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大学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淫贼外史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淫贼外史(捌·长矛)

2004年09月03日11:51:26 网易文化 小非

  捌·长矛

  古代将领的甲胄设计得很复杂,用那时的话叫做讲究,越讲究越笨重。而要把这一百来斤的铁皮罩到身上又绝非一人之力所能办到,因此将领出征前总得有几个专门的手下帮忙穿上戎装,打完仗要睡觉了,也得靠这些人来协助卸甲,很麻烦。宋昱以前没有采过女将领,对甲胄的构造不大了解,两手在班鸠身上摸来摸去,触手可及的全是冰凉割手的铁片,急得要命。

  班鸠喊了几声“大胆草民不得放肆”之后,忽然好奇:“喂!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要强奸你,姐姐。”黄鹂蹲下来,小声解释——两个女捕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事发现场的中心地带。

  白鹭踢了黄鹂一脚,提起刀正色地对宋昱喊话:“大胆淫贼,你连朝廷命官都敢乱来,实在罪不可赦,再不速速悬崖勒马,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强奸我?”班鸠若有所思,忽觉这男人的手竟然摸到自己的裸露的脖子上,只感到一阵酥痒,忍不住笑起来,“嘻嘻,哎呀,干嘛呀,不象话,嘻嘻,快住手……”

  白鹭见宋昱对她的喊话无动于衷,火了,一刀就朝宋昱的脑袋砍去,吓得黄鹂大叫“姐姐别…..”

  “碰”的一声闷响——白鹭用的是刀背。淫贼翻倒在地,四脚朝天两眼发直,虽然很不雅观地被打晕了,脑袋总算还在。

  黄鹂见没出人命,松了口气,连忙去扶班鸠:“将军姐姐你没事吧?”

  “嘻嘻~”班鸠费力地坐了起来,刚才被呵痒的后劲还没过,揉揉脖子又笑了几声,然后蹦了句让两捕快跌倒的话:“这草民挺好玩的,你们刚才叫他宋昱……是吗?”

  ——将门之女肯定是有别于草民的,这不难解释,她老爹若不能把她培养成将才,会被同事笑话。俗话说:虎父无犬女。女儿若是不成虎女,岂不成了“犬父无虎女”?因此,虎女的成长时光基本上都在冷兵器和兵书堆里打转,活动的圈子很小,对一些俗事不甚了了,做了将军后,又整日价戴着蒙面头盔领着军队到处乱走找敌军男将骑马单挑,所见皆是刀光血影,何曾会有这般亲昵之举。其结果就是:女将军第一次被人非礼,不明所以,随后肌肤相触,顿觉芳心大动。——只可惜了被打晕的宋昱……

  “好玩?!!”白鹭暴跳,“此人乃万恶不赦的淫贼,你竟然说他好玩?!!班将军难道看不出他刚才的举动是何用意?他他……他想……”

  “强奸我是吗?”班鸠满不在乎地站起身来,脸上仍挂着笑意,两手叉腰弯下身,饶有兴趣地瞧了瞧地上这个昏迷中的好玩男人。

  “恩!”黄鹂在旁边使劲点了点头,“姐姐你是不是不怕他强奸呀?”

  “我会怕他?笑话!”班鸠不想让她们看出自己对“强奸”的概念一无所知,转移话题,“两位小衙役过来帮我把胸甲卸下来。”

  白鹭本来想说“什么小衙役我们是捕快就算个子没你高也不代表年纪比你小”,一寻思班鸠的举动,不由又羞又恼,尖叫:“将军你你你你……你可要自重……”

  班鸠奇怪地瞄了她一眼,道:“就是太重了才要卸掉,快点,后面的皮带扣,好象有十几个,全都解开。”

  将军的头衔不小,白捕快不敢不从,和黄鹂合力帮她把那沉重的胸甲卸了下来。这下,又减了十几斤的重量,班鸠觉得舒服多了,走到宋昱跟前踢了踢他,不动。黄鹂俯下身听了听心跳,说:“他还活着的。”

  班鸠正琢磨着怎么处置这个又放肆又好玩的草民,身后忽然一阵风,一个绿色的身影掠过,却是先前误追过的那个孔雀,敢情还在跑步。

  孔雀奔出老远又兜了回来,仔细端详起地上的宋昱,然后掩嘴叫了声哎呀,道:“想不到他真的吃了……”

  “吃了什么?”三女齐问。

  “你看!”孔雀指着宋昱的胯下,脸上颇有得色。

  被下了春药的宋昱的裤裆自然是高高耸立着,两捕快啐的一声别过头去,却听女将军问了句“那里藏了什么?”,两捕快再次跌倒。

  孔雀朝女将军眨巴眨巴眼:“要不我把他的裤子脱下来给你瞧瞧,笨将军。”

  两捕快齐声惊叫:“不可以!!!”

  ——好了,闹得差不多了,整理一下思路先。黄鹂和白鹭一纯真一世故的形象前边交代得比较清楚,孔雀是个顽皮好动的女孩大家也认识了,到现在,这个班鸠又是一个不通世故的极品,虽然高居将军之职,对男女之事的纯真程度较之黄鹂,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一来,小说登场的女孩虽然小有区别,却无不透着一种相同的傻气。这便置小说的人物塑造于相当不利的境地,让人不免对笔者失去了耐性,认为作者只会描写傻里吧唧的女人,更有甚者,认为笔者不尊重女性,必须坚决打倒——实在有够头痛的。

  行文至此少顷打断,我想做的分说是:其实并不单指女人,在笔者眼中的世界,许多人都会有那么点可爱的傻气,有的真傻,有的装傻。真傻不是贬其智商,而是指没有心机、天真纯净,不会算计他人,能令世人放心,故谓之“可爱”;装傻也不是责其奸诈,而是指与世无争、大智若愚,不愿夺人之欲,能令世人愉快,可谓之“幽默”。除了这些我喜欢的“傻人”,世上自然还有各种各样令我或喜欢或不喜欢的人,但他们暂时还不是这篇小说里要表现的形象,随着故事的发展,也许偶尔会有个别一两个进来串门,但绝对成不了主角,关于他们的故事,笔者可能会在以后的小说里探索,也可能永远不会。总之,我编造了一个能够令自己愉快的传说,也奢望读者能受到感染。因此……因此什么来着?不管不管,宋昱转眼要醒了,后边的事儿还多着,咱还得打理去。

  前文提到,宋昱服春药解秋药,不料欲火焚身,狂乱中扑倒女将军班鸠,结果被女捕快白鹭打昏在地。这样一来,有人恐怕要犯嘀咕:春药原来可以用打昏来解除,也忒简单了——其实本来就是这样,书上所谓“若不叉叉叉便会血脉贲张而死”的说法简直胡扯,比我还能胡扯。就算真有这东西,恐怕也不是孔雀这小菜鸟能配制出来的。那么也就是说,宋昱昏一会儿就没事了,不会死掉,醒来后还会摸着脑袋瓜子傻乎乎地自言自语:“奇怪,怎么有个包?”

  宋昱醒来的时候,一行人已经重新上路了。班鸠还是骑着黑马,跟在同骑另一匹黑马的两个女捕快后面,手里牵着白马的缰绳,因为白马背上托着一个让她觉得挺好玩的草民。先前在峡谷里,跑来验收成果的孔雀本来还想再用点什么毒药作弄宋昱,班鸠听她说要“下点毒药玩”,赶紧把她撵开,孔雀做了个鬼脸,然后跑掉了——这丫头喜欢独来独往。

  “你……你叫宋昱?”班鸠见宋昱醒了,找话跟他说,语气有点古怪的羞答答——前边的两个女捕快不由对瞪了一眼。

  “是,在下是宋昱,班将军也可以叫我小昱。”宋昱从马背上爬起来,坐正,晃晃悠悠。

  “小昱……我叫班鸠,你也可以叫我……”班鸠想不出该叫什么,脸红了红。

  “小鸠?鸠鸠?”宋昱象在学鸟叫。——女捕快齐声哈哈,赶紧掩嘴。

  见班鸠瞪眼,宋昱赶紧嘿嘿嘿:“失礼失礼,在下还是叫你班大将军比较合适吧。这个,刚才我怎么睡着了……”说到这,宋昱猛地想起春药的事,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方才狂乱中的一些模糊影像,心下一震。

  只见班鸠垂下头,小声道:“叫我班鸠行了,大将军就免了吧。”

  不妙!难道我已经……宋昱打了个寒战,正好又看见黄鹂扭过头露出的诡谲笑脸,更是心惊肉跳,试探:“方才……方才在下可有得罪班,班……将军?”

  “当然有啦,你要强奸我不是吗?”班鸠答。

  扑通,淫贼惊魂落马。
  扑哧,捕快乱颤花枝。

  好不容易弄清楚了原来还没得逞,宋昱才放下心了,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不说话的班鸠一会儿,终于得出了个结论:这大妞对本淫贼有意思,这下可好办了。只是碍于两个捕快,还不好过早耍手段。眼下之计,还是如女捕快那般,静观其变吧。

  本来,故事的下一个环节应该保留到他们要前往的小镇上去发展,但太行山区的路实在不太平,路上冷不丁又冒出了些捣乱的山贼。而且人数庞大,有上百个,很不合理。——其实这都是先前班鸠的骑兵部队从四处赶到一块的,骑兵们追赶山贼群通过了大峡谷,很快就把他们包围了,才发现发号施令的将军不见了。骑兵们见丢了首领,互相商量了一下,就扔下兵器回家去了。郁闷的山贼们随便拣了些长矛,结伴从原路回来,正好撞见了宋昱一行人。于是,新的冲突便来了,谁让这四个人里有三个美女呢?山贼可不管你是捕快还是将军,七嘴八舌一拥而上,围住了他们。

  宋昱是采花大盗,武功应该不错,只是刚才被春药那一闹腾,手脚难免发软。两个女捕快没见过这样的阵式,吓得没了主张。幸亏还有个在战场上威风八面的班将军,策马一个来回,抢了两柄长矛,大声叫阵:“大胆毛贼!竟敢挡了本将军的路!不要命了吗?”

  山贼仗着人多,不吃吓,骂骂咧咧地扑上来。然后的事情让宋昱和女捕快们终身难忘,女将军挥舞起两柄丈八长矛,大显神威,杀得山贼群丢盔弃甲、四散奔逃。很快,峡谷又恢复了平静。

  “班班班将军……真神人也!”宋昱的下巴就要掉地上了。

  “将军姐姐好厉害呀……这么多坏蛋,竟然全都……全都打跑了……”黄鹂的眼睛也瞪得贼大,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班鸠把长矛远远丢了开去,擦擦汗,活动了一下肩膀,笑了笑:“不过是些毛贼,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没事吧……”

  “没事没事……”

  这里我把这个将门虎女写得有那么点万夫莫敌的架势,似乎和前文有些出入。前文我强调过一个人就算学了武艺跟人打架,也不可能以一当百,那么此处的激战又当如何解释呢?——只能说,打架和打仗不是一个概念,强悍的将领骑着马冲杀于千军万马之中,并非不可能之事,战场上的感觉和擂台上或狭路上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班将军身经百战,对阵多少敌人都面不改色,而山贼却是乌合之众,见其他同伙受伤,担心自己也受伤,然后又被那天神下凡般的气势所慑,刚交上手就吓掉了魂,结果自然是落花流水、逃之夭夭了。

  从另一个角度,也就是宋昱他们的角度来看,一将一骑两长矛,须臾间击退上百山贼,这可不是江湖中什么大侠什么魔头之类的凡人所能办到的。对班鸠自然是另眼相看,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这不是好事,至少对班鸠有可能跟宋昱发生的爱情故事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怎么说呢?敬畏,即:敬鬼神而远之。虽然暂时还不至于逃之夭夭,但淫贼宋昱的潜意识里已经冒出了“此女还是少惹为妙”的念头。

  于是,在后面的路程中,宋昱老老实实,不敢再有非分之想,很让读者失望。而两个女捕快也抱着相同的想法,不再因为先前那些莫名其妙的纯真而小看于她了。

  当然啦,故事如果就这么平淡地发展下去,那是没什么看头的,且看咱们这位班大将军要做何表示——班将军曰:“小昱,你能不能偷偷告诉我,强奸主要是做些什么?”

  “啊!这个……”宋昱头皮发麻,以为班鸠要找他算账,“适才在下对将军……无礼,实因药物所致,还请……将军大量……”

  “什么有礼无礼?我是问你强奸是什么意思,还有啊,你还会不会再跟我强奸?”(啧啧,真不像话——作者注)

  一边竖了半天耳朵的白鹭终于忍无可忍,一扯马僵,转到班鸠跟前,劈头盖脸就是:“强奸就是他要把你的衣服全部脱光光,然后他自己也脱光光,然后对你,然后丧心病狂地对你……乱来啦~~~!”

  班鸠发了发怔,脸色发红,垂下头喃喃叨了句“这样啊……那……”忽然抬起头,问白鹭:“……那你是不是已经被小昱强奸过了?”

  .白鹭没想到班鸠会这么问,差点从马背上蹦上天,大叫:“胡说!谁被他强强强……你别胡说!”

  “那你怎么知道强奸要脱光光?”班鸠居然不依不饶。

  “我们偷看过他强奸别人的……”黄鹂插了句,然后慌忙捂住嘴,后悔这话不该说出来。

  “真的呀?在哪?强奸的是谁呀?”

  ——于是,一行人朝有客栈的那个小镇去了,也就是蓝风杜鹃还住着的那个客栈所在的小镇。

  宋昱头晕脑胀,直感昏昏然不知身在何处。


本文相关内容:爱情故事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云端以上,水面以下(二:1)     下一篇:淫贼外史(捌·长矛)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