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媒体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寒鸦劫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寒鸦劫(2、西园问梨)

2004年11月02日11:18:09 网易文化 盛颜

  “水流透彻而缓慢,无论多么痛苦的事,在这里面都会像掠过肌肤而去的鱼群。”
  ——吉本芭娜娜

  “外公的笔记,原本以为只能毁弃,现在托付给赵扶风,我就没有牵挂了。”江快雪立起身,决然道:“去召集所有的人,我有话说。”

  连秀人一动不动,“不管怎样,我是一定要跟着小姐的。”

  “我知道。你去吧。”

  合府的人聚到后堂,气氛肃穆。大家静静地看着江快雪,等她说出最后的决断。她坐在连子归的那把紫檀圈椅里,手里把玩着一个木牌。血红发亮的漆面,张牙舞爪的龙纹缠绕着两个阳文正楷:龙杀。

  江快雪的手蓦地一松,牌子便滑到地上,她伸足踢弄着,慢条斯理地道:“腊八那天,外公收到了这玩意儿。据说红色的龙杀令代表灭门,但是很可笑,一个多月了,不可一世的龙杀迄今不敢踏进连家一步。或许请外公品评武功的人中混有龙杀的刺客,可他们甚至没有勇气越过天机阁的帷幕来证实自己的怀疑。”

  看门的小童连青阮抢着道:“那是因为小姐的见识跟主人一样高明,震住了龙杀。”管家连诚狠狠瞪了连青阮一眼,暗示他说话没了上下。连青阮吐吐舌头,不敢吭气了。

  “不,不是因为我高明,而是因为大家同仇敌忾,演了一场完美的戏。外公曾说,人心是最不可靠的东西,现在我可以肯定地讲,外公错了。如果咱们家有一个人说出外公的伤势,龙杀早就动手了。”

  “二月初一的西园会,外公若还活着,必要露面的,我们不能再耗下去了。飞光传讯过来,行走的路线和藏身的地方都已经安排妥当。大家今夜一更从后院的地道出城,飞光会来接应,然后按我的分派,分成两队走。”

  她说得微微喘气,大家屏息等她平复,连诚才徐徐问道:“小姐带哪一队走呢?”

  “我和秀人留下来。”她的眼光越过众人,落到男孩脸上,“还有青阮,你愿意与我一道么?”

  连青阮满心骄傲,见大家都错愕地瞪着自己,一挺胸膛道:“当然愿意。”

  连诚跪到江快雪面前,斩钉截铁地道:“小姐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绝不会背弃小姐,只顾自己逃命。”他年已七十,年轻时的血性却一分未减。一屋子的人都跟着跪了下来,沉默着,却比语言更能表达坚持。

  江快雪站起来道:“虽然那天在南屏山,外公一举杀了龙杀最精锐的‘七灭’和‘三破’,但能够在一夜之间血洗姑苏慕容氏的龙杀,其力量仍然是我们无法抗衡的。”

  后堂喧嚷起来,大家七嘴八舌,却都是一个意思:正因为如此,所有人都必须留下来保护小姐。

  “你们大部分人的祖上,都曾为我的高祖父做事,代代传承,直至今日。我与你们,名分上是主仆,其实也可算是家人。”江快雪讲得急了,轻轻咳起来,“据说龙杀令从不空回,从未失败,我希望你们打破这个神话。你们若能好好活下去,就是我连家的骄傲。”

  有几个年纪小的女孩,已经忍不住啜泣,被大人掩住嘴巴。

  江快雪立在后堂中央,一字一顿地道:“你们是否要我请出外公的天机笔,让外公来问问你们,他去世未及七天,你们就要全体抗命,将我气死在这里。”这句话实在厉害,唬得人人都站了起来。

  “我的病若还有一点希望,也不会留下来作无谓的牺牲。但大家都看到了,我身体衰弱成这样子,已是灯草燃到尽头,没两天可活了。你们想留下来做我的陪葬,可以。”她环视后堂,语调冷峻,“只是害我做鬼都怨气冲天,做鬼都不会宽宥你们。”

  再没人敢提出异议。

  月色清凉。

  每个人钻进地道时,都忍不住回头,看江快雪立在院子里,冷冰冰地瞪着他们,似乎谁敢回头,她就要翻脸。每个人的心里,酸楚惶恐之外,却都生出暖意来。连诚是最后一个,他跪在青砖地上,给江快雪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头,额上渗出殷殷的血。连诚沙声道:“请小姐保重。”

  “你也保重,照顾好大家。”

  合上暗门,连秀人悲伤地道:“小姐,都走了。”

  “嗯。”江快雪对着空落落的庭院,只觉中宵的凉意一丝丝浸进骨子里来。“百年世家,就这样倾颓于一时。当年鲜花著锦,烈火烹油,而今又能怎样?终于还是寂灭。”

  连青阮忍不住道:“是小姐逼着大家走的。”

  “留下来就是死,走的话,也许能逃过龙杀的狙击。我无力保护大家,只能为走的人争取一点时间。秀人,青阮,离西园会还有两天,我们要唱好这出空城计。”

  “是。”连秀人顿了顿,说出心底的疑惑:“不过,我觉得小姐的病还没到那一步。”

  “那样说他们走得安心一点。”

  连秀人喃喃道:“我觉得小姐不该这样牺牲自己,应该是大家一起战到最后一刻。”

  “你错了,我不为任何人牺牲,是为了连家的声名留下来。死生是大事,我不能够牵累家人朋友,却也不能对龙杀避让。”江快雪的声音清泠泠的,一字字便仿佛春溪里的碎冰,“纵不会武功,我也是武林子弟。”她轻轻拍着男孩的头,“青阮,你怕不怕?”

  连青阮握紧拳头,“我会帮小姐把门守好的。”

  江快雪赞道:“好,不愧是我连家的人。”

  连秀人肃然侍立,想:“主人的知交门生遍天下,小姐却不肯开口求援。我从小就侍奉小姐,到今日才明白,她竟然骄傲和固执到这种程度。”

  三年一度的西园会,是少年子弟的成名捷径。在车轮战中胜出,站到连子归面前的人,必将扬名江南江北。

  二月初一,坐落于冷水峪的西园已是人头攒动,连子归却迟迟未现。神话一般的武功,长空一般的胸襟,他是这时代的传奇,所以大家都等得很有耐心。剑花社的一帮年轻人聚在园中最大的一棵榉树下,笑语喧哗,颇引人注目。

  人群突然一阵骚动,有人兴奋地嚷嚷:“连先生到了。”

  一辆油壁车渐渐驶近,驭手竟是个身着重孝的男孩,很多人都认出是连家的门童。男孩抿着嘴唇,满脸与年纪不相称的凝重。他跃下马车,掀起翠幄道:“小姐。”

  一个黑衫女子走下车来。晦暗的衣服越发衬出她容貌的艳光,倒是淡漠的神情,教人悠悠地透出一口气。她弯下腰,向车里伸出一只手,道:“小姐。”无数人呆掉,婢女尚且如此,小姐该是何等样子?

  少女穿着白色麻衣,仿佛暗蓝天幕上的一抹微云,温淡春夜里的一片月光。她清冷明洁地站在那儿,却有种辽远的神秘。场中一时静了下来。

  赵扶风想起《蒹葭》之诗,情不自禁地低声道:“嵩巅苍苍,浮雪朗朗。天人居此,流布清芳。跋涉从之,山高水长。翩翻从之,宛在天之上。”他这一改动,将她比作嵩山之巅、幽寂所拥的积雪,竟说不出的合适。徐辉夜一震,回头向赵扶风看过来,眼神中充满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的怅惘和酸楚。

  江快雪道:“抱歉得很,累大家久等。我外公已经过世,不能参加西园会了。”

  人人惊骇,无法想象神话人物也会有生老病死。这种情绪猛烈地席卷全场,长久的沉寂后,终于有人忍不住问:“连大侠怎么死的?我们不信。”

  “确实死了,我不会红口白牙地诅咒自己的外公。至于怎样死的,与你们无关,我不想说。”她提起自家的伤痛之事,面上一片平和,话却决绝,将众人的各种疑问都逼回肚中。许多双眼睛黯淡下来,毕竟为这个大显身手的机会,大家已经等了三年。

  “外公临终时对我说,西园会虽然因他而生,却不必因他而废,如果大家喜欢在这里切磋武功,可以继续。如果大家愿意,我也可以作评判。”江快雪顿了顿,道:“得见少年子弟的英姿,是我的荣幸,外公在天有灵,也必欢喜。”

  在场的都不是庸手,自然看得出这女孩子毫无武功,不由面面相觑。忽听一声断喝,一条长枪舞得银星点点,水泼不进,竟往江快雪身上扎来。连秀人拔剑欲拦,江快雪淡淡道:“不必。”

  果然,长枪在距江快雪心口一分的地方停住,枪尖微微颤动,闪着钢的蓝光。动手的青年佩服她的镇定,收枪道:“得罪了,请姑娘指教。”

  “是中州雷家枪法,却又夹着杨氏梨花枪的路子。”

  青年点头,“是,在下中州雷远,曾经从军,在军中学过梨花枪法。”

  江快雪道:“寻常人学枪,最大的弊病是能动而不能静,能放而不能收。你正好相反,进退间心静意定,却没能发挥出长枪的险和锐。你若不改善这点,遇到更为敏捷的对手,反而会被枪长所累。设若刚才秀人用‘月中斫桂’这招在你右路横削,你将如何?”

  雷远悦服,众人倾倒,于是西园比武开始。徐辉夜挺剑入阵,留下一干朋友莫名其妙:“咦,小夜说过要参加吗?”

  “没听说啊,小夜做事总是出人意表。”

  “一直觉得辉夜身手不错,没想到竟然如此之高。”看到徐辉夜五招就把雷远逼出场外,赵扶风不由感叹。

  方佳木低声道:“赢了的话,可以与连家姑娘面对面地说话,小夜绝不会错过这机会。连家姑娘从不与人交接,惟独对你青眼,小夜很不服气。”他微微叹了口气,“有件事,剑花的朋友都知道,小夜曾向连氏求亲,却被严词拒绝。”

  赵扶风一怔,心绪顿时纵横纷乱。待他回过神来,徐辉夜已连挑三人,找上了第四个对手。他横扫全场,从不曾有人在西园会上取得这样的绝对优势。

  虽说是点到为止的比试,毕竟刀剑无眼,徐辉夜站到江快雪面前时,衣服上已是血迹斑斑,有别人的,也有他自己的。他个子很高,容颜韶秀,低头瞧她时,挡去了西沉的太阳。

  那样灼人的目光,隔着衣裳也可感觉到温度。江快雪从小就被教导要平和冲淡,此刻也禁不住恼意暗生,“像公子这样韬光养晦的人,为什么今天如此锋芒毕露呢?”

  “姑娘还记得我?”徐辉夜眼睛一亮,声音微微发颤。

  “那年在姑苏虎丘,我见过你,已经有江湖中第一流的身手,但我到今日才看出你武功的来历。听说公子是华山掌门柳束素的义子,果然使得一手雄奇的华山剑法。”江快雪的声音低了下来,“只不过公子出手,徒具华山剑招之形,实际是幻域影刀打的底子。幻域影刀是……辽国武圣的独门武功,自辽国覆亡,便已绝迹江湖,想不到你竟然习得。”

  江快雪摩挲着黯黯的乌木扶手,徐辉夜只觉自己的心也被这样摩挲着,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姑娘是第一个看出来的人。”

  “能够与你比肩的人已经不多,但并不是没有胜过你的,眼前就有一个,南海神刀门的赵扶风。”江快雪嘴边露出些微笑意,“刀剑本是凶器,赵扶风的刀法却达到了开阔明朗的境界,将来必是一代宗师。而你,戾气太重,终究落了下乘。”

  她轻飘飘一句话,就让他由巅峰跌入谷底。徐辉夜的头发和衣袖无风而动,眼白突然变红,猛地俯下身子,温热的嘴唇几乎触到江快雪冰凉的耳垂。他拈起落在她漆黑长发上的一朵梨花,直起身来。纤弱的素白花朵在指尖旋转着。徐辉夜表情狂热,声音却温柔得出奇,“好香。”

  江快雪的手握成拳,又慢慢松开。被寒鸦之毒侵袭的心脉,使她成了不能有喜怒哀乐的人,一切过激的情绪都是被禁止的。她冷冷道:“你是我见过最讨厌的人,希望你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你最好现在就滚。”

  徐辉夜瞪着江快雪,额上微显冷汗,怔了半晌,方讷讷道:“我一时犯浑,不是故意冒犯姑娘。”

  连秀人望着徐辉夜,脸色苍白,眼神飘忽。

  问梨亭里的情形颇古怪,一园子的人都呆呆地做了看客。赵扶风的脚一动,又硬生生刹住。登上问梨亭,是战胜者的荣耀,他不能无端进入。

  江快雪立起身来,冷冰冰地交待了几句场面话,翩然而去。她不肯对徐辉夜多作褒扬,但无论如何,她的风采和他的剑术已经倾动整个武林。


本文相关内容:年轻人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寒鸦劫(4、生如夏花)     下一篇:寒鸦劫(3、神刀之戒)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