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一样的星光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一样的星光(8)

2004年10月20日15:01:26 网易社区 老幺

  E连的阵地一片焦黑,地上的一些向外扩散的水晶花纹在阳光下闪闪生光。建筑被完全烤焦了,能源水晶在爆心方向的三个角全都融成了液体,夹在两个爆点之间的就光剩一个尖尖的顶端。我踩过一堆焦黑的残骸,碳化的表面成片的剥落,露出里面绿色的经络。一个星形的东西从上面悄然落地。

  我背着的一个士兵问:“完了吗。”

  我慢慢地摘下头盔:“算是完了。”告一段落了。

  BELL忽然突兀地问:“那是什么?”

  一个闪亮的蓝色光球。在一个兵营的残骸后。现在的光强度是11.2,恒星光很亮,还是在这个光源前黯然失色了。可是它并不刺眼,看久了还很舒服,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光明帝王。”KEN失声说,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当两个圣堂武士愿意同时放弃自己的物质存在时,他们就会合体成为PROTESS最强大的兵种——光明帝王。这种光球能挨攻城坦克十多炮。两三千发子弹是对付不了他的,没想到它还能在核爆中幸存。我们实在太鲁莽,在电池被核爆的电磁震荡破坏之后应该乖乖地呆在我们连阵地相反方向的隐蔽地点。正说话间,光球已经开始向我们移动了。

  “逃!”我说。“留下枪,把电池和其他东西扔掉。”

  “包括这些伤员?”唐月的挖苦实在让人恼火。

  “这件事个人判断。”

  “打针吧。这样可以跑得快点。”BELL头也不回的大声喊。在我们三个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就按下了腰间的注射键,我正在他的身后,连他颈上机构的声都听得清清楚楚。兴奋剂的效果很好,注射之后的他在马上跑开了十几米。接着KEN也开始跑。我正在手忙脚乱地向腰间摸按键。应该承认,我对设备的生疏救了我一命,在我发现注射键的位置之前有人给我们做一个良好的示范。前面的BELL一头栽倒,后边的唐月马上向他跑去。我顿了一下,也向他跑去。

  “兴奋剂中毒。”唐月摸着BELL的颈部对我说。鬼子服里面的兴奋剂的浓度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六分之一的稀释还是能引发脱粒症。六十分之一的特殊体质竟然会一发即中。

  我们合力BELL拖到一个龙骑士的残骸后面。光明帝王身上的光把四周的地面都照亮了,地面的反光射得我们睁不开眼,我下了眼罩,查了查枪托,还有一百一十三发子弹,加上四块夹铁,一共是四百三十三发。(注意,电磁步枪的子弹是不需要火药的,实际上士兵们带的子弹只是一块块经特殊处理的铁、陶瓷钢和贫铀合金。配合压弹器里的金属圆融催化剂可以随时压成不同口径的子弹,部队里基本的点杀伤弹都是由夹铁做成的,优点是补给方便、通用性强,一般的铁块也可以压成子弹,不过催化剂消耗大得多。另:霰弹的弹夹也是夹铁。士兵们都养成了收藏弹夹的环保习惯。)这点子弹,别说光明帝王了,一个狂徒的护罩都打不光。我叹了口气,望了望唐月。

  “我们祈祷吧,让上帝保佑我们。”唐月身后的一个士兵说。

  “住口!”我喝住他,“我不信上帝的。”我一面把手伸向她的腰夹铁一面说,“脱掉衣服,带着他们九个逃,越远越好。”

  她不动:“你怎么办?”我不停手地整理武器说:“你想当英雌的话裸跑这种事我也做得来。”她看了我几秒,动手把鬼子服往下脱,里面只穿了一条内裤,在脚部把一体成型的裤子割烂,虽然是规格身体,还是看得我一呆。

  “他怎么办。”唐月又问,“要是有工具的话,就可以把他的管子也剖出来我把高震动粒子刀递给她,然后把唐月枪上的子弹夹铁卸了下来,口手并用地整理。

  “有没有麻醉药和致摊剂。我不回答,用手往BELL的脖子上狠命一劈,把他打晕过去了。她低声叫了一下,但是马上就开始动手了。

  “我数到三,你就开始跑。一、三。”

  数完之后我就探出头来向光球开枪。子弹碰撞防壁的声音异常清脆。我的右手触到的兴奋剂注射键上,BELL那张抽搐的脸在眼前再三闪过,我一咬牙按了下去。颈后刺痛了一下,整个身体热了起来,一阵轻浮在脑间掠过!四周的一切顿时变得清晰起来,我身体的神经生物电流正在以超负荷的速度运转,甚至连子弹出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在枪身有节奏的震动之下。我渐渐的陷入了催眠状态。

  子弹以每分三百发的速度向光球打去。

  妈妈,你怎么了。你不是说哭不是好孩子吗?你怎么也哭了?

  唐月已经只剩一个小点了。光球放弃了对她的追击,向这面移过来。

  ABRA阿姨,你们排着队要到那去啊?那边不是减压舱吗?怎么你们不穿太空服?

  第十块夹铁!光球依然毫无动静。

  妈妈,我不要抱着ENYA她太重了,她还爱哭,她还会尿尿。

  最后一块夹铁!光球迟疑了一下,继续向前。

  妈妈,你排队到那里干什么?妈妈,你不要走!

  压弹器连接脱离的清脆声在耳便响起。电影镜头一样回放的细节在瞬间烟消云散,子弹打完了。完了,我想,心里并不惊慌,生存的欲望在过去的战斗中被削切成了一块不足十克的石子,激不起一丝波澜。可我还是机械地霰弹组件装上,从掩体跳出来,对着光球连续开枪。

  光球的速度减慢了,左摇右晃,却依然一顿一顿地,踏着霰弹的间隙向我逼来。

  四个十发弹夹也打完了,光球来到我面前。他的右手高举,掌里的球型闪电不断地炸裂着。我一矮身,枪的变成一束盛开的鲜花。我退到了龙骑士的另一边,机械的把第二针扎进了自己的身体,反正是死,不用白不用。

  我用极限的速度掏出小刀往焦黑的龟壳顶盖上一插,一股浓腥的蓝色液体从里面飞迸出来,我爬上上面的计划彻底失败了,粘稠的液体把光球和我固定在残骸的两端,他只好先和液体搏斗。我的左腿完全被液体埋住了,弹动不得。

  我割过无数的腿今天是第一次向自己开刀,原来把一只脚割断是这样痛的,我的头骨把牙齿摩擦的声音清晰的送到耳鼓里。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也没有思考的时间,当我看见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支枪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它扑去。

  BELL的枪里有217发子弹。我突然想到在打完这217发子弹后跑倒不如现在就跑,可是我依旧是瞄准,开枪,在第二梭子弹出膛之后。光球突然暗淡了一下,接着眼前一片刺亮,在黑暗和剧痛之中,爆风把我掀翻在地。

  * * *

  拖着剧痛的腿和眼,我用枪当拐杖走了大约两公里。兀鹰车熟悉的马达声和KEN的哭叫声不很清晰的传入了我的耳鼓。我在到达阵地前的思维一度终止,直到眼前的阳光消失了,士兵们团团的围住兀鹰车,医生们困难地把我从人群里抬出来,在被抬下车子的一瞬间我感到了怨毒的目光,唐月的,我肯定。

  阵地上多了许多的歌利亚,团直属部队的作用就是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来的,他们要去收复失地了。原来插着许多狂徒的沙地上变成了绿色,上面一个狂徒也没有了。我问KEN是怎么回事。他说团里来的少校下令处理的。

  怎么处理的?

  用坦克,碾。

  真是经济又省力的办法。对着粘粘呼呼,沾满绿色和黄色的液体还混杂这一些碎肉的沙地,我没有任何感觉包括,愤怒、震惊、悲哀、恐惧、恶心。我强逼自己盯着那些沾满了肌肉和器官的履带,没有想吐的冲动,我把手指往喉咙里塞,尝试用生理反应会把我失去的感觉带回来,却由始至终没有成功过了。

  我的左腿断口积累了太多的毒素,反馈到神经接口上,医生们大剂量的使用纳米治疗机器人,可是能不能继续走路要看三天以后的情况。按惯例,我躺在了模子旁的帐篷里。在伤兵的呻吟声中我安然入梦,却在半夜被腿的剧痛激起,有人说痛苦是最好的清醒剂,在疼痛的间隙我明白了我已经永远失去哪些感情了,生活对每个战场上的人施以重压,有的人压成齑粉,有的人压出一副铁石心肠。从我可以毫不手软地向受伤的狂徒扔核弹和在生死关头还条件反射地想尽办法去杀死敌人来看,我修成正果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唐月就坐在旁边,后来知道这三天她用去了整个月的轮休。谁也没有说话,直到后来我新的大腿开始渗出一些黄色的液体。她高兴地说:“治疗机器已经把毒素带出来了。”

  我坐直身子说:“你是来强迫我内疚的吧,可惜我不认为自己有错。”

  “这场战争不是你的错,你也只是尽本分罢了。”唐月的表情恢复了平静。

  “你不是MAR上长大的人,”我说,“在这里你是活不下去的。你的生活方式和我们的不同。”

  不见得在MARS上的人就一定能在这里活下去。她反驳。

  “我们的神经皮实得多。我们也不会强迫自己去被什么包袱。”

  她低头想了很久才说:“告诉我,有什么可以办法睡的这样安稳。”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在你第一天看到堆成山一样的模子时候,会想到它们每个的后面都有一个故事,甚至一个家庭,可是你还是要去把它一个个的堆好甚至剥开,慢慢的你就会发现那个故事和你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关系。”说到这里,我没词了,于是只好装疼。

  她扶我躺下,握住我的手从掌心传来一丝温暖,我假装吃力的说:“如果你不想吃猪食的话,就别在肚子饿的时候靠近猪圈,可是一旦进了猪圈,就别再怀疑自己吃的东西。

  她点点头,坐回到凳子上。旁边的帐篷里生命记录器传来微小的关闭声。我看了看门外的天,对死者残酷而对生者温柔的星光依旧灿烂。在这样的星光下,我进入了梦乡。


本文相关内容:战争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一样的星光(8)     下一篇:一样的星光(7)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