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人面鸟身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人面鸟身(2)

2004年12月13日15:29:06网易文化 火天车

  众人走出了神事的庄园,进了村子。由于见识过梨裳治疗纳贝科特,村民们渐渐对他们生起了一些好感,虽然还是不大敢接近,但总算不至于一见到就吓跑或者下跪。

  大家询问了一些村民,却都不得要领。他们只知道有神石,却完全不清楚神石的来历,更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作用。

  这时候,梨裳突然看到,在一座废墟的旁边站着一个瘦骨伶仃的身影,正是黎明时告诫他们不要去祭坛森林的那个小女孩。

  梨裳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女孩一看到她,就显出欢快的神色:“姐姐,我今天看到你治疗纳贝科特哥哥了。你真的好棒啊!”梨裳笑笑,温柔地说:“小妹妹,早晨你就在村口告诉我们不要进入祭坛,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会迷路啊?”小女孩吃吃笑了起来:“那是纳贝科特哥哥的意思。他说越是不让你们进入那片树林,你们就越是会进去的。纳贝科特哥哥说,这叫做好奇心。”“那个叫做纳贝科特的小哥哥为什么希望我们进入树林呢?”“我们的祭坛山林有一个幻影咒语在守护着,只要是这个山庄的男性,就能唤起幻影。只是纳贝科特哥哥的法术太低了,激发幻影咒语时做得不好……”巫师出身的克拉莉不屑地笑了一声:“哼,我说呢,那么点大的一个孩子,不可能给整片树林做幻影的。原来幻影咒语早就做好了,就等一个会法术的人激活它啊!”奥兰多刚想说出克拉莉在树林中被幻影搞晕、迷路的事情,这时候,那个小女孩继续说道:“纳贝科特哥哥也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骗你们进入森林,只是我觉得你们迷路后一定会很好玩,便配合他,让你们进入祭坛树林。”众人面面相觑,看来从这个小女孩身上不可能了解到纳贝科特为什么会对克拉莉有那么大的仇恨了。

  “小妹妹,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啊?”梨裳换了一个话题。

  小姑娘嘴一瘪,带着哭腔说:“我爸爸妈妈都死啦!都死啦!”梨裳心里一酸,轻轻抚摸着女孩的头,问道:“怎么死的?被妖怪杀死的?”但小女孩显然什么也不清楚,嘴里只是反反复复地说着“都死啦”。

  梨裳叹了口气,摸了摸女孩的头发,站起身来正准备离开,突然发现废墟里面有东西。

  她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颇有些年代的石桌,被烈火烧过之后裂开了,里面露出一个卷轴。她快步上前拾起卷轴,刚扫了两眼,立刻如获至宝地连声招呼众战士:“你们快过来看!”

  原来,这是数百年前山庄的一位成员写下的一段历史,里面记录了造成赤月山庄断代的那一次大劫难。

  那个时候,赤月山庄在击退了一次敌人的侵略之后,俘虏了大批的奴隶。有一个黑人奴隶后来生下一个儿子,起名叫做奥赛罗。

  奥赛罗虽然是奴隶的儿子,却天资聪颖,并且力大无穷。某一次,山庄遭到了人狼的袭击,年仅15岁的奥赛罗奋不顾身地与人狼搏杀,一个人杀死了十余只人狼,立下了大功,被赐予自由身。

  后来,奥赛罗与山庄神事的女儿苔丝蒙迪娜相爱了。这位神事是一位非常开明的人,虽然奥赛罗出身奴隶,又是个黑人,他却丝毫也不嫌弃,将女儿苔丝蒙迪娜嫁给了奥赛罗。奥赛罗自然而然地获得了较高的地位,能够接触到山庄的一些机要。

  后来,奥赛罗发现,整个赤月山庄最大的秘密就在那块神石的身上。历代神事临死之前,才会将关于这块神石的秘密告诉继任者。除此之外,长老会的五位长老也知道这一秘密。假如神事不幸暴死,他们便会代为传达。

  奥赛罗相信,神石上面一定藏着惊人的秘密,如果能够发掘出来,自己或许能变成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慢慢的,贪欲在他的心中逐渐增长。

  终于有一天,奥赛罗受到了一批来历不明的敌人的蛊惑,被他们控制,失去了理智。他竟然要动用武力强抢神石。神事与长老会的成员奋起抵抗,然而,这些法力高强的法师们竟然都抵挡不住奥赛罗的威力。他能够发出一种无形的力量,比冰雪还寒冷,能够在一瞬间把人的血液冻住。结果,神事与长老们都被他杀害。

  神事的女儿苔丝蒙迪娜——奥赛罗的妻子,为了保卫神石,与奥赛罗展开了英勇的搏斗。失去理智的奥赛罗竟然把她也杀害了。然而,当妻子的血溅到他的脸上时,他的神志终于被唤醒了。

  悲愤欲绝的奥赛罗奋力杀死了所有利用他的敌人,自己也因为羞于面对赤月山庄的村民,自杀身亡了。

  然而,由于他曾经把灵魂卖给过恶魔,并且用这种恶魔的力量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因此他的灵魂将遭受到最可怕的诅咒。从此以后,无论奥赛罗与他的妻子怎样转世,只要两人相遇了,就无法逃避最初就已注定的命运:男人将亲手杀死最爱的女人,才能得到灵魂上的解脱……

  七人组读完了这段惊心动魄的历史,一个个都惊讶不已。显然,蛊惑奥赛罗的敌人就是魔的残留战士,那种冰一般的恐怖力量就是暗黑力量。毫无疑问,当年魔的战士们就已经发现了神石实际上就是一七异型碎片,但他们被神限制了肉体,不像现在的暗黑使者那么强大,因而他们试图通过奥赛罗来夺取碎片。但妻子的鲜血唤醒了奥赛罗,先前那一批暗黑使者只好以失败告终。一七异型碎片被懵懵懂懂地一代代传了下来,现在,它就在耶诺尔华神事的手中。

  梨裳皱着眉头,看着理查道:“你还记得现存的参加过神魔战争的那些人里,有一个叫做莎士比亚的战士吗?”“记得,在卢尔贝斯山的战斗中,我们曾一起为神而流血。”理查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啊,我记得他写过一部很有名的作品,就是讲这个故事的!虽然讲的和现在这个有些出入,但是主人公的名字和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都非常类似!一定是他记录了这个故事,并将它演绎成了自己的作品!”克鲁森说:“这些都是其次的,关键是我们知道了一件事情,根据这个线索,我们完全得到这样一个事实:耶诺尔华神事在某些事情上,对我们有所隐瞒。”“哼,我们这就去找他!这次看那个老家伙怎么抵赖!”奥兰多大声地说道。

  “不要打草惊蛇。”安东尼说:“他还可以说这个卷轴是我们伪造的,这个故事是我们杜撰的。而且,假如他恼羞成怒,后果更麻烦,有可能被暗黑使者乘虚而入。我们先在这里留下来,慢慢再寻找更有力的证据。”七人组收藏好了卷轴,重新回到耶诺尔华神事的庄园。晚上的时候,耶诺尔华同样准备了丰盛的大餐,大家在宴会上都不露声色。

  晚饭的时候,纳贝科特倒是出现了,但他对七个人不理不睬,只是闷头吃饭。克拉莉感到心情郁闷,几次想离席而去,都被梨裳劝了下来。

  宴会直至深夜才结束,在大殿后面,耶诺尔华周到地为七个人安排了下榻的房间。众人被房间的舒适、奢华所震慑,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四周的陈设,说不出话来。他们虽然是神的战士,但是经常到荒凉的地方执行任务,多数时候都是风餐露宿,这种高档次的享受,对他们而言,尚属首次。

  耶诺尔华神事的神情有些倦怠,但是看到众战士张大了嘴巴看着自己的客房时,难免有些得意。他毛遂自荐,开始为大家讲述墙壁上未来得及收回的油画和一些高贵器皿的来历。一个山庄的老神事,居然珍藏了这么多宝物!

  转入另外一个房间,耶诺尔华神事说:“这是我小孙女阿卡拉以前的房间,以前他们一家三口一直居住在这里。后来,阿卡拉跟我住在一起,这里便成为了尊贵客人的客房。”奥兰多一边听老神事介绍,一边看那些华贵的陈设,听到这里,他插话道:“阿卡拉的父母呢?他们怎么不在这里?”耶诺尔华神事叹息了一声,摇摇头:“他们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哦,对不起……”大家连忙道歉,并用眼神制止,不让奥兰多继续说话,否则,这孩子说不定要问阿卡拉的父母是怎么去世的。

  “没有关系,尊贵的客人,你们随便选择自己的房间住下来吧。”耶诺尔华神事仍然毕恭毕敬地说,“我就此告退,请你们就当这里是自己的家。”理查在后面挡住了耶诺尔华神事的去路,他看着耶诺尔华神事的眼睛,把手伸入口袋中,显然要拿出白天发现的卷轴。这时安东尼已经开口了:“神事,谢谢您今天的款待,时间不早了,您也该休息了。”耶诺尔华神事点点头,向外面走去。

  关上房门,理查就有些着急地说道:“为什么不问明白?耶诺尔华说他不知道,你就相信啦?他明显地对我们有所隐瞒!你看看他的眼神,似乎在说:我知道,但我就不告诉你们!”“我觉得,我们现在不能操之过急。要知道,整个村子的人对我们几个人的到来都充满了敌意。如果我们追问过急,反倒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而且……”安东尼看了看其他战友,“大家经过长途跋涉,已经筋疲力尽,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所以很多事情,我们最好明天再着手进行。”“但是,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如果耶诺尔华把碎片藏到另外一个地方,我们就会连这条线索也断掉。”理查说罢,又回头对凯奇,“你用你的虫子去探测一下他的秘密,这样对我们会很有帮助的。”凯奇耸耸肩:“你以为我没有想到这点呀,刚才耶诺尔华带我们进屋的时候,我就放出我的巴球希卡虫了,但是,却没有任何效果,我的虫子又回来了。”“这怎么可能!”“怎么说耶诺尔华也是一个世袭的神事,他的身上佩戴着神事的徽章,有那东西在保护他,我的巴球希卡虫根本就不能近身,更不要说探寻他心中的秘密了。”安东尼说:“所以,我们要少安毋躁,养精蓄锐,看来事情并非我们在赶来的路上所设想的那样简单。”同行的战士们点点头,安东尼考虑问题向来周到细致。然后,他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静静的夜里,大家都睡不着,没过两个小时,战士们又不约而同地来到了安东尼的房间中。

  安东尼看着面前聚集的战友,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说道:“我就知道……好吧,凯奇,那就开始吧。”凯奇点点头,张开双臂念动咒语,把体内的巴球希卡寄生虫释放出来,那些虫子飞快地飞向赤月山庄的各个角落中……

  夜已深。

  偶有小虫的鸣叫,让夜显得更加幽静。

  夜色下,一个单薄矮小的身影闪进庄园,走向掌杖神事所在的正屋。

  “”,轻轻的叩门声在悄静的夜里竟然显得格外响亮。

  敲门人起初没料想到,寂静夜里的敲门声会这样响。他赶紧停下来,四下倾听,隐隐的,远方只有几声的狗吠,没有其他异样。

  屋子里传来了老神事不满的咳嗽声,像是一场美梦被这敲门声打断。敲门人并没有停下来,继续叩门。屋子亮起了灯。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耶诺尔华神事拎着一盏纱灯,探出头来,脸上还带着几分困意地问道:“谁呀?”说着,眯起眼睛举起了纱灯,待看清来访者的脸后,耶诺尔华神事的神情立刻严肃起来。他并没有马上和敲门人说话,先是向外面的街道左右看了看,然后才把深夜造访者拉进了屋。

  门再次被关上,薄薄的窗纸上映出了两个人的影子。

  原来深夜潜进庄园的,正是下午向克拉莉发起进攻的那个孩子——纳贝科特。

  “这么晚了,孩子,有什么事情吗?你是来找阿卡拉的吗?今天太晚了,有什么话你们明天再说吧。”耶诺尔华雪白的须发在如豆的灯光下,似乎显得格外慈祥。

  纳贝科特仰起头,倔强的脸上还有几道泪痕。眼神中有委屈、怨愤,但更多的是固执。他抿着嘴唇,死死地盯着老神事的脸,让人看不出这个孩子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纳贝科特压低了声音:“我不找她。”“孩子,你怎么了?还在为你的家人伤心吗?可怜的孩子。”耶诺尔华轻轻将纳贝科特拉进怀抱,安抚地拍拍他的背。纳贝科特的眼泪,又一次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像是在和自己赌气似的,纳贝科特推开神事,使劲擦了把脸上的眼泪,抬起头伸出手说:“请您把它给我!”“孩子,你要什么?”耶诺尔华有些愕然。

  “神石!”纳贝科特仍然紧紧地盯着耶诺尔华神事的脸。一些白色的小虫围着耶诺尔华神事手中的灯绕了一圈,撞在纳贝科特的脸上,纳贝科特根本就不去理会它们,手固执地不收回来:“请您把它交给我,我要去报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耶诺尔华神事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好像下了逐客令似的,转身准备返回里屋。

  白色小虫并未继续追逐耶诺尔华神事手中的灯,在他转身后,它们纷纷飞走了。

  纳贝科特追上去,挡住了耶诺尔华的路:“我知道真的神石在您这里,您对今天来的那几个人说的话,完全是搪塞之词,您是随时可以把它拿出来的,对吧!耶诺尔华老神事,我需要它,我要报仇!”耶诺尔华像是要强调什么,但犹豫了一下,还是叹息了一声,抚摸着纳贝科特的头:“神石是咱们村庄中最重要的东西,我不能把它交给你。同时,我也不允许你去报仇。孩子,你千万要冷静,别再想报仇的事情了,我以后会照顾你的。”“老神事,我只是想要神石,”纳贝科特几乎是在乞求,“我会还给您的,我知道它对我们村子的重要性,我不会拿它去冒险的。神事,我们都知道它只怕神石,如果我把神石绑在箭尖上,再射进它的胸膛,它一定会死的。消灭了它,我就会把神石还回来。”“你真是固执,”耶诺尔华神事显然动气了,“你能保证万无一失么?你能保证找到它?就算找到了,能保证一定射得中?就算你射中了,能保证它一定会死?现在,神石是我们最后的希望,我又怎么能把它交给别人,何况你还是个孩子!”“老神事,我一定会亲手杀死它的,求您答应我……”“别说了,”耶诺尔华神事失去了耐心,他站起来转过身去,不再去看纳贝科特,“总之,我是不会把神石给你的。你还是乖乖地回家,好好地睡一觉,趁早打消了这些可怕的念头,别再给大家添麻烦了!这是拿全村人的生命开玩笑,我是不会同意的!”耶诺尔华神事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的神情,语气变得生硬而无情。

  纳贝科特不再多说什么了,他知道耶诺尔华神事不会把神石交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的。他怔怔地看着耶诺尔华神事的背影,缓缓地转过身,拉开门,走回街道上。他越走越快,最后竟跑了起来,小小的身影冲向黑的山林,不久便被阴影所吞噬。

  耶诺尔华神事转身看着纳贝科特离开的方向,面无表情。沉吟了一会儿,他慢慢地走回自己的卧室,屋里的灯光一灭,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一切又归于平静。

  凯奇此刻抬起头,对他的战友们说:“我已经感觉到耶诺尔华神事了,但我的巴球希卡虫,仍不能进入他的身体,看来他睡觉时也不会摘下他的护身符。”“你找到纳贝科特了吗?”克拉莉问道。

  “找到了,纳贝科特就在耶诺尔华神事的身边,我的巴球希卡虫不愿意靠过去,在他们两个聊天的时候,它们便悄悄离开了那里。不过我已经控制它们找到了其他寄生体,得到了很多有价值的资料。”“哦?是碎片吗?”大家关心地问。

  “虽然有碎片的痕迹,但这些村民心中,印象最深刻的却是另外一个东西——一只怪物。”“怎么又出现怪物了?”奥兰多本来已经开始犯困了,但听到“怪物”,又来了精神,“快说说,到底这个村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凯奇闭上眼睛,将巴球希卡虫提供的信息,在大脑中整理了一下,开始讲述起关于这个山庄的故事:

  赤月山谷本是一个平静的地方,人们以耕作和狩猎为生,远离世间的战火,在这里过着平静、安宁的生活。他们相信在神的保佑下,生活永远会这样幸福。

  然而,一场浩劫却破坏了赤月人多年来安定的居住环境。

  一天黄昏,赤月人历代狩猎的后山,忽然传来一阵怪叫声。那叫声凄厉而尖锐,仿佛是要撕裂人的心肺一般,让人毛骨悚然。山庄里的人面面相觑,一定是后山出事了!但是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连他们中最勇敢的年轻人也不敢上山去一探究竟。

  这一晚的赤月山庄格外安静:没有了走家串户的闲聊者;也没有了唱歌嬉戏的年轻恋人;甚至连孩子的啼哭声,都销声匿迹了。人们惶惶不安地期待黎明快些到来。

  夜终于过去了,但从那一天开始,即使是正午太阳高照,后山仍似乎冷飕飕的渗着阴气,死气沉沉的,没有人再敢像往常一样的上山打猎了。

  人们只能远远地眺望那片浓郁绿色的山林,那曾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地方,曾是他们世世代代狩猎的地方,现在却没有人敢独自前往了。大家禁不住开始议论起来:那怪声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有人说是一种野兽,也有人说是一种类人猿,更有人说是魔鬼受难时的嘶喊。

  终于,有些好奇而大胆的年轻人,决定冒险进山一探究竟,却没想到,还没有进入山林深处,他们便看见满地动物的遗骸残骨,这显然同林子中发出叫声的那个怪物有关!

  那些年轻人连滚带爬地跑回山庄,把这一消息告诉村民们。一时间后山的树林,成为了禁地,不要说大人不停地嘱咐孩子们不要去那里玩耍,就是他们自己也不敢靠近那里一步。

  谁知道那怪物吃完了后山的动物后,又会干什么?

  终于有一天,村民们始终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怪叫声从后山丛林中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胆怯的人们躲在各自的房间里,或透过门缝,或掀开窗子的一角,大家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后山的出口处,长久以来人们的困扰和猜疑似乎马上就要真相大白。

  发出怪叫的并不是什么野兽,也不是什么类人猿,而是一只硕大的黑色怪鸟。这只鸟从山林中走了出来,“哗”的一声把翅膀展开,就像两幅巨大的黑幕。继而一飞冲天,在高空盘旋,巨大的身体几乎遮蔽了太阳。

  村民们从没有见过这样大的鸟,他们不知道它来自何方。大鸟嘶叫着,仿佛在觅食,盘旋过处,人们一阵紧张。

  奥兰多听得出了神:“那只大鸟好神奇呀,一定和我的裴斐佛夫差不多大吧。但我的裴斐佛夫才不会那么坏呢,又是吓唬人,又是吃光后山的动物。”海底怪兽裴斐佛夫低声而满足地叫了一声。

  凯奇摇摇头:“如果光这样,也就罢了,问题好像没有那么简单。”“怎么了?这只大鸟是冲着碎片来的?”奥兰多问。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因为这些村民没有碎片的意识,这鸟是不是冲着它来的,谁也不知道。”凯奇解释说。

  “那你说的问题不简单,指的是什么方面?”梨裳也被这个故事吸引,好奇地问道。

  凯奇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巴球希卡寄生虫反馈回来的信息,继续这个山庄的故事:

  阿里的耳朵在一次事故中被震聋。大鸟骚扰这个村子的时候,他正在自家花园里忙碌着,突然妻子从房间中冲了出来,一边大叫着向他奔跑过来,一边疯狂地比划着,阿里抬起头向院子外看了看,发现街道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他迷茫地看着妻子跑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妻子拉住他的胳膊,另一只手指着天上。

  阿里满心疑惑地抬起头时,那一只黑色的大鸟已经带着一股强烈的旋风向自己袭来。

  躲在房子里的孩子们也一起涌到门口,惊恐地呼喊着。

  阿里和妻子发足狂奔,他们第一次感觉到自家的那扇小木门离得是那么遥远,仿佛总也不能到达似的。

  来自身后的风越来越强烈,那只庞然大鸟已经越逼越近,阿里紧紧地拉着妻子的手,一步也不敢停。忽然妻子一个趔趄,倒了下去。

  阿里的心“咯噔”一声,脚步留滞,大鸟的一双利爪瞬时陷进了他的肩膀,阿里感到前所未有的疼痛。

  他大力把妻子推向孩子们那里,用尽全部的力气大声喊着:“快关上门,快!”话音刚落,身体就被那利爪撕成了两半……

  眼看着丈夫惨遭意外,妻子感到肝肠寸断。但一看见近在咫尺的孩子们,她也顾不得悲伤,迅速地冲进小屋关上门。脊背刚刚顶住门,背后便传来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大鸟向这里发起进攻。

  一家人惊恐万分地看到,一只巨大的鸟嘴穿透木门,鸟嘴边还挂着阿里的衣衫……

  房屋的坍塌声、大鸟的嘶叫声、阿里家人的呼救声,缠绕在一起冲破了天空……

  当这些声响终于平静下来,人们才感觉到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但旋即人们又被更大的恐慌和绝望所淹没。

  昔日阿里温暖的小屋,变得千疮百孔;小花园里血流成河,草木全都枯萎变黄;一些破碎的衣服散落其间,而尸体已经不在了……

  善良的人们无法想像,世间竟会有如此惨烈的事情——阿里家上下十二口人全部被大鸟吞食,方才还一起谈笑风生的邻里,就那么一瞬间,便离大家而去了,从此天人相隔,永不能再见。

  忽然人群中爆发出一声惨叫,一个少年疯了一般冲到阿里的院落里面。看着像被龙卷风席卷过的小屋,和地上那些沾满血迹的熟悉的衣裳,他再也喊不出一声来,只是晃了晃身体,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他就是纳贝科特,阿里的长子。早晨他因被耶诺尔华神事叫去帮忙修整草坪,所以才幸运地躲过了这一劫,成为了阿里家唯一的幸存者。

  如果可以选择,纳贝科特宁愿和家人一起葬身鸟腹,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你让他如何能接受眼前的事实?早晨还互相亲吻着道早安的亲人,现在已经成了那只恶鸟的腹中之食……

  达尔其太太,阿里家的街坊,是看着纳贝科特从小长大的。她悲痛地扑到纳贝科特身边,大声唤来她的大儿子,抱起这个可怜的孩子,跑回自己家中,为纳贝科特灌下了醒神的汤药。

  过了许久,达尔其太太的房间中才传来纳贝科特的哭喊声……

  众人被哭声扰得神志混乱,面面相觑,试图寻找一个精神的依托。也不知道是谁带头向耶诺尔华老神事的豪华庄园走去,没有多久,大神事庄园的阶梯下面,黑压压的聚集了很多村民。

  耶诺尔华神事也刚从惊恐中恢复过来。他颤巍巍地打开门,面对公众是他无奈的选择。

  村民们直视着他,目光中已经全然不是往日的尊重和敬从,他们彷徨、无措、恐惧,但也有一丝的希望,而这一丝微弱的希望就系在他的身上。

  耶诺尔华不知道该如何进退,祖上的世袭制度让他拥有了今日的地位,他做了大半辈子的掌杖神事,却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他只是遵守着古老的法则按部就班,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大的差错,可也从来没有实际解决过什么大的问题。

  就这样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活到了现在,却不曾想,如今摆在自己眼前的问题竟然如此棘手,耶诺尔华一人根本无法承担。

  面对着所有的村民,耶诺尔华只能假装镇定。他清了清有些发苦的嗓子,上前一步,白色的须发在瑟瑟的风中微微发抖。

  阿卡拉站在爷爷身后,有些不明白地看着爷爷与村民们之间的对峙。

  他们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在村民们看来,即使是他们眼中最尊敬的掌杖神事,恐怕这次也是无能为力的了。

  终于有人忍不住道:“耶诺尔华神事,您得给我们做主,一定要想想办法才行啊。”“是啊,爷爷,纳贝科特真的好可怜,阿里叔叔真的好惨。”阿卡拉也红着眼,抬头看着耶诺尔华。

  “是啊,”耶诺尔华点头,“可是……”即使是面对最亲近的小孙女,耶诺尔华也不敢表现出自己懦弱的一面,他必须将自己完美地伪装起来,他是赤月山庄的神事,没有人允许他懦弱。

  “老神事,我们一定要在那只大鸟再来之前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是,是,可是……”耶诺尔华仍在点头。

  “耶诺尔华神事,您不能这样只点头啊,”有人真的急了,“您是我们山庄最德高望重的人,我们只能靠您了,您可是想想办法啊。”“还有什么办法好想。”不知道什么时候,纳贝科特加入了聚集在老神事庄园前的人群中。他已经从悲痛中清醒过来,怀着巨大的仇恨,他咬着牙说道:“我们决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我们一定要报仇,我们去杀了那只畜生!”“纳贝科特……”纳贝科特的脸已经扭曲,阿卡拉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纳贝科物,他是如此的可怕。

  许久没有人说话,半晌,忽然一个年轻的壮实男人大声说道:“纳贝科特说得没错,我们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那只畜生杀害了我们的邻里,说不定下一次死掉的就是我们。我们必须主动出击——这正是我们最好的防守!”小伙子的话,引起大家的共鸣,另一个大汉点头道:“是啊,是啊,那只怪鸟一定不会就这样算了,它一定会再回来,我们一定要先发制人才行啊。”“我们去找那只鸟报仇!”“我们要自卫!”“我们绝不能让悲剧重演,也绝不能让阿里一家死得不明不白!”……

  人们七嘴八舌,情绪高涨,群情激昂。

  阿卡拉有些不知所措,抬头看爷爷。耶诺尔华老神事看着已经渐渐不受控制的场面,心里也打着鼓,他强装镇定地大声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众人安静下来,看着神事。耶诺尔华神事心中思量着,说道:“大家说的没错,我们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保卫山庄!我们挑选18个18岁至25岁的强壮小伙子组成三支小队,今晚就突袭后山,跟那只怪鸟决一死战!”“决一死战!决一死战!”人们纷纷叫道,气氛更加喧腾起来。

  年轻力壮的男人们争先恐后地走上前来,纳贝科特也跑到耶诺尔华神事的面前,两只眼睛因为仇恨而布满血丝:“老神事,我请求加入,我要亲手为家人报仇!”耶诺尔华神事拍了拍纳贝科特的肩:“孩子,你还太小,我知道你想亲自为家人报仇,但今晚是突袭,谁也没有办法预料会发生什么,你去只会让大家分心。”“我已经不小了,去年春天我就已经开始学习射箭和狩猎,我的箭术很好!”纳贝科特不服气道。

  “突袭的时候没有人能去照顾别人,而且一旦有人出了意外就会影响整个行动,你能负得起这样的责任么?”“我保证,神事,我保证不会给任何人添麻烦,我只是想报仇。”纳贝科特的口气已经近于哀求。

  “纳贝科特,”耶诺尔华摇摇头,“你是阿里家仅存的后代,你不能再有什么意外了,我有责任保护你们家族的血脉,我不允许你去冒险。”纳贝科特不再作声。的确,自己是家族里唯一幸存的人,但是,难道为了保存血脉便要放弃报仇吗?

  阿卡拉看着纳贝科特终于妥协,既为他难过,又在心底暗暗松了口气。

  很快,18名勇士被挑选了出来,他们身强体壮,智勇双全。耶诺尔华老神事拿出了斯诺维达尔氏家族酿造的好酒——醉百年,为勇士们送行。一时间,豪气万丈。

  村民们仍聚在一处,却是出奇的安静,只是偶尔有年轻女人向她即将出发的恋人低声叮咛的声音,温柔,平静,却有些悲壮,所有的人都在等待夜幕降临的那一刻。

  天,终于黑下去了。当18位勇士齐刷刷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村民们也不约而同地起立,该说的话早已经说过了,此刻只能默默地目送他们离去。

  勇士们手持各自的武器,终于消失在那片黑暗的后山树林中。

  “他们应该已经到山上了吧?”“他们找到那只大鸟了吗?”“战斗开始了吧?”……

  众村民议论纷纷。

  忽然,一声熟悉的怪叫从夜空里传来,吓坏了所有的人,村民们的心紧紧地提了起来。

  声音戛然而止……

  一分钟,两分钟,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时间慢慢地流逝着,眼前并没有出现期待中凯旋而归的勇士们,人们心中的欣喜渐渐陨落,谁也不敢去想像可能发生的不幸。众人只是保持着一个姿势,就像僵硬的群雕。


本文相关内容:战争』 『年轻人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人面鸟身(完)     下一篇:人面鸟身(9)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