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媒体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跋涉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跋涉(10)

2004年11月16日14:20:31网易文化 自由易阳

  第十章 四顾何茫茫 东风摇百草

  窗外风过无痕,引得树叶喧然,却是更显寂静。

  展昭耳朵微动,慢慢开口:“既然来了,何不进来坐坐,锦毛鼠是这般拘束的人么?”

  白玉堂自窗外一跃而入,四目相对,心中皆升起无尽的酸涩,却是不知从何说起。

  清夜无尘,好风如水,明月初升,光华幽冷,银色的光芒如轻纱般笼罩了互相注视的目光,两双眸子竟然都有些看不清对面熟悉的面容……

  白玉堂深深吸了口气:“猫……展昭,你……我听到你与李元昊的说话。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决不会投敌!”他努力让自己的话象自己的面容一样平静,但狂喜之下,怎能压抑得住,嘴唇与声音都微微的颤抖起来。

  展昭淡然道:“你是好酒之人,我这里无酒可饮,就以茶代酒,如何?”说罢起身走向屋外茶炉处。

  白玉堂一怔,疑惑的道:“怎么?他将你武功禁制住了,你逃不出去么?”

  展昭转过了脸,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

  白玉堂以为自己猜的没错,猛拍了下展昭的背,大笑道:“你怕什么羞?白爷爷轻功不差于你,带你出去便是。管教神不知鬼不觉返回延州。”说罢伸手就向展昭胳膊抓来。

  展昭轻轻一让,躲过白玉堂伸来的双手,冷冷道:“你这人好不晓事,我可拜托你带我出去了么?”

  白玉堂终于觉来不对,心中一阵疑惑:“你,你傻了啊?”说着上下仔细端详起他来 .

  粗粗看来依旧蓝衣白带,却是换了一番模样:他鬓发一丝不乱、水缎蓝袍在月光下静静的闪着高贵润泽的光芒。再看这间屋子,虽不奢华,却隐隐透着高雅,琴、几、书、画无不精致绝伦,岂是开封府中展护卫的蜗居可比。

  三分人才七分打扮,平素展昭一身俭朴,看也罢了,此时焕然高贵,连气质也似改变,高傲漠然之姿竟令人无端端望而生畏,哪里还有当初亲切温和的模样。

  白玉堂的心渐渐冷却,忍不住就要狂笑出口。他为展昭之事,数十日不眠不休,寻遍北疆,一次又一次绝望侵袭,一次又一次重燃希望,早已心力交瘁,只是凭着那个展昭未死的念头,方才支持至今,费尽辛劳,才见到这个人——那知相见争如不见,数月离别,平生知己竟似陌路相逢,生疏冷漠一至于斯。身躯晃了晃,点头道:“是这样……”伸手就向腰间宝剑摸去,却忽然眼前一黑,向后便倒。

  展昭大惊,一把揽住了白玉堂身体,想来想去,无可奈何,只好将他搀上锦榻,平放了下来。默然看着人事不知的白玉堂,展昭忍不住长叹一声,点了点头,神色却是一阵索然。

  水怡然捧着药碗走进屋子,第一眼便看到了昏晕的白玉堂,不禁一怔:“昭儿,这是?”

  展昭道:“他是我的……我的朋友。”

  水怡然移步走近,伸出一根手指搭在白玉堂脉门之上,半晌,扭头笑道:“不打紧,只是倦得狠了,是以如此,让他睡一觉就会没事。”

  展昭淡淡苦笑:“今次之事,姨娘,就当做没有看到好么?”他明明知道这话出口,又不知要被水怡然母子如何猜度利用,但却是非说不可。

  水怡然微微一愕,微笑道:“你放心……既然你开了这口,姨娘还能难为他不成?就昊儿也决不至于的。”

  展昭捏紧了拳头,又放松了下来,释然一笑:“多谢姨娘了。”

  水怡然抿唇一笑:“只要你不总气着了姨娘,就算孝敬了,也不用多谢来多谢去的。”

  展昭眉宇间浮起为难之色,苦笑道:“这……姨娘……”

  水怡然看他已不是一副死倔的模样,心中微微欢喜,放下了手中药碗,说道:“你仔细着喝了药,我先去了。”说罢转身而去,身姿甚是轻盈。

  展昭看着她离开,刚才已经打开了的拳头,却又不知不觉的紧紧握住了。

  白玉堂悠悠醒转,发现自己竟倒在软榻之上,借着烛光搜寻,罗帷轻扬中,展昭倚窗而立,微微仰头,蓝衣随风飘摇,身边一个小小药碗,放在几上。他心中一动,想起昏倒前的事,心头便似冰水泼炭,寒意涌上心头,将心脏几乎冻住了。

  展昭微觉身后人的呼吸有异,便知道白玉堂醒了。轻轻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无论怎样的境遇,都只有去面对,并不是你逃避,就可以逃的过去。

  白玉堂艰涩的开口:“猫儿……你对我说,我在做梦,我……我听到的都是……都是你不愿连累于我。”忽然抬起头来,眼眸如流星般璀璨,“是!肯定是!!你这笨猫,是不是被人威胁了?是不是?是不是?”

  展昭唇角挑起笑纹:“各为其主也罢,我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何况宋主对我如此刻薄寡恩?但昔日朋友可别疏远了我。”说着就走到屋外去取煮好的茶。

  白玉堂心中一凉,顿时住口,闭上了眼,嘴角褶起痛苦的皱纹……这年少成名,恣睢狂傲的青年,何曾如此,将一时的脆弱,展现人前?

  再睁开眼时,白玉堂已非适才那摸样,清棱棱的凤眼折射的是冰冷的光芒。

  展昭捧进一个精致茶壶,向几上两枚兔毫盏中倾注而下,满杯而止,捧了一杯递向白玉堂,笑道:“白兄,这里没有女儿红……且以茶当酒罢。”

  白玉堂长身而起,衣袖轻挥间已将展昭手中茶盏拂落,冷然道:“嘿嘿,居然是大宋贡茶——瑞云翔龙!这茶,是你饮的么?哼!念在你如今身负重伤,白五爷杀了你未免胜之不武,等你养好了伤,定要你在我剑下横尸五步!”冷光闪耀间,画影已出鞘,向脚下虚虚划过,再不说话,掀起门上竹帘,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走到门口,白玉堂忽的停住脚步,缓缓道:“若是你在延州之役死去……你至少……”

  展昭动也不动,直视着白玉堂的背影在浓黑的夜幕中消失,脸上如石像一般,丝毫表情也无。

  天边星子微明,正是四更时候,御书房中灯火通明,门外走廊中太监侍卫木雕石刻般向外立着,却都是额头见汗,平日那种黎明前困乏的神情早已被御书房中的君臣激争惊散。

  御书房中。

  “若以同僚为牺牲,臣不敢奉诏!”范仲淹嘴角抿出严厉的线条。手指紧捏着笏版,使力之大,已经令指头颜色变为暗青。

  赵桢气的脸色煞白,背着手在房中转圈子,一不小心,一平如水的青石地面差点将这位素来宽容温和的皇帝绊上一跤。看这素以极言敢谏闻名的大臣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平时那博大心胸却不知去了哪里,只是咬着牙,想气想笑,踱到书案前时,顺手抓起了玉石镇纸,本是想照着他直甩过去,玉石冰凉,才将他焦躁愤怒的情绪稍稍按下。

  把玩着玉石镇纸,赵桢冷冷道:“范雍党附逆臣,虽罪恶不彰,但朕如何能将西疆重地交托此人?你若与朕异地而处,你敢么?”

  范仲淹抬头抗声道:“范雍若有罪,皇上自当下旨大理寺锁拿到京,三司会审,要藉一小小罪名罢黜大臣,恐令天下心寒。”

  赵桢默然半晌,低声道:“他与展昭曾经暗中交通,前次有密报他军中西域全图遗失,也是与此人有关。”说完紧闭嘴唇,眉宇阴郁。

  范仲淹一惊,拱手道:“展护卫不是皇上派去……”见到皇帝阴沉脸色,不敢再言。

  赵桢长嘘一口气,淡淡道:“这事也不须瞒你。展昭自从到了延州,就与西夏暗有勾结,幸好范雍与朝廷也不是一心,倒是阴差阳错,延州虽是大败,却也未伤我军根骨。”

  范仲淹愕然道:“皇上?”

  赵桢摇了摇头,将手一拍,一个身着黑衣头蒙黑布,只露出双眼与口鼻的瘦小男子从层层帷幕之后揭帘而出。

  范仲淹耸身而起挡住赵桢,张口就要呼救,眼前黑影一闪,顿觉身子麻痹,喉头咯咯做响,却已经无法说话。他也曾听闻江湖种种玄功法门,只当做齐东野语,如今却知自己是被人点了穴道,心下大骇,扭头向赵桢看去,只盼望皇帝能够脱身。

  赵桢却施施然从他背后走出,看了一眼他狼狈不堪的模样,也觉好笑,命道:“解开了范大人穴道,你且将探得之事与范大人仔细说了。”

  ***********************

  宝元二年十月初四,大宋皇帝下诏,以延州知州陕西经略安抚使范雍遗失军图,且昏聩不查,令夏谍可参预军机,致宋军损兵折将之罪锁拿入京。命右司谏韩琦暂署军务。

  明年,即康定元年二月,上召饶州知州范仲淹为龙图阁直学士,陕西经略安抚副使,兼知延州。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跋涉(12)     下一篇:跋涉(11)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