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一样的星光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一样的星光(2)

2004年10月20日14:51:12 网易社区 老幺

  六天以后,我收到了一份命令。

  任 命
  兹任命VICE.DE.ROBERTS准尉为XX陆战师三团F连四排排长,并晋升为陆军少尉。即日生效。请于D+173日14:00前到辖区人事部报到。
  陆军参谋本部
  D+171日 14:00

  关于这个任命的说法分成两种,一、议员十分喜欢这个“只想多干掉几个狂徒”的准尉,决定给他一个如愿的机会。二、准尉作弄上司,上司挟私报复。不过过程已经无关重要了,有人提升,真是整个伯德基地的光荣。

  当天晚上我睡得很好,前所未有的安宁,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第二天是从8:00开始在修理平台上的狂欢,我们所有的SVC一起喝,用光了所有的工业酒精,蒸馏用的坩埚都烧坏了两个。平常总躲着我们的女兵也过来一起喝,BOTTLE喝了好几斤后就抱着通讯兵跳贴面舞,之后倒在一边不清不楚地骂着,骂的话能让那些脸皮厚得足以抵抗战术核弹的新闻官们知道什么叫无地自容。星星的样子很漂亮,和七十天前的一样。我情不自禁的躺倒注视起来,旁边的BOTTLE低声的哼着什么,仔细一听就是那首儿歌,“星星照耀大地、星星照耀大家、我们在星光下劳动、我们在星光下玩耍。星星给每处的一样。星星给每人的一样。远方的人儿哪,你是不是在这星光之下呢,希望星光给你他的眷顾,希望他对你的眷顾从一而终。”他口齿不太清楚,但是熟悉反射的补完了每个细节,接着旁边的一个SVC开始跟着唱起来,在半段之后,全场开始了男女声的合唱,歌声粗野得很。

  我没醉,我保证!我清楚地记得在被人扔上飞船之前,MARY来把BOTTLE那酒壶塞给我,那是他用从将官用盔甲上剥下来的钛金做的,看成眼珠子一样。开船的大姐又是怎么唠唠叨叨地说她的丈夫、孩子和狗。能载28个人或者悬吊2架攻城坦克的运兵船里只有我一个,我趴在空荡荡的地板上久久不愿起来,在索离人群之后,恐惧就从角落里溜出来对着我嘿然冷笑。这笑声让我不寒而懔、毛骨悚然。

  VICE.DE.ROBERS少尉在离开驻地时,身边只有一只空酒壶。

  * * *

  前方的通道露出点点的光亮。对接口在发出夸张的机械声后打开了。一股白烟在微光的护送下飘进了机舱。我们五十人在这艘船上挤了两天,在这个过程中我时不时在想BOTTLE以前提的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些挤在笼子里的鸡能得到关注可是挤在笼子里的人不能,答安是很肯定的:有人装模作样地关心鸡,没有鸡装模作样地关心人。由此看来新闻官们还不是白白浪费军部提供的货币符号的。

  现在是第三天的中午,我们吃了七顿牙膏,估计是吧。外面渐渐吵杂起来了,种种的声音都是我熟悉的,刺耳的电焊声、光脑烦人的聒嘈、电瓶车的铃声、整备员要工具。一把粗鲁的声音从机舱外传进来:“新来的,坐着挺尸啊!快下来。”

  我推推身旁的DON,跨过几个人跳出了机舱。正面是一座龙门吊,上面一盏高瓦数的射灯照得我双眼发涩。一个穿SVC盔甲的女军曹走过来递给我一张ID,对后面的人喊道:“新来的,拿一张临时ID,到十九号通道去。”嗓门是维修人员常有的大。

  DON走到我身后,这个陆军中尉是我在兵站认识的,跟我一样没毕业,甚至连枪也没摸过。他小声地说:“这儿可真够呛。”

  我本以为十个星期的SVC生活的印象基本上只和恶臭的模子、坚硬的罐头连在一起,其他的东西就象水蒸汽在镜子上形成的薄膜,一擦就了无痕迹;现在我知道这七十天已经在我的脊椎管里留下了一些东西,它们在这些声音的鼓惑下开始了躁动。

  穿过19号通道就是换装车间,一排半旧的素体放在一条流水线上,线的终端是一个密封舱,那是换装架,我们实习时用过的。我看着那排素体一会,回头示意DON第一个上。DON很快换好了,他自己的民用身体会充公;从今以后,只要你还没变成模子,军部会负责修补和更新发给个人的军用身体。DON穿好衣服套上盔甲,完全是一个士兵的样子了。有了人版,车间里的孩子们轻松了,说笑着甚至开始了打闹,房间里的气氛就象学院里的周末晚会。

  在这天之前我从没有听过来自死亡的呼号,这天听过之后,我对此的印象是:除了大声之外,不过如此。水螅单元有学习性,经常使用的身体往往比较灵活,所以老兵们宁可用旧身体而不愿换新的,相对地它会把痛觉也记下来,特别是临死前的那刻。第二个换身体的菜鸟毫无准备地遭到了袭击。

  整个房间都被冻结了,新兵们经历了第一次同死亡的交流。他们的表现比我和BOTTLE要差的太多了。队伍中的第三个人吓的连腿都不能放到换装架里去,直到换装的SVC拔出了枪。第三具身体是拼成的,没事,到第四具又坏了。这次把队伍都吓散了,最后不得不找来了宪兵。

  选这东西有经验:用散件拼起来的身体是毫无痛苦的,却不太好用的,往往体能储备不一样,左脚的生化肌肉还没开始酸的时候,右脚就已经站不住了。最理想的是被光球打中头部的。在屠房呆了这么久,要是弄不到好货的话就太扫面子了。最后我选了一具被光球击中面部的,侥是这样,那感觉还是让我恶心了好久。

  * * *

  下级军官坐的运兵船比上回那牲口船要好些。空气过滤系统是好的,没那恶心的电子臭味,还有坐椅和饮料,估计中层军官就该附送漂亮的女兵了。船上有八个人,3个中尉、4个少尉、开船的大姐。那2个中尉和DON一样是新鲜人,运气好换身体时没受苦,一路都意气风发、高谈阔论,计划着为神圣的人类之战立下炯炯战功,同时在肩上加几颗星。还有2个少尉和我是一路货色——转业过来的,那个原来在母船配营养剂的估计到部队的下场会有点惨。只有一个是铁打铁的老兵,开过枪,刚从马利登星撤下来。他的师没剩几个了,死不了的顺理成章就升了一级。

  我装作很随便地跟他拉话,见缝插针地问了些前线的问题。对付比军需主任要聪明些的狂徒,我总得想点办法,被送回BOTTLE那可就不好了。

  “知道吗?”他对我说,“只要你在狂徒面前活过14天,你就是中尉了。在这之前你不是变成模子就是变成机器。”在那里一个少尉的平均寿命是13天又4小时。这是他一个在师部干人事的老铁说的,那家伙在师部打散的时候失踪了。

  “狂徒们很猛的,见过一次你就知道了。一只手还在战斗,一只脚还要冲锋。几个抱起来拦坦克都敢。”

  “以前他们不知道我们的身体是可以换的,死的人没现在这么多。现在他们瞄着脊椎插,死的人可痛惨啦。”

  “防罩?有是有,不过没那么厉害,几颗炮弹还是能打掉的。”

  聊着聊着,其他人都停止说话,空旷的机舱里只剩下他的声音。

  那种地方,会把你的本性都逼出来。那个鬼星上草也没几根,红通通的全是石头,我们就守着一座光秃秃的山。值班得呆在地堡里,那里面很窄,想转一下身也不行。一班下来,屁股都和座位粘一块了。我们整天就对着射击孔外那一点点天,偶尔会有一些动物出现在我们的射界里,心里就会有一股想扣扳机的冲动。这种感觉是钻心入髓的,他慢慢地折磨着你,就象素体腔里爬了千百只蚂蚁。到后来,连补给船飞来时也会有这种冲动。不当班时会好一点,你可以动一下身子、四处走走,虽然知道山的后面还是石头。可是还是很想去看看,光想的人没有什么,做了的人就什么也没有了。有个可怜虫在头天晚上失踪了,正赶上那天晚上有虫暴(该星巨型昆虫生物群迁移时造成的巨大破坏)。第二天再去找,在两座山外的一个峡谷里发现了他的枪,已经碎成几块了。最后只好报了个阵亡。跟着听说旁的连有人发了疯,拿枪乱扫扫死了三个,自己结果了。这事没在我们连发生,只能说是运气。基地里开始乱了,嗑药的、逾期不归的、盗卖武器的、开小差的骨牌一样一倒一大片就怕你想不到。

  说到这,他喘了一口气,把目光投向窗外。那些宪兵最混,嗑药的光着身子躺在师部旁边抽风,交2000块钱就完事;没钱孝敬的,纽扣没擦亮都关禁闭。说句大实话,这种部队能打赢狂徒的话,上帝就真是瞎了眼。你说人是不是怪呢?我们连有个兵被欺负得直骂娘,一别上黑鹰(宪兵的标志)整人抓钱比谁都狠。就是一头羊,别上个黑鹰、戴上顶便帽它就能变成只狼。过了两个星期,我们被召集起来看戏。什么戏?把几个家伙轮着往模子里塞!他妈的还真找来来八九十个模子,脏兮兮的都还连着血。拔出来的白色一坨一坨的,忒恶心。一打听,八个家伙劫了一架飞船要逃,三个被打死了,剩下五个抓回来示众,这主意还是我们连那龟孙想出来的。折腾了一天,模子那味道都变得恶心透了,至于旁的,我还真不敢说,反正连那些和ZERG们干过的老兵都看不下去。到现在我都忘不掉那种鬼嚎呢!

  过了几天,他点着一根烟说,我们瞅空揍了那龟孙一顿,这种不是人的东西真他妈的叫人恶心。从那会起,宪兵们就没地站了,连沐浴都怕被堵上,揍个稀烂。狂徒就是那时找上门来的。这句大跳跃式的话吓了我们一跳,老兵不以为然地问;大家伙谁见过狂徒是怎么盖房子的。

  一个新鲜人中尉举手说,我在全息录影上见过那些探测器在地上定一个坐标然后就会出现一个光球光球是心灵链接的终端在传送完成后该建筑就会下载到该坐标。

  谁叫你背定义来着?你们那不叫见过。那天我值班,入夜两小时后——就是8:00吧。有报告说阵地外有不明光源。我一看,老天,外面两里一片蓝色的光点,排得整整齐齐的就象跑道的地灯。它还会长,两边上不断地向外挪,一会就长了一倍。阵地上照得忒亮,连来报告的那个兵嘴里的吊钟都看的一清二楚。连长来了,立马点了八个人过去。我站的太靠前,还当了队长。那光很漂亮,不过看久了犯晕,我放下了眼罩,幸亏这样,才有命活着回来。前进了800米吧,光点就在前头。那些漏斗(探测器的别称)在忙着什么没发现我们。我把攻击点报告了攻城坦克正在下架,那会要是打成了,没准能升个一级。

  就在这时,船舱里传来提示:要做太空震了。大家都静了下来。在特定的危险环境中——特别是短暂的——沉默是保护自己的盔甲,它能防止别人发现内心的软弱。我突然想起BOTTLE说过的一句话:谈笑风生是麻木不仁的开始。我没办法在只有五万份之一危险的太空震时谈笑风生,却对模子的批量制造麻木不仁——尽管我也是模子众多的原料之一。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一样的星光(9)     下一篇:一样的星光(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