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一样的星光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一样的星光(5)

2004年10月20日14:55:44 网易社区 老幺

  天提早亮了,数百个光球把天空映得蓝中发白。那些光球是长眼睛的,每发都能自己跑到我们的建筑上的,头两发光球就把4号地堡的主结构打坏了。里面的士兵差点被砸住,爬出来的活象四具焦碳。每个地堡都有SVC上去进行修理,他们更换严重受损的模块,向变型的框架里打金属疲劳缓释剂,电焊烧得吱吱作响,好一派火热朝天的景象。我终于知道MARK是怎么被压住的。

  修理和反修理的对抗进行了五个小时,阵地上能用的地堡越来越少了,只剩下几个地堡形状的物体,例如我身边的8号地堡。这个地堡也没有坚持多久,几分钟后一发光球打在8号堡顶部的榫口上,从缝隙钻到里面。气浪从里面冲出来,把地堡的墙体剥得干干净净,圆形的三米直径的顶盖象张纸一样飞了上天,地堡的框架只剩下几片碎片粘着,在爆风中摇晃的就象洪水中的狗。我跳出散兵坑,向被抛到一边的SVC跑去。这家伙真不走运,爆炸卸去了一根胳膊,下半身被一块三平米大的地堡的碎片压住了,盔甲的表面被烧得比用了一年的坩埚还黑,表层融成了一个从中心向四面发射的图案。我顾不得烫手,要把他从SVC机械车拖出来,却动也动不了。一颗光球在空中翻了个身,对着我们瞄了又瞄。ALON拿着一把铲子冲过来,对着SVC的左腿就是一铲,手法纯熟都赶上当过屠夫的我了。趁着这SVC晕了过去的工夫,ALON手疾眼快地把另一只腿也砍断,我们俩抱着这个根剩下左手的人棍跌跌撞撞地向散兵坑扑去。身后掀起冲天的泥浪。

  跳进散兵坑的时候我绊了一下,摔个满怀。爬起来的时候一个医务兵已经在干活了,人棍没伤着管子,我给他十二个小时的事假,他换个好身体大概还能睡个囫囵觉。医务兵却不满起来,她很生气地对我说:这是人,不能象机器那么用。我看了看她的铭牌之后明知故问地说:唐月中士,你是第一次上前线吧?她爽快地承认了。我告诉她:这里的每一个人还指不定有没有这种机会呢!DON就没有。十七分钟前我在连部亲眼看着的。他坚定地拒绝了我们几个排长的威逼和利诱,果断地把用狂徒的脑袋升官的机会留给别人,勇敢地坐了一辆兀鹰摩托冒着密集的光球到后方去,不幸在阵地外和一颗光球亲密接触了一下,直接回地球去了。几个菜鸟排长把我这个不会打枪的老鸟摆上了桌。

  炮击持续到中午,阵地上已经没什么明显的目标了,天上的光球更多的是游荡到自爆为止。新兵们呆在亮如白昼的工事里闲聊,有人打赌说看这场仗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一年以上的赔率是三赔一,理由是MARS1号和MARS2号上两百岁的老头都全部登记了,军校里的二年生都服役了,军部看样子是要打到新生在学校里呆一晚上然后第二天服役为止;ALON听了之后不以为然,他在三个月上买了两百马克。在被问到原因的时候,他发表了一番分析,极为精辟。可以总结成以下几点:1 我们是在别人的家里抢东西的强盗。

  2 东西抢完,强盗总不能老赖着吧。

  3 要把现在占领的几个星系抢完,三个月够了。

  * * *

  大队的狂徒们是在下午上来的,他们身上的护罩是球形的,电磁步枪子弹命中的地方会激起一个个蓝色的圆环,圆环从中心向球的四周扩散,就象在平静的水面上泛起蓝色的涟漪。在阵地前面形成了一堵蓝色的光墙。他们从容不迫地前进,光墙以一个稳定的速度慢慢压过来,他们的惯例是在离阵地两百米的地方开始冲锋。在五百米的距离上我们用对人用钢珠火箭弹向天猛敲,暴雨般的钢珠把光墙变成了三维的,远远看去象一个深邃的舞台布景,就是没有模特。

  子弹打在力场上的声音已经没有延迟了,尖锐的轰鸣聚集在一起就变得低沉起来,象雷鸣一般。为首的狂徒已经能用肉眼看清楚了。这些香蕉脑袋平均身高都有2米多,跑步的速度比我们快,估计不是全副装备的话,在1G重力下的百秒速度能上9秒。他们分成三队向阵地包抄过来,嘴里整齐的喊着一个口号,声浪巨大得压住了枪声。

  冲在前面的狂徒已经轻易地越过了前排草草修复的路障和壕沟,这些东西几乎没对他们的推进构成影响,往往是一个狂徒轻轻一踢,就把由四个SVC合力才能拿起的铁马踹开了,然后满不在乎的继续向前冲。有五十多个狂徒逼近了第一道防线。靠着蜘蛛雷,我们又一次全歼了敌人,自己也损失惨重。

  狂徒们发动的几次冲锋都被打退了。战斗中脊椎受伤的士兵被一个接一个地送到军医面前,他们向伤兵的身上看了一眼,然后指左或者右,左边的会被从身体里移到担架里去(一个长105厘米,直径25厘米,用来装脊椎管的圆桶,可以促进细胞再生),有的会被直接放到换装架上去换身体,右边的会被放在角落的一些帐篷里面慢慢地等。有的伤兵甚至还没有排到军医面前就悄无声息了,他们更直接地被从身体简单地掏出来然后放到棺材里去,模子就被堆在伤兵躺着的帐篷外,收拾起来也容易一些。我就知道后面的SVC是没法抱怨的,比清理模子重要的事情要多的多。

  狂徒们退到了两千米以外,三百多个狂徒们排成四个方阵坐着休息,在他们中间有几个当官模样的。我说:狂徒们还真气派,连当官的竟然脚不沾地。

  那些浮在空中的是圣堂武士,一个百人队才有一个。ALON说,十分恐怖。

  怎么恐怖法?我问ALON.精神风暴。他不愿多谈。狂徒们在等。在停了一秒后他补充说。

  在等什么?

  等身上的护罩回复全满。他的脸色铁青。

  重火力小队还是没能把坦克展开,他们报告说已经挖到一米深了底下的不是岩石而是一些白色的不明物质象是生物。我恶狠狠地忠告他们看一看地形手册那是这个星球一种巨型植物的休眠茎硬度是7.4可以下架赶紧给我装上杀伤弹狠狠地打!

  炮火把在两千米外的狂徒群里开了花,他们不躲不闪,只是在圣堂武士的指挥下慢慢地后退。假如说四架坦克用了过百发120MM杀伤弹已经让狂徒的休息地点向后移了一点,让狂徒在进攻的时候要走更远的路,未尝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

  “如果再多几架坦克就好了。”我说。现在的火力强度离能杀死狂徒远着呢。

  “我们连的坦克小队的表现让我自豪。”ALON没有正面回答。师属炮兵团里有三分之二的坦克是在E级状态(进入战斗需要20小时)就是不为了我们连的新手们头一次开炮就没有把炮弹打到我们头上,光是坦克能用就已经值得骄傲了。

  和狂徒的战斗进入了第十五个小时,高强度的运动让大部分士兵生化肌肉的酸度已经上升到了临界状态,有的人甚至连枪都拿不动了,部队装备的简便沐浴柜展开需要四平方米的平整土地,我们没法在残破的阵地上满足这种要求。ALON让大家在地上挖了一些半人深的坑,用修补太空船缺口用坚固涂料粘胶把坑定型后往里倒酸度缓释剂,泡在这些坑里也可以沐浴。

  唐月报告说备用的眼球和手指都用光了,备用身体也剩下不多。已经有十五个人要求补充兴奋剂。这不是一个好现象。她说。我不同意这个观点,兴奋剂能让这些新兵们由鸵鸟变成狮子。对着狂徒打了兴奋剂只是可能会变成白痴,不打就绝对变成模子。况且他们用的只是标准浓度三分之一的分和酒精的混合物。我们又用高分贝的声音交流了一番。

  第九次冲锋后的平静特别长,等待的时间让人心惊胆颤,人的神经抵受不了这么长久的折磨,很快麻了。ALON判断狂徒正在转型,要么是龙骑士,要么是黑暗圣堂。后者还不难对付,成群的龙骑士配合圣堂武士是所有部队的噩梦。

  龙骑士是一些坦克大小的四肢步行机械,他们的背上装着一支可以收容的铁棒,那是一支加农光球炮,射程超过两千米,我们大多数的武器打不着它。他们压制了我们的火力,我们甚至没法抬起头来看一下狂徒的脸。狂徒们顺利地冲上阵地,少量的几个单臂或者无臂的狂徒在前面把大量的蜘蛛雷往身上引,而后面的就痛快的对我们的人加以改造,老兵们不得不浪费时间来教新兵们怎样使用地形隐蔽,怎样结队相互掩护,怎样使用霰弹和喷火器,怎么在和狂徒们肉搏时保住性命。当然实际上能起的作用很有限聚成一团的人还能勉强不让成群光剑靠过来,零散的人只能被狂徒象一个一个地放倒。一个士兵在我们的一群前面十米处被狂徒缠上了。他用枪去挡迎面而来的光剑,连枪带脑袋劈成了两半。

  聚在一起起的士兵慢慢减少,只能勉强地守着几个据点,看着外围被割断的残肢在地上被踢来踢去,听着被狂徒砍断双腿躺在地上士兵的嚎叫。在攻击的间隙,这些声音就在阵地此起彼伏,逼得人无处躲藏。

  沮丧的黑云笼罩在人们的心头,慢慢地积累起来便罩住了整个阵地。士兵们是上帝嘴里的香口胶,爱心、自信、理想、尊严、荣誉、怜悯、理智相继地从我们身上嚼了出去,最后消失的是仅余的一丝欲望,关于生存的。我发布了一条命令,所有人可以随便做任何事,唱歌、喝酒、嗑药、做爱。只要你还觉得自己还活着,还想活下去。想活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会事,想死的话,到舒服简单得很。

  “星星照耀大地、星星照耀大家、我们在星光下劳动、我们在星光下玩耍。星星给每处的一样。星星给每人的一样……”不知道是谁带的头,那首歌慢慢的开始了合唱,先是几个人,后来是一个据点,在之后是一大遍,最后甚至连躺在帐篷里的伤兵们也开了口。

  在并不鲜亮的星光和嘹亮的《星光》之下,我们迎来了狂徒的第十次进攻。还有太阳。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一样的星光(9)     下一篇:一样的星光(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