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驭蛛之魔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驭蛛之魔(2)

2004年12月29日14:58:46网易文化 火天车

  武士们突然之间做出这样的举动,让克鲁森一下呆住了。向克鲁森冲过来的武士,脸上狰狞的表情,简直就像是要夺克鲁森的命!大家也就顾不了许多,全都跑到克鲁森的身边来确保他的安全。

  围着克鲁森的众人,已经纷纷拔出各自的兵器准备迎战。尤其是奥兰多和裴斐佛夫,早就因为刚才的事情恼火得不得了,只是碍于大家的劝阻和怕亵渎了神而迟迟没有对那些武士采取行动。如今,这些武士竟然敢对克鲁森直接发难,奥兰多想,现在就没人会再阻拦他教训这些家伙了。

  于是,他冲站在自己身后的裴斐佛夫使了个眼色,暗示他一定要使出全力,为刚才的事情报仇。裴斐佛夫又是何等聪慧的怪兽,奥兰多的意思他当然非常明白。他的后腿用力地刨着地面,细碎的尘土飞扬起来,裹挟着他们的愤怒打着旋。

  “哼!既然是你们先向我们发难,那就奉陪到底好了!”克拉莉不甘示弱,杏眼圆睁,细眉高挑。这非常符合她的性格,十分泼辣,得罪了她一定没好果子吃。

  其他的人纷纷附和,双方的怒火都已激发到了顶点,一场大战就要开始……

  克鲁森张开了双臂,大喝一声:“大家站在原地不要动!不许和武士们动手!”克鲁森的做法让大家十分费解,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吗?突然定住的人们,力道却没有停下来,形成的旋风已经与武士们相撞。

  “克鲁森!他们已经不把你当作自己的族人了!你又何必这样维护他们呢?”奥兰多焦急地问道。

  “对啊,难道你没看见他们把刀枪对向了你,他们要杀你啊!你傻呀!”克拉莉也忍不住大声地冲克鲁森喊。

  “对敌人仁慈是很危险的事情。”就连理查这个不常开口说话的人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克鲁森望着众人期待、无奈的眼神,也一时无语。其实他自己也因为眼前突发的事件觉得气血倒转,懵懂间分不清现实与过往:为什么只是离去了短短数年,一切都变了样子?

  看着那些陌生的面孔,克鲁森皱了皱眉头,这些武士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难道离去多年后,老部落在大哥的带领下,又壮大了?如果是这样,新来的武士有理由不认识我。但不管怎么说,这样被人拒之门外,心里实在难受。

  他可是多年来一直都视自己为这个部落最忠诚的子嗣啊!就在刚才踏上绿洲的那一刹那,他还激动得让泪花在眼窝里打了好几个转!眼前的场景实在是难以置信,也许这只是个梦吧?也许,喝上一大碗部落特制的烈酒就能清醒吧?那么,酒,在哪里呢?

  “怎么样?我们到底要不要还击?”凯奇的声音终于又把克鲁森带回了现实,原来烈酒并不存在,惊醒后看到的仍是族人手中紧握的闪闪发亮的长刀。

  “大家不要再逼克鲁森做决定了。我想,现在他应该是最难过的。自己的族人用刀对着自己,换了谁也是无法接受的。我们只要保护着克鲁森不受伤害就好!既然是在他的部落,我们就一切都听克鲁森的决定好了!”站在一旁的安东尼看着克鲁森为难的样子也替他感到无奈,说了几句话帮克鲁森解围。

  “是啊,我们保护克鲁森不受伤害就好了。”梨裳说。

  “也好,就这样办吧!”克拉莉仍然不改她那简洁豪爽的作风,快人快语。

  “谢谢……谢谢大家,能够这样体谅我。”克鲁森显然有些激动,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打颤。

  那边的人说话了:“我知道你是谁,我还记得你,克鲁森——我们法定的原酋长。”克鲁森回过头冷冷地看着对方:“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为什么还要阻拦我?”“我必须这样。”一个年龄大些的武士回答道,“因为这是大长老的意思。”“大长老?他为什么这样对我?”既然族人这样对待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

  做好了放弃作战的准备,众人便沉稳而悲壮地等待着部落的武士们向自己发起进攻。

  刚才冲在最前面那个满脸杀气、视死如归的武士突然停止了进攻,反而把手中的武器扔在了地上。其他的武士像是受到了感染,又有几个把武器扔掉了的,到了最后,几乎所有的士兵都停止了前进。

  “哈哈,你们瞧,他们怎么也弃甲投降了?裴斐佛夫,我猜他们肯定是看到你害怕了,估计刚才被你打的那个武士屁股已经开花了!”奥兰多真是个十足的孩子,这么紧张的时刻还有心思逗趣。

  “我想,他们恐怕对克鲁森还是有些同族之情的。也许事情并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糟糕!”安东尼也实在是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原因来。

  在众人猜测之余,只听得结界那边的武士也吵吵嚷嚷起来。

  其中一位看上去年长一些的武士眼里闪烁出几许无奈。他想起来克鲁森也算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了,更何况这孩子又是个忠实、可靠的人,要是做朋友绝对是可交之人。真是造化弄人,偏偏今天却要双方如此相对,其实哪下得去手?而且刚才克鲁森还制止了他的朋友向我们发起进攻……尽管按照部落的规定克鲁森算是背叛了族人,但是也不至于要置他于死地啊!

  其他的武士或多或少也都有着相同的想法,可是不杀他又实在是无法交差,甚至还会危及到自己的身家性命!有的人开始后悔刚才停下来的举动,觉得真应该在他最没有防备的时候冲上前去一刀毙了他的命!可惜一时心存善念,放过了最好的机会。

  那个被裴斐佛夫打屁股的武士在众多武士中算起来属于年轻的一辈,看着旁人的表情,也猜出刚才和自己对峙的人中那个高大威猛的汉子就是大家常说起的克鲁森!刚才先是见克鲁森阻止了他的朋友们,然后又是本族的人们也都停止进攻,真不知今天会演变成怎样的局面?也只有站在人群里静观事态的发展。

  一个不守、一个不攻,这样的局面一直持续了好一阵子。双方都猜不透对方到底在想些什么——是就此罢休,还是另有阴谋?所以,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就在此时,又有许多武士装扮的人排成了两列整齐的队伍,表情严肃地迈着整齐的步子从“结界”的另一面走了出来。

  奥兰多急切地对大家说:“不好!他们准是怕那几个武士打不过咱们,又派来了队伍增援!看来是非要致我们于死地了!我们要不要先冲上去来个先发制人?”克鲁森一时也不知道原因,正在踌躇之际,却在两个列队中间望见了几个熟悉的身影,这回他相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那几个人正是部落中德高望重的长老。

  他们全都披着长袍,每人手中拄着一根长约一米左右的金属长棍,闪耀着金灿灿的沉稳光芒:这就是他们权力的象征。

  长老们踏着无声的步子缓缓地来到了克鲁森的面前,隔着“结界”颔首向克鲁森致敬。

  克鲁森心想:还是部落中的长老们心怀宽广,洞察一切,能够感受到我对部落的诚意。于是也马上还了礼。

  “克鲁森,多年不见。”一个看起来像个大和尚的长老先开了口,声音瓮声瓮气的。

  “是啊,长老,没想到我离去多年,您还能一眼就认出我!”克鲁森感到十分惊讶,“大长老,刚刚看到部落中的兄弟都用刀枪指向我,还在疑惑着部落中怎么充入了很多不认得我的新面孔,莫不是有什么危险?现在看到你们我就放心了。”克鲁森很高兴长老能认出自己,这也难怪,毕竟谁也不想成为一个被遗忘的人。

  “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全都看到了。你原是我族中人,原本不应对你和你的朋友无礼。可是你也知道,你离去了多年,部落中的人也大都认不出你来了,更何况你朋友浪费了族人的水。克鲁森你是应该知道的,湖水对于我们来说是多么宝贵的东西,是不容许别人随意破坏的。不只这样,你那个朋友的怪兽还要冲进'结界'来捣乱,这也是万万不可宽恕的,所以武士们才会对你们动粗。”于是克鲁森满脸歉意地上前了一步,对着几位长老又深深地鞠了一躬,表示歉意。

  几位长老见他如此有诚意地道歉,便对刚才的事情不再追究。另一位瘦一些的长老突然问道:“你离去了多年,如今又回来,还带回了这么多的朋友,一定是有重要的事吧?”克鲁森刚要回答这个问题,突然发现这几位长老的目光如同钩子一般死死地盯着他。刚才武士们也用同样的目光瞅过自己!难道问题不像自己想像的那样单纯吗?于是克鲁森转移了话题:“长老,我想知道,刚才有一名我们部落的战士对我说,大长老下令不许我进入部落,这是为什么?”那个在众长老中体态最胖的长老显然没有想到克鲁森会突然问到这样的问题——显然他还没有准备好怎么应付。

  胖长老打着哈哈说:“想必是一个误会,那并不重要,我们还是先听听你的回答吧!”克鲁森显然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大长老极力回避的事情,同他们七个人此行的目的,必然有着密切的联系。难道说长老们已经知道了我们是来破坏图腾,取得碎片的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大长老完全有理由命令武士们阻挡七个人前进的道路。

  克鲁森面对众长老,一种罪恶感油然而生,觉得刚才长老们如此大度地原谅了他们的过错,可是自己却还要想方设法取走部落的神圣之物,为此,他感到尴尬万分。

  看到克鲁森半天没有回答,长老队伍中的一个人说道:“克鲁森,你们来到了本部落,我们当然会以诚相待。但是,你们执意不肯说出来意,显然有悖常理!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能让你们进来!你自己考虑吧!”说完,那个长老带头离开。

  克鲁森见长老很生气,顿时没了主意,心想:还是不要辜负长老们真诚待我的一片心吧!与其这样遮遮掩掩地惹人怀疑,还不如把事实全盘脱出。相信以我们的诚意加上解释的话,一定能求得长老们的谅解和同意,和平地解决这件事。

  “长老,请等等!其实……我们此行的目的是要找到一块碎片……碎片在部落的图腾中,这个……需要把图腾打碎才能取出,所以……”安东尼听克鲁森这样直白地就说出了此行的目的,暗暗叫苦:他真是太欠考虑了!于是便走上前两步,贴到克鲁森的背后,小声地提醒他:一定要把这碎片对于神的事业的重要性详细地告诉长老。

  谁知道还未等克鲁森说完第二句话,部落的族人们已经有了强烈的反应。

  族人的声音越来越大,震得人身心俱颤。

  “什么!要打碎图腾!这怎么可以!这帮人简直是疯子!”一个圆脸红鼻头的武士大声喊了起来。

  “大长老说的没错!他们的确是冲着我们的圣物来的!刚才就应该把他们杀掉!大家都再拿起武器吧!我们的图腾是不允许被破坏的!我们要誓死保卫它!”那个被裴斐佛夫打屁股的武士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手里握着刚才已经扔在地上的长刀蹦蹦跳跳地挤出人群,召唤着大家重新投入战斗。

  “是啊,他们是邪魔派来的!杀掉他们!长老,不能放过他们啊!”一个矮矮的武士也扯着脖子在人群中大呼小叫起来,尽管看不到他的头,但是声音却高昂得很。

  眼看着一场新的战斗又要被挑起,克鲁森可不想让刚才的战斗再次重演!

  于是他赶紧来到长老们的面前想把事情解释清楚,哪知道刚走近一步,那个稍微瘦点的长老也像那些武士一样惊慌了起来,好像克鲁森过去是要取他的性命一样。

  他只好又转向大长老。

  “大长老,请让我把话说完!事实上,这其中有好多不得已的缘故,我想您听我说完之后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会提出这个非常冒昧的请求了!”克鲁森无比诚恳地等待着大和尚长老的回应,他知道现在这个大和尚长老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

  “克鲁森,其他的事情我都还可以替你说几句好话,可是,有关图腾的事情,本部落的人是最为重视的。我们是不会答应你的,如果你们非要强行闯入,去破坏图腾的话,我们只好与你战斗到底了。其他的话也请你不要再说了,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我们都无法答应你的请求!”大长老显然也已经开始发怒。

  “不!请不要这样!我们并不想发起战斗,那会伤害到很多人,如果你们全都不愿接受我的请求,那么请允许我和酋长——我的大哥见上一面吧!我想有些事情还是当面和他说比较好,只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拜见他的机会。”克鲁森想,也只有靠这个方法才能避免双方的战斗了。如果能顺利地见到哥哥克雷斯,也就是罗非迪萨现在的酋长的话,应该会使事情进行得更容易些,也无需和这些鲁莽的武士纠缠下去了。

  “要见酋长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更何况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是想要摧毁图腾!”红鼻头的士兵再次发难道。

  那个瘦长老也不住地点头说:“是啊,你们对部落来说可是危险人物,你和你的朋友们全都佩带着武器,谁知道你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们是不会让你们见酋长的,还是赶紧放弃邪恶的念头,快快回到你们来的地方去吧!”“三长老!”克鲁森急急地对那个瘦长老说,“就算您现在对我的行为很不满意,但我希望您能让我进去,因为这是我的故乡,是我长大的地方,我看看自己的兄长和小弟弟,总是可以的吧?求求您了,我的要求不过分……”那瘦长老回头看看其他长老,显然是在争取其他人的意见。

  这的确是一个难以让人拒绝的理由呀!

  克鲁森见状,更近一步地说道:“既然怕武器伤害到酋长,那么我不带武器去见他就不具备任何威胁了,这样是否就可以通融了呢?”憨厚的克鲁森一心就只想见到酋长并尽快地完成任务,便将其他的一切安危全都置之度外了。安东尼等人见克鲁森竟然会提出这个请求都暗暗地替他捏了一把汗,克鲁森所谓的武器也就是象征着他权力的火焰戒指,如果这个被拿走了,克鲁森就将丧失一大半的神力,发挥不出火焰拳的最大威力来,一旦有敌人暗算,定将遇险啊!

  “你既然真的有诚意去拜见酋长,那我们也不多加阻拦,只是你们一行七人,只有你一人卸去了武器,其他的人恐怕仍然是危险的,如果要见还请你们大家把武器全都留下,由我们代为保管。放心,等你们出来之后东西一定会完整奉还。克鲁森,你和你的朋友们商量商量吧,这可是你们进入结界见到酋长的唯一机会,不要轻易放弃啊!”说话的仍然是大长老。

  克鲁森回过身子,刚要说话,安东尼就拦住了他,小声对大家说:“目前我们真的没有任何选择。依我看,不如让克鲁森随同长老们一起进去拜见酋长,咱们大家在这里等他,这样就可以不交出咱们的武器,万一克鲁森发生什么意外,也好去营救他。”“这个主意好,还是安东尼遇事比咱们大家都冷静,我同意这样做。”克拉莉先表了态。

  随后大家依次表示了认同。

  克鲁森把结果告诉了长老们,几位长老低头商量了一会儿,也同意了这个决定,接着就要求克鲁森把火焰戒指摘下来,交由他们保管。

  剩下的一行人便留下听从长老们的安排。

  “你们既然打算留下来,我们同意,但是也不能留在部落之中。以前我们的领地是在离部落一公里外的地方,那里虽然现在无人居住,但是有好多老的帐篷还没有拆除,你们暂时可以去那里休息休息,不知各位意下如何啊?”大长老仍然客客气气地询问着众人。

  “好吧,我们一切听从长老的安排。”安东尼等人也恭敬地回应道。

  众人跟随着长老们走出部落,来到一片看似很荒凉的地方。两边的杂草都长得快赶上一人高了,显然是很久没有打理过,一点也看不出原先有一整个部落在此居住过的迹象。

  长老们提到的让大家休息的帐篷,也都因为风吹雨淋而破损不堪了,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窟窿,阳光透过去直接照在了地上,形成了斑驳的光影。

  “哈哈,劳累了一天,现在终于可以歇息歇息了。”奥兰多的话还没有说完就一下子躺在了地上,大口地喘着气。

  裴斐佛夫见奥兰多舒服的样子,也一下子卧在了奥兰多旁边的空地上。它那硕大的身子一着地,立刻扬起了一大片的尘土。大家赶忙捂住了鼻子和嘴巴,狼狈地四处躲闪。

  这下可把裴斐佛夫惹得大笑起来,竟在地上打起了滚。躺在裴斐佛夫身边的奥兰多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刚刚还在舒服地休息,现在却成了一个十足的泥猴子。

  就在大家都被眼前的事情吸引住,笑作一团的时候,突然听到梨裳喊道:“大家还是先不要闹了,克鲁森去见酋长还不知道是福是祸,咱们赶紧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打探到克鲁森现在的情况!”“是啊,但是我们谁也进不到结界里去,怎么打探呢?”克拉莉边说边用眼睛扫凯奇,她当然知道凯奇的寄生虫用来干这个工作再合适不过了,但这种事情,人家不说,自己怎么好开口呢。

  “我想我有办法知道克鲁森的下落和行踪。”凯奇满有把握地说。

  “快说来听听,你打算怎样做?”克拉莉故意问。

  “哈哈,你怎么就没有想到,虽然我们是进不去,但是他们可是阻拦不了巴球希卡虫的啊!”凯奇自信满满地说。

  “是啊,刚才大家都被紧张的气氛弄糊涂了,怎么就没有想到我们的专业小间谍呢!”理查不失风趣地说。

  “那还等什么,凯奇,赶紧放出你的宝贝,开始行动吧。”奥兰多也顾不上继续拍打身上的尘土了。

  凯奇闭上眼睛,嘴中默念了数秒钟。只见一些白色小虫从凯奇的手掌中钻了出来,凯奇又把它拿在了手里跟它叨咕了几句,说的什么其他人自然是一句也听不懂,这是凯奇和巴球希卡虫特殊的交流方式。

  待凯奇向巴球希卡虫交代完任务之后,那个小东西迅速地往部落的方向飞去了,大家见巴球希卡虫已经开始行动,就安静地坐在一旁等待结果,每个人心中都七上八下的,希望巴球希卡虫一会儿能带回好消息。

  巴球希卡虫走了之后,凯奇总是坐不住,在帐篷里来回溜达着,安东尼见他这样魂不守舍就走过来安抚他。

  “凯奇,巴球希卡虫也不是第一次去执行任务了,不要太过紧张。你和他有这样密切的关系,你的一举一动是会影响它的,还是放轻松些吧,这样它也能尽快完成任务啊。”安东尼拍了拍凯奇的肩以示鼓励。

  “安东尼,正是因为如此,才让我担心啊,我的心一直安静不下来,恐怕是巴球希卡虫遇到了麻烦,但是具体情况怎样,我也感觉不到。”凯奇脸上充满了痛苦的表情。

  “不管怎样,我们都尽了最大的努力了,你索性把心放稳,静观其变,到时候真出了事情,我们再想对策也来得及。”站在一旁的理查听到凯奇和安东尼的对话也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就在三人讨论之际,巴球希卡虫从部落中溜回来了。

  “瞧,那小家伙回来了!”奥兰多第一个看到了它。

  “快问问它,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克拉莉直接切入了大家关心的问题。

  凯奇和巴球希卡虫进行感应,片刻之后,脸上的表情发生了变化,从满怀期待变为低头不语。

  大家一见这情景,就知道事情肯定是失败了。

  “凯奇,巴球希卡虫说了些什么,克鲁森现在怎样了?”安东尼追问道。

  “它没有见到克鲁森。”凯奇有气无力地说。

  “怎么可能,巴球希卡虫这么小,没有人会注意到它的,更何况就算看到了,也不会有人想到是我们派去的间谍啊!”克拉莉感到万分惊讶。

  “巴球希卡虫对我说,它已经到了结界的边上,开始一直都很顺利,没有人发现它。但是再想往结界的那一边前进就不行了,好像有一种魔力,使它进入不到里面去。”凯奇把巴球希卡虫对他说的话讲给大家听。

  “真是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呢?”奥兰多在一旁自言自语。

  安东尼思索着其中的原因,突然茅塞顿开,想起了克鲁森跟他提起过的一些有关部落中的事。

  “我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了,其实罗非迪萨部落和我们大家一样是在神的庇护之中,结界之所以不允许外人的进入也正是因为里面是神庇护的地方,所以其他的非本族的外人是禁止入内的,怕的是亵渎了庇护他们的神灵,而巴球希卡虫是外来生物,自然也是进不到结界里面去了,我想这就是症结所在。”安东尼坚信自己分析的没有错误。

  “天啊,我们现在连最后一线希望都破灭了。”克拉莉突然觉得无比的失望,但又无能为力。

  “我看,干脆直闯进去,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先把克鲁森救出来再说。”奥兰多跃跃欲试地就要冲出帐篷。

  “不行,大家千万不要冲动,现在我们是在他们的领地,凡事都要谨慎小心。奥兰多,因为你的鲁莽已经耽误了很多事情,难道还不吸取教训?”安东尼认为此刻必须先稳住大家的情绪,然后再见机行事。

  其实奥兰多也知道即使硬冲进去,也未必就能救出克鲁森,再加上刚刚受到安东尼的制止就也不再说什么了。

  “安东尼,难道你想出了解救克鲁森的办法?”理查问。

  “没有!”安东尼皱着眉头说。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驭蛛之魔(9)     下一篇:驭蛛之魔(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