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新闻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女性 手机 汽车 房产 教育 出国 健康 生活 文化 旅游 数码 广东 上海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一样的星光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一样的星光(9)

2004年10月20日15:02:32 网易社区 老幺

  BELL大部分的神经被兴奋剂破坏了,只能退役,他家里只有一个妹妹在第五师当医务兵,我们试着联络她。就在邮件发出去的第二天,一个用白信封装着的给BELL的亲属阵亡通知发到了连里。我们只能把他交给军部的福利机构,请他们妥善处置。

  我刚能下地就被送上了师军法处,一个特别小组来调查我在作战的时候解除军纪的事,军法处主任指责我越权指挥、非法撤退和无视军纪。我承认我是解除了军纪但是我没法在三天没有补给和增援连子弹都不大够的情况下保持士气,把所有没法战斗的人员全部用徒步方法后送的确是非法撤退。我越权指挥了?哦,对了,我是应该让F连的人站着被狂徒捅的。脸色发白的检察官要求加控我一条藐视法庭罪。他这个设想没能实现,审讯进行到一半就草草结束了。我出门时外面E连和F连的士兵都在等候,黑压压的遮住地道外的一点太阳。

  第二天连里死了一个人,F连的,他把枪塞到口里,墙上白色的痕迹有半米多大。他是我和唐月救回来的人中的一个,我们留在那里的士兵的哥哥。

  “典型的生存内疚。”ALON对我说,言语间无限感慨。配备心理医生的费用平均每个士兵是80马克,一颗子弹的价钱大约要便宜上不少。我不知道是不是把他留在那里会好些,那样我就不用写那份出名刁难人的报告,“当伤重不治吧?”我说。“带老了兵的人才会通这些世故。”ALON感叹地说:“我们还真是碰上了个好头了。”

  唐月就坐在旁边,样子并不愉快,我走过去问她:“怎么了,没吃饱饭?”

  “你就没有一点的挫折感吗。”她抬头看我,就象在看一个怪物。

  “你是说自杀的事?”我说,“没有,一点也没有。”

  “你没有背过伤员,你什么也不知道。永远也不知道。”看着她歇丝底里几乎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乐趣了。

  “我没有背过伤员,但是我曾经在一件模子上作了一个记号,然后在二十七天里见到了它三次。”我淡淡地说,“至少我们还给了他一个身体,一只可以把枪放到口里的手,一个开枪的机会,这样我觉得没有白把他带回来。”

  她喃喃他说:“对,至少我们还带给了他尊严。”她扳下我的肩膀,“让我躺一会。”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我被带回来的时候你在场吧。”

  她扯扯我的衣襟表示肯定。

  “你干嘛那样看我。”我问。

  她被刺一样的跳起来,脸色红的十分难看,半晌才小声地说:“你看见了。”

  “是的。”我点头。她就这样恨我?

  她的表情有变得平静起来:“你知道了就算了吧。”然后跑开了。

  * * *

  三天以后,我被升为中尉,正式指挥F连。可见TIM说得也未必准确,当上中尉用不了在狂徒面前活14天那么久。我们和狂徒开始了阵地战。地上的战斗并不激烈,只是天上常常掉下来一些飞机的残骸。我们的飞机在大气里的活动时间是三分钟。幸亏狂徒的也好不了多少。在电离层外的战斗很激烈,幸亏掉下来的东西不多,不会太危险。我们日复一日地发动士兵向狂徒的阵地冲锋以保证他们的身体健康,狂徒也屡屡的对我们进行回访。就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迎来了新年。

  师长SMITH上校批准我回家过年,顺便到十八天神童那去补一张文凭。

  在上船之前。我随口问了开船的大姐一句:今天几号?

  12月10号现在是12:00,毕业式已经开始两个小时了。

  我和七个人一起离开了前线。三天后运兵船跳到了拉兹星系,正好要到伯德基地补给一下。在从拉格朗治点(重力平衡点,只有在没有外力干扰的情况下空间跳跃才能安全进行)到基地有正好是两光秒,要走两个小时,中间经过两个小行星带,以往这里象蚂蚁一样多的采矿船现在一艘也没有了。正在我看着窗外的时候,旁边的人忽然大呼小叫起来,一块比船身还大的陨石向飞船正面飞来,开船的大姐把降落用的爪钩向陨石射过去,陨石风化的盐晶一样粉碎了,她一脸不然地向身后的人解释:采过的。什么都没有了。这个我当然知道,这买卖我干过。

  上次离开时拉兹星的灰色还不太显眼,现在已经显不出红色了。行星的质量损失了12%,轨道向星系的恒星移远了五千千米。伯德基地的轨道再也保持不了,只能迁走。大型建筑全都要运走。在我上船准备离开的时候,控制中心正在起飞,不能带走的卫星控制室孤零零地留在原地,样子跟背后灰色的大球一样惨淡。BOTTLE 说这个星球还算好,至少大气还剩下薄薄一层,不远的毛穆星的质量损失38%,大气全部消失,所有依靠二氧化碳生活的生物全部玩完。

  好久不见,喝一杯吧。BOTTLE说。

  那天晚上的聚会不是喝酒,准确地说是我看这BOTTLE喝酒。平时千杯不到的BOTTLE今天的舌头却很快的打了起来。

  六个月,我们在这里呆了六个月,整整啃掉了一个星球的八分之一,我们有多大的肚子?以前地球就能养100亿人,现在这个星的重力是1.13,就是算只有地球一半大,凭什么养不活我们1.2亿人?

  缺德议员他的肚子里大概有个黑洞吧?就这么一个一个地吃个没完?我们刮了这么多东西,就连萝卜汤都喝不上!他越说越激动,后来的话谁都听不清了。MARY把BOTTLE抱回睡舱。然后告诉我长腿妹妹旁上了一个中校。BOTTLE今天的行为很不聪明,我们从来没有关心这个社会的原因很清楚:谁都知道稍一留心得出的结论都是绝望的。

  第二天是送行宴,有面包和巧克力,很丰盛。BOTTLE说没去毕业式的人海着呢,象他就没去。他把毕业照给我,没到的人跟回了地球的二十一个人一色的礼服,比去了的九个那乱七八糟的制服神气多了,全息投影这东西就是好。之后他叫我去见见ECHO,顺便把MARK的最后一张照片拿给他,虽然是合成的。

  * * *

  这个差事听起来并不难办,做起来却没那么容易了。我在ECHO的公寓外站了整整一个小时,还是没有积累到足够的勇气进去。最后来了两个警察。

  看见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在一间空置了一个多月的房子前站了一个小时着实应该叫警察了,ECHO的邻居真是良好公民的模范,可惜他除了ECHO被征调到了十五师当医务兵以外就一无所知了。我只好继续回家。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天顶已经打开,星光从船壳外射入来。街区两旁的大楼里并没有几盏灯,阴森森地轮廓比屠房里更是吓人。

  我家的楼层有四户房子,有一户的门坏了,软软地垂着,屋子里已经空了。其余的两户的信箱里堆满了信件,上面刺眼地放着几封白信封。

  我敲门。没有回答。

  我掏出钥匙卡,塞进插槽。却没法向下刷,只能保持着这个动作,直到身体虚脱。

  “VICE.”一把声音把我从深渊了拉了出来。我急切的回头看去,一个穿着工作服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就是爸爸!我们抱在一起。紧紧地。

  爸爸刚回来,生命维持局的人手少了30%.新来的学生都是经验不足的菜鸟,他们这些老手经常要超时工作。家里吃的是配给食品,很难下咽。老爸告诉我CHIEF有任务,新年会不来了。ENYA会在圣诞前回来。我和爸爸商量,我存有点钱,家里再出点就可以帮ENYA搬到VENUS去住。爸爸的脸一下变黑了,他很平静地说这件事绝对不行,活在MARS上就够运气了。

  到圣诞节只有五天了,街上挺华丽的,我们在PROTESS的势力范围里刮来的东西够用让人兴奋一阵的了。在这场用人命换物资的交易中,我们得了大便宜。我跟爸爸到教堂里礼拜,他们看见我都一副崇拜的样子。他们崇拜的不是我,而是这个杀人放火用身体和它背后杀人放火用的组织。为什么教徒会尊敬这样的组织呢?恐怕教会也是杀人放火存在的,为我们的整个社会就是为了杀人放火而存在的,圣经上说的与人为善压根是扯淡。圣诞精神只是扯淡。圣诞节也只是扯淡。我们祈祷,祈祷上帝降福人类,降福兰色的地球。我不知道地球是不是兰色,我只知道就算是地球,我们也会把它捶碎、一口一口吃下去,毫不留情,毫不可惜。

  晚上首都电视台打来电话,缺德议员要做一个节目,希望我去做一下大道具。我说可以但是我要两个月三人份的配给食品,广播的小姐很奇怪居然有人在这种事上讨价还价,为神圣的事业服务还要报酬,我说哈哈哈,你给不给是你的自由,去不去是我的自由。

  机票是上午十点的。梦幻之都中午分外明媚,天空的人工蔚蓝还是那么妖娆,这是没有失业,没有犯罪的完美城市。不过我不很喜欢这种完美,MARS上的人都很不喜欢。你可以把这叫做酸葡萄或者仇富心态。对于在出生就在泥里打滚的我们,没有什么理由不来仇恨。离直播还有四个小时,我无事可作,MARS的钱在这里不通用。我只好百无聊赖的坐在小区中心的喷水池边发呆。旁边的自杀机器屡屡有人进入,这台东西在我上中学的时候还没有,当时是否开放自杀权限还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最后的结论是:人已经没有出生的自由了,应该把死亡的自由还给他们。我突然想到进去的人可能会把他的钱包给我,可是看门的机器远远就发出警告:我没有第34条权利。我只好悻悻地走开。

  在我就要饿晕的时候,一个想走到自杀机器里面去的女孩忽然发现了我,向我走来。我知道今天穿的服装吸引不了美女。可是她欣喜地大叫起来:“VICE,真的是你。”原来是夏目。我爬起来,用当年的口吻说:“夏目姐姐,管我一顿饭吧。”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一样的星光(8)     下一篇:一样的星光(7)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