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媒体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寒鸦劫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寒鸦劫(3、神刀之戒)

2004年11月02日11:19:05 网易文化 盛颜

  “我们笑着灰飞烟灭 / 人如鸿毛 命若野草 无可救药 / 卑贱又骄傲 无所期待 无可乞讨 / 命运如刀 就让我来领教”
  ——朴树

  连府隔壁的小酒馆,虽然隐在深巷之中,生意却好得要命,通常二更才打烊。今夜有些异样,快一更了,仍然只有一个客人。掌柜二福昏昏欲睡地坐在门口,忽觉一股凉意贴上颈项,他打了个寒噤,睁眼瞧时,却是个俊秀少年进了店堂。

  二福赶紧上前招呼,心里琢磨着:“这大概就是杀气啦。”来往的客人多是江湖人士,二福对这个原本跟他八竿子打不着的世界,倒也不陌生。

  两个客人坐到了一处,闲闲地说着话,眼光却刀来剑往。二福去送酒,被成倍增长的“杀气”吓得一激灵。他急急放下碗,心道:“今晚这两个主儿,还真不是一般的强。谢天谢地,幸亏咱的店开在连先生家门口,没人敢在这儿撒野。”

  徐辉夜喝了一口烧刀子,眉毛微微皱起来,“你爱喝这种酒?”

  “没钱的时候爱喝这一种。” 赵扶风道:“没想到你会来。”

  徐辉夜淡淡道:“我也没想到你会来,来得比我还早。”

  赵扶风也不与他兜圈子,径直道:“去年腊八,龙杀的‘七灭’和‘三破’同时暴毙在南屏山,据说是被判官笔一类的兵器击杀。武林中对决战的情形有很多臆测,现在想来,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徐辉夜颔首道:“龙杀的‘无家灭’和‘破天’,是杀手这个行当里面的泰斗,功力之强直追少林武当的掌门。令包括他二位在内的十大杀手同时出击的,天下还能有谁?令十大杀手亡于一役的,又能是谁?除了天机笔连先生,天下无人能办到。”

  赵扶风握紧了酒杯,“连先生的死讯已经传遍整个武林,连家的形势可以说是危如累卵。我想不通,江快雪不会武功,又不向人求援,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想到父辈的交情,想到她赠连子归的笔记给自己,已有交代后事的意思,却始终都不说出真相,他就失望得很,心里说不出的憋闷。

  徐辉夜一哂,“像她这样的世家小姐,想法和一般人不同的。这只是她家的事,与旁人毫无关系,她为什么要拉人送死?这样骄傲的姑娘,又怎么可能低声下气,求人援手?”

  “不管怎样,我夜夜守着连府,不信帮不到她。”

  “我也是这么想。”

  两人谈着,慢慢投机起来。

  徐辉夜望着窗外,没有月亮,微微的星光勾勒出城市的轮廓,仿佛一张暗蓝的剪影。“时候差不多了。”

  “咱们先去候着。”赵扶风与他走出店门,却又回头,对二福道:“掌柜的,晚上就别做生意了,早点关门吧。”

  二福一愣,赵扶风越发严厉,“记住我的话,除非你不要命了。”

  二福默然点头,开始上门板。开店的,见的人多了,虽然赵扶风说话的口气很冲,但二福相信他,因为从没见过这样清湛如九月天的眸子。

  偌大的连府,黑魆魆的一片,只东侧院有灯,光芒微黄仿佛暗夜的眼睛。灯下,一双美人在对弈,宛妙的影子映在窗上。

  江快雪问:“青阮不要紧吧?”

  连秀人道:“我把他放在地道的通风口旁。这孩子伶俐得很,明天早晨睡穴解开,他自然会明白的。”

  “这样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连秀人本就神思不属,越发地心乱。将白子随便往棋盘上一摆,咬牙道:“不行,小姐,我还是做不到!”

  “这样下棋真是没趣。”江快雪叹了口气,推开棋枰道:“我绝不能死在龙杀手上,更不能活着给人折辱。到时候你下手一定要干脆,明白么?你若拖泥带水,就是害我,百死也不能赎罪。”

  连秀人从没听她说过这种重话,凄然应道:“是。”

  “怎么消磨剩下的时间呢?秀人,唱一段《小山词》吧。”

  连秀人自架上取下书来,翻开一页,按节而歌:“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泪弹不尽临窗滴,就砚旋研墨。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歌声在静夜里蔓延,缠绵欲死。

  “秀人唱得太悲伤了。”江快雪伤感地拨弄着棋子,“我本来不后悔的,现在却有点遗憾。早知道有今日,我应该去找一个情人,也这样相思一回,才不枉来这世上一遭。”

  赵徐二人伏在院外的杏树上,听她幽幽地说出这话,瞠目结舌之余,又有些魂飘神荡。

  二更的锣声传进这深宅。连秀人缓缓拔出腰间小剑,对江快雪道:“小姐,咱们窗子外面,已经来了七八个人了。”

  “是么?”江快雪禁不住冷笑,“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居然要劳动七八个杀手,龙杀真是徒有虚名。”

  一柄细长的双刃剑悄然、迅捷地穿透窗纸,向江快雪袭来。角度太过刁钻,连秀人自忖拦阻不了,竟伸出左手攥住杀手的剑,借势破窗而出。他的剑被她牢牢钳制,犹如蛇被卡住了七寸,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一挥短剑,割断了自己咽喉。杀手颈中的血溅到粉墙上,犹如一幅红梅中堂,艳丽而狰狞。他倒在连秀人脚下,她才松开抓着的剑,掌中已是鲜血淋漓。

  龙杀的人向来噬血,却也没见过这种拼命打法,有人低笑了一声,道:“这样的猎物倒也有趣。”

  对着一院子幽灵般的黑影,连秀人守在窗下,只待抵不住时,立刻杀了江快雪,然后自尽。她屏息等着下一个对手,想:以龙杀的水准,不会一起涌上来对付两个女子。然而一院沉寂,只听到他们细而绵长的呼吸。她等得焦躁,充盈的杀气没有宣泄之处,堵得胸口微微发痛。

  江快雪吸吸鼻子,仰起脸来,“秀人,杏花开了呢,比去年晚了三天。”薄红轻绯的花朵,暗夜里如何能瞧得分明,但夹在血腥味里的一股清香,令她发现了这即将繁盛的花事。

  江快雪的视线正对着花影里的赵扶风。他触到她眼色,胸口顿时卷起一股热潮:“若活着一刻,你就绝不肯辜负韶光,是么?江快雪,我愿以手中之刀,护持你年年看这些热闹花朵。”

  一名隐在檐角的杀手突然跃下,手中钩径直向江快雪递去,动作简洁而决绝。他一动,赵徐与秀皆动,却被三名杀手截住。眼见那钩就要勾去江快雪的命,方自墙头跃下的徐辉夜忽然双手握剑,奋力一掷。长剑破空,贯穿墙下杀手的胸膛,剑势却不绝,如一条狂龙般直噬使钩者的后背,将他钉在了粉墙之上。飞剑留下的华丽光影尚未散尽,剑柄仍微微颤动,使钩者还维持着飞行的姿势,铁钩却已锵然落地。这一剑毫无招式可言,凌厉肃杀的气势却如修罗再生。

  使钩者倒悬在窗前,正与江快雪相对。蒙面巾外的眼睛圆睁着,扭曲得不似人类,她看到它由惊骇至痛楚,再变成濒死的茫茫。眼底的毛细血管都爆裂了,瞳人就仿佛被血红包裹的暗黑沼泽。他的血沥沥而下,滴在她的白衣上,她却浑然不觉。只这短短的一刻,江快雪已对他惨厉的死感同身受。

  江快雪的心紧紧缩了起来,天旋地转间,她感到托在自己腰间的那一双手,如此温暖,还有坚定,隔着重重衣衫亦有暖意熨贴在她冰凉肌肤上。“你没事吧?”赵扶风声音焦灼,衣袖间却有隐约的杏花味道,甜美得令人安心。她恍惚地想:“是你啊……”

  赵扶风用重手法废了对手的武功,先赶到江快雪身边。连秀人也在十招内将拦阻自己的杀手毙于剑下。不是龙杀的人不济事,实在连秀人的武功受连子归指点,超拔得很,赵徐更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若是单打独斗,这些杀手没一人能敌。

  剩下的三名杀手面面相觑,忽有一人厉声长啸,立时四面都有啸声迭起回应。

  赵扶风松开江快雪,与连秀人、徐辉夜一人站定一角,把她护在垓心。赵扶风默默计算着来增援的杀手,发现龙杀竟是倾巢而出。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活着走出这院子,心底却没半分悔意。

  龙杀开始还依着江湖规矩单挑,到后来竟没脸没皮地抄家伙一起上,排出了龙杀对付强敌的车轮阵。兵刃连绵,暗器横飞,已不是对决,而是野蛮的屠杀。三人联手对抗数十个一流杀手,不出半个时辰,已是左支右绌,遍体是伤。

  刀剑织成的网将江快雪护在中间,飞溅的鲜血却已经染红了她的长衣。触手可及之处,皆是湿热粘腻的血,鼻端更充斥着鲜血的腥浓味道。江快雪紧紧闭上眼睛,为自己只能袖手而怅恨难平。

  连秀人杀得血光迷眼,对袭来的招式也失了判断,只能依靠身体的本能作出回应。有片刻,她累得只想丢下短剑,死了也无所谓。正苦捱着,院外冲进来一帮人,连秀人眼前顿时一亮,大叫道:“快过来护住小姐。”

  原来是驰援的连府家人,大厨操着菜刀,花匠握着锄头,管家提着算盘,丫头拿着衣杵……他们从没在江湖上行走过,更不曾与人动手,但大道蕴于日常,连家的“天成”功用在这些家常什物上可谓得其所哉。他们这一冲,龙杀的车轮阵便乱了,各人捉对厮杀,场中形式顿时转为胶着。

  天色微明时,兵器之声渐止。一地纵横尸体中,还能站着的,不过赵、徐、江、秀四人而已。虽然惨淡,终究是胜了。

  连诚死在江快雪三步之外,平时精心修饰的长髯上血迹斑斑,乱成一团。江快雪蹲在他旁边,慢慢整理他胡子。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却不见泪水,低声问他:“你们走都走了,为什么要回来?难道我说的话是不作数的?”声音像从深井中传来,压抑而模糊。

  “小……姐。”

  江快雪霍然回头,看到一个血葫芦似的人,微微翕动嘴唇,正努力对自己露出微笑。她用衣袖为他拭去血污,露出一张年轻的脸,是连诚的长孙飞光。“小姐的话……自然作数。你传书召我们回来……我们就回来。”他剧烈地咳着,颈项的伤口涌出大量鲜血。

  江快雪全身一震,在他耳边一字字地问:“飞光,你说是我召你们回来的?”目光却落在连秀人身上,利如箭镞。连秀人一颤,低声道:“不是我,秀人岂敢逆了小姐的意思。”

  连飞光的神智已经涣散,听不到江快雪的话了。他断断续续地道:“小姐,我想陪你游历天下……到那些你喜欢的地方……但是你不能……我也不敢。”他微微叹了口气,声音已渐不可闻,“我喜欢你啊。”

  江快雪想:“这一生,我不可习武,不可远行,不可有喜怒哀乐,不可嫁作人妻。如此荒凉乏味的人生,哪里值得人这样拼死护卫?” 她从不知他心事,从未听过这样的缱绻言语,细细回味,心口暴痛,顿时厥了过去。

  连秀人取出天王护心丹,硬顶入江快雪牙关。赵扶风握着江快雪腕子,稳住她乱丝般的脉象。连秀人轻轻吁了口气,转头却见徐辉夜在院里逡巡,凡没断气的杀手,他就补上一剑。晨光照着他清俊的脸,使连秀人的心微微一沉。她垂下眼帘,却听徐辉夜用讥诮的语调道:“十九个重伤的,都是刀伤。想不到你在这种情况下仍然遵守‘神刀门下,不杀一人’的戒条。”

  赵扶风淡淡道:“但使人生,不使人死。若做不到这一点,可就枉为神刀弟子了。”如果说神刀戒条初现血雨腥风的江湖,大家都只当是个笑话,数十年后,它却成为一种神圣武功的昭示。宽大仁慈依托的是一种超越人想象的武功。

  徐辉夜肃然道:“是么?我不会宽恕敌人,更不爱做无谓的好人,给自己留下后患。”他的剑利落地切开最后一名杀手的喉咙,“与其让他们生不如死地活着,不如痛痛快快地送他们上路。”

  赵扶风道:“我敬畏生命,不以为自己有替人决断的资格。”

  徐辉夜扬起眉毛,“神刀门下,果然不可以用常理揣度。”赵扶风默然,不再与他争辩。他秉持本门戒条行事,不须求得旁人谅解。

  天色大亮,连家已有亲友听说昨日西园会之事,赶来增援及吊唁,见到的却是这地狱般的景象。

  二月初一夜后,武林中最令人景仰的世家从此衰落,而势力最大的杀手组织亦从此消亡。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寒鸦劫(4、生如夏花)     下一篇:寒鸦劫(3、神刀之戒)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