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长篇]春江花月夜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百鬼夜宴(尾声)

2004年12月24日12:07:04网易文化 可爱的粉丝

  陈开见他一个人自言自语,根本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他小心翼翼的开始找水箱的阀门,一定有的,要是绯绡被困在这里,一定有可以脱困的方法。

  可是还没等他找到,后面的清水就对陈开说,“你来得正好,把他的修行送了过来,我们的较量才能有点意思。

  说完,手一挥,水箱的顶门就慢慢的打开了,一个白色的影子“呼”的就窜了出来,如闪电一般窜到陈开旁边。

  陈开吓了一跳,再一看旁边的人,白衣黑发,不是绯绡是谁?

  “绯绡!”陈开见了他,非常的高兴,本来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

  “你怎么来了?”绯绡望着陈开,眼里全是担心。

  “我来找你!”陈开急忙说,“你不是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深陷险地?”
  话音刚落,清水刺耳的笑声又响了起来,“太好笑了,你,你怎么这样傻?”他笑着对陈开说,“我一见你的额头,就知道他为什么会去找你了!”
  “废话少说!”绯绡听了一下就窜了上去,十指如刀,往清水的身上抓去。

  清水一闪身躲了过去,“你啊你!”他继续笑着指着陈开,“不过是个刀鞘而已,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
  陈开听了突然间觉得冷彻心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真的被人利用了?什么是刀鞘,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绯绡!他在说什么?”陈开问他。

  可是绯绡不答,只是手上加劲,一味的进攻。

  “我来告诉你!”清水说着转眼就到了陈开的眼前,一只手抵住他的额头,“解开了封印,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不要!”绯绡跟着就去阻拦他,可是清水却一把拽了陈开,往后退了几步,“你不是也想拿回自己的东西吗?不然为什么去接近他?”
  “绯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开诧异的问他,清水的手抓的他好痛,可是他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他只想问明白一件事。

  “你想知道吗?”清水清秀的眉目,衬得他那只深陷的眼窝更加的怕人,仅剩的一只棕色眼睛直直的盯着陈开。

  “陈开!”绯绡见清水捉住陈开,也不敢妄动,他站在雪地中央,眼里全是悲哀:“我当初回来找你,确实是为了取回我的修行!”
  陈开听了这话,突然间觉得这个世界都寂静了,原来,原来一直都是自己骗自己,绯绡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成朋友,自己不过是一个容器,而他不过来寻找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默默的低下头,已经没有什么眼泪可流,只觉得心如死灰,一切的一切,欢笑与泪水,痛苦与幸福,不过一场误会。

  “陈开!”绯绡继续说,“你就像是我的孩子,当初我费劲心力,也不过是为了让子进轮回转生!”风吹起他的长发,挡住了他白色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我当初找你,确实是想拿回我的修行,可是见了你以后,我就不这样想了!”
  “为什么?”陈开望着这个在雪地里的人,消瘦的,美丽的人,他依旧是如初识一样的俊美,过往的种种,在他眼前一一浮现,那些可爱的人,可怜的鬼,就像的湮灭的花,点缀了自己的生命,如果没有绯绡,如果没有认识他,他的生活怎么会如此丰富多彩,就是他做了再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他就是无法恨他,恨这个带给了他无限的欢乐的人,精灵一样的人。

  “你不是子进!”绯绡语气悲怆,“你是你,不是子进,子进已经死了,他的一切,又怎么能让你承担?你应该有你自己的幸福,而我,没有权利剥夺他人的一生!”
  “绯绡!”陈开笑了一下,好像眼里有泪水,让他看不清绯绡的身影,“我欠你的,一定会还!”说完,又转头问清水,“把东西还他,他就可以打败你吗?”
  “嘻嘻!”清水笑了一下,“大概可以势均力敌,不过要看他的造化,只是游戏会好玩一点!”说完,伸出一只手指按在陈开的额头上,脸上挂着孩子一样的,邪恶的表情。

  “不要!”绯绡说着伸手上来阻止,“你还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拿走它吗?”
  可是清水却一伸手拦住了他,绯绡一闪身躲了过去,又急切的对陈开说:“它已经融入你的血脉之中,要是拿走,你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人家要还了,你还偏偏不要!”清水继续与他缠斗。

  陈开只觉得额头生痛,眼前一黑一白两个人影晃得他头晕眼花,那疼痛开始像是在皮肤上,接着就往脑中渗透了,陈开忍着疼痛,望着绯绡灵巧的身影,突然鼻子发酸。

  绯绡,你知道吗?如果能够让你活下去,我便是死了也是心甘情愿。

  “陈开!我要走了!”眼前突然出现王子进的身影,这是幻觉吗?

  “为什么?”陈开的痛苦已经渗入五脏六腑,好像自己的心肺都四分五裂了。

  王子进笑了一下,“我本来早就该死了,是记忆被封印在那把刀上才会与你共生,现在我也该还了他的东西了!”
  “你也不能陪着我了?”陈开望着黑暗中的王子进,他的青衫,现在看起来如此的寂落。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陈开你要保重啊!”说完,朝陈开拜了一拜,伸出双手往陈开的身上一抱。

  陈开被他一抱,吓了一跳,可是王子进就像一阵青烟,一沾自己的身便消失了。

  正在诧异间,突然记忆就排山倒海般涌来,那是谁的记忆?

  陈开的疼痛已经贯彻骨髓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被硬生生的从他的身体里分离出来。

  那里有江南的绿柳岸,有白衣的佳人,有红衣的舞女,漫天的飞雪。所有的一切,像是画卷一般在他的脑海中铺开。

  这个就是王子进,被封印的记忆吗?

  可是,为什么这样的心酸?好像与谁不得不分离的心酸。

  今感旧,欲沾衣,可怜人似水东西,这又是谁的无奈?

  陈开迷茫中睁开眼睛,原来一切都是幻像啊!绯绡不就在眼前吗?他根本就没有走,没有遗弃自己,还在和他们的敌人缠斗。

  他已经分不清现在还是过去了,一样的风雪天,一样的离别苦。

  眼看着绯绡的白衣上已经沾了红色的血迹,他一心急,喉头一咸,一股热气顺着他的血就喷了出去,那血中好像是一个红色的圆球,沾着陈开温热的血,直往绯绡那边飞去了。

  去吧,去他那里帮助他吧!让他好好的活下去吧!

  陈开望着那个圆球直直的飞到绯绡的身边,被他一把抓住,突然觉得欣慰。

  脚一软,就跪在了地上,身体好沉啊,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像生命都在被慢慢的抽离。

  清水见了,看着陈开笑道:“还有你这种傻子,为了个妖怪连命都不要!”可是话刚刚说完,他就不笑了,一股冰冷的寒气从陈开的身边渗透出来,一个红衣的女人,不知何时站在了陈开的身后。

  “他不会死的!”那个女人朝清水笑了一下,美丽的脸孔上像是布了一层冰霜。

  “喜满!你怎么出来了?”绯绡拿到那个圆球,一挥手,手上已经多了一把红色的刀。

  “小狐狸!”喜满说着一只手搭在陈开的身上,“遇到你们我真的很高兴,我也要走了!”
  “你要干什么?”绯绡见了,有种不好的预感,忙要上去阻止。

  可是来不及了,只听见喜满的声音划破了夜空:“用我的灵魂,换陈开的生命!”
  陈开只觉得周身一阵温暖,好像填补了身上所有的空隙,黑暗中,一个女人在朝他笑,娇艳如花。

  “是喜满吗?”陈开问道,喜满怎么会在这里?看来自己真的死了。

  “陈开,我的死,并无意外!”喜满笑着对他说,“那天我根本就无法掉落倒忘川里去,我的结局,注定如此!”
  “喜满,喜满,你在说什么啊?”他大声叫着,怎么连喜满也要走了吗?所有人都要走了吗?

  “陈开,生命是如此的宝贵,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说完,朝他伸出一只手去。

  陈开伸手一抓,却抓了个空!

  “喜满!”他大声喊了一句,慢慢的睁开眼睛,眼前只有雪一样的空白,墨色一般的黑夜,喜满已经消失了,空气中,落雪中,风中,到处都不会有喜满的影子了。

  他想着“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那个一直支持自己的少女已经永远不会在这个世界上,那曾经一直帮助他的朋友,那只拉着自己,在忘川的旷野里奔跑的冰冷的手,已经永远的消失了。喜满的红衣,喜满的黑发,热爱自由的喜满,他此生再也无法见到。

  绯绡依旧和清水在缠斗,清水的手一挥,天台上灰色的水箱里的水如万箭齐发,直往绯绡那边去了,绯绡望着面前的水箭,俊美的脸上比平时更多了一丝冷酷的死气。

  可是陈开已经被悲痛压得喘不过气,根本就无心注意,他的眼前是一片的空白,脑中也是一片的空白,只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被悲伤硬生生的掐断。

  不知何时?生存能凌驾于死亡之上?欢乐能凌驾于痛苦之上?思念能凌驾于忘却之上?这漫天的白雪能凌驾于宿命之上?掩埋了这一切的生死别离,恩怨情愁?不知何时?

  “陈开,快点跑!”绯绡回头对陈开大喊,所有人都走了,如果陈开能够活下去也是好的。

  可是陈开已经听不到了,他只是愣愣的站在雪里,整个人似乎都被掏空了,这到底是为什么?他们的幸福,如此轻易的就被打散?

  “还我的眼睛!”清水说着一只手突然暴长,就往绯绡的脸上抓去。

  绯绡一闪身躲了过去,他拿回了修行,却还是不如这条蛇的修为高。

  “再试试这个!”清水说着,又是一下打了过来。

  绯绡急忙接招,可是明明来的是一只手,到了他的面前却变成了无数只手,绯绡见了,暗叫糟糕。

  还没等他反映过来,就觉得胸口一冷,一只尖利的爪子透胸而过,却是从后面过来的。

  绯绡眼见着自己的衣服被染红,瞪圆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你以为只有你会用幻术吗?”清水冷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伤害我的人,我都要他一并还回来!”陈开只觉得眼前有血花飞溅,意识一下就被拉了回来。

  眼前的绯绡,已经受了重伤,正在用一种别离的眼神看着他。

  “绯绡!”陈开大喊了一声,就朝他跑了过去。绯绡不能死,他怎么能死?绯绡的笑容,绯绡的声音,绯绡的一切,都已经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融入他的血脉之中。

  那样坚强的绯绡,那样自信的绯绡,乐观的绯绡,怎么能死呢?

  可是绯绡的血,明明已经染红了白色的地面。

  “陈开!不要过来!”绯绡嘴角牵出一丝笑容,“我给你变个戏法!”
  “还在说什么?”清水说着就要抽了自己的手臂出来,他只要一抽手,血就会从伤口飞溅出来,一切就都结束了,他受的一百年的孤苦和寂寞,都会得到偿还了。

  哪知抽了一下,那手居然卡在创口里,纹丝未动,再一使劲,还是抽不出来。

  清水的脸色一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绯绡回头对他笑了一下,白色的脸上现出一种狡狤的笑容,“你以为我会傻到引你到有如此丰沛的水源地方吗?”
  “你,你在想什么?”清水听了有了一种恐惧的感觉。

  “你啊,过了这许多年也不长长脑子!”绯绡说着,回头对陈开说,“我给你变一个,让两个人都消失的戏法!”
  “不要!我不要你消失!”陈开说着就要上前阻止。

  可是面前似乎有一个透明的屏障,他根本就无法靠近,这个到底是什么?绯绡是什么时候弄了这个出来?他的心一紧,难道?难道他一开始就是这样打算的?

  “你到底在想什么?”清水好像也有些预感,大声朝绯绡喊着。

  “我要和你,一起被封印住,被封印的滋味,你还没有忘吧?”绯绡说着,朝清水笑了一下,很满意的笑容。

  他说完,口中念念有词,随着他低沉的声音,地上开始冒了光出来。

  那光线一下就把陈开弹开,他这才发现,整个天台的落雪之下都被人画了扭扭曲曲的咒符,那些咒符正冒出金色的光,透过积雪,照亮了天空。

  “不要念了!”陈开哭叫着,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熟悉,千年之前,他就见过这个咒符,他和绯绡的快乐,也随着那条巨蟒被封印了。

  “等花开了,我们一起去游山玩水吧!”千年之前的绯绡,着了白色的长衫,站在幽暗的回廊中,曾那样微笑着和他说。

  “我们打勾勾吧,永远是朋友!”
  “好吧,拿你没有办法!”

  千年以后,绯绡站在街边的花园旁,昏黄的灯光下,伸出他纤白的手。

  然而,过了这一千年,无论是自己还是王子进,都没有办法与绯绡在一起了。

  眼见着绯绡的身体已经有些变透明,他的眼睛透过金色的光线,一直盯着自己,仿佛在做最后的诀别。

  陈开,就是我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也会保护你的!

  那天绯绡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他温和的笑容还在眼前。

  陈开突然觉得自己竟是如此的渺小,什么都干不了,什么都阻止不了。

  谁啊,救救绯绡吧,就是自己不要了这条命也可以。

  哪知刚刚想完,就有火焰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是那个自己一直放在怀里的圆球。

  有什么东西,正冲破了那石头的外壳钻了出来。

  陈开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这到底是什么?

  比陈开更吃惊的是清水?他直愣愣的望着陈开的怀里,似乎见到了可怕的东西,比封印更可怕的东西,他吓得面色惨白,仅剩的一只眼睛里,全是恐惧的神色。

  “凤,凤凰?”他颤声说着。

  听他这样一说,绯绡也停止了启动封印,也朝陈开那边望去。

  三个人一时间都被这奇迹惊呆了,一团火焰一样的东西,正冲破陈开的怀抱朝他们这边飞了过来。

  陈开只觉得眼前是刺目的红光,是灼热的火焰,那光越升越高,直往着那封印的中心飞去了,好像还夹着禽鸟的叫声。

  那更像是一只火鸟,正发出灿烂的光,展开了翅膀,染红了天际。

  “是怎样的奇迹?”
  “我也没有见过,只知道奇迹发生时,天空都会被染红!”

  这个就是章夜所说的奇迹吗?陈开的意识又开始模糊了,这是怎样的奇迹啊?好像要把世间的一切全都烧光!

  所有的一切,绯绡,清水,白雪,甚至这黑夜,似乎全都被这火焰吞噬了。

  “陈开,陈开快醒醒!”耳边是绯绡的声音。

  “我这是怎么了?”陈开只觉得自己似乎躺在冷冷的水泥地上,背后又湿又冷,不知是自己身上的血还是融化了的雪。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曾躺在这样冰冷的雪地上,而那一天,他失去了生命中最宝贵的人。但是不同的是,这次他的眼前是一片黑暗,可怕的黑暗。

  “陈开!”绯绡说着就有些哽咽了,“我们得救了!”他的鼻子一酸。

  “那你难过什么?”陈开笑了一下,接着又问,“我怎么看不到你啊?”
  绯绡抱着浑身焦黑的陈开,忍住了泪水,他怎么能告诉他,他叫来的凤凰赶走了清水,可是那样的神鸟,并不是凡人可以看到的,凡是看到凤凰的人,都无法生还。

  “我没有难过啊!”绯绡笑了一下,忙宽慰他。

  陈开这时突然觉得自己身上很痛,似乎有火在烤他,“我的身上好痛啊,眼睛也看不见,我会好吗?”他虽然这样问绯绡,可是隐隐已经知道自己生命已经无多。

  “会好的!”绯绡抓住他的手,“我一定会救你的!”
  “让我还能看见你!”陈开笑着说,笑一下也好难过啊,可是他真的还想看绯绡一眼,看看他的英气的脸,看看他的白衣,看看他的笑容。

  “好的!”绯绡点了点头,“我保证,我们一定会再见的!”他说完望着陈开,突然觉得心酸,“陈开,我累得你如此,你不恨我吗?”
  陈开笑了一下,他怎么可能恨他?认识绯绡以来的种种,在他眼前浮现出来,是的,他的生命因为绯绡而与众不同,有伤心,有欢乐,有痛苦,那些都是他记忆中的宝石,永远的宝石,有了这些,已经足够了,他又怎么能够恨他?

  他艰难的摇了摇头,突然觉得浑身无力,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看不到的眼睛,睁着又有什么用?

  “也不要让我忘记,忘记真的是一件可怕的事情!”陈开艰难的说了一句,那白色衣裳的少年,那样的轻言浅笑,他多么多么想再看一眼啊,就像初见一样,让他的白色衣服晃花了自己的眼睛。

  “我答应你!”绯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又是如此的遥远,陈开突然间觉得好累,也许一切都到了该完结的时候。

  有水落到自己的脸上,湿湿凉凉,是冬天的雨吗?还是别的什么?可是他已经无法再去追究了。

  过了半小时,绯绡小心的站起来,把陈开平放在地上,拖着艰难的步履从天台上慢慢的走了下去。

  他身后的人,身上已经完全没有焦黑,红润的脸色,正发出匀称的呼吸声。

  绯绡回头看了一眼沉睡中的陈开,笑了一下,决然的扭头打开了铁门。

  他走出楼门,冷风迎面吹了过来,吹起他的长发,夹着片片的雪花,他望着那被雪染成白色的世界,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走了出去。

  陈开,我一直想和你说,今日的流水又怎么能重复昨日的河床?时间在流逝,生命在变化,你就是你,不是王子进,也不是别的什么人,更不是我的附庸。

  陈开,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属于自己的,你也一样,就像我今天走了,并不是要舍弃你,也不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那些我们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我都会一直记得。

  我只希望,你的人生不会因为我的出现而变化。

  我只希望,今后的路你能自己掌握。

  我只希望,你能平安的,和普通人一样过一辈子。

  陈开,你能明白吗?

  白色的人影渐行渐远,远的好像与这遍地的白雪融入一起。白皑皑的雪地上留下了一串串的脚印,开始是人的脚印,后来就变成了了什么动物的脚印,像是雪地上绽放起一个个墨色的梅花。

  鹅毛般的雪还是不停的落着,转眼间,那些脚印都被白雪覆盖了。地上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就像是,从来没有人走过。

  *****************************************

  过了三天,陈开在医院睁开眼睛,他很累,觉得周身疼痛,那天发生的事情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一个长梦。

  “你醒了?”说话的是一个穿了黑色衣服,带着墨镜的少年,他正蹲坐在窗台上。

  陈开见了他,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绯绡没有在这里,他居然还在?

  “那天你叫出来的只是凤凰的影子而已,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你!”他笑嘻嘻的对陈开说。

  “你要干什么,你把绯绡怎么了?”陈开突然有了可怕的想法。

  清水摆了摆手,“放心啦,我不会那么无聊去杀一个人类,我只是想不通而已!”
  “绯绡去哪里了?”清水托着下巴,神色寂寥:“我也不知道!他把自己的血给你喝了,然后就走了!”

  原来那些都不是梦,陈开回忆着那天晚上的一切,绯绡,绯绡到底还是抛下自己一个人走了吗?他想着,不由心酸,到底,还是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和千年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你不要难过了,你已经和他共生了,除非他来取走你的性命,否则你是不会死的!”
  清水说完,站了起来,拉开窗户,双臂一展,就跳了下去,“倒是我,这样的孤独可怎么办?”声音中充满了寂寞。

  陈开一个人呆坐在病床上,久久没有出声,直到夕阳西下,他还是呆坐在那里,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每个童话都会有结束的时候,可是陈开知道,以后每次落雪,他都会心痛。

  尾声

  过了许多许多年,陈开已经老迈得行动不便,他头发花白,老眼浑浊,可是死神还是没有取走他的性命。他知道,他的生命是和另一个人连在一起的,只要那个人没有死,他就会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活着。

  窗外的迎春花随风招展,暖风和煦。一个坐了轮椅的老人,在窗前望着外面的春意盎然。他面带微笑,在安详的等待着,等待着一个白衣的少年,踏花而来,履行他们的约定。

  是的,约定!老人想到这里狡狤的笑了,他的儿孙们都不知道,他们的爷爷曾在少年时,和狐狸精有个约定。

  所谓花开与花谢,所谓过去与将来,所谓年轻与年老,都不过是时间的注脚而已,我们用自己的生命注释着属于自己的时间。时间的长河冲刷,带走了童颜与黑发,只留下每个人对生命的坚韧与执着,散发着美丽而耀目的光芒。

  是的,时间!

  全文完



欢迎进入奇幻文学的世界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天眼(第二卷:一 3 生死茫茫)     下一篇:女光棍传(64)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