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媒体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跋涉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跋涉(4)

2004年11月16日14:12:01网易文化 自由易阳

  第四章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将开封府安排妥当,展昭再无牵挂,领了谕旨立刻上路,一路匆忙,行程少有耽搁,已到了陕西耀州府境内。

  这是一座绵延数十里的山脉,属桥山山系,虽并不高耸,但人烟也是绝少,山间曲折小道,都是放羊人走出来的。展昭从三原县境吃了早饭,策马而行,起初尚是平原,待到耀州府境内,便渐渐入山,走到此时,已是入了深处,山风凛冽刺骨,太阳也颇淡薄,照耀在身上早已不能带来任何温暖,山林中寂静无声,偶尔有野鸟从半山间乍一惊飞,“呱啊呱啊”的怪叫着掠过头顶,更是令行人悚然失色。

  抬头看看天色,已是将到未牌,展昭本想忍饿再走一个时辰到前面耀州府街上再做打算,但看马匹也是有气无力缓缓而行,又见得路边一条清澈小溪奔流,也就跨了下来,将马匹拴在路旁一棵大树上任它吃草饮水,取出了今早在三原县集上所买的包子,三两口吃完,捧水就口饮了,并稍稍洗漱后,靠着树干坐了下来。

  冷风淡淡,流水潺潺……

  云端处却隐约有细细的歌声传来,只觉得声音轻灵,但以展昭耳力,竟也听不清楚任何一字。诧异之下,抬头望去,却见对面山上,云雾之中,枯干纵横之中,却有一人跨着一只白色矮兽,四蹄如飞自悬崖之上迅疾而下,那歌声就是从这人口中发出。

  渐行渐近,那歌声也响亮了起来,展昭仔细分辨,唱的却是从未听过的一首歌谣:“……我今咏此兰江赋,何用三车五辐歌。 先将此法为定例,流注之中分次第。胸中之病内关担……”身影渐大,展昭看得清楚,这人竟是骑着一头壮硕山羊穿梭在山中毫无道路可循之处,不禁大是讶异。若在常人,怕不以为已经遇到了山神,展昭听他所唱乃是药方歌诀,脑中却想起一个人来。

  他站起身子,高声吟道:“取金之精,合石之液。列为夫妇,结为……” 药王孙思邈诗作大多失传,这是惟一一首尚流传于世的,若那人如他心中所想,必然动容。

  那人陡然大喝道:“是谁吟诗?”猛然一拍胯下山羊,山羊吃痛,四蹄如飞,向这边山上狂奔。展昭却不动声色,微笑着看他汹汹而来。

  山羊惯走山路,他座下的更非凡品,转瞬已经到了展昭面前,展昭仔细看时,那山羊体形甚大,犹如一头小驴也似,心中不禁称奇。

  山羊如此古怪,背上人却与这山野决不协调,那人身着了一身淡绿长袍,面如满月,腹似面盆,便似大腹贾一般,但他容貌清奇,额角高阔,双眉斜飞入鬓,细长凤眼张合之间自有一股高华睿智之气,令人一见忘俗。

  那人瞥了展昭一眼,懒懒道:“方才就是你在吟诗么?”

  展昭拱手道:“久闻药王后人高名,果然名无虚致。”

  那人大笑道:“是谁指点你来找我?你患绝症了么?”

  展昭微笑道:“在下身体并无大碍,阁下之名,却是听白玉堂说的。”

  “白玉堂”三字出口,那人满不在乎的脸上却是勃然变色,欺身上前,一把抓住了展昭衣领,喝道:“他在何处!”

  展昭笑容不变,淡淡道:“可是白兄有得罪阁下之处么?在下代为赔礼。”

  那人怒道:“他去年来我家里,一句不说,将我即将炼就的万病丹一颗不剩全部偷走,三年辛苦付诸东流。我正要找他算帐!”

  展昭一听便已明白,苦笑道:“去年在下患病,白兄说来借阁下的灵药,却想不到……”长揖道:“这万病丹都是在下吃了,若阁下要怪罪,只管怪我好了。”

  那人怔了一怔,松开了手,大笑道:“也罢!炼药本来就是给人吃的,炼药本来就是给人吃的……”

  他虽笑的豪爽,话中痛惜不舍之意,却是任谁也听得出来。展昭叹道:“阁下救命之恩,在下……在下感激之至。今后若有驱使,在下自当从命。”

  那人摇头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那山羊也摇头晃脑咩咩不已,倒象能听懂主人所诵的话一般。那人忽然转头道:“你叫什么名字?”

  展昭一愕:“在下展昭。”

  那人拍手道:“我叫孙药,你可要记得。”说罢五指成爪,向展昭左腕抓来。

  展昭身形微转,让开了他抓来的手掌,淡淡道:“且慢。”

  孙药顿了一顿,奇道:“怎么?”

  展昭长揖道:“多谢前辈好意……但在下有公务在身,这里耽搁不得。”

  孙药甩袖怒道:“天下人求我一医而不可得,你倒推三阻四?”哼了一声,道:“须知你过了这村,跪下来求我出手,我也未必理睬。”

  展昭恳切道:“在下怎会无视前辈神技,但今日确非良机。若他日在下患病,万里传书之时,还望孙兄施展回春妙手。”

  孙药神色这才有所缓和,却仍然冷冷道:“那时你趁早自己了断,我决不会去的。”

  展昭微微一笑:“前辈有药王遗风,仁心仁术,怎会置之不理。”

  孙药却细细看他一眼,淡淡道:“也罢,又不是我的命,我却为甚要替人担忧……但你必得去我家里一趟,也算是了了我的……了了我的心愿。”

  他说话古怪神色有异,展昭立刻便有所察觉,因拱手笑道:“敢不从命。”

  孙药铁青了脸,跨上山羊,径往决无道路之处走去,展昭解了缰绳翻身上马,山石枯木坎坷难行,马匹行来却比山羊更加困难许多,只颠着蹄子勉强跟上。

  在密林怪石之中迂回穿行,似乎盏茶工夫,转过了一道山尖,却见青青一林霜雪压枝的松树,令人心头一清,仔细看时,树枝掩映之中竟是一个青砖黑瓦的独门小院,倒象是他沿路所见的普通民居,牛圈羊栏一应俱全,扫的没有丝毫土砾的前院里一群鸡鹅摇摇摆摆……惟有门前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小童正翻检晾晒的一片药草,才有些象是个大夫所住之处。

  看着展昭愕然止步,孙药哈哈笑道:“世人皆是俗眼,以为奇人所居,如野人居于石洞山巅……错了错了!谁人没有七情六欲,谁又肯如野兽为伍?我这小小院落,窑洞冬暖夏凉,热炕头睡来不比硬生生的铜床玉枕好么?说什么山珍海味,皇帝拿御厨房来换,也未尝就能令我为他作上一道菜。”他爽然而笑,得意之极。

  展昭一笑,叹道:“孙兄不是红尘人物,怎会将那些俗套放在眼里。”

  孙药哼了一声,道:“你倒比小白有眼光……药儿将我的羊跟客人的马匹都照料着。”说着便将展昭拉入房中。

  ********************

  孙药所居却是前房后窑,屋中药香浓郁悠长,金针药囊随手挂在桌旁,拱形墙上悬着一幅女子画像,与周围摆设大不相符,看来甚是突兀。展昭走进这屋子,一眼看到的便是此画。

  画中女子青裙迤地,黑发无华,如瀑布般一泻而下,几乎垂到了地上,长袖卷在臂肘处,露出了一串碧玉珠串,摇曳生姿,只看着这画耳边似乎就能听到玎玲作响。但这画最惑人心神之处,却是女子的一双眼睛。

  苍白如雪的面颊之上,一双眼如春天的湖水,清澈而温柔,却也如春天的湖水,透明而深沉,似乎有无形的旋涡,惑人心神,引人沉醉。

  展昭神色怔忪,他神智似乎也被这眼睛吸了进画中。

  孙药黯然轻叹,眼中却有淡淡满足之色。

  也不知过了多久,展昭身子一震,转过眼去,涩然道:“前辈定要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看这幅画的么?”

  孙药颌首道:“现在你还急着要走么——若你肯留下让我为你探探脉象,这幅画我就送了给你。”

  展昭身躯剧震,木立半晌,强笑道:“请恕晚辈……不能从命!”

  孙药失声道:“为什么?你明明知道……”

  展昭淡淡道:“换个时机,不等前辈说话,在下无论如何答应前辈任何条件也要取得此画。但……当下公务在身,随身携带此物,怕玷污了,也怕折损了。还是前辈保管罢。”他本已震惊到了极致,心中惊涛骇浪翻腾不休,取舍之间千难万难。若今日一去,再想看到此画那就决无可能,但狠下心肠决然割舍,这话出口,全身立刻轻松无比,再无挂碍。再看孙药时,脸色已然难看到无法形容的地步。

  孙药紧握了双拳,呆呆半晌,忽然吁出了一口气:“反正她也死了,我又管闲事做甚!你爱这画也罢,不爱这画也罢,与我又有什么关系。罢罢,你现在就下山去罢,就当从未见过我。至于那些万病丹,就当我还了老朋友的情。今后再不用理会了。”他本是孤傲高绝之人,今日拉下了脸子给人说出这许多话来,自己也感难堪,当下长袖拂出将门震的大开,冷冷道:“你该走了。”

  展昭拱手一礼,再不迟疑,转身跨出门去,他后脚刚刚离开门槛,“碰”的一声大门已经紧紧闭住。

  那院中小童已将马牵了过来,笑道:“这位客人,老师可是叫你滚蛋了么?你的马我已给喂好,可以上路了。”

  展昭虽然心绪烦乱,见这小童如此乖觉也不免讶异,微笑道:“那可多谢你了。你却是怎么知道我要走的?”

  小童笑吟吟的道:“若你投了老师的缘法,他决不会让你只呆这么一会儿的。”

  展昭点头道:“你倒说的没错。”

  小童笑道:“下次你再被赶时,我一定也会给你准备些干粮的。”

  展昭摇头一笑,接过了小童手中递上来的缰绳,牵马出门,一跃而上。马蹄答答而去,平稳有致。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跋涉(12)     下一篇:跋涉(11)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