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媒体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跋涉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跋涉(14)

2004年11月16日14:27:07网易文化 自由易阳

  第十四章 汉下白登道 胡窥青海湾

  天边金红色的云团翻腾着烈火般的滚烫热气,让草原上足以没过牛羊的野草的叶稍也枯卷起来,在肉眼可见的热风中颤动。这本已接近黄昏,空气却依然炽烫,放眼望去,草原之上白色帐篷星罗棋布,牛羊牲畜懒洋洋的吃着草。这天气酷热之极,除了有事必得出门的人,谁又愿意顶着大太阳在这炎热无边的草原之上行路?却是少有人踪。

  但事情却总是有例外的。

  远处茫然天际,逐渐显出一行人来,都骑着神俊之极的高头大马,身着戎装。但这些神气英俊的汉子,却将一个年约十岁的少年簇拥在中间,这少年广额光头,左耳垂上吊着一只硕大的银环,厚厚嘴唇,双眼如铃,甚是丑陋,却从眉宇之间透出了一股桀骜之色,方能看出他确是这些骑士的主人。

  此时正有零零散散几个牧民在吆喝着牲口,见到这一行人到来,脸上都透出惊恐神色,却是不敢进帐篷,只低头哈腰在一边行礼。

  少年理也不理他们,纵马从帐篷外掠过,随从众骑士也跟着走过。本来这少年骑术甚是高超,不至撞着了什么东西,但一队人马走过,也并没有刻意去躲避,一路已是撞翻了数个奶桶小凳,最后一个骑士过时,有意炫耀,将缰绳狠狠一拉,马匹吃痛,猛然人立而起,几乎将他摔了下马,还好他平日练习也并不是一味偷懒,手忙脚乱之间已将马控住,脸色已是惨白。

  那少年大笑道:“只吹牛说你骑术高,这下子出了丑了!”旁边站着的牧民中,却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看到这人丑态,再听得少年笑话,忍不住便“嗤”的一声笑出声来。

  那骑士本已羞愧无地,待见到这贱民居然敢冒犯耻笑于他,随手一鞭便照头抽下,骂道:“该死的奴隶,还敢嘲笑老爷?”这一鞭去势急促沉重,正正抽向那小姑娘头顶天灵,眼见一鞭抽下定然无幸。这人竟是将自己一腔恼羞成怒全然发泄在了这无辜的小姑娘身上了。

  那小姑娘笑声未绝,脸侧已有劲风袭来,她却并未察觉这是要命的一招,兀自娇笑拍手。

  眼见那鞭影已经落到了这小姑娘头顶,却有一只手斜刺里伸了出来,恰恰捏住了鞭子。刹那漫天鞭影全无,化做了这只手中如死蛇一般微微颤动,却丝毫不能脱困的一截小小鞭尾。

  那骑士只当自己一鞭抽下,定能将这大胆小儿登时诛杀,也可挽回些许面子,却不妨斜刺里窜出个程咬金来架住,一刹那间又惊又怒,瞥眼看向横架梁子的这人。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不仅亡魂皆冒。连含笑站在一旁看戏的那少年和他一众属下,也悚然动容,脸色苍白起来。

  那帐篷之后,只有三四个男子牵马而立,身上便如一般夏人穿着打扮,伸手制住这骑士鞭子的,却是一个长身玉立,年不过而立的青年,此刻面沉如水,眼角连扫也不扫他们,只淡淡看向正中那鹰目虎躯的男子。

  那一众人见到正中这男子,脸色顿时惨白,少年滚下马鞍,跪在当地,颤声道:“父王……”他手下众人早已跪落尘埃,也不管这草中究竟有多么污秽了。

  原来这正中做平民打扮的男子,正是夏国国王李元昊。

  李元昊看到展昭微怒中隐隐讥嘲的眼神,心中一阵光火,却不好当着这许多牧民的面发作,只淡淡瞥了那少年一眼,那少年又羞又恼,俯首道:“这混帐竟敢在父王面前无礼,孩儿这就处置了他!”说罢拔出腰刀,便向那闯祸的骑士颈上砍去,李元昊这才露出满意神色。

  展昭却是陡的一惊,喝道:“且慢!”捏住鞭子的手陡的向上一抬,那骑士拿捏不住,鞭子登时脱手,向上飞去,正正撞在向下砍劈的刀锋之上,将刀撞的一歪,从那骑士额前砍过,将他吓出一身汗来。

  展昭拱手道:“王子何必如此恼怒?他犯下的却也不是死罪。”

  李元昊咳了一声,道:“宁令哥你要好好约束你的部下,以后不可如此骄横。”

  那少年宁令哥抗声道:“他们都是铁骨铮铮的好男儿,我杀他不为他想杀人,而是惩罚他骑术不精,还惊扰到了父王。”他后面跪的一众属下也都是一副同意的神色,显见宁令哥的说法他们大是赞同。

  展昭心中一愕,眼中不易察觉的露出微微厌恶之色。

  李元昊冷冷道:“你舅舅什么时候教你这样对我说话?”

  宁令哥歪着脖子不服气的道:“舅舅整天就知道教我汉人的东西,我才没跟他学。”

  李元昊笑道:“小孩子,你懂什么。他教你你学着就是。”

  宁令哥“呸”了一声,说道:“我才不愿跟他们一样穿汉服行汉礼。”

  李元昊却不生气,连刚才的怒气也渐消了:“你什么也不懂,等长大也就明白了。”

  说罢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大笑道:“这几日骑射练的如何?跟父王一起比试比试去!”

  宁令哥欢呼一声,爬上马去,李元昊嘿然一笑,转头说道:“你们就在这里,我跟王子去转转。”说罢打马而去。一众属下齐齐躬身相送。

  说是去比赛骑射,李元昊纵马跑出一段,待已看不清楚后面帐篷,速度却渐渐慢了下来。回头示意宁令哥到他近前,两人缓缓而行,低低说话。

  “父王为什么要那个汉人做御前护卫总管?这不是把恶狼引进了家里吗?”刚才展昭将他腰刀拦下,碍于四周全都是百姓,兼且父亲就在身边,却也不敢随意发作,现在只有他两人,

  便再憋不住,询问出口。

  李元昊似是出神,竟未听到儿子的话,待那少年再重复了一遍,方才猛抬起头来,听得少年说到“引狼入室”,不禁微微皱眉:“宁令哥,你舅舅多有学问,你要学他说话办事才好。”

  宁令哥甩了下马鞭,说道:“我们党项的儿郎,走路吃饭哪里有那样罗嗦的。”

  李元昊叱道:“你懂什么?好好跟着你舅舅学习兵书。”

  宁令哥不屑道:“汉人学兵书学的扎实,也没见能抵挡得了我党项的勇士,学那些没用。父王,我问你呢,为什么让那个展昭当总管,反而把南刹表兄给撤了。”

  李元昊睨了他一眼,已知道他为什么忽然问这个,但他存心减弱野利家势之心岂可对这从来一根直肠子到底的儿子明言,若是对他说了,也就与在大街之上狂喊差不了多少,过几日定然每个帐篷里都传说大王对功臣变了心。微一思忖,淡淡道:“这人也是你的表叔,别在外人面前提什么汉人党项之分,令朝里的汉臣冷了心。”

  宁令哥呸了一声,道:“什么表叔,父王你也没把他当兄弟看吧。不过就是条汉狗!”

  李元昊手搭凉棚望向前方,说道:“天晚了,该回了。”却忽然心中一动,笑道:“你别看不起他,五个你捆到一起怕还比不过他呢。”

  宁令哥狠狠道:“我不信,父王别太抬举了他。”

  李元昊却不再理会他,拍马加快了速度,看着前方草丛微动,纵声笑道:“这里是只黄羊,宁令哥,你来射杀了它!”

  宁令哥操弓在手,看清楚了黄羊位置,抽出一支箭来,“倏——”,那草丛突然剧烈抖动起来,一只黄羊跌跌撞撞奔了出来。宁令哥那一箭斜斜插在它脊背之上,是以这只黄羊却还能苟延残喘,并未当场毙命。

  李元昊却不欢喜,眉毛皱了起来,看着那黄羊,慢慢道:“宁令哥,射箭不能看到这只羊就去射它,还要看准了要害所在。幸亏这是善兽,若是豹子老虎,你一击不中,引发了它凶性,你还想有命在吗?”

  宁令哥兀自欢喜射中,听了父亲的话,大是扫兴,跳下马来,跑到挣扎不休的黄羊前面,握住了箭柄,向外一拔,那黄羊鲜血已流的差不多,动作渐渐慢了下来,他这一拔却令黄羊痛的跳起,头上犄角锋利如刀,就向宁令哥胸腹之间抵来。

  宁令哥惊呼一声,扯出了腰刀向着黄羊头颅砍下,却钉在它颅骨之中,拔不出也砍不下,慌乱之间竟不知所措,李元昊在马上看得真切,喝道:“向外拧身!”宁令哥早已没了主意,听到父亲大喝,不自觉得便照着他话去做,拧身一让,黄羊向前冲去,却恰好从他身边蹭过,只将他衣服划开一道口子,人却没有大碍。

  惊魂甫定,却见李元昊搭箭拉弓嗖的一箭射出,恰恰中了黄羊咽喉,空气中尚自回响着那李元昊松手之时弓弦所发的铮然响声,黄羊已经倒落尘埃再无生机。

  宁令哥擦了擦头上汗珠,方笑道:“父王好箭术啊。”李元昊却径自调转马头,挥鞭而去,只淡淡留下一句:“教也教不会!蠢材。”

  宁令哥呆呆上马,追了上去,呼道:“父王,你等等我!”




】 【关闭窗口
上一篇:跋涉(25)     下一篇:跋涉(24)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