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媒体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寒鸦劫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寒鸦劫(6、紫玉成烟)

2004年11月02日11:24:30 网易文化 盛颜

  “我流着泪的恋人啊 / 时光已将一切更改 / 当我慢慢忘记你的脸 / 让故事再发生吧 / 让我的人生充满遗憾 / 一切都不必重来 / 什么也无须更改”
  ——朴树

  赵扶风与列奥告别,踏上归程。老翅几回寒暑,离开江南时他还是个十九岁的少年,归来时却已届不惑之龄。

  踏进临安城的那一刻,前尘往事忽然涌来,令赵扶风微微眩晕。春风含着西湖的清润之气,熨贴在肌肤上,他穿过涌金门,走进红尘中第一等富贵风流之地。一路上,他只盼着早日到达,将底野伽交到她手中,真的到了,却生出一点怯意,不知如何以二十年后的身,面对二十年前的情。

  赵扶风走进狭窄的连家巷,两侧的竹木小楼一栋挨一栋的挤着,伸向幽深的尽头。包着青布巾的少女跨着马头竹篮,轻快地从他身边走过,遗下芍药的暗香,柔糯的卖花吟唱渐细渐杳。胡饼铺里传出诱人的味道,有小孩子巴巴地在铺门守望,被母亲哄着牵走。

  仍是那条不打眼的小巷子,深隐在繁华的临安城里。少年时,每日家就算人不来,梦里也会将这巷子走上几遍,赵扶风熟悉它就如自己掌心的纹路,却不知为何,现在竟让他感到莫名的生疏。走到中段,他脚步一滞,发现了症结所在:百年历史的老巷,现在看来却是簇新的,一两栋也罢了,户户都是如此,可就蹊跷得很。

  赵扶风压下心底升起的异样感觉,疾步走到巷尾,呈现在眼前的是被大火舔噬过的荒地,野草都不见一根。他在焦黑的瓦砾中逡巡,旧日的痕迹没有一丝一毫留下来。天是鲜亮的蓝,周遭的一切化作光影,赵扶风伸出手去,轻声道:“快雪。”他只揽到了虚空,耳边低徊的箫声突然消失。

  赵扶风听江快雪吹箫,只有一次,在绍熙三年的一个春日,连家覆亡后不久。流丽而跌宕的旋律,道出了那骄傲少女不会宣之于口的心。她没能终曲,泪水湿了箫身。

  他将她护在胸口,等着护心丹的药力发散。夕阳在山巅发出最后光辉,他一直抱着她,直到深蓝的凉意在周遭浮动,新月在天顶微笑。如此悠长的拥抱,甜蜜又悲伤,仿佛一生只得这一次,而她永远不会知道。她昏迷了很久,他等得咽喉灼热,暗暗发誓:若她能醒来,必倾力找到底野伽,解除寒鸦对她的禁锢。

  赵扶风站在野地里,再度想起当日情景,隔着薄薄春衫是少女的柔软,没有温度,香味淡而纯,像初开的小荷。那一刻,若能将他强壮的心脏换给她,他不会吝惜。他站了良久,一步步走出来,向附近的街坊问讯。

  连府旁边的小酒馆,现在是一家茶肆。春日温暖,令人思睡,掌柜和茶客的脸上都带着倦意,赵扶风的到来将一室春困消弭于无形。落魄的男子,看不出年岁,却像他腰间鞘都破损了的刀一样,泄出光华。掌柜二福小心地上来招呼他,“客官想要什么?”

  “随便。”赵扶风道:“隔壁的子归居……怎么起火的?什么时候的事?”

  他问得突兀,二福呆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啊,我想想,有十一年了,”他掐指算着,“是嘉泰元年的事罢。火是从宝莲山的御史台燃起来的,那火可邪乎了,被风卷着,直烧了十多里,满天满地的红,把这一片五万多户人家都烧成了白地。我在船上住了一年,直到屋子建好才搬回来的。”

  赵扶风站起来,又慢慢坐下,“掌柜可知道连家的人如何了?怎么没回来?”

  二福搓搓手,压低声音道:“二十年前,连家出了桩祸事,几十口人一夜间死得没剩两个,血腥味儿在我店门口都闻得到。后来连家的小姐嫁了人,宅子就荒了。火灾过后,也没人敢在那块凶地上建屋子,一直这样空着。”

  赵扶风迟疑地问:“你说什么?连家的小姐嫁人了?”

  “是啊,嫁给了剑花堂主人。”

  赵扶风甫入金国就已听说了剑花堂的名头,领袖江南白道,对群龙无首的北方武林也极具影响力。他想:方佳木何等淡泊的人,创这一番基业的自然是……萧索地说出来:“徐辉夜。”

  二福点头,“可不就是徐爷。”

  赵扶风在桌上放了块碎银,径直出了店门。二福纳闷,没吃东西付什么钱呢,追到门口道:“客官哪……”

  赵扶风回头看他一眼,“掌柜的,谢了。”

  二福楞楞地看着他远去,忽然记起廿年前连家出事的那夜,有个少年也是这样回头看他,道:“掌柜的,晚上就别做生意了,早点关门吧。”清澈如许的眼睛,他再不会认错。

  融和坊内、灌肺岭下的剑花社,原是一帮尚武崇侠的年轻人聚会之所,草屋四五间而已,现在已是巍巍大派。依山而建的院落极见气势,粉墙黑瓦,石狮狰狞,朱色大门外立着两名青衣剑士。

  赵扶风大步走上台阶,一名剑士抬手拦住他的去路,“干嘛的?”

  “我要见……”赵扶风咽下快雪两字,艰涩地改口:“你们堂主夫人。”

  “见堂主夫人?”剑士一愕,狐疑地打量着赵扶风的破败装束。

  蹄声清脆,有人纵马上了台阶,赵扶风将身一侧,眼前掠过一黑一白两条影子,当先一人的珊瑚马鞭挥舞若流星,速度快得惊人。咴儿一声,奔马越过门槛后稳稳停住,马上的人转过脸来,问:“谁要见夫人?”原来是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黑衣一袭,爽朗清举。

  “请告诉你们夫人,故人赵扶风来访。”

  落在后面的是个少年,松开马嚼子,惊异地道:“咦,你叫赵扶风?”少年长衫刺雪,犀带缀玉,风姿特秀,眉目绝似徐辉夜。

  “呵!”黑衣青年兴奋地跃下马,扑过去挽住了赵扶风,“扶风哥,你真的回来了,我竟没认出你!哦,你不记得我了?我是青阮啊。”

  赵扶风被连青阮拉着,穿过重重院落。那少年跟在后面,不停打量赵扶风,眼神清淡,并不令人生厌。赵扶风身上一时冷一时热,想:她竟有了这样大的孩子!难道寒鸦之毒已经解了么?难道万里为她求药,其实只是徒劳?

  来到后庭的主楼下,连青阮嚷道:“阿姐,阿姐,你看是谁来了?”楼上珠帘玎玲一响,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子走了出来,掌着栏杆向下笑道:“青阮这急性子……”她的话戛然而止,单手在栏杆上一撑,竟从楼上跳了下来。郁金裙在春风中展开,像一朵开到盛处的灯笼花。

  赵扶风唤了一声“秀人”,禁不住扬起脸,望向尚在摆动的珠帘,问:“快雪呢?快雪在里面么?”久不闻回答,转头见连秀人瞪着自己,眼里雾气濛濛,赵扶风再也耐不住焦躁,涩声道:“快雪不肯见我?”

  “你见不着小姐了。”连秀人涩声道:“小姐的身体,你也不是不知道,却忍心抛下她,去找那劳什子。你走了没多久,小姐就缠绵成疾,下不得床了,连秋天都没捱过……我记得那天是九月十二,小姐进了一碗粥,精神也见好,就让我把卧榻搬到园子里,她想透透气儿。”连秀人哽咽了一下,“她当时已经瘦得见骨,被满园菊花一衬,越发可怜。小姐躺了好久,我以为她睡着了,想抱她回去。她忽然睁开眼对我说,秀人,这样倾心尽力地盼一个人,我觉得自己都空了。要是当初我求他留下来,他会一直陪着我么?”

  连秀人的眼泪夺眶而出,旁边的少年慌了手脚,用袖子为她拭泪,柔声安慰:“母亲,别哭啊。”连秀人的嘴角牵了牵,想笑却笑不出来,续道:“小姐何等骄傲,却说出这样的话来,你想她是苦到了什么地步。说了那话后,她就再没开过口。那天半夜,我去给小姐加被子,发现她全身冷得彻骨透心,我用尽法子也不能回转。”她狠狠地盯着赵扶风,“你……你是再也见不着她了。”

  哀愁像洪波一样在赵扶风心底涌起,漫出胸膛。他半天说不出话,最后只得一句:“多谢你照顾她,陪着她。”

  “侍奉小姐本就是我份内的事。”连秀人顿了顿,“小姐的墓在宝石山,你自己去告诉她,她等的人回来了。”

  赵扶风沉默片刻,道:“我去看她。”这一迈步,他才发觉四肢百骸都浸着酸痛,身子晃了晃,头也不回地去了。

  连秀人涩声道:“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徐锦之安抚地握握母亲的手,方才与连青阮追上去。赵扶风并不等他们,越走越快,到得后来已是狂奔。徐锦之从没见过这样的轻功,人如利矢般破空而去,投入绵延的乌瓦中,转瞬不见。

  连青阮站在灌肺岭上的剑花堂前,俯瞰茫茫都城,只觉任它再深再痛的感情,也不能撼动这天这地分毫,一时间悲从中来。

  赵扶风找到了宝石山中的连氏墓地。松柏的暗影慢慢爬上林立的石碑,只有边上的几座还浸在橙色的夕照里。他在碑林中逡巡,蓦地素白碑面上,苍黑的“江快雪”几字跳入眼帘。他跪下来抱紧她的墓碑,直到体温熨热了冰凉的石头,冷月的光辉洒落一地。

  赵扶风在墓碑前躺下来,没有丝毫倦意。晚风吹拂,树木的暗影便应节而舞,仿佛有人走过,他真希望是她从墓中出来。太阳数度升起落下,他忘记时间,守在墓旁,一颗心就像被大雾笼罩的战场,茫茫里透出隐约的杀伐之声。

  时光悠远,她的容颜日渐模糊,他的思念也不再浓烈。他带着底野伽归来,她却已逝去,仿佛在自家走熟了的院子里,一脚踏空,跌下悬崖。他猛然发现,原来这一腔情意要抛洒浪掷,人间也没个安排处。

  第三日中午,林外突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连青阮走在头里,后面紧跟着一位身材高瘦的中年男子。看到江快雪墓前的赵扶风,连青阮喜道:“方大哥你猜得不错,这两天他一直守在这里。”

  赵扶风早不是当初的明朗少年,方佳木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提起赵扶风的领子,方佳木忽然一掌掴在他脸上,喝道:“阿风,人已经死了,你做这个样子给谁看呢?”

  赵扶风晃晃头,看清面前的人,恍惚地问:“你说谁死了?”他瞪着方佳木,两人对峙良久,赵扶风只觉方佳木瞳仁中的自己渐渐鲜明起来,被一把钝刀锯着的心,突然迸出新鲜热辣的痛楚。赵扶风垂下头,道:“你说得不错,她……已经死了,无论我陪她多久,都不能挽回。”不再理会方佳木,他一步步走出林子。两天没进水米,赵扶风脚步虚浮,却没有回头。

  方佳木正想追上去,却听连青阮道:“方大哥,你看这是什么意思?”转头见江快雪墓前的石级上,新刻着几行字,指力入石三分,笔笔带血,委实是触目惊心,不由一字字念出来:“悲结生疾,没命黄垆。命之不造,冤如之何!羽族之长,名为凤凰。一日失雄,三年感伤。虽有众鸟,不为匹双。故见鄙姿,逢君辉光。身远心近,何当暂忘?”方佳木揉揉眼睛,低声为连青阮解说:“这是吴王夫差的小女儿紫玉唱过的歌。昔日紫玉爱慕韩重,吴王却不允,紫玉气结而死。韩重来紫玉墓前凭吊时,紫玉的魂魄为韩重唱了这首歌,并且邀请韩重到墓里三天三夜,尽了夫妇之礼。”

  连青阮深深吸气,“我知道扶风哥的意思了,他希望小姐像紫玉一样邀他到墓里去。”

  方佳木心中一酸,摇头道:“胡诌。”两人赶上赵扶风,见他神情木然,浑不知东南西北地走着。方佳木架起他,“青阮,我们带他回去。”一路无话,走进西湖边一座小院时,赵扶风终于动容,盯着院中的辘轳和石磨,轻声道:“剑花社。”

  方佳木拍拍他的肩,高兴地道:“你还记得咱们结社的事情哪,我可是原样儿搬过来的。”

  疏落的几间草屋,吹进来的风带着树林的清气,梁下燕子呢喃,壁上的剑却已经蒙尘。方佳木盛了一碗粥,不由分说地给赵扶风灌下去,道:“辉夜喜欢热闹,我喜欢散淡,是以他有剑花堂,我有剑花社,也让老朋友们有个落脚的地方。上月烟罗他们一班人鼓捣着去桂林,天幸我没去,否则就跟你错过了。咳,我实在看你这胡子不顺眼。”找了把小刀出来,飕飕挥舞,将赵扶风的虬髯剃了个精光,露出一张清减憔悴的脸来。

  连青阮在旁看得有趣,笑道:“方大哥,你用惜花剑的手法来剃胡子,真是干脆利落,不留痕迹。”

  方佳木也笑着端详:“是么?阿阮你也别闲着,去去去,把厨房烧的热水拎来,这臭人也该好好洗洗了。”两人七手八脚,竟将赵扶风剥了个精光,塞进大木桶里。

  赵扶风随他们摆布,直到两人兴致勃勃,竟想帮他洗澡时,方才出声:“木头,青阮,你们婆婆妈妈地做什么。”

  方佳木住手,微笑,“对了,这才是我认得的阿风啊,天塌下来也要当被子盖的。”一边拉着连青阮出去,一边嘀咕:“那种失魂落魄的鬼样子,我还真他妈的看不惯。”

  氤氲的热气里,赵扶风的眼睛湿了。他伸手抹了一把脸,也分不清是水是泪。想着倾心爱恋的人已化为枯骨,再不能对他轻笑薄嗔,这荒凉余生又将如何排遣,他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咯喇一声,屋顶被撞开了一个大洞,四个蒙面客扑了进来。三把刀罩住浴桶中的赵扶风,封死了他反击的所有角度,另有一人在赵扶风脱下的衣服中翻翻捡捡,找出个宝蓝色的珐琅小瓶,打开瞧了瞧,眼中迸出火花来。一声呼哨,他腾身而起,便要撤了。

  间不容发之际,赵扶风伸出手,拿住了右首一人的腕子。他的动作并不花俏,平淡得就像拿杯子喝水,那人眼前一花,手腕痛不可当,如中烙铁,掌中刀便滑到赵扶风手中。刀一易主,四个蒙面客心中都是一凛,只觉肃杀的刀气席卷而来,如冬之暴雪,刺人眼睛,摧人肺腑。

  赵扶风的身形旋风一般展开,钢刀削过第一人的腰,划过第二人的胸,切到第三人的颈,刀势依然不绝。旋风的中心,刀光耀眼,凌厉无匹地穿过腾上屋顶的第四人的肋。蓝色药瓶急速坠下,赵扶风轻轻接住,扣在掌心。

  四名蒙面客不及反应,便已委顿在地,都不胜惊骇地看向面前的男子。阳光在他深褐的肌肤上闪耀,水珠莹然,肌肉瘦而结实,充满不可思议之力与美。悲痛和绝望使赵扶风忘记了神刀门的克制之道,沿匪夷所思的曲线,挟汪洋恣肆的力量,他这一刀超越人所能达到的极限。在他掌中,凡刀亦成神器。

  有个受伤较轻的回过神来,从窗口一跃而出,被院中的连青阮一把揪住。他趴在窗边,惊叹道:“方大哥说你一个人就可以料理,我开始还不信。”

  方佳木笑道:“我知道你不必咱们插手,却也没料到你竟精进如此。”

  赵扶风摇头,“方才出手,力量已经不是我能控制,这样并不好。”他俯下身,揭下其中一个的蒙面巾,盯着完全陌生的面孔,“你们怎么知道我身上有底野伽?你们夺它是为什么?”

  那人冷冷地笑了,“神刀门下,果然不杀一人,只可惜留着我们也问不出什么。”他将手插入颈间的伤口,血如泉涌,顿时气绝。余下三个手中有刀的,亦一起自尽。赵扶风胸口发堵,没料到世间竟有人这样轻慢自己生命,决绝赴死。

  方佳木将他们全身检视了一遍,叹道:“什么标记都没有,多半来自严苛的黑道帮派。”

  连青阮道:“底野伽是解毒圣药,能解寒鸦、流苏等诸般奇毒,有人觊觎不足为奇。奇的是,扶风哥当年寻药的事没有几个人知道,现在回来也不过两三天,怎么就有人巴巴地寻上门了呢?”

  方佳木道:“这也难说,江湖中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们剑花堂啊,不拘大事小事,隔天便传得沸沸扬扬。就连我这不问世事的,昨儿也在茶肆听说,前天剑花堂来了个人,好大来头,锦之少爷和青阮公子亲自迎进去,又亲自送出来。还有更好笑的,说阿风是堂主夫人的旧情人云云。辉夜与秀人伉俪情深,却传出这种流言,忒也无聊。”

  他说这话,本为调节气氛,无奈赵扶风心事重重,勉强咧嘴一笑,比哭还难看。连青阮却冷笑一声,道:“那也未必。阿姐最近疑心堂主置了外室,又不好说什么,叮嘱我留意呢。方大哥,我知道堂主跟你是生死交,你不必帮他澄清,我也宁愿是误会。”

  方佳木坚持道:“我知道辉夜,他断不是那样的人。”

  当晚三人连榻而眠,却无甚话说。屋顶破碎,透出青色天空,星光在春之原野上闪耀。如果不是这接踵而至的死亡,该是何等欢喜的重逢。


本文相关内容:年轻人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寒鸦劫(8、蝴蝶迷梦)     下一篇:寒鸦劫(7、生之中途)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