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淫贼外史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淫贼外史(第二卷·贰·动情)

2004年12月24日13:29:34网易文化 小非

  贰·动情
  
  女将军班鸠的军旅生涯不长,虽武勇不让须眉,却仍保持着美少女固有的洁癖。在铠甲与闷热的重压下长途奔袭,难免周身不适。夜间巡营,恰好撞见几个光着膀子的部下:难得在这行军路上,他们还有“洗澡”的雅兴——登时心动,忙吩咐他们多打些水,予己分享这消暑之乐。真可谓祸从口出,荒漠上水源稀少,几个倒霉蛋实在没辙,便挨营挨户地去找同事赊水,勉勉强强凑齐了一大桶,这才抬到了女将军的跟前。
  
  “你们怎么都把衣服穿起来了?不洗了吗?”班鸠看着这些古怪的部下,不明所以。
  
  “我们刚才……只是随便说说。”、“水不够,还是将军您自个儿洗吧。”士兵们支吾着。
  
  哦,班鸠点点头,见桶中的水甚为清澈,心下欢喜,便解去腰带,双手交叉捻起两边衣角正要往头上掀,忽觉四周气氛古怪,扭头四顾,见部下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呼吸急促地盯着自己看,不由踌躇了一下,斥道:“你们又不洗,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回去睡觉。”——当着男兵们的面脱掉衣服,在这位不通世故的女将军看来,仅仅是觉得有点儿不自在,却不是因为晓得男女有别(看来班老将军真把她当男孩养了,这么严重的规矩都没教清楚就让她出来工作,实乃混蛋老爹——作者注)。
  
  美女将军春光将泄,男兵们虽然舍不得,却也只能领命逃回帐篷。火光摇曳下,大小帐篷不约而同地绽开了个小小的缝隙,惊心动魄地挤满了许多眼球,偶有鼻血喷出……
  
  班门历代传人都是力量型战士,女传人也不能例外。班鸠的身高八尺有余*,这在男人中都不多见。但即便如此高度,都丝毫不影响美女将军拥有着足以傲视群芳的魔鬼身材。月色中,晶莹的水线在女将军健美的古铜色肌肤上闪闪流淌,这一画面定格在所有偷窥过的男兵的脑海中,在这炎炎夏夜里无休无止地回放着,把他们折磨得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以至于第二天起床,一个个神志恍惚,仍然浸淫于满腔的澎湃热浪中不能自拔。待整装上路时,猛见有一个身穿绿衫的美貌少女(也就是那个晨跑的小祸星孔雀)从身边飞奔而过,胸中的莫名火焰便一齐迸发,大呼小叫如狼似虎地追了上去。
  
  奸淫掳掠是军人的共性,班鸠不了解男兵们的这种原始冲动,以为正“逃跑”的那个女孩是敌方派来的奸细,便稀里糊涂地指挥着这个色狼兵团,浩浩荡荡,气势喧天,把太行山的清晨闹得鸡飞狗跳。最后,女将军自己追上了那女孩,而她的军队却被一群凑热闹的山贼引得不知去向……至此,故事便回到了前文的主线,落单女将和淫贼宋昱终于邂逅。
  
  其时新日初升,晨露未消,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湿土气味。宋昱傻乎乎地站着发呆,任由孔雀咬住他的手,脸上还挂着让人难以捉摸的怪笑——我们知道这是淫贼得知“春药可解秋药”后,自以为大难不死,喜极而呆的画面。形象稍显诡异,却是女将军看见他的第一眼,且印象深刻。
  
  如果将来某天,班鸠忽然头脑发热弃武从文,写起了回忆录,她会这么描述与宋昱的初遇:“茅亭中有个男人,皮肤白白的,长衫也是白白的,浑身仿佛罩了一层薄薄的光晕……晨风吹拂他的长发,如黑缎子般轻柔舒卷,令人产生一种错觉,以为他的整个人都很柔软。若非当时无法起身,我不敢肯定自己会不会忍不住伸出手,去碰碰他的脸……这样的男人我从来没见过,不管在哪一支军队……心跳得很厉害,这对当时年少的我来说,是不可理解的,直到很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件事,才恍然顿悟,那种感觉叫作‘一见钟情’……”(这是班鸠写的,不是我写的——作者鸡皮疙瘩注)
  
  班鸠一见钟情的时候,头上还戴着严实厚重的铁盔,坐在地上不能动弹。这使得随后的她自我感觉很不良好,认为在这样的男人面前跌坐在地很丢脸,于是匆匆叫绿衫女孩帮她卸掉些重量,匆匆审问了该“毛贼”几句,便打算匆匆逃之夭夭。幸好宋昱在这当口回过了神,立即被她的美貌所震惊,跑来搭讪。前文描述过二人的初次对话,女将军表现出了一种很故意的冷漠,实际上那只是少女初次对男人怦然心动而自然流露出的不知所措,是一种条件反射。
  
  “啊呀!敢问这位是?”
  
  ——他,他说话了。这声音……真好听,为什么我的心跳会这么快?……啊!我怎么随便就告诉他我的姓了?我竟然还问他是何人?他是何人关我什么事?真是的,今天我好奇怪。
  
  “原来是班班……班将军……失敬失敬。在下宋昱……”
  
  ——宋昱,宋昱……他的名字叫宋昱,喊起来一定很顺口……等等,我喊他做甚?不行不行!这个男人太不对劲了,那眼睛那鼻子……瞧得我心里乱糟糟的,我还是赶快走吧……
  
  ——呀!我的马呢?还有我的部队哪去了?
  
  路痴女将迫于无奈,只得随宋昱等人前往山区小镇。路上,班鸠一边假装冷漠,一边又兀自窃喜,没什么意思。所以故事可以直接跳到峡谷中去——宋昱喝下孔雀给他准备的春药,便发起狂来,跑进峡谷埋伏在树上,待美女将军追近,便兽性大发,飞身将她扑倒。
  
  其实这里有点凶险,班鸠的武功是很高的。宋昱扑下来的时候,她完全来得及作出反击,不管是左勾拳还是右勾拳,都足以将这家伙打到天上去,只是难免要把人打坏。况且那一瞬间,女将军突然对这男人的举动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想看看他的下一步动作会是什么——反正他手无寸铁,不可能伤得了自己。
  
  淫贼把身穿铠甲的女将扑倒在地,却是狗咬刺猬无从下口,急得要命。班鸠被他压在身下,也有些慌乱,然后,小捕快黄鹂跑来跟她解释“他要强奸你”;再然后,宋昱的手摸到了她的脖子上,把她逗得大笑;最后,另一个捕快白鹭用刀背把这男人打昏了过去……这些以前都讲过,不用再详细重复了,总之经过完这件事,班鸠认为“强奸”应该是件很亲昵的事,并对宋昱有了新的认识:“他想强奸我可能是表示他也喜欢我吧?那我就不用再扳着脸了,反正跟这人在一起挺好玩的。”
  
  随后女将心情愉悦,见有上百山贼前来挡道便大显神威,把那群乌合之众杀得丢盔弃甲,再随后,一行人到了客栈,那几个女孩闹得乱七八糟,最后孔雀摔破了个瓶子,冒出的猛烈浓烟迷住了在场所有人的视线。女将突发灵感,抓起宋昱撞出客栈,跃马逃离了小镇……
  
  至此,故事远景基本可以确定下来了:和宋昱一起从混乱中突围而出的,既不是天真无邪的小捕快也不是不可理喻的小祸星,而是不通世故却又勇猛非凡的女武将班鸠。不仅如此,该猛女在这件事上还是处于主动身份,淫贼被她提在手中,失掉了对下一站旅程的掌控,两人肯定是不会再跑进什么山洞里去了。那么他们会到哪去呢?——谁知道呢?班鸠是个大路痴,只能瞎跑。
  
  “这是哪?”在驰骋了一个多时辰之后,班鸠终于勒马,放宋昱落地,自己也跳了下来。在他们面前,横着一道又宽又高的山崖,却是没路了。
  
  宋昱刚才被女将提在马肚子边,马蹄翻起的飞尘将他搞得灰头灰脸的,根本无暇留意来路。所以在左顾右盼一番之后,只能悻悻地宣布:“不知道。”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都无话可说。
  
  荒郊野岭,孤男寡女。班鸠隐约意识到,自己与宋昱好像正处在一个很容易发生故事的境地里,脸上不自觉一热——在离开客栈前,她的最后一句话是冲杜鹃喊的,好像是……“小昱是我的”——此时回想起来心里难免小鹿乱撞。
  
  如果宋昱这时候识趣的话,就应该跑过去拉拉她的手,说点儿你真美呀我好爱你呀之类的肉麻话,然后就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可惜方才那一个多时辰的长途奔波把这家伙折磨得够呛,连话都懒得多说。
  
  女将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对于宋昱的不解风情倒也不知道去介意,反正现在没有别的女孩凑热闹了,怎么处理这个讨人喜欢的男人以后慢慢计较。这么一想,班鸠的心跳便平复了下来,于是找话跟宋昱说:“小昱你不忙吧?”
  
  “不忙,什么事?”宋昱有气无力地拍着衣服上的尘灰。
  
  “我要去讨伐反贼,你随我一起去好吗?”班鸠说起了正事。
  
  “讨……讨伐反贼?”宋昱一怔,“就我们俩?”
  
  “没多少人的反贼,就我们俩也没事。”班鸠将马牵到有草的地方,然后朝一颗枯树走去,“我还有一百多个手下不知道跑哪去了,你先跟我去找找看,他们知道路怎么走。”
  
  “你说的是那个骑兵部队吗?哎呀,早散了。你上哪找去?”宋昱道。
  
  “散了?”班鸠伸手从树上折下一根儿臂粗的枯枝,转头看宋昱,“你怎么知道?”
  
  “记得我们在峡谷里碰见的那些山贼吗?”宋昱提醒道,“他们手里拿的长矛还有肩上披的皮甲,应该都是你的人丢掉的。”
  
  “不是吧……”班鸠一愣,登时竖起了剑眉,“我还没死掉……他们就跑掉了?!好过分呀!”
  
  古代并不是所有的军队都墨守成规,在某个管理混乱的时期里,军队曾有过这样一项内部共识:出征的过程中一旦主将们全部战死,士兵们只要不被敌方俘虏,就可以自行逃命,然后解甲归田。班鸠这次的任务只是清理一个小型贼营,所以人马配制不多。上午因追赶孔雀,女将跟部队走岔了路,那些士兵们群龙无首,便欢天喜地的自行退役了。宋昱碰巧从山贼捡的东西看出些端倪,这里正好拿出来说,他可不想跟这美女将军去讨伐什么反贼:“事已至此,你也别老惦记着打仗。随便找个地方玩去吧。”
  
  “那可不行,回去要被我父亲责怪的。”班鸠闷闷不乐,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把匕首,正削着那根枯枝,“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带兵出征,目标敌营才几十个人。要是连这都完成不了,那也太丢脸了……”
  
  宋昱敷衍了两声干笑,转念一想,原来才几十个人,那问题应该不大,上午一百多个山贼都还叫她打跑了呢!便问:“你刚才说不知道路,那地名总该知道吧?”见班鸠点点头,宋昱哈哈:“那你着什么急呀?只要走出这个山区,沿路上都是人。随便找个打听一下,还怕找不着地儿?”
  
  “啊?不认识的人也会告诉我路吗?”菜鸟将军没走过江湖,觉得“问路”这一招很新鲜。
  
  宋昱大笑,觉得这个大个子美女还真不是一般的可爱(其实那很正常,军队从来不问路,一问等于泄露了军情)。
  
  班鸠见他取笑自己,连忙“哼”了一声,却不说话,把削得尖尖的木棍丢放一边,蹲在地上认真鼓捣着什么。
  
  宋昱举目四望,旷野空荡荡的,再看眼前的大号美女,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丝亲近感:“班……我干脆叫你‘班班’吧?”
  
  “好啊。”班鸠低头拣着石头干草,想了想又说,“你还没说愿不愿意陪我去打反贼呢?”
  
  “我……”宋昱稍稍犹豫了一下,终不忍拒绝,“我陪你去就是了,只是宋某对行军打仗一窍不通,恐怕帮不上什么忙。”
  
  班鸠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灰,转过头,俏脸上流露着不加掩饰的欢喜。宋昱和她相距不到两步,虽得仰头才能与她对视,但四目相接之下,竟仿佛忘了她的身份、她的身手、她的身高……此刻宋昱的眼里,班鸠和以前见过的那些情窦初开的小女孩没什么两样,纯真、无邪、惹人怜爱。于是,宋昱抬起一只手,将一缕散落在她睫毛前的发丝轻轻地拨开,五指顺势游上那张娇艳柔滑的脸庞,深情款款地抚弄着……
  
  面对如此专业的挑逗,班鸠如同遭了电击,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只好赶紧闭上双眼,傻傻问了一句:“小昱你……又要强奸我了是吗?”
  
  宋昱吃了一惊,忽想起这女将军不懂强奸的含义,便柔声应道:“是啊,天气这么好,聊个天,强个奸,多诗意……”——说着,人已跨前一步,踮起脚,伸长脖子,嘴唇艰难地朝高处的脸蛋贴去,另一只手更是缓缓攀向那仅隔薄衫的高耸山峰……  
  
  
  ——————————————————————————
  注:后汉魏晋时期度量:一尺为23.04厘米。
  八尺有余就跟燕人张飞差不多,班鸠身高约在一米八五以上。


本文相关内容:回忆录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淫贼外史(第二卷·壹·决斗)     下一篇:百鬼夜宴(尾声)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