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媒体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跋涉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跋涉(12)

2004年11月16日14:22:48网易文化 自由易阳

  第十二章 去者日以疏 生者日已亲

  范仲淹自从领旨赴任延州之后,就领着一众书办下属一头扎进了兵部吏部,查阅积年档案,调出当下延州陕西一带官员名册与军籍案卷,镇日手不释卷,夜夜书房都是明烛高烧,案卷狼籍,墨汁蘸馒头这种事也不知干了多少,但案牍之中千头万绪,有时似乎觉得心里有了底,前途渐明朗,随即却陷入一个更大的迷团之中,更是茫然无措,不知何解。但他心志坚毅,不是轻言放弃之人,愈是艰难愈是逆流而上,因此也更是费心劳力,短短数月,便似换了一个人,脸色蜡黄发青,旧衣衫一概都要拿去重新改过。

  皇帝本也知他辛苦,特免了他常朝之礼,也是许久不见,一次朝上临时商议西疆军务,临时将他召来大殿咨询,他只换了朝服匆忙赶来,这数月前修饰整洁,鬓发齐楚的大学士此时潦倒狼狈的模样,竟是将满朝同僚,齐齐吓住,皇帝这才强行派了个御医晨昏照顾,免得他求全心切,却将自己身体先搞坏了。此后总算饮食有了时辰,身边也有人调理,先前憔悴之态好了很多。

  但他身边无人商议,看着满朝文武同僚本也不乏有智有谋之辈,但他已知道这并非是一件普通的差使,圣上有萧墙之忧不为无因。他看这个也有疑点,看那个也不地道,总之竟然是没个人可以腹心相托。

  仔细端详着档案之中历年宋夏之争,范仲淹眉头的“川”字蹙的更深,骨节棱起的手指也不自觉的开始一下一下的敲击着书案。

  “范大人,草民见礼!”

  清湛嗓音陡的响起,将范仲淹从沉思之中惊醒过来,却见窗棂洞开,一个白衣青年拄剑坐在窗台之上,大模大样,意态悠闲,身后却立着一个满脸焦急惶惑的小童来,正是自己的书童砚儿。看砚儿动弹不得的模样,若是在半年之前他定然诧异,如今却知这是点穴之术。

  微微一笑,范仲淹抚髯道:“是哪一位武林豪客?找本官有事么?

  那白衣青年大笑道:“在下白玉堂,闻得范仲淹大人已经受了皇命,要去跟夏国打仗?”笑声爽朗中带着森然杀气,连他身后动弹不得的砚儿也泛出一身鸡皮疙瘩,恐惧的盯着他手上的宝剑。

  范仲淹惊奇的看了一眼白玉堂,说道:“国家大政,你问来作什么?”神色立刻凌厉了起来。

  白玉堂却是一脸满不在乎的左手撑窗一跃下地,走到范仲淹桌案前,拿起桌上卷宗胡乱翻着,道:“能有什么事,只不过想来自荐而已。”

  范仲淹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若有心报国,不如去兵部投军,几仗打下来凭着功勋挣份功名,才是正途。我这里并不管这些事,也不会给人开幸进之门。”

  他说的严厉,白玉堂却笑了起来:“你别小看了我,我无拘无束,要那劳什子功名作什么?只不过想来助大人你一臂之力,也为我了个心愿而已。”

  范仲淹紧紧盯住了他,心中踌躇着道:“白大侠瞒过了这许多护卫兵士直入内堂,论这份武功那是没得说的,我心里也极佩服。只是国家朝廷,必以纯心事之,你想报什么恩怨情仇,在军中怕是不能的。”

  白玉堂淡淡:“这么说来,你还是信不过我。”

  范仲淹重重吁出一口气,沉沉开口:“我极爱交朋友,白大侠爽朗英风一见之下令人忘俗,但本经略身负国家重任,决不能以私心……”

  他话未说完,白玉堂已是笑着摆手:“你以为我只是两个肩膀抗着一张嘴来吃你的么?这里有些东西,想必是用的着的。”说罢从怀中掏出一叠雪白布帛,大约一指薄厚,上面却都淡淡的拓印着黑色字迹。便向范仲淹递了过来。

  范仲淹一怔,方笑道:“这是什么东西……”伸手接过,摊开一看,口中顿时再也说不出话。

  ……战时,各部,取正军一,负担一,为一抄。马、驼各一,给正军之用也。病毙皆不再与……擒生军制,十万常军,正军其三,负担其七,另有泼喜迭二百众……御国内六班直五千也,三番宿卫……左、右厢十二监军司制,豪右亲贵为帅,左厢神勇军司驻弥陀洞,祥祐军司驻石州,嘉宁军司驻宥州,静塞军司驻韦州,西寿保泰军司驻柔狼山北,卓啰和南军司驻黄河北岸……

  这赫然竟是兵部百探不得的夏国军制机密!

  范仲淹张大了口,半晌说不出话来,双手抖索着匆忙翻阅,忽然又瞪大了眼直愣愣的看向白玉堂,好似他突然变做了怪物一般。

  白玉堂也似有些不自在的踱出两步,方道:“这份见面礼可满意么?”

  范仲淹身体陡得一耸,紧紧抓住了白玉堂的手臂,急促的道:“这……这……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白玉堂嘴角轻撇道:“自然是从夏国盗来的。”

  范仲淹叹道:“果然是高来高去的侠客。”在仔细看时,中间不少记录都是以番语书写,却也看不明白,心中便更信了几分。欣喜道:“若能得白大侠为友,确是一件幸事。”

  白玉堂眼中波光一闪:“那今后就请大人多指教了。”一个长揖施下礼去。

  范仲淹连忙去扶,笑道:“君是我友,不必拘了这些俗套。请,请坐,砚儿,还不去给贵客煮茶来。要最好的!”

  却不见砚儿言声,范仲淹一愣,这才想起砚儿早被白玉堂点了穴道,笑对白玉堂道:“白兄,童儿无知,还请解了他穴道罢。”

  白玉堂翘足而坐,一缕指风倏然而过,砚儿如同见了鬼一般,陡然跳起,一溜烟也似跑走了。

  过不多时,却是另一个家人将茶端了上来,白玉堂也不理会,将茶碗拂在一旁,案上铺了那卷布帛,与范仲淹低声商议。

  范仲淹这许多日子思考边疆局势,正处于两难之间踌躇不下:本朝多年多年不修武备,但当下党项如豺,契丹如狼,都是枕戈草原虎视眈眈,若站则兵连祸结难得休止,中原百姓怎堪忍受,更别提内忧外患若连手勾结那就更加糟之糕也。皇帝却是年轻气盛,一心要立下赫赫战功以慑服群臣,因此一直困惑不已,白玉堂这数月以来苦心孤诣,盗得夏国军密,早已将心中谋划盘算了无数次,与范仲淹竟是一拍即合,白玉堂心中只道官场人物都是老于世故满口胡柴,此番见了范仲淹却是大谬不然;范仲淹多年侧身官场与同僚相交,哪个不是面上和颜悦色,心中剑戟森然,此番见了白玉堂,便如清风拂面,连他恣睢桀骜之态,也觉得是个性坦然,两人倾盖如故,只几日间便已如多年知己一般。两人日间促膝而谈,夜里剪烛论战,于前线军务已经大致有了轮廓出来。

  ***************************

  宝元二年五月,延州,经略府。

  斜月挂在树梢,东方已渐发白,书房内灯仍未熄,范仲淹蹙着眉头,一手握着细细狼毫,沉思两久,说道:“这等法子不好。”

  白玉堂正在他对面,扬眉道:“这样的情势,杀了他,是最快的选择。”

  范仲淹满眼的不赞同:“虽说是擒贼先擒王,但夏国并非如我朝一般权柄尽归于上,夏国未归文明,部族长亦有权威。杀一国王,也立即有人取而代之,其用处并不甚大。”

  白玉堂冷然道:“李元昊并不是那种任由臣属分权的人,希文你整日看着那些卷宗,可别看傻了。”

  范仲淹沉声道:“这些都是我军斥候搏命夺来,你别太小瞧了。”

  白玉堂正色道:“现在夏国动作沉寂安静,我总觉得不对。山雨欲来风满楼啊。这静的有些太过了。”

  范仲淹沉吟良久,拳头轻轻在案上一砸,道:“打草惊蛇,方知蛇七寸之所在。也罢。那你可要小心。”

  白玉堂看他答应,高兴起来,拍了拍他肩膀,笑道:“放心罢。我白五爷出马,焉有不手到擒来的。”

  范仲淹摇了摇头,低声道:“泽琰,我担心的是你。那个人……可也是功夫高深。”眼中尽是忧虑。

  白玉堂看这老于世故的高官竟是如此真诚,心中也不禁感动,伸手在范仲淹手背上拍了拍,温声道:“以我的手段,还担心什么,我岂肯轻易送了自己性命?至于那人,不遇到则已,若然遇到……哼!”眼中冷冷杀机,有如实质。

  范仲淹犹豫半晌,终于道:“三人成虎……我倒是不觉得他会如皇上所言。”这句话一出,连他自己也是吓了一跳,身子陡的一震。

  白玉堂冷然一笑,转身要走,却被范仲淹一把拉住:“小心为上!”

  白玉堂怔了怔,笑道:“我知道。”转身推门而出。不多时,只听得咴咴马鸣,白玉堂竟毫不迟疑立即出发。

  范仲淹疾步走到窗前向外看时,已去的远了,不禁点头叹道:“坐而言,起而行,不愧豪杰本色。”眼中却有忧色如潮,缓缓升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跋涉(12)     下一篇:跋涉(11)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