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长篇]边境大陆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边境大陆(8 恶魔)

2004年08月10日11:57:3191文学网 彭勇

第八章 恶魔  
  
  册元大战-千年前人族和魔军进行的伟大决战。
  
  册元历-以册元大战结束为元年起点的大陆历。
  
  庞普邦-没落的沙之国度
  
  人:
  
  迪维悉格国国王莫迪维斯四世,和他的众多先皇一样被大陆上的人们定义为:凶残、暴戾、战争狂、虐待狂、贪得无厌、放荡、淫乱的暴君一个。
  
  迪维悉格国国王莫迪维斯五世&依特公主&翠溪:剑术极高,剑位是剑帝,曾有一段时间兴冲冲地四处去捕杀毒骑士,现在则刚刚抵达陷入战争边缘的庞普邦国境去凑热闹……,有很多特殊的癖好
  
  皇后殴佩娜。依特。阿斯默迪:莫迪维斯四世的正室,出身南方的领主阿斯默迪家族。
  
  偌迪格:皇后的表弟,南方封地的领主。
  
  安妮丽思王妃:奸妃,其大舅是亚迪米亚公爵,她的儿子是安雅斯塔王子。
  
  维妲:迪维希格的剑士,出身丝罗摩家族和皇后的阿斯默迪家族有着浓厚的血缘关系。
  
  艾丽:侍佣,出身的华韦力家族同样地和阿斯默迪家族有着微秒关系。
  
  迪维悉格把国把剑位顺序依次分为:间剑士御剑士冥剑士空镜剑士剑圣剑豪剑帝,后三者名位只有一个,要得到该名位,是把现任的干掉或者是让位,一只以来不知已经有多少的英雄高手为了这么一个虚名而命丧黄泉。
  
  “八枝剑”&“花蕾”——迪维悉格国内一个由国王直属管辖的集:反间、情报战、刺探,暗杀、等任务于一身的极秘组织,组织由八个编号分别为:瓣、囊、蕊、萼、头、柱、房、梗、的冥剑士级剑士组成,故此又被称为“花蕾”——信条:优雅、隐蔽、高超、迅速、敏捷、纯洁。表面上都是效忠国王,但是暗中有两个成员加入了偌迪格的皇后党,其余六个则效忠亚迪米亚公爵,(花蕾组织内部的兵戎相见是迟早的事。)
  
  在亚格斯大陆西北部高原上有一个名叫迪维悉格的大国,这里国土辽阔,物产丰富,其国家军队崇尚刀剑,铁骑武力,他们拥着在该大陆上数一数二庞大的步兵团和骑兵团,历任国王凶残成性并奉行穷兵黩武的政策,不断派出军队以压倒性的武力吞并一些弱小国家。
  
  册元历499年,
  
  迪维悉格国皇宫
  
  皇后殴佩娜。依特。阿斯默迪刚刚为国王莫迪维斯四世产下一子,房间里面一大班的侍从、保姆忙得不可开交。在门外有一个长得高高瘦瘦,戴着大帽子,一身华丽贵族打扮,留着两撇小胡子,眉精眼细的男人正着急地等待着消息,他是殴佩娜的表弟偌迪格。旁边有一男一女两个身穿银灰甲衣,十分干练的御剑士守在一旁,后面是一个穿着长长黑色覆面长袍的人。这时一个仕女高高兴兴地走了出来,
  
  :“恭喜偌迪格大人,皇后为国王诞下一个小王子了……”
  
  偌迪格右眼眉毛轻轻跳了一下,瞬间,“铮”的一声,这个仕女的人头已经掉落地上,只见那个女御剑士优雅地慢慢把长剑收回剑鞘,偌迪格连忙退后几步避开飞溅过来的鲜血并拿出小手帕捂着嘴巴,他看着地上的人头说,:“维妲啊,可能的话我不想让她们去得痛苦,怎么说也是皇姐的侍佣”
  
  那个叫维妲的女剑士说:“大人请放心,我的刀很快,不会感到任何痛苦……”
  
  偌迪格歪着头看见女侍佣人头的表情依然是刚才高高兴兴的样子。
  
  :“维妲、格基力,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两个御剑士瞬间冲入皇后的室内,一阵阵劈劈啪啪的沉闷声音响起,不一会儿,格基力走了出来。
  
  :“都处理好了……”
  
  偌迪格挥了挥手便走进皇后的房间。
  
  房间的床上躺着虚弱的皇后殴佩娜,维妲则在一旁照顾着躺在竹篮子里面的新生的小婴儿,除此,整洁的房间里面已经没有一个人。
  
  皇后在床上传来不满的声音
  
  :“是偌迪格吗?你来究竟想干什么!?”
  
  :“呵呵,殴佩娜皇姐,我是来帮你的……”
  
  偌迪格伸手过去逗了逗摇篮中的小婴儿
  
  :“是个小王子吧,你认为安妮丽思那个贱人会放过你吗?刚才这里就有两个安妮丽思的亲信间谍,幸好我来得及时……”
  
  (安妮丽思王妃是莫迪维斯五世最宠爱的妃子,为人十分阴险毒辣,由于自己比皇后早几个月已经产下一个王子,所以这次十分“热心”地关注着皇后诞下的是王子还是公主,日后谁会是正统的皇位继承人。)
  
  皇后说:“你关心的是你自己的如意算盘吧,要适可而止,我可不想阿斯默迪家被你连累至满门抄斩……”
  
  偌迪格说:“皇姐你太天真了,在这个宫廷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现在手头上的筹码还未足够,现在绝不可过早刺激安妮丽思和亚迪米亚这两条恶狗……”
  
  (依仗着得宠的妹妹安妮丽思王妃,其大舅亚迪米亚公爵的势力权顷朝野,)
  
  皇后说:“那你想怎么样?我不会让你伤害我的儿子的……”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首先要向外面散布消息说你诞下的是个女孩然后……”
  
  这时那个穿黑色长袍的神秘人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他上前用他那骨瘦如柴的手从盒子中抓出一手粉末向着小孩身上一撒,随即念动咒语,粉末立即变成一团紫色的火焰在小孩的身上燃烧起来,随后他阴险地“唧唧”笑了几声。
  
  皇后大惊失色,:“这,这个黑魔导士想干什么!!?”
  
  偌迪格上前安慰到:“皇姐不用担心,这个魔导士是我认识的一个僧人的手下,那个高僧对药物十分的在行。这药粉可以抑制这孩子身体的成长……”
  
  突然门外传来官员的吆喝声音:“国王陛下驾到!”
  
  御剑士格基力冲进来说:“不好了,国王突然提前来了,陪同的还有亚迪米亚!!”
  
  偌迪格吓了一惊:“什么?混帐,亚迪米亚这老狐狸的确不简单,你们几个先躲起来……”
  
  格基力和维妲一个闪身跃到窗外,那个蒙面的黑魔导士阴险地“唧唧”笑了几声便渐渐沉入了脚下一片黝黑的妖气中,留下一阵诡异的声音:“韦先生委托办的事已经确实办妥,偌迪格大人务必尽快缴付剩下的金钱,唧唧~”
  
  这时一个身材魁梧,头戴黄金翡翠皇冠,身穿条金红褂,面容粗犷,杀气腾腾的男人一把推开大门闯进房间里面,后面跟着的几个侍从和一个同样身材高大身披蓝色大褂的人则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外,前面的人就是迪维悉格的国王莫迪维斯四世。身披蓝色大褂的人是安妮丽思王妃的舅舅亚迪米亚公爵,他正以一种狡猾的眼神探视着房间里面的情况。
  
  国王一进入房间便大声嚷嚷起来:“怎么了!?这里的人都死到那里去了!!?”
  
  一旁站着的偌迪格刚刚想开口说话,但是国王已经怒气冲冲地走到皇后的床前,对着皇后大声吼叫起来
  
  :“是个女的!为什么是个女的!!?作为一国的皇后的你应该继承我们莫迪维斯的血脉给我生个王子啊!?为什么?”
  
  皇后看见一旁的偌迪格拼命地向她耍眼神,明白到他已经擅自封锁了消息并向外发布皇后诞下的是个女孩。
  
  国王继续怒气冲冲地说:“你知道我摆放了多少期待在这个小孩身上吗?作为皇族和你们拥有纯血贵族血统的阿斯默迪家联姻,所诞下的男孩极有可能会拥有比先祖皇帝更高强的力量,会是日后亚格斯大陆的霸主!朕实在失望了!!“
  
  这时皇后立即高声反驳起来:“霸主霸主,你整天就是顾着打打杀杀,顾着你的征战打仗,开口闭口都是讨伐啊,攻城啊!我已经受够了!“
  
  国王的怒火顿时急升,竟然一巴掌就朝皇后面上打去:“混帐,胆敢这样和朕说话!!”
  
  偌迪格察觉见两人吵闹起来的势头不妙便悄悄溜出屋外把门关上。
  
  皇后捂着面说道:“你!你竟然打我!!如果换成是安妮丽思那个贱人,你又会下得了手吗!?我又有哪里比不上她了!?你说呀,你说……!!”
  
  (殴佩娜是迪维悉格国内外出了名的大美人,同时也是名门贵族出身,被莫迪维斯四世豪迈的性情吸引,拒绝无数国内外狂热的追求者后,于册元历497年以贵为皇后的身份下嫁莫迪维斯四世。而后来出现的安妮丽思王妃虽然相貌出身等各方面都比不上皇后,但是善于耍弄心机的她却深的莫迪维斯四世的欢心。)
  
  国王立即上前抓主皇后的手大声吼道:“住嘴,朕不许你这样说安妃,你要是胆敢再在朕的面前说她的坏话的话,看我…………!”
  
  皇后此时更变得异常的激动:“怎么!?要把我怎么样?我偏要说,安妮丽思是个贱货、妓女、人尽可夫的臭婊子……”皇后多年来集聚心中的闷气一次过全部爆发了出来……
  
  “啪!”的一声更重的一巴掌直把她打得眼冒金星,
  
  国王此时也觉得下手有点太重,
  
  :“呃,皇后,其实……”
  
  正当这个国王想组织一些话来安抚一下的时候,突然他接触到一道锐利眼神,皇后竟然抄起身旁一把小刀发了疯一样向国王刺去,然而身经百战的莫迪维斯四世反应极快,一手紧紧握着刺来的小刀。
  
  :“混帐!你在干什么?想造反吗!!?”
  
  霎时间几个国王的近身剑士握着长剑劈劈啪啪地破门而入,
  
  :“陛下?怎么了?”
  
  :“刺客!?”
  
  :“有刺客吗!?在哪里!!赶快保护陛下和皇后~~!!”
  
  一班对“造反”“刺客”等词敏感得要紧的国王近身护卫急急忙忙冲入房间中,然而大家都被眼前皇后举刀刺向国王的情况惊呆了,提着剑不知道该怎么做。
  
  国王愤怒地大吼:“谁让你们进来了!?给我统统滚出去!!”
  
  然而亚迪米亚公爵并没有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立即嚷嚷起来:“皇后要行刺谋害国王陛下,卫士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她拿下!!?”
  
  几个御剑士立即像风一班闪到皇后身后,一个一手把她手中的短刀夺过,一个说了句“皇后,得罪了”便向她后脖子上劈出力度适中的一掌,她立即失去知觉倒在床上……
  
  几天后,在侧宫一个雅致的阳台上,一个穿着华丽的艳丽贵妇人正坐在茶几边上悠闲地欣赏着外面雅致的庭院景色。她就是安妮丽思王妃。这时亚迪米亚公爵走了过去。
  
  :“你好像心情不错。”
  
  :“嘻嘻,那还用说,那个老婆娘栽了下去,不知有多痛快”
  
  :“嗯,皇后已经被囚禁到地牢,她的女儿也被流放到特曼岛的恶魔塔去,现在,我们就等着的小王子长大继位了,哈哈哈。”
  
  :“但是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派出的探子都没有回来……”
  
  :“唉,还担心个什么?好吧我另外再派人去“照料”一下手尾就是了……”
  
  在一个守卫严密的牢房里面,色憔悴的皇后殴佩娜正坐在角落的木板床上。
  
  铁栏栅外面,偌迪格披着大斗篷,打点了一下卫兵后走了进来。
  
  他压地声音对皇后说倒:“皇姐,这次未免做得过火了吧,不过现在倒不错,亚迪米亚对我们已经没什么戒心了。
  
  皇后背靠在栏杆上:“孩子的身体没事吧?”
  
  :“不用担心,韦先生对医术药物的十分的在行,在成长过程中药性会最大限度地抑制父亲一方的外貌等特质,而令王子会有一副像女孩一样接近母亲一方的外貌长相,为了能安稳地生存成长下去,不得已要委屈小王子了。”
  
  :“我倒是真的希望他生来就是个女孩子,长大后不会一副像他老爸的那样的德行,也不想让他继承皇位去打打杀杀的,只要他能够快快乐乐地过活我就满足了。”
  
  :“瞧你说的,有魔药的神奇作用,孩子长大后一定会是个像皇姐一样的倾城大美人,不会有半点像他老爸,还有,你认为王位被安妮丽思的儿子安雅斯塔坐上后会放过曾经和她作对的皇姐和小王子吗?以那个贱人的性格,就算是去到天涯海角都会把我们赶尽杀绝……”
  
  :“那……那么应该怎么办!?”
  
  :“皇姐放心,我已经有了通盘的打算,等封位仪式到来之日我一定能扶持小王子顺利登上王位,然后实际的国家事务等的就交由我这个舅舅去一力承担吧,到时小王子和皇姐就可以过属于你们自己的生活了。”
  
  皇后听后感动得流下一行热泪,她伸出手到铁栏外面去紧紧握着偌迪格的手说
  
  “偌迪格啊,真是辛苦你了,那么我一切就靠你了……”
  
  “放心,就包在我心上……“
  
  时间已经差不多,卫兵在外面不断打手势示意偌迪格离开,他握了握皇手的手后刚刚要转身离开,但又马上走了回来。
  
  :“咳,竟然忘记了一样最重要的事,小王子还没有名字,国王也好像懒得理会似的……”
  
  皇后想了想:“嗯……就叫翠溪吧,翠溪。依特。阿斯默迪……吧”
  
  :“皇姐,你在说什么啊,为了顾全面子,皇上并没有要废皇后的意思,虽然剥夺了所有的贵族特权(已经和一般平民无异)但是名份是特别允许留下来了,虽然没有对外公开,但是“依特公主”的冠名赦令已悄悄颁布给我们阿斯默迪家了,所以应该是:翠溪。依特。莫迪维斯公主……
  
  偌迪格离开了,空荡冷清的牢房中只剩下皇后殴佩娜孤零零一个人。
  
  :“唉,孩子那么小就要流放去到特曼岛那种地方……呜……”皇后一想到孩子就不禁低声哭了起来……
  
  册元历516年特曼岛
  
  迪维希格内海附近有一座名为特曼岛的四面环海的小岛,岛上有一座和罪孽之城齐名的名为“恶魔塔”的大监狱,除了关押不少重犯外,还关押着几个已经被定义为“不存在”这个世上的恶贯满盈大魔头。(对外宣称已经处死,但是却暗中居心叵测地极度秘密囚禁着)。恶魔塔上层部分是卫兵,侍佣区域,下层部分是关押犯人的监狱。
  
  清晨一个十八九岁女孩正在认真地打扫灰尘满布的着地面,长得不高,身材纤细,把一头长发盘卷在一个白色发套里面,两边发脚各垂着一束长长的发丝,长得眉清目秀的十分的漂亮,身上穿着粗布制成,上面打着不少补丁的女侍佣服装,看上去还有点弱不禁风的的样子,只见她已累得满头是汗。
  
  这时一个身材肥胖,面目凶恶的女侍佣总管,“噔”“噔”怒气冲冲地走到女孩身边,粗鲁地一把扯掉她的发帽,使劲地一把扯着她那头散落下的轻柔秀发。
  
  :“唉呀呀!翠溪啊,怎么还在这层磨蹭?你这条懒虫!我不是吩咐过你,一个时辰之内就要打扫完这层的吗!你跟我来,跟我来呀……“
  
  被扯着头发走的翠溪痛得眼泪也差点流了出来,边捂着头发边连声道歉
  
  :“啊!不好意思,佩尔亚小姐,我打扫完这里就马上……啊!好痛!”
  
  侍佣总管不由分说狠狠地拉扯着她的头发就向门外拖,
  
  :“来呀!快来!我带你去看看洗衣房里面那些堆积如山的臭衣服……”
  
  佩尔亚拖扯着翠溪转过几道门来到一间破旧的大间,不少女侍佣正埋在一堆堆又脏又臭的衣服里面忙碌着,佩尔亚把翠溪往那些臭衣服上一推,她便踉踉跄跄地跌倒在一堆衣服上。
  
  佩尔亚恶狠狠地指着她说:“如果今天之你不把这些衣服洗干净就别想有饭吃,哼!”说完“嘭”的一声把门关上。
  
  这时一个面上长着些青春豆子,眼睛大大,扎着两条马尾辫子的女孩连忙跑过来扶起她,
  
  :“怎么?佩尔亚小姐又要加罚你了,其实你已经比其他人都做多了很多的工作……”她的眼中着闪烁着的泪水。
  
  :“看你的头发都乱了……”艾丽说着就身上拿出一把梳子和一条小绳子帮她梳理起凌乱的长发。
  
  翠溪连忙安慰她说:“不要这样啊艾丽,可能我工作得不够努力,怪不得令佩尔亚小姐生气的,啊,如果不赶快把这些衣服清洗干净的话……”,
  
  :“就让我来帮你忙吧,”
  
  “真是不好意思,从小开始就经常让你这样帮我。”
  
  “其实是我家老爸经常我面前夸奖翠溪姐姐你呢,我也觉得你的确是有点与众不同”
  
  :“那里,不是和大家一样,眼睛耳朵样样都有一些”
  
  艾丽边梳理着头发边凑到翠溪的面上细细打量着说。
  
  :“嗯,我们虽然是一起长大,但是你是一天比一天长得漂亮,单就是你那杀死人不偿命的样子就够我羡慕一辈子了,不用说,男侍佣和卫兵那边不时找借口跑过我们这边耗,大概也是为了来看你吧,也怪不得佩尔亚小组老是这样针对你的……”
  
  翠溪红着脸说。
  
  :“没,没那事啦,他们想过来看的人是你才对,我们还是赶快洗完这堆衣服吧……”
  
  艾丽边数手指边说:“说起来,明天你早上要去厨房工作,下午要维妲医生那里帮忙,最讨厌的是傍晚还要去给关押在S区的那班变态囚犯送饭菜,真有得你受的……”
  
  :“也并不是那么辛苦,这些年来我都已经习惯了……,另外啊,其实S区的那些犯人,也并不是艾丽你想像中那么坏,我们也经常会有说有笑的……”
  
  :“哼,我就说他们一定在打什么歪主意,总之你要小心一点……”
  
  不久夜幕降临这座孤岛上
  
  在东塔一角的一所破旧女佣宿舍里面,经过一天的劳累大家都已经在一排排的木床上入睡,唯有翠溪还醒着,她张开眼睛看了看在一旁熟睡的艾丽,帮她盖了一下滑下的被子,悄悄地套上外衣从窗外溜了出去。经过一道丛草覆盖的小径来到一个依然亮着光的窗户下面,她屏着呼吸,脱去鞋子,掂起脚尖像猫一样鬼鬼祟祟一步一步慢慢地靠近窗台,这时“叽”的一声,窗户轻轻打开了,一个黑发细目白衣装束,二三十岁左右的女子从里面探出头来,她向翠溪伸出手说
  
  :“你那个样子是在干什么?还比平时晚了那么多,快上来吧”
  
  翠溪握着她伸来的手,那个医生打扮的女子只是轻轻的一提,就把翠溪“轻飘飘”地带到一所医务所似的屋子里面。
  
  翠溪皱着眉头说:“我已经十分十分静悄悄地走动了,怎么还是每次都被维妲先生您发现的呢?”
  
  这个维妲女子正是当年皇宫中偌迪格身边的那个女剑士,
  
  维妲说:“嗯,这个比较难,第一未曾学过‘气’的修炼,无论你如何掩饰,也是会被发现,第二你身上那淡淡的兰花香虽然其一般人闻不到,但是作为“冥”(剑位),我一早就察觉到了。”
  
  翠溪往自己身上闻了一下:“维妲先生,你也知道从来都不使用香料的……”
  
  维妲说:“当年皇后身上就是自然地散发着这种幽香,是阿斯默迪家族的遗传吧,我想当你再大一点的时候就会更加显现出来的了……。
  
  一提到皇后,翠溪的心情顿时沉重起来,晶莹的泪花在眼眶里打滚:“母后她……”
  
  维妲说:“殿下请放心,皇后现在宫中很好,虽说是囚禁,但是也只是软禁的性质,再说还有偌迪格大人在照看着,虽然两三年才能获恩准偷偷见上一面……”
  
  :“要是维妲先生您能够传授一些你们剑士的本领给我,让我下次见到母后的时候可以让她开心一下就好了”
  
  :“偌迪格大人吩咐过,无论如何也要把殿下培养成为一位德才兼备、充满才学智慧,拥有君王的风范的王位继承人,所以单就是学习各种史册、文化、吏治、音乐、古文、语言等的书籍就够殿下学一辈子了,还没有把宫廷礼仪文化、着装打扮等的繁琐东西计算在内,”
  
  翠溪一面难色:“唉,说起来真是觉得辜负维妲先生的教导,我觉得学这些真的是很难啊,这些年来所学的东西总是觉得迷迷糊糊的……”
  
  维妲说:“嗯,这的确是问题,据我所知宫廷中的几个王子学识水平都在殿下之上,殿下加紧努力去恶补都来不及,还哪来时间学剑术呢?况且殿下的身子和皇后年青的时候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同样是那么的虚弱,是绝不适合剧烈剑术修炼的体质……”
  
  :“唉,真是可惜呢,每次看到维妲先生您练剑时候的样子我就激动得不得了,不过既然没法勉强就算了吧。”
  
  维妲十分认真地说:“陛下放心,我等‘萼’、‘头’、两位‘八枝剑’的‘花蕾’必会誓死保卫陛下的安全,就请陛下集中精力学习吧……”
  
  (维妲是:‘萼’格基力是‘头’)
  
  突然翠溪的肚子中传出“咕咕”的声音,她红着脸说:“呃,上课前可以给我一点吃的东西吗?”
  
  :“怎么?今天又被罚没饭吃了?”维妲递给翠溪一个装满糕点盒子,
  
  她的眼睛发光,刚刚要伸手就要去拿,但是立即‘啪’的一声被维妲手中的一只毛笔打了个正着。
  
  :“……就算是如何的饥饿也务必要随时注意仪态……“
  
  :“对……对不起,”翠溪柔了柔手背,拿起盒子旁边的餐具慢慢切开糕点,一口一口地放口中。
  
  :“时间不多了,吃完就继续完成昨晚的那篇《国与国关系》的论证文吧……”
  
  :“是的~~”
  
  对翠溪来说,这又是一个难熬的挑灯夜读的不眠夜……
  
  第二天,翠溪一如既往地和艾丽她们在趴在走廊地上洗擦着地砖,繁重艰苦的劳动再加炎热的天气令她累得满头大汗,这时佩尔亚手执短鞭扯高气昂地巡视过来,来到翠溪的面前,她用鼻子肥胖的鼻子嗅了一下,
  
  :“站起来!”
  
  翠溪乖乖地拿着毛巾站起:“早…早上好,佩尔亚小姐。”
  
  佩尔亚突然伸手在她那束长发里面拣了几粒极小的东西出来,闻了一下,然后极度愤怒地面前说:“哇!好呀!你真是胆大包天啊!!竟然敢偷专门供给长官的糕点吃!!?”一条条的青筋爆现在她那肥胖的额头上。
  
  几个女侍佣低声说到:“唉,真看不出她原来竟然会偷东西吃,”
  
  :“是太饿了吧”
  
  :“才不是呢,大家不要被她的样子给骗了”
  
  :“总之她要倒大霉了,被捉了个正着……”
  
  翠溪想:“哇,糟糕了,是昨晚的糕点,怎么会粘到头发上去了……!?”
  
  佩尔亚立即不由分说地举高鞭子就向她身上劈劈啪啪地抽去,翠溪她唯有双手捂头蹲在一角承受着一下下无情抽来的皮鞭。一道道鲜红血痕出现在她那双雪白无暇的手臂上、脖子上、背上……
  
  :“
  
  她痛得连声说道:“……哇,对……对不起,请您原谅……啊!……!!”
  
  艾丽连忙上前抱着翠溪说:“佩尔亚小姐,请您息怒,我和她整天都在一起,糕点不会不是她偷的……啊……!!”
  
  打得兴起的佩尔亚不管三七二十一连艾丽也抽搭起来,艾丽紧紧抱着翠溪也算也分担了她一些痛楚。
  
  佩尔亚边抽边吆喝道:“看你们这副样子,工作又懒惰,嘴巴又馋,长大后除了当任人鱼肉的妓女还能干什么,嗯?嘿!我啊,我这是太好心了啊,我是多么的用心良苦教育你们这班下等的佣人啊,嘿!嘿!你们到底知道不知道……嘿!……嘿!……!!!”
  
  说着又狠狠抽了几下后,佩尔亚也觉得有点累了,叉着腰气喘吁吁的,
  
  翠溪和艾丽见状连忙连声说道:“多谢佩尔亚小姐教导,我们知错了……”
  
  佩尔亚抹了抹汗,拨了拨她那头恶心的长发,瞪了她们一眼“哼”了一声,转身继续去巡查,
  
  艾丽扶着翠溪说:“你没事吧,啊,竟然伤了这么多的地方……”
  
  翠溪从身上拿出一个绿色的小药包,从中取出了些草药在伤口涂了一些,笑了笑对艾丽说:“嘻嘻,今天好像就知道会出事似的竟然带着药包在身上”
  
  看见艾丽手上也有几道血痕。她连忙也取了一些涂到她的手上。
  
  “……你手上也有不少瘀伤,也帮你涂一点吧……下次不要那么傻跑来和我一起挨揍了……”
  
  看着她伤成这样子还能嘻嘻地说笑,艾丽的眼泪终于也忍不住哗哗地落下……
  
  傍晚,翠溪推着一架木制的小车和两个士兵经过几重的关卡来到位于恶魔塔最低下的重犯区。这里就是秘密关押着几个魔头的地方,沉重的铁牢“勒勒勒”地转动着打开,这时立即传来了一把尖锐轻佻的声音。
  
  :“呀呀呀,好香啊,一定是我们的翠溪妹妹又来了,嘻嘻嘻嘻~~~”
  
  翠溪来到其中一个囚室前面,严密的囚室只有两个长方形小洞用于传递食物等的东西,洞中有两只眼睛正瞪得大大的盯着洞外的翠溪。
  
  :“暗肋先生,这些是你的饭和替换的衣服……”翠溪把一个盛着饭菜盒子和一些衣服通过小洞递了进去。
  
  :“喔,没见一阵子你好像又长漂亮了,快过来让叔叔抱抱,嘻嘻嘻嘻~~”
  
  说着一条瘦瘦的怪手竟然穿过狭窄的小洞“延伸”了出去,并直直地向翠溪身上摸去,
  
  :“呀!!”翠溪吓得连忙往后退几部
  
  :“作死啊!!”旁边的两个卫兵凶恶地大吼一声,用手中的长矛背,狠狠地向暗肋的那只怪手不断地砸去。
  
  劈劈啪啪的几下把那只手打得鲜血淋漓,
  
  :“哇,好痛,好痛,不要打了,不……不要打了……!!哇!噢!~”暗肋在囚室中不断尖声哀求。
  
  翠溪连忙上前阻止那个卫兵:“请不要打了,叔叔只是想和我开个玩笑而已,请放过他吧!”
  
  卫兵看见翠溪那无敌的楚楚可怜神情也停了下来,在手上面踩了一脚说。
  
  :“哼,如果让我再见到你这样就一刀把你的手砍下来……”
  
  暗肋连忙把手缩回牢房里面,不断哀嚎着:“哎哟,哎哟,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士兵轻声对翠溪说:“我说你啊,不要和这里的这些怪物混得那么熟,对你没好处,这些人等都会不少邪门的东西,如果没有魔法的封印压制着,刚才你可能已经被他的骨术杀了”
  
  翠溪点点头说:“嗯,好的,我会注意的了,谢谢您的提醒”
  
  两个士兵继续往前面的囚室走去,翠溪从衣服里面翻出那个绿色的小药包,偷偷把它从洞中塞了进去,暗肋接过药包,里面整齐摆放着一些止血、去淤的草药,和两卷洁白的绷带。暗肋从洞中探出眼睛看着翠溪,只见她把手指放到嘴边做了个‘嘘’的动作。
  
  “嘭,嘭“这时里面的牢房深处传来阵阵拍打铁窗的声音,伴随来的是一个极度激动、沙哑的声音,
  
  :“干!暗肋你这个色鬼在讨翠溪妹妹的便宜吗!?妈的,如果你害的她以后都来不了的话,我厄刺发誓一定会把你捅成蜂窝漏子!!!”
  
  这边的暗肋立即在囚室里激动地高声嚷嚷:“去你祖的!你这条臭刺虫,谁讨她的的便宜了,只是太久没有见她来,所以有点激动而已,我可一直都把翠溪她当作是亲妹一样看待!你再诋毁我的人品,看我不把你给煎皮拆骨!!”
  
  另外一个牢房又传来一把低沉亢奋的声音:“人品?你们这两个怪胎也配有人品吗?让翠妹这种纯洁的孩子来伺候你们这种人渣子,可是逆天的、不想下地狱的话就赶快自尽吧……”
  
  :“谁?是那个王八蛋在发音!!?”
  
  :“我呸,原来那个鬼鬼祟祟的短命种操形!”
  
  :“收起你那臭嘴!现在就想在翠溪妹妹面前装好人吗?”
  
  几个囚犯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在阴暗潮湿的地牢里面不断回荡着,卫兵立即跑倒牢房前”砰砰”地拍打铁栏杆。
  
  “吵什么吵,赶快统统给我住嘴,不然就给你们上口刑具了!!“
  
  翠溪在一边继续给囚犯们分送食物,她来到一个牢房前面,里面关押着一个年纪不大,头上没有一丝头发,身上缠满绷带的男孩,
  
  她把一些衣服和几片叶子放到牢房的收接小洞里面
  
  :“红躯先生,这些是你的衣物和一些你要的树叶子,这些东西有什么用的?”
  
  红躯来到窗洞口,有点腼腆地说到:“把……把手伸过来吧……”
  
  翠溪左右看来看,见没人注意便把手伸到洞口,红躯把一片叶子通过小洞递到她的手上,叶子上面有一个小茧,感觉到翠溪手中温暖的体温,那个小茧动了一下,一只长着两对半透明小翅膀,长得像蝴蝶的小动物慢慢撑破茧壳子爬出来,
  
  翠溪用手轻轻摸了摸:“哇,好可爱,这个是什么?”,
  
  :“这…这是我们寨子那边培养的翼蝶,有灵性会认得主人,细心养大的话,会…会飞的……我……我知道你喜欢漂亮可爱的东西,所……所以想送一只给你,”
  
  :“谢谢你啊,红躯先生,这小家伙实在太可爱了,它叫什么名字?”
  
  :“昆……昆虫纲……鳞……鳞翅目,从属小翅蛾亚目,学名古…古立利…俄浦…斯克……”
  
  :“呀,就叫小古吧。”
  
  红躯呆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这……那个……合适吗?……大概合适……吧?”
  
  :“对了,可以再送我一只吗?我想给我的一个好朋友,她也很喜欢小动物……”
  
  红躯呆了一下,立即转身回到囚室里,从床下又取了一片叶子出来,小心翼翼地把它递到翠溪的手上。
  
  :“这…这个,大概明天这个时候就会……孵化……”
  
  翠溪十分高兴地说:“真是谢谢你呢……”
  
  红躯面色红了一下说:“不,没什么……只要…可以的话,你可以经常来……看看我们就好了……”
  
  这时那两个卫兵终于让那班闹哄哄的囚犯平静了下来
  
  :“嗯,真是难搞的一班狂人啊,“
  
  一个年轻一点的新兵问道:“他们都是什么来头,?“
  
  :“嘿,说出来可别吓坏了,听说那个叫暗肋的,会一种叫‘骨术’的功夫,可以自由伸展扭曲身体,可以活生生从人的体内把他想要收集的骨头抽出来,而那个叫厄刺的,身体的任何一部分都可以瞬间化成利刃,那个叫操形的可以控制别人的影子,控制人的身体,那个叫红躯的小子是深山中的异族,听说是个蛊虫使,……这班重囚犯啊,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被这些狂人虐待、杀害的人真是多得不计其数,“
  
  :“哇,真是恐怖啊,“
  
  :“嘿,我还没有把女囚室那边的人加进来呢。”
  
  :“怪不得恶魔塔里里外外有那么多的卫兵把守,听说经常还有御剑士来巡查呢。”
  
  那个卫兵一面严肃地说道:“喂,你千万不要和女侍佣她们说这些啊,吓怕了她们的话,以后可就只有我们这些孤寡男卫兵在窝在个鬼地方了。”
  
  :“啊,说得对,说得对,呵呵”
  
  这时翠溪提着一个篮子走过笑着说:“卫兵大哥们都辛苦了,我也带了一些由我们女侍佣们亲手做的糕点来给你们的,希望你们喜欢”
  
  两个卫兵顿显得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喔喔,这……这这,这怎么好意思?……,呵呵,……”
  
  一阵喧闹过去,囚室里面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宁静。
  
  夜幕降临,蹲在囚室一角暗肋慢慢从口中吐出了一把钥匙,看了看用翠溪的绷带包扎着的右手
  
  :“嘿嘿嘿,大爷我这手可不是白伤的”原来他早上伸长手过去摸翠溪的时候,趁卫兵不留神,用另外一只手悄悄地把卫兵身上的一条钥匙偷取了下来。他施展开骨术伸长手用钥匙打开了沉重的大铁门,一下子跳了出去……“
  
  :“嘿嘿,这么样,老子利害吧……”
  
  厄刺爬在铁窗上说:“啧!打破这个破烂铁牢有多难?但是只要压制着我们的魔法封印不除,我们的力量百分之一也使不出来……”
  
  这时一只红躯养的翼蝶从窗口缓缓地飞进了他的囚室中,红躯说道
  
  :“左边的心、胃、眼、耳、中间的绿翡翠、红石、然后是右边的喉、肺、鼻、手、最后是中心的皇冠、权杖……”
  
  操形探过头来说:“哦~红躯小子的翼蝶终于也派上用场了,这下进入封魔馆破开封印应该不成问题了吧,嘿嘿嘿嘿~~,我出来后要把恶魔塔里面的人统统都杀个干干净净……”
  
  囚徒门开始躁动起来。
  
  红躯挥挥手说:“大家等等,有一件事我先要说在前头,据我所知,我们这里的人之间存在着不少的恩怨,如果大家一出来后就立即互相拼杀,结果会累得我们谁也跑不掉……”
  
  突然一把令人心寒的声音出现在众人的脑海里面:“以到达海岸边为界限,在此之前禁止对自己人出手,如有犯者我第一个上前干掉他。”
  
  声音是以“心灵暗语”直接传到众人的脑海中,发出精神暗语的人被关押在最里头一间囚室中,佩戴带着令人说不出话的恐怖口刑具,留着长头发,他被人称做‘言’,是占星馆水舍先生的弟弟。
  
  :“嗯,大家都听到‘言’的话了吧”
  
  一阵沉寂过去,看来囚犯们都达成了共识。
  
  红躯继续说:“还有,你们想杀谁我不管,但是绝对不准碰我的翠溪妹妹一根头发……”
  
  ‘言’一阵强烈的心灵暗语传来:“你唠唠叨叨的有完没完!我出来后第一个就去杀了翠溪那小贱人……!!!”
  
  厄刺歪着脸说:“嘿嘿,不要说大话了,其他人不知道,但是我看到了哇,连续有几个晚上,你摸着翠溪妹妹给你衣服上缝的补丁睡不着觉,怎么?想起老妈了吗?哇,哈哈哈哈……!!”他边放声狂笑边拍打着铁窗。
  
  空气中传来‘言’那压抑沉闷的声音:“上到海岸边,你就要死……”
  
  :“好呀,真他妈的大口气,老子我就在岸上等你……”
  
  在恶魔塔的顶层有一个守护严密的房间,四个全副武装卫兵站在门前把守着,突然窗外快速地伸进两只长长怪手,一下子握着其中两个卫兵脖子一扭,‘噢’的一声,卫兵倒下,其他两个卫兵刚刚要拔刀,却发现手脚软软的,没有任何力气,此时暗肋显出了身形,把几条血淋淋骨头丢在地上,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把卫兵手里面的骨头抽了出来,两个卫兵刚刚要痛苦地大叫出来,但是还没有喊出声音出,马上又被暗肋一手一个迅速地扭断了脖子:“不要叫啊,把御剑士惹来就麻烦了……”
  
  处理完卫兵后,暗肋走到一副由左右两个解剖透视的人体拖着中间一片布满星星、钻石翡翠的大浮雕画面前,按照红躯的指示按顺序一个一个地按动起浮雕中的头,手、皇冠等的机关……
  
  深夜正在给翠溪上课的维妲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东西,突然神色凝重地一下站了起来,
  
  :“你在这里待着不要乱跑,半个时辰后我还没有回来的话,立即到我之前跟你提过的暗水道,乘小舟离开这里……明白了吗!?”
  
  维妲说着一把扯去身上的白衣装束,取过一套银灰色的御剑士专用紧身战斗甲衣,提着长剑急急忙忙地地边穿边头也不回地冲了出门外……
  
  翠溪有点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怎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见过维妲先生有过这种严肃的神情,也是第一次看见她披上那套封存已久的战斗甲衣,猜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
  
  此时一阵阵阴森的妖气不断从关押着重犯的S区传出,砰砰啪啪的声音响起,一个个恶贯满盈的狂人冲破了监禁了多年的牢房走了出来,但是他们没有逃跑,没有任何的举动,他们都呆呆地原地站着,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一道通往地下L囚区的一道锈迹斑斑的大铁门上。
  
  因为他们都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气焰正从下面几层处腾腾升起,他们没有人想到这回竟然把一只真正的恶魔释放了出来……
  
  边境大陆第八章恶魔完
  
  待续
  
  边境大陆第九章小浪(暂)
  
  ―――――――――――――――――――――――――――――――
  
  后记:因为有很多的设定工作所以这次迟了更新,抱歉,多谢大家的继续支持。和翠溪相关的文章请参考《毒骑士》章。
      

本文相关内容:裸体彩绘:许人体一个艺术的理由?』 『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战争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天堂的门票(38)     下一篇:天堂的门票(37)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