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长篇]边境大陆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边境大陆(7 众神之袍褂)

2004年08月10日11:56:3891文学网 彭勇

第七章 众神之袍褂  
  
  人物丝丝娜-格兰修斯天马骑士团成员,被受害狂,拥有该国的一把“古董”,很久没露面了,
  
  名词:
  
  国盟联合声明公约:上次和魔军大战后留下的一纸皇帝新装般的大陆国家联盟条约,规定人类国家之间进行战争的时候禁止使用一些极具毁灭性的黑魔法、破坏兵器,以及一堆人道条款等的东西,大多数标榜正派的国家都有参加。
  
  格兰修斯-一个拥有号称大陆最强攻击力的天马骑士团的国家。
  
  边境大陆第七章众神之袍褂-埃奎斯格
  
  在亚格斯的大陆大陆西北部有一片名为奥兹发的荒凉大沙漠,里面有一个几乎被人遗忘的没落国度——沙之国庞普邦。
  
  一阵铺天盖地的巨大的风沙尘暴忽然刮了起来,基本上不会有任何傻瓜在这种风暴中前进,但在狂暴的风沙中竟然有一队骑着纯白色天马,穿着轻盈的银白色盔甲的天马骑士沙暴中飞翔着……
  
  只见在这队格兰修斯的天马骑士团中有几匹个头较大的天马,上面都座着两个人,座后面的是几个年纪很小的女骑士,她们看上去都很紧张,紧紧地抱着前面的策骑的骑士。
  
  其中一匹天马上,座前面的骑士觉得后面的人搂得她快要喘不过气,她对身后一个留着青绿色短发的小女孩说
  
  :“喂,丝丝娜,不用那么紧张啦,这种程度的沙暴对天马来说是小菜一碟而已”。
  
  那个叫丝丝娜的小女孩激动地说:“但是,这种沙尘风暴对尊贵的天马来说也太苛刻了吧,哇,咳咳咳咳~~”突然一阵沙尘跑到她口中,令她不断地咳嗽起来。”
  
  :“唉,不是说过飞行中要用心灵暗语吗,特别是在沙尘暴中,快把嘴巴嘴闭上不然会呛死的”
  
  (心灵暗语是格兰修斯独有的一种‘精神交流’看家本领,在双方达已经成共识的情况下,可以不用通过话语,直接在脑海中秘密交流,按照距离远近和所消耗的精神力成正比,如果在没有取得对方共识的情况下强行把意念打入对方的脑内的话就是‘精神破坏攻击’了,虽然和魔法无任何关系,但不知为何糊里糊涂地就被归类到‘国盟联合声明公约’明令禁止使用的黑魔法行列。大陆上只有格兰修斯国恶魔塔里面的剑豪刹纳和占星馆的水舍先生有能力做到。)
  
  前面的骑士并没有张口说话,但是声音却清晰地传到丝丝娜的耳中,她连忙掀起围巾把嘴巴伍上。
  
  突然,随着‘唰’的一声,那天马带头冲出了混天暗地的沙尘风暴,高空上面截然是另一番天地,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爽快的凉风迎面而来,一片难以言喻的心旷神怡境地。
  
  :“哇,很漂亮啊~!”
  
  突然空中万丈光芒绽放~~
  
  :“快看,那边的日出~~”
  
  首次在高空观看地平线上壮观的日出令那些坐在骑士后面女孩子纷纷不断连声赞叹。
  
  不久,在连绵云海的深处,一座飘浮着的巨大建筑出现在天马小队面前,远看仿佛像一座倾斜倒立着的巨大古城,破旧的圆拱外墙城墙布满青绿色的植物,整座仿佛有数千年历史的雄伟的建筑正寂静无声地迎来它的访客。
  
  丝丝娜被眼前的壮观景深深吸引。
  
  :“好利害,这里就是~~“
  
  前面的骑士答到:“不错,这里就是我们格兰修斯国的圣城,——埃奎斯格,你看,浮游城上那些数之不尽层叠耸立的高台楼塔像不像是袍褂的一角,所以这里又称作——众神之袍褂
  
  天马队在靠近城的围墙边飞翔着,
  
  突然丝丝娜听见后面有什么东西在唰唰地高速移动着,她回头一看,竟然看见城壁上从山下左右聚集起一堆手持弓箭的三米高石像,并紧贴着墙壁高速向着天马队聚集过去,高大的石像们下面好像有一道有吸引力轨道似的直直滑动,完全无视着地心吸引力!
  
  丝丝娜大叫:“骑士先生,有,有什么怪东西追上来了!!”
  
  女骑士笑了笑说:“没事的,那些只是浮游城遗迹的防卫系统而已。”
  
  前面一个带头的高位天马骑士说:“大家镇定,操纵好自己的天马,减低速度像往常一样保持队形继续飞行!”
  
  女骑士说:“呵呵,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天马骑士队队长了,这个瓦格雷克真是不简单”
  
  年少的丝丝娜面色红了一下,心中默念:“瓦格雷克……大人……”
  
  石像整齐地排列起来沿着墙壁和飞行天马队保持着相同的速度前进,
  
  女骑士说:“大概已经过了不知几万年了吧,由我们格兰修斯先祖建造的浮游城上的这些防卫系统依然还好好地运作着,的确不可思议吧,
  
  突然,石像竟然纷纷动了起来,像有了生命一样对着这些来访者“唰唰”地弯弓搭箭,形成一个庞大弓箭阵,不一会儿石像已经全部举起弓箭,纷纷各自捕捉着天马的动态进行瞄准和细微的调节。
  
  丝丝娜惊恐地说道“呀!它们想要射箭攻击我们了?”又再次紧紧地抱着前面的骑士,
  
  女骑士说:“咳,都说没事的了,它们正在对来访者进行身份识别,只有发现没有自家格兰修斯帝国血统的生物才会发动排除攻击的啦,不要那么紧张了,我快要窒息了!”
  
  看着那些把手中巨型石弓拉得发出阵阵‘嘞’‘嘞’‘嘞’恐怖声音的的石像群,丝丝娜不禁咽了口水
  
  :“不紧张才怪,要知道弓箭可是天马骑士的克星啊,我一辈子都没有试过被那么多的可怕的弓箭瞄准着,还要是那么巨大那么长的石弓箭,被射中的话一定会很痛的吧”
  
  看见丝丝娜一面紧张的神情,女骑士突然笑了笑说:“对了,丝丝娜啊,我突然想起,其实我是被格兰修斯国领养的外国人,身上并没有格兰修斯血统的,抓稳,我们准备躲箭吧,呵呵~~~”
  
  丝丝娜被吓得头发都竖立起来,惊天动地般地尖叫起来:“什么~~~~~~~~~~!!”,
  
  女骑士连忙阻止她:“哇!丝丝娜,不,不要那么大声啊,我说笑而已,说笑~~~”
  
  前面的瓦格雷克扭过头来大声斥责道:“混帐啊!!什么人在那里大声嚷嚷,想惊动二级防卫系统让我们统统葬身在自家祖先建立的城外吗!!?
  
  :“不,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女骑士和丝丝娜连忙连声道歉。
  
  丝丝娜脸红耳热地对着女骑士说:“纹特妮先生,在这种关头请不要开这种过分玩笑!!”
  
  纹特妮说:“什么啊,看见丝丝娜你那丰富多彩的表情,就让人忍不住想作弄一下……嘻”
  
  不久一个开阔的空中平台展现在众人眼前,瓦格雷克带头策骑着天马降落,其他天马骑士亦纷纷降落下去,此时那些防卫石像才撤下手中的弓箭恢复原来的样子“依依不舍”地沿着一些城壁的轨道四散开退回原来位置。
  
  瓦格雷克说:“好,全部预备见习骑士新人都都到齐了吧,我们只有一个时辰的停留时间,现在马上就前往天马墓场,弗诺维奥老师就边走边和新人简要讲解情况,注意脚下不要踩倒松弛的砖块,”
  
  一个女见习骑士在丝丝娜耳边说:“如果不小心踩倒松弛的砖块可不得了,听说曾经有人就是因此而‘堕落’到下面的大沙漠里头呢”
  
  :“哇!雅亚同学,你不要吓我啊!”
  
  :“嗯,这座浮游城少说也有几万年历史了吧,一副摇摇欲坠可怕样子,“
  
  :“呜~”
  
  :“喂,雅亚,雷娜,不要老是作弄我们的丝丝娜啊!”
  
  “对啊,有时间的话不如想想如果作为预备天马骑士的你们领不到天马回去的话,会是怎样一个大笑话呢?”
  
  (格兰修斯中的普通骑士的等级最多为白银骑士,而天马骑士的等级身份则是完完全全凌驾其上,作为预备天马骑士,如果当不成天马骑士的话,就只能屈就当个白银骑士,对他们格兰修斯骑士来说,简直就是个奇耻大辱。一个天马骑士可统率4个白银骑士,一个白银骑士可以统率100骑兵或者步兵……)
  
  这时平台上又飞降下一队天马骑士,两个年轻预备女骑士兴冲冲地向丝丝娜走过去。
  
  丝丝娜看见好友过来,连忙高兴地上前打招呼:“莱可琪同学慧斯芭同学,你们也来了。”
  
  雅亚傲慢地说:“哦,我还想是谁呢,原来是你俩啊,我等名门贵族子女和平民孤儿院出身的你们相比,不知最后会是谁会得不到神圣尊贵的天马眷顾呢?”
  
  慧斯芭有点发火:“你说什么?你可不要忘了,我们几个可都已经刚刚被眲爵以上级别的贵族收为养女,而丝丝娜现在的全名更加已是——丝丝娜.纳多利奥杜朗,她老爸纳多利奥杜朗亲王大公可比你家克鲁麦莱亚公爵高上几个层次呢!!”
  
  (作为格兰修斯的珍稀资源——天马骑士,由于数量一直都很少,为了维持他们的绝对忠诚,通常国家都至少会赐予一个相当的准爵位或者用揽入贵族收养等方式来达到目的,)
  
  慧斯芭她转过身用手指头戳了戳丝丝娜宽阔的额头说:“还有丝丝娜你呀,不要老是一副老实可欺的样子,这样迟早会被别人‘吃’了的”
  
  丝丝娜摸了摸额头,有点不明白她的意思:“吃……吃……?”
  
  慧斯芭的担心日后果然亦成为“事实”
  
  雷雅见势头不对连忙去完场:“呃……,嘿,身份地位什么的都不过是人定出的无聊之物而已……”
  
  :“你……”
  
  此时一个年纪较大,一副长者模样的人拍拍手说:“好了,好了,各位大小姐们的茶话会到此为止,我叫弗诺维奥,是占星馆的院学士,我会在一路上向大家讲解这次召唤天马的事,现在大家和自己班的班长一起跟我来吧。
  
  众人终于暂时停止了吵吵嚷嚷的谈话,他们一个跟一个静静地跟随弗诺维奥老师向着这座神奇而古老的浮游城市上层部分走去。
  
  这时有学生问道:“我们的先祖为何会制造这座飘浮在空中的城市呢?”
  
  弗诺维奥说:“很久以前,我们拥有伟大古文明的格兰修斯先祖曾经是这个大陆统治者者,但是后来被一班横蛮粗野的地上国联合入侵,爱好和平的先祖们,不忍眼前生灵涂炭的战争,便从地上把几个主要的都城升到空中和这里的“空中庭院”连接起来,令优秀的格兰修斯子民的血液能继续流传下去。“
  
  学生们纷纷讨论
  
  :“这些可恶的地上种族……”
  
  :“难道他们就是现在的魔导士,御剑士等的人吗?
  
  :“只有我们格兰修斯才是大陆的正式统治者。”
  
  弗诺维奥说:“所以,大家要牢记,成为天马骑士后,我们要以地上皇城-翡翠之城为核心,重振格兰修斯昔日光辉。”
  
  丝丝娜说:“那么,老师说的意思,难道就是要打仗了,要牺牲人命了?”
  
  雷娜说:“嘿,那还用说,让那些什么贤者军团,大陆剑士团、魔导帝国,等的知道我们格兰修斯的利害、”
  
  丝丝娜自言自语:“难道就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吗?”
  
  在楼城的中部,大家见中间有一座倾斜倒立着着的巨大雕像,一个优美地伸展着身躯的巨大女神像,由于雕像实在太大,大家只可以看到她那飘逸长发覆盖下祥和微笑着优美面庞,至于雕像的身躯到底部则向是着浮游城的上方延绵不断地延伸着,根本就看不到尽头。
  
  丝丝娜惊叹道:“这个雕像,难道就是~~?”
  
  弗诺维奥说:“这尊就是我国守护女神风之女神——云亚迪雅了”
  
  在场众骑士和预备骑士纷纷拔剑倒立地上,低头半跪下一起诵读着那熟悉庄严的颂词。
  
  跪拜过守护女神,不知不觉中,众人又上了几层,空气逐渐变得稀薄起来。外面的大风透过破旧的墙壁不断吹进入来,有畏高症状的人绝对不宜伸长脖子去看外面的世界。
  
  又同学发问到:“那么,弗诺维奥老师,众神之袍褂究竟有多高啊,我们还没到天马墓场吗?”
  
  弗诺维奥说:“在我们浮游城的顶部还有一座叫“天国庭院”的庞大平台,至于“那个”的存在自今还是一个迷,那里实在是太高了,已经没有一丝的空气,正以为那叫做“天国庭院”所以凡人是去不得的。
  
  又上了一层,似乎是来到接近中央的部分,看见在大堂中间空出了一个大洞,四周有不少石制的房间,洞的下面整齐划一地铺漫着无数的方砖,没块方砖上都雕刻着一只天马的图案。“
  
  :“这里就算天马墓场了”
  
  :“我们就在这里召唤天马吗?弗诺维奥老师?”
  
  弗诺维奥说:“首先,叫这里为天马墓场是不怎么恰当的,传说天马是生活在天国庭院上面的神灵之生物,拥有永久的不灭的生命之火,然而可能正是因为有着神灵般的灵魂,一旦其主人战死,它们就有可能因为悲伤而永远地把自己封闭起来,可以说是‘死’了。大家可以看到下面发黑色的方块就是曾经被其主人召唤并参与过战斗后死去的天马,而纯白方块的天马则是未曾有过主人的新生天马”
  
  看着那些黑色的方块,丝丝娜忽然低着头悄悄流下了一行眼泪
  
  :“太悲伤了,我好像听见那些死去的天马们,还为其几千年前的主人哭泣着呢……”
  
  弗诺维奥继续说:“天马大致分为三类,前额拥有独角的为最优秀灵力最高的‘独角天马’,拥有红宝石般耀目双眼的是灵力次之的中级天马‘红翡翠’,而其他剩下的就是大家常见天马或者是未确定态的天马,曾经战死过的天马通常有较高的战斗经验,但是十分难召唤,而新生的天马则比较容易召唤,但是需要长时间的调教和训练,大家自己拿主意决定吧,召唤对象不仅是下面洞中的天马石碑群,这全层平台中的各处房间室内有也有存在着一些比较特殊的天马石碑,你们有半个时辰去召唤自己的天马。同时希望你们已经把召唤咒文背得滚瓜烂熟。”
  
  瓦格雷克上前接说:“虽然可能有点厌烦,但是最后还是得提醒一下你们,和被召唤的天马达成盟约后,你们就算是溶为一体的生命了,如果你战死,天马的也会随之消失死亡,生灵体就会返回这个天马墓场,而作为牺牲拥有尊贵永恒生命和你达成盟约的代价,如果天马死亡的话,你的生命也会随之完结……”
  
  学生开始在这个宽大开阔的空中平台四处找寻、感应属于自己的天马。
  
  很快丝丝娜的朋友莱可琪已经从石碑群中召唤出一只天马来,慧斯芭上前说:“哦,不错啊,虽然是新生级的,但是看上去很精神呢?”
  
  莱可琪说:“嗯,还不错,觉得和这孩子挺投契的。对了,慧斯芭你还是想在想召唤有经验的天马吗?”
  
  :“唉,不行啊,我已经放弃了,那些天马统统都把心灵紧紧闭上了啊……”
  
  :“那么,试试‘独角天马’如何?”
  
  :“喂,你真的当真我是傻瓜吗?单是‘红翡翠’几百年来除了瓦格雷克大人这种天才可以成功召唤外,都未曾听说有其他人敢去尝试呢?”
  
  :“丝丝娜呢?嗯,好像从刚才起就不见她了”
  
  :“呃,我刚刚顾着天马的事……”
  
  :“好吧,我去找找她,你要继续努力找哦,”
  
  莱可琪在大堂中四处寻找丝丝娜的身影,
  
  :“嗯,好,那么相三进一……,这下就应该可以相持下来了吧……”
  
  在一座石门后面莱可琪听到了丝丝娜激动的声音。
  
  进入室内,看见里面的空间不大,在正中的墙壁上悬浮着一副巨大的石制战棋棋碑,一个代表‘相’的红方石棋子正在棋板上缓缓而行,而丝丝娜竟然全神贯注地盯着棋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喂,丝丝娜,你还在这里闲游个什么?召唤试炼的时间已经不多结束了,……”
  
  :“啊,是莱可琪同学啊,你快看,这些石棋多神奇啊,自己会动的,啊,兵三平四……”
  
  :“喂,~~~!!”
  
  全神贯注的丝丝娜仿佛没有听见莱可琪的话一样,依然在忘我般地醉心于这个棋局。
  
  :“你快过来看,这是一个多么刺激的残局啊,咋看之下,红方已经没逼得没有退路,但是,只要愿意在挂角位来这么一记险着,呀~这种令人心惊肉跳的感觉,太利害了……,上吧炮六平三……!!”
  
  她此刻好像变成了千军万马的战场指挥官一样,完全投入了千变万化的棋局之中。
  
  :“喂,丝丝娜~~~!!!”
  
  :“唉,莱可琪姐你还是省点力气吧。”这时慧斯芭来到来石室门后,身后已经跟着一只很活跃的天马。
  
  莱可琪回过头:“慧斯芭?”
  
  :“丝丝娜她可是个天生的阵战棋迷呢,如果遇上有趣的棋局,她竟然试过几天不吃不喝的,……”
  
  平时很乖巧的丝丝娜此时变得积极好动起来,看见对方黑棋的步步紧迫,只见她边跺脚边神采飞扬地大叫:“马七进八……炮五进二……快去抢那个角位……!!”
  
  :“唉,我想她平时傻乎乎的样子就是为了积蓄能量来迎接和人对弈的着一刻吧。”
  
  :“啊!太过分了,慧斯芭同学我什么时候傻乎乎了!?”
  
  丝丝娜突然回过头来似乎有点生气的样子,看来是听见了两人的谈话,”
  
  慧斯芭单起眼问道:“是吗?不想承认吗?那么你记得我们来众神之袍褂是干什么的?”
  
  :“什么嘛!当然记得了,我们预备天马骑士是来选择自己天马同伴的,放心啊,我一下完这个难得一见的棋局就会马上去选天马的了,啊,不好……马八退九……”
  
  看见丝丝娜又忘我地投入战斗,慧斯芭和莱可琪唯有带着天马先离开了
  
  :“唉,剩下的时间连念诵一遍咒文的时间都不够呢,看来这家伙明年还要再来一趟了,”
  
  :“下次我们要比她早来,带个锁链什么的把那些个有棋盘的混帐休闲娱乐石室统统给锁起来……!”
  
  不久学员门门纷纷牵着自己的天马来到浮游城起降平台,
  
  弗诺维奥上前和对那个叫纹特妮的女骑士长说:“怎么样?这期预备骑士的成绩?”
  
  纹特妮叹了口气说:“唉,马马虎虎吧,和上期差不多,尽是召来一些年幼的新生的天马,依然没有人能成功召唤到亡魂天马,独角天马和红翡翠就更不用说了……“
  
  “嗯,总之在天马骑士严重不足的今天,只要全体预备骑士都召唤到天马就可以对皇帝陛下有交代了。“
  
  纹特妮此时的表情有点古怪:“呃,那个,其实最后还剩一个预备骑士好像还没有成功召唤天马的……”
  
  弗诺维奥顿时面色一沉:“什么~~?”
  
  雷雅见只有莱可琪和慧斯芭两人牵着天马下来便一面不怀好意地说道:“怎么?你们的大公千金哪里去了,嗯?不会是召唤天马不成,躲到一个角落里面哇哇地哭个不停吧,嘻嘻。”,
  
  雅亚也上前搭嘴:“或者真的踩了浮砖块掉到下面去了?哈哈哈哈~~~”
  
  :“住嘴啊,你这个白银骑士……!!”
  
  :“你说什么?有胆再说一遍……”
  
  几个女孩正打算大吵一场,
  
  突然在场那些活蹦乱跳的活跃新生天马全部停了下来,
  
  弗诺维奥突然感觉一阵神奇的气焰从浮游城中传来
  
  :“怎么回事?这种感觉!!……”
  
  突然“轰”的一声,一团雪白的影子突然从墙内冲了出来,是一只天马,背上还拖着一个女孩,此时丝丝娜骑着或者说是被天马牵扯着突然飞到浮游城外的万尺高空,
  
  :“哇,救命呀,谁来救我啊~~~~!!”丝丝娜紧紧地搂在天马的身上拼命地大叫大喊。
  
  天马嘶叫着展开庞大雪白的展翼在蔚蓝的天空中高速城滑翔起来。尾后拖出一长长的气流……
  
  :“成……成功啦!那个小笨蛋也终于召唤出自己的天马啦~~!”,慧斯芭和莱可棋高兴得互相拥抱起来。
  
  雅亚看了看说:“啧,还以为是什么贵重的天马,不过是一只年幼的新生体,哼,个头还那么小,恐怕日后连两个人也驮不起呢”
  
  纹特妮也看得有点发呆:“哦~这样看过去还真漂亮,天马好像很开心呢……”
  
  丝丝娜在天马上面色苍白地大叫:“你们不要净是顾着看啊,哇~~~~~~~~~~!!!”
  
  此时突然天马好像失去控制地一头直直地向着地面栽下去。
  
  :“不好!!”瓦格雷克一下跃上自己的天马像箭一样地跃出平台向下面冲去
  
  :“预备骑士给我统统待在原地!其他人跟我来……!!”纹特妮一声令下,自己已经驾着天马一阵风似的向下面冲去,几个天马骑士也纷纷策马追赶下去。
  
  弗诺维奥呆呆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事情,
  
  :“哇!!”突然一阵强烈的心灵暗语脑波冲人他的脑中,一阵剧烈的头昏令他几乎站不稳脚。
  
  :“怎么样?这次超额完成任务的感觉……”脑中传来一把声音。
  
  :“怎么,是水舍吗?”
  
  在格兰修斯翡翠之城所在的高山顶附近有一座叫占星台的大湖,平静如镜的湖上纵横交错地搭建着一组十分雅致的庭台楼阁,在中间一座名为占星馆的楼阁里,一个装束典雅朴素,束着一头长长银白头发的俊朗年青躺在一张靠近水边长凳子上,一边拨弄着清凉湖水,一边向弗诺维奥送出心灵暗语。
  
  :“除了我,你还认为会有谁?”
  
  :“特意从几百里外的观星馆发来心灵暗语,你忘记自己还有病在身吗?真爱胡闹。”
  
  :“人家是太激动了吧,毕竟是几百年难道一见的大事,”
  
  :“原来你也感觉到了……”
  
  天马载着丝丝娜正在不断旋转着疯狂地向下面狂冲着,迎面而来的高速切变风变得像利刃一般锋利,丝丝娜唯一能做的只有死死地抱着天马的身躯,头发衣服被吹得疯狂乱舞,此时瓦格雷骑着‘红翡翠’顶着剧风从后面以更高的速度呼啸着赶了上来,他以高超的驾御技巧慢慢地向丝丝娜靠近,就在两只天马快要靠近的时候,后面的纹特妮也赶到,
  
  :“停啊!瓦格雷克!不可以再靠近她了,以这种速度撞上去的话,你们两个都会粉身碎骨的!!!“
  
  瓦格雷克唯有努力地向她伸过手。
  
  :“快跳过来!我在这边接住你!!”
  
  虽然丝丝娜已经看见靠过来的瓦格雷克但是她此时全身已经完全使不上劲,脑中似乎一片空白本能般地死死抱天马,
  
  看见距离布满黄沙的大地已经越来越近,瓦格雷克大声吼道:“混帐!你快跳啊!!纹特妮先生精灵箭,快用精灵箭停止那匹天马的行动~~~!!”
  
  :“不行!会伤到丝丝娜的!!~~”
  
  又争持了几秒,纹特妮咬咬牙说:“不行了!瓦格雷克已经到达极限了,赶快抽头回升!!”
  
  然而冲得有点发狂的瓦格雷克固执地大叫:“不,基基纳斯可是红翡翠啊,还可以再支持一会儿~~!!”,
  
  纹特妮愤怒地大声斥责道:“混帐东西!你把自己的天马当什么了,炫耀个人技术的工具吗!!?”
  
  纹特妮的话惊醒了忘我状态中的瓦格雷克,
  
  看着依然不断下坠的丝丝娜他唯有扯高马头抽头回升…:“你这个……傻瓜……”…
  
  然而就在极度接近极限的关头,丝丝娜的天马突然自己一个抽头呼啸着一个急速抽头上升……
  
  看来是这天马不过是太兴奋想向主人炫耀自身本领而已,然而它并不知人类的极限在什么地方,就在它突然抽头上升的时候,丝丝娜被突如其来的巨大离心力一下子狠狠地抛到地上,身体猛烈地撞到地上后立即高高地反弹了一下,然后翻滚跌落到一个深深的沙丘后面……
  
  浮游城上弗诺维奥继续用心灵暗语和占星馆的水社先生交谈着
  
  :“水社啊,那只天马是什么来头?我从未曾体验过这种气焰”
  
  :“你猜猜”
  
  :“破茨之矛?”
  
  :“错”
  
  :“千里之护者?”
  
  “不对”
  
  :“那么,一定是圣裁之雷了”
  
  :“差得远哩”
  
  :“…………你再这样,我就以后都不读书你听。”
  
  水社先生语气的变得有点认真起来:“呵呵,表生气啊,那个也是很罕有百年一遇的‘千策之骑’”
  
  弗诺维奥有点不相信:“哦?是号称有统率三军能力的千策之骑?不要和我开玩笑了,这班小鬼在行军布阵考试中没有一个是合格的,哪里来天才军师级的谋略魅力去召唤千策之骑?”
  
  :“考试?你太拘泥于表像了,你知道当你正在对着天空发呆的时候,那个女孩子在干什么吗?”
  
  :“她跑到棋碑那里下棋了?”
  
  :“正是,首先,她忽视眼前的强大的单兵战斗力天马而改全情投入到另一个注重整体布控的战局,这个就是天马墓场上那些小石室的存放这些各种奇异能力的天马的目的了。”
  
  :“她赢了?”
  
  :“输了,差一点就逼平设下棋局的棋神大人的千年怨念,可惜紧要关头她竟然分心去和朋友聊天……”
  
  :“聊天?那家伙在想什么啊?把那些沐浴斋戒七七四十九日后才堂堂上到这里和棋碑对战的人都当成傻瓜了。”
  
  :“列炮来对抗屏风马,的确是相当精彩的一局,你回来后我重新下一次给你看……”
  
  弗诺维奥的神情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大概是潜力吧,天马是被她那深不可测潜力所吸引的吧,那么三年后当她成年就拥有了轮选成为圣剑继承的人资格了,甚至还会更上一层……”
  
  :“呵呵,我感觉到终有一天我们要在她的面前下跪呢,千策之骑出现时,也就是格兰修斯的大侵攻之时……,天星是这么说过……”
  
  :“到时我们就一起远走高飞,找一处没人能觅到的地方来渡余生也不错呢……”
  
  :“走?你忘记我是个瞎子吗?”此时水舍先生睁开了他那双没有一丝神采双目
  
  :“那么由我来当你的导盲杖……”
  
  这时一个女侍从掀开一块随风微摆的纱布廉走进雅致的占星阁,她看见水舍先生的嘴边挂着一丝微笑。
  
  :“水舍先生?今天有什么开心的事吗?”
  
  水舍先生整理了一下衣物站起来笑了笑说:“麻烦你向陛下通报,臣有一个好消息要亲自禀奏……”
  
  浮游城上,慧斯芭突然发现刚刚和水舍先生交谈完的弗诺维奥老师的神情极不恰当。
  
  :“弗诺维奥老师!看见自己的学生从高空掉下是一件如此很值得您高兴的事情吗!!?”
  
  不久纹特妮和其他骑士驾着天马终于发现沙丘下一动不动地躺着丝丝娜。
  
  她连忙降下天马冲过去扶起了她,只见她面色惨白,双目紧闭,一丝鲜血缓缓从嘴角流出,全身像散了架似的。
  
  :“有轻微头部外伤,似乎有一些右肋骨断裂、左下肢骨干有骨折情况,胸腔似乎也有出血迹象……
  
  纹特妮大致检查了一下。
  
  丝丝娜的缓慢地睁开眼睛:“纹……纹特妮先生……”
  
  :“嘿,脑袋还挂在脖子上算你走运了……马上包扎止血,但大家千万不要挪动她,我现在立即去召边境站的医疗队来……”
  
  :“不,我的基基纳斯比较快,由我去吧……”瓦格雷克边说着一边已经驾着他的红翡翠天马风一般地消失在地平线上。
  
  这时,那任性的天马回到了丝丝娜的旁边,它慢慢地蹲下乖乖爬在她的身边,似乎在为刚才的举动道歉着,似乎在不停地安慰着重伤的她。
  
  丝丝娜努力地向天马挪动了一下身体,一下子趴到它身上,随即而来剧烈的痛楚虽然令她满头大汗,但她努力维持着一贯的温柔笑容
  
  :“……呼呼……很柔软……很舒服呢,……怎么了?你……在向我……道歉吗?和你……没关系呀,其实是……是我学艺未精而已……”
  
  :“嘻……你……你知道吗?其实我现在……已经觉得很幸福了,那个人为了救我,竟如此认真地……,还有……还有往后的日子……会有你一直陪伴我身旁……”
  
  :“你……你说什么?……我……我也很喜欢你呀,我的……格努潘特……”
  
  女孩边温柔地抚摸那轻若无物的纯白鬃毛,边安详地静静依偎在它身边…………
  
  时间如魔法一样无情飞逝,转眼间女孩那青色秀发渐渐地长长,身体也随之成长起来……
  
  同样是这荒沙大漠,同样是那匹洁白无暇的天马,然而同样依偎在它身边的女孩此时已经是一个束着一头长发婷婷玉立的美丽女子。
  
  :“嘻,不知不觉已经四年了呢,我们回到了这里,正是令人怀念呢……”
  
  此时那个纹特妮女骑士长走了过来,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她的面上留下多少的痕迹。
  
  :“啊,又跑这里发呆了,唉,我说丝丝娜你呀,这么多年了还是那笨笨的老样子,你现在可已经是万人景仰的圣剑大人了啊”
  
  丝丝娜从天马的身上爬起笑了笑
  
  :“我现在已经不再是圣剑,纹特妮先生请不要再这样称呼我了”
  
  纹特妮在她身边坐下。
  
  :“你这个人啊,真是令人搞不懂,如果当初你能一刀砍下那个暗黑魔导士的人头带回国内的话,你的圣剑地位就会稳如泰山了,要知道朝廷中有很多人对你充满敌意啊。”
  
  :“其实,我觉得只要国王陛下能明白我就足够了。”
  
  :“唉,如果不是老陛下的极力担保,又怎会只是收回圣剑,发送边疆边防站参军思过那么简单……”
  
  :“我到是没什么所谓,然而纹特妮先生你又何必要跟我一道来这个荒凉艰苦的大漠呢”
  
  :“无论如何,作为你的助教导师,闹出这么一个大篓子我是有着最大的责任的。况且,我心目中的圣剑大人永远就只有一个……”
  
  :“纹特妮先生……”
  
  纹特妮站起来拍拍身上沙尘
  
  :“这里的风沙真是够凶的,好了我也要去准备接待一下那些取道这里去众神之袍褂领天马的预备骑士们了,待会儿见。”
  
  纹特妮离开后,丝丝娜抬头静静地看着那蔚蓝得耀眼的天空
  
  :“水舍先生、弗诺维奥老师、云维蒂姐姐你们都到哪里去了?在干什么呢?……”
  
  不久奥兹发大漠袭击事件发生,格兰修斯和沙之国度庞普邦的战争一触即发……
  
  边境大陆第七章众神之袍褂完
  
  待续
  
  预告第?章天怒地火
  
  没落的沙之国—庞普邦竟然挑战强大的格兰修斯,一些国家为了利益也纷纷介入战团,为了避免战火的扩大,每人都顷尽全力……
  
  后记:
  
  演绎名词解释:下马威,(被摔了个半死,)。
  
  圣剑大人-是对格兰修斯圣剑所有人的尊称,和本身能力没多大关系。剑圣-是一个对个人武功的等级排位称号,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情。(基本上是专门针对使用剑的仁兄而言,剑位顺序依次是:间剑士、御剑士、冥剑士、空镜剑士、剑霸、剑豪、剑帝、剑圣‘后三者的实力基本上已经是强得离谱,之间的差距不达,但就是有某个‘剑帝’就是耿耿于怀,老是盘算者要找丝丝娜算帐’)
  
  天马基本上不需要食物,但主人也会喂一些特殊配制的饲料去和天马沟通感情
    

本文相关内容:战争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天堂的门票(38)     下一篇:天堂的门票(37)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