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我的人渣生活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我的人渣生活(21)

2004年12月28日10:59:52网易文化 章无计

  天空放晴了,小鸡也出来觅食了。这个冬天难得这么好的天气,无齿的老太太们一边端着面疙瘩靠在墙角贪婪的吸收阳光,一边还囫囵不清的聊着些我听不懂的话题,这样的日子真让人感到温暖。

  学校里该忙的事也差不多了,卫生都彻彻底底的搞了干净,期终考试也结束了一个星期,这几天在家等着拿成绩单回合肥。其实对成绩单我没有多少兴趣,不是一百就是九十九,不是九十九就是九十八,以此类推,有什么看头的呢?可我爸妈要看,他们要看到白纸黑字才能确定我不是象自己所说的那样,在七里桥中学初二班里,我要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小花上班去了,我没事就看武打电视剧,有时也逼着自己看些机器猫什么的,可年龄让我不得不对动画片表现出极大的失望,武打的或者爱情片才能吸引我,忽然之间,我觉得自己已经是成熟的大人了,唉,年龄不饶人啊!

  我想我是过分自信了,考试成绩单拿到手,我对自己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以前老感觉自己聪颖过人,学习一流,各种难题手到擒来,现在我认为自己也不过如此,还真应了那句话,别把自己当颗葱,什么一百,九十九的,现在看来我真的很自负。事实证明,我没有完成既定目标,没有达到自己定下的要求,我不敢去想一百分是什么样子,我只能停留在这个档次——语文九十八,数学九十七,英语九十六……

  这个成绩我不满意,因为总成绩排在全班倒数二十八位,总共也就三十个人吧。但有一个人对这个成绩很满意,不是我舅舅,也不是表哥胡,更不是小花,她是蒋小红。

  蒋小红所在的护校,已经放假,上午她赶到家,下午就来见我了,准确的说,是我大舅来见我,她陪着来的,好象是找我小舅的,又好象是找我的,反正,大舅在跟小舅聊天时,说,让三子也一起过来聊聊吧。

  我大概是在看《婉君》,电视很好看,是琼瑶阿姨写的小说,后来拍成了电视剧。小说本身写得相当吸引人,让人过目难忘。因为里面美女太多,我都记不起主要的情节了,就看到演婉君的那个小妹妹非常可爱,脑袋象南瓜似的,眼睛跟杏仁似的,辫子象麻花,嘴巴象樱桃,鼻子象大蒜,耳朵象锅贴。

  我当时就产生了幻想,这么一个小女孩要是喊我“无计哥哥”,我大概愿意少吃二两饭,少活六十秒。正想着,后面就有人喊“无计”,我一回头,天,婉君来了。

  蒋小红现在长得跟婉君象极了,脑袋象杏仁,眼睛象南瓜,鼻子象樱桃,嘴巴象麻花……我当时就产生了幻想,他要是在“无计”后面加上“哥哥”俩字,我肯定少吃三两饭,少活八十秒。

  一个学期过去,蒋小红有了些许变化,长相中庸,但身材越发成熟起来,比我第一次在车厢里与她邂逅更让我感觉她具有成熟女人的韵味,整体气质来看,她还是不错的。女人嘛,一旦脸蛋太好看就显得没有韵味了,只有成熟的身材才可以增添无限的女人魅力。

  蒋小红比我大不了几岁,但是辈分比我低,所以她喊我无计的时候还满虔诚的——知道占人便宜至少语言应该充满神圣。我回过头来跟她聊。

  小红的外公,也就是我的大舅,说小红还有一个学期就要毕业,想留在合肥。

  我点点头,说,那多好啊,合肥是个好地方。

  大舅说,我也知道是个好地方,可怎么能留下去呢?

  大舅望着我,我也望着他,是啊,怎么能留下去呢?你望着我,我也不知道啊!

  蒋小红坐在一旁不搭腔,小舅坐在一旁不作声,大舅没什么话说就瞪着眼睛,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睁着眼,几只眼珠子就这样在空气中碰撞,一切尽在眼珠中,一下子就冷了场。

  还是小舅主意多,他吸了口烟,说,小外甥,你回家跟你爸妈说说,就讲你大舅小外孙女护校要毕业,可能想想办法留在合肥实习。小舅面前升起他刚刚吐出来的袅袅烟气,我看不清他说话的神情,但我能看清其他人的表情,大舅和蒋小红不约而同的将头转向我,两双眼睛有目的的盯着我,我害羞的低下了头。

  我闷闷的回答,好,我回家就跟我爸说,但不知道可管用,他们到合肥没几年,认识的人也不多。

  大舅看我表态,高兴的站了起来,正要开口说话,却“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蒋小红惊叫道:不好,我姥爷过分激动又犯老毛病,晕了过去……

  我大舅因为一时情绪太过激动,出现了短暂的晕厥现象,蒋小红在他嘴唇上边掐了一小会,他就醒了过来。他满脸的歉意,向我们道歉说,不好意思,刚才没控制好有点激动过头,不过还是要麻烦无计回去跟爸妈说说,小红的工作问题还要多费心!我受宠若惊的说,没关系,没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帮不上忙,也不要怪罪我们。

  然后,大舅就心无旁事的和小舅谈牌经之道,我和蒋小红就在一旁无所事事的闲聊。我忧虑的说,期终考试成绩不是很理想。蒋小红看了我的成绩单,惊讶道:不错了,很不错了,不要过分要求自己,这样的成绩挺让人满意的。

  蒋小红说话时,眼睛透着清澈的光,不象是安慰我的谎话。跟她说话我觉得很舒服,就象在家时跟母亲说话那样,既能交心似的倾诉,又可以毫不顾忌的白眼相待。我刚才就对她翻了下白眼,她立刻停住话头,眼睛里迷茫起来。

  我说,你继续说啊,我听着舒服呢!

  她说,不说了,我听你说。

  我心里其实真的满惬意的,但我就是想表现下大男子主义的劲头,要让她觉得一切得围绕着我的话头转,以我为中心。大概所有人当中,除了我妈和小花,也就蒋小红能让我胆量和勇气耍一下威风了。

  我突然想到李雪,她是我唯一可以低下高傲头颅的人,我甚至愿意为她把自己的头搁在地上,两只脚丫子竖到她眼前博她一笑,我也愿意围着她转圈,转到头晕,转到精疲力竭,我就想围着她转,如同希望其他人围着我转一样,当我成为中心的时候,我能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体验短暂的快乐,我想李雪也一样,也会象我这样的拥有快乐,既然她快乐,我便什么都可以为她做,你说我贱不贱?

  想啊想得,我就把蒋小红当成了李雪,眼前浮现了许多幻想中的镜头,嘴巴情不自禁地冒出一句“李雪”,蒋小红很是困惑地问,什么雪?

  我反应了过来,连忙囫囵的说,雪,外边的雪……

  蒋小红抿着嘴笑,“瞧你那傻样!”

  小花说,他们单位到年二十九才放假,我说我等不了那几个礼拜,我想家想得厉害,小花说,你那么想家吗?我说,那当然,特别地想。其实小花并不知道,这个“家”里有一个重要的成员,就是李雪。

  那怎么办?我请假吧!小花说。

  小花如果去不了我家才是最好的结局,我真的不太情愿寒假里又要和小花待在一起,我只想着与李雪为伍,可老妈非得要她去,这下她去不了可不能怪我了吧!哈哈。

  请假多不好,老板会骂的。我说。

  可我想跟你一起回去过年啊!小花说。

  那上班重要还是过年重要?若要天长地久又岂在朝朝暮暮!

  我就想和三哥在一起嘛!小花说着,脸倏地红了。

  我正经的对小花说,工作为重,儿女情长可以放在后面嘛,我们都还小,有的是时间,对吧?

  小花想了想,点头说,好,我不请假了,我听三哥的。

  我舒了一口气,说,这才乖,这才讨三哥的喜欢。

  小花听了我的话,这次不跟我一起回家过年,我心里那高兴啊,这下终于可以用整个寒假和李雪卿卿我我又不招我妈的骂了。

  小花说送我上车,我说不用,我不想你难过。

  小花坚持要送,还说,看不到我只好送送我了。

  我说,好吧,送就送,只给送到车站,千万别舍不得一直送到合肥。

  小花扭捏道:三哥,你真讨厌!

  我收拾好所有行李,整装待发。这个夜晚我失眠了,反反复复神出头去看屋外的繁星,有点冷清,有点肃静, 但那天空好象是湛蓝,竹林好象是碧绿,门口的那条狗好象是天狗,一切都那么美好!我也好久没这么抒情过,想着即将就要回到合肥,即将见到我老妈、老哥以及李雪,顺带张平、猪头这些人渣们,心里是越想越兴奋,越兴奋就越难以入眠。外面很安静,想出去走走,但大门被插起来,要弄开它必将产生很大的声响,吵醒睡梦中的舅舅、表哥们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在最后一晚,我还得继续保持我斯文的形象,所以,也只能打开窗户,呼吸一点新鲜空气,再拿把口琴吹一曲《六安郊外的晚上》,这样还不过瘾,又情不自禁的唱起深夜版《水手》,越唱越带劲: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睡,起来唱首歌……有人轻咳了一声,我赶紧止住歌声,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最后一晚一定保持住礼貌。关上窗户,从墙上摘下舅舅的二胡,小心翼翼地拉起《二泉映月》,又把表哥的吉他拿过来,轻轻弹了曲《恰似你的温柔》,还有啥笛子、洞箫、唢呐等乐器,我嫌麻烦就不一一演奏了。

  熬到三、四点钟的时候,大概折腾累了,终于迷迷糊糊的进入梦乡。真是奇怪,睡梦中谁不梦偏偏梦到小花,只见她撑着黑布伞款款向我走来,投给我太息一般的目光。

  我纳闷道:小花,这么晚还来干什么?虽然我一个人睡,你也不能有啥想法啊!

  小花指了指肩膀上的包,说,“三哥,我妈让我跟你一起回合肥,我请好了假,咱一起走。”我睡眠不深,知道这是一个梦,就不以为然道:“开什么玩笑,半夜三更到哪去?快回去睡觉!”小花不依不挠地说: “三哥,我真的要跟你一起走,天都要亮了。”我正要说什么,,舅舅在一旁说话了: “三啊,你在嘀咕什么?还不起来收拾收拾。”我说:“舅舅,我在做梦呢,小花非要跟我一起走,幸亏只是个梦。”舅舅大声喊道:“做你的大头鬼!你这个伢真以为在做梦呐?你睁开你的小眼看看。”我被舅舅一吵,意识清晰起来,不情愿的睁开眼,一下子就傻了,小花果真就在眼前,打扮得跟进城一样,肩膀上还背了鼓囔囔的包,外面的天已经泛了白,我狠狠掐了一把自己,不是在做梦!

  “你不是不去了吗?怎么一大早又过来了?”我满脸疑云的问小花。

  “我妈让我提前请假跟你回合肥过年,刚才已经说过了啊。”小花有些委屈的说。

  “你怎么能这样,决定的事改来改去,也不给我个心理准备,这不是日摆我吗?!”我严厉的批评小花,可她不吱声,我也凶不起来,只觉得这个寒假又没劲了。

  早上来送我们的人还真不少。大舅,蒋小红,小花的妈。

  看到杨阿姨,我不由地问: “杨叔叔怎么没来呢?”杨阿姨楞了一下,说:“他有病,在躺着呢。”我恍然大悟,竟然问这样一个弱智的问题,大概是我还没睡醒。大舅让我们路上小心,还叮嘱我回家问父母好,跟他们说说蒋小红的工作问题。我说好,然后又找蒋小红,刚才还看到她,这会就不见人了。大舅说,小红回家把碎好的玉米粉拿来给你们捎上。我说,不要客气了,大老远的带着也不方便。大舅说,不多,就一小口袋,主要是给你爸妈尝尝,城里人没那个东西。不一会,蒋小红拎了一口袋东西过来,交到我手上。我说,没装别的东西吧?小红说,没有啊。我稍微降低嗓门说,没把自己装上啊?蒋小红“扑哧”笑出了声,说,装上怕你背不动。小花看到这情形就问,装什么呀背不动?我说,反正不是装你,别问那么多。

  我和小花背的背,拎的拎,跟众人挥手告别,小花的妈扬着嗓门喊,三啊,小花包里有煮好的鸡蛋,饿了就拿出来吃,我放了十个呢!我吃惊不小,十个这么多,也不怕把我们噎死!小舅也说,小外甥,路上小心,注意安全。我侧着身子挥手道,知道了,你们回去吧。话刚说完,脚底下一滑,整个身体伏倒在地,我定睛一看,恨恨地骂道:谁他妈昨晚在这儿拉屎?!

  在最后关头,众人都已离去之时,我发现了一个人影,一闪而过,好象跟踪我们好长一会,在我隐隐约约看到他时,又突然隐遁不见了,但是,凭那个身影我可以断定我认识他,熟悉他,虽然没有证据肯定是他,就那个身高我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除了陈大壮,不会再是别的什么东西。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