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人面鸟身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人面鸟身(3)

2004年12月13日15:30:33网易文化 火天车

  那一夜似乎过得特别漫长,人们的心就像是秋风中的叶子般瑟瑟发抖。当地平线露出第一缕晨光时,人们不由得心情沉重——那些勇士们怕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但仍然怀着一丝希望,村民们踏着朝露,再次回到充满鬼魅气息的后山树林。在这阴森恐怖的树林里,村民一点一点地前进着,同时他们的心也在一点一点地往下沉。

  忽然,一阵风穿过树与树紧密纠缠的枝叶,带来一股浓浓的血腥味。紧接着,猎犬的狂吠声此起彼伏。

  众人跟着那些猎犬来到树林深处,眼前的场景,让他们吓呆了:这里简直是人间炼狱!地上血流成河,尸骨遍野,零散丢弃的武器、破碎不堪的衣服,仿佛让人们看到勇士们在巨鸟利爪下的挣扎,听到了他们悲戚绝望的嘶喊。

  谁也不敢再回想昨晚他们临出发前的样子,那些自信勇敢的人啊,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巨大的悲伤淹没了这些善良无望的人们,甚至淹没了他们的仇恨。人们默默无语,只有低声抽泣。

  纳贝科特先是一言不发,死死地盯着那些零碎的衣物,忽然他仰天长吼,嘶哑的声音久久地在村民心口回荡。但此时人们已经不再有什么勇气与豪情了,他们默默地将勇士们散乱遗弃的东西带回那个哭泣的山庄。

  墓园里多了18座新坟,光秃秃的坟冢上覆盖着一层新土。昨天恋人缠绵的眼神,此刻已经远在天际;昨天承欢膝下的儿子,此刻已经深埋九泉……人们的泪已经流干了,空洞的眼中再没有了往昔的神采。就连活泼的阿卡拉也托着腮,静静地看着仍然湛蓝的天,不说一句话。

  短短两三天,昔日欢声笑语的赤月山庄变得死气沉沉,仿佛是注定的劫数。

  男人们再一次聚集在耶诺尔华老神事的庄园里,18条鲜活生命的壮烈牺牲让他们更加沉默,谁也不肯先开口多说一句。纳贝科特破例被允许参加这次成年男人们的会议。

  “我们要离开这里,”一个男人像是在自言自语,“我们必须离开这里。”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抬眼看他。但很快大家又低下了头,不再说话,仿佛那男人说出来的,正是大家心中想要说却又不敢说的话。

  “可是,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我们甚至不知道山的外面是什么样的世界,路的尽头是否就是世界的尽头。”反对的声音并不理直气壮,更多的是在思量,或者说是无奈。

  “山的后面是另一座山,路的尽头是另一条路。”一直没有说话的耶诺尔华神事缓缓道,“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山庄,这是祖上留给我们的基业,难道我们就这样放弃吗?”“神事,我们已经失去了18位勇士和纳贝科特的家人了。难道您还留恋这个危险的地方?难道我们的性命就那么不值钱吗?”“可是,”纳贝科特站起来,“我们不报仇了么?我们死去的亲人就这么白白地牺牲了么?”“我们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才想到背井离乡这唯一的出路,你还想怎样?”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显然有些激动。

  “我们要做的是面对困难,而不是逃避啊!”纳贝科特激动地握住了拳头,眼睛里再次出现了仇恨的血丝。

  “怎么面对?你能杀死那只大鸟么?”男人恼羞成怒,“不要拿赤月山庄和我们这些人的生命开玩笑!你只是个孩子,你不能为你说的话负责,连耶诺尔华神事都没有说出这样的话,你凭什么这样说?”“我……我……”纳贝科特说,“我只知道我要报仇!我只知道我的家人不能就这样白白地死去!我要血债血偿!”“幼稚!狭隘!”那个男人涨红了脸。

  人们即使再可怜纳贝科特的遭遇也不能随便地同情他了,毕竟现在的形势已经不容再次失败。

  “纳贝科特,”耶诺尔华神事站到纳贝科特身边,出于保护他的想法,说道,“你还没成年呢,你还没有资格参加这种会议。孩子,快回达尔其太太家去,别在这里捣乱了。”纳贝科特的眼睛里已满是泪水,他觉得委屈和气愤,于是转身跑了出去。

  一直站在门外偷听的阿卡拉看见纳贝科特夺门而出,急忙跟上。

  屋内,男人们眉头紧锁,重新陷入了沉默。

  耶诺尔华神事略为平静了一下心情,站起来说:“大家先考虑一下,因为整个迁移是一个不小的工程,我们不能盲目行事。这个时候千万不要乱,因为我们一旦失去了信心,那么我们最大的敌人将不再是那只怪鸟,而是我们自己。今晚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大家千万小心,如果大鸟来袭击我们,我们就钻进地窖,我们的屋子是不堪一击的——阿里一家就是一个例子,大家千万小心。”神事说罢挥挥手,宣布:“大家散了吧。”大家并没有像神事说的那样冷静下来,而是议论纷纷。“为什么神事不想离开这里?”“他并不是不怕怪鸟,而是担心他的那些家产。”“世世代代做神事,他们家已经成为整个山庄最富有的人家了!”……

  紧接着,赤月山庄迎来了有史以来最为混乱的景象。大家的猜测越来越邪乎,最后一个说法最不负责任:“神事和怪鸟有关系!”山庄陷入杂乱无章的喧闹和凌乱。女人们尖叫,孩子们啼哭,牲口们嘶啼,人们进进出出慌乱地收拾着家当。

  赤月山庄的人从来没有离开过这片土地,他们甚至从未收拾过行李,因此那股混乱劲儿便不言而喻了。

  尽管提出要保卫家园,但是耶诺尔华神事的庄园,却是赤月山庄所有人家中最为混乱的一户。庞大的家产让耶诺尔华老神事非常心痛。耶诺尔华打开地库,看着闪烁着的金银珠宝,竟无从取舍。耶诺尔华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心中只盼这场劫数能早一天结束。说真的,要让他舍去这么多财宝,真不如让大鸟吃了他。

  相反,阿卡拉却和忙碌的爷爷完全相反,她自从成人大会跟着纳贝科特跑出庄园回来后,就常常一个人发呆。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无论奶妈侍女怎么叫她,她都心不在焉,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沉思里。

  耶诺尔华神事此时也没有心思去理会自己的孙女,不管表面上怎么说,要他留下来喂怪鸟是绝对不可能的!其实他早就准备好逃跑的计划了,但为了能保证人们在混乱时,不来骚扰洗劫他的庄园,他必须装出一种保卫家园姿态来。现在,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在,这个老神事便恢复了自己真实的一面。

  他看看身边大大小小的包袱,盘算着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多藏一锭金子,或者什么地方又可以多放一枚宝石。但无论耶诺尔华怎么精心设计,无法带走的收藏仍堆积得像小山一样高。

  耶诺尔华看着看着,竟感觉到心中一酸,像是要告别最挚爱的亲人——他想到自己曾为得到这些宝贝费尽心思,如今却不得不放弃,心中就不是滋味。

  说到这里,凯奇突然停了下来,又有几只巴球希卡寄生虫从外面飞回来了,进入凯奇的身体。

  凯奇说:“刚才我的巴球希卡虫又反馈回来一组新的信息,来自那个今天凌晨时分诱惑我们进入祭坛树林的小女孩,她好像是那片树林守卫者的女儿,在她的记忆中,有一段关于耶诺尔华在那天另外的活动记录。”“是什么?”“很奇怪,那天耶诺尔华去了祭坛。”

  耶诺尔华神事来到赤月祭坛。这里离山庄村民居住聚集的地方有一段距离,平日鲜有人来,此时更显幽静空旷。耶诺尔华走到祭台中央,自他继承掌杖神事之位后,每年一次的祭祀庆典时,他都会来到这个地方,面对虔诚朝拜赤月山庄的人,每次他都高高在上。这次却是他第一次单独到这里来。

  祭台的中央有一处供起的长方形平台,平台中间有个凹槽,凹槽上盖着一块透明的水晶盖。在这里面存放的是整个赤月山庄的圣物——赤月神石。

  耶诺尔华神事用手指轻抚着清凉的水晶盖,眼睛凝视着那水晶盖下闪烁的神石,心潮澎湃。

  自山庄存在以来,这块神石就已经被祖先们安放在这里了。尽管耶诺尔华并不知道神石有什么特殊的用途,但他很明白,神石非玉非石,无论是材质还是形色都是世间独一无二的。此刻赤月山庄即将不保,耶诺尔华看着这块无价之宝心情复杂,心里竟暗暗滋生出贪欲。

  “我有责任保护赤月山庄的圣物。”耶诺尔华这样安慰自己。

  水晶盖因为长年没人开启,推动起来有些阻塞,仿佛承载了全部岁月和历史的沉重。耶诺尔华用小刀划开手指,鲜血滴在了水晶盖上。这机关暗藏历代神事的咒语,只有神事的血液才能开启盖子。

  水晶盖像极脆弱的薄冰,在耶诺尔华的鲜血下,慢慢融化。晶莹的神石已经躺在了他的手中。

  初握神石,手中微微有些凉意。只见它散发着幽幽光华,就像一块深藏地下的千年古玉。然而渐渐地,神石竟然变得温热,同时光芒也收敛起来。耶诺尔华用手指摩挲着,手上刚才被划破的地方,很快就复原了。他马上四下看了一眼——没有人发现他,于是将神石放进了怀里,再把是已准备好的假神石放入其中,盖好水晶盖后走下了祭台。

  刹那间,祭台变得黯淡无光,方才的圣洁之气,就像被人泼了一盆污浊的水,变得暗淡下来。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切,全被树林守护者的女儿看到了眼里。

  忙碌的时间很容易就会过去,转眼又是一个夜晚。人们纷纷关上家门,一起来到神事的庄园里。毫无疑问,神事的庄园是整个山庄里最牢固的地方。高大的石墙,宽敞坚固的地库,在这样的地方,人们多少会觉得安全一些。

  耶诺尔华不能拒绝人们的请求,只好打开地库大门让人们进去。

  耶诺尔华抱着一个装满珠宝的包袱,在人群中间席地而坐。偌大的地库里,数百民众挤在一起,屏住呼吸,安静极了。

  熟悉的怪叫声再度回响在后山树林的上空,人们似乎感觉到叫声中有种嚣张的得意。怪鸟再次来到了山庄中,一间接这一间地冲破了房门,却发现房间里根本没有村民们的影子。

  这只大鸟沮丧地尖叫起来,声音尖锐,几乎能穿破人的耳膜!

  终于有孩子忍不住哭出声来,只是一声,他的母亲就立马用手捂住了孩子的嘴。大鸟的怪叫声略一停顿,像是在倾听或辨认啼哭声的来源。忽然怪叫声再次响起,但与以往不同,似乎更为张狂。笑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它终于还是发现了这里!

  阿卡拉感觉自己在不住地颤抖,她向纳贝科特身边靠了靠。纳贝科特像个保护心爱女人的成年男人,伸手轻轻地将她搂在怀里——这一刻让阿卡拉备感温暖,更让阿卡拉确信无论发生了什么事,纳贝科特如何冷淡地对待其他人,其实他心里最终还是喜欢自己的。

  透过地库窗户的木栅栏,人们看见夜空中没有一丝云,明天应该会有一个好天气,往年的此时人们应该是会高兴的吧,毕竟辛勤劳作了一年,终于有了收成,在阳光下挥汗收割也是一种享受。可是,这样的日子还会再回来吗?那只怪鸟……

  是的,那只大鸟一定闻到了人类的气息,它在山庄的上空来回盘旋,突然俯冲向神事府邸的一间屋子。坚固的房顶,粗大的房梁,在大鸟的利爪之下却似薄纸般脆弱,纷纷化作碎片及木屑。

  人们大气也不敢出,拼命祈祷这一切早点过去。

  仿佛不找到猎物就不肯甘心,大鸟开始用它的爪子刨挖院子,它似乎已经知道人们的藏身之处,眼看地库就要暴露在大鸟的眼前。

  地库里再次响起孩子的啼哭声,虽然很快就被人制止住,但这给大鸟指明了方位。它更疯狂地挖掘土地。

  地库里那位年轻的寡妇,不知所措地捂着怀中婴孩的嘴,无辜的孩子不过是感觉肚子饿了,怎么知道这一声啼哭,将神事地库的方位完全暴露给了大鸟?

  耶诺尔华神事一脸怒气,他看了一眼那位母亲怀中的孩子,愤怒的表情似乎在埋怨。

  人们无声地瞪着这个昨夜才失去丈夫的年轻女人,女人眼中满是惊恐、自责和委屈。人们不自觉地往墙角的阴影里缩着,似乎想避开从窗口中射进来的那些微弱的光。大家的心情已经紧张到了极点,生死仿佛悬于一线。

  耶诺尔华神事开始后悔自己坐在了众人的中间,而不是一个角落,这让他正对着那扇大木窗,退无可退,避无可避。他紧紧地抓着怀里的包袱,仿佛那是他唯一可以抓住的救命稻草。

  纳贝科特就在掌杖神事身旁不远处,他第一次体会到了死亡逼近的感觉,也清楚地了解到了亲人们面临死亡的那种心情。他再一次体会到残酷的折磨和命运的反复无常。他很害怕,但他更多的是想到了死去的全家和昨夜牺牲的18位勇士,还有整个赤月山庄……

  他紧紧地搂住了怀中的阿卡拉,她是他最后一线幸福的希望,她是唯一能照进他心底的一道阳光。

  纳贝科特侧头看了看身旁的耶诺尔华神事。老神事眼中充满恐慌,神态怯懦甚至萎靡。往日的夺目光彩和尊贵荣耀已经荡然无存,此刻的他,不过是一个凡人——一个恐惧胆小的凡人。

  纳贝科特忽然觉得耶诺尔华神事很可怜,也很丑陋,甚至有些让人生厌。

  不容多想什么,大鸟已经发现了地库通风透光的那扇大木窗。它低头将眼睛凑近窗口看见了互相拥抱、瑟瑟发抖的人们。

  大鸟再次大笑般啼叫起来。

  人们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看着大鸟,那双闪着幽绿色光芒的大眼睛充满了得意、狡猾、残忍、暴戾的内容,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这双眼睛似乎不属于一只鸟,而应该是属于一个有思想的人——不!确切地说,应该属于一个魔鬼!

  大鸟向后退了一步,忽然展翅向着木窗俯冲过来。瞬间,手臂粗的木栅栏被撞成了碎片,墙壁也坍塌了一半,大鸟面目狰狞地站立在众人面前。它是那么高大,就算一个成年的男人在它看来也是虚弱渺小的。人们回想起阿里一家遭遇洗劫后的惨状和十八勇士战斗后的血迹,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们彻底绝望了。

  大鸟显然是很满意今晚的战果。它并不急着扑上前去一口一个吞掉这些被吓得惊慌失措的人们,只是先用爪子向前探了探,像只玩弄耗子的猫,试图看看猎物的反应:人们连忙向后退去,发出一声声惊呼。

  大鸟很得意,越发有了兴致。它举起它锋利的爪子,抓向面前已经无路可退的人们……

  站在大鸟正前方的就是已经年迈的耶诺尔华老神事,他的腿颤抖着,全身紧紧依附在怀抱着的包袱上。阿卡拉用力地抓着纳贝科特的手,他们的手冰凉得像没有温度一样。他们想冲过去救下耶诺尔华神事,但是,怪鸟那巨大的威慑力已经完全控制了局势。

  耶诺尔华神事看见大鸟向他伸出巨爪,也顾不了许多了,下意识地将手中的东西向大鸟掷去。碧玉、金珠、水晶、翡翠……奇珍异宝犹如普通的石头一般,被耶诺尔华神事一股脑儿投向了怪鸟。

  然而这点力度的攻击,对于大鸟而言,又算得了什么呢?它歪着头,眼中似乎充满了嘲讽,它在欣赏着面前人类的最后挣扎,这对它来说,是一种享受。

  最后“弹尽粮绝”的耶诺尔华开始上下摸索,他掏出怀里的从祭台中央取出的神石,想也没想那是什么,就准备向大鸟扔去。

  就在此时,耶诺尔华企盼的奇迹终于发生了——神石在朝向大鸟的一瞬间,再度发出淡淡的光芒。虽然看似微薄,但力量却似乎锐不可当,大鸟显然没有料到神石的出现,眼睛中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惊恐。它连退数步,神石的力量,它从来没有遇到过。

  耶诺尔华也愣住了,呆呆地拿着神石,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神事,大鸟怕神石,快逼退它!”站在一旁的纳贝科特首先反应过来。

  这时人们也恍然大悟:“神事,快,快将大鸟杀死!”耶诺尔华手持神石,神色却有些犹豫。许久才高举起神石,一步一步试探着走向大鸟。

  大鸟不安地嘶鸣着。

  耶诺尔华上前一步,大鸟就后退一步。

  大鸟的眼神中流露出恐惧、慌乱和焦躁的神情。

  显然它是极害怕这块神石。

  人们的心中重新燃烧起希望,“杀了它!杀了它!杀了它!”村民们在一旁助阵。耶诺尔华却不能肯定神石真正的力量,他决定不再向前靠近。只是冲着大鸟把神石投掷了过去。

  神石在空中优美地划出一条光痕,飞向大鸟,打在了它的黑色翅膀上。

  大鸟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好像刚才被神石击中的地方受了严重的伤。它连忙扑腾翅膀向后飞去,头也不回地迅速往后山逃跑了。

  人们恍惚间,一个看到一片大鸟遗落的羽毛,从夜幕中飘然了落下。羽毛上奇异的花纹是赤月山庄的人从未见过的,像是某个部落种族的图腾标志,又像是神秘的咒符。羽毛颜色黑得发亮,就像是一朵浸透了毒液的玫瑰,越是美丽越是让人望而生畏。

  羽毛落到地上,人们甚至还来不及叹息它的美丽,就看到以羽毛为中心的那片草皮,四散出一股力量,像水中的涟漪一样,扩散开来,一股焦灼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开来。草丛中的虫子纷纷外逃,那些跑得慢的,一个个倒在了被羽毛烧焦的草地上。片刻后,神事庄园后院的草坪中央,那些瞬间枯败的草,行成了一个很大圆圈……

  耶诺尔华神事首先从这样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第一次见识神石的力量,他更将它看作是无价之宝,更何况它方才真正救了他以及他的族人们——这东西说不定可以保住我的财产!耶诺尔华高兴地想。

  耶诺尔华从地库里爬了出来,缓缓蹲在门口的草地上,小心地拾起那块神石,放在掌心中仔细端详,收敛起光芒的神石,已经恢复了从前晶莹的样子。耶诺尔华爱不释手地抚弄着神石,那种想要占为己有的欲望愈发强烈了。他回头看了看其他人,还没有人注意他,这太好了!耶诺尔华想,然后若无其事地将神石揣进怀里……

  凯奇收回了种植在村民身体内的巴球希卡寄生虫,回过头来,看着安东尼道:“大家的记忆基本上就是这些。想必那些村民仓皇逃离这里,就是因为大鸟的事情。”“这么说来,碎片真的在神事手中,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它拿回来!”克拉莉噌地跳起来,向外走去。

  理查连忙拦了上去:“你比我还冲动,用脑子想一下,刚才的事情难道你已经忘记了吗?”“什么事?”克拉莉不服气地问。

  “现在这些村民对我们很不友好,而且更奇怪的是,只要你一出现,那些村民不是跪倒膜拜,就是兵戎相见。你说你如果现在就去,那些村民会因为被骚扰而把我们当作坏蛋。还有,你刚才也听凯奇讲了,是碎片保护了这个山庄,那只什么怪鸟惧怕碎片的威力,如果我们就这样去要碎片,谁会同意给我们?难道我们去偷去抢不成?”克拉莉不再争论,毕竟理查说得有道理。她沉吟了一会儿,对凯奇说:“你刚才说那只大鸟曾丢下一根羽毛,那羽毛是什么样子?”凯奇摇摇头:“这个不好说,因为一百个人看一件东西,就可能有一百种认识和理解。我的巴球希卡虫并不能将这些意识传递过来——见过羽毛的人,对羽毛的解释是不一样的。”梨裳问道:“克拉莉,你怎么对那根羽毛有了兴趣?莫非它能给我们提供什么线索吗?”克拉莉摇摇头,坐了下来,抚摸着身上华丽的衣裙,不再说什么。

  克鲁森从床上跳下来:“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就是刚才所提到的大怪物并非暗黑战士。根据以往的经验,将灵魂出卖给魔的暗黑战士,是不会惧怕碎片的力量的。梨裳,你有关于这些怪物的资料吗?”“我没有见过那是怎样一个形状的大鸟,只是听凯奇通过村民的回忆来描述,”梨裳摇摇头,“我想像不出来那是个什么样的大鸟。黑色的鸟……黑色的大鸟……真的不知道。”克拉莉抬起头,想说什么,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没有言语。

  她反常的举动,引起了安东尼的注意。克拉莉是一个急性子,有什么说什么,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感受,这时为什么却这样犹犹豫豫地不肯说出要说的话来?不管怎么说,她肯定有难言之隐,作为朋友,这种事情不好强求。于是安东尼说:“时间真的不早了,赤月山庄的故事一定另有隐情。因此,我们必须要养足充沛的精力来面对明天的事情,大家各自回去休息吧。”奥兰多第一个站起来,打着哈欠和裴斐佛夫一起离开了安东尼的房间。其他人也相继站起来走了出去,只有在最后面的克拉莉磨磨蹭蹭的,想说什么,又感到为难。

  安东尼说:“好好休息,不要多想。很多事情,不要为难自己。”克拉莉感激地冲安东尼笑了一下,转身回屋。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人面鸟身(完)     下一篇:人面鸟身(9)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