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媒体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跋涉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跋涉(7)

2004年11月16日14:16:34网易文化 自由易阳

  第七章 娥娥红粉妆 纤纤出素手

  入夜,星子烁动着冷眼,微风清凉,从树林之中直入窗扉之中,将那奇异的幽香也冲淡了不少, 展昭与水怡然一卧一坐,一个早入黑甜乡中人事不知,一个却是木然端坐凝神沉思,两人竟是谁也未曾察觉天色已黑得透了。

  “娘?这是怎的了?”

  竹帘轻动处,高大男子掀帘进来。这男子身着一件箭袖褐袍,双眼却如苍鹰一般锐利迫人,令人一见之下心生畏惧,再也不会去留意他相貌装扮——虽不着甲胄,但鹫猛之势并不稍减,正是致令宋军折戟沉沙的夏主李元昊。

  水怡然身子陡然一震,缓缓道:“昊儿……”却将冰凉手指轻轻抚在展昭脸颊之上,眼中尽是怀念之色。

  李元昊见水怡然痴痴神情,深沉的眸中也不禁露出淡淡悲伤,本想开口,却又闭上了嘴,走近床前,皱眉看着展昭香甜睡去,冷笑道:“哼,这人在敌营之中尚如此大意,倒也令人佩服。”

  水怡然蹙眉道:“别这人来敌营去的。你敢莫还以为他是敌人吗?”

  李元昊淡淡道:“娘,孩儿不仅是是您的儿子,还是大夏国王,他却是大宋的御前护卫……”

  水怡然神色慈和,轻抚着展昭额前散落的头发,缓缓道:“身为大夏太后的外甥、国王的表兄,他还能飞到他天上去不成?”声音淡淡,李元昊却不知怎的,心中微微颤栗。

  但他母亲所言也确实很合他心意,因微笑道:“如此是最好不过,大夏男儿最重英雄,我也不愿将他一刀杀了。”

  水怡然定定看着展昭毫无变化的表情,突然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慢慢踱了出去。

  李元昊有些意外,两三步赶了上前,搀着水怡然,边走边道:“那娘,他就先放在您这里了?”

  水怡然向身后锦榻瞥了一眼,轻轻开口:“你那军医倒似兽医一般,再治下去他怕不死定了。我可是亲眼见了他刚送来时的惨相……若不是耽搁的不久,你打量他五日之内就能醒来?”

  李元昊一手挡开了拦住去路的树枝,笑道:“那是,娘的神医绝技,孩儿早就知晓。”

  水怡然却突然脸色一沉,再不说话,两人静悄悄迤俪而去,渐渐消失在密林尽头。

  待四周除了虫鸣外再无声息,锦榻之上被点了睡穴,沉沉入梦的展昭,却缓缓睁开了眼。

  他少年时遨游四海,颇多奇遇,这“移穴”的功夫,便是得自于一个垂死老丐。今日恰逢时机,将计就计,伪做被制,要探听明白这从未谋面的姨娘,贵为太后的长辈,是如何得知了自己身份;这样软语温柔,除了亲情之外,又是有何居心;最重要的,是她要对自己如何处置!

  佯睡之后所听所闻,倒不在他预料之外,这亲姨娘的意思,果然就是要他效力敌国。

  展昭脸色阴郁,慢慢下榻。此时不管他有甚么想头,首要之务却是要逃出此地。他自知自家事,若水怡然以姨甥之亲对他亲热,自己向重亲情,虽决不至于倒戈投敌,但临敌之时定有踌躇犹豫,难以决断。而听他母子二人的意思,虽末端细节有异,但大略相同,此消彼长之下,敌方胜券大增,自己却恰如龙游浅海,难以施展……他越想越是心惊,虽然胸臆之见依旧是烦恶难消,挪移之际喉头甜腥阵阵,但这无人看守的大好时机如白驹穿隙,稍纵即逝,如此情势,即便外头有暗桩埋伏,也是顾不得了,因一咬牙,蹑手蹑脚向外而去。

  树影婆娑,月色破碎,林中煞是阴森,展昭运足了耳力处处警惕,却直到出林都平安无事,展昭不禁皱起眉,心下越觉诡异。

  一出树林,眼前豁然开朗,碧草如绒将数十丈方圆地面都覆了起来,鲜美可爱,却是绝无人迹,展昭数月来所见都是漠漠黄土漫漫风沙,此时见此风物,宛若中原故地,也不由得呆了一呆。

  清风拂体,明月照人,和缓的空气却渐渐紧窒起来,波动着冰锋一般的寒气。

  “倏——”

  展昭心中警兆突现,身体本能的滚落在地,避开了一枚闪动寒光飞旋而来的弯刀,刚刚站起,那弯刀赫然如有生命般回转过来,“噗”的一声刺入他右肩之上。

  “唔!”展昭痛哼一声,伸手从后猛的拔起弯刀护住了前心。他身上没有任何兵器,连平素所用的袖箭也在被虏之后被搜得一干二净,这弯刀虽是使的不惯,也比空手对敌胜算大些。

  正是严阵以待,却听得“啪啪啪!”掌声响起,李元昊踏过草地,从树林之中施施然走来展昭对面。

  展昭眼角微微抽搐,手上力道加大,紧紧握住了弯刀。

  李元昊似乎并没有看到展昭的敌意,哈哈拍手而来,笑道:“伤上加伤仍不束手,不愧南侠之号。”

  展昭并不理会他的说话,只死死盯着李元昊举动。他脑中晕眩一阵紧似一阵,只勉强支撑住了不倒,却难从容开口应对。

  李元昊扑哧一声,竟笑了出来,指着他道:“你敌意何必如此之盛,就杀了我回去邀功,也得看人家认不认你这个'宋人'.”

  展昭身子一震,嘴角已有血液如小蛇般蜿蜒而下。

  李元昊叹道:“所谓造化弄人莫此为甚……我是知道,若论忠诚,宋廷那些簪缨辉煌的亲贵大臣恐怕也远不及你。但目前宋主已知晓你身世,再留恋又有何用——若你真的回去,迎接你的定然是包拯的三口铡刀,你信是不信?”

  展昭微微闭眼,惨然不语。

  李元昊轻蔑的道:“你如此忠诚,宋人又是如何对你?闲坐城头眼睁睁看你战死,呸!这也算是男人么?这也算是同袍战友么??” 他声音越来越是激昂,倒似在替展昭不平。

  展昭半跪在地,身体瑟瑟发抖,不知是因了伤势,还是因了李元昊这番话。他低低垂头,散落的头发却将表情遮的严严实实。

  李元昊走近两步,见他无动于衷,心下暗喜,又上前数步,伸出了双臂要将他扶起,大笑道:“久仰你是个大大的英雄,见面却更胜闻名……你看那江山如画,若能掌握手中却是多大快事?人生天地之间,轰轰烈烈,方无遗憾红尘里走了一遭!这才称得上纵横一世再无遗憾!你可愿归顺我麾下,一起做番大大的事业么!”他神色笃定,话中雄霸之气可吞山岳。自是以为展昭心灰之下必要投靠自己,志得意满已极。

  展昭低头不语,似也认同了他说话,顺着他手臂扶来,缓缓站起,猛一抬头间,眼光向李元昊身后闪去,神色惶惑,急喝道:“那……那是什么?” 李元昊陡一怔。他明白此地除了自己母子与亲信侍卫之外再无他人,却仍旧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待醒觉不对,业已迟了。

  颈侧微微一麻,李元昊浑身已经瘫软了下来。

  李元昊又惊又怒,喝道:“你想死么?解开了我穴道!”

  展昭拍手起身,微笑道:“正因展某不想死,因此才制住了大王。大王不必担心,展某决不会要了你的命。只是要借大王尊驾,将我送出此地。”

  李元昊恨恨道:“我以相惜之情对你,你却恩将仇报,算得上什么江湖上的豪杰!”

  展昭看他一眼,淡淡道:“只可惜你也不是单打独斗将展昭擒获的。”顿了一下,问道:“请问大王,出路在何处?”

  李元昊冷冷道:“你如此聪明,不会自己找么?”

  展昭笑道:“若大王要这样僵持下去却也无妨……只在下的点穴之术却与一般的不同,过得十二个时辰非但不能自解,反会演成重伤,阻塞经脉。大王若一意孤行,莫怪展某言之不预。”最后一句斩钉截铁,李元昊立刻脸色微变。

  默然半晌,李元昊终于开口:“你如何保证,我放了你后你会将我穴道解开?”

  展昭淡然道:“如今形势,由不得你不信……是么?”

  李元昊一怔,失笑道:“不错。”伸手指向崖下石壁:“出口便是此处。你可以走了。”

  展昭搭眼一看,道:“那边古怪,定有机关。还要请大王护送在下一程。”

  李元昊冷笑道:“枉我以为你是英雄,却原来如此胆小如鼠。”

  展昭正色道:“以我伤重乏力之躯,蹈此不测之地,怎能不步步为营,事事求全责备?纵然信得过大王,也不能以有用之身轻言冒险。”

  李元昊又是一呆,叹道:“本以为你只是一勇之夫……你为何非得为宋廷愚忠卖命?我适才所言决非虚妄,此番宋国大败宋主已诏告天下,你便在阵亡之列。你若回去,扫了他颜面这且不说,单就如何生还,你以为你随随便便造个谎言就能骗过去了吗?你与我有亲戚之好,我夏国虽小,若要做番事业,也不愁羽翼难施。你又何苦……”

  展昭截口道:“大王好意展某谢过。人各有志,大王就不必勉强了罢。”

  “我便偏偏要勉强,看你如何!”

  淡淡声音忽然响起,李元昊忍不住脸上微露喜色,展昭却已是手足冰凉。

  这声音本是轻柔如水,现在却已冻结。

  轧轧声中,李元昊刚才所指的出口之处,石壁已经无声无息的升起,露出了一个幽深石洞,望里看去,石阶如永无休止般径直往下,伸入地底。水怡然正拾级而上,温柔的双眼此刻凛冽如霜。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跋涉(12)     下一篇:跋涉(11)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