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人面鸟身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人面鸟身(7)

2004年12月13日15:35:00网易文化 火天车

  暗黑力量将赤月山庄笼罩的那一刻,七位神的战士也发现了异状。

  “糟了,”凯奇不安起来,“是暗黑力量!在赤月山庄那边!”战士们听了凯奇的话,急急忙忙地朝着赤月山庄的方向看去,大家都大为惊讶。的确,不知不觉之中,强大的暗黑力量已经升腾起来,紧紧地包裹住了整个赤月山庄。

  “我们太过于大意了。”安东尼感到一阵深深的内疚,禁不住眉头紧锁,“我们都只顾着去对付耶诺尔华,想着一七异型碎片的事情,却忽略了暗黑使者的存在!这下事情严重了,都是我的错,是我太过于疏忽大意了!”“别这么说,”克鲁森的神情也很严峻,但仍然安慰地拍了拍安东尼的肩,“我们谁都没有办法预料到暗黑使者的行动会那么迅速,而且正好选在我们离开的时候!”“这一定是它们早有预谋的!”理查恨恨地说道。

  “可是,奇怪的是,斯逖姆法罗斯已经被我们杀死了啊!照理说,暗黑力量已经没有了物质承载者,即使暗黑使者现在跳出来,也不会兴起什么风浪。我看唯一符合魔的要求的人,就是自私的耶诺尔华,但是耶诺尔华的岁数和体质根本就不能承受巨大的暗黑力量,如果随便找一个人的话,暗黑力量也不能够发挥出太大威力的。”凯奇奇道。

  克鲁森说:“还有一个人,就是内心充满仇恨的纳贝科特,他也很可能被暗黑使者利用。”“不管发生了什么变故,”安东尼沉吟着,“我们还是先赶紧回去要紧,到了那里就会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了。但愿事情还没有糟糕到不可收拾的程度。”战士们点点头。理查横抱起虚弱的克拉莉,七个人迅速地向着赤月山庄前进。

  此时此刻,赤月山庄正陷入一场空前的混乱之中。一向是人们心目中的好孩子、老实人的纳贝科特,此刻竟然与无比邪恶的斯逖姆法罗斯合二为一。人们看着纳贝科特那已经被毒液腐蚀的五官模糊而狰狞的面孔,都禁不住胆战心惊。

  当然最为震惊的,还是可怜的阿卡拉了。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爱的人竟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变成了恐怖的怪物。听着身旁的村民指着纳贝科特,嘴里说着诸如“怪物”、“太可怕了”、“他已经不是人了”等等的话语,她的心中更加难过。远远地看着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巨大的背影,阿卡拉宁愿相信纳贝科特已经被怪物斯逖姆法罗斯所杀害,也不愿看到他现在这诡异恐怖的模样。

  长着怪异的人类头颅的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大步流星地走向了村民们,大家吓得纷纷往旁边躲闪。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却似乎根本没有看到这些村民似的,它并没有对人们展开攻击,而是径直向一根残断的柱子走去。村民们慌忙让路,同时也在好奇它的举动——它究竟要做什么呢?

  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迈开大步,不急不徐地走着。它的面色淡然,毫无表情,但是仔细观察却能够发现:它那双曾经质朴而纯真的眼睛里,此刻正放释放出深深的仇恨的光芒。

  石柱背后躲藏的正是耶诺尔华老神事,他目睹了斯逖姆法罗斯幻化的全过程。当他看见它居然长出了一颗纳贝科特的头,一阵深深的恐惧从心底产生了。他仍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当瘦小无助的纳贝科特苦苦哀求自己将神石借给他报仇时,他却毫不留情地拒绝了这个要求。

  第二天,纳贝科特失踪了。毫无疑问,他是在绝望之中豁出性命,去找斯逖姆法罗斯拼命去了。耶诺尔华的心中非常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却隐瞒了一切,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独吞神石的贪婪快感,并且以为纳贝科特一定会被斯逖姆法罗斯无情地吞吃,尸骨无存。

  而现在,一切的变化都是那么的出乎意料。报应终于来了,充满了仇恨烈火的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向他报仇来了。

  豆大的汗珠从耶诺尔华神事的额头上滚落,眼看着它一步一步地向自己走来,耶诺尔华感到从心底涌起的恐惧几乎要淹没了他,令他几乎无法动弹。耶诺尔华开始后悔起来:为了独吞这块神石,却害得自己将要丧失性命,代价真是太沉重了。

  对了,神石!耶诺尔华的脑子里灵光一闪,像是忽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他颤抖地将手伸向怀里,取出了一直贴身而藏的神石。耶诺尔华牢牢地把神石握在手中,紧紧攥住这性命攸关时刻的最后一丝希望。

  脚步声沉稳地向自己一点一点逼近,耶诺尔华忍受着时间分秒流逝的煎熬,他闭上眼,默默祈祷了两句,一狠心,从石柱后面走了出来。

  人们这才知道,原来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要找的居然是掌杖神事。

  这令大家惊讶不已。虽然经过这次的事故,人们对耶诺尔华神事的一些做法颇有微词,但他仍是赤月山庄最尊贵的斯诺维达尔氏的后人,是独一无二的赤月掌杖神事,为什么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要单单针对他呢?

  人们还来不及细想,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已经在耶诺尔华大长老的面前站定了。令人惊讶的是,耶诺尔华神事忽然举起手,用一块东西挡在两人之间,有村民辨认出来,这就是赤月山庄世代供奉的神石。

  耶诺尔华神事向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凶狠地挥舞着神石,心里默念着:“神石啊,求求你显灵吧!用你的无穷的力量来消灭这个可怕的妖魔吧!”。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神石丝毫没有对纳贝科特构成威胁,它虽然发着淡淡的光芒,却并没有带来任何实质性的攻击。相反,看见了神石之后,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仇恨力量变得更加强烈了,羽毛也变得墨黑无光,眼神更加犀利。

  在周围村民们的惊呼声中,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又进一步的向长老逼近,目光中充满了狰狞的杀气。显然,身为暗黑战士的它,拥有了强大的暗黑力量,已经完全不再惧怕神石了。

  耶诺尔华神事彻底惊呆了。在这一瞬间,他甚至忘记了要逃跑。

  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那张腐烂的面孔此刻正在一步步地逼近他,那上面隐约还能够看出纳贝科特昔日的五官,那唯一没有被腐蚀掉的眼睛,却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质朴以及对神事的敬意。

  此刻,这双眼睛里只有仇恨、杀意和可怕的冷酷。

  耶诺尔华绝望地抬起右臂,徒劳地做着微弱的防御。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哗”的展开自己的右翅,用力地扫向耶诺尔华神事。只听得“嘭”的一声闷响,耶诺尔华被巨大的力量击了出去,恍如一段朽木一般在地上滚了两滚之后,便再也动弹不得了。

  村民们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阻止,甚至是开口劝阻。

  阿卡拉似乎刚刚明白过来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到底要做什么,她那一声“不”还没有喊出来,纳贝科特就已经狠狠地把耶诺尔华神事打倒在地了。

  她想要扑上去保护自己的爷爷,但不知为何却没有挪动脚步。在阿卡拉的心中,也很想知道在纳贝科特与耶诺尔华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相信纳贝科特会伤害自己的爷爷。

  白发苍苍的耶诺尔华神事倒在地上,心惊胆战地望着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那场景看来颇让人于心不忍。但在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看来,耶诺尔华神事的可恨之处远甚于他的可怜。

  正是由于耶诺尔华那无休止的贪婪欲望和满嘴虚伪的仁义道德,才害得他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心中的怒火越燃越旺,但它的眼神反而却越来越冷酷。

  它走到耶诺尔华神事的跟前,冷冷地看着在地上痛苦挣扎的老人,用比刀锋还要冷酷的声音说道:“耶诺尔华。斯诺维达尔,恭喜你啊!你牺牲了我的性命,终于达到了你伟大的目标。现在,如你所愿,你已经成功地独吞了赤月山庄的神石。那么,现在让你就此死去,你也会死而无憾了吧!”耶诺尔华神事全身剧烈地颤抖着,却说不出话来。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继续说道:“你很聪明,知道我看出来神石具有强大的力量。所以你拒绝了我的要求,然后想办法刺激我失去理智,跑去和斯逖姆法罗斯拼命。你的算盘打得很精明,知道我肯定不是斯逖姆法罗斯的对手,一定会在它的手中丧命的。可惜的是,你还是算错了一件事。你现在已经看到后果了。”耶诺尔华神事发出一阵恐惧的呜咽声,却根本无力逃脱。

  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话音非常的清晰,围观的众人全部都听到了。直到这一刻,阿卡拉和村民们才知道了纳贝科特失踪前后所发生的一切,人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阿卡拉一阵头晕目眩,几乎就要跌倒在地上。她实在无法相信这个可怕的事实。自己慈祥可亲的爷爷,一直被赤月山庄的村民所尊敬崇拜的老人,山庄地位最高的掌杖神事,竟然会是如此一个品格低下、充满贪欲的人。

  她看着地上畏畏缩缩、一句话也不敢反驳的耶诺尔华神事,心里明白,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所说的全都是实话。

  而另一边,她所深爱的纳贝科特却也不再是以前那个淳朴的少年了。此刻的纳贝科特,凶神恶煞,外形可怖之极,已经完全找不到过去的影子。

  尤其是它话语中的那种冷酷与残忍,更是令人不寒而栗。阿卡拉突然有一种预感:在这一天之内,她将会失去自己在这个世上最亲近的两个人。

  看到纳贝科特并没有袭击村民的意思,这些人一片嘈杂地议论起来。一直以来,人们都对耶诺尔华神事怀有深深的敬意。他待人温和宽厚,处事公平,总是尽自己所能地帮助村民们。在许多人的心目中,耶诺尔华神事几乎就是神的化身。

  但是,眼见着耶诺尔华神事在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训斥下,竟然一句话都无力反驳,心中也渐渐地明白了,耶诺尔华神事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人群逐渐地鼓噪了起来,这些淳朴善良的村民,最痛恨的就是受到他人的蒙蔽与欺骗。有些人已经发出了愤怒的喊叫声:“耶诺尔华。斯诺维达尔,你这个无耻的骗子!”

  耶诺尔华神事已经彻底绝望了,他可以感觉到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仇恨。这仇恨是如此的深刻、强烈,而此刻,神石又对这只超级大鸟失去了威慑力,耶诺尔华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求纳贝科特能够饶过自己的性命。

  耶诺尔华慢慢地爬起,忍住全身的剧痛,向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跪下,老泪纵横、战战兢兢地求情说:“纳贝科特啊,我知道我错了,我向你赔罪。都怪我一时利令智昏,被贪欲冲昏了头脑,才会做出这样的糊涂事情来。我不敢奢求你能原谅我,我只求你能看在我曾经也待你很好的分上,放过我吧。我已经是如此的老迈了,就算你今天不杀我,我也活不了多久了。纳贝科特,你是个善良的孩子,求你放过我吧!”“哈哈哈哈,” 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仰天长笑,冷冷地说道,“纳贝科特?善良的孩子?谁告诉你纳贝科特是一个善良的孩子了?”它冲着耶诺尔华神事低下头,将自己的脸凑近了他的脸,狞笑着说道:“看看这张脸吧,尊敬的耶诺尔华神事,它看起来善良吗?”耶诺尔华死死地闭上眼睛,鼻子里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的气息。他始终不敢睁开眼睛,去面对纳贝科特那张彻底腐烂的脸。

  “所以啊,耶诺尔华。斯诺维达尔,过去的纳贝科特早就已经消失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伟大的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是死亡与杀戮的使者。你能指望它放过你吗?”它接着说道。

  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脚爪慢慢地抬了起来,眼看就要施以最后的致命一击。

  “不,请你等一等!再等一等,我还有话要说……”耶诺尔华大声地哀求着。但是,要说什么才能打动这只新生的大鸟呢?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迫不及待地叫出声来:“请你、请你看在阿卡拉的分上放过我吧!”“阿卡拉?”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听见这个名字时,心中忽然感觉到一阵异样的波动,好像有了一种挣脱黑暗的勇气,但是这种感觉稍纵即逝,暗黑力量仍旧像一块巨石一般压在心头,让他动弹不得。

  躲在一旁的阿卡拉听见爷爷提到了自己的名字,不由得一阵紧张,急切地等待着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回答。她不知道他是否还能记得她,然而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片刻迟疑,仍然让阿卡拉心中燃起了希望:“也许,他心底仍是记得我的!”“是啊,阿卡拉,你们青梅竹马,感情是那么好。我是她在这个世上最后的亲人了,她还那么小,你总不忍心让她真的变成孤儿吧?”耶诺尔华一口气说完要说的话。

  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仍是面无表情,沉默不语。

  耶诺尔华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说动了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他怎肯放过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忙不迭地继续说道:“如果,如果你放过我,我就让阿卡拉嫁给你。”“阿卡拉……嫁给我?”“对,嫁给你,嫁给你,作你纳贝科特的妻子。”村民们听了这番对话,都倒抽一口凉气。虽然纳贝科特与阿卡拉的感情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且大家也都相信,这两个年轻人日后会是无比幸福的一对。

  但是,眼下的纳贝科特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纳贝科特了,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充满仇恨、只想要杀人复仇的怪物!这半人半鸟的怪物,怎么可能与美丽温柔的阿卡拉相配呢?更何况,耶诺尔华神事在这种时候决定将阿卡拉嫁给纳贝科特,绝不是为了可怜纳贝科特,而仅仅是为了将阿卡拉作为一个筹码,来换回自己的性命。

  村民们对老神事卑劣的人品实在是失望至极。

  此时阿卡拉听到爷爷的乞求,顿时感到头晕眼花天旋地转。爷爷在此时此刻做出这样的决定,其用心昭然若揭。想到自己的亲爷爷竟然把自己当成一件任意摆布的物品,随时拿来作为交换,阿卡拉一时间心如死灰,大脑里一片空白。

  “哼,”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低笑一声,眼睛低垂,声音中竟然有了一丝感伤的意味,“纳贝科特的妻子?阿卡拉?……耶诺尔华!你不要玷污了她纯洁的名字!”但随即,仿佛是暗黑力量又控制了他的心智,他的面目突然变得狰狞扭曲,“阿卡拉?她也只不过是一个伪善的女人罢了。她是你耶诺尔华的孙女,又能比你好到哪里去?她假装单纯天真,其实也是蛇蝎心肠,是与你合谋搞出这些阴谋诡计的帮凶!哈哈,你说我能娶一个用尽心计毒害我的人么?她不配,她不配!”空气中回荡着纳贝科特冷冰冰的残酷话语,他那充满邪恶意味的笑声随着风散播开去,再没有一个人能说什么。的确,谁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就连自己最爱和最爱自己的人都已经完全不信任了,那么它还信任什么呢?一颗被彻底伤透的心,一个被仇恨的黑暗蒙蔽了双眼的人,这就是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

  阿卡拉却没有特别的激动,她怔怔地站在那里,似乎所发生的一切都与自己没有关系。完全没有想到的巨大打击一个接一个地突如其来,已经使她疲于思考了。

  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不再与耶诺尔华多费口舌,它展开巨大的黑翼,凶猛地扑向那个瘦弱干枯的耶诺尔华神事。暗黑的阴影笼罩住了这个罪有应得的牺牲品,黑色锋利的爪牙毫不迟疑地向前伸出,眼看就要将闭目受死的老神事撕成碎片。

  正当这千钧一发之际,黑暗的夜空中忽然闪过一道紫色的闪电,直击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后背。这是黄金血液战士理查的绝招!无论是谁,只要是暗黑战士,理查都是决不留情的。

  七人组终于在耶诺尔华丧命之前赶到,拯救了老神事的性命。

  耶诺尔华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吓得魂飞魄散,全身僵硬,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村民们也都惊叫了起来,不知道是在庆幸还是在惋惜。

  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背上吃了一记猛击,痛入骨髓,不由得浑身一颤。它回转身来,看见七位蓄势待发的神之战士与高大凶猛的裴斐佛夫,他们一个个神情严肃,手持兵刃,随时准备着向它展开攻势。

  比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以及村民们更为吃惊的,是躲在阴影处的暗黑使者。在成功地控制了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之后,他们自以为万事无忧,可以轻轻松松地借助纳贝科特的手抢夺到一七异型碎片了。

  万万没有料到,安东尼他们居然会如此迅速地赶回,神石近在咫尺却不能去拿,不由得十分恼火。他们心中暗自责怪纳贝科特方才废话太多,浪费了大好时机,眼下神的战士们已经赶到,想要夺得神石,只怕要费上不小的波折了。

  看起来,人和斯逖姆法罗斯的合体也有缺陷,虽然威力大增,却始终无法完全泯灭人的本性。

  战士们受了暗黑使者的欺骗,无比懊恼。他们火速赶到赤月山庄的时候,正好看见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向耶诺尔华伸出巨爪,眼看耶诺尔华就要毙命当场,理查也顾不得与耶诺尔华的私怨,迅速劈出一道紫色闪电,终于让耶诺尔华逃过一劫。

  连耶诺尔华神事自己也想不到,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救下他的,竟然是与他积怨最深的理查。

  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愤怒地转过身来,面对着七位战士,大家都深深地吃了一惊。原以为暗黑使者不过是用暗黑力量使斯逖姆法罗斯复活了,但是现在看来,眼前的这个怪物比单纯的斯逖姆法罗斯复活更加恐怖。

  暗黑使者竟然利用已被吞噬了的纳贝科特,与斯逖姆法罗斯合二为一,创造出一个叫做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怪物。这个人与极乐鸟融合在一起的怪物,在暗黑力量地蛊惑下,拥有了比以前更加恐怖的力量。

  “大家小心了,这是已被暗黑力量操控了的变种斯逖姆法罗斯,它不仅血液被彻底污染了,体内也充满了邪恶的强大力量,要比以前的斯逖姆法罗斯更加难以对付!”克拉莉说道。虽然她身体虚弱,但她还是固执地要求加入战斗。

  “不过,安东尼,它已经没有毒了。”梨裳提醒道——如果可以近身搏斗,那么安东尼的武功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好的,”安东尼微微一笑,“梨裳你照顾好克拉莉,大家小心!”说罢,一个箭步冲了出去,理查、克鲁森、凯奇以及奥兰多和裴斐佛夫紧随其后,一场激战拉开了帷幕。

  其实,当第一眼看见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后,梨裳十分痛心。她怎么也没想到,当初那个天真淳朴、会脸红害羞、会伤心流泪的小男孩,如今会变成这样一个邪恶的怪物。梨裳的内心充满忧伤和痛惜,她看着自己的同伴和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苦战在一起,心情极端复杂。

  梨裳心中的不平静也直接影响到了周围的自然万物。在夜风轻轻的吹拂下,梨裳的长发开始四散飞扬,虽然有发丝挡住了脸,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从她的头发可以看出她此刻心情的激动。梨裳向来温柔可亲、心平气和,少有如此激动的情绪。但此刻,当她温柔的内心充满了对暗黑力量和魔的愤怒之时,她陡然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在她的影响之下,夜风的速度越来越快,将梨裳的白色纱衣吹动起来,仿佛一张扬起的帆。忽然,梨裳将长发向后一扬,仰面向天,双目紧闭,掌心中射出一道雪亮的光柱,直入云霄,冲破了被暗黑使者施法笼罩的天空。一时间,乌云尽散,皎洁的月光再次洒向大地,与梨裳释放的光芒融合交汇,呈现出奇丽的景象。

  渐渐的,梨裳终于平静下来,银色的光芒也缓缓收敛,最终消失。身旁的克拉莉第一次看见梨裳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梨裳像是怕吓着克拉莉,转过头来向她微微一笑,表示一切正常。

  克拉莉回过神来,笑着拍拍梨裳的肩,把目光转向了战场。有了被梨裳召唤出来的月光,战士们和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激战的身影看得更加清楚了。

  五个战士围作一个半圆状,安东尼手持日月神剑站在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左前方,克鲁森和凯奇守在左侧,奥兰多携着裴斐佛夫侧立在右边,理查则站在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右前方,直面对手。

  方才的一阵交锋,双方势均力敌,不分高下。可现在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体内拥有了强大的暗黑力量,又有着极乐鸟的身躯和人类的头颅,防御力大大提升。

  虽然五位战士都没有受伤,却也没有给敌人造成致命的伤害。对于战士们来说,五人合力竟然无法取胜,还真是很少见的情况。但是,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其实也吃惊不小。它满以为凭借着遍布全身的暗黑力量,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摧毁所有的敌人,然而此刻面对着这五名神的战士,却无法占得上风。

  双方紧张地对峙着,准备展开第二轮的攻势。此时,偌大的一个山庄竟然连一丝风声都没有,银白色的月光在他们身上无声流淌,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杀气,令人几乎无法呼吸。村民们躲得远远的,悄无声息地观战,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忽然,裴斐佛夫大吼一声,划破了夜空的寂静。双方立时再次陷入激战。

  安东尼双手执剑,一马当先地冲在最前面,向着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黑色的利爪狠狠劈去。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挥动右翼,硬挡住了这一剑,随之用巨大的左翼扫向安东尼,安东尼只感到一阵强风呼啸而来,连忙向后一跃,躲过了这沉重的一击。

  与此同时,其他四位战士也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展开进攻,虽然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身躯庞大,但行动却十分灵活,它躲闪过理查接二连三的紫色闪电的攻击,瞅准一个间隙,张开嘴喷出一团黑色云雾,理查慌忙闪开。

  奥兰多操纵的海水也奈何不了它,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巨大的右翼将心型项链中射出的海水尽数收拢。奥兰多又默念咒语,用海水当作长剑,向它射了过去。但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狂啸一声,挥出右翼,伴随着强烈的风流,竟把那一柱海水反弹了出去,变成它攻击的武器。

  奥兰多与裴斐佛夫大吃一惊,躲避不及,被原本是自己发出的海水淋了个透湿。虽然这些反弹的海水已没有了最初的冲击力,不至于受伤,但奥兰多仍是十分狼狈。

  一边是水的袭击,一边是火的强攻。面对克鲁森刚猛的烈焰拳,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却也应付自如。它用左翼迅速地回扫,挡住了烈焰拳,并且用对付奥兰多的方法把火焰反弹回去,给黄金战士们制造了不少麻烦。

  然而,杀红了眼的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却忽略了瘦小的凯奇。凯奇趁其与众战士缠斗之际,抓住时机释放出一把巴球希卡寄生虫。这些虫子有一部分被它双翅带起的狂风扇走,但仍然有二十余只在一瞬间钻入了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身体。

  几秒钟之后,大鸟的步伐突然变得迟钝起来,模糊不清的纳贝科特的面孔上也现出了痛苦的神色。

  安东尼乘机将日月神剑刺向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颈部。中剑的大鸟痛苦地尖啸几声,用力挥舞自己的双翅,战士们被它卷起的强风扇得几乎站不住,连退数步。

  裴斐佛夫怒吼一声,准备再次扑上,却见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向后几个趔趄,终于倒在地上,挣扎了一阵,便不再动弹了。


本文相关内容:年轻人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人面鸟身(完)     下一篇:人面鸟身(9)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