字后便口吐白沫昏了过去。但他总算捡回了一条小命
  
  菲纱和鹭都连忙向律津跑去,她们伸出手想触摸呆呆地站在那里的律津,但是又害怕一碰之下她的身体就会像那些僧侣兵一样四分五裂地散开。
  
  :“不用怕,她还活着,唧唧”魔导士那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
  
  :“真的吗?~~”菲纱和鹭都连忙半信半疑地在律津的身上摸索起来,看看哪里有受伤的地方。
  
  律津这时终于回过神来,看见菲纱和鹭都在她身上摸来摸去,
  
  立即红着脸说道:“啊,呀……不……不要摸了……我没事……”说着就把她们推开。
  
  :“太好了,律津大人你没事~”
  
  :“刚才真是吓死我们了,还以为您被杀了呢~~呜~~”
  
  律津摸了摸脑袋说:“我没事啊,刚才不知怎么的,忽然就念起咒文来,跟着发生什么事就忘记了,直到你们过来摸我……”
  
  剑士麦卡走到魔导士身边说:“喂,妖导士!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魔导士唧唧地笑着说:“这女孩不简单呢,唧唧,魔导甲在吸收大量施法者的魔力后会便会在一定条件下,例如沾上修行僧的血,就会发生变异哦,唧唧”
  
  :“什么!”
  
  果然,麦卡看见律津身上的魔导甲表面泛出一层褐红色的光泽。
  
  魔导士走过去自言自语地说:“刚才用了小小空间对灭魔法就把那条触手轰断了,唧唧,用暗黑魔法撕裂对手感觉一定不错吧,唧唧……“
  
  他瞪大布满血丝的双眼瞪着律津,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
  
  “很想啊,我也很想尝尝那种肉体被异空间撕裂的感觉啊,唧唧……“
  
  律津愤怒地一把揪着魔导士大声问到:“你刚才胡说些什么?谁使用了邪恶的黑暗空间魔法了!!?”
  
  :“唧唧,忘记了吗?不用装了,KnowixoadicsnozzDixongicolgw……”跟着便念起咒语来。
  
  :“这,这个不就是我刚刚无意间念出的咒语吗?为什么你会……”
  
  律津惊恐地放开魔导士,看着自己双手:“难……难道我竟然使用了邪恶的黑暗魔法……!!?”
  
  这时空气中封印的法力已经把魔界的妖气完全压制下去,地下长廊渐渐地变边光亮起来,深渊低下的怪物怪叫一声后,似乎终于放弃对众人攻击收回了利刃触手。
  
  空气由冰冷逐渐变得温暖,更渐渐开始变得炎热起来……“
  
  忽然鹭都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对着众人大叫:“大家不要站在那里了!封印的力量马上就会恢复,到时的高温会把我们全部都烧死的,快到出口去!”
  
  这时众人才察觉到了冰寒后的怪异酷热,麦卡走到杜长官的身边一把扯起他,杜长官立即清醒了过来:“哇~~怪,怪物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怪物完蛋了,不想被烧死就赶快带路吧~~”
  
  杜长官连忙连滚带爬地在前面跑了起来,众人也连忙继续向深处奔去,
  
  不久众人在一个突出的平台停了下来,平台两边同样是无底的深渊峭壁,石壁上有个深深的洞,
  
  “好,终于到出口了~~~,”
  
  杜长官第一个兴冲冲地跑了进去,但是洞中立即传来他绝望的叫喊声:“噢~~不!天哪,为什么关上了,为什么啊~~~!!”
  
  众人立即跑进入洞中,杜长官在里面边拼命地推撞拍打着一栋厚重的石门,边发狂般地大吵大闹“
  
  麦卡一下冲到门边,摸索着这陌生的石门,他声音颤抖地说:“为什么会有门在这里的?我从来也没有见过有这么一道门!!”
  
  无奈,众人唯有本能地一齐全力地推着这栋沉重无比的石门,这时空气中的气温突然又升高了不少,一阵阵炎热的封印魔法冲击气流令人觉得五脏六腑在不断沸腾般的痛苦。
  
  杜长官大叫:“不,没希望了,我受够了,我命令全体撤退,撤退,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呀~~“
  
  菲纱说:“不行啊,杜长官,封印马上就要恢复完毕,走回头路的话,不到一半就必死无疑!。”
  
  杜长官发了疯似的一把推开菲纱:“哎~~你给我滚开,我要出去~~~~!!”
  
  突然那个筋肉大汉一言不发地上前一拳从后把杜长官击昏在地。
  
  麦卡说“不想死的话,大家继续推啊~~!!”
  
  宝贵的时间一刻一刻流逝,石门依然是纹丝不动,麦卡,律津、等人都纷纷力量不继筋疲力尽地先后全部倒在地上……
  
  灼热、高压的封印魔法气流冲击着这个绝望的小空间。如果不是有魔导甲保护,众人早就被活活灼死了,而魔导甲也发出“勒勒”的即将裂开的恐怖声音,看来也支撑不了多久。
  
  律津想到:“难道我们就这样死在这里吗?”她抬头看着这栋巨大的石门,高温慢慢把门上层层厚渍灼落,几幅石雕渐渐显现出来,一棵树,上面有布满枯萎,下垂的桠杈,但在雨水的浇灌下就重新施展撑开了绿枝,开花~“
  
  她顿时想起了在收拾时之神殿中的古书籍时,无意间看到的一个寓言故事
  
  :“我明白了,这是那古文的寓言!谜底是伞”她立即用尽最后的魔力念动咒语,一道道像伞一样的魔法波动气流,缓缓地轻柔拍打在石门上,“卡登”石门里面传出一声像是什么机关松开的声音。
  
  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麦卡大声吼道:“侅格斯~~~!!!”
  
  只见那个浑身筋肉的大汉顶着巨大的封印气流从地上爬起,用尽最大的气力,“啊~~~~”地大吼一声后以力拔山河般的气势向着巨大石门直撞过去。“轰隆~~”的一声传来,厚重的室门终于被撞开,侅格斯一次在肩膀上扛两个人,把律津,魔导士,麦卡、祈祷士、杜长官他们通通扛了出去。

  
  ‘轰,隆,卡登’身后的大门又再次关上。
  
  总算是穿越了这条恐怖的低下的长廊,而一个冰冷阴森、如混沌初开、如地狱般的黑暗天地呈现在律津的眼前。
  
  :“这里,就是魔界……?”
  
  大家休息了一会,力气逐渐恢复了。那个杜长官突然惊醒了过来,他立即跑到一块石头后面躲了起来:“哇~怪~~怪物~~,走~~走开!!”似乎他还没有恢复神志。
  
  浓雾散去,律津发现他们是在半山上,一条山路蜿蜒着向山脚通去,
  
  麦卡一把揪起石头后面的杜长官,啪啪地扇了他两个巴掌,问道:“喂,怪物已经完蛋了,你的贤者军也都完蛋了,快告诉我们这次来这里的任务是什么”
  
  被扇耳光后杜长官似乎也平静了一些,他说:“到,到白雨崖找一颗通讯水晶石”
  
  :“好,那么我们出发下山吧”
  
  众人刚刚开始准备下山。
  
  突然律津觉得五脏六腑传来阵阵抽搐着的剧痛,
  
  :“啊~”一口白沫从口中吐出,
  
  鹭都和菲纱连忙上前扶起她:“律津大人,您怎么了?”
  
  律津喘着气说:“嘿,…惩罚,这大概就是使用了禁忌黑魔法的惩罚吧,啊~~”
  
  又一阵剧痛从腹部传来,她痛得卷缩着身体蹲在地上。
  
  这时魔导士走过来:“唧唧,使用禁忌的黑魔法就得承受逆反而来魔气,用的魔力越强,反弹回来的痛苦越大。唧唧,这感觉一定很棒吧唧唧……”眼中竟流露出变态的羡慕眼神。
  
  菲纱连忙上前哀求道:“魔导士先生,您一定有办法的吧,求求您救救律津大人吧……”
  
  魔导士瞪大眼睛盯着倦在地上不断痛苦抽搐的律津
  
  :“唧唧,好,既然暗黑魔导盔甲也承认了……”
  
  他从身上拿出一本红色的书把它递到律津面前,书上面写满了神秘的文字。
  
  :“来吧,把手放在书上,和伟大的黑魔法签订契约,加入暗黑魔导士团……唧唧……那么你的痛苦就会永远消失,然后你还可以肆无忌惮地使用黑魔法,唧唧……”,
  
  律津厌恶地一下把他手中的魔导书拍得老远,:“哼,就算……死,我也不会……和你们这班堕落的魔法师为伍~~呜~!!”
  
  :“哼,不识抬举!!唧唧没有黑魔法契约帮你抽取身上的反馈魔毒气,你就等着全身毒发身亡吧,唧唧”魔导士奸笑着转身向山下走去。
  
  麦卡对着律津说说:“喂,我们要出发了,如果走不动的话就唯有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了。”
  
  看见律津痛苦的样子,鹭都咬了咬牙从身上取出一个小布袋,菲纱吃了一惊,
  
  :“鹭都,你难道想……”
  
  :“一切后果由我负责……“
  
  鹭都从中取出一块灰色饼状的物体,她从上面瓣下一小片,喂着律津吃了下去……
  
  不一会儿,她的疼痛渐渐地消除,
  
  :“谢谢你鹭都,你那些药好像挺有效似的。”
  
  :“啊,不,我想这个只能暂时延缓一下,律津大人最好尽快找到消解魔毒的办法……”
  
  看见麦卡他们已经走远,菲纱神色带点悲伤地催促道:“我们要走了。”
  
  众人沿着山路行走,不久便来到山脚,突然不知从何处传来一把急速而激动的声音:“喂,喂,那边的人,是孽城来的贤者队和胖和尚的佣兵吧。”
  
  麦卡说:“正是,你是什么人?”
  
  那个有点激动的声音说:“证……证明!”
  
  麦卡抽出匕首在手上划了一刀,鲜红的血流缓缓地流出……
  
  这时前方石头后面迅速跑出一个身穿魔导甲的人,
  
  :“太好了,真怕遇上会拟态的魔兽呢,你是队伍的最高长官?”
  
  麦卡一把把躲在队伍中间的杜长官扯了出来,:“不,是这个家伙“
  
  杜长官依然神志不清地在自言自语:“血……血呀,妖怪,妖怪~~“
  
  那个人立正对着杜长官行了个礼说:“士尉长官!终于等到你们来了,我是贤者军边防第五队的兵士毕比,我先带你们去黑云崖吧……”
  
  :“不~哇~不要过来”,说着杜长官又跑到队伍后面躲了起来。
  
  众人跟随着毕比来到一条流动着灰黑色河水的小河旁边,上面飘浮着一条小船,众人乘船顺流而下,不久便进入一个隐蔽幽深的山洞,穿越一条长长的地道后,一个隐蔽的军事据点出现在眼前。
  
  :“好了,这里就是前哨站之一的黑云崖了,到了这里大家可以脱下魔法盔甲了,洞内有魔法护罩。“
  
  毕比带头松开了身上盔甲,律津等人也松开了身上的魔导甲,律津回想起如果当初这魔导甲的保护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不禁令道之前对它的厌恶感觉大减。
  
  毕比鬼鬼祟祟地凑到魔导士的身边说:“喂,那个,你们带来了吧,嘿嘿”魔导士点了点头。
  
  在通往指挥部的路上,律津看见士兵门无精打采地坐在狭窄的长廊两旁,武器装备胡乱摆放,根本就不像是一支正规军队。
  
  众人在毕比的带领下来到一个叫做是指挥部的小房间,毕比对着躺在房间一角长凳上的人行了个礼说:“伍迪军士长!贤者军侦察队来了,”
  
  那个叫伍迪的长官站起来:“嗯”的应了一声,这个人面色还留着没有剃干净胡子,身材高大健壮,身上的穿着和其他士兵一样的懒散,醉醺醺的像是刚刚睡觉醒来。
  
  他打了个哈欠问道:“谁是长官啊?”
  
  众人把目光移向杜长官,
  
  这时杜长官看见四处都是贤者的军人,多少也清醒了一些,但是依然面色苍白,
  
  :“伍迪……士尉长吗?我是小队的少校尉长杜明,我……我们们奉命去白雨崖寻找传送蓝水晶,要求贵部队协助……”
  
  :“不用了,白雨崖已经被魔军攻陷”伍迪淡淡地说道。
  
  众人大吃一惊:“什么!?”
  
  杜长官立即精神起来:“好!太好了!那么我们就没必要留在这里了!给我准备一百个卫兵护送,准备返回孽城!”说完就急急忙忙地转身离开指挥部。
  
  麦卡对着伍迪说:“每次来这里都觉得环境越来越差,现在连白雨崖也失守,那么黑云崖……”
  
  伍迪长官有气没气地哼了一声,转身就要回板凳去继续睡觉
  
  律津着急忙上前问:“那么白雨崖还有人活着吗?我知道有一个朋友由于我的关系被发配到那里参军的”
  
  伍迪坐回凳子上拿起一瓶酒灌了几口:“C区那边听说救了几个还没被完全同化的……,你自己去那边看看吧”说完又懒散地躺回长凳上。
  
  :“同……化?”
  
  毕比说:“你跟我来吧”
  
  说完就带着律津离开指挥部,在狭窄的地下通道拐过几个弯道来到一间地下室门口,一股恶臭和阵阵恐怖的叫声从门后传来,同时律津忽然感觉到一丝微弱的水晶气息。
  
  毕比拿出一个口罩给律津:“你会需要这个的,”
  
  带上口罩两人进入房间,几只上身是人下身是马的庞大人马怪物被紧锁着吊在几块铁壁上,几个医生模样的人正用一些大刀在这些人马怪物的身上“工作”着,这些人马怪物似乎还未死,挣扎着发出阵阵令人裂胆的恐怖怪叫,遍地流淌着夹杂着鲜红血液和一些内脏的黝黑的液体,活象一屠宰房。
  
  律津不禁一下就呕吐出来:“呕~~这……这些是什么东西……?”
  
  毕比洋洋得意地说:“呵呵,这个可利害了,这是‘泰利多梅迪’上面的人管这些叫‘毒骑士’,”
  
  他指了指胡乱堆在一旁如小山一般高的黑色盔甲。“拔去了它们身上的盔甲后就是这副样子了”
  
  :“呸,不行了,这个也没救了~~!”一个医生狠狠地把手中的大刀扔到一旁,
  
  律津不解地对着那个医生说:“怎么?你们想救活这些毒骑士吗?”
  
  :“哼,我们要救的是被‘同化’的人啊,你自己过去看吧。”
  
  律津走到毒骑士面前,在人马身上她惊讶地发现竟然有一个活人有一大半的身躯陷入了毒骑士的身体里面。
  
  :“这……!!?”
  
  :“简单来说,毒骑士会把抓到的活人溶入‘同化’到自己的身体里面,……”
  
  医生边在一旁摆放手术器材的箱子上找东西一边说:“大概是是为了欺骗贤者设下的封印障壁吧”
  
  :“嗯,怪不得有那么多的毒骑士突破封印跑到外面去,要赶快向贤者国报告……”
  
  :“救……水……水晶……”这时一把熟悉而虚弱的声音传来,律津寻声音走到一具毒骑士前面,在毒骑士的身体里面,一个被毒骑士同化了一半的褐色头发年轻人正在边呻吟,边不停地抽搐着,不是别人他就是被发配白雨崖的少年西臣。
  
  律津连忙上前双手摸着他的头说:“西臣!是你吗?喂,你醒醒啊~~”
  
  医生拿着一把洗干净的刀走过来:“你认识他吗?这家伙是白雨崖的几个幸存者之一,但是自从救回来起就神志不清,整天抽搐个不停,也没办法做手术把他和毒骑士分离出来,好像是脑神经受到了创伤似的”
  
  :“脑?”
  
  律津她把手放在西臣的头上。
  
  :“竟然,竟然会这样!有人用时空魔法把通讯水晶封入了他的头脑里面了“
  
  医生说:“混帐啊,这小子一定是偷偷读了柱子上的魔法咒文吧,为了保护水晶,竟然……,喂,你们真的要回收水晶吗?我可不保证劈开他的脑袋把水晶取出后他还能活啊~~”
  
  律津笑了笑说,:“不用劈的,虽然老是师父批评学艺不精,但咫尺间的空间移动我还是能办得到……”
  
  :“什么?空间转移,你当你是谁啊?时之的神殿的杜柯西伶大人……吗?
  
  还没等医生的话说完,律津的手上已经多了一个手指头大小晶莹碧透的蓝水晶,它在一个小小的淡绿色的球状魔法罩里面不停地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医生瞪大眼睛:“你……你这么做到的!”
  
  律津说:“先不要管这个了,你们快把他救出来吧。”
  
  这时几个医生上前一起动手,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下终于就把西臣从毒骑士身上分离了下来,随后一个医生上前一刀狠狠地插入了毒骑士身上一个跳动着类似心脏的东西上:“去死吧,狗杂种!!”毒骑士尖叫一声随即化解成一块块地溶进入地下。
  
  律津抱着西臣说:“太好了,还活着!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话,你就不会……
  
  西臣张开无神的眼睛断断续续地说着一些字:“……水……水晶……魔……兽……“
  
  医生摇摇头说:“看来水晶留在脑中的时间太长,伤到脑神经,我们是无能为力了,你们把他带回去吧……“
  
  律津感激地说到:“谢谢,谢谢您。”,
  
  律津和毕比把西臣搀扶回到指挥所。
  
  这时一个小队长模样的人在暗处鬼头鬼脑地对着那个瘦魔导士不断挥手:
  
  :“喂,这边啊,这边,快过来~~!!“
  
  瘦魔导士对着鹭都和菲纱摆了摆头示意,她们神色凝重,眼中浮现出悲哀的眼神,她们像是极不愿意跟魔导士走的样子……
  
  律津扯着她们两人说:“怎么了?”,
  
  鹭都说:“没,没什么,律津大人请在这里稍等片刻,我们去去便回。”
  
  魔导士和她们进入了一个房间,然后大门就‘卡塔’一声紧锁起来。
  
  看着她们古怪的神色,律津总觉得那里不对劲,
  
  :“哼,这臭魔导士和这些个士兵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他们欺负鹭都和菲纱的话……”
  
  想着律津便悄悄地蹲在地上,暗中默默念动咒语,用手指甲在满是泥土和灰尘的地上轻轻画出一对像是猫眼的小渡鸦,后用中指在猫眼中间一点,那双猫眼竟然像有了生命一样,眨了眨眼后贴在地上游动起来,然后攀上墙壁,悄悄地溜进入了那间神秘的小房间……
  
  在那小房间里面有一条回旋着向下的楼梯,魔导士和鹭都他们沿着楼下而下,
  
  魔导士说:“这个月的收成如何?”
  
  小队长说:“嗯,还不错,最近魔界的土壤活性增强了许多”
  
  众人来到底部一个大型的洞穴里面,里面栽种着一大片散发着五彩斑斓光彩的花,在污天暗地的魔界,它们是那么的鲜艳夺目。
  
  花圃一旁站着杜长官,小队长拿出满满一袋子金灿灿的雅币塞到杜长官手中,杜长官数着金币,眼中流露出贪婪的神色。随后小队长又拿出几袋被研磨成粉状的东西交到魔导士的手上,魔导士取出一些粉末放鼻子前嗅了一下。点了点头,跟着就从身上拿出几包灰色饼形状的物体交给了小队长,他立即夺过来瓣下一点用火烧了烧,然后用力气吸了一口燃烧中散发的烟雾,顿时一种极度放松满足的神情出现在小队长的面上,无论如何这必定是毒品无疑。
  
  魔导士说:“唧唧,这可是韦先生给你们准备特级品哦,唧唧,一共二十单克……“
  
  他转身对着鹭都和菲纱说:“喂,把你们身上的那些也拿出来吧“
  
  菲纱面色沉重地颤抖着把身上的一个小包裹拿出来,这时鹭都突然上前一手夺过那包裹。
  
  :“菲纱姐姐,我们不可以继续这样下去了,这些可都是涂炭生灵的禁药啊!“
  
  菲纱惊讶地说:“鹭都,你……“
  
  魔导士奸笑着说:“哦,你这小姑娘在说些个什么呢!?唧唧,不知道当初是谁在饥寒交迫中给你们食物、给你们栖身的地方呢?不知道是谁给你们药把施在你们身上令人痛不欲生的贤者惩罚咒语压制着呢?“
  
  鹭都咬咬牙说:“你们不过是为利用我们的魔法帮你们提炼禁药而已……,我……我已不想再忍耐下去了,就算……就算要我继续承受咒语的折磨也无所谓……”
  
  看见鹭都坚定的表情,菲纱此时也终于也变得坚强起来,:“鹭都说的对,就算是继续承受贤者魔咒的惩罚,我也……”
  
  鹭都和菲纱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她们同时念动咒语,轰的一下,她们手中的禁药突然剧烈燃烧起来,
  
  这一下可是触怒了那个魔导士:“唧唧,好大的胆子……!”他随即念动咒语,墙壁上突然伸出两只形状怪异的魔爪一下捉主鹭都和菲纱的脖子把她们揪到半空,
  
  :“啊~~!”面对拥有强大魔力的魔导士,她们能做的只有痛苦地不断挣扎着,。
  
  就在这时,魔导士突然觉得正在吟读着魔咒有点变样,前句接不上后句,舌头也好像也不怎么听使唤,咒语的错误令异界召唤来的魔爪渐渐消失,鹭都和菲纱掉一下掉在地上不断地喘气。
  
  魔导士大吼:“什~么~人~在~搞~鬼~!!”
  
  一把清脆的声音传来:“竟敢在贤者军中私自种植妖花,提炼禁药,简直是罪大恶极!”这时律津从楼梯上走下,同时向着魔导士伸出双手施展开时空延迟的魔法。
  
  魔导士狠狠地说:“唧唧,原来是你这个臭祈祷士,”
  
  这时麦卡,侅格斯,伍迪长官和几个士兵也走了下来,几个士兵上前把魔导士、杜长官,小队长捆绑了起来。

  
  伍迪摇了摇头说:“没救了,看来我也难逃责任……”
  
  律津上前双手摆放在鹭都和菲纱的头上念动起咒语;“凭借着神灵之名,我请求您宽恕在此两个一心奉献神灵的善良、正直的纯洁灵魂的罪孽吧……”
  
  霎时鹭都和菲纱脖子上的双蛇咒语罪纹渐渐化为黑烟消失在空气中……
  
  :“这……”
  
  律津说:“我明白了,这段时间你们辛苦了。”
  
  鹭都和菲纱感动得泪流满面,她们立即上前握着律津的手跪下,:“尊贵的盟誓贤者,律津大人,十分感谢您的宽恕,请让我们成为大人的仆人,我们愿意从此一生一世追随大人左右,永不变心~”
  
  律津连忙上前扶起她们说:“不,不用,我也只是代替贤者院施行公正的裁段而已,而你们的确是值得贤者国骄傲的祈祷士呀~~”
  
  但看见她们的意志十分的坚决,无奈律津也只好暂时答应:“啊,那么,好吧,暂时就先这样,仆人什么的就不要了啦,其他的等回到地面再算吧。”
  
  看见律津勉强答应,两个祈祷士顿时欢欢喜喜地站了起来。
  
  这时伍迪拿起墙壁上的火把就要向那些五彩斑斓的妖花烧去。
  
  魔导士大惊失色:“喂,喂,你不要乱来啊,烧毁这些花就会散发出一阵气味,魔兽就闻到后就会成群结队地赶来的啊”
  
  伍迪默默地说:“大概就是因为白雨崖那边的人当初犹豫不决,最后拖延到妖花偷偷全部开放,不知不觉间便惹来杀身之祸吧。”
  
  律津说:“伍迪长官,难道,难道你们都知道这事?三个前哨站都有种植妖花吗?”
  
  伍迪不作声,提起火把就向花丛中扔去,顿时熊熊烈火在妖艳的花丛中燃烧起来……,
  
  看着精心培植的妖花被付之一炬,魔导士顿时傻了眼地一下子跪在地上。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巨大恐怖的叫声,紧接着又是几声,逐渐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近……
  
  士兵们说:“……是……是魔兽犬,他们闻到妖花燃烧的味道了……”
  
  伍迪淡淡地说说:“撤出黑云崖,放弃这个据点吧……”
  
  士兵们接到命令后离去。顿时整个基地忙碌起来,众人跟随着队伍来到上层的出入口观察台。顿时便被外面的景象吓带了,漆黑中只见无数的魔兽正跟随着气味摸索着涌过来,眼看马上就要发现黑云崖的入口了。
  
  :“马上增派兵力到最前面的一号关口把守,弓兵和魔法师在后面掩护,尽量拖延时间让主部队撤退。”
  
  不久前方突然传来轰的一声,然后是便是厮杀声和兵器砍杀的声音。
  
  :“魔……魔军已经冲进第一号关口啦!快顶着!快,快派援军来呀!!“隧道的前方传来士兵的呼喊声。一排排士兵陆续奔向前面的阵地……
  
  律津想:“这……这就是……和魔兽的圣战……!?”
  
  伍迪长官转身对着律津等人说:“你们几个和据点守护无关,和那些伤病的士兵一起先从秘密隧道撤离,灰湖崖那边会有人接应你们回孽城的了”
  
  在生死关头,伍迪长官依然是一副沉着镇定或者是漫不经心的样子。
  
  麦卡说:“哼,伍迪小子我告诉你,你爷爷我当年率领几千铁甲骑兵和魔兽战斗的时候,你还是个光着屁股到处跑的小P孩呢。不过,很久没有做运动了,这副老骨头不知道还可以顶多久呢。”
  
  说完便穿上魔导盔甲,挥了挥手中的长剑就向着前面的阵地大踏步走去,侅格斯也一言不发地扛起巨斧向阵地走去。

  
  律津被他们的这份豪迈的情怀深深打动,她抚摸着那块西臣拼了命保存下来的蓝色水晶。
  
  “为了守护国家守护大陆上的人们……”
  
  她迈开脚步向着前沿阵地走去,鹭都和菲纱点了点头也随即跟了上去……
  
  而那杜长官和暗黑魔导士却趁乱逃得不知所终。
  
  战况十分惨烈,不一会儿,一号,二号关口已经失守,士兵们伤亡惨重,律津她们逼迫退到最后的第三号防御阵地,她不停念动咒语向魔兽施展攻击,一道道耀眼的白光打在魔兽身上,时空延缓的咒语令面前大量的魔兽瞬间失去灵活的行动力,顿时成为弓箭手和魔法师的猎击对象,不少魔兽纷纷被击倒,虽说这个狭隘的阵地地形险要,易守难攻,但是魔兽的数量实在太多了,不久,阵地便被蜂拥而来的魔兽被冲破,伍迪长官,侅格斯,剑士麦卡,纷纷拔剑挥舞大斧,和冲过来的魔兽搏斗起来。麦卡和伍迪凭着长期丰富的战斗的经验挥舞着长剑把一只只魔兽砍得东倒西歪,而筋肉人则挥舞着令人闻风丧胆的巨斧在魔兽群中不停砍杀着,斧头所到之处魔兽全部被砍得支离破碎,怪叫身不绝于耳……

  
  不久连魔法师,祈祷士,弓箭手也被魔兽逼得退无可退,纷纷抽出护身的短剑和冲到身边来的魔兽拼杀起来。
  
  看见身边不堪近身搏斗的鹭都、菲纱和魔法师们渐渐已经抵挡不住,其他人也逐渐开始出现疲态,律津想到:“这样下去,我们迟早要完蛋的,但,还有最后一个方法,就是,就是……
  
  :“对,就是使用你刚刚领悟的黑魔法呀,那个不是很强大吗,为什么有强大的力量而不使用呢……”突然一把深沉雄厚的声音出现在她脑海中。
  
  :“什么人?你是什么人?走开啊!身为护国贤者的弟子,我绝对不会使用邪恶的黑魔法~~!!”
  
  那个声音继续传来:“啧,什么邪恶魔法,正义魔法,力量就是一切,拥有力量却不去展现它,简直就是罪恶、是愚昧、我讨厌啊,我最讨厌了~~!!来吧,跟我一起朗诵这些美妙的咒语吧,Idiediokexolwxomqxomedswioeos……”
  
  那个声音竟然在她脑海中吟诵起黑魔法的咒语来,
  
  :“不~我不要啊~走开,走开!!”律津扔下剑,拼命地摇头去摆脱神秘声音的困扰,就在此时,一只魔兽趁着没有防备的律津没注意,已经高高地抬起魔手上长着的利刃向律津砍去,一瞬间,时间仿佛停顿了,律津看着布满鲜血的利刃逐渐向她身上劈来,
  
  看着缓缓快要劈到身上利刃,惊恐万分的她竟然不知不觉地跟随着脑海中的声音吟诵起黑魔法的咒文来,sdofdiceowocidimalockqpq~~~”
  
  眼前的魔兽全身颤动了几下,突然身上一大片的筋骨肌肉开始旋转扭曲起来,随即体内传来撕裂断开的声音,它的身上的一部分已经被强行拖扯进入了另外一个异空间,最后这个被极度地扭曲的身躯超越身体承受范围‘啪’的一声竟‘爆炸’起来,各种恶心的碎肉内脏飞散起来,但是随即也统统被吸入异空间里面,魔兽痛苦地死去。众人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此时的律津身上的魔导甲不断发出令人心寒的‘嗡嗡’的共鸣声,褐黑色的魔法气焰从她身上源源不断地散发,
  
  :“好,干得好,痛快啊!痛快!哇哈哈哈哈~~~!!!”神秘雄厚如铜钟狂笑声音继续在她脑海中回荡。
  
  :“不~你走开,走开~~啊~~!!”
  
  惊恐万分的律津掩着耳朵,她抬起手边诵读着咒文,边慌乱地地往据点的出口跑去,所经过之处,魔兽们纷纷被卷入异空间的魔法中爆炸,粉碎,吸收,消失。短短的三个阵地路程,无数的魔兽都像气泡似的一片一片地被消灭,各种绝望的怪叫声交织起来。在魔导气焰的笼罩下,律津一口气跑到黑云崖外面,眼中透出着从未见过的邪恶的眼神,手掌就像被火灼一样,她抬起双手一看两只像闭着的眼的图案渐渐分别浮现在手掌心,她立即明白到这是“妖罔魔瞳”那是身体为了施展更高级别的禁忌黑魔法所产生的异变。
  
  律津高声呼喊:“怎~~怎么会这样的!!?怎么会这样~~~!!救~救我啊~~~!”
  
  魔兽们似乎也感觉到律津那不受控制的黑暗魔力越来越强大,渐渐地放弃了进攻,改成包围的状态。
  
  伍迪对着麦卡说:“怎么?这个女子不只是贤者国的小小祈祷士吗?什么时候开始连支援用的祈祷士也如此的利害?“
  
  麦卡说:“不知道,总之,看来我们暂时可以苟活多一会儿了。”
  
  就在这时一阵悠扬凄怨的女子的歌声从远处渐渐传来,歌声优美动听中却充满了令人痛心的哀愁,从来没人人听过这种似乎不属于人间的神秘歌声,歌声悠扬地传到律津的耳中,她内心中各种紧张、恐怖、以及被黑魔法操纵着的灵魂顿时平静下来,
  
  :“哼~,就差一点~~~”
  
  脑海中的声音渐渐消失,邪恶的魔导气焰和手上的魔瞳也渐渐消失。
  
  律津想到:“这,这歌声太优美、太不可思议了,我心中的恐惧感觉消失无踪,我可以重新控制自己的力量了。”
  
  同时张牙舞爪的魔兽也变得平静起来,纷纷逐渐放弃攻击黑云崖,四散而去,整个魔界的空间充满了悠扬哀怨的歌声,令人昏昏欲睡,律津看见鹭都、菲纱等一些精神力较低的人竟然已经全部纷纷倒在地上,在甜美的歌声中进入了梦乡。
  
  此时在黑云崖下传来轰轰隆隆声音,连整个地面也震动起来,律津麦卡伍迪等人走到崖边放眼望去,下面竟然有一大群数量多得看不到尽头的庞大魔兽军队如万马奔腾般地快速通过着,一旁还不断有魔兽加入它们的行列,
  
  霎时一个念头闪现在律津脑海中:“魔兽大军在调动军队…
  

本文相关内容:年轻人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天堂的门票(38)     下一篇:天堂的门票(37)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