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淫贼外史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淫贼外史(玖·浓烟)

2004年09月13日14:08:26 网易文化 小非

《淫贼外史》玖·浓烟

  关于美女将军在太行峡谷大破百余山贼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再做一些补充。

  前边提到,太行山的山贼基本上没什么组织,喜欢独自游荡,最多三三两两(人多了分赃麻烦,老要打架),这次一百多个山贼被骑兵队稀里糊涂地哄到了一块,纯属意外。

  意外成群的山贼与宋昱一行人相遇时的情形是这样:那会儿山区的气温已经很高了,峡谷峭壁挡住了炙热的日光,有微风通过,甚至还有水流过,是个歇息的好所在。被官兵追赶了一上午的山贼们疲累不堪,然后又饥又渴。饥渴之下,赫然望见峡谷中竟有三个美女外加三匹不知公母的马(山贼里没有同性恋,对宋昱视而不见——作者注),便不约而同,眼冒红光。

  双方对峙的时候,黄鹂问白鹭:“姐姐,山贼抓不抓,这有好多!”

  白鹭摇摇头:“衙门里的监牢太小,放不下……”

  山贼们也同时意识到类似的问题,都暗自琢磨,“同行”这么多,等会儿分赃也不知道能不能轮得到自己。于是蓄势不发,犹豫不决。

  就在宋昱筹划逃走路线的时候,班鸠忽然跃马而上,冲进山贼大队,兜了一圈,从猝不及防的山贼手中抢了两柄长矛。这一手干净利落,在场无不大声喝彩。

  美女将军不理睬他们喧哗什么,一本正经地拉开架势,喊了些大胆毛贼休得挡道之类的行话,很是威风凛凛。贼们却心不在焉,都在等别人的动静。双方就这么又对峙了半天。班鸠等得不耐烦了,便挥舞起双矛,杀进了山贼群。于是,这群乌合之贼惊慌失措,四散奔逃——骑马女人个头很大、身手敏捷,还拿着尖尖的武器,被扎一下可不是好玩的。另外,贼们还抱着相同的幻想:要是同行们都被干掉,就没人跟自己抢生意了。

  ——这样一来,就没什么人抵抗了,大家都在互相谦让,想看别人遭殃。

  古人打仗,强调一鼓作气、勇往直前,为了防止有士兵临阵退缩,军队后面都安排了些弓箭手,谁跑在最后就射谁的屁股。这么做是有它的道理的。打仗最忌讳一个“退”字,因为置身于千军万马中,士兵根本搞不清楚全局的战况,见有人退,以为大军要败了,也跟着退。退就是逃,逃就是不打了,既然不打了,还要沉重的盔甲武器做什么?徒增负担……所以,丢盔弃甲这个成语用来形容兵败后的落荒而逃。再进一步讨论,成群的人在逃跑的时候是没有秩序可言的,就好比戏院着火,踩死的人总是比烧死的人多。

  山贼群不明白这个道理,躲来躲去,结果互相推挤,人仰马翻哭爹叫娘……造成了大难临头的气象,最后丢盔弃甲,追着别人的屁股逃得一个不剩。

  说到这,大家应该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班鸠虽然是女将,笔者却没打算把她描写成传统武侠小说里那种武功盖世的人物,那样会破坏了先前的设定。将门虎女大破山贼,胜在久经沙场磨砺出来的那份从容以及武将们那种想当然的勇气,而专业与非专业的区别亦在于此。

  宋昱对打仗自然非专业,眼中所见的是:大美人双枪匹马把一百多个山贼全部杀跑,这太恐怖了,简直是危险人物。打该美人的主意无异于老鼠调戏猫——找死。原本心窝里那朵蠢蠢欲动的火苗一下子就被浇灭了,简单说:算了!

  可是,淫贼算了大美女可不算,竟跑来问强奸是怎么回事,弄得大伙好不尴尬。然后白鹭忍无可忍,解说了部分细节;黄鹂胡乱帮腔,提供了典型案例。其结果就是,班鸠得出了个新的结论——“我知道了,这种事情应该在客栈里面做。”并对此充满期待——“快点小昱,我们去客栈!”

  ——山区小镇实际上不过是个旅人驿站,只有一条不长的街道,两边盖了些楼房,除了一两家药房裁缝店,差不多都是客栈。宋昱跟在三个美女后面进了昨天光顾的那家客栈,找了张桌子坐下,抬头瞧了瞧楼上那间曾让他五雷轰顶的客房,正胡思乱想,忽听身旁有咯叽咯叽的声音。扭头,却是孔雀在吃东西——臭丫头阴魂不散,怎么我到哪她就到哪?

  另一边,客栈伙计正向白鹭和班鸠推销菜谱,朝着孔雀桌上的一大盘牛肉指手画脚。

  孔雀桌上除了牛肉,还摆了许多小巧玲珑的瓶瓶罐罐,黄鹂好奇,跑过去问:“这些是什么呀?”

  孔雀小嘴咯叽咯叽,一边拿着个小瓶子往夹在筷子上的牛肉撒东西,答:“毒药。”

  “骗人!”黄鹂见她把牛肉吃掉,不信。

  孔雀小嘴咯叽咯叽,摇头晃脑。

  “你不怕肚子疼吗?”黄鹂忍不住相信,问。

  孔雀小嘴咯叽咯叽,摇头晃脑:“笨蛋,等一下我不会吃解药呀?”

  “哦……”黄鹂擦了擦汗——原来还可以这么调味的?走回宋昱旁边,坐下来等上菜,肚子咕咕叫着。

  宋昱趴在桌上,看了黄鹂半晌,小声说:“我昨晚偷看到你洗澡了!”

  “啊!你……”黄鹂张口结舌。

  “嘿嘿,你叫什么名字?小捕快。”宋昱撑着下巴,找话解闷。

  “黄鹂……”黄鹂小手抓着衣领晃来晃,脸红红不敢看他。

  宋昱本来还要说点什么,却见孔雀也跑过来,一屁股坐在旁边,嘟着小嘴咯叽咯叽地看着他,嚣张得很。便叹了口气,把头歪放在桌面上,不说话。

  目前,淫贼的身边有四个美女,两个捕快是来抓他的,但专业能力平平,似乎构不成什么威胁,至少在淫贼眼里,只要机会得当,这两丫头可以很轻易搞定;孔雀无疑是个小祸星,不能惹,一惹就倒霉,这有前车之鉴;而最令淫贼头疼的是大个美人班鸠,此女身手骇人,偏偏又不通世故,硬要送上门,货色当然是没得说,怕只怕成事之后无法甩脱……

  头疼的事还没完,就在班鸠和白鹭点好菜走回来的时候,身后又有女人尖叫:“好啊!混蛋宋昱!你可来了!”

  ——侠女杜鹃再次登场和上次不同,看起来不大像侠女,因为身上围着围巾,手里还托着个一大盘牛肉,成店小二了……

  先前,宋昱把杜鹃拐到客栈,开了个客房大显淫威,不想工具失灵,五雷轰顶而去。留下没带钱的侠女在客房里干瞪眼。如前所述,杜鹃是侠女,侠代表的是正派,不能学反派那样住店不给钱,只好跟客栈老板商量可否赊账。该老板是个好色之徒,既舍不得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又不好意思直说企图,于是找了个折中的办法,建议侠女在客栈里打工数日,以工钱抵房租。并开出了诸如“本客栈的浴室可供女侠无限次免费使用”之类的所谓优惠条件——其用意旁观者自然是一目了然。

  侠女爱面子,认定被迫打工的经历是平生第一奇耻大辱,对宋昱怀恨在心,决定待脱困之后,非把他找来狠狠教训一顿不可。眼下困境未脱,宋昱却回来了,便骂了他一声“混蛋”。骂完后也就不再怀恨了,谁让宋昱是帅哥呢?——况且,看样子他并没把自己忘掉,也许是特地跑回来付房钱的。

  宋昱看见杜鹃,想起这是自己“大事不好”时的目击证人,登时脸红脖子粗,竟说了句混蛋话:“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杜鹃大怒,举起牛肉就要往淫贼头上猛丢过去。吓得黄鹂尖叫一声,孔雀也快速掏出手帕展开做挡箭牌,幸好还是美女将军手快,接住了空中的牛肉飞碟,叫道:“喂!?草民!”

  侠女暴跳之下,无暇理会宋昱身边冒出的这么多女孩都是些什么角色,冲上前一脚把桌子踢翻,然后扑上去要打宋昱的嘴巴。宋昱做贼心虚闪避不及,被扑了个正着,两人一个四脚朝天一个四脚朝地,摔成了一团。

  为了避免挨耳光,宋昱慌乱中腾出双手把侠女紧紧抱住,连声叫唤:“哎呀呀呀,冷静,冷静!”

  客栈里客人不多,看热闹的人却不少,客栈老板和他的伙计们早搬来了板凳排排坐好,再加上白鹭和黄鹂——昨天偷窥客房里的“儿童不宜”的观众又到齐了。宋昱见没法抵赖,赶紧在杜鹃耳朵边咬道:“你别误会,我是说,你穿成这个样子我都快不认识了……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你呢?”

  杜鹃先前的冲动是以为宋昱把她强奸了又不认账(其实侠女并没失身,她搞不清楚那样算不算——作者注),听宋昱这么说,转怒为喜,也咬他的耳朵:“那你快帮我把房钱付了,然后带我走。”

  “带你走?”宋昱眉头一皱,松开双手,“走到哪去?”

  杜鹃趴在宋昱怀里,似笑非笑:“我怎么知道?你去哪我就去哪。反正我已经……”

  话还没说完,忽然感到腰带一紧,身子离地而起,悬在半空中一晃一晃,却是被班鸠给提了起来。女将军力气真的好大,单手提起个人跟抓只小猫似的,瞪着眼:“你扑在小昱身上干嘛?”

  半空中杜鹃愣了愣,抬头见是个陌生的高大女人,感觉很不自在,腰肢扭转,一脚直奔班鸠面门而去,班鸠赶紧用另一只手的手腕挡了一下。杜鹃借力挣脱,在空中一个后翻,稳稳落在五步开外,杏眉倒竖:“你你你竟敢……(把我像小猫一样提起来)你可知道本姑娘是谁吗?”——客栈老板伙计们齐声帮腔:“本店小二姑娘乃大名鼎鼎的蓝风杜鹃杜女侠是也!”

  “我管你是谁?小昱是我的!”班鸠也对杜鹃充满敌意,随手抢过旁边孔雀手中的手绢,擦了擦铁护腕上的脚印。

  孔雀大叫“还给我”,跳起来抢手绢;白鹭也凑起热闹来:“什么你的,这犯人是我们的!”杜鹃没想到这么多女人跟淫贼是一伙的,气得跳脚。

  唉,这下又乱套了……

  杜鹃和班鸠且当是争风吃醋吧,白捕快表面上要抓犯人,潜意识里却仿佛也有类似企图,黄鹂是个跟屁虫,只知道看白鹭眼色。孔雀则是个制造混乱的家伙,抢手绢的时候,一个小瓶子从她的怀里掉了出来,落在地上摔碎,一股浓烟滚滚迸起,眨眼间整个客栈烟雾缭绕,目不见物。客栈里的人以为着火了,四散奔逃,撞翻了所有能撞翻的东西,一时间小小的客栈大堂乌烟瘴气乱七八糟……

  ——我最讨厌这种吵吵闹闹的场景了。

  男人都希望身边能有无数的女人,可一旦这些女人都凑到了一块,那只能是天下大乱。宋昱肯定也很不喜欢这样的大乱,见浓烟之下有机可趁,赶紧转身开溜。值得一提的是,淫贼临跑前,还随手在四周瞎捞了几下,捞到一只手就紧紧握住,也不管是谁,一声小叫“跟我来”,破窗而出。

  宋昱的举动是可以理解的。采花是门大学问,资深淫贼自然懂得贪多嚼不烂的道理,眼下身边虽然有五个美女,各有特色,都是不采白不采的好货色,可偏偏就同时凑在了一块儿,互相牵制着,叫人无从下手,干着急也没用。所以宋昱只好趁乱逃走,可是就这么全部放弃了淫贼又不大甘心,所以逃走的时候顺手牵走了一个。这样一来,不但宋昱的问题解决了,也帮了笔者一个大忙——不管怎么说,描写淫贼对付一个女人的故事总要比编造他跟一群女人厮混的故事来得容易。

  孔雀那瓶浓烟不但在瞬间把整个客栈变成云山雾海,还迅速蔓延了半个街区,没见过世面的行人们吓得满地乱窜,混乱得象暴乱,宋昱拉着个女孩的手在人堆里穿梭,很快就跑出了小镇,然后头也不回地撒腿奔出里许路。

  找到了个荫凉隐蔽的地方,宋昱停下来喘了喘气,想起身后还牵着个人,顿觉忐忑,战战兢兢不敢回头——猜测着顺手牵到的会是谁……


本文相关内容:武侠小说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淫贼外史(玖·浓烟)     下一篇:《爱情特快》第二章(6.1)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