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人面鸟身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人面鸟身(1)

2004年12月13日15:27:35网易文化 火天车

  自神、魔从混沌元体内分离,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由混沌元制造出来的拥有黄金血液的人类,在这旷日持久的战斗中,饱受颠沛之苦。

  一些人类体内的黄金血液被神魔战争所污染,出现了生老病死……

  另外一部分人仍然保留了纯正的黄金血液,他们拥有强大的魔力和不死的灵魂。

  还有一些人是黄金血液人同普通人类婚配的后代,可惜的是,这些人经过了很多代同普通人类的通婚、繁衍,已经基本失去了法力,和普通人相差无几……他们居住在一个叫做“赤月”的山庄中。

  这些人当中,一位名叫霍塞。斯诺维达尔的光明法师法力最为强大,而且为人正直而公平,山庄的创立者们公推他为山庄的管理者。

  从此之后,斯诺维达尔家族便世世代代担任赤月山庄的掌杖神事,握着象征着身份与地位的暗褐色赤月手杖,主持每年秋季收获之前的祭祀,在赤月祭坛为族人祈福,并为山庄求得未来一年的神谕,预知祸福。

  赤月山庄隐藏在大陆西部的一个小山谷中,是一个和平而富庶的地方。以山庄为中心,这里形成了一个较为繁华的小市镇。此地虽然偏僻,但是物产丰饶,风调雨顺,山民们在地势较为平坦的地方开辟了田地,种植了诸多作物,过着自给自足的平静生活。

  凌晨的时候,天空仍然布满浓重的黑色,点缀其间的微弱星光也暗淡了许多,大山仿佛夜幕中的一幅巨大剪影,坚韧的线条被夜色染上一线淡淡的银蓝。夜风习习从山口吹来,山林中的叶子簌簌作响。山林间已经升起了迷蒙的晨雾,乳白色的雾气笼罩在这片幽静安宁的土地上。

  “刷刷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通往山庄的一条小路上,闪过几条黑影,他们行走的速度非常快,显然是在赶路。

  这正是一直奔走于世界各地,努力寻找一七异型碎片的七人组。他们全都是体内流淌着黄金血液的“神的战士”。

  “既然这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小山庄,我们应该能够比较容易的拿到一七异型碎片吧。”说话的是长发飘飘的梨裳。

  “希望如此吧。每一次找到一七异型碎片都要大打一场,真是太辛苦了。”奥兰多说道。

  “不见得啊,我们所要寻找的碎片,搞不好就是他们世代相传的神物……真是那样的话,哪能那么容易就给我们?要是道理说不通,难道我们用武力去强抢么?”作为一个自幼在极度危险的环境里生存的人,凯奇考虑事情总是比旁人周全一些。

  “不是说赤月山庄的创始人是神的战士的后代么?他们应该会理解我们的。”理查插口说。

  “可是,根据我的调查,他们似乎已经遗忘了这件事了。赤月山庄的历史上,好像曾经发生过一次巨大的灾难,许多人因此而丧命。但这次灾难的具体情况,外界无人知晓,只知道它造成了赤月山庄的断代。现在,那里的人可能不再记得自己是神的战士的后裔了。他们仅仅是一群平静地生活着的普通人罢了。”凯奇回答说。

  “凯奇说得有道理。”安东尼也开口说道,“一定要估计到各种的困难。大家要小心行事。”这一次,七位战士又得到了神的指示,获悉有一块一七异型碎片在赤月山庄。他们立刻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说话间,七人组已经到达了山庄附近。七位战士正准备走进村里,却发现一些村民打扮的人都在往村外涌。这些人神色慌乱,一个个低着头,仿佛逃难一般。

  梨裳刚想上去问个究竟,克鲁森突然说道:“你们看!那边是什么?远远看去好像是一个祭坛。”克鲁森一直生活在非洲的沙漠中,他的眼睛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

  众人放眼望去,果然看到一个突兀的高台,只是下面是一层密密的树林,这些树木将祭坛团团围住,像是一个天然的围墙。

  “你们几个,是不是打算去祭坛看看?”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众人回头看去,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女孩儿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这个时候,那拨村民已经走出去很远了,同那些村民不同,这个小女孩并没有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她笑着哼了一声,“你们是不可以进去的。”梨裳转过身:“为什么?里面有很多机关?或者重兵把守?”小女孩慢慢地摇摇头:“那倒不是,因为那里供奉了我们山庄的神石,不能让生人进去。”七个人相互看了一眼,根据以往的经验,一七异型碎片因自身的魔力和能量,往往会被当地居民当作圣物或者神物来看待。莫非碎片就在那座祭坛里?

  梨裳连忙向那女孩儿说道:“我们不是坏人,真的,我们是神的战士,担负神的使命,我们的任务是……”“这我不管,”小女孩儿打断梨裳的话,“反正没有大神事的血液开启水晶盖,谁也不可能拿到神石。”克鲁森点点头,对他的战友说:“有些守护咒语就是这样的,我们部落中的圣物也是用这种血液咒语封印的。”克拉莉向那片树林望了望:“不管我们能不能打开水晶盖,至少应该去看一看,如果真的是碎片,再找那个大神事也不晚。”梨裳摇摇头,看了看安东尼,说道:“我觉得,咱们还是应该给这里的人说一下比较好,看到刚才那些人慌乱的神色,我觉得其中一定有问题。如果我们贸然侵犯他们的神石,很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安东尼还没有说话,奥兰多就搭茬了:“我们又不是马上就要把他们的神石拿走,说不定,他们的神石根本就不是一七异型碎片呢。如果我们跟人家说要拿走神石,回头再来这儿一看,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那时怎么办?”理查说:“奥兰多说的有道理,我们只是去看看,确认一下。如果是碎片,咱们再来找这里的大神事,说明身份,想必一个信仰神的大祭司不会拒绝我们的要求的。”梨裳回头看了一下,刚想说什么,却发现刚才和他们聊天的小女孩儿已经跑到另外一边和一个少年说话去了。

  这个少年远远地看着七个人,眼神很是奇怪。梨裳感到情况不对,打算和战友们说,可是克拉莉和奥兰多已经一马当先地冲着祭坛方向走去了。

  算了,只不过是一个少年和一个小女孩,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梨裳想着也跟了过去。

  那是一片色彩缤纷的树林,花团锦簇,红黄相见,美不胜收。空气中扑鼻而来的花的清香味,顿时让劳累的战士们神清气爽。

  众人很快就来到了祭坛前,只见祭坛的石柱表面早已斑驳脱落,风化得相当厉害,显然这个祭坛已经有非常久远的历史了。祭坛的中央有一个石桌,桌面上有一道凹槽,一块微微凸起的水晶盖封在上面。那水晶盖,就好像长在石桌上面似的。水晶盖下面放着一块形状古怪的石片。

  “一七异型碎片!” 克鲁森忍不住叫出声来。这不可能,碎片怎么能就这样放在这里呢?众人也都很惊讶,但随即就发现,这不过是一个赝品而已。

  “感觉不到碎片的能量。这一定只是个供祭祀用的仿制品,怪不得那么随便地放在这里。”凯奇说。

  “不过,这也说明了,这里可能真的有一七异型碎片存在。”理查说。“不然怎么会有这个仿制品呢?”随即梨裳皱着眉头说道:“但是现在那些村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显得有些慌乱,我们没办法找他们打听这件事情了。怎么办才好呢?”“也许,我们可以直接找山庄的神事。”安东尼说。“作为这个山庄的主人,他应该不会像村民那样沉不住气吧。”既然碎片的赝品存在,说明真正的碎片一定就在这个山庄中。大家又重新穿过那片色彩缤纷的树林,向祭坛外面走去。

  只走了十几步远,凯奇突然停住了脚步。脸色沉重地看着四周。

  理查立刻伸出双手,一团闪电在手中“劈啪”响着:“怎么了?有什么危险?”凯奇说:“没有,只是非常奇怪。这明明是我们来时走过的路,现在却指向另外一个方向。”“啊?你的意思是我们迷路了?”奥兰多有些幸灾乐祸,“你不是号称在丛林里长大,从来不会找不到路的吗?”安东尼四下看着,只见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小径,而且那些开满鲜花的树,看上去都是一个模样。一时间不知道朝哪个方向走好。

  凯奇的脸微微红了起来:“这也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我的巴球希卡虫也不知道走哪条小径。这片林子有古怪,大家小心点。”于是众人高度戒备,走了一阵子,忽然觉得又好像回到了原地。

  梨裳看着四周,说道:“大家不要盲目乱走,这些树木的排列方式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却包含着很多阴阳开阖、乾坤倒置的奇妙阵法。如果乱闯,只会越来越糟糕。”“不要担心我们啦。”奥兰多哈哈笑着说,他从来不为迷路担心,因为队伍中的凯奇和克鲁森不是在原始森林中长大,就是在沙漠中出生,他们一定有办法让大家出去的。奥兰多接着说,“你还是给做事毛躁的克拉莉姐姐说吧……”因为克拉莉是那种风风火火惯了的人,也是队伍中方向感最差的人,奥兰多说的也不无道理。“咦,克拉莉呢?”当大家回头寻找克拉莉时,发现她已经没了踪影……

  “不要惊慌,”安东尼稳重地说,“说不定她真的迷了路,但我想她一定会重新回到祭坛下面,等我们去接她。”理查回头看去,大吃一惊:“祭坛呢?刚才的祭坛在什么地方?”凯奇连忙跃上树巅,四下眺望,放眼过去,东南西北都是花树,五色缤纷,却不见尽头,凯奇只看得头晕眼花。花树之间既无白墙黑瓦,亦无炊烟犬吠,静悄悄的,情状怪异之极。

  他从树上跳了下来:“情况不对,我们陷入迷宫了。”“什么?”不知不觉着了人家的道,众人感到非常惊讶。

  “进入这片林子的时候,我注意过,这个花树林并不大,而且我们从外面到祭坛,无非20分钟的路程。然而现在这片林子却大得出奇,看不到来时的山庄,更看不到那座高大的祭坛!”“梨裳!”安东尼喊道。

  “四下没有任何小动物,除了树就是树,我感应不到!”梨裳马上回答。

  看来寄希望于向生活在这里的小动物打听出路,并不可行。

  “克拉莉!”理查忍不住大声地喊着。

  没有回答。

  理查愤恨地冲一棵大树发泄情绪。当他的手打在树干上时,却发现拳头完全陷入了大树的里面,片刻后,那棵大树消失得无影无踪。

  “重影幻术!”大家惊叫。

  凯奇将身体中的巴球希卡寄生虫释放出来,一只只飞出去攻击这些大树。如果树是真实的,那么这种攻击将会无效,但是如果有哪棵是幻影树,巴球希卡虫完全可以破坏它。

  丛林中的大树一棵接着一棵地消失了。最终变成了一片小花树林。

  “理查!是你们吗?”克拉莉的声音从东北角响起。

  “是的,是我们!”理查高兴地喊着,“你站在那儿不要动,我们保持通话。”不一会儿,七个人终于站在了一起。

  “该死的幻术!”听完了大家的解释,克拉莉气愤地说道,“难道这就是那种血液咒语做的封印吗?”克鲁森还没有说话,凯奇便回答了:“不是,我想这和那个封印咒语没有关系。刚才大家也看到了,保护水晶盖的封印咒语非常完美,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打开它。但是这个幻影咒语却很简单,我的巴球希卡虫都能破解它。”理查分析道:“这就说明,封印咒语和幻影咒语是不同的两个人制造出来的。而后者的道行很浅薄。”“一定是刚才那个小女孩!”克拉莉说,“是她让我们进来的!”“不会是她,”梨裳解释道,“刚才那个小妹妹明明告诫我们不要进来。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出去,调查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家走出森林,正赶上第二拨慌乱的村民从山庄里面跑出来。

  此时天色还没有亮起来,根本还不到下地劳作的时候。因此,村民们的举动让大家更加疑惑了。只见奔出来的人有老有少,许多一看就知道是全家一起出逃。

  等他们走近后,七个人才发现这些村民手里都拿着大大小小的沉重包裹,显然是这些农家的全部家当。有些人还赶着马车或者牛车,载着全家人和行李,急急忙忙地往村外奔去。这些人似乎是要背井离乡,出去逃难。

  村民们经过七人组身边的时候,都忍不住扭头诧异地看着他们。但没有人和他们搭话,也没有人因为他们的出现而停住自己的脚步。大家都在一步不停地走着,好像对家园一点也不留恋。

  “这是怎么回事啊?” 克鲁森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些人怎么看起来就跟逃难似的?”“我们先进村里去看看,提高警惕。”安东尼说。

  天空已经渐渐地亮了起来。七人组站在村边举目远眺,发现农田里的庄稼都东倒西歪,还有不少已经被拔了下来,凌乱地扔在一边。

  战士们走进村里,一个个都禁不住大吃一惊。只见村庄里一片狼藉,好像刚刚遭到了什么灾祸,许多农舍都倒塌了,到处是断壁残垣,碎石瓦砾。本来是安宁而富庶的农庄,此刻却是一片狼藉,不断能听到大人的呼喊声和孩子的啼哭声。

  “可能是遭到了什么袭击。”克拉莉环顾四周,若有所思地说道。

  “会不会是暗黑使者也知道了一七异型碎片藏在这里,因而先下手为强了?”奥兰多担忧地说道。

  众人都是心里一沉,但梨裳随即说:“不会的,碎片还没有被拿走呢。暗黑使者行事毒辣,如果它们拿走了碎片,村中多半会血流成河。就算这次它们只是拿走了碎片,没有迫害这里的居民,那么照理说它们是不会再来骚扰这里了,这些居民为什么还要逃跑呢?这说明碎片还在这座山庄里,暗黑使者并没有赶在我们的前面。”大家点头称是,梨裳分析得有道理。

  “那我们想办法去打探一下吧。”安东尼说。

  正在此时,又有一批逃难的村民从村子的另一头出现了。大家马上迎了上去。梨裳走上前去,拦住一位中年农妇,和蔼地问道:“大婶,请问一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们要离开这里呢?”农妇警惕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答话,而是后退了一步,仔细地打量了七人组一番。其他村民们也都停下了脚步,很谨慎地与战士们保持着距离。

  农妇的眼光从七人组身上一一扫过,当看到外貌凶恶的裴斐佛夫时,眼神中不由得露出了畏惧的神色。

  但很快的,她的视线停留在了克拉莉的身上,仿佛是见到了全世界最可怕的事物一般,农妇猛地爆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声音中充满了极度的恐惧。

  其余村民们似乎也看清楚了克拉莉,一个个都惊呼起来。那名农妇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其他的村民也接二连三地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还有一些人则抛下手中的行李,不顾一切地跑开了。

  这一幕实在让战士们有些摸不着头脑,克拉莉更是莫名其妙。一向以美貌自负的克拉莉显然绝不相信自己的容貌会吓坏他们,那么一定是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令他们恐惧了。但克拉莉仔细地看了看,身上并没有佩戴什么古怪的玩意儿。

  这些村民为什么会那么害怕呢?

  安东尼向梨裳打了个眼色,在七人组当中,温柔美丽的梨裳无疑是最佳的外交使节。

  于是她走到跪地不起的农妇面前,柔声说道:“大婶,您不用害怕,我们都是好人,没有恶意的。请你们都起来说话吧。”梨裳亲切的语气似乎让村民们心中稍稍地安定了一点。可是当他们抬头看到克拉莉的时候,仍然掩饰不住内心的强烈恐惧,又慌忙地磕起头来。

  “喂,美女,这是怎么回事啊?”奥兰多忍不住拉了拉克拉莉的衣袖,悄声问道。“他们都在盯着你看呢,你今天喷了什么让人一闻到就跪下磕头的香水或者迷雾么……哎哟,好痛!”克拉莉被奥兰多气得够呛,恶狠狠地掐了他一把。回头看看这场面,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大步流星地走到跪着的村民面前,生气地叫着:“你们都是什么意思,我有什么东西吓着你们了?”梨裳连忙拉拉她的衣服,但克拉莉丝毫不理会。村民们已是吓得浑身颤抖,不住地磕头,却一句话也不敢回答。克拉莉气得眉毛都竖了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算了吧,克拉莉。”安东尼冷静地说道:“一定是这场灾难令他们对你产生了误会,你着急也没有任何用处。现在,我们只能先在村子里走一走,调查一下,争取找到一些线索。”克拉莉气鼓鼓地点了点头,七人组默默地离开了。在他们的身后,惊惧的村民们还跪在地上,如捣蒜一般磕着头。

  看起来克拉莉是真的生气了,奥兰多还是忍不住开她的玩笑:“你呀,就是这个急性子!什么也没有弄清楚,便盲目行事,刚才你在村外树林里吃的亏还不够吗?”克拉莉刚要说什么,突然从一根石柱的后面闪出一条人影,迅速地朝着克拉莉扑了过去。

  战士们只是回头看着扑过来的人,神色丝毫不见紧张,因为这个人的身手虽然灵动,却只是普通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对武艺高强的克拉莉造成什么威胁。

  奔跑中,那人突然手腕一转,手中的武器上立刻弥漫出一层淡淡的蓝色寒光。众人无奈地笑了一下:这是最基本的法术。看来传说的确翔实,尽管这些人是黄金血液人的后裔,有些法术,但是经过这么多年和普通人类的婚育,力量已经变得不纯了。

  只有梨裳失声喊道:“就是那个少年,刚才我看到小女孩儿和他策划什么事情呢!说不定,刚才的幻影咒语就是他做出来的。”克拉莉冷哼一声:“来得正好!”她不避不让,任由来人冲到她的面前,她只要脾气不好的时候,多半会找个人来发泄的。

  只见那个人挥起手中的砍刀,猛地朝着克拉莉砍了下去。克拉莉漫不经心地抬起左手,用食指和中指轻轻一拈,便将那把锋利的砍刀夹住了。袭击者拼命往回抢夺他的武器,却哪里能撼动克拉莉分毫?

  他眼见无法夺回砍刀,情急之下,飞起一脚向着克拉莉踢过去。待到这一脚踢到一半,克拉莉也是一脚踢出。她的速度可比那人快多了,准确地踢中了敌人的足踝。紧接着又是一脚,踢在了膝后的腿弯处,那人惨叫一声,松开握刀的手,痛苦地倒在地上。克拉莉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两脚,已经把他的脚踝和膝盖生生踢断。

  “活得不耐烦的话,我成全你!”克拉莉一向对敌人毫不留情,她刷地亮出了轻灵钩,向着那人的脖子钩去。那人只能闭目待死。

  “别杀他,克拉莉!”安东尼叫道。

  克拉莉一愣,这才恢复理智,想起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用神的力量来对付他,真有些说不过去,她收住了轻灵钩,嘴上却不服气:“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又不是我主动发起进攻的!”安东尼只是摇摇头,他知道克拉莉虽然脾气暴躁,但心地是善良的,绝对不会真的下手杀一个普通人。

  少年身上两处骨头被踢断,显得痛苦不堪,梨裳连忙上前,想用瞬间治疗术帮他恢复。但那少年却一把推开梨裳,一脸倔强的神情,他恶狠狠地盯着克拉莉,口中喘着粗气。

  “你为什么那么恨我?”克拉莉喝问道:“为什么要杀我?不老实回答的话,我就要你的命!说,刚才施加幻影咒语的是不是你?”“你杀了我吧!”少年呼呼地喘着粗气,从牙缝里只挤出这一句话。“你这可恶的妖怪!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众人听了“妖怪”一词,很是吃惊,就算克拉莉脾气再暴戾,也从来没有人对这个美女下过“妖怪”的评价。

  克拉莉勃然大怒。但想了想,对付这样一个普通人,用武力的确不好。于是回过头,冲着凯奇大叫,让他用巴球希卡虫来看看这小子到底在想什么。

  正在此时,一旁忽然传来了一声惊呼:“纳贝科特!你怎么样了?”接着,一名身穿鹅黄色衣服的女孩快步冲了上来,俯身跪在那少年的身边。

  女孩的年龄看来并不大,但是五官清丽,肤色雪白,看起来非常可爱。她一脸惶急地扶住少年的身体,眼泪一连串的掉了下来:“纳贝科特!你的伤重不重?碍不碍事?”“我、我没事。”少年咬着牙说,“可惜、可惜我没有能力杀死那个妖怪。阿卡拉!你快回去找你爷爷,让他带人来为大家报仇!”七人组这才知道,这名少年叫做纳贝科特,少女叫做阿卡拉。听起来,他们把克拉莉当成了某个伤害过他们的“妖怪”。如此说来,那个“妖怪”极有可能就是毁灭村庄的那一个。

  这时,周围已经围上来了许多赤月山庄的村民。但他们都因为畏惧离得很远,不敢靠近七位战士和裴斐佛夫。

  众战士面面相觑,看到纳贝科特的仇恨如此之深,都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一行人来到赤月山庄,连碎片的影子都还没有见到,就莫名其妙地惹上一场风波,真是好没来由。

  凯奇来到安东尼身边:“要不,我用我的巴球希卡虫探测一下,看看这个少年为什么对咱们有那么大仇恨,说不定对这个山庄的灾难也会有所了解。”“现在还不行,”安东尼小声回答,“如果你放出虫子,植入他的身体,会让这些人更加怀疑咱们的。”人群中突然起了一阵骚动,只见村民们纷纷向两边闪开,让出了一条道路,一名灰袍白发的老人走了过来。这位老人看上去年纪已经很大了,满脸的皱纹,眉目间显得很慈祥。他的手中拿着一支形状奇特的手杖,看色泽就知它已经非常古老了。

  梨裳注意到那手杖上有一个月亮形状的标志,赶忙对大家说道:“注意他的手杖!上面有赤月山庄的标志,我想他可能就是赤月山庄的主人。”少女阿卡拉见到老人,似乎想跑过去,却又不愿意离开倒在地上的纳贝科特。于是,她高声叫道:“爷爷!他们把纳贝科特打伤了,您快过来呀!”老人眉头一皱,慢慢地走近了。他仔细地端详了一下七位战士和裴斐佛夫。显然,这位老人见多识广,裴斐佛夫的形貌根本没有引起他表情的变化。然而,当他看到克拉莉的时候,嘴角却轻轻地抽动了一下。

  七人组看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看到克拉莉后反应都那么奇怪。克拉莉忍不住就想要发难,但看到老人慈祥而高贵的神态,又压住了。

  老人终于开口说道:“远道而来的客人们,赤月山庄是和平之地,你们为什么要打伤我们的孩子呢?”安东尼听到老人说的话,知道他是个可以讲理的人,于是说道:“这位老先生,并不是我们先动手的,而是这位纳贝科特朋友先对我的伙伴进行袭击的。我们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为的是寻找一件东西,绝对没有任何恶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村民们看到我们都非常害怕,把我们当成敌人,这位纳贝科特朋友还试图杀伤我们的伙伴。可是,请相信我,这是我们第一次来到贵山庄,过去也从来没有做过伤害你们的事情。而且,”安东尼回头看了一下梨裳,“他还拒绝我们的治疗。”老人静静地凝视了安东尼片刻,安东尼坦诚地与他对望着。过了半晌,老人正欲说话,却被纳贝科特的怒吼声打断了:“耶诺尔华神事!不要相信他们,他们一定是和妖怪一伙的!那个女人的……”“纳贝科特,闭嘴!少安毋躁。”老人的话音虽然不大,却显得极有威严,纳贝科特也不得不安静下来。

  “远道而来的客人们,我相信你们刚才所说的话。我是这个赤月山庄的掌杖神事,耶诺尔华。斯诺维达尔。请允许我代表山庄向你们致以诚挚的歉意,并希望你们能够原谅他们的无礼冒犯。”“什么?耶诺尔华神事!”纳贝科特叫了起来。“他们是凶手,而且刚才还进入了祭坛树林……”老人转过头,严厉地盯着纳贝科特,纳贝科特只好低下头,不再言语,但是神色仍然是悻悻的,显得极不情愿。阿卡拉也是撅着嘴,却又不敢说什么。

  安东尼微微一笑,说道:“耶诺尔华神事,我们不会介意的,谢谢您的信任。我们这次来赤月山庄,只是为了寻找一件东西,找到了自然就会离开。不过,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是因为什么妖怪袭击的话,斩妖除魔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而且那样也可以消除贵山庄的村民们对我们的误会。”耶诺尔华神事听到安东尼说起要找寻一件东西,又听纳贝科特说他们进入过祭坛,眼皮不由得微微一跳,但马上他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他正准备开口说话,却被裴斐佛夫的叫声打断了。只见裴斐佛夫双手捂住肚子,在原地跳来跳去,看起来十分的滑稽。耶诺尔华神事与村民们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别人不知道,七人组却都很清楚,一个个忍不住大摇其头。奥兰多笑着说道:“十分对不起,耶诺尔华神事,看样子我的朋友是肚子饿了,所以才闹了起来……”耶诺尔华神事这才释然,他也微微一笑,说道:“赤月山庄是决不会让任何一位客人挨饿的。何况刚才累得你们受到了误会,我们也理应赔罪,就请各位先到山庄中去用饭吧。今晚你们就住在山庄中,要找什么东西,不妨吃过饭后慢慢再说。”裴斐佛夫一听到吃饭,更加急不可耐。

  安东尼笑着说:“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神事先生。”耶诺尔华神事又对着人群招呼道:“桑切斯!多诺万得!你们把纳贝科特抬回去,给他治伤。一会儿我会让阿卡拉把上等的伤药送过去的。”人群中走出两名健壮的青年村民,正准备动手抬纳贝科特,却听得一个脆生生的声音说道:“且慢!也许根本不用抬他,只要他不再拒绝,我能马上治好他。”众人都愕然地望着说话的人,原来是梨裳。梨裳走到纳贝科特跟前,阿卡拉慌忙挡住纳贝科特的身体。梨裳笑道:“你不用害怕,我不是要害他,仅仅是给他治伤而已。”梨裳温婉的笑容化解了阿卡拉的疑虑,连纳贝科特都没有出声拒绝。她蹲了下来,双手分别按住纳贝科特的两处伤口,口中默默地念动咒语。只见两团柔和的光晕缓缓罩住了伤口,纳贝科特忽觉得一阵清凉,伤口似乎一点也不痛了。

  很快的,梨裳放开了手,说道:“好啦,你站起来试试。”村民们都惊呆了,无法相信梨裳会在这一瞬间便治好了纳贝科特的伤。纳贝科特自己也将信将疑。他咬咬牙,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发现自己被踢断的骨头竟然真的已经痊愈了。他走了几步路,一切正常。

  村民们都欢呼了起来,对七人组的恨意立刻消解了。纳贝科特的神情却很复杂,他走到梨裳面前,嘴唇翕动着,似乎想说出什么感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脸上不由得红一阵白一阵的。突然,他狠狠地一跺脚,转身跑开了。

  “哎!纳贝科特,别跑呀!等等我!”阿卡拉叫着,也跟着纳贝科特追了过去。

  梨裳走到克拉莉身边,对她说道:“那真的是一个很淳朴很可爱的孩子。我想他一定是最近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不然不会那样对你。你就别和他计较了。”克拉莉说:“当然,我不会和那孩子一般见识的。”耶诺尔华神事静静地听完了两人的对话,插口说道:“请你们原谅纳贝科特的冒犯吧。他一直是个很懂礼貌的好孩子,可是,他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因为他的全家都已经被杀害了……”“哦?怎么回事?被谁杀的?是和村里发生的灾难一起的么?” 奥兰多连珠炮似的问道。

  耶诺尔华神事踌躇了一下,说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你们是远来的客人,我不希望让你们惹上灾祸。我们还是先去用餐吧。吃完之后,我们再慢慢地讨论你们所要寻找的东西。”说完这些话,他回头对村民说:“大家不要惊慌,我说过我们会有办法保护自己的家园的。相信自己!和我一起回去吧,大家都到我的庄园来。”奥兰多还想说什么,却被理查制止了。他使了个眼色,说道:“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对吧,裴斐佛夫?”裴斐佛夫高兴地连声大叫,迫不及待地跑到了耶诺尔华神事身边。七位战士也跟着耶诺尔华神事,一同走入了山庄神事的庄园。

  神事的庄园造型宏伟而古朴,显然是年代十分久远的建筑物。众人踩着宽阔的台阶拾级而上,走入庄园的大门。大门上,一个赤红色月亮型的标志十分醒目,与耶诺尔华神事神杖上面的标志一模一样。

  这是赤月山庄的标志。

  走进庄园之后,穿过一道长长的花园长廊,便来到一间宽敞的客厅。厅内悬挂着许多的画像,上面的人形象各异,但脸型总有相似之处。毫无疑问,这些都是耶诺尔华。斯诺维达尔神事的祖先们,斯诺维达尔家族的成员。

  终于进入到宴会厅了,看着长长的桌子上不断摆上的丰盛食物,裴斐佛夫几乎连自己的舌头都要吞下去了。如果不是奥兰多出于礼貌始终拽着它,只怕不等主人邀请,它便要扑将上去大吃大嚼了。

  看起来,耶诺尔华神事的确是很有诚意地宴请众人,菜肴非常丰富而且名贵。即便是七人组中出身高贵的人,也吃得很畅快,裴斐佛夫自然是照例吃下了十多人才能吃下的分量,看得村民们咋舌不已。

  纳贝科特却并没有列席,看来他还是不愿意见七位战士,尤其是克拉莉。阿卡拉估计是在陪纳贝科特,也没有出现。

  席间,安东尼向耶诺尔华神事提起了他们所要寻找的一七异型碎片。耶诺尔华神事听罢,一阵思索:“唔,我连它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呀!我想,这里的村民们,也不会有人知道的。”“可是,在你们的祭坛之上,我们曾经看到过碎片的仿造物啊!”奥兰多说道:“那说明你们这里的确是存在碎片的。”耶诺尔华神事眉头一皱:“你们大概搞错了吧?那不是什么一七异型的碎片,而是我们赤月山庄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神石。那可是我们山庄最重要的宝物,谁也不能把它拿走的!”众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安东尼说道:“那么,能不能让我们看一眼贵庄的神石呢?”耶诺尔华神事摇摇头:“按照祖训,除了每年祭祀的时候,神石都必须被妥善地保藏起来,任何人都不得动它。即使是我,也不能例外。”他话头一转:“各位远道而来,其他的事情暂且不说,先吃饭,吃饭。”饭后,七个人悄悄地聚在了一起。

  “我们出去逛逛吧,”安东尼说,“也许我们能多了解一些事情。”


本文相关内容:战争』 『管理者』 『创始人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人面鸟身(完)     下一篇:人面鸟身(9)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