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媒体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跋涉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跋涉(8)

2004年11月16日14:17:16网易文化 自由易阳

  第八章 昔我同门友 高举振六翮

  “我便偏偏要勉强,看你能如何!”

  水怡然缓缓走到展昭身前,便似没有看到正受制于人的儿子一般,一双眼只定定盯着展昭的神色。

  展昭竭尽心力,眼看就能逃脱,却被她一句话就粉碎了所有希望,看着水怡然从石洞来到他身前,只觉心中越来越是冰凉,喉间“咯咯”声响,再也压抑不住伤势发作,鲜血蜿蜒,无止息的从他紧闭嘴角淌出,将白色里衣渐渐染红。

  水怡然冷冷开口:“不错,我就知道,我水家女子的后代,定有能力自己脱困。”

  展昭用手背抹去了嘴角血流,冷冷道:“姨娘原来早有准备。”

  水怡然摇头道:“不,我哪里会有准备,不过忽然想到我的外甥不会是束手待毙之人罢了。可笑我这笨儿子却有些太自大了些。”

  李元昊脸上露出笑意:“以一时之辱,换得一名人材,这生意怎么说都是划得来的。”

  展昭木然半晌,冷冷道:“你们就不怕我玉石俱焚么?”

  李元昊脸色微变,水怡然却笑吟吟的道:“展家怎么会有冒昧无知的儿子。那我拼命将妹妹送出宫外嫁给你爹爹,眼光可真是差劲之极。”

  听水怡然提到自己父母,展昭陡的一震,一字一句的道:“杀人杀马,擒贼擒王,我拼了自己性命荣辱杀掉他,为我大宋解一心腹之患,有什么不该?”他说的艰难之极,倒不象是在对面前两人说话,而是在说服自己一般。

  水怡然敛了笑容,默然良久,缓缓道:“昭儿,你别要如此为难自己……你根本不是那样的人,你自己不明白么?”

  展昭紧闭了口,一言不发。他已有些说不出话来。

  水怡然正色道:“若你只是我水家女子的后代,或可如此,但你爹爹秉性光明,决不会愿后人居然是个杀亲之徒。”

  李元昊叹道:“我这位姨夫岂不是有些太迂腐了。”

  水怡然微微笑道:“他虽然不羁世俗,却是位至诚至性的男子,当年我见他之时,他虽然啧啧赞我容光照人,却毫无贪鄙之色,便似我是好山好水诸类物事一般。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在你外婆为阻挡他们成亲,以火焰针制你小姨之时,不惧你外婆威严武功,侃侃而谈,虽未打动了你外婆,却打动了我这旁观之人,否则我怎会趁你外婆走火入魔无法行动,而以少宫主之尊与属下们拼命,放走了他们两人。”

  她淡淡说来毫无动容之处,但展昭驰想当时情景,一个弱女子为了自己的妹妹,背弃母亲,与平日极亲近信任之人以命相搏,却是如何惨烈。他口中不禁轻叹了声,低下头去。

  若水怡然以武力相向,他却也不惧,只她这样软言细语,自己又怎能将这恩人加亲人,视同仇敌罪犯一般处置。更何况,就他狠得下心,伤势沉重,适才制住李元昊穴道已是费尽了力气,现在就是稍微抬手已经是艰难之极,想要出手那是万万不能了。

  水怡然平静的笑了笑,略带了些茫然:“更何况,我水家女子的后代,脑中怎会如蠢牛木马一般,只顾愚忠。宋家皇帝将你派到死地,已经够令你清醒了罢。昭儿,你说是么?”

  展昭陡然抬头,眸中迷茫混乱:“什么……你……”

  李元昊突然长叹道:“说起此事,表哥确实冤枉……你为什么不想想,你当年从一个江湖草莽直升御前侍卫皇帝的近臣。他们怎可能不对你进行一番调查。不然你又为什么被派到开封府给一个区区三品府尹使唤,而不是与同僚一般皇宫里当值。你当真从未想过么?”

  展昭怔怔道:“我拜托了包大人向皇上禀奏,要留在他身边的,决不是为了什么功名利禄。”

  水怡然柔声道:“你怎会是为了那些劳什子去做官。这我怎会不知。只不过,宋家皇帝却不是为了包拯的要求和你的目的,而将你派到包拯身边去的。”

  展昭面色惨白如纸:“你是说……你是说……”

  水怡然笃定点头道:“他们是因为你的身世而让你作官,也是因为你的身世而不愿你留在宫里。不然你如此武功才华,怎会如此草率的授职……你这般聪明的人,怎会想不到呢?”

  展昭身子晃了晃,勉强稳住,开口问道:“你们又是怎么知道?”

  李元昊笑道:“我也是一国之主,想查探个什么岂在话下。”

  展昭猛的捂住了心口,眼前发黑,踉跄退开,口中喃喃道:“让我……让我想想……想想……”

  李元昊与水怡然对视一眼,眸光中尽是得意之色。

  看着展昭神智昏沉,退入树林之中,李元昊低声道:“娘,你可真是厉害,本来孩儿一时大意中了他暗算,却被娘几句话便将情势翻转了过来。”

  水怡然略带迷惘的望向远方天际,淡淡道:“他的性情与他爹娘如出一辙,这种人的心思最是好猜。 ”

  李元昊讶然道:“娘,难道你……你刚才竟是在骗他?”

  水怡然摇头道:“我只是看了一品堂刚刚送来的昭儿的资料罢了。难道你不觉得,宋国对他的态度,很是怪异么?若联想到他的血缘……那便全然合理了。”

  李元昊低声道:“若我的臣子是这等身世,我也不会用他,不过宋人的心眼,也未免太小了些。”

  水怡然默然半晌,淡淡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却是已经领教过了的。”

  她上前随手拂开了李元昊的穴道,忧悒的转过了身,静静望着天际一缕浮云。

  李元昊立起身子,舒展了下手脚,笑道:“我以为真是什么独门的点穴功夫,因此不敢冒险,想不到他却是诳我的。”

  水怡然看向展昭消失的方向,说道:“他智计百出,我只是把住了一点,他宁愿伤了自己,也决不会伤了自己家人,这才放下心全力施为。不然也不会轻下决断的。”

  李元昊缓缓低下头去。这铁血的男子,也似在替展昭灰心。

  水怡然忽然道:“我已传了旨意,令一品堂众以隐蔽的方法,将展昭与我夏室的亲眷关系在江湖之上散布开去。”

  李元昊愕然抬头,立刻就明白了母亲的意思,眼中波光一闪,却仍是有些迟疑:“若展昭知道了娘的做法……”

  水怡然黯然道:“我只是选择了最有效的办法将他留下……若伤到了他,也只好日后补偿了。”

  ***************************

  天色深沉,小星隐隐闪烁,倏倏北风已将整个东京城用寒气包裹了起来,开封府后园是处红衰翠减,早已不复半年前暗香浮动的夜色。

  乌鸦嘎的叫了声,从槐树上飞了起来,掠过苍白的钩月,划出一道诡异的曲线。暗影不易察觉的闪身翻上高约四丈的围墙,然后沉进了树影之中。

  后园是开封府诸人居所,甚是安静,深夜之中人人沉睡,门窗紧闭,青瓷鱼缸左近的屋子却虚掩着门扇。黑衣人诧异的停住了脚步,却不防脚下“吱”的一声,一只趁夜觅食的老鼠惊惶逃窜。

  “吱呀”一声,门扇无风自动,掀了开来。

  “我等你很久了。”

  顺手斟了杯酒,白玉堂斜斜飞起浓黑的眉,向着门外一笑。这笑容映在穿窗而入的冷冷星光中,分辨不出有几分轻蔑,几分敌意,又有几分不易看出的疑虑。

  既然行迹已露,又何必扭捏?欧阳春摇了摇头,落落大方的进门,坐在白玉堂对面。

  “白兄深夜到得某家的屋子,有事么?”

  瞥了眼桌上一杯冷酒,白玉堂懒懒开口:“怎么?没事就不能登上欧阳大侠的三宝殿不成?”

  欧阳春不由一笑,拂了袍角端坐在椅上:“既然没事……门在那边,不送!”

  白玉堂眸中厉芒闪动,冷然道:“我自是有事!这数十天来,你去了哪里?”

  欧阳春漠然道:“某家去了哪里,似乎还不用白兄来管罢。”

  白玉堂眼角抽动,握紧了腰间长剑,屋内气氛陡的紧张了起来。欧阳春翘足而坐,神态却煞是轻松。

  白玉堂慢慢放松,忽然笑了起来:“果然不愧北侠风度。小弟此来只是想打探一事,望欧阳大哥不要见怪。”

  欧阳春早闻锦毛鼠白玉堂恣睢不羁,眼睛向来是长在头顶的,此时却是暗自惊奇,便也改容相向:“某家便托大叫声白五弟了。五弟有何事想问?若非有违道义,自然全盘相托决不隐瞒!”

  白玉堂心下一喜,便从脸上带了出来:“展昭曾说托了欧阳大哥守护开封府,你却去了这许多天不见踪影,小弟敢问,欧阳大哥可是去了西疆?”

  这“西疆”二字却似震雷一般炸响半空。欧阳春半晌无语。

  白玉堂眉毛纠结,吁了一口长气,慢慢道:“展兄那边出了什么事,欧阳大哥尽管说来。”

  欧阳春盯着白玉堂双眼,郑重道:“白五弟以为,个人恩义、国家安危,孰轻孰重?若你知交好友于国家有害,你将如何?”

  他此时问了这话出来,白玉堂先是莫名其妙,猛然一个冷战,脸上顿时刷白,喉中哽咽,艰难的问出声来:“你……你问这是什么意思?”

  欧阳春冷冷道:“你那知交好友展昭,已经归顺了党项的李元昊了!”

  白玉堂身形一晃,又稳了下来,寒声道:“好个北侠!展昭与你有何不解之仇!他推心置腹待你,你就如此回报么?!”

  欧阳春握手成拳,猛力向桌上砸下,怒道:“若我错待展昭,叫我兽咬鸟噬,死无全尸!”看了一眼白玉堂愕然面容,沉声道:“某家与他北南并称,很愿意污了他名头么?只是事实俱在。他眼下虽无祸国之举,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白玉堂一跃而起,抽出剑来直指欧阳春,狠狠道:“你住口!他是何等样人我不知么?他宁可死了,也决不愿做出这等事!你们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欧阳春厉声道:“他因了什么君前无礼的谬事发往边疆,我心里担忧,又知道你近来在东京周遭,因此也去了陕西看看究竟。我在党项的都城兴庆府见到有一品堂的密探,抓了一个问了究竟……呸!”

  白玉堂脸色如纸一般毫无血色,声音冰凉,漠然道:“展昭就是展昭,他决无可能那样做!我这就去找他来,向你说个清楚明白!”说到最后,已是嘴唇颤抖,两只眼珠如伤狼般灼灼瞪视着欧阳春,饶是欧阳春如何镇定,也不禁背后出了一层冷汗。

  眼见他一边说一边向外退去,不数步就磕到台阶,身子猛的一歪,向后便倒。欧阳春赶上前伸手相扶,却被他反手一剑差点刺到面门,闪身避开时,白玉堂手掌拍地翻身而起,足尖在青瓷鱼缸轻轻一踩借力掠上墙头,恰恰一只夜鸟被惊而起,他眼中戾气发作,瞬间寒光闪烁,夜鸟来不及叫出声来,就已化做一团红雾。

  欧阳春闪头躲过,却仍然有几滴血溅在脸上,不由自主的一闭眼,再睁眼时眼前只有无边暗夜,那白影早已无影无踪。

  欧阳春顿足道:“这白老五也太急噪了些!还愿展昭念着旧情……唉!那人向来愚忠,既然知道自己是西夏贵胄,自然是效忠那边。如此……唉!他可肯为大宋留一豪杰么?”说罢连连摇头。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跋涉(12)     下一篇:跋涉(11)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