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人面鸟身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人面鸟身(5)

2004年12月13日15:33:28网易文化 火天车

  克拉莉忽然晕倒,大家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理查大叫一声“克拉莉”,便冲上去紧紧抱住她。

  克拉莉紧闭着双眼不省人事。理查紧张地摇着她,一遍遍叫着她的名字,可是她却不能回答。

  梨裳连忙过来为克拉莉把脉。克拉莉的脉搏非常微弱且时快时慢。一片暗黑色的斑块由她的胸口快速地向四周扩散着,一看就知道剧毒正以很快的速度向全身扩散。梨裳大惊失色,赶紧以针灸封住克拉莉的血管,不让毒液继续扩散。

  理查看着梨裳为克拉莉料理伤情,一点儿忙也帮不上,他只能焦急地望着气若游丝的克拉莉,紧紧锁着眉头。

  “梨裳,怎么样?”凯奇担心地问。他为自己没有更早地发现异状而自责。

  梨裳沉重地说:“克拉莉中了一种剧毒,这种毒是汇聚了89种剧毒蜘蛛的唾液淬炼而成的。这种毒见血封喉,只要一滴就能让一个凡人当场毙命。但这毒有一种奇怪的气味,容易让人发觉。可是如果掺在用花果酿制而成的酒里,不但味道可变得香甜,就连气味也能变得香郁。而且如果所掺的是百年以上的陈酿,那更可以加速这种毒液在体内的流动,使之变得更加剧烈。人一旦喝下之后,即使是华佗转世也回天乏术。”理查听完梨裳的话,面色更加忧郁,双手关节因为用力攥拳而有些发白。

  显然梨裳也感到十分棘手。她双唇紧抿,绞尽脑汁地苦思解救之法。

  “耶诺尔华这个老贼!”脾气火暴的克鲁森双拳紧握,身上的烈焰似乎就要喷涌而出。

  他想去找耶诺尔华算账,可是就在众人围紧克拉莉无暇顾及其他的时候,耶诺尔华已经偷偷地从侧门溜走了,现在哪还有他的影子?

  奥兰多和凯奇这时也发现耶诺尔华不见了,正待出门寻找,安东尼阻止他们说:“先不要管其他的,救人要紧!”然后安东尼对梨裳说:“梨裳,你有什么办法?”梨裳说:“我只能暂时封住克拉莉的血管,不让毒液扩散。这种毒太过剧烈,要想她迅速恢复是不可能的,但……”梨裳又迟疑了。

  “但什么?”理查焦急地问。

  “但是如果不能在两天内化解她体内的毒,毒液就会直冲克拉莉的心脏,那时候……那时候就更加麻烦了。”“那会怎么样?” 理查紧张得一阵颤抖。

  “也许……她会有生命危险。”梨裳甚至不敢去看理查的眼睛。

  “难道就没有化解的办法?”安东尼问道。

  “我的药也许会有一些效果,但药物并不是关键……”梨裳说话时面色迟疑。

  理查急迫地问:“关键是什么?快告诉我!”梨裳说:“关键是克拉莉自己的意志,现在唯一能让她苏醒过来的就是她自己的意志。”其实梨裳说这话的时候自己也不肯定,但这是唯一的希望了。

  梨裳再次为克拉莉切脉,确定毒液的确被封住了。接着,她从怀中取出一个刺绣精致的小锦囊,锦囊中装着梨裳精心调制的各种药丸,有的可以解毒,有的可以缓解血液的流动。

  梨裳皱皱眉,从各色药丸中取出一青一白两颗,放进了克拉莉的嘴里。理查紧张地等待着,过了一会儿,克拉莉的呼吸渐渐平稳起来。

  理查的心稍稍平静,他感激地看了梨裳一眼。

  梨裳也松了口气,她说:“克拉莉暂时还没有危险,只是毒液仍在体内,她还很虚弱。”理查问:“她什么时候才能醒来?”梨裳摇摇头说:“这就要看她自己了……”

  这个时候的克拉莉,感觉自己像是沉浸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中,她不能辨明方向,也看不见朝夕相处的同伴们。她真想大声呼唤理查的名字,可是发现自己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克拉莉像是回到了自己幼小的时候,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家族部落,金色的大鸟在空中飞翔……

  理查!你在什么地方?

  “克拉莉,原谅我,这是为父的宿命!”这是父亲的声音!克拉莉清楚地意识到。

  宿命……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一些羽毛纷纷从天空中飘落下来。

  理查……

  父亲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们整个家族都是神的战士,为了神的事业,我们甚至不惜献出我们的生命。克拉莉,你要永远记住!”是的,我记住了!

  “面对敌人不要手软,只有出击,必须使尽全力。记住,战斗只能有一个胜者,他是唯一的!要么是敌人死在你的面前,要么是你倒在敌人的脚下。”奔赴战场前,父亲对克拉莉说道。

  “它是我们族内的耻辱!”父亲倒在了敌人的脚下,“我们世代巫师,没有一个不是纯真善良的,我们的鸟被誉为和平正义的化身,怎么会呢!它怎么会背叛我们呢!”父亲!

  理查,帮帮我!

  “不要放弃,克拉莉!你是神的战士!”父亲!我不会放弃的!

  她看见远方出现了一丝微弱的光亮,那丝光亮越来越强烈,像是看见了希望,克拉莉努力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光明走去。

  渐渐地,克拉莉的手指已经有了知觉,再接着她就像从熟睡中醒来,缓缓睁开倦怠的双眼。理查的脸色一直随着克拉莉的努力醒转而微妙地变化着,当克拉莉完全睁开了眼,理查才面露喜色。一瞬间,理查鼻子一酸,觉得自己快要落下泪来,他知道自己是真的害怕了。

  安东尼高兴地说:“克拉莉终于战胜了自己!”可梨裳却并没十分雀跃,因为她知道克拉莉的毒不过是暂时被控制住了。如果没有解药的话,还是相当危险的。

  克拉莉一睁开眼就看见了理查俊秀的脸庞上泪光闪烁的双眼,她的心一下子有了依附。

  克拉莉幽幽地说道:“理查,你为什么扔下我,我怎么就找不到你了?我很害怕!”她那副楚楚可怜的表情是从来不曾有过的。

  虽然理查不知道克拉莉指的是什么,但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无助的克拉莉。他感到自己的心里一阵刺痛。

  理查努力地笑了一下,说:“你那么泼辣,我可不放心你去祸害他人。不过,你自己也应该小心一点,一杯酒就喝成这样,真是丢脸。”看到这两人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互相斗嘴,明明互相关心却又抵死不肯承认。其他人会心一笑,打算离开这里,让他们俩说些悄悄话。

  但此时,大殿外忽然传来轰鸣声。轰鸣声由远及近,来势极快极猛。几个人尚有些摸不清头脑,正欲出去察看,这时外出打探消息的奥兰多急冲冲地奔了回来。

  奥兰多喊着:“不好了!不好了!”“出了什么事?”安东尼连忙问道。

  “不、不、不好了!”奥兰多这时才发现克拉莉醒了,“咦?克拉莉康复了么?”“我给她吃了两颗密制的药丸,暂时可以让她保持清醒,但不是完全康复……”梨裳简单地解释道,她此刻更关心这令人胆战的轰鸣声:“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这是什么声音?”“有一大群牛羊和马向这里奔来,它们像疯了一样狂奔,恐怕会把这里踏平的!”奥兰多说。

  “牛羊马群?”安东尼和梨裳互相看了一眼,“怎么会忽然有一大群牛羊和马呢?”“对了,”理查问道,“跟你一起的凯奇和克鲁森呢?”奥兰多说:“他们说这显然是冲着我们来的,他们先看情况抵挡一阵子,让我赶快回来告诉你们。”安东尼点点头,正在思量对策,此时,凯奇和克鲁森匆匆地赶了回来。

  那轰鸣声已经越来越近,似乎连大地都在震动着。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安东尼问道。

  “大约有几百头牲畜,它们速度很快,恐怕不好抵挡。”凯奇说。

  克鲁森说:“是村民在后面驱赶的,他们似乎一定要置我们于死地……我觉得我们最好先进去里面避一避,这里入口窄,它们一下子不能全冲进来。我们可以守在门口,进来一头打倒一头。另外,我们再派两个人绕到它们的后面,抓住那些驱赶它们的村民,前后夹击,应该还可以控制一下局面……”克鲁森还未说完,屋顶就因为承受不住大地剧烈的震动而即将坍塌——显然这里是呆不住了。

  “我们必须撤出去!”安东尼当机立断地说,“克鲁森和梨裳,你们绕去后面截住村民,理查你负责保护好克拉莉,我们冲出去!”安东尼说完,率先冲在了前头,梨裳紧跟其后,理查护着克拉莉在最后。七个人刚刚踏出大殿门口,一块石板从屋顶断裂下来,就砸在众人方才站立的地方,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当七个人直面这场挑战时才发现,他们太小看这群畜生和村民们了,单靠三两个人根本没有办法抵挡住它们的冲撞。更何况克拉莉重伤在身,理查还要照顾她,这就少了两名主力。

  同时,村民们并不是紧紧跟在后面,而是分散开来,骑坐在靠后的马背上,因此,原计划中的“擒贼先擒王”也变得不甚可行。

  还未等战士们想出对策,牲畜们已经将众人团团围住。原本温顺的动物在主人们刻意的驱使下两眼发红,兽性大发。

  五个人紧紧围成一个圆圈护住克拉莉和理查,战斗一触即发。一头牛用角对准了奥兰多,像要随时冲向他。奥兰多虽然是战士中最年轻的一员,平时也天真烂漫活泼调皮,但面对真正的战斗时他是丝毫不会胆怯的。他握紧双拳,生命项链里的海水波涛起伏。

  裴斐佛夫紧紧护着奥兰多,它愤怒地瞪着那头不安分的牛。本来随时要冲上来的公牛一见到块头庞大长相古怪的裴斐佛夫,竟然立时没了脾气,向后退了好几步。

  奥兰多微笑起来,他轻轻地拍了拍裴斐佛夫的头,用海洋族的奇特语言对着他说了些什么,裴斐佛夫点点头。

  然后奥兰多示意众人将耳朵捂住,战士们虽觉奇怪,但还是照做了。

  裴斐佛夫向前迈了一步,忽然仰天长啸起来。兽群开始不安地骚动,并且缓缓地向后退去。

  村民大吃一惊,不料形势会如此急转直下。他们拿着鞭子继续抽赶着这些牛羊马群向前冲,可是,这反而惹恼了牲畜们。畜阵开始乱起来,走向不同的方向。裴斐佛夫乘胜追击再次吼啸起来,原只是四下走动的群兽,开始狂奔。村民们顿时阵脚大乱,自顾不暇,有几个骑在马上的人险些被狂躁的马摔下来。

  一场迫在眉睫的生死大战竟然被裴斐佛夫化解于无形,众人只觉得好笑。但还没等松下一口气,忽然又有巨大的石头从天而降,战士们纷纷避开。

  抬头看去,原来趁众人在与兽群对峙之时,有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悄悄地爬上了大殿的顶部。看见群兽阵势已乱,他们就将大殿顶部断裂的碎石推了下来。

  理查抱着克拉莉和梨裳一起跃跳到高处躲避。克鲁森对着滚滚而下的巨石一掌劈去,石头瞬间裂成数块。

  小伙子们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能用一双肉掌生生地劈开石头,他们都愣住了,像雕像一般呆立在屋顶上。

  克鲁森一笑,一飞身跃上屋顶擒住了这几个尚在震惊中的家伙。

  正当一片混乱之际,一个白发白袍的老头儿在大殿侧面一闪而逝——他正是下毒之后潜逃的耶诺尔华神事。

  耶诺尔华神事其实一直躲在大殿后室中,眼见着大殿就要坍塌,他不得不逃出来。

  他原本想趁乱悄悄溜出庄园,可是没想到刚一现身,就被眼尖的奥兰多逮住了。

  奥兰多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耶诺尔华老神事给擒住了。他调皮地揪着耶诺尔华的长胡子,将他带到众人面前。

  奥兰多大声说:“大家快看啊,这是谁?”人们听见声音一一回头,村民们看到大神事被擒,也都纷纷丧失斗志,放弃了兽群,并且扔下手中的器械,缓缓聚了上来。

  克鲁森在屋顶微微一笑,挟着两个仍然目瞪口呆的年轻人跃了下来。

  “理查,我把他交给你了,你给我什么报答?”奥兰多兴奋地说。

  “你不是一直喜欢我在枫林溪拥有的那座古堡么?送给你算是答谢了。”理查瞪着耶诺尔华,虽然嘴上在和奥兰多调侃,但脸上毫无表情。

  “真的吗?”奥兰多欣喜道,“你可不许耍赖!”奥兰多说着一伸手,居然像丢一个小玩具一样将耶诺尔华神事抛向理查。

  耶诺尔华的心几乎要跳出胸口,他活了近一个世纪,想都没想过有一天会被人扔在空中耍着玩。

  理查一手扶住克拉莉,另一只手接住已吓得面无人色的耶诺尔华,一把把他拉到面前,犀利的眼光直逼耶诺尔华。

  理查说:“说,为什么要下毒害我们!”本来就吓傻了的耶诺尔华被理查一声吼,差点魂飞魄散。

  梨裳看着老人颤抖的白发,有些不忍:“理查,还是放开他慢慢说吧,他这样什么都说不出来的。”“是啊,理查,奥兰多太调皮了,你别和他一起闹了,要是把他给吓坏了,我们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克鲁森说,“可惜,凯奇的寄生虫进不了他的身体,否则我们就不用这么费劲了。”理查盯着耶诺尔华,脑海中闪过种种念头,想着克拉莉险些丢了性命,现在仍然没有恢复,他真想就这么把这个老头丢到天上去。

  “理查……”克拉莉轻轻地拍了拍理查紧拽着耶诺尔华衣领的手,“放开他吧,我想问个明白,否则到了地狱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得罪了他们。”理查略一迟疑,放开耶诺尔华,握住克拉莉的双手。

  他对她轻声地说:“别胡说,地狱这种地方是你能去的吗!”耶诺尔华老神事瘫软在地上,身后有村民想上来搀扶,却又不敢。

  梨裳见耶诺尔华因受了惊吓而面色惨白,她内心有些不忍,于是蹲下扶起了老人。

  她说:“耶诺尔华神事,您还好吧。他们和您闹着玩呢,您没事吧。”耶诺尔华缓缓地回过神来,他看着梨裳善良无邪的笑容,眼圈一红:“我没事,谢谢……”“神事,我真的想知道为什么你们这么憎恨我?难道就非要置我于死地么?”克拉莉虚弱地倚着理查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她惨淡的脸上已全然没有了血色。

  耶诺尔华见大家这时还如此和善,他心想,自己是不是确实误会了这几个外来人。

  “唉,这说来话长啊……” 耶诺尔华摇了摇头说。

  “得了,你不用说了,”奥兰多忍不住卖弄,“你们的事情我们早就知道,是不是大鸟啊、神石啊这些让人闹心的事?”“啊?”众村民吓了一跳,这些事情没有人告诉过他们啊。

  奥兰多得意地笑了笑,故意不点破,只是说:“我们是神的战士,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隐瞒我们的。老神事,你还是直接说你们为什么要害克拉莉吧!”“唉!”耶诺尔华对奥兰多仍心有余悸,不敢看他,“既然你们都知道,那我就直接说吧,自从那只大鸟被我们吓走后,大鸟掉下了一片羽毛,羽毛一落地就将周围的地面焚烧了个干净。”“我们都觉得奇怪,这样的一片羽毛为何会有如此威力?”耶诺尔华接着说,“我只记得羽毛上有一个很奇怪的图案,像某个部落的标记,也像是咒符,虽然我们不知道那代表什么,但我们牢牢记住了那个图案。”耶诺尔华神事回头看了一眼克拉莉,指着她的羽衣道:“就是那个图案。”这时,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克拉莉的羽衣上,只见它编绣的每一片羽毛上都有一个奇特的图案,其花色造型的确是十分少见的。因为大家朝夕相处,早已对这些习以为常,所以并没有特别注意。而且战士们都知道克拉莉来自一个古老的神秘部落,因此,她身上有一些特殊的东西大家也都不觉得奇怪。更何况这七个人,每个都有自己的过去和原本所属的种族部落,在常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

  克拉莉好像早就知道似的,说:“你们以为我就是那只大鸟幻化而成的人,是吗?”克拉莉看着周围聚集的村民,人们互相示意,最终大家都点了点头。

  “难怪……”凯奇点点头,“这样的话就难怪了,大鸟杀了阿里一家,杀了18位勇士,又杀了纳贝科特,难怪村民们人要和克拉莉拼命了。”“可是,克拉莉又不是那只大鸟。”奥兰多白了凯奇一眼,“克拉莉才无辜呢,这叫代人受过,还差点把命搭上了,真是冤枉!”克拉莉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耶诺尔华神事,”安东尼说道,“请您和您的族人相信我们,我和我的同伴都不是坏人,都不可能做出这么凶残的事情。而且克拉莉就是一个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不是什么鸟的幻形。”“当然,当然。”耶诺尔华忙不迭地点头,但眼神中仍有几分疑惑。

  克拉莉见状道:“老神事,你是不是还在奇怪我羽衣上的图案?还在怀疑我?”“不敢不敢。”被看穿了心事的耶诺尔华神事讪讪地笑着,十分尴尬。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告诉你吧,也免得你们再来寻我晦气。”克拉莉撇了撇嘴,她尚未恢复,但仍不失原来的脾气。所有的村民都慢慢聚上前来,安静地听克拉莉说有关这只怪鸟的来龙去脉。克拉莉的神情慢慢收敛,显出难得的严肃。

  “其实,在弄清你们村子里发生的事情后,我就已经猜出七八成了。而当耶诺尔华神事说到羽毛上的图案和我身上的一模一样时,我才真正的确定。”克拉莉虽然十分虚弱,但仍继续道,“我其实来自一个古老神秘的西方巫师部落,她在世界西方的尽头。我的羽衣其实是由我曾经饲养过的一只鸟儿的羽翼幻化而成的,羽翼上的图案就是我们部族的图腾,地位越高图腾的颜色就越鲜艳。”众人一边听一边仔细地观看克拉莉的羽衣。她的羽衣颜色绚丽轻柔华丽,大家不禁纷纷猜想克拉莉在她的部落的身份。

  克拉莉继续道: “我的父亲是那个巫师部落里的最高首领,身体里流着最纯正的黄金血液。他长年治理着我们一族,守护着我们的族人。直到中古时的第三次神魔大战爆发,我们部落作为战争的先锋军在最初就遭到了严重的创击,整个族落几乎完全被毁——我的父亲也是在这场战争中牺牲的。”言及此,克拉莉眼前浮现出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些画面,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克拉莉曾经以为自己可以将记忆埋藏,却没想到再次回想起来,这一切仍然是这么清晰。

  理查可以感觉到她内心深处的痛苦——其实每个人的一生,何尝不曾经过种种劫难呢?——他无言地握紧了克拉莉的肩头。

  克拉莉轻轻地将头靠在理查的肩上,略微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绪后继续说:“我们族人存活下来的寥寥无几,即使勉强逃离被杀死的命运,体内的黄金血液也被污染,心智尽丧,已经完全不是当初的他们了。我的父亲用他的全部力量和魔的战士们进行着对抗,直到生命的最后关头才将我送出生死战场,然而他自己却牺牲了。”“我们部落先前有一个习惯,就是每个人都会饲养一只鸟儿,来共享他的生命。后来神魔战争开始,这些鸟被当作战斗时的武器,参加了战斗……”克拉莉看了看聚精会神听她述说的村民们,“我怀疑,曾经有一支部队逃离到此处,其中一个战士的鸟儿,在这里产下一枚卵,想必是机缘巧合,那只鸟儿被孵化出来了。”“你说的该不会就是……”达尔其太太再次震惊道。

  “不错,我猜,给你们赤月山庄带来无数灾难的那只大鸟就是它。”众人倒抽一口冷气,达尔其太太频频摇头:“太不敢相信了,您方才说您的族人们善良友好,可是……”克拉莉叹了口气:“是的,他们的本性善良、温顺、友好,可是,在战争中他们体内所有美好之源的黄金血液被污染了,他们完全失去心智,性格变得截然相反。正因如此,在战争的最后,我们的族人甚至开始自相残杀。为了不让这些被污染了的族人们出去危害别人,我的父亲不得已也将他们一同杀死。”“哦……原来是这样……” 达尔其太太恍然大悟。

  克拉莉继续说:“我们族里有一种特殊的金色大鸟,它们有着极美丽的金色的羽毛,精致的羽毛和图腾花纹让它们看起来似乎有一圈金色的光芒。这就是人类传说中象征幸福、和平和快乐的西方极乐鸟。”“哦?原来真的有极乐鸟?我还以为这只是传说……”耶诺尔华老神事感慨道。

  “不错,但不幸的是,极乐鸟被污染后,会变得暴戾残忍,它的金色的羽毛也会蜕变成黑色。此时的极乐鸟已经嗜血成性,名字叫做斯逖姆法罗斯。曾经为人类衔来洁白色玫瑰花的金色鸟喙,现在已经成了吞噬人灵魂的黑暗之门,曾经为人类带来福音的金色的细爪,如今也已经成了撕碎人身体的强兵利器。”村民哗然,似乎怎么也不能把象征和平与幸福的极乐鸟和现在的那只恶鸟斯逖姆法罗斯联系在一起。

  “我们对赤月山庄遭遇到这样无妄的灾难表示遗憾,也很难过……”安东尼看了看自己的同伴,继续说,“我和我的朋友都很愿意帮助赤月山庄,我们可以去对付凶恶的斯逖姆法罗斯,为死去的村民报仇。”“是啊!是啊!”奥兰多说道,“我倒想看看,究竟是只什么鸟有这么大本事。它是不是晚上还会来进攻这个山庄?好,如果这样的话,你们就好好看着我们怎么消灭它吧!”耶诺尔华神事深深地向众人鞠了一躬,诚恳地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代表整个赤月山庄向各位表示最深的感谢,同时也为我以前所做的一切而道歉,真是对不起,我们太无礼了。”“慢着,既然是道歉,就要拿出诚意!”理查的口气仍冷冰冰的,“把克拉莉所中之毒的解药拿出来,这样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原谅你所做的一切。”“解药?”耶诺尔华一愣,“真是抱歉,我不知道有什么解药。'醉百年'和那一小瓶毒药都是祖辈留下来的,说是如果遭遇到什么灾难可以用它来制服敌人,让山庄免于一劫——不过我实在不知道有什么解药。”“你……”理查再次愤怒起来。

  “算了,理查……”梨裳说,“也许掌杖神事确实不知道解药。这种毒源自很古老的方子,外人一直以为失传了,不想在赤月山庄竟然有保留下来……其实连我也从没有听说过这种毒有解药呢!”“那可怎么办?”理查绝望地喊着。

  “事到如今,只能试一试以毒攻毒了……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梨裳无奈的说道。

  “以毒攻毒?那那你有把握么?”理查担心地问,他实在不想拿克拉莉的性命去做赌注。

  “我只能尽力。”梨裳抱歉地说。

  理查忧心忡忡,脸上蒙上了一层阴影。

  “别担心。”克拉莉看着理查为自己如此担心,感到一种幸福,即使真的无力回天,她也满足了。

  克拉莉安慰理查道:“我相信梨裳的,她从来没有失手过,不是吗?”“但愿如此……”理查不忍心去看克拉莉苍白的脸,扭过头去。


本文相关内容:战争』 『年轻人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人面鸟身(完)     下一篇:人面鸟身(9)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