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人面鸟身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人面鸟身(8)

2004年12月13日15:35:28网易文化 火天车

  眼看着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倒在了地上,战士们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而一直远远地躲着观战的村民们也悄悄探出头来。这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令所有人都紧张得喘不过气来。大家都向着七人组走过去,争先向他们讲述方才发生的一切,并且希望这几位了不起的战士能够为赤月山庄的未来出谋划策。

  这时,一个白色的人影小心翼翼地闪了出来,趁众人不备,悄悄走向已经负伤了的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这正是本性难移的耶诺尔华神事。耶诺尔华眼看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已重伤倒地,无力还击,便手执神石欺身上前,企图报方才的羞辱之仇。

  在真面目被揭穿之后,他已经不再对恢复自己的威望抱什么希望了。他只是想要杀死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出上一口恶气而已。

  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虽然倒在地上,受伤颇重,但并没有失去知觉。

  看着耶诺尔华神事手中拿着神石,小心翼翼地挪向自己,纳贝科特禁不住冷冷一笑:“哼,还是那么卑鄙!你以为我真的连收拾你的力气都没有了么?”说着,巨翼轻轻地一挥,带起一阵狂风。这阵风虽然无法再对七人组构成什么威胁,却顿时将耶诺尔华扇出十几米开外。

  耶诺尔华被重重地抛在地上,眼冒金星,耳鸣轰隆,只感觉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耶诺尔华再也不敢上前偷袭了,但他仍然不甘心,在远处恶狠狠地瞪视着纳贝科特。

  凯奇连忙冲到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面前,默默念动咒语,呼唤着方才种植在它体内的巴球希卡寄生虫。巴球希卡虫活跃地跳动着,虽然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体内已经充满了暗黑力量,但这些小而灵活的虫子一面躲避着不被暗黑力量污染,一面听从着主人的召唤时上时下,在大鸟的肚子里翻云覆雨。

  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只感觉有千万小虫在噬咬着自己的五脏六腑,同时又感觉有千万个声音在耳边不停地响着,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疼痛难耐,不由发出阵阵呻吟声。

  在痛苦中,它出现了幻觉,恍惚间仿佛看见了自己死去的家人,强大的黄金血液战士,美丽温柔的阿卡拉,卑鄙阴险的耶诺尔华神事,还有许多许多不认识的人……不同的脸在它的眼前交织着,不断地盘旋,越来越快,并最终重叠着,渐渐变成了自己的模样。

  凯奇慢慢地把眼睛闭上,准备召唤在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体内的巴球希卡寄生虫一起聚集起来,攻入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心脏,最终结果了它的性命。

  正在这时,梨裳急急地来到他身边阻止道:“凯奇,等等!”凯奇睁开眼,梨裳继续说道:“你不能杀它。”“可它已经被暗黑力量控制了,我们救不了它。”凯奇说道,“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死它,否则它还会继续为害的。”“是啊,梨裳,它已经不是那个叫纳贝科特的孩子了,它现在已经和暗黑的斯逖姆法罗斯合体,我们无能为力。”克鲁森也劝道。

  “不,不仅是因为它是纳贝科特,而是我听到了它体内有许多灵魂哀求的声音。”梨裳一脸凝重地说道。

  “什么?灵魂哀求的声音?那是什么?”奥兰多问道。不仅他没有听说过,所有的战士都是闻所未闻。

  “梨裳,你说得稍微清楚一点,什么灵魂?什么哀求?”克鲁森走了过来。

  “我不知道我的解释你们能不能想像,”梨裳轻声说道,“就在凯奇操控巴球希卡寄生虫袭击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时候,我听见了来自它体内的人类的哀求声,他们应该是被之前的斯逖姆法罗斯吞进肚子里的人。”安东尼点点头:“很有可能,因为这个村子的人都是黄金血液人的后裔,被暗黑力量所污染的黄金血液,具有常人难以想像的可怕力量。凡是被邪恶的力量杀害的黄金血液人的后裔,其灵魂都因无法升天,而不得不无助地紧随着杀死他们的人或者怪物。那些人的肉体虽然消失了,但他们的灵魂还存活着,被禁锢在斯逖姆法罗斯的体内,并与它共存亡。”“所以,”梨裳说,“如果杀死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那些人,或者说那些人的灵魂都将被一起杀死,所以他们就发出了求救的哀求声。”这真的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神的战士们顿时沉默不语了。如果真如梨裳所说,斯逖姆法罗斯的身体困住了被吞噬者的灵魂,那么的确让人无法下手。神的战士们虽然在战斗中对真正的敌人从不手下留情,但是也严格地遵从神谕,绝不滥杀无辜。

  如果杀死眼前这只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不仅会杀死与斯逖姆法罗斯合体的纳贝科特,连大鸟体内那些无辜的亡魂都会因此而魂飞魄散。战士们的确需要重新考虑。

  “可是,我们该怎么做呢?”沉默了许久,奥兰多终于忍不住说道,“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已经被暗黑力量污染了,如果我们不能杀死它,它就会继续为害其他人,这就等于助长了暗黑势力啊!”大家都沉默不语,苦苦寻思着一个能两全其美的办法。

  “让我来试试吧。”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克拉莉开口道。

  “你有什么办法?”理查皱眉,他看着克拉莉尚未完全恢复血色的脸,心里一阵担心。

  克拉莉笑了笑,慢慢走到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身边:“纳贝科特,你知道有关你的身体——那只鸟的传说么?它曾经是一只美丽的金色极乐鸟,象征着幸福、和平与快乐,是人类的宠儿。但是很不幸,一次不可避免的灾难污染了这只极乐鸟的心,它的羽毛慢慢地变成黑色,它的心也慢慢地变成黑色。它不再是能带给人们欢乐的吉祥物了,相反,它所到之处,带给人类的都是无休止的灾难和祸害——这就是斯逖姆法罗斯。”“那又怎么样?我可不记得什么极乐鸟不极乐鸟的东西了。我就是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专门吞吃人类的暗黑之鸟,你们杀了我吧!”虽然被巴球希卡寄生虫控制住了四肢,但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态度仍十分蛮横。

  当纳贝科特还完全是个人类的时候,就与克拉莉有了芥蒂,虽然后来终于知道这不过是一场误会,但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心中对克拉莉还是抱有几分成见的。更何况,它现在是一只被暗黑力量所控制的变种斯逖姆法罗斯。

  “克拉莉,你和它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它的心已经是漆黑一片了。”理查对克拉莉说道。在他的心目中,克拉莉这样的举动不过是白费力气罢了。

  “可是它曾经是善良而美好的,它被污染了,那并不是它自己的错误。我亲手杀死了那只斯逖姆法罗斯,心里一直觉得很不忍心,现在,它得以幻化重生,我一定要想办法拯救它。”克拉莉一反常态的没有动怒,但在理查看来,她的道理向来都是简单而不可理喻的。理查莞尔,这正是她的善良与可爱之处,胸怀坦荡,毫无心机——无论错与对,克拉莉向来都敢于承担。

  “我们也想救它,但是实在无能为力。”凯奇无奈地说。

  “相信我,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能想出办法的。”思绪被快速地调动起来,克拉莉的眼睛一闪一闪,不停地思考着。

  凯奇无奈,只能暂时指挥着巴球希卡寄生虫继续控制住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的全身,不让它有活动的余地。

  就在此时,梨裳忽然看见了站在断壁残垣后面的阿卡拉。

  阿卡拉远远地站着,一动不动,梨裳不知道她站在那里有多久了,但是看着眼前的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和发生的一切,她似乎毫无反应,陷入了一种麻木的境地。

  正当梨裳注意着阿卡拉的时候,忽然听得克拉莉笑道:“这个办法或许可以试一试。”大家疑惑地看着克拉莉,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不知不觉中,夜晚已经过去,太阳从地平线下缓缓地升了起来,将金色的阳光洒向大地。

  克拉莉面向西站定,双手合十,默默地念动咒语。太阳在克拉莉的身后散发着淡柔的金色光芒,为她披上了一身金辉。

  看起来,她是在进行一种古老的类似于祭祀一般的仪式。村民们看着克拉莉曼妙的身姿,都不由得呆住了,就连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也被她深深地吸引住了。

  然而,它注意的并不是克拉莉优雅的手臂或婀娜的腰身,而是对这样的姿势感到一种莫名的熟悉,似乎是内心深处隐藏的某种东西又被唤醒了。

  它感到体内另一种力量正在复活。

  正义、纯真、善良的力量!

  克拉莉开始微微笑起来,似乎胜利在望,同伴们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么,但看见她的笑容也莫名地宽下心来。

  克拉莉的咒语越念越快,身上慢慢升腾起一层白烟,甚至她的面容也让人有些晕眩……

  然而就在此时,克拉莉忽然停下来,“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她的脸色瞬时变得蜡黄,神情痛楚,豆大的汗滴顺着脸颊滚落下来,滴在地上。

  对于这样的突变,六位战士始料未及,还未等抢上前去,克拉莉又再一次吐出鲜血,羽衣被沾染上鲜血的地方快速地绽开一片鲜红,格外刺眼。

  “你感觉怎么样?”梨裳扶住她,此时的克拉莉甚至比之前中毒时表现得更加痛苦,她紧紧按住腹部和胸口,咬紧了牙关,一时说不出话来。梨裳利用手指传送力量进入克拉莉的体内,却犹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反应。

  “你怎样了?”大家焦急地问。

  “太卑鄙了。”克拉莉咬着牙,面部因强烈的疼痛而有些扭曲。

  “到底怎么回事?”理查看着她痛苦万分,却又束手无策,这令他非常的焦躁不安。他宁可此时痛苦的是他自己。

  “我必须去阻止,理查,请你帮我取一根斯逖姆法罗斯的羽毛,我要尽快地赶去契诺基尔山脉。”“羽毛?契诺基尔山脉?”大家都看向克拉莉。

  “那是西方的一座雪山,十分的寒冷险峻,山脉绵延数万里不绝。因为无人可以穿越,契诺基尔山脉又被称作'世界的尽头',没有人知道翻越它再向西去是什么地方,也有人传说那里就是'西方极乐世界'.” 梨裳不愿意让克拉莉多说话,抢着回答道。

  “不是,不是什么极乐世界,”克拉莉摇摇头说道,“翻过契诺基尔山脉就是契诺基尔海峡,如果再能顺利穿越,就会到达世界真正的尽头——天空之城。”“天空之城?那不就是你生长的部落?”奥兰多恍然大悟。

  “那你要羽毛做什么?还有我得先治好你的伤,我可不想你在半途中再晕过去。”梨裳说道,“我也不想被理查用眼神给冻死,他生起气来可比契诺基尔雪山更寒冷呢。”理查冷哼一声,不作言语。

  “斯逖姆法罗斯是被污染了的极乐鸟,和我一样,它的故乡就在天空之城。城中的极乐鸟们都有相互的心灵感应,他们能迅速地知道对方的位置,而我们天空之城的人也可以利用一根极乐鸟的羽毛,通过呼唤的力量去往另一只极乐鸟所在的地方。”克拉莉说完,忍不住咳嗽起来,气喘吁吁。

  虽然心中仍有困惑,梨裳也不忍心再问下去,她聚气凝神,全力地汇集天地日月万物之灵的元气。风托起她飘逸的长发,轻柔的发丝在风中延伸,梨裳的手伸向克拉莉,释放出“瞬间治疗术”的能量。

  然而百试不爽、即使在混有89种蜘蛛毒 的“醉百年”的剧毒挑战下也没有失灵的“瞬间治疗术”,这一次却似乎一点作用也没有。

  梨裳表情凝重:“奇怪,这是为什么?”“因为受伤的不是我,而是另一只极乐鸟。”大家更疑惑了:“什么意思?另一只极乐鸟?”“简单地说,我刚才在用心灵感应呼唤远在天空之城的极乐鸟,希望它能赶来帮助我一同解脱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但是就在极乐鸟路过契诺基尔山脉的秘密通道时,忽然遭到了袭击,虽然我不知道是谁攻击了它,但单凭我赋予它的力量竟然不能抵挡,”克拉莉皱了皱眉,“瞬间治疗术”虽然并没有完全使她恢复,却给了她新的力量,“我必须要马上赶去救它!但愿这与暗黑使者无关,如果这只极乐鸟也被污染,后果将不堪设想。”“我和你一起去。”梨裳和理查异口同声道。

  “我一个人就行了,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还是很危险,你们还是留下来以防有变。”克拉莉想了想说道。

  “你那么虚弱,契诺基尔雪山又那么危险,你也不能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很难一个人应付的……”梨裳说。

  “别再浪费口舌了,克拉莉,除非你不想去那儿,否则不要拒绝我们。”理查不由分说,走到了斯逖姆法罗斯的身边,迅速地摘下一根羽毛。

  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吃了一痛,皱了皱眉,它甚至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一根黑色的羽毛已经被拔了出来。

  理查把羽毛举在空中,那根羽毛散发着暗黑力量的邪恶气息。

  克拉莉念动咒语,三个人渐渐被一种金色和黑色交织的气流所包围。理查看着她虚弱得像是随时会晕倒的样子,将她一个打横地抱起来。

  “你、你在干什么?”克拉莉忍不住叫了起来,“我没有你想像中那么虚弱,我自己能走……”她挣扎着,想要下地,但是理查紧紧抱着不肯松手,克拉莉脸一红,慢慢停止了挣扎。

  金色与黑色交织的气流越来越强大,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众人只听得一阵风声呼啸而过,三人都已经不见踪影。

  “理查这家伙,还真是有骑士风范!”克鲁森呵呵地笑起来。

  “多亏克拉莉受伤了,不然,这样的机会还不好找呢!”凯奇也笑道。

  “如果她不受伤,别说一个理查,就连裴斐佛夫也抓她不住!她要是生起气来,手上那对钩子……”奥兰多笑谑着。

  仿佛是在配合主人,裴斐佛夫低吠着摇摇头,一只厚厚的大爪子捂住眼睛,做惨不忍睹状。众人哈哈大笑,略解心中的郁闷。

  克拉莉、理查和梨裳借羽毛和心灵感应的力量,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有着“世界的尽头”之称的契诺基尔雪山。

  在契诺基尔山脉永远只有冬季,极度的严寒和万载不化的冰雪让这里寸草不生,甚至在山脉以东百里也没有任何生物能够存活。山脉连绵不绝,与阴霾的天空融合在一起,远远的,让人分辨不出来山与天空的界限。

  三个人站在了契诺基尔最东边的山脊上,狂风大作,雪花抽打在脸上一阵阵的疼痛,如果不是体内的黄金血液,三个人恐怕早已冻成了冰柱。

  理查和梨裳看着几乎被漫天狂舞的雪花遮蔽住的西方,无法想像应该怎么穿越那片地方。梨裳的感知告诉她,那是一个绝境。

  克拉莉像是看出了两人的心思,微微笑道:“任何问题都会有解决的途径。跟我来吧。”克拉莉轻车熟路地带着二人走向一片相对较平缓的山背。

  “跟着我,一步也别踏错。”克拉莉展开双手,羽衣飞扬起来就像一双翅膀,她就像一只美丽的大鸟一样向着对面的山背飞去。

  也许这时,她才表现出了天空之城女儿的特质。理查和梨裳不敢松懈,连忙也念动各自的飞翔咒语紧跟其后。奇怪的是,克拉莉并没有沿直线飞行,而是像跳舞一般忽左忽右地走着一条古怪的曲线。

  虽然理查一头雾水,但来自古老中国的梨裳却深知,这与中国的奇门遁甲之术实属一脉相通,两山之间其实就像有一座看不见的迷宫,如果不知道解数,那么就只能不停地兜圈子,永远不能到达对面的山背。

  终于,三人稳稳地落在了山头,克拉莉向东走了四步,再折向南走了六步半,站在一个在理查看来平平常常的地方。她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忽然一道金光闪过,他们方才越过的山背奇迹般的从中裂开。

  “快,跟着我。”克拉莉腾空而起,穿进那个裂缝,似乎快得像阵风,裂口很快又再度合上,理查险些被挡在门外。

  如此的密门暗道是任何外人都无法想像的,即使是在天空之城,也只有少数几位长老知道这与外界相连的秘密,而能念动咒语、穿越山背迷宫的,在克拉莉家族中,除了已经去世的父亲,就只剩克拉莉一人而已。

  克拉莉皱了皱眉:“到底是谁能闯入?又到底是谁在暗道里袭击了极乐鸟呢?”

  这的确是一条暗道,与外面的白雪皑皑截然相反,这里是一片漆黑。即使是黄金血液战士理查和梨裳,一时之间也不能适应。

  待二人终于适应了这里的黑暗,他们看见克拉莉的羽衣闪闪发亮,照亮了前方的路。两人看出这是一个长长的隧道,给人一种奇特的压迫感。

  绚彩的光将克拉莉的脸映衬出几分颜色,不至于像方才那般惨淡而无血色。

  她微微一笑:“我们快走吧。”理查和梨裳对视一眼,点点头,跟上了克拉莉的步伐。

  隧道里虽然远没有山脉表面那样的狂风暴雪,但仍然有一股强烈的冰气旋流,好在黄金血液发挥了巨大的力量,三人也不十分难过,只顾急急地向前奔去。

  岩洞岔路纵伸,倘若一个不留心迷失在里面,很有可能就会永远绕在盘根错节的分路口里,再也无法出去。好在有克拉莉这个向导,自然是轻车熟路。三人再拐过一个弯,已经隐约可以听见大鸟巨翼扑扇的声音和时高时低的鸣叫。

  克拉莉脸色一沉,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三人终于来到了极乐鸟被袭的地方。理查和梨裳第一次看见真正的极乐鸟,它与斯逖姆法罗斯外形相似,但通体金色的羽毛和精致的图腾花纹闪着温和而明亮的光芒。它的眼神与斯逖姆法罗斯完全不同,给人一种安宁祥和的感觉,然而此时却略带一丝茫然。

  它倚靠在岩壁,像是刚刚才结束一个回合的战斗,不住地喘息着,疲惫得似乎已经动弹不得。看见克拉莉出现,立刻求救般的低鸣起来,然而声音沙哑,让人觉得像是在哭泣。

  克拉莉眼睛一红,看见向来明媚活泼的极乐鸟竟然如此疲累,心中怒火勃然而起。

  但出乎意料的是,在这条秘密通道里,除了极乐鸟,就再没有别的活物,究竟是什么袭击了它呢?

  三人正在疑惑之时,梨裳忽然道:“小心!这里有暗黑力量,暗黑使者就在附近。”“暗黑使者?”理查四下张望,“不错,我也感觉到了。可是,暗黑力量是需要一个物质载体的,这里除了岩石什么也没有啊!”克拉莉安抚地帮极乐鸟梳顺有些凌乱的羽毛,可是,一贯安静的极乐鸟此刻却忽然暴躁起来。它挣脱了克拉莉的拥抱,不安地跳动着,身体与头不停地扭曲,仿佛被人袭击却又无法躲闪一般,痛苦不堪。

  克拉莉看着极乐鸟受苦,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帮忙,焦躁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小心!”理查低身一把搂过心绪慌乱的克拉莉,躲过了极乐鸟羽翅的一个横扫。

  极乐鸟此时似乎已经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竟然连克拉莉也不认识了。

  “难道是暗黑使者已经控制了极乐鸟的身体?”理查猜测道。

  “不可能,极乐鸟仍然是金色的。如果她被暗黑力量污染,那么就会变成黑色的斯逖姆法罗斯。”克拉莉皱着眉,她的思绪不断起伏,羽衣也随之忽明忽暗。她试图通过心灵力量和极乐鸟交流,可是,极乐鸟似乎心智涣散,克拉莉能感应到的只是杂乱无章的烦躁,这竟然也让她一起烦躁起来。

  “你们看!”梨裳忽然指向极乐鸟的脚边。

  “什么?”克拉莉和理查什么也没看见。

  “影子!快看它的影子!”梨裳喊道。

  两人定睛一看,果然,极乐鸟的脚边拉出了一个长长的影子。而奇怪的是,这个影子像是被一种力量操纵着,竟然反客为主地控制住了极乐鸟,甚至它还能利用岩壁和光的折射而变得庞大,主动攻击那只可怜的极乐鸟。

  “暗黑力量!”三人异口同声地喊起来。

  谁也没有想到,这次暗黑使者选中的载体竟然是影子。极乐鸟的羽毛天生能够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因此也被人们看作是神物,此刻却反被暗黑使者利用。

  隧道里除了极乐鸟的光芒就只有黑暗,暗黑力量也似乎就更为强猛。

  “可是,该怎么办?”尽管发现了暗黑使者卑鄙的伎俩,克拉莉仍无计可施,“极乐鸟的羽毛是自然就有光芒的,除非它失去生命,否则不可能消散。”

  三人看着被暗黑力量折磨的极乐鸟,焦急地思索着对策。只是谁都没注意,克拉莉的羽衣也是他们危险的源泉,黑暗的手同样悄悄地伸向了他们。

  极乐鸟已经精疲力竭了,短短半个小时的工夫,它金色的羽毛竟已变得黯淡无光。然而,这却恰恰让影子变得不清晰起来,暗黑力量竟一时无从下手。

  极乐鸟终于可以得到片刻的休息,它如释重负地停了下来,沉重地闭上眼睛,困顿地伏在地上喘息着。

  “梨裳,你要去哪里?”克拉莉看着脸色有些木然的梨裳缓缓地走向极乐鸟,她黑色的长发似乎被什么东西凝结住了,束在了一处。这意味着她的法力无法施展出来了。

  “糟了!”理查摇了摇有些沉重的头,“我们好像落进了一个陷阱。”一向意志坚定的他,心神竟然也有些止不住的溃散。他不敢再想,怒吼一声,一拳砸向着侧面的岩壁,一道紫色的闪电划破周围的黑暗,猛击了出去。

  被这一声怒吼以及电光所惊扰,梨裳仿佛如梦初醒,长发瞬间挣脱了束缚,四散飞扬。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指尖,水汽在上面已经凝结成了短而锋利的冰剑,正指向极乐鸟的心脏。

  她的心一阵狂跳,深深地感到后怕,禁不住出了一身冷汗。梨裳回过头,看着同样是惊魂甫定的克拉莉和理查,三个人同时感到,一场艰苦的战役即将展开。

  “我们得想一个办法,要让克拉莉和极乐鸟的羽毛都暗淡下去,以便减弱她们的影子。否则,暗黑使者利用这里无尽的黑暗,将源源不断地增强自身的力量,这样的话,我们就很难取胜了。怎么样才能减弱影子呢?”理查皱眉道。

  “真是奇怪,”梨裳始终想不明白,“暗黑使者是如何进入这个隧道的呢?”“不要忘记了这条通道的后面是什么,是西方的极乐世界——天空之城啊?多少年来,一些人类试图穿过这里,进入天空之城,获得永生或者神奇的魔力,但是都因为无法度过契诺基尔山脉而死在这里。想像一下,当时这些人的心中充满了多么强大的欲望啊!极乐鸟正是吞食欲望净化人类心灵的鸟儿,它体内的欲望虽然不是发自内心的,却存在于它的影子里面,这正是暗黑力量的寄生物。”克拉莉正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梨裳,你的'瞬间治疗术'有没有极限?”“极限?什么意思?”“就是——是不是无论受伤多严重的人,'瞬间治疗术'都可以发挥效用?”克拉莉看两人仍一头雾水,继续道,“我的羽衣和极乐鸟的羽毛都是与自己的身体息息相关的。如果身体受到伤害,颜色就会黯淡;如果濒临死亡,那么光芒就几乎会完全散去;如果……”“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么?”理查忍不住打断了她的话,厉声喝道,“非要选择伤害自己吗?”“不是伤害自己,只是暂时减弱光芒。”克拉莉微笑道,“这就要拜托你了,理查大人。你要掌握好力道,既要让我们失去光芒,又不能真的杀死我们。”“我?”一向镇定自若的理查,也终于情绪激动起来,“我可绝不会容许你伤害自己,说什么也不行!你想出来的这也算是办法么?”“我没有伤害自己,我是让你来动手!不然,你说啊,你想出了什么办法呢?”克拉莉此时冷静得出奇,仿佛将要被送上肉俎的是另外一个人。

  “真的要这样做吗?”梨裳也实在觉得这是一个疯狂的想法,“我们能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啊?”“但这的确是唯一可以消减光芒的办法啊!光芒消减之后,没有了可利用的影子,暗黑使者就无法逞强了。然后我为大家指路,我们迅速地离开这里。”克拉莉有点着急了:“安东尼他们还等着我们回去,我们要抢在暗黑使者制造更大的麻烦前,离开这里。”克拉莉不再理会犹豫不决的两个人,径直走向极乐鸟,俯身耳语。

  极乐鸟温顺地站在克拉莉的身边,面对着理查和梨裳。似乎箭已在弦上了,理查与克拉莉默默对视着。

  许久,理查张开手掌,克拉莉隐约看见一团淡紫色的烟雾慢慢地在理查的掌心聚拢,她盯着他的脸,却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似乎他又恢复成了那个冷峻的骑士,令人捉摸不透。

  理查静立了片刻,突然发招,两道强烈的紫色闪电分别击向克拉莉和极乐鸟。克拉莉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电流贯穿全身,只是一个短暂的瞬间,但是全身的力量似乎也同时被带走了。

  她手足一阵麻痹,似乎很快便要晕厥过去,忽然一双有力的臂膀圈住了她,耳边响起一个熟悉低沉的声音:“坚持住!我就在你身边!”紫色闪电的强烈光芒在一瞬间将岩洞照耀成白昼,似乎一切魍魉都将在这白昼中消失无踪。但紧接着,隧道再次陷入一片黑暗,克拉莉的羽衣和极乐鸟的光芒与紫色闪电同时消散。

  梨裳和理查一刻也不敢耽搁,带着已经失去知觉的极乐鸟和挣扎着不让自己睡去的克拉莉,风一般的向入口处奔驰而去。克拉莉用尽最后一丝力量念动咒语,大门缓缓而开,他们看见的是希望……

  “你们看,那是什么?”奥兰多指着西方天空中出现的一个金色亮点,“他们回来了。”金色的灿烂光芒聚焦了所有人的视线,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极乐鸟?

  那金色的光芒温和而璀璨,它毫不刺眼,却能让人心中荡起一阵温暖与平和。村民们仰头张望着,议论纷纷,啧啧称奇,就连见多识广的耶诺尔华老神事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好奇地紧紧盯着那移动的金光。

  待那金色的光芒距离更近的时候,大家终于可以看清:极乐鸟背负着三位战士,速度奇快地飞向人群。

  极乐鸟在人们聚集的庄园上空盘旋了一圈,然后缓缓地收起羽翼,降落在地上。克拉莉、梨裳对着众人微笑着,示意平安。理查的面色还是如以往一般沉静,但他的目光中也流露出劫后重逢的喜悦。

  克拉莉的面容因为极乐鸟羽毛光辉的映衬而显得更加美丽。极乐鸟低下头,在克拉莉抬起的手背上轻轻磨蹭着,神情亲密而恭敬。克拉莉微笑着伸手拍了拍极乐鸟的羽翼,示意它向纳贝科特。斯逖姆法罗斯走去。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人面鸟身(完)     下一篇:人面鸟身(9)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