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媒体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跋涉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跋涉(6)

2004年11月16日14:16:03网易文化 自由易阳

  第六章 思君令人老 轩车来何迟

  见李元昊吐血,夏营中人皆都慌了,闹烘烘的去搀扶李元昊。

  李元昊手一挥,冷笑道:“我又不是被砍了手脚,这么一惊一乍的作什么?地下这人没死,让军医看看,然后押起来。”

  他这一吩咐却将亲兵弄的糊涂,张口想问,他口气却是无庸置疑。也就弯了腰去将展昭扶将起来。展昭昏晕在地,早无知觉,便似一摊泥一般,任人摆布着拖到军医营帐之中。

  李元昊看着亲兵将展昭送入军医帐中,便不再管,径自展眼向南望去,果然,淡淡天幕之下,细细一线黄尘忽隐忽现,渐渐变得粗了……

  仁宗宝元二年正月十四,夏主李元昊以诈和假降及声东击西之策,巧取金明寨。围延州据险设伏打援,以众击寡,大败宋援军。宋经略安抚使范雍疏于方略,不察夏军动向,指挥失措,招致大败。

  是役,宋军伤亡惨重,鄜延、环庆路副都部署刘平、巡检郭遵、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展昭战死,多名将卒被俘,仁宗震怒,召参知政事吕夷简、龙图阁直学士包拯入觐商议。

  吕夷简、包拯的目光随着皇帝僵硬的步子来来回回,殿上气氛沉抑,只怕是掉一根针也听得见。

  皇帝忽然停下脚步,声音明显是经过压抑:“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我堂堂大宋,竟然被蕞尔小国,且是臣属的党项所乘——若非党项天气严寒,粮草不足,延州等地不是尽归别姓了么?朕践祚以来,夙夜辛劳,不想大好江山,却无力守护周全……”说着声音已经哽咽起来。

  吕夷简声音沉痛:“陛下,李元昊此举,明是掠财,实则试探,若陛下姑息,其定然放纵不臣之心,现时党项尚是藓疥之疾,假以时日,恐成心腹之患。”

  包拯上前一步,奏道:“臣以为,单是党项,诸般都好处理,若是李元昊与我朝敌国联盟,那就棘手之极,此仗当然是要打的,但如何打法,还要考虑。”

  吕夷简冷冷道:“包大人此言,颇有放纵的意思,我天朝上国,还要顾忌一个小小蛮族不成?可怜展护卫为国捐躯,尸骨未寒,他主子就一点也不顾惜,反而为敌国想的头头是道。”

  包拯永远威严沉着的眼睛闪过一丝悲痛之色,快得好似从未出现过:“吕相此言差矣,包拯身在庙堂,所虑者皆为江山,个人恩怨,不能顾及。何况展护卫与包拯一殿为臣,虽借调开封府,仍份属同僚,还请吕相勿要辱及故人。至于如何打法,皇上自会决断。”

  吕夷简还想开口,皇帝已转过身来,淡淡道:“你们先退下罢,让朕再想想……唔……包卿留下,朕还有事。”

  看着吕夷简退下时妒恨的眼神,包拯心中殊无欢喜之色,他知道,皇帝要与他说什么。

  皇帝默然半晌,叹了口气,道:“展护卫,真的……没有一点消息?”

  包拯面色惨然:“自展护卫传回第一封信后,就再无消息。况据范雍的请罪折子,展护卫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力拒敌军,力竭而亡,连尸身也未抢回,落入党项军之手……应是无幸。皇上——”

  皇帝摇头叹道:“居然只传回一封信……也罢,若有合适人选包卿还要再行举荐。满朝之中,朕已无几人可以完全信任了。”

  包拯脸色晦暗,躬身道:“展护卫的身后之事……”

  皇帝抚额道:“按例子办就是,你曾在礼部,这些事难道不知?”

  包拯低垂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展护卫以待罪之身而牺牲,是否厚仪臣不敢妄决。”

  皇帝无奈挥手:“展护卫也算为国而死,但既是待罪,就不宜太重,追赠个副将也就是了。”

  包拯心中一寒,将腹中尚未说完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

  窗外是望不到边的白杨林,有合抱之树,也有细弱嫩苗,显是栽培已久,密密麻麻连天空也难得窥见,只有风动之时树叶哗然,方能看到一角幽蓝天色。屋门挂的是却是一方竹帘,上绘垂柳荷塘,月色浮云,画意甚是幽静。窗扇支起半截,房内缓缓浮动的淡色青烟缓缓飘散到了外面,似乎将整个屋子特浸在了这奇异的香气之中。屋内陈设简单,只一床一几,却都是以红檀木精雕而成,上嵌细小玉石,精美绝伦。几上一张焦尾琴,主人时时拂拭,纤尘不染,几前蒲团下却垫着一大块绣出水乡风景的地毯,栩栩如生,仿佛看着这地毯,人已在洞庭湖畔闲采莲子,懒卧画船,耳边也似听到了萧萧雨声……墙上无物,铺了无数锦缎的软榻之侧却挂了桢宫装仕女的卷轴。

  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这已仿佛到了天上。却不知可否有神仙,能授凡人长生……

  竹帘轻动,裙角款摆,一个女子已挑起帘子进屋,走到锦榻之前,却不先看榻上伤者情势,却是痴痴望着墙上画幅,一双妙目中水色盈盈,凄苦无限。这女子看似双十年华,但眼角微微起皱,双鬓丝丝泛银,显是年纪已然不轻。

  榻上伤者似是昏迷之中也保持着警惕,只这微微动静,已使得他轻轻呻吟,醒转过来。

  “你……”甫一醒转,立时感到不对 ,展昭翻身而起,压住了喉间险险溢出的痛呼,冷冷扫视了一遍周遭,眼中却飞快的掠过一丝疑惑。

  “你醒来了。”女子似无半分讶异,连头也未回。

  展昭一眼瞥过那女子注视的画像,却怔了一瞬,这才开口:“这是哪里?”话甫出口,眼光已穿过了窗子看向外面。却是暗里吃了一惊。他明明记得自己力竭昏晕,下场自是被俘,理应远赴夏国,不然就是在军营之中牢牢看守,但看这里不但不象西夏境内,甚或也不象是寒冬,窗外白杨亭亭,枝叶繁茂——绝无丝毫北地气息。那这里却是何地?刚才醒转之时已经暗运真气,并无丝毫滞碍……他心底转过无数念头,也不过一刹那之间,这一切疑惑如雪球般越滚越大。脸上却不显露。

  那女子淡淡道:“这是大夏国回春谷内南牟宫,你放心,昊儿决不会来动你一个手指。”

  展昭沉声道:“你……”

  那女子打断了他的话:“你不就是还想知道我是谁么?我就是李元昊的亲娘,夏国的太后。你还想问什么,只管说罢。”

  展昭见她步步抢在先机,倒有些踌躇起来。这女子如此做派,处处透出诡异,却显得正大光明。凝神细思,缓缓道:“原来是殿下救了在下……我皇上闻知殿下对大宋臣子友善,定要给贵国元昊大王多多的嘉奖。但在下如今伤势已稳,不敢久居殿下寝宫。还是及早告辞的为是。”说着便勉强起身,想要下床。

  哪知他伤势太过沉重,虽在这里好生用药治疗,毕竟不能立竿见影,闷哼一声,身子沉重的坠在地上,险些闭过气去。

  那女子眉毛一皱,立刻上前,展昭还未有动作,她已将展昭又扶了上榻,不由分说将纤细手指放在他左腕之上,沉吟道:“还没好……”说着双指一沉,向他胸前大穴切下。

  展昭适才没来得及闪过她把脉,心中已是忐忑,此刻却如本能一般,电光火石之间身子稍挪,她手指便已经错开。

  她显是有些惊讶,收回了手指,挑眉道:“你躲什么?我又不会害了你。”

  展昭笑道:“在下只不过是不敢再有劳殿下费心,请殿下莫要想的岔了。”

  她站起身来,低声道:“我知你决信不过夏国的太后,但……我若说我是你的姨娘,圣水宫宫主,你可信得过么?”

  !?

  展昭心田素来稳如井水,等闲之事决掀不起丁点波澜,但这句话却似大石入水,波浪四溅,不由得神色大变。

  “圣水宫”本是昔年江湖之上极神秘的一个门派,在绿林黑道之间号令无碍,武功高绝神秘,门人行走江湖也是行踪飘忽,种种内幕外人难知,又犯了些江湖大忌,便被冠以魔教之名,联合清剿,他们武功虽高,却都是女子,加之有奸细内应,终在二十年前惨遭灭门,遗孑无余。

  但虽说无人逃出,毕竟漏网之鱼也是有的。展昭的母亲水悦然与展昭之父展锐一见钟情,费了好大力气破门出教,才得不理会圣水宫规矩,与展锐得成百年之好,这其中水悦然惟一的姐姐水怡然拼死襄助,终于将她送了出去,却不久就惨遭灭门,自己也陷在其中再无音讯。

  水悦然感激姐姐恩德,又心中怀疚,自幼年便时时与儿子谈起这个姐姐,展昭耳濡目染,也早就对这从未谋面的姨娘心怀孺慕。但却不知,这早被认为死去的姨娘,竟然未死,本该欣喜若狂,但相见于斯时斯地斯情斯景,却令他心中百般滋味,不知如何是好。

  沉吟良久,展昭涩然开口:“姨娘……我娘临去之时,还不知您的下落,我们……”

  水怡然冷淡的面容之上,终于浮出哀戚之色:“我到此后曾遣人打探,知道仇敌尚未死心。你爹爹不会武功,你娘又不爱武林中争斗……自然,也就不便相告了。”

  展昭哽咽道:“姨娘当年孤身一人自中原辗转到此,定是费劲了周折,我家受姨娘恩惠,却没有在姨娘最危急之时襄助一二,想来真……”

  水怡然定定看他半晌,叹息道:“好在一切都已过去,我现在日子过的也算舒心,前尘旧事,我已一概忘却了……若不是你身上非我圣水宫嫡系无缘修习的独门内力,我也认不出来,你便是妹妹的亲生血脉……”她微微笑了一笑:“既然你来了这里,就陪着姨娘罢。那宋国如何,又关我们圣水宫何事,左右都是杀人盈野,你既是我妹妹的亲子,那也与我亲生的一般,我定护你周全,你便安心在这里住下。”

  展昭微微一怔,双眉一轩就要开口,却被水怡然纤纤五指如拨弦般从他胸前划过。他猝不及防,晃了一晃,便已委顿在锦榻之上,脸色顿时苍白,缓缓道:“姨娘,我不能的……”水怡然一蹙眉,从他睡穴之上拂过,展昭话只来得及说了半句,便已沉沉入睡。

  水怡然摇了摇头,坐在一旁,怔怔出神。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跋涉(12)     下一篇:跋涉(11)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