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人面鸟身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人面鸟身(6)

2004年12月13日15:33:55网易文化 火天车

  夜幕降临,众人在庄园里点起灯火。下午的战场没有人收拾,一片破败,庄园的庭殿已经坍塌了一半,像是一座被人遗弃的废宅。在火光的映照下,散落一地的石块在大厅的墙上投下了巨大的阴影。

  耶诺尔华看看四周,叹了口气,暗暗感叹世事无常。仅仅一下午时间,几代赤月人精心建造的大殿就毁于一旦,这残破的景象让耶诺尔华心中泛起一阵阵绞痛。在这次的变故中,耶诺尔华是付出了惨痛代价的。

  想他耶诺尔华在赤月山庄,那也是高居众人之上的身份,斯诺维达尔氏世代继承掌杖神事之职,几乎可以随心所欲呼风唤雨,凭什么只有自己遇上了这样的事?

  为什么冥冥中好像有什么力量在刁难他?为什么偏偏是他?耶诺尔华心中涌起一种复杂的情绪,他怨恨着,恐惧着,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嘴唇,越想越不能自拔。

  众人聚在大厅里,谁也不说话,等待着大鸟的再次出现。灯芯的火焰一跳一跳,晃着众人的脸,让每个人看起来都有些阴晴不定。克拉莉半卧在地上,好像是睡着了;理查时刻不离克拉莉左右,忠心地守护着她;安东尼端起自己心爱的宝剑,仔细地擦拭着;梨裳站在安东尼对面,透过窗口看着夜空,朦胧的月光洒在她身上,像是为她披了一层银白色的纱;奥兰多开始还有一搭没一搭地逗弄裴斐佛夫,过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地呵欠连天,打起瞌睡来;凯奇和克鲁森并排坐着,他偶尔低声和克鲁森说上一两句话,更多的时候则是愣愣地发呆。

  耶诺尔华神事端坐在主位上闭目养神,显出一副平静如水的样子,但不时跳动的脸颊肌肉,暴露了他的不安。

  忽然,一声尖厉而怪异的鸟鸣划破寂静,惊起了所有的人。

  耶诺尔华神事紧张地说:“终于来了。”裴斐佛夫听见如此的嘶叫,也忍不住长啸起来。两种声音一远一近,一个尖厉一个低沉,此起彼伏相互呼应,像是怪鸟还没和裴斐佛夫见面就已经开战了。

  只听得那怪鸟的叫声越来越急,尖锐而悠长。若说裴斐佛夫的啸声犹如金鼓齐鸣、万马奔腾一般,那夹杂其间的怪鸟叫声则似巫峡猿啼、子夜鬼哭。怪鸟和裴斐佛夫的声音,一个极尽惨厉凄切,一个却是浑厚深远。此高彼低,彼进此退,互不相让。

  几个村民已经开始被这声音震得呕吐不止,慌乱中,人们纷纷捂住了耳朵,不敢再听。

  过了一会儿,鸟声渐渐逼近。大家都知道,斯逖姆法罗斯已经被裴斐佛夫的叫声吸引过来了。奥兰多满意地拍了拍裴斐佛夫的脑袋,裴斐佛夫看了看他,停止了与怪鸟的对峙,虽有点儿不服气,但它还是顺从地站到奥兰多身后。

  “我在这里只能碍手碍脚,不如去后厅躲一躲。” 耶诺尔华神事还未等众人开口,便急急走进后厅。

  “安东尼,”梨裳叮嘱道,“他们刚才说斯逖姆法罗斯的羽毛可以把地面烧焦,我猜它身上一定有剧毒,大家要千万小心,不要尝试与它近搏。”安东尼点点头,转身向同伴们说:“梨裳照顾克拉莉,裴斐佛夫留下守护,其他人都准备好了跟我走吧。”一场激烈的战斗就近在眼前,所有人都严肃起来,就连奥兰多也不再嬉闹,他摩挲着颈上的项链,里面的海水又不平静起来。

  理查小心地松开拥着克拉莉的手,他轻轻替克拉莉拢了拢垂下的发丝,然后把她交给梨裳。

  克拉莉点点头,对他说:“你自己小心。”理查什么也没说,只是眼睛里闪过一丝缥缈的神情。

  终于到了决战的一刻。众人来到了院子中的空地上。

  身体中流动着暗黑力量的斯逖姆法罗斯在夜空中盘旋着,始终没有下落。它巨大的羽翼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它的双眼更加阴暗了,但也多了几分木然,似乎有一种失去了心智的麻木。

  忽然斯逖姆法罗斯径直向战士们俯冲过来。克鲁森向前一个踏步,双手在空气中划出漩涡。气流越转越快,渐渐形成了一股热风,克鲁森冲着大鸟飞来的方向用力把热风推出去。热风在急速地行进中形成灼热的火焰,直逼大鸟。

  斯逖姆法罗斯显然没有料到,急忙侧转身调转了一个方向,避开了这一击。灼热的拳风随即形成了一股强大的飓风,霎时包裹住大鸟。大鸟极力一挣,直飞冲天,冲开了火焰的包围,几根被烧焦的羽毛飘落下来。羽毛一经落地,便迅速地灼烧地面,并四处扩散开来。

  这时奥兰多闭上眼默默念动咒语,生命项链中喷出一股强劲的水流,地上的火苗迅速被浇灭。

  奥兰多顺势指挥着这一股强大的水流冲天而去,翻滚着袭向斯逖姆法罗斯。但是这次大鸟已有了防备,它展开巨大的羽翅,将水柱拢入自己的怀中。翅膀再度展开时,水柱已经消失不见,就像通过了大鸟的身体去往了另一个空间。

  安东尼并不慌张,手持日月神剑,站在一旁督战,并伺机寻找着进攻的机会。

  凯奇将体内的巴球西卡虫悄悄引出体外,并在斯逖姆法罗斯不知不觉之时,将巴球西卡虫一股脑儿从指尖射进了它的身体。

  凯奇用心智操控巴球西卡虫向大鸟体内最深处探去,可是他发现斯逖姆法罗斯的体内似乎没有任何器官,只是黑洞洞的一片。奇怪的是,它的体内似乎另有一种生物,虽然凯奇不能确定,但他确实听见了大鸟体内有另外的几个声音。这些声音搅得凯奇有些头痛,凯奇不敢再迟疑逗留下去,便一挥手将巴球西卡虫重新收了回来。

  吞噬了水柱的斯逖姆法罗斯开始反攻。它嘶鸣着张开锋利的巨爪向战士们抓来,战士们想起梨裳的话,纷纷避开它带毒的利爪。

  斯逖姆法罗斯似乎看出众人害怕触碰到它,因此加紧了贴近式的攻击,战士们甚至来不及使出自己的招数,只能来回躲闪着。

  理查瞅准了一个机会,纵身跃起,以极快的速度绕到大鸟背后。他用一道紫色的闪电袭向大鸟的背部,大鸟的注意力本就不在身后,所以理查的闪电一击即中。

  斯逖姆法罗斯惨叫一声,立刻放弃了对其他三人的攻击,转身向理查的方向冲来,理查风一般地快速躲开……

  梨裳和克拉莉紧张地透过窗户观看同伴们与大鸟的激战。克拉莉看见大鸟身上的羽毛花纹与自己羽衣上的花纹确实一模一样。

  克拉莉喃喃说道:“是它,原来真是它……”“什么?”梨裳显然有些心不在焉,“克拉莉,你说什么?”“梨裳,你可不可以用'瞬间治疗法'帮我暂时恢复体力?我有办法打败斯逖姆法罗斯了。”克拉莉说。

  梨裳看了看外面相持不下的双方:“你确定?理查要我好好照顾你,他可不许你带着伤去战斗。而且……”“这种时候顾不了那么多了,我相信只有我知道怎么才能制住它。”克拉莉肯定地说。

  “我可以用'瞬间治疗法'暂时缓解你的伤,可是你伤得很严重,'瞬间治疗法'的效果只能维持十几分钟,同时还会消耗你身上现有不多的能量……”“别想那么多了!”克拉莉坚定地说,“你知道我是个固执的人。谢谢你!”梨裳摇了摇头,不再劝她。

  梨裳站起身,缓缓闭上眼。不一会儿,她身边出现了一个银色的轮廓,随后她信手一扬,将光洒在克拉莉的身上。

  克拉莉立刻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就像春雨一般,从皮肤各处渗透入体内,且越积越多,越来越强。只一瞬间,克拉莉仿佛完全康复了一般,身体中充满了力量。

  “记住,克拉莉,你只有十分钟!要速战速决!”梨裳提醒道。

  “谢谢你,我知道你尽力了。放心吧!”克拉莉不再浪费时间,转身投入门外如火如荼的战场。

  克拉莉扭动着腰肢,双手如同摘星般优雅地打出漂亮的兰花璇,双脚轻盈得像踏在一朵娇嫩的花蕊上。克拉莉的舞姿优美华丽,妖娆魅惑,如同一只绚丽的蝴蝶,但更像一只翩翩展开双翅的彩凤。

  斯逖姆法罗斯显然没有料到,会有如此美丽的一个女人跳着如此迷幻的舞蹈忽然出现,就在这迟疑的一瞬间,已经给了克拉莉见缝插针的机会。

  克拉莉微笑着,眼神妩媚,身软如缎,迷踪般的步伐蛊惑着斯逖姆法罗斯。迷雾,渐渐从她的羽衣下升腾出来。

  奇异的事发生了,庞大笨重的斯逖姆法罗斯居然也跟着克拉莉跳起舞来,起初只是简单的八字步,克拉莉越跳越快,它也像中了媚惑般跟着旋转,只是那庞大的身躯旋转起来带着“呼呼”的风声,不仅没有克拉莉舞得优雅,甚至有些可笑。

  安东尼、理查、克鲁森、凯奇和奥兰多退到一旁,静静地看着克拉莉七彩的羽衣叠转着,就像一朵即将盛开的彩莲。

  “克拉莉真厉害!”奥兰多笑着看了理查一眼,“没想到这只鸟也受不了她的迷雾呢!”理查没有搭腔,他现在更多的是担心克拉莉实际虚弱的身体,他知道强制使用“瞬间治疗法”是很伤害身体的。同时他又有些自责没有尽快战胜斯逖姆法罗斯,还劳烦克拉莉出手。

  淡淡的雾气从克拉莉不断旋转的身体里散发出来,越来越浓。迷雾很快将克拉莉和斯逖姆法罗斯包裹住了。在迷雾外面的战士们,只能透过烟雾看见两个不断舞动的剪影。

  激烈的打斗将附近的村民都吸引了过来。当五位战士在和斯逖姆法罗斯纠缠时,村民们只敢远远地躲在石头后面看,而现在他们也被克拉莉的舞姿吸引了过来。

  几个意志薄弱的年轻人首先抵挡不住她的诱惑,跟着舞蹈起来,向着克拉莉的方向越跳越近。

  理查皱了皱眉,如果这些人靠近,会带来更多的伤亡,正待上前将几人打醒,迷雾却渐渐变得淡薄。

  克拉莉越跳越慢,脸色也变得苍白,而斯逖姆法罗斯此时懵懵懂懂,已是被克拉莉迷惑住。但随着克拉莉的力量越来越弱,它也正在渐渐地恢复清醒。

  “安东尼,克拉莉快支持不住了,别等她用轻灵钩了,你快去帮她!”梨裳着急地喊道。

  安东尼听见梨裳的话,立刻抽出宝剑,一跃而起。安东尼举剑狠狠斩向斯逖姆法罗斯的头部,银色的月光中,安东尼的身影矫健而灵活,宝剑闪闪发光。

  大鸟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就顿时身首异处了,它的眼睛里仍是因迷茫而呈现出的木然,尖而利的嘴微微张着,似乎还在惊讶着突如其来的巨变。就这样,斯逖姆法罗斯的身体缓缓倒下,而它的头鸣叫几声后,便没了动静。

  斯逖姆法罗斯的血液从被斩断的颈项中飞涌出来,有几滴溅在克拉莉的脸上。

  克拉莉亲眼看着自己曾经的同伴死于非命,心脏被一种痛楚辛酸强烈地侵袭。她现在终于能体会当时父亲老泪纵横,高举利剑扫向那些被污染了的族人时的心情了。

  她心力交瘁,感到越来越疲倦,只想沉沉睡去。于是身子一软,躺倒在身后理查的怀中。

  克拉莉再次晕厥过去。这时才有人大声喊道:“斯逖姆法罗斯死了!它死了!”村民们纷纷向大鸟的尸体看去,见往日暴虐残忍的斯逖姆法罗斯如今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几个胆大的男人首先走近它的尸体,看见大鸟已被斩成两段,兴奋地大声招呼村民们:“斯逖姆法罗斯真的死了!真的死了!我们自由了!我们再也不用害怕,再也不用逃难了!”村民们雀跃,发出由衷的欢呼。

  斯逖姆法罗斯终于被杀死了,战士们松了口气,梨裳带着裴斐佛夫走出大殿,向众人迎去。

  “梨裳你快看看,克拉莉不行了!”理查横抱着克拉莉,轻轻地把她放下。

  梨裳为克拉莉搭脉,发现克拉莉的脉搏虽然仍很虚弱,但却平缓了许多,而且她体内的毒液也不知为什么不那么强烈了。梨裳感到奇怪,正待发问,忽然看见理查小心地拿出一方手帕,打算为克拉莉擦拭脸上的污浊。

  梨裳心中一喜,忙问:“这是什么?”“什么?”理查顺着梨裳指的地方看去,“你说这些脏东西?这是斯逖姆法罗斯的血……”梨裳并未用手去沾那些呈黑绿色的血液,只是从发髻上抽下一根细细的银针,探入血液中,银针瞬间变成黑色,可见血液中含有剧毒。

  理查脸色一变,赶紧低头看向怀中昏迷的克拉莉。克拉莉双眼紧闭,嘴唇苍白,呼吸微弱低缓。

  梨裳却微笑起来,她说:“克拉莉有救了。”“你是说……斯逖姆法罗斯血里的毒正好可以克制住克拉莉体内的毒?”安东尼豁然开朗。

  “不错!斯逖姆法罗斯生前食用的毒物不计其数,同时它体内本身就含有剧毒,几种毒素混合,使其毒性更加剧烈,普通人当然是避之不及,可是对于克拉莉来说,这些却恰好是除去体内89种蜘蛛毒最好的解药。”梨裳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水晶瓶。

  她从斯逖姆法罗斯的身上取出毒液,再从怀中掏出一粒青色的药丸,一起给克拉莉服下。

  “这么烈的毒,克拉莉能承受么?”理查还是有些担心。

  在他的记忆中从来只有以毒制命,却从不知道以毒攻毒之说。

  梨裳微笑道:“在博大精深的中医学中,很多疑难杂症都是采用以毒攻毒的方式攻克的。你不觉得现在克拉莉的呼吸已经平缓很多了吗?嘴唇也慢慢开始有了血色。这表明毒液已被化去,但克拉莉的体力消耗太大,她仍很虚弱,这恐怕只能靠慢慢调养才行了。”理查听完梨裳的话,再看看克拉莉,发现她的呼吸虽然微弱,但的确很平缓,不似最初的忽紧忽慢。

  理查的脸色略有几分恢复,不再铁青,他稍稍放下心来。

  “理查,克拉莉需要休息,这里太乱了,我们另找一个地方让她慢慢调养吧。”安东尼看见克拉莉脸色开始好转,便对同伴们说,“斯逖姆法罗斯已经被除去,我们也可以放心离开了,我们这就走吧。”“走?”战士们奇怪地看着安东尼,他们虽然铲除了斯逖姆法罗斯,赢得了村民们的尊敬和感激,但是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一七异型的碎片啊!

  而且直到此时此刻,神事根本就不打算拿出碎片,怎么就要走了呢?众人都看向安东尼,安东尼面无表情,只是向大家点点头。

  战士们满腹狐疑地跟在安东尼后面,连夜出了赤月山庄。

  “安东尼,你到底在想什么?说吧。”理查在村外问安东尼,“克拉莉需要一个地方休息,难道还有比耶诺尔华神事的庄园更合适的地方么?”此时克拉莉已经苏醒,因为忙着赶路,她额头上已渗出了一层薄汗,呼吸也很沉重。

  安东尼抱歉地看着克拉莉,他说:“克拉莉,怎么样?还支持得住么?”克拉莉微笑着点点头,安东尼继续说道:“耶诺尔华既然瞒着我们碎片方面的事情,我想就算我们去要,他也不会给的。而且当地的村民奉碎片为神石,一定会阻止我们的。”“哦?”战士们都有些吃惊:“怎么说?你发现了什么?”“在克拉莉还没有出来帮我们之前,大家正与斯逖姆法罗斯纠缠不下,当时周围有许多村民都躲在石头和树的后面偷偷观战。”“是啊,我也看到了呢!”奥兰多说,“他们躲着,好像是害怕殃及池鱼,但又忍不住好奇心。”安东尼点点头:“但是,我还看见了一个人。”“你是说耶诺尔华?”梨裳道,“可他那时候明明说要躲在大殿的后室啊!”“那种小人不值得信任的,谁知道他又耍什么花招。”理查仍对耶诺尔华下毒一事耿耿于怀。

  “也许他也是因为好奇吧,这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安东尼说,“可是,在我们陷入苦战之时,我无意中看到有一些村民正在和他说些什么,我隐约听见什么'神石'之类的话。”安东尼摸了摸下巴,接着说:“碎片的威力我们都了解的,耶诺尔华神事曾用碎片将大鸟击退过一回,所以那些村民当时一定是要求耶诺尔华把碎片拿出来,同我们合作,一起击退大鸟。”理查接过安东尼的话:“但是耶诺尔华自始至终没有把碎片亮出来,原因很简单,他不想让我们知道碎片就在他身上。”“那老儿还真不简单呢。”克鲁森啧啧摇头,“心思居然如此缜密,那种时刻,还知道隐瞒下自己想要的东西。”“他自始至终都是满嘴谎言。”理查不屑地嗤之以鼻。

  “而且,我们是在帮助他和他的族人对付斯逖姆法罗斯啊!他明明可以助我们一臂之力,却袖手旁观,真是太过分了!”奥兰多越想越生气。

  其他的战士此时也都义愤填膺,认为耶诺尔华如此举动实在是有悖道义。

  “那么,安东尼,你有什么计划?”凯奇问。

  “既然耶诺尔华是个十分不可靠的人,我们也就不适合再在他的庄园里休息了,那样只能一直被他牵着鼻子走,除非动用武力,否则我们永远不可能得到碎片。”安东尼说,“因此,我想我们假装离开,再暗中查访,他肯定会有露出破绽的时候。我们要尽快找到隐藏'神石'的地方。”

  与此同时,远远的一个瘦弱的鹅黄色身影正在一点一点固执地向着庄园的方向移动,她正是被耶诺尔华费尽心思送去别院远离是非战场的阿卡拉。她的眼神因为过度伤心而变得有些空洞,一张小脸已经消瘦得失去了原有的清新可人,被紧咬着的发白的嘴唇却还是那么倔强——纳贝科特失踪了?她不相信,她不能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的失踪不见了。这就像是在做一场噩梦,却怎么也醒不过来。

  阿卡拉不是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当年爸爸妈妈和两个哥哥一齐遭遇山难去世时,她才六岁。小小的阿卡拉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就只剩下爷爷和自己了呢?他们的尸体被运回来的时候已经分辨不出五官了。

  只记得当时四周哭声震天。

  而后,小小的阿卡拉渐渐地什么也听不见了——在无声的世界里,她看见的只是鲜血的红。

  直到有一只小手温柔地握住了她,阿卡拉才知道,自己仍然是一个活着的人。她回头看到一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男孩。他并不是特别的英俊,虽然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但是眉眼里却已经有了一种令人心安的温暖,他的手也是冰凉的——正如前两天夜里,他们互相依偎时,感觉的一样——他不说一句话,甚至也没有看她,他正视着前方,眼睛微微眯着,侧面的轮廓在夕阳的映衬下有一道金色的光芒。

  她发现自己的世界开始有了颜色,她终于摆脱了血红,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阿卡拉忽然发现,一切有关纳贝科特的记忆,即使是最初的那一刻,一笔一画,也丝毫没有模糊。

  尽管现在纳贝科特不见了——虽然很多人说纳贝科特死了,但阿卡拉仍固执地坚持说他只是“不见了”——,他还能找到回家的路,一定能的!

  一定!

  斯逖姆法罗斯死去后,耶诺尔华神事的庄园里灯火通明,村民们纷纷拿着火把来看罪恶滔天的大鸟。人们大声咒骂恶鸟的种种罪行——村民们想起了被灭门的阿里一家十三口;想起了上山作战、英勇牺牲的十八勇士;想起了被损坏的家园;想起了不得不背井离乡的集体避难……

  村民们情绪愤慨激昂,如果不是害怕斯逖姆法罗斯身上的毒液,恐怕早就有人冲上前去再砍它几刀了。

  一个年幼的孩子拾起一块石头,向斯逖姆法罗斯的尸体扔去,石头重重地砸在它身上,墨绿色的血液被溅了起来,又落下。

  大人们也纷纷拾起石块树枝等,向尸体狠狠掷去,以泄心头之恨。

  不知是谁扔掷的一块石头,砸中了斯逖姆法罗斯已经断开的头颅,它在另一边的庞大的身体竟然重重地一颤。

  村民们被吓了一大跳,纷纷住手,屏住呼吸,唯恐有变。

  寂静中,斯逖姆法罗斯没有再动,一个胆子颇大的村民就拣起一块石头再次砸向它的头部。

  那没有了头的大鸟,忽然一跃而起,竟活了一般的横冲直撞,村民们被这一突变吓得四下逃窜,尖叫连连,一片混乱。

  好在这只令人恐惧的怪鸟的身体并没有支持多久就再度轰然倒下。村民还未逃到远处,听见一声响,忍不住回头,发现鸟身这时又倒下了。

  黑暗的夜色里,一阵冷风吹过,两个黑暗的影子飘忽游荡——这正是一直躲藏着的暗黑使者。

  眼见七位战士走出山庄,暗黑使者开始对着死去的斯逖姆法罗斯施法念咒,呼唤着斯逖姆法罗斯体内的暗黑力量。

  一时狂风席卷,人们几欲站立不稳。视线模糊的村民恍惚间看见那只鸟身的颜色渐渐变得更加暗黑,羽毛上的奇异花纹也消失殆尽,整个鸟身已经变得通体透黑了。

  更令人恐怖的是,在本来无头的断裂的颈项处,含着剧毒的血液渐渐凝固,从这巨鸟的身体里,竟然缓缓又长出了一颗头颅颅!

  那颗新生的头颅还带着丝丝血迹,缓缓地抬了起来。

  人们看到的是一颗即将腐烂的人的头颅!

  那已然模糊的面容,居然是失踪许久了的纳贝科特。虽然是纳贝科特的眉眼,但神情早已变得冷漠茫然,似乎已经没有了人类的感情。他眼睛无力地睁着,瞳仁空洞,像是被一种力量锁住了所有的记忆。

  站在人群中的达尔其太太泪流满面,无声地晕厥了过去。大人紧紧地把孩子们搂在怀里,即使是壮年的男人也止不住浑身颤抖。这样的一幕,任谁看了也会被梦魇纠缠一生。

  就在这时,阿卡拉从村外赶来,正好看见了这一幕。

  为什么斯逖姆法罗斯会长出这样一颗人类的头颅?那头颅居然是纳贝科特的?纳贝科特到底是怎么了?这个怪物究竟是纳贝科特,还是斯逖姆法罗斯?

  “不,不,这怎么可能?”匆匆赶来的阿卡拉捂住了嘴。

  她并不觉得这有多么恐怖,但是她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劫难,纳贝科特才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黑暗的云层遮住了纯洁的月光,赤月山庄此时已被暗黑使者的力量笼罩,陷入了毫无出路的困顿中。


本文相关内容: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年轻人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人面鸟身(完)     下一篇:人面鸟身(9)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