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一样的星光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一样的星光(1)

2004年10月20日14:47:36 网易社区 老幺

  当一个社会在效率和自由之间选择了前者,个体的价值会被逼到什么地步呢?

  这天我升了官,说起来惭愧,不是我干掉了多少个狂徒,也没有给攻城坦克指出了多少个攻击点,升官完全是因为讲错了话。

  拉兹星是个红色行星,最近在采矿船的蚕食下开始发灰。伯德基地是拉兹星第一卫星上的一个小基地,主业是修模子,对了,模子的标准叫法是:军用陆战标准身体,和我们在大烟囱烧过之后放在一个贴着照片的小盒子里的那个模子不是一个概念;只不过送过来的身体基本都是坏的,有的在胸腹间穿了几个大洞,有的颈部融毁,有的干脆只剩上身。那些马虎的战场清理人员总是只把和头颅连在一起的脊椎管部分拿掉就算了,模子腔里总有没清理的东西送到我们面前时已经变得恶臭难闻,腐肉和维生液的味道混在一起,一里外就能呛人一跟斗,我们拼命搞好个人卫生,可是基地里的妹妹还是一见我们就躲得远远的。

  那天来了一架运兵船。外壳闪闪发亮,机翼上刷着五颗星。一群穿西装的人从上面下来,为首的一个很年轻,戴的金丝眼镜闪闪发亮,少说也要几百比特马克,长着一个菜花脑袋的军需主任象块膏药一样贴在后面,还挤出一张丑陋的笑脸,说不定比狂徒还难看呢!我把这想法告诉了BOTTLE.他连声反对。

  “把他和狂徒相比是侮辱了狂徒。”

  BOTTLE见过狂徒,是在送模子回前线的时候。那些PROTESS的狂热信徒是身披重甲,手拿光剑,长着香蕉脑袋的人形生物。他们冒着士兵们的18MM子弹和攻城坦克的120MM重力弹向我们的阵地冲锋,抬头挺胸,趾高气昂。

  我对BOTTLE的话表示怀疑。第一,就是打了十倍浓度的兴奋剂,敢冒着能把两颗炮弹打在一个直径30厘米的碟子里的攻城坦克的炮火冲锋的人还是一个空集,毕竟兴奋剂只能把人变成野兽或者白痴,而不是野兽一般的白痴;第二,就是往炮膛里塞我们吃的罐头也还能打穿地堡的天顶,莫非我们吃的罐头比炮弹还硬又或者地堡比狂徒的脑袋还软?

  先答你第二个问题。狂徒的身体外侧有一层物化了的防罩。子弹打在上面当当作响,狂徒却不伤分毫。至于第一个问题就比较难讲。有人说他们吃了一种叫“信仰”的药,比我们的兴奋剂有效十倍;有人说他们就象两千年前的异教徒一样,希望死在战场上;还有人说他们压根不是智能生物,而是低等生物群落的下层,就象上了年纪的工蜂。他呷了一口酒,总结地说“不管怎样,PROTESS都有让狂徒视死如归的方法,狂徒们的表情不是在冲锋,而是刚做完A10神经刺激(这个10指A的十次方,次方在电脑上打不出来,A10神经是管幸福感的神经)。

  这话就更不可信了。在边远的小基地里——象我们这个——可供娱乐的东西很少。除了用工业酒精蒸馏出来的酒之外,A10神经刺激是唯一的享受。这部小机器能提升你的幸福感,让你在感官上得到任何满足。如果没有它来满足口腹之欲,我老早就成了逃兵;至于BOTTLE则用它来安慰寂寞,幸亏这样,虽然女兵们老躲着他也没干出什么有伤风化的事。不过做完那副尊容实在不敢恭维,任谁也明白他在想什么。我没法想象出带着坏笑冲锋的狂徒。当我正想做一篇事实详尽、说理充分的万言论文来反驳他时,菜花头要求集合所有人,LOS.T.STARS议员要讲话。

  “这是谁啊?”旁边的一个SVC问。

  “就是老在电视上说‘活着没有道德’的哪个缺德议员。”他马上明白了,换了是谁也会马上记起这个家伙的。如果不是这家伙一再鼓吹“生存就要放下所谓的礼义廉耻”的话,我们压根不会跟狂徒们开打,不过说回来,要冲进别人的星系里把别人的行星敲碎再一口一口吃掉这种事有了礼义廉耻还真做不来,深明大义,难怪这么年轻就做了议员。

  讲话的内容我也不用多说了,如果说做议员的首要条件就是能把一根稻草讲成金条的话,这缺德的家伙还真是满够格的,差点就把我们这些刀枪不入的人也说动了,不过就是说动了也没什么,在这里呆上一天知道为了“为人类神圣的生存而战,为上帝而战”是怎么回事,而且每天都要复习功课,就是脑袋稍稍有点不清楚,转身就会明白过来。讲话完了以后,他径直走到坐在第一派的我们面前,说“你们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和BOTTLE都是军事技术专科学校的应届生,离正规毕业还有十星期,不过已经是服役七十多天的老兵了。我是准尉,老和导师过不去的BOTTLE只当了军曹。我们立正,大声说出了军衔和姓名。

  “这里的生活条件怎么样?”

  答案早就发下来了:“很好!每天充足的营养剂,一星期一次沐浴,A10(次方) 神经刺激随便做。每十天还能打上一次牙祭。”

  “你现在觉得怎样?”

  “浑身是劲,只想多干掉几个狂徒。”BOTTLE的嗓门恶作剧式地高。

  缺德议员满意地走开了。菜花头寸步不离地跟在身后,活像一条跟着猛兽的耄狗。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虽然就是他前面那个缺德的家伙抢走了在ATHEN号上我们虽然经常出状况可还算温暖的房间、大婶们做的有点怪可还算可口的食物、还有BOTTLE的长腿妹妹,不过他在我们的报复名单里还排不上号。第一、他没让你吃硬得跟铁一样的军粮、没让你喝可以把铁溶掉的营养剂;没让你20人用的1立方酸度缓释剂沐浴;没让你做一次的A10(还是次方)神经刺激给十分尼,没让你连着十个星期打不带一星油丝的萝卜汤的牙祭;第二、我们还没堕落到跟一个议员计较的地步。至于菜花头,虽然报复无助于现状的改变,也不会带来额外的收益,但是能极大地改善我们的心理状态,上帝说的“与人为善”和“打你左脸伸右脸”都是屁话,上帝他爸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倒是比较合我们的胃口。(注:旧约里的话)

  * * *

  议员大人看了大概半个标准时,我们的陷阱差点没准备好。设好机关后就开饭了。这天的伙食特别好,主菜是香喷喷的土豆烧牛肉。我们吃得特别舒畅,然后心满意足地围在指挥中心外面,对着那个半灰半红的行星打牌,正在抓牌的时候,基地管制MARY从光脑上给BOTTLE打来一个通信:有他的邮件。他用电子纸张把信排了出来,边抓边看,慢慢地脸色沉了下去,把怀里的酒壶掏出来灌了一口。

  “快抓牌!”我催促他说。

  “CLACK的信。”他用一只手抓牌,另一只不停地把酒往嘴里灌。

  “他说什么来着?”

  “MARK没了,被倒塌的地堡压住,只挺了7个小时。”说这句话的中间他已经灌了三口酒。我沉默了。我们是军队批量制造的零件,从流水线上下来后就送到各个车间。我们分配工作的方法十分草率,甚至有点儿戏。十来架空载的运兵船停在外面,上满了就走。我和BOTTLE原来是在CLARK和MARK的位置上的,只是BOTTLE忙着和长腿妹妹吻别才换了个,MARK到底是顶替了BOTTLE还是我?这个问题他肯定也在想,只是我俩谁也不敢说出来。我们被从实习的课室里拉出来,戴上硬币冲压成的军衔,坐上不知道飞向那里的飞船,到这里修不知道从那里来的模子。一切发生的这么迅速、猛烈、让人不知所措。这是不是叫命呢?BOTTLE用左眼瞄着壶底问。我答不出来,我们在赌轮盘,用运气决定性命。入伍十星期,同学就少了六个。加上MARK,平均十天一个。这样发展下去,十星期后的毕业典礼时就剩不到一半人了。他们其中三个是被狂徒杀掉的,DONIN被拦腰一刀,在医院里痛了14个小时才了结,其他两个可能会好一点,谁知道呢?ERIC很干脆,龙骑士的光球迎面击中。WYMAN和JUSTIN是被甲虫打死的,他们的基地没有防御,一架飞梭投下了一只甲虫——狂徒的一种强力远程兵器。12个SVC就这样消失了,真是个小小的障碍。随军牧师总是说,他们是幸福的,灵魂可以回地球去,我想你没经过的事怎么知道?倒是我们见过被狂徒杀死的人,比你清楚。

  每隔三天,补给船就会带着臭气熏天的模子和坚硬无比的军粮过来。他们在空中打开底舱,把新的模子扔到地上,再降落,把补给品卸下来。我们会把修好的模子,躯干和四肢运上中舱,把垃圾堆好,让他们吸进底舱。SVC们先当清洁工,把卸下的模子先洗干净,把尸体——其实是脊椎管的碎片——吸出来,放到盒子里。这些盒子会由牧师作个祈祷后吸到底舱里运走,后来大姐们意见太大,干脆就用基地的反应堆火化了。干净的模子会分类,能生物织补的素体就送到旁边的空中车间里去;补不好的就解体,把好的部分组合起来;实在修不了的,把贵重的神经水螅单元剥下来就算了。整个过程我们活象屠夫,大堆各种躯干和生化肢体在我们手上分解。剥下的盔甲大部分只能当废铁,我们又成了钳工,卸下可用的零件分类处理,坏的部分回炉或者制成用品,就象蒸馏酒用的坩埚和BOTTLE的酒壶。那天是我和BOTTLE当清洁工。这差使不好干,完事以后别人躲着不说,自己吃什么东西都带着味道。我俩无精打采地翻着模子,BOTTLE象往常一样对着女性的素体大发感叹。我突然听到一声低沉的呻吟,就象回应一样。我们两眼发直,身体象完全切断了神经一样动不了,好久才回过神来:模子堆里有活的!我们用热量探测找到了一个伤兵。他被光剑拦腰切断,脊椎管被切掉大概五分之一,下半身动不了,伤口烧焦了一半,其余的地方不断地渗血,弄得我的手白呼呼的一层,BOTTLE急忙去找MARY.MARY当过医务兵,现在是基地的航空管制。她的结论直截了当:“救不了。”

  “你别骗我不懂,我们SVC好歹也修过生体医学的喔。”

  “救活一个再也不能当兵的人,再养他一辈子,你觉得军部是这种好人吗?”MARY少有地没跟BOTTLE斗嘴,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绿色的药丸:“用不用,什么时候用,你们看着办吧!”

  如果狂徒想知道军部的情报就该把MARY抓去,她对这个集团的了解是深刻而准确无误的。救援过程是从容不迫的,完全按着指定的程序慢慢来;军医是镇定自若的,撕心裂肺的惨叫没让他动作的速度变化一点。在伤兵被抬上医务船前,BOTTLE把药丸放到他的口里:“看着办吧!咬破就过去。”

  之后,我们没再说过话。在睡觉之前,他突然蹦出一句:“MARY不是一个好教徒。”

  他也不是,因为隔天他就向MARY再要了一颗药丸,我也不是,因为药丸被我拿走,他只好再厚着脸皮要一次。绝对的上帝的绝对存在绝对没有当时手上粘腻的感觉给我们的启示实在,那次之后,每次修理模子我们绝对要喝酒,一来二去,我们都有的极海的酒量。

  在我和同伴以八比一大胜BOTTLE时,菜花头中了陷阱,满身垃圾恶臭难闻的消息传来,我们狂笑不已。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一样的星光(9)     下一篇:一样的星光(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