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媒体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跋涉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跋涉(13)

2004年11月16日14:23:50网易文化 自由易阳

  第十三章 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

  兴庆州皇宫,悉仿中原皇宫所建,殿宇广袤,逶迤数里。其间雕梁画栋、重轩镂槛,亭榭台池,并极其胜,又是角楼四布,禁卫森严,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外城为朝会及官员府邸所在,由禁军所守,而所谓御前侍卫,名副其实,只是专责方圆三里的宫城,护卫皇帝及后宫嫔妃、皇子公主而已。外城却是另有禁军防守。

  展昭原本在宋国也并不怎么承担宿卫事务,虽是知道该当如何如何,但经验上毕竟少了一层,好在夏国毕竟番邦,礼仪规矩上轻慢许多,他几个月历练下来,总管倒是做的有模有样,但也是镇日疲于奔命,现下熟练许多,这才稍有闲暇,这几日又听说去到吐蕃出使的小王子谅祚要返国了。他知道谅祚是李元昊幼子,为宠妃没藏氏所出,李元昊爱如珍宝,连去出使也是派了御前侍卫总管亲自护送,那御前侍卫总管却是野利族人……

  展昭在永巷之中踱来踱去,一手按剑,一手背后,低头而行,脚步缓慢,想的出了神,连前面一行人急急策马而来也是未觉。待他听到答答马蹄,要避让时,已经到了眼前。

  但他轻功昔年独步江湖,决非虚传,连惊慌之色也无,脚尖在地上一点,也不见如何做势,整个人如燕子掠地而起,在空中旋了半个圈,眼看势头渐缓,那一行人为首者轻呼一声,身后一个武将装束的男子却是微微一笑:“殿下别担心,他要是掉下来……”

  岂知这话才说一半,展昭身形在空中又是一折,划出一个斜斜向上的圆弧,马上众人还未来得及眨眼,他已稳稳立在高约七丈的宫墙之上。

  这时那男子的话才说到:“……我接着就是。”那为首者咯咯一笑:“他功夫很高,不用你接着了。”声音清脆响亮,却是一个总角童子。

  那男子脸色时青时白,尴尬已极。

  童子笑着招手道:“喂,你下来,你叫什么名字?以前在哪里当差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展昭听到他们的说话,早已猜到这童子便是谅祚,因立在高墙之上长长一揖:“谅祚殿下,展昭有礼。”

  那男子冷喝:“大胆!敢在大内窜高沿低!你是什么人!”

  展昭淡淡道:“你又是谁?”眼角下扫,漠然眼眸却将那男子震的倒退一步,才能开口,却是底气全无:“我……我乃御前侍卫总管野利南刹。”

  展昭微微一笑:“你已经不是了。”

  野利南刹大怒:“你说什么!?”

  展昭却不理会他,只向谅祚一笑,借风而起,倏忽之间已经不见踪影。

  谅祚全然不管野利南刹难看的脸色,拍手道:“他难道就是大侠客吗?比话本中的更是厉害!”

  野利南刹道:“这小白脸就是轻身功夫好些,又哪里比得上咱党项勇士铁血热肠,殿下可别被这人迷惑了。”

  谅祚笑道:“你看不起他,可是刚才还不是被他给吓住了。”

  说罢径自拍马而去,后面卫士刚才目不斜视端坐如石,待谅祚离开,却都忙不迭的紧紧跟上,将野利南刹一人抛在后面。

  野利南刹闷然半晌,狠狠一掌击在马臀之上,低声道:“这小崽子好生刻薄。”马匹虽然神俊,却哪里经得起他天生神力,痛的惊嘶一声,胡乱蹦跳,差点将他摔了下来。好容易控住了马,低头思忖半晌,却再也想不通展昭那句“你已经不是了”到底是什么意思,恨恨骂了几声,拨转马头,向宫城之外而去。

  待他身影渐渐在永巷拐角处消失,展昭却突然出现在墙头,缀着他身形,不即不离的跟着。

  野利南刹在一座高大宅第前下马,将马缰甩手给了出来迎接的马夫,整了整衣服,登门而上。

  展昭运足目力,隐约辨认出那宅第大门之上所悬的黑底金字,居然是“谟宁令府”四个大字。

  展昭思忖片刻,瞅准府门前护卫换岗的空挡,从藏身的墙后迅疾无比一跃而起,如一缕轻烟一般从房顶黑瓦高檐遮掩之间,没有惊动任何守卫,便悄悄落在了一棵槐树之上——他看的真切,刚才野利南刹便是进了这个房子的。

  才站稳了,就听得里面有人大喝道:“那小兔崽子是真这样说么!”

  然后便是野利南刹的声音,却是恭敬无比:“正是!,四叔,这小崽子的娘虽然是咱们的姐姐,现在却已经不跟咱们一条心了。”

  那人低声道:“三哥,这孩子太过狡诘,对大殿下不利。”

  “你就是这样,丝毫忍不下一时之气。怪道陛下将你总管的位置给了个汉人。”

  这声音听来熟悉,正是西夏重臣野利仁荣。

  野利南刹急道:“可……”

  野利仁荣冷冷道:“你们不觉得奇怪么?”

  屋内两人齐齐道:“怎么?”

  展昭怔了一下,脸色大变。

  野利仁荣缓缓道:“刚才我在临帖之时,知了吵的人心烦。现在却好生安静。”

  展昭暗自叫苦,立刻提气旋身。

  野利仁荣开了窗子,笑道:“展大人,你我份属同僚,亲近的却少,何妨进来一叙?”

  展昭叹了一声,知道已走不了了,反而一跃下地,洒然道:“大人见召,敢不从命。却不知有什么指教?”

  野利仁荣含笑道:“我并不管内务之事,怎会有什么指教,不过想跟展大人你聊聊罢了。”

  展昭神态自若的拂了拂袍子上所沾的树叶,笑道:“哦?单独聊聊么?”

  野利仁荣一怔,道:“这里都是我兄弟子侄至亲之人,展大人不愿与他们也一同聊聊?”

  展昭淡笑道:“有何不可,卑职还指望着大人今后能多提点呢。尤其是南刹大人,在下初来乍到,很多事务都要请教,”

  这话出口,野利南刹脸上一股青气闪过,走前两步,抽刀在手,怒道:“三叔,我今日定要与这无耻之徒决一死战!”

  展昭缓缓道:“原来……原来南刹大人竟对我是这等看法。这茶……不喝也罢!仁荣大人,遇乞大人,今天看来不是什么好日子,在下委实无心品茶,而况马上就是戊时,我还要进宫值守,还是下次再说罢。”

  说罢长叹一声,说不出的萧索失意,躬身一礼,竟然就这样在他三人眼皮子底下纵上屋瓦,扬长而去。

  野利仁荣顿足道:“南刹你!唉……”

  野利南刹兀自愤愤道:“他太欺负人!三叔你怎么就这样容易让他走了。”

  野利仁荣挥手道:“不让他走怎么办?你去应付皇上吗?若不是你冲动坏事,今日至少要给他下个禁制……”

  那另一个展昭出现后始终未发一言的男子却忽然道:“听说倒是你在大殿上提议此人任御前侍卫总管的,刚才他又说要与你单独聊聊。这是为什么?”

  野利仁荣面色惨白,冷冷道:“四弟这样说就是信不过我!难道我还能故意给自己安插个敌人不成?”

  原来这人就是野利遇乞。他与野利南刹是嫡亲叔侄,侄儿凭空丢官,野利仁荣却行若无事,他心中早有不满。此时见野利仁荣动了真气,却有些畏缩,笑着拍拍他的肩:“我只是说说罢了,你何必认真。谁敢说他信不过我野利家这根撑天柱呢?”

  且不说他兄弟争执,展昭使轻功遁出好远,这才将提到腔口的心放下,抹去了一把汗,轻松笑起。

  他本已抱定硬来的决心,只灵机一动,觉得那野利兄弟似也并不怎么的亲热,这才出言试探,却是野利仁荣忙不迭的澄清,令他有了可乘之机,这才能够脱身,也算徼天之幸。

  待他在城中悠然漫步,回到大内之时,已是天色靛蓝。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回到屋里匆忙套上了那一身紫色官袍,深深吸了口气,这才推门而出。

  待走到值班房时,那个小院灯火已燃起,白色纸窗上人影闪动,已有侍卫先到了。展昭行至门口,就听得里面说话。

  一个粗豪嗓音道:“这位展大人,看来象个穷酸,倒来当侍卫总管,奶奶的,皇亲国戚就是比一般人强哪。”

  另有人劝道:“皇上不是任人唯亲之人,况且听说这位展大人在宋国武林极负盛名,应当是高手吧。”

  那粗豪嗓音哼了一声:“这么多天他也没露一手叫兄弟们开开眼,连找他比试,都被挡回去,架子倒是拿的很足!”

  又有一人道:“嘘……别说了,展大人说不定就要来了,让他听见,那就不得了。”

  那粗豪嗓音道:“他听见又如何?”

  那第二个说话之人冷冷道:“咱们南刹总管都被他挤走,你若是想回家啃羊骨头我也不拦着。”

  那粗豪嗓音悻悻道:“不说就不说,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吗!”

  展昭立于门外已经听得多时,听到他们议论纷纷,心中只是好笑,强自按捺下了心中突然升起的直接揭帘而入之心,退出数十步,高声道:“人都到了么,出来点个卯。”

  只听得房里忙乱的应了数声,那三个人慌里慌张的掀帘而出,走到展昭身前,必恭必敬的躬身道:“属下拓拔亥/周起/没峪姜拜见大人,我等三人恭候大人多时。”

  展昭瞥了三人一眼,淡然道:“既已到齐,这就走罢。”转身起步。

  三人看展昭脸色如常,料定他并未听见刚才的谈话,心中大石放下,快走几步,跟上了展昭。冷冷月色下一行四人孤零零行走在长长永巷之中,再走的远些,便只能看到摇摇晃晃,有如鬼火的一点幽光,他四人身影却淹没在月下高墙的暗影之中了。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跋涉(12)     下一篇:跋涉(11)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