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媒体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寒鸦劫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寒鸦劫(8、蝴蝶迷梦)

2004年11月02日11:27:32 网易文化 盛颜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 你对自由的向往 / ……穿过幽暗的岁月 / 也曾感到彷徨 / 当你低头的瞬间 / 才发觉脚下的路 /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 如此的清澈高远 / 盛开着永不凋零 / 蓝莲花”
  ——许巍

  绍熙三年九月十八。

  江快雪掀起冰绡帐,推开雕花门。门外是长长的回廊,月光粼粼,给红色的廊柱、深碧的植物镀上了一层银辉。她穿行在回廊中,夜香树的芬芳萦绕着庭户。听不到一丝人声,溅溅的流水便显得格外清晰,她踏上拱桥,迷惑地想:梦境也是有颜色的么?

  已是秋花凋零之时,夹岸的木芙蓉却铺排着一场盛大的花事,粉白嫣红的丽色,酽得像要滴下来。月光在波间闪烁,繁花的倒影锦一般铺满了溪水,花影中有位素衣少女,清冷如冰。江快雪微笑,少女的嘴角也翘起来;江快雪吐舌头,少女也对着她扮鬼脸。

  正迷糊间,一双臂膀从后面环住了江快雪,她想回头看看是谁,身体却被魇住一般,动也不能动,浓浓的睡意在顷刻间袭来。将睡未睡之际,她听到一个清朗的男声:“你们太不小心了,她服过离魂歌,苏醒时不能照镜子……”

  ……

  清晨的阳光射进床帐,江快雪的睫毛颤了颤,睁开眼睛。她的手指抚过冰绡帐上绣的粉桃,倦怠地叹了口气,想:“昨夜做的梦里,怎么没有扶风呢?梦中男子的声音很熟稔,却想不起是谁。他似乎提到了离魂歌……梦到它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想得烦躁,忍不住唤道:“秀人。”

  一个俏生生的丫鬟挽起床帐,向江快雪行了一礼,垂手等她吩咐。江快雪吃惊地问:“你是谁?”那丫鬟露齿一笑,却不回答。江快雪直起身来想穿鞋子,丫鬟乖觉地替她套上。江快雪在屋中走了几步,都是家常用惯的东西,看着却觉别扭。她想到外堂,那丫鬟竟把着门抵死不让。

  江快雪没料到一觉醒来,家里竟变了天,沉住气坐到妆台前。昨夜秀人淘的蔷薇胭脂还在,散发出清甜的味道。江快雪蓦地想起一事,低头看时,只见裙子上被扶风染到的郁金香花汁,怎样也洗不掉的,居然湮没无迹了。她心底一凉,仔细打量周遭,才发现般般物件似是而非,竟不知身在何处。

  那丫鬟上来侍侯江快雪盥洗,江快雪也由她,只在她拧巾子时,淡淡问了一句:“今儿是什么日子?”

  丫鬟道:“九月十八了。”一语甫出,便知失言,偷眼看江快雪,见她面色如常,顿时松口了气,慢慢回道:“姑娘睡了五天五夜,主人担心姑娘醒来时被惊着,吩咐我们让姑娘在屋里静养一日,方可出门。主人还说,姑娘服了九转固元丹,虽然七日之内不会饥饿,仍请进些薄粥,调养肠胃。”

  江快雪暗自思忖:“昨夜之梦只怕并不是梦。离魂歌是《药经》中记载的第一迷药,令人假死,五日后才会苏醒。醒时若照顾不周,三魂七魄不能归位,常使人精神错乱。看这丫鬟诸般做作,屋子也布置得与我卧室一样,足见此间主人想得仔细。然而他将我用的东西仿造得如此逼真,显然策划已久,对我家也熟悉之至。如此处心积虑,真叫人心生寒意。是为了外公的札记?还是想迫我说出各派武功的缺失?”

  然而丫鬟口中的主人迟迟没有现身,江快雪只有耐着性子等待。原本因赵扶风远行而滋生的幽恨与倦怠,忽然廓清。她清明地注视着周围,以超乎常人的冷静对待人生中最大的变故。她常在园中散步,没有人打扰,不过走到边缘时,会有黑衣侍卫冒出来,沉默地看着她。

  某日,江快雪在廊下午休。天空呈明亮的灰色,午饭前的暴雨使庭院中弥漫着植物的浓郁气息。她没有睡意,只是喜欢这冰凉更甚于她体温的空气。不知躺了多久,她忽然听到细微的脚步声,步幅很大,不是她所熟悉的丫鬟。

  脚步声在卧榻前停了下来。江快雪感觉到来人俯下身,温暖的气息立即侵入肌肤。她猝然睁开眼睛,徐辉夜的脸近在咫尺,极其渴慕地看着她。她的眉毛扬了起来,嘴角弯出一个漂亮的弧度,用非常傲慢的语调道:“原来是你。”

  徐辉夜狼狈地退了一步,随即镇定下来,“是我,快雪。”他微微笑着,“你已经不是尘世中人,从此只属于我。”

  她的眼睛清澈如雪后的天空,“是么?”

  庆元元年四月初二。

  山中的春天总比山下来得晚些,粉色的桃花开遍山野,轻盈而不细碎。江快雪坐在半山的亭子里,看着徐辉夜沿着石阶走上来,忽然想起一句清冷的诗:“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少年时她鄙弃这样的态度,以为要么痛快地玉碎,要么诚实地接受,这样欲说还休未免矫情。现在她却不折不扣地奉行着后半句话,“如果你禁锢我的身体,那我就禁锢你的灵魂,甚至不需要言辞。”

  徐辉夜靠着围栏,说他今天做成若干大事,剑花堂已经初具规模。江快雪漠然地听,不置一词。他转过头,阴郁地盯着她,忽然道:“秀人说,她想嫁给我。”

  三年来,江快雪第一次听到亲近之人的消息,霍然起立,又缓缓坐下,冷冷道:“不,你不能娶她。”

  “让你开口说话,还真是困难。” 徐辉夜微笑,“当年我母亲到你家提亲,被连先生一口驳回,想来是我配不上小姐。今日连家的侍女自己愿嫁,小姐也不肯,我有这样不堪么?”

  “秀人以真心待你,你以什么待她?”

  他欺上前,眼底闪着危险的光,“你也知道我的心在你这里么?”贪恋她百合一般的清凉肌肤,又无法真的接触,只在她颈项间流连不去。他压抑着紧绷的欲望,全身都在发抖。

  江快雪后退了一步,笑容凉薄,“寒鸦是束缚我的毒药,也是克制你的利器。你就是囚我一辈子,也休想得偿所愿。”她望着山外,幽幽道:“就如我为扶风打破独身之戒,之死矢靡它,秀人也认定了你,要一条道走到黑。各人认定的路,只有各人走好。”

  “之死矢靡它”的誓言像一桶冰水兜头淋下,浇灭了徐辉夜的欲望。他握起她瓷一般脆弱的手腕,贴着自己的嘴唇,涩声道:“真美丽,真刻毒,我却甘心受折磨。我需要一个妻子,你不屑做,那就让秀人来吧。为了做一个你希望的好丈夫,我以后只能一月来一次,希望……”他温柔地看着她,“你不至于寂寞。”

  江快雪愤恨地瞪着他的背影,忽然用力搓他亲过的手心,直至破皮。

  庆元二年的冬天,连秀人生下一个儿子。徐辉夜偶到山中来看江快雪,必提起那粉团般可爱的孩子,会笑了,会喊娘了,开始走路了,长牙齿了……江快雪无法拒绝这样的话题,渐渐地,两人也能像普通朋友一般,平和地坐下来说话。终于有一天,江快雪说:“我真想看看秀人的孩子,你肯带他来这里么?”

  徐辉夜沉默良久,道:“好吧。秀人下月要去漠北,那时我就带锦之来看你。”他一直苦心孤诣地隐瞒自己行踪,有时想得发狂,也不敢稍动。但她平生第一次对他提出请求,他只想应承她、满足她。

  嘉泰三年六月十九。

  徐辉夜牵着徐锦之的手,站在迷蝶山庄外,“锦之,爹说的话,你都记得么?”

  徐锦之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记得。可是阿爹,为什么不能把来这里的事告诉娘呢?”

  “因为……这是爹和锦之的约定,两个男人之间的约定。”

  “嗯。”小锦之油然生出自豪之情,随父亲走进这幽深宅第。浅碧色的轩窗下,他见到了她,广袖细腰,堇色衣裾拖到地上。她弯下腰来对他微笑,徐锦之觉得眼前的阳光突然破碎,星星点点地跳跃着。徐辉夜更是目眩神驰,自识得她,从未见过这样明亮的笑容。

  江快雪将他抱在膝上,笑吟吟地道:“锦之长得好可爱,与我想象中一样。”

  徐锦之自觉是个大孩子了,颇不乐意长辈这样待自己,但想起父亲叮嘱姨姨生了重病,万万不可让她生气,便老老实实地坐着不动。况且七月天气甚热,靠着姨姨便凉丝丝的,很是舒服。

  “锦之才七岁吧,这一本正经的小模样,真逗。嗯,告诉姨姨,你认得几个字啦?”

  徐锦之环顾四周,见书案上有一张诗笺,便从江快雪膝上跳下,踮起脚拿到,展开来琅琅地读:“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涧滨。啾啾常有鸟,寂寂更无人。淅淅风吹面,纷纷雪积身。朝朝不见日,岁岁不知春。”虽然连秀人常教他不要聪明外露,究竟年纪小,念完后看着江快雪,很是得意。

  徐辉夜想着诗中之意,喉头一哽,在这屋中再也待不下去,大步走出去。

  徐锦之依偎在江快雪身边,小心地看着她,道:“姨姨,你的病好一点没有?阿爹很为你担心呢,你要快点好起来。”

  江快雪从未见过这样纯洁的眼睛,明净得令人战栗。她情绪一起伏,心头立刻悸动,勉力克制住,微笑道:“慢慢地养,也好得差不多了,没什么可担心的。”她手中紧握着连氏代代相传的玉佩,是准备给徐锦之的见面礼。“如果秀人见到,必然起疑,自己或有机会走出这深宅。但该不该利用这无辜的孩子来传递消息呢?以秀人的暴烈脾气,如果知悉真相,必然对徐辉夜拔剑相向。夫妻破裂,血溅五步,可怜的只是这孩子。秀人,你在连家覆亡时以死殉我,这样的情分我怎么还你?只好我幽闭到死,换你一世平安喜乐。可是,若有一天扶风回来,只当江快雪这人已经死了,我就活该与他错失吗?”

  江快雪心中万念纷至沓来,一双手冷得沁人,徐锦之惊慌起来,大声叫阿爹。徐辉夜冲进屋中,却见江快雪摸着锦之的短发,柔声道:“没事,姨姨好好的。看看姨送你的东西,喜不喜欢?”

  徐锦之抱着一对憨态可掬的泥娃娃,瞧瞧这个,又瞧瞧那个,笑道:“这个女娃娃长得好像阿瓶。”

  “唔,阿瓶是锦之的小朋友么?”

  徐锦之便红了脸,“是我的小丫头。”

  江快雪见徐辉夜进来,打了个呵欠,“锦之,姨姨有些困了,你先出去玩可好?”待孩子出去,声音随即冷了下来,“我要见这孩子的用意,或者你也知道。但我改了主意,不想他变成如我、如扶风一般的孤儿。你从此不必再带他来。”

  徐辉夜深深地看着她,忍不住拥她入怀,喃喃道:“你心肠柔善,我却是个卑鄙的人。刚才听到寒山子的诗,那一刻,我是真的想让你离开,快雪、快雪……”他的声音抖得越来越利害,终于不能成声。

  江快雪推不开他,忽然尖声呼唤丫鬟。徐辉夜松开手,听她吩咐丫鬟:“我身上脏了,即刻要洗澡。”他茫然地走出去,一颗心麻木不知痛楚。

  七年后,徐锦之凭着童年的记忆,找到了这里。守宅的侍卫认得是来过此间的少主,不敢不拦,不敢真拦,便让他冲到了江快雪面前。迷蝶山庄的时间是凝滞的,她坐在廊下,晶莹的面孔仍如当日初见。

  少年呆了呆,沉着地道:“你是天机连家的江快雪?我母亲原本是你家的侍女?”

  江快雪记得这孩子,眉目神气酷似徐辉夜,长大了更像。“我是江快雪,你母亲是与我一起长大的姐妹。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会来这里?”

  徐锦之吁了口气,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镇定下来后,他答非所问地道:“最近这半年,母亲每月都会到扬州一趟,处理剑花堂的事务。能够帮父亲分担,想必她很高兴。可是每次母亲离开,父亲也不会留在家里。我猜父亲有了外室,告诉母亲却被教训了一顿。母亲说,父亲这辈子只喜欢连家过世了的小姐,不会去找别的女人。”

  丫鬟上了两盅茶。行云流水的叙述忽然中断,徐锦之看着茶杯上翠色连绵的花纹,半晌方道:“我对父母都念念不忘的女人很好奇,缠着母亲告诉我,于是听到了一个陈腐乏味的段子,百年世家没落,侠客救了小姐。侠客为了再度拯救小姐而离开,小姐很伤心,死掉了。据说这小姐中了寒鸦之毒,一生都要像尼姑一样古井无波地活着,才可能长寿。我突然想起小时侯曾跟父亲到山里看过一个女人,即使在盛夏,也冷得像一块冰。父亲叮嘱我别惹她生气,但也别逗她欢喜,陪她说说话就好。我想,这还真像中了寒鸦的人。于是我就找了来,地方很偏僻,好在我记性还不错。我随口问一问,居然也侥幸猜中。”

  江快雪惘然地想,真是山中不知岁月长,七年时间,是足够让一个可爱孩子长成锐利少年了。她温和地问:“听你的话,你父母还恩爱?”

  徐锦之握紧拳头道:“我一直以为是,现在才知道,统统是假的。可是,你也不必太得意。”

  江快雪立起身,淡淡道:“我也没什么好得意的。你若以为徐辉夜娶了秀人,又与金蝉脱壳的我在山里双宿双飞,可就大错特错。我被徐辉夜幽禁十八年,脾气是磨得差不多了,却也不耐烦听一个孩子对我大呼小叫。”

  徐锦之讷讷道:“幽禁?”

  江快雪道:“你既然进得来,不妨试试带我出去,瞧我是不是能踏出这里一步。”

  徐锦之打了个寒战,“不,母亲若知道你还活着,不知会干出什么事来。现在这样,对她还好些。”

  “不愧是徐辉夜的孩子,你很像他。”江快雪没精打采地转身而去。徐锦之的头一直不曾抬起,看着她的裙裾在地板上摇曳,背上不由得生出微汗。一瞬间,他是真恨这个令他羞惭的女人。他自幼学剑,总想走马江湖、快意恩仇,可侠客梦还没开始,就在这个凉秋午后被击得粉碎。

  “我只想维护自己的母亲。活在虚假的谎言里,总好过一家人生离死别。”他酸涩地想。

  嘉定五年二月初九。

  徐锦之站在迷蝶山庄的赤薇轩外,看江快雪专心刺绣,不敢进去。也不知站了多久,她放下针,抬头见他,微笑道:“锦之来了?进来吧。两年不见,长高了许多。”

  徐锦之盯着自己靴子,踌躇着开口:“江姨,我上次……”

  江快雪打断他:“那么久的事情,我已经忘了。”

  徐锦之讪讪地站到她身侧,“江姨喜欢刺绣么?绣得实在是好。”他想找个话头,但那两只黑茸茸的乳燕也是真的好,像要从绷子上飞下来。

  江快雪摇头,“刺绣不过是用来打发时间。我少年时总觉得自己是武林子弟,虽然不能习武,却爱纸上谈兵,那才是真心喜欢。”她注视着轩外的虚空,“我现在知道了,光说不练的武功没什么意思,而刺绣好歹是门技艺。倘若有一天,倘若有一天……我可以不仰人鼻息,自己活得很好。”说着说着,她自嘲地一笑,“久不与人说话,我竟成了个话痨。”

  徐锦之耸然动容,想不到她在这浮华奢侈的山庄幽闭二十年,竟还有这样的打算。江快雪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忍不住道:“锦之,我想你也不会无故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来陪江姨说话。”少年的面孔微有红色,“我只是、只是想听听江姨与赵、赵叔的事。”

  “你母亲不是对你说过?”

  “那不一样。”

  江快雪想:“这孩子前倨后恭,巴巴地跑来听陈年旧事,外间必有我所不知的异变,难不成扶风……”这念头一起,便不敢深想,只道:“好啊,你坐过来。”

  她理着思绪,慢慢道:“我母亲怀孕时被仇家下了寒鸦之毒,她舍不得打掉我,自己却因为难产而死。三岁时我父亲也过世了,我还依稀记得他的样子。我在外公家长大,小时侯外公喜欢教我玩木偶的游戏,不许生气不许笑,我觉得很有趣。到我长大,终于发现自己与别人不同。”

  “因为寒鸦,我只能摒弃悲喜爱欲,孤独终老。命运如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但十六岁那年,我遇到了他。天下着小雪,石楠的叶子红得耀眼,他箭矢一般飞过来,衣杉褴褛,可是气质清拔。看着他的样子,我忍不住大笑,晕了过去。醒来后听到他被赶走,我很懊恼,让秀人追他回来。自此与他相识。

  “扶风也是孤儿,在蛮荒的海岛上长大。他师父是南海黎族,却精通汉学,教给他很多东西。他素朴而强悍,像石头一样固执,又像风一样喜欢流浪。我说不出他有多好,然而世间万千人里,只有他能令我抛开束缚,恣意哭笑。

  徐锦之喃喃道:“江姨一直在等他么?”

  江快雪摇了摇头,“不必等他来解救,我自己会好好活着。少年时爱得激切,现在想起扶风,像山泉一样温柔和平。他希望我过上平常女子的生活,所以去那么远的地方,想到这一点,我就很幸福。”

  花荫后,徐辉夜嗒然若丧地听着。自此,徐辉夜放纵恣睢,不再费力维持好丈夫好父亲的局面。他没有节制地来迷蝶山庄,看着她发呆,什么都不说。

  嘉定五年三月十二。

  夜已深,江快雪躺在床上,无法安寝。徐辉夜的影子在窗外徘徊,她虽然不惧,终究不舒服。门吱呀一声开了,徐辉夜走了进来。从她的角度,正好看到斑驳的月影里,他那双沾满黄泥的鞋子。她素知他爱洁,但近日他怪异举动甚多,便不在意,冷眼看他燃了香,在书案前坐下。

  郁郁的甜香里,江快雪的意识逐渐模糊,最后只记得他俯下身,捧住自己的脸,吻得深而长,令人窒息。第二天中午,江快雪被隐约的兵器之声惊醒。她喉咙难受,轻轻咳嗽,竟震得全身疼痛,撑着坐起来,才发现身上随处可见深红的吻痕。白色床褥上一片艳红血迹,刺得她眼睛生痛。

  江快雪站起来,看徐辉夜坐在窗边,笔直地朝他走过去。她捏着他裸露的肩膀,嘴唇颤抖,说不出话。尖尖的指甲刺进他皮肤,沁出血来。他伸手揽住她,温柔地道:“快雪,我从此与你一样。”

  徐辉夜的身体冰冷,眼白透出微微的蓝色,正是中了寒鸦之兆。江快雪全身发抖,连牙齿都在打战,却推不开他。这瞬间,这囚了她二十年陪了她二十年的男子,她不知是恨他或是爱他。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寒鸦劫(8、蝴蝶迷梦)     下一篇:寒鸦劫(7、生之中途)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