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媒体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寒鸦劫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寒鸦劫(1、不教花瘦)

2004年11月02日11:13:39 网易文化 盛颜

  “我从远方赶来 / 赴你一面之约……惊鸿一般短暂 / 像夏花一样绚烂”
  ——朴树

  冻云黯淡天气。

  巷子狭窄而幽深,赵扶风穿行其间,只觉得天空都跟着逼仄了。路面铺着灰色石板,缝隙中露出幼嫩的草芽。极轻极淡的一痕绿,却透出春天的消息。

  长巷尽头有两扇清漆小门,门楣上镌着子归居三个篆字,古意盎然。赵扶风舒了一口气,肯定自己找对了地方。不过眼前见到的一切实在是颠覆他的想象,他原以为“天机笔”连子归的住所是雕梁画栋、车水马龙的。

  饕餮兽面衔着的铜环已被访客摩挲得光润无比,赵扶风握住圆环,叩响了门。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青衣小童上下打量着赵扶风,“公子何事?”

  “请问府上是否有一位叫江快雪的姑娘?”

  小童张大嘴巴,吃了一惊,“你找我们小姐?小姐从来不见外客的。”

  赵扶风懒得解释与连家的渊源,一笑改口:“我是来请连先生品评武功的。”

  “你等着,我去问问秀人姐姐。”小童哐一声合上门。

  连秀人,容色秾艳而气质疏淡的女子,把着门对赵扶风道:“请教公子的师承?”

  “在下是南海神刀门的赵扶风,路过临安,想向连先生讨教武学。”

  “神刀门的赵扶风?你随我来吧。”连秀人的态度顿时和缓,领着赵扶风穿过庭院,将他安置到外堂,“主人午休,绝不容人打扰,请公子稍待。”

  赵扶风发现小门之后别有洞天,广阔的庭院里遍植雪松、龙柏、榧树以及白兰,都是终年不凋的树木。院外春意萧疏,进得门来却是满目苍翠,让他心神一爽。长廊外有一棵石楠,已长出鲜红的嫩叶,是满院浓碧中最艳丽的一笔。

  赵扶风等了良久,仍不见人来,续茶水的小丫鬟也不见了。天空纷纷扬扬地开始落雪,他踱到廊下,只见薄薄雪片在空中飘舞,仿佛满庭飞花,竟让他觉得是春天的盛放,而不是冬天的踟躇。

  一个裹着火狐披风的女子穿林踏雪而来,仿佛一簇跳动的火苗。她走到石楠树下,踮起脚去摘它的枝叶,却无论如何够不着。赵扶风看不过去,掠过长廊,摘下一枝递到她手中。

  她接过红叶,却责备道:“神刀门的一苇渡很了不起么?这样窜出来,吓我一跳。”赵扶风吃了一惊,想不到她在一起一落间就看出了自己的武功渊源。

  风帽下露出一张苍白的脸,眉眼乌黑,嘴唇绯红。三种颜色都纯粹到了极致,竟不似世中人。她瞪着他,想笑又忍住,“你只有这件衣服可穿吗?”

  赵扶风低头看看自己快要烂成一条条的长衫,以及咧开嘴巴的破靴子,笑嘻嘻地道:“衣如飞鹑马如狗,临歧击剑生铜吼,讲的就是我这种落魄侠少啊。”

  她睁大眼睛,表情天真,“咦,你还读过《开愁歌》?武林中肯读古诗的年轻人不多,你很……有趣。”

  赵扶风猜她只有十五六岁,好笑道:“小丫头片子,口气倒挺大。”

  她的下巴微微仰了起来。“来这里之前,你是不是跟江南剑花社的方佳木动过手?他使出了惜花剑的绝招‘十八郁金香’,但你全身而退,还伤了他的左肋。”

  赵扶风大骇,“你怎么知道?不过佳木变招很快,我只擦伤了他的左臂。”

  “你衣服上有十八个切口整齐的破洞,分布在十八个要穴上,自然是方佳木的手笔。而要用神刀门的武功来破他的‘十八郁金香’,只有‘一江春愁’的第三十一种变化才可以。倘若你出刀到位,就会伤他左肋。”

  赵扶风越听越惊,他只知道连子归通晓天下各门各派武功,没想到他家里的一个小姑娘都这样有见识。

  她好奇地问他:“那剑花社的徐辉夜呢,你可曾和他动手?”

  “没有。”他挑起眉,“怎么?”

  “两年前,我曾见徐辉夜与人决斗,使一手纯正的华山剑法。”她深思地道:“我从没见过这样简约、收敛的出手,总觉得这人所学,并不止于华山。”

  他微笑,忍不住问:“请问连先生是姑娘的什么人?”

  “他是我外公。”

  赵扶风微微一愕,料不到那样矜持的江快雪,自己轻易就见到了。

  江快雪歪着头打量他的落拓样子,“不行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她笑得弯腰,面颊上飞起一抹微红,眸中星辉熠熠,仿佛冰雪人儿突然有了生命,又似二月的山泉流到他心底。

  她忽然晕倒,他抢上一步托住她,隔着披风也能感觉到她身体的寒气,冷得超乎他想象。雪花落到她脸上,晶莹闪烁,也不融化。正不知如何是好,忽觉身后杀气烈烈,赵扶风闪身避开,却是连秀人用短剑指着他,喝道:“放开我家小姐。”

  连秀人将江快雪接过去,喂她服下一颗暗红药丸,抬头怒视赵扶风,“你对小姐做了什么,怎么累她晕倒的?”

  赵扶风讷讷道:“是我把她逗笑的,不过我……”

  连秀人打断他,“够了,你走吧,子归居不欢迎你。”

  赵扶风走回窄巷,在连家经历的一切仿佛梦幻,但他指尖分明还有她的香气。他想:“瞧江快雪的症状,似乎是某种寒毒在作祟,利害得紧呢。”

  一阵风掠过,却是连秀人追了上来,冷冷道:“主人让你回去。”

  小楼上帘幕微动,冷风里香气脉脉。赵扶风闻香识人,想江快雪也坐在帘后,竟有些心跳,然而一摸到刀柄,他的心就定下来了。拔刀,然后是酣畅淋漓的演示,刀风激得庭院中雪花乱舞,绿树吟唱,仿佛清虚幻境。练到后来,他已忘记是在连子归面前,胸中只剩对掌中刀热爱到激越的感情。

  还鞘,庭院寂寂,犹有刀声。

  帘幕内窸窸窣窣,像笔落到纸上的声音。随后连秀人出来问他:“主人说,神刀九式的最后一式不是你练的这个样子。”

  “我还没有练成第九式,最末一招是我用来凑数的。去年春天,我练刀时遇到大风,吹得满树的花都落了下来,我也是练得性起了,想借刀风把那些花都送回树上去,就创出了这招。”

  帘后响起一个声音,却是江快雪问:“你这一招可有名字?”赵扶风说还没呢,她便道:“那我送你一个吧,就叫‘不教花瘦’怎样?”

  赵扶风心里的欢喜摇曳起来,“这名字真好,谢谢姑娘。”她却不言声了。

  等了一会儿,帘内递出一张淡紫笺子,——武林中传为神话的天机笺,并不是每一个上门求教的人都能得到。凡经连子归品题的人,在武林中顿时身价百倍,赵扶风虽然不求闻达,却也有些紧张,不知他如何评价自己。

  他展开紫笺,上面什么都没写,正困惑间,听连秀人道:“主人说,公子前途不可限量,将来必为开创新气象之人。”

  赵扶风没料到连子归对自己期许如此之高,他不自傲,也不自谦,只道:“晚辈并不想开创什么,晚辈喜欢……”他顿了一下,说出令师父失望到极点的志向来,“游历浪荡。”

  江快雪问:“你在路上都做些什么呢?”

  “唔,看风景,交朋友,喝酒,打架,遇到人急难,也伸手帮一把。”

  “我想起一句话,所贵于天下之士者……”江快雪说了一半又顿住。

  赵扶风随口接道:“为人排患、释难、解纷乱而无所取也。”

  帘内幽幽地叹了口气,就再无声息了。赵扶风满心是话,却无从说起,望着楼上发了一回呆,只得告辞。待他消失在回廊外,才听江快雪道:“秀人,去调查这个人的身世经历,他所有的一切,我都要知道。”

  赵扶风出得门去,想传说中慷慨潇洒的连子归竟如此神秘,不觉诧异;想到江快雪时,却禁不住微笑,依稀一股幽凉香气直沁进肺腑中来。那一夜他的梦境中只有一张冰雪容颜浮浮沉沉。半夜里醒过来,他在黑暗中睁大眼睛,心想:我着了魔了。

  赵扶风在临安盘桓了半月。他与方佳木是打出来的知交,与方佳木的一干兄弟姐妹也做了朋友。

  方佳木和徐辉夜创立的剑花社,是一个没有戒条也没有等级的门派。一帮任侠的年轻人聚在一起,温暖而率性,很对赵扶风的脾胃,但他还是要离开。江湖子弟如天地行舟,漂泊惯了,无法将自己系死在某一处。他想:江快雪那样的姑娘,只能是浪子在旅途中的怀想吧。浅淡的喜欢,些微的怅惘。

  赵扶风走的那天,剑花社的院子里摆了五张桌子给他饯行。大家吆五喝六,正闹得高兴,连秀人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冷风吹动她身上的淡青单衣,渺渺如早春之草,虽淡却不容人忽视。她目光流转,落在徐辉夜脸上时一滞,却敛袂向赵扶风行了一礼,道:“我们小姐有事找公子,能否借一步说话?”

  赵扶风站起来,冲口而出道:“好,我跟你去。”满院就响起了善意的哄笑:重色轻友,真是莫此为甚。

  叮的一声,徐辉夜的酒杯跌到了地上,因为闹,就显不出来。他弯腰去拾碎片,将边缘锋锐的碎瓷尽收掌中,几缕热血沿着指缝流下,湿了黑色衣衫。阳光落到他清俊的脸上,似乎也失却了温度。

  方佳木递给徐辉夜一张巾子,拍拍他的肩,无言。

  赵扶风揉揉鼻子,笑道:“我回来再陪你们喝。”一溜烟地随连秀人去了。

  直入内院,赵扶风见江快雪倚窗而坐,虽然天气已经转暖,仍然穿着月白缎面的银鼠小袄。庭院幽深,而她容颜莹澈,仿佛中夜的月色,溶溶地照进他心里。虽是第二次见面,他仍诧异:如何这般弱不胜衣的女子,却有这般和悦明朗的气韵?叫人在怜惜之外,生出多少亲近之意来。

  连秀人忙道:“小姐,你又坐到风口上,仔细着凉。”

  “哪里就病了。” 江快雪嘴角微弯,“赵公子,请进来坐。”

  他坐到她对面,笑道:“我随便惯了,这样称呼好不自在,不如直接叫赵扶风吧。”

  “赵大哥,请喝茶。”江快雪当即换了称呼,面颊上却有红晕一转。连秀人惊慌失措,丢开茶盘,把住她脉门道:“小姐,你没事吧?”

  “不要紧,你这样小心,让赵大哥笑话呢。”江快雪抽回手,握着碧沉沉的茶杯取暖,越发衬出肌肤的透明,指甲宛若浮在水面的花瓣。赵扶风微醺,入梦。

  江快雪娓娓道:“先父与赵大哥的师父是八拜之交,论起来并不是外人,我也不必瞒着赵大哥。先母怀孕时中了寒鸦之毒,所以我从娘胎里带了些稀奇古怪的毛病出来,时时都让我们秀人担着害怕。”

  赵扶风一窒,想寒鸦是拂林国传到中土的毒药,至寒至猛,又是胎里带来的,她这样娇怯怯的身子怎么扛得住?暗自胡思乱想,面上却一本正经地道:“我出来时,师父就交代,若过江南,定要到连家来看望江妹妹。”

  江快雪点点头,“那天虽已知道了赵大哥的来历,却没留下大哥,实在这册子是外公的心血,一定要托付给适当的人。”

  连秀人将一本册子举得高过头顶,递给赵扶风。赵扶风见她这样慎重,忙双手接过来,信手翻开一页,记的就是少林达摩剑的破解方法,再翻两页,记的却是汴京怒刀的破绽。他吃了一惊,赶紧道:“这册子记载了连先生对天下武功的见解,何其珍贵,我无功不受禄,实在不能收。”

  “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女孩子,又练不得武功,留着也没用。你把册子里的东西发扬光大,才称了外公的心。我听说赵大哥是个爽快果断男子,何必为一本册子和我推来让去?你不肯要,难道是看不起我,或者是看不起我外公?”她歇了口气,悠悠道:“萍水相逢也是缘法,我们真心诚意送给你的。”

  “是。”他也不多说,将册子收好,“我想面谒连先生,向他表达谢意。”

  江快雪一口回绝:“真是对不住,外公在闭关,连我都见不着他。”她看着他,嘴唇微启,似乎有话要说,却只是叹了口气,侧过头去。日光斜穿到户,正照着她的脸。赵扶风见那清目秀眉,如江南的烟山嫩水一般,心中一慌,便不敢再瞧。两人望着窗外呆了半晌,她懒懒的,他越发找不到话说,只得辞了出来。

  赵扶风慢慢遛着,总觉所遇实在蹊跷。出了深井似的连家巷,天光顿时一亮,他也在这一刻作了决断:留下来,弄明白再走。


本文相关内容:年轻人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寒鸦劫(4、生如夏花)     下一篇:寒鸦劫(3、神刀之戒)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