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驭蛛之魔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驭蛛之魔(1)

2004年12月29日14:58:13网易文化 火天车

  沙漠中的气候实在是令人难以适应,更何况是在这样炎热的夏季!一眼望去,整片整片的金黄色使人感到一阵彻底绝望的窒息。所有景物都静止不动,只有蒸腾的热气虚化着视线里的一切。太阳好像镶在了天幕上不愿意移动,把热量都赏给了这片沙漠——石头、干草、仙人掌……假如它们是一幅油画中的静物的话,恐怕早就被晒化成颜料流淌了开来。这景色假如置身之外看起来倒是颇为壮观,但若是身临其境的话,感觉就绝对不会那么美妙了。

  七人小组艰难地行进着,因为快被晒干了,所以都默默无语。作为沙漠里唯一在移动的物体,他们看起来似乎比其他静止的东西更加沉默。散乱的脚印拖在队伍后面,为他们的来历做着简单的注释。

  这种连地狱魔鬼也害怕的气候让健壮的安东尼也开始吃不消了。虽然他看上去比奥兰多显得略有活力些。

  奥兰多的情况非常糟糕,比起平时他沉寂了许多,生命项链中的水几乎消耗殆尽,如果再使用这些水来降温解渴的话,一定会危及生命。幸亏有裴斐佛夫伴其左右,在奥兰多走累了的时候可以把他扛在肩上前行,否则奥兰多恐怕早就被晒成了葡萄干。时不时要扛着奥兰多的裴斐佛夫,每迈一步都要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息声。这个庞然大物所需的水分其实比大家都要多,可它还是顽强地守护着奥兰多,这份肝胆相照的情谊把梨裳感动得都流下了眼泪,泪水刚一流出就化作了蒸汽,连泪痕都来不及留下。

  于是,在这恶劣的环境下,奥兰多产生了一种幻觉——他回忆起在春日的艳阳下,自己散漫地坐着,随意地吃着水果,喝着饮料,一会儿眺望远处的高楼,一会儿享受近处的鲜花和草坪,谈论着轻松的话题,时空好像静止了,没有人愿意打破这份难得的温馨。

  事实上,不仅是奥兰多,其他的人也都已经体力不支,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注意身后的动静。突然,一只黑色的蜘蛛,以惊人的速度悄无声息地从地底钻了出来,就仿佛浮出海面呼吸的章鱼,细沙从它爬出的洞口无声陷落,很快形成一处凹坑。蜘蛛背部有一道奇异的花纹令人目眩,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非洲毒蜘蛛,它如机器一般转动头颅,专心地用八只眼睛仔细扫描七人的背影,身体却一动不动宛若微型雕塑。它看着七人走远,便突然爬动,以迅捷的速度无声无息地重新沉入了沙海,凹坑渐渐被流沙填满,只留下了一个漩涡在沙脊上。

  一切又恢复平静,沙漠上又只剩下七个移动的物体了。太阳依旧,几个小时过去它仿佛根本就没有挪过地方。

  在沙漠的尽头,是一片令人心旷神怡的绿洲,带给人希望与平和。原来,在绿洲中隐藏着一个部落,蜘蛛就是去往那里找寻它的主人。

  蜘蛛在地下快速地前进,也不知它是靠什么来辨识方向,居然能不出偏差地回到它主人的身边。见到主人的它,就像是只忠诚的老狗,匍匐到主人脚下求宠撒娇。

  在部落中心的金黄色大帐篷的阴影处,一个男人伸出一只硕大而结实的手掌,引着蜘蛛爬上了自己的手臂,然后用一种很奇怪的语言和蜘蛛对话。这是种专门被人饲养以用来窃取情报的蜘蛛,异于其他的同类。

  蜘蛛报告完毕,男人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尽管这是个用黑纱遮住了半张脸的男人,但还是能让人从他上扬的嘴角和满足的眼神中辨别出他的神情:他在笑。

  这使人感觉到加倍的不安和战栗——一个高大过人、满脸疤痕的男子躲在暗地里独自发笑,谁看见都会觉得太过诡异,他显然是在孕育一场阴谋……

  男人像是早已知道了结果,自说自话地感慨着:“他?他真的回来了吗?这也许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蜘蛛似乎对于主人的言语十分费解,但又好似听懂了主人的意思,也随着黑衣人的目光把头转向了绿洲的另一头。

  安东尼一行人已经离沙漠尽头的绿洲越来越近了,奥兰多也好似抓到了一棵救命稻草,雀跃着跳下了裴斐佛夫的宽厚肩膀,挥舞着双臂大喊:“水!水!我终于能看见水啦!我的身体好像又充满了能量!裴斐佛夫!我的朋友!我获救了!哈哈!”其他人不像奥兰多那般对于水有如此强烈的感觉,但是经过了一天一夜艰难地跋涉,在荒漠中看到了绿色和水源还是一件非常令人兴奋的事情,梨裳这个清秀的少女也抹去了脸上由于连夜奔波所沾染的灰尘,和奥兰多一起站在沙漠中的一个高地向不远处的绿洲欢呼着。

  看见绿洲的兴奋带给了大家短暂的轻松,可是疲惫依旧写在了每个人的脸上,唯有克鲁森看上去若无其事,仿佛其他人走在沙漠中,而他只是在田园间漫步。

  原来克鲁森从小就生活在沙漠中,对于沙漠的气候非常适应。面对着这个逐步接近的绿洲和部落,一股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在心中荡起,每一个场景都勾起了克鲁森对于童年时代无限的回忆,殊不知当年那个顽皮而聪慧的少年竟然肩负起了这么重要的责任。也不知道小时候那个时常教导自己的老族长现在是否还活在人世;门前的那棵叫不上名字的植物还有没有再开出妖艳的黄色花朵……

  在童年时代,克鲁森总是和大家一起仔细地观察每一种沙漠植物,但奇怪的是,不管他怎样努力,也记不住各种花草树木的名字,更辨别不清品种的好坏,即使喜欢观赏植物,也总是说不出所以然来。只知道那些能够令他心旷神怡的就一定是好植物,就连一文钱不值的野草也比价值连城的奇花异草更令他动心。这正是他坚强孤僻性格的体现。

  克拉莉尖细而妩媚的声音打断了克鲁森的思路,“啊,我们终于到了,没想到从近处看,这湖水竟是这么透彻,真想下去洗个澡!”说着,用手捧起了一汪清泉,还未等到灌入口中就听见“扑通”一声,只见一个身影纵身跳入湖中,溅了克拉莉一身的水,她刚刚要发怒就被理查劝解到:“离开了水简直就像夺去了他一半的生命,就让他放纵一下好了。”克拉莉听到理查这样温柔的劝说,便也对奥兰多没有了怨言,转而和理查一同到湖的另一面饮水去了。

  奥兰多尽情地喝着,笑着,差点忘了背自己走出沙漠的裴斐佛夫,于是马上招呼它也下来和自己一同嬉戏,裴斐佛夫早已等待着奥兰多的召唤了,见奥兰多朝自己挥手,便“砰”地一下把自己那浑圆硕大的身体也置入了湖水之中,溅出了更多的水花,好在众人在它起跳前都已躲到离湖边十几米远的地方了,不然恐怕大家都要湿透。

  裴斐佛夫和奥兰多两个在水中俨然一对亲兄弟,奥兰多用手击起了水花向裴斐佛夫打过去,裴斐佛夫也毫不示弱,不仅用那双比奥兰多大出五六倍的手去挡而且还以更大的攻势来向奥兰多发起还击。为了躲避裴斐佛夫的攻击奥兰多就撒开腿准备往岸上跑去,可是裴斐佛夫玩得正兴起,哪里肯放过奥兰多,奥兰多越是跑,裴斐佛夫越是追。尽管裴斐佛夫身高马大,可是在水中还是抵不过奥兰多的身材灵活,几个回合下来就已经气喘吁吁,眼看着奥兰多就要跑到岸边,抓不到了,于是俯下身子张大了嘴巴从湖里猛地吸入一大口的水,足足有半个湖那么多的水。由于用力过大,就连湖底的水草也被它吸了起来。

  就在奥兰多马上要到岸上的那一刻,裴斐佛夫用尽全力把口中的水朝着奥兰多喷来,众人见状赶紧朝不同的方向躲去,不过还是被裴斐佛夫口中喷出的湖水打湿了全身。

  克鲁森见状不禁眉头一皱,想到沙漠的水是如此之宝贵,被裴斐佛夫这样浪费掉了实在是可惜,想赶紧劝阻住这两个家伙不要浪费湖水。

  克鲁森刚要招集大家说话的时候,奥兰多却冲着大家喊到:“你们看,剩下的湖水在不停地晃动,而且越来越厉害。”“难道裴斐佛夫把湖里的水怪唤醒了?”一直沉默的凯奇终于开口了。

  “瞧,水中刮起了大风,天啊,像龙卷风一样,这怎么可能?”梨裳把身子躲在裴斐佛夫的硕大身体后面,只露出一双眼睛看湖面的变化,好像那风马上要把她吹走似的。

  许久没看见水源,好不容易见到了,又出现了这样奇怪的事情,大家不免惊讶地乱作一团。风越来越大了,梨裳已经离开了裴斐佛夫,抓住了一棵千年大树,也许这个看上去比裴斐佛夫还要结实一些吧。

  在大家慌乱的同时,谁都没有注意到克鲁森,他十分镇定,甚至还时不时在偷偷地笑,然后冲大家无奈地摇摇头。原来克鲁森早就看出是族人们为惩罚裴斐佛夫和奥兰多浪费他们的水源而搞的恶作剧,所以也就没有过于感到担心,反而因为觉得有意思而在一旁窃笑。

  大漠上的风沙说来便来,霎时间大风卷地而至。风沙越刮越猛,黄沙越堆越厚……

  “咻!”的一声,一阵更为强大的风把裴斐佛夫和奥兰多卷了进去,还没等众人睁开眼睛看清楚,裴斐佛夫和奥兰多二人已经被抛到了部落外一里远的地方。奥兰多感觉自己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不过倒是没有受伤,原来是裴斐佛夫先掉在地上,奥兰多只不过是摔在了裴斐佛夫的大肚皮上,难怪这么重的一下,竟然毫发未损,不过裴斐佛夫却在地上发出“唔唔唔……”的哀鸣。

  一定有谁在背后使用了魔法,否则我和裴斐佛夫怎么会被吹到这里呢?奥兰多一边想,一边朝着刚才的那片绿洲跑去。

  在刚才那片湖水的对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站着几个武士打扮的沙漠族人,并且还在小声议论着什么,不时发出嘲笑声,奥兰多低头再一看自己满身都是脏兮兮的,难怪他们会笑。一定是他们搞的鬼,还在这里看我的笑话!奥兰多一急一怒之下差点哭了出来,大喊着要为自己和裴斐佛夫报仇,要那几个武士付出代价。

  毕竟是一行人中年龄最小的,所以奥兰多行事总是容易冲动,还没等到大家来劝阻,他就念起了咒语,双手冲着刚才戏耍过的湖面,把剩下的湖水吸进了心型中空项链,然后朝着几个武士站立的地方再次念起咒语,使尽全身的力量把水从项链中推了过去,几个武士躲闪不及被剩下的那突如其来的水给浇了个透,当然这还不是最让他们生气的,最激怒他们的是奥兰多又在糟蹋沙漠中珍贵的水了,他们再次向众人发难,一起合力兴起了沙漠中更大的风,这一次不仅仅是教训奥兰多,就连其他的人也都要跟着遭殃了。

  顿时满天飞沙走石,天空都变成了土黄色,一米之外的东西都看不清,就连开口说一句话都要吃进一嘴的沙粒,但这些人又不是坏人,不能用神赐予的力量来对付他们。所以也只好陪奥兰多一起受惩罚了。唯一的对策大概也就是蒙好自己的头,不让沙子飞进鼻子眼睛耳朵嘴里吧!

  梨裳这次和克拉莉搂在了一起,女孩子的身体比较轻,只有两个人抱在一起才不至于让大风给吹跑,她们可不想向奥兰多一样被甩向天空,弄得浑身脏兮兮的。尽管没有人被再次吹跑,可是大家也都显出吃不消的样子,被吹得东倒西歪。

  克鲁森不禁感到后悔,奥兰多年纪太小,办事总是沉不住气,自己应该提前提醒他一下,就不会被武士们这样戏弄了,不过这样也好,有了这次教训,以后他行事应该就会成熟些了,就是不知道这些族人准备什么时候停手。

  梨裳这时已经把脸完全地扎入了克拉莉的胸膛,可是克拉莉就不能免于苦难了,一张娇嫩的脸恐怕就要毁在这些武士兴起的暴风手中!想到这里她着急地向克鲁森喊到:“你不是也会用风吗?和他们对抗呀!再这样的话,我恐怕要提前衰老十年了!”克鲁森知道克拉莉被无辜地牵连进来,生气也是合情合理的,便耐心地为她解释到:“在沙漠里,水是最为珍贵的,这一湖水是他们部落整整一年的积蓄,水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可以和生命来相提并论,就像别人动了你一样很珍贵的东西,你要去捍卫它一样。刚才我们大家都跑去喝水、洗脸也就算了,奥兰多和裴斐佛夫居然还跑下去洗澡,用他们的水闹着玩,一下污染了他们一大半的湖水,他们当然要发怒了。其实这也只不过是略施惩戒而已,哈哈,克拉莉,还是再忍耐一下吧!我也没有任何理由去说服他们啊!”克拉莉听克鲁森说完觉得也是这个理。可是风沙对自己皮肤的摧残也不是一个小问题,于是她又说道:“这哪里是惩罚奥兰多,恐怕奥兰多还没有被惩罚完,我就要变成黄脸婆了!”“是啊,克鲁森,我看这样下去,我也不大能坚持得住了!”凯奇也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克鲁森转念一想,是啊,奥兰多犯的错误也没有必要牵连上大家一起来承担,更何况即使有,到目前为止的惩罚也足可以弥补他犯的错误了,应该算是给了他一个不大不小的教训。于是他张开双手,挡住了刮向众人的狂风,然后默念咒语,双手合十,分别伸出两只手的食指指向了天空,止住了风沙的侵袭。

  大家在经历了一场风波后,都开始埋怨起奥兰多来:“身为伸张正义的神的战士怎么能这样冲动而放肆呢?”“太不够沉稳了,而且还用神赐予的法术来欺负不懂法术的凡人,简直是对神的亵渎,这么意气用事,早晚会惹大祸的。”站在一旁的奥兰多其实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追悔莫及。为什么平时别人劝告自己的话刚才一句都想不起来了呢?他也知道自己这个致命的毛病,可还是这样冲动。为了挽救今天造成的错误,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去和那些被自己戏弄过的武士道歉了,尽管自己也被他们弄得很狼狈。毕竟事情因自己而起,当然,还有裴斐佛夫,他想:带上它一起去道歉,这是我们两个一起造成的错误。

  来到裴斐佛夫身边,裴斐佛夫看着奥兰多的表情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乖乖地和他并肩朝着武士们身处的部落走去。

  奥兰多来到刚才被自己用水浇的那个武士面前十分诚恳地向他道歉,可是武士还是不肯原谅他,眉头紧皱、横眉竖目。奥兰多也知道脾气傲慢的武士是不会轻易地接受道歉的,于是他比刚才更加和善地再一次请求他的原谅,可谁知道这次武士的态度更为急躁,干脆就拿起兵器对着奥兰多声称如果他再上前一步就对他不客气。

  奥兰多顿时被武士蛮横无理的态度激怒,心想:我诚心诚意来和你修好,你却这样对我!何况刚才你也有错,难道我浪费了点水,你就能把我抛到天上去吗?真是越想越气,恨不得和他打一架。不过想想刚才就是因为自己的鲁莽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还是强忍住了愤怒。神的战士怎么能和他们一般见识呢?于是奥兰多干脆拉着裴斐佛夫转了回来,在大家面前小声抱怨道:“这个部落的人简直太不可理喻了,我真心地去向他们道歉,谁知道他们竟然不接受,还威胁我,真是我见过最没有礼貌,最不可爱的部落!”“对啊,就算心中再生气,最起码也要接受别人的道歉呀!”克拉莉也为奥兰多愤愤不平道。

  显然,她已经忘了刚才因为奥兰多所受的风沙之苦。

  大家也都在替奥兰多感到冤枉,只有克鲁森笑着站在一旁,好像一早就知道奥兰多会遭到这种待遇一样。然后安抚奥兰多道:“遇到这样的尴尬事其实都是意料之中的。如果我以我最真实最原始的身份登场,恐怕咱们就不会受到这种待遇了。而且我想,他们也会对咱们做出让步。但是请大家务必记住,不管环境怎样,都尽量不要与部落中的人发生冲突,尽管他们没有什么法术,可是个个剽悍强壮,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武士,如果把他们激怒了不知道会用什么办法来对付我们,刚才的教训我想大家都已经领教过了。”说这句话时克鲁森的眼睛一直盯在奥兰多的脸上,琢磨着这个年轻人可再不能出错了,不然他会破坏掉整个计划。

  奥兰多当然明白克鲁森注视自己的用意,也用诚恳的目光回应着克鲁森,表示自己不会再那样鲁莽行事了。得到了奥兰多的回应,克鲁森继续对大家说道:“其实最重要的就是——如果我们想从这里顺利的得到神预言中的碎片,就必须要征得部落中那些人的同意。所以,大家万万不可与他们发生冲突。”一说到神预言中的一七异型碎片,大家的思路本应该马上集中起来。但是现在他们却看着克鲁森,每个人都在琢磨:克鲁森到底有多少秘密还没有透露啊?他到底和这个部落有些什么渊源?

  克鲁森见大家沉默,以为是对于他刚才提到的碎片还心存疑虑,于是继续解释道:“其实,预言中所提到的'太阳的眼睛'就是这沙漠中规模最大的一个叫做罗非迪萨部落中的圣物,是部落的图腾,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大家应该知道图腾对于一个部落的意义吧?就连部落中的土著要朝见这一图腾,都要经过成人仪式、观礼仪式和受命仪式才能得到机会,而在部落中,真正见过这个图腾的,不会超过一百人。更不要说部落以外的人了。碎片就藏在图腾中。”克鲁森还骄傲地告诉大家,他是为数不多看过图腾的人中的一个。

  真是奇怪,克鲁森越来越神秘了。

  听克鲁森介绍完碎片的情况,大家顿时觉得这是件很难办的事情。在部落中,图腾是受大家顶礼膜拜的圣物,破坏掉它取出碎片,部落的人肯定不会答应。

  克鲁森看出了大家的忧虑,满怀信心地向大家保证:“我会解决这个难题的,请大家放心好了!”“难道刚才你说的自己真实的身份和这个碎片有什么关系吗?”理查问道。

  “我猜,一定是骁勇善战的克鲁森在一次偶然的际遇中救过这个部落的族长一命,他给了克鲁森一样信物,并且答应可以为他做几件事情,所以克鲁森就可以向族长提出要求了!”梨裳身上的浪漫因子又开始作祟,异想天开地说。

  克鲁森摇摇头,表示否定。

  “难不成是族长有一个长得奇丑的女儿,克鲁森答应娶她,族长就答应交出图腾来?”克拉莉不愧是个刁蛮、泼辣的女人,她的一席话把克鲁森弄得面红耳赤,大家都笑得东倒西歪,暂时忘记了事情的棘手。

  克鲁森不再给机会让别人胡说八道了,谁知道他们又要说出什么离奇的猜想来?还是自己把秘密说出来吧,克鲁森缓缓地脱去了厚重的外衣,露出了他那刚劲的胳膊,让大家围过来看他手臂上的刺青。

  “啊,这是什么?”大家好奇地问。

  “我们故乡的标记,它象征着沙漠上的太阳。”克鲁森平静地说道。“这里其实就是我的故乡,这就是为什么我对这里如此熟悉的原因。”安东尼看着克鲁森:“好小子,你从进入沙漠就已经知道此行必是来到你的故乡,却从一开始,就瞒着我们。”“其实你早就知道这里的规矩,”梨裳不满地说,“却看着奥兰多和裴斐佛夫被你们的族人戏弄。”“不这样那孩子怎么长记性呀。”克拉莉笑得花枝招展,然后她转身面向克鲁森说,“刚开始,我感觉到有股力量要袭击奥兰多的时候,还打算用迷雾呢,却被凯奇拉了一下,并指了指你——你当时面带微笑。我马上就明白了,你是故意不去制止的。当时我就感觉到了你们之间一定是有关系的,因为他们控制风的能力和你一样。”正在大家议论着克鲁森的身世的时候,从不远处又传来了一片嘈杂声,难道奥兰多又去和那些武士理论去了?不对啊,刚才大家一直都在这里讨论事情,他一步也没有离开过。

  “是裴斐佛夫!他去哪儿了?”来不及追问克鲁森的身世,大家都赶紧跑去看裴斐佛夫究竟又闯了什么祸。

  远处那几个武士吵吵嚷嚷的好像和裴斐佛夫打了起来,其中一个武士竟和裴斐佛夫搂在一起在地上打起滚来。裴斐佛夫不停地用手拍打着那个武士的屁股,弄得那武士哇哇大叫。不过这时候大家谁都笑不出来,都害怕和部落的人结下仇怨,到时候想毁图腾取碎片更成为了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

  原来都是裴斐佛夫胃口太大惹的祸。经过一天一夜的跋涉,裴斐佛夫肚子里储存的食物早就消耗得一干二净。再加上刚才那一番打斗,消耗了不少体力,裴斐佛夫只好去寻找食物。当他路过部落的村子,闻到了食物的香味,就再也忍不住了,即使后面的武士拿着兵器在追赶,裴斐佛夫还是勇往直前地往村子里低头冲了过去——它实在是太饿了!

  裴斐佛夫刚跑到村口,就仿佛被一股神奇的力量弹挡了回来!于是裴斐佛夫就简单地认为还是那几个讨厌的武士再次使用诡计使它不能进入村落,它也不去管什么食物了,转而面向那几个武士,想教训教训他们。于是大家就听到了裴斐佛夫和武士打斗的声音。

  克鲁森弄清了原委,连忙上前去制止裴斐佛夫,并告诉裴斐佛夫其实它不能进入村子和这些武士没有关系。那神奇的力量是罗非迪萨部落特有的结界,只有部落中的人和他们的朋友才能进入结界,他们拒绝任何陌生的外来人进入。罗非迪萨族是一个很团结的民族,历来如此,所以裴斐佛夫确实是冤枉了武士。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奥兰多开始关心下一步的行动。

  “大家放心吧,我会想办法带大家进去的!”克鲁森仍然信心十足。

  大家见克鲁森这么肯定,都很兴奋,毕竟只有进到村落,才能接近图腾和碎片,才能离完成任务更近一步。

  就在大家都很兴奋的时刻,安东尼提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突然冷静下来的问题:“诸位,你们有没有想过,既然克鲁森是这个部落的人,那么他就不能去破坏图腾了,因为这对于他来说就等于是背叛他的部落、他的族人!我们得替他想想。”大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了克鲁森。他们都觉得安东尼说得很对,克鲁森是他们的亲密的战友。

  克鲁森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起那颗神采飞扬的头颅,仍然是那么自信。他又告诉了大家他的另一个身世之谜。

  原本克鲁森是罗非迪萨部落中的法定酋长继承者,不过为了完成神赐予的使命,他毅然放弃了部落继承人的尊贵荣耀。现在的酋长是他的哥哥克雷斯。所以这次回到自己的部落来寻找碎片,他非常有把握——毕竟,这曾经是他的领地。

  看到克鲁森的自信模样,大家都感觉到这次的任务好像充满希望,顿觉轻松了很多。

  克拉莉来了精神:“有克鲁森这样的一个大人物在,我们的事情就太好解决了。我一定要好好保养一下我的皮肤。”说着一马当先地冲向前去。

  来到了结界的面前的克拉莉老实多了,和大家一样,都小心地看着克鲁森的一举一动,同时也在暗暗地向他输送能量,帮助他拥有更大的神力。克鲁森对着结界伸出了拳头,亮出中指上那个古老而神秘的戒指……啊,原来这个戒指就是克鲁森部落权力的象征!真是神奇啊!门在戒指对上去的那一刻,开了……

  大家欢呼着,没想到这么戒备森严的一扇门就这样轻易地被克鲁森打开了!众人刚要往村落里面走去,突然从角落里闪出了几个身影。

  天啊!又是那几个武士!好像专门是和这些走近村落的战士作对的一样!其中一个武士用低沉的嗓音对大家说道:“除了本部落的人,外人是不能够进去的。”“喂,你有没有看到你们面前的这个人,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了!”克拉莉已经再也不能忍受和这几个武士的周旋了,终于爆发了出来。刚才的风沙把她的脸吹得现在还隐隐作痛,她怎能善罢甘休。

  “不管你们是谁,不是本族的人都要出去!”武士再次向大家发威。

  “谁说他不是你们部落的人?他才是你们部落的法定酋长继承人——克鲁森!”这次是奥兰多向武士厉声喝道。

  言语间,一行人没有减慢前行的速度。

  可没有想到,“唰”地一声,武士们齐刷刷地全都亮出了藏在怀里的刀和枪。

  “好啊,你们的胆子也太大了!连部落的首领在此都敢这样无理!”克拉莉面目狰狞得简直像要咬人。

  克鲁森见状并不想两方的人闹得这样僵,就赶忙上前劝阻,希望事情能以最和平的方式解决,毕竟一边是和自己生死与共的朋友,一边是自己的族人!

  就在他正要上前劝阻的一刹那,才发现那刀和枪都是冲着自己来的……这可是出乎克鲁森预料的事情……


本文相关内容:颜料社区个人文集:颜料的唯美油漆罐』 『年轻人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驭蛛之魔(9)     下一篇:驭蛛之魔(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