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驭蛛之魔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驭蛛之魔(3)

2004年12月29日14:59:28网易文化 火天车

  就在朋友们为克鲁森担心的时候,克鲁森已经跟随着众长老向着部落的中心地带走了过去。

  因为刚才把戒指交给了大长老,所以克鲁森总是担心戒指的去向,时不时地回头去看看大长老,因为这戒指对于他来说很重要。没有了它,不但法术会受到影响,神的使命也将无法完成。

  大长老在克鲁森第四次看了他以后,对克鲁森说:“你瞧,前面不远处那个金灿灿的帐篷就是了,酋长就住在那里,我们马上就要到了。有什么想对酋长说的,赶紧想好吧。不过,不用想我也知道酋长是绝不可能答应你的要求的。”克鲁森并不想解释太多,刚才就是因为自己贸然说出了原因,才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什么话还是等着和酋长面对面的时候再说出口吧!毕竟是自己的亲兄弟,比起这些没有血缘关系的长老们,应该更容易沟通的,更何况自己和哥哥的感情一向很好。

  一想到这里,克鲁森不免暗自激动起来:就要和多年未见的亲人们重逢了!自己离家多年,太多的艰辛、太多的相思要向他们倾诉!那个庞大而气派的金黄色帐篷怎么看起来很近却总是走不到啊!一定是自己太心急,太渴望见到亲人们,才会有这样的感觉!不知道哥哥克雷斯有没有留出长长的胡子,是否还喜欢穿那种尖尖的、向上翘的鞋子?弟弟侯克雷尔是不是比自己离家前又长高了许多啊?这些都是克鲁森迫切想知道的。

  不过除了这些温馨的场景之外,克鲁森也想到:要是他们知道我要毁掉图腾,取出碎片会有什么反应呢?会不会顾念手足之情帮助我完成任务呢?还是会和长老们的反应一样,把我视为敌人?看来,只有进到那金灿灿的大帐篷里,才会有一个答案!

  金色帐篷确实比其他的帐篷都气派很多,光是个头就要比别的大出四五倍,再加上颜色格外突出,在阳光的照耀中显得非常好看。

  克鲁森已经不知不觉地来到了金色帐篷的门口,门的两侧各站着两个持枪的卫士,他们身材高大挺拔,像两棵树一样稳稳地站着,目光平视,望向前方,对于克鲁森和长老们的到来好像没有看到一样。

  克鲁森心道:这可真是训练有素的士兵,看来哥哥在治理部落方面,能力还是很强的,当初决定把部落的权杖交给哥哥,显然是正确的。

  这时候,那个大和尚长老已经为克鲁森掀起了门帘,引领着克鲁森朝帐篷中走去。其实在长老掀起门帘的那一瞬间,克鲁森就已看到了端坐在宝位上的克雷斯。

  克雷斯所坐的那个位子正好面对着大门,所以进门的人一眼就能望到他。更何况,以克鲁森现在的心情,即使在茫茫人海中,也能很轻易地找出自己的亲人。只是,还是要先克制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不要马上表现在脸上,毕竟克雷斯现在是整个部落的酋长,对他要有最基本的恭敬礼仪。

  同样,克雷斯也看到了跟随长老们进来的克鲁森。他将久别重逢的弟弟,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番。克鲁森的样子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看上去成熟了许多,应该是这几年在外磨练的结果吧,克雷斯想道。

  “克鲁森!我亲爱的兄弟!多年不见,你终于回来了!”克雷斯边走边说,步伐逐步加大,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克鲁森见兄长真的还是和当年一样对自己疼爱有加,顿时轻松了许多,也迎着兄长走上前去。兄弟二人就这样在大厅的正中央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克鲁森一时悲喜交加,热泪盈眶。

  “兄长,这些年来真的很想你啊!”克鲁森望着兄长说道。

  “是啊,老二,自从你离去之后,部落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就全落在了我一个人的身上,想想以前咱们无拘无束的生活,真是很怀念啊!哈哈!”克雷斯听弟弟说起了从前,也爽朗地开了口。

  “我看大哥你把整个部落治理得井井有条,肯定花费了不少的心血。我身为兄弟却帮不上忙,真是惭愧得很!”克鲁森有感而发。

  “这倒没有什么,你我同祖同宗,为部落效力是义不容辞的事情,反倒是弟弟在外漂泊多年肯定是经历了不少坎坷和磨难吧!”克雷斯见克鲁森说的如此真诚不免也关心地问道。

  克鲁森哈哈笑道:“男人嘛,受点坎坷算得了什么?父王不是曾经对我们兄弟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吗: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那些磨难增强了我的意志,让我更加坚强。”克雷斯看着克鲁森,摇摇头:“那我刚才见你进帐篷的时候,表情有些奇怪,这是为什么?”“这个……一点小误会。刚才……算了,过去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说的。”克鲁森把头转向一边,“只是想起来,有些寒心……”克雷斯听弟弟这样说起,就赶紧追问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克鲁森如此伤心。

  “弟弟,快说来听听,你在外面为兄不能照顾你,到了自己的地盘怎么还能让你受这窝囊气!”克雷斯气愤地说道。

  “不,我知道哥哥念及兄弟之情,不愿我受到委屈,刚才的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就不必再提起,免得伤了和气。”克鲁森原本是想把事情都告诉克雷斯的。可是转念一想,如果全盘说出,哥哥一时发起脾气,还不知道要惩戒多少人。何况刚才的长老们对自己也算是尊敬的。

  “弟弟,不要有所顾虑,尽管把事情的原委清清楚楚地告诉我,我不会冤枉无辜的人,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克雷斯仍然要求克鲁森告诉自己原因。

  克鲁森见克雷斯说得诚恳,于是就把刚才奥兰多和裴斐佛夫戏水玩耍,然后出现武士阻止并捉弄众人,直到六个朋友们来到结界差点被武士杀死,接着长老们赶到制止了双方的战斗,却为难自己答应把火焰戒指交由他们保管才被允许与克雷斯相见的整个过程完完整整地和哥哥说了一遍,可以说没有放过一个小细节。

  “这些混蛋!竟敢这样对我的弟弟,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刚才是谁吩咐他们去和我弟弟对抗的?这样对待部落中的显要人物,他们是不是想造反?”克雷斯听后大声咆哮起来,整个帐篷都被他的喊声震得摇摇欲坠。

  “哥哥,请你千万不要生气!那些武士虽有不对,不过我离家多年,也许根本就没有人能记起我来了!我看还是先通知一下我的朋友为好,我想他们还在为我的安全担忧呢!”克鲁森根本不想过多地追究刚才的事情,只是关心其他六人现在的境况。

  “你的朋友?就是你刚刚提到和你一起漂泊在外的六个朋友?”克雷斯问到。

  “是啊,就是他们,他们因为不肯放下自己的武器,现在被长老们安排在部落外的旧帐篷中。”克鲁森十分希望哥哥能下令也将朋友们带到部落里面,但是看起来哥哥并不是特别在意,倒是对武士威胁弟弟生命的事仍然耿耿于怀。

  克雷斯冲着那些已经吓得退到一边的长老们,还有在这个大殿中护卫自己的武士们大叫:“你们竟敢这样对克鲁森无理!难道你们不知道他是谁!新加入我们部落的武士也就罢了,他们有理由不知道克鲁森的身份,而你们这些从前便跟着父王的人,难道也忘记了?要知道他不仅仅是我的弟弟,也是这个部落真正的首领!”克雷斯吼了两声后,冷静了些,他接着说道:“我只不过是暂时来替他管理部落中的事务,这次,克鲁森回来也是来重新接管部落的!你们真是有眼无珠,竟敢拿刀和枪来指着你们的首领!对他的朋友也是同样的无礼,还戏弄人家!你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长老和武士们一个个都被吓得噤声不语,唯恐克雷斯降罪于他们。

  见他们全都无话可说,克雷斯又换了种口气,对克鲁森和气地说道:“千万不要和他们计较啊!这些人全都是些头脑简单的人,冒犯了你和你的朋友们,我代他们向你道歉吧!还请弟弟看在我的面子上饶恕他们所犯的过错吧!”克鲁森哪里能让兄长亲自和自己道歉,忙连声说道:“兄长言重了!其实刚才我也是因为太气愤了,才把事情说得稍微严重了些,还请兄长见谅!”克鲁森看哥哥这么生气的样子,真怕他做出什么决定来,那自己不就成了卑鄙小人?

  克雷斯见克鲁森已经不再追究刚才的事情,脸色便和悦了下来,只是感觉克鲁森虽然不生气,但是一定会为刚才的事情感到伤心的,忙又安慰他说:“兄弟,你有所不知,这些年哥哥南征北战,统一了大小14个部落,接纳了很多新的族人。刚才的那些武士便是其中的一部分,所以没有认出你,不然是决不会如此对你的,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凡是以前认识你、敬重你的人还会像以前一样地对待你!”克鲁森张了张嘴,想询问一下大长老为什么在自己没有说明来意前,就似乎知道了七个人此行的目的是要破坏图腾,从而让部落中的人制止七个人进入部落?

  但克雷斯还没有等克鲁森说话,就继续说道:“我敢说刚才武士们对你发起进攻一定是个误会,他们肯定把你看作了外来入侵的人才会对你无礼的,你说呢,克鲁森?既然你回来了,酋长这个位置就应该由你继续来坐,那么今天的事情也就交给你处置吧!你要怎么惩罚他们都随便你。”克雷斯说着就要拉克鲁森坐到王位上去,弄得克鲁森十分不安,因为他此行的目的并不是重新登上王位,而是为了神的事业……

  克鲁森连忙说:“不,大哥,我是不会再来作酋长的。当初为了神的事业我放弃了这个位子,到今天我也不曾反悔过,我这次回来就是想拿到碎片,因为这个碎片在我们部落的……”还没等克鲁森把话说完,克雷斯就一下子抬起了克鲁森的右手,仔细看着:“克鲁森!你的火焰戒指呢?”“啊?……这个,刚才就说过了,把它交给了大长老。”克雷斯猛地回过身,眼睛死死盯着大长老:“你居然敢这样!是谁命令你这样做的,便是我的母亲在世,也不敢从克鲁森的手上摘下那枚戒指!它代表了它主人的身份和信仰,他给你的时候,你竟然还敢接!”大长老早就浑身颤抖起来了,好不容易等克雷斯的话说到一个段落的时候,连忙把戒指交了过去。

  克雷斯转过身:“克鲁森,这戒指怎么能轻易地脱下给外人呢?当年是父亲亲手带在你手上的,他是怎样叮嘱你的!难道你忘记了?这可是你身份和权力的象征!你不是答应过他,要像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样来保护它的吗?”自从见到克雷斯以来,克鲁森还是头一次听到这样几句语气过重的话。

  不过克鲁森也能理解哥哥的苦心,戒指是家族祖传的贵重东西,每个人的戒指都有特殊的属性。所有的人都视为珍宝,而他却随随便便地交给别人,哥哥当然有权力生气,一想到这儿,克鲁森就说:“哥哥,是我太心急想要见到你,就忽视了戒指的重要,请你不要责怪我。做这一切也都是为了完成神的任务,别说一枚戒指,就算让我牺牲性命也是义不容辞。”克鲁森想,正好借着这个话题再说说图腾的事情。“刚才提起回到部落的原因,其实也和这次任务有关,因为要……”“克鲁森!真的是你!你回来了!”突然从帐篷的后面跑出了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浓浓的眉毛下面闪烁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长得和克鲁森倒有几分相似,只是身材略微瘦小了些。

  “侯克雷尔,当然是我!小家伙!你居然长高了这么多!”克鲁森见到自己日夜思念的小弟弟如今已长成了一个标准的美少年,掩饰不住心头的激动。

  “我还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侯克雷尔尽管已是个大孩子了,可是遇到像这种很感人的场面,还是忍不住像个小女人一样哭了出来。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呜咽呜咽的了。

  “哈哈,刚才克鲁森还说你都长成大孩子了,怎么又哭了起来?”侯克雷尔很快收起了眼泪,要不说还是个孩子呢,眼泪来的快去的也快。“咱们兄弟三个今日终于团聚,应该高兴才对!”尽管克雷斯还在笑话他们的小弟弟,其实他自己也已经泪流满面了。他只是尽量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毕竟还有好多外人在场,自己作为部落的首领也不能过于失态。

  “小的时候……你们都答应过我,咱们三个人……是永远不会分开的!可是到了现在……大哥哥作了酋长……很少和我一起玩儿了;克鲁森更是一去几年不回来,我一个人……好寂寞啊!”侯克雷尔越说越觉得委屈,竟又哭了起来,而且比刚才的哭声更大了。

  听着年少的弟弟在哭诉着兄弟间情意疏远的事,不禁令克鲁森想起了童年时代的兄弟之事。那时候,自己就已表现出超人的领导才能。无论是大两岁的哥哥克雷斯还是小八岁的弟弟侯克雷尔,都非常愿意听从克鲁森的号令。在做游戏的时候就由克鲁森扮成酋长,侯克雷尔和克雷斯扮成克鲁森的部下,去讨伐另一个部落。大家玩累了,就躺在部落中那个人们不常去、堆放杂物的帐篷中,美美地睡上一觉。到了第二天天明的时候,再偷偷地溜回帐篷中,那其中的乐趣真是旁人无法体会得到的!

  克雷斯拉过三弟的手:“侯克雷尔,对不起,我们只顾着自己的事情,对你有些冷淡了。不过要相信哥哥们还是爱你的,只是人长大了,必然有很多事情要面对。我想,再过几年你也会明白这个道理的!”克雷斯平时总是忙于部落中的各种事务,这几年确实没有什么机会能这样陪在侯克雷尔身边。此时看到侯克雷尔委屈的模样,也觉得这几年实在是亏欠他太多了。

  克雷斯不禁想起小时候无论做什么,这个小家伙都要像个小尾巴一样地尾随着。记得有一年的冬天,因为克雷斯打翻了爸爸生病时要喝的汤药,被妈妈惩罚整个晚上跪在大雪中,不能吃饭。最后饿得冷得不行的时候,克鲁森和侯克雷尔就偷偷来送饭。当时,侯克雷尔见到克雷斯被惩罚,也是像今天一样哭得像个小女孩。往事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在岁月中沉淀了,真想回到过去啊!

  “克鲁森,你这次回来,就不要走了!我们以后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侯克雷尔破涕为笑,望着克鲁森等待他的回答。

  克鲁森感到十分为难,他真的不愿再看到侯克雷尔难过的样子了。但是,他心里知道,这次回来完全是因为要取回在部落中的碎片。一旦完成了任务,还是要马上离开的。

  “侯克雷尔,刚才大哥不是说过了,人长大了就要肩负起他的责任。而我的责任是要完成神交给的任务。这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所以我必须放弃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光。但是,你要知道,我也是非常愿意和你们在一起的!请原谅我吧!”“不,克鲁森,我不会怪罪你的。我也长成大男人了!也要肩负起我的责任来!”听侯克雷尔这样一说,他的两个哥哥也疑惑了,不知道这小家伙的脑袋里想些什么。

  “那说来听听,你的责任是什么?”克雷斯问到。

  “我的责任当然……当然就是……好好地生活!不让你们担心!这样你们就能好好地完成你们的责任了!”侯克雷尔骄傲地说。

  克鲁森和克雷斯听侯克雷尔这样说,都哈哈大笑起来,感到十分欣慰。

  接着兄弟三人又唏嘘感慨地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越说越怀念过去的时光,像被泪水的病毒感染一般,全都哭了起来。声音此起彼伏,也不知道那最大的哭声,是哪个发出来的了。

  围站在一旁的长老们,见三兄弟如此动情,全然不顾及其他人,也明白自己还站在这里就实在是太不通人情了,便互相使眼色,悄悄退出了帐篷。

  以那个大和尚长老为首的一行六人,轻轻地往外面退去,生怕惊动了还紧紧抱在一起的三兄弟。

  前五位长老都已退出了门外,当瘦长老就要走出帐篷的那一刻,他突然停顿了一下,转过头冲着三兄弟的方向邪恶地笑了笑。

  可惜,没有人看到刚才那一幕。

  三兄弟还沉浸在相逢的喜悦之中,对于他们身边的人和事情全都没有在意……

  长老们走出帐篷就各自散去了。

  那个走在最后的瘦长老,见众长老都已离去,便快步地绕到金色大帐篷的后面,四处瞧了瞧,确定周围没有人了,才闭上眼睛念起了咒语……

  不一会儿,刚才在沙漠中尾随着克鲁森一行七人的蜘蛛,又再次出现了。它那背部的特殊花纹,能让人一眼认出。原来它一直躲在沙漠中等待着主人的召唤。

  它的主人就是那瘦长老!

  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像上次一样,他还是让蜘蛛爬到他的手臂上,对它低语了几句。瘦长老说完了以后,蜘蛛马上从他的手臂上爬下来,隐入地下……

  蜘蛛再次回到沙漠中,这次好像不只是打探情报。

  不知这背部有奇怪花纹的蜘蛛哪来的魔力,不出一炷香的时辰,居然已经招集来了成千上万的蜘蛛。密密麻麻地围绕在它的四周,它们的颜色有深有浅、大小不一,却都有着同样灵敏的八只脚和让人为之战栗的邪恶气势。上万只的蜘蛛形成一大片的黑色,与整个沙漠的黄色,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接下来,那上万只蜘蛛,由那个背部有特殊花纹的蜘蛛带领着,朝安东尼等人所在的旧帐篷处爬去……

  安东尼等人在巴球希卡虫刺探情报失败后,仍没有想到有效的方法来获取有关克鲁森的消息。所以,只能呆在这个破旧的帐篷里,焦急烦躁地等待克鲁森。

  “咱们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为什么部落的人一个都见不到?难道就把咱们扔在这里不管了吗?”凯奇实在是受不了这里炎热的天气了,何况这个帐篷破旧不堪,根本抵挡不了阳光和风沙。

  “怎么,还没有人来吗?克鲁森也还没有回来吗?”躺在帐篷里的奥兰多被凯奇的话语吵醒,他都已经睡了一觉了。

  “是啊,别说克鲁森了,就连部落中的长老们,也全都不见了!咱们不知道要在这里等到什么时候!”理查站在很小的一块儿阴凉处,嘴里还叼着一片不知哪来的叶子。

  “这个部落的人真奇怪,先是弄出龙卷风来戏弄奥兰多,然后又拿刀来杀咱们。他们明明看到了克鲁森的戒指,为什么还不收手呢?”梨裳还在回想着刚才的事情。

  “我也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就连那几个长老也是怪怪的!为什么克鲁森要见他的哥哥,还要把他的火焰戒指先没收?”克拉莉也开始细心地琢磨起刚才的事情来。

  “我想,这里面一定有原因,但是具体是什么,哪里不对,现在我还是想不出。那些武士,会不会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才对克鲁森下黑手呢?不然,他们怎敢对酋长的弟弟如此无礼?难道他们不怕酋长怪罪?”安东尼听着大家的议论,也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其实,他早就对这个部落的好多事情感到疑惑了。但是,又怕说出来会让大家感到不安,所以一直保持缄默。

  “你们说会不会是因为克鲁森的哥哥见到克鲁森重返故乡,错认为克鲁森要夺取他的王位,派那些武士来暗算他?”奥兰多问大家。

  “天啊,不会吧!克鲁森的哥哥难道会忍心对亲弟弟做出这种事情吗?”天真、善良的梨裳不能接受奥兰多的这种猜测。

  “如果不是这样,我猜一定是那些暗黑使者在搞鬼!”奥兰多推翻了刚才的结论,又想到了这个原因。

  “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你发现了什么征兆?”一提到暗黑使者,理查立刻提高了警惕。

  “你们看,刚才的武士本是不懂法术的凡人,但是却可以弄出龙卷风,把我和裴斐佛夫戏弄的团团转。一定是暗黑使者从中作祟,把他们的神力附在了那几个凡夫俗子的身上,来和我们作对!”“哈哈,奥兰多,你一定是刚才摔昏了脑袋,怎么还念念不忘刚才的事啊!那些武士经年生活在沙漠中,拥有控制风沙的力量也不足为奇啊!克鲁森不是也可以控制风沙吗?”奥兰多一提起刚才的事,梨裳就觉得好笑,奥兰多刚刚被摔得真不轻。

  “当然不只这一点,你们看那些武士,有多狰狞!普通人是不会有那种表情的,他们一定是被黑暗使者控制了!”奥兰多越说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没有错,更加肯定地说。

  “可是,他们最后还是放下了武器,如果是暗黑使者,哪里会如此简单地善罢甘休?”梨裳继续反驳着奥兰多的观点。

  奥兰多见她还是不相信,连忙解释说:“那是因为……”“好了,我也不认为这里有暗黑使者存在。”理查打断了奥兰多。

  “你是怎么看的?”安东尼让理查继续说出他的想法。

  “奥兰多说是暗黑使者从中搞鬼,但在我看来,那是因为他并不了解这样的部落!”理查对众人说。

  “那这又是个怎样的部落呢?”克拉莉十分想知道理查的想法,马上追问着。

  “你们刚才见到的武士、长老,还有那个仅仅听说过的酋长看起来完全是不同的阶级,拥有着不同的分工,是领导与被领导者的关系。但实际上,他们是不分你我的。就像蚂蚁一样,会有一个蚁后,作为带头人,带领着大家更好地生存下去。这个部落也一样,面对恶劣的风沙环境,他们也只有团结一心,才能活下去,才能繁衍后代,扩大部落的规模。他们无论是做什么,都必须相互关心、彼此照应,不然谁都没有办法活下去。也就是说他们会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理查发表完看法,众人全都在寻思着理查的这个所谓团结成一个人的观点。

  “你的意思就是说,他们已经放弃了个人利益,暗黑使者根本没有插进来的机会,更不可能搞什么破坏?”安东尼追问到道。

  “我想,应该是这样没错。”同样,理查对自己的看法也十分坚信。

  大家此时已没有了任何反驳的意见。反而都觉得这样讨论下去根本也没个头,因为谁也不知道最后的答案。其次,大家都觉得理查说得也蛮有道理,也就暂且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了。

  在大家讨论事情的时候,全都集中精力,谁也没有注意到帐篷外面发生了什么。

  殊不知,此时帐篷外的沙地上,时不时的有沙子向地下陷去……

  刚才的讨论过后,大家又平静了下来,纷纷坐下休息。

  梨裳这时走到了安东尼的身边,问到:“安东尼,刚才奥兰多说武士之所以要杀掉克鲁森,是受了他哥哥的派遣,你说这会是真的吗?克鲁森这时候会不会正身处危难之中,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们就不能袖手旁观!只是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和克鲁森联络上?”安东尼知道,梨裳是个十分善良的小姑娘,一直都在为克鲁森感到担心,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想必,其他人也是一样的心情。

  “依我看,多半不会是这样的。因为我曾听克鲁森说过,他们兄弟的感情非常之好。他哥哥应该不会为了一个王位而加害于他的。虽然这个世界上因为权势,而使父子、弟兄甚至夫妻反目成仇的事情非常多,但是,梨裳,我们一定要相信神的威力,它能够保护克鲁森不受到任何伤害。”安东尼耐心地劝导梨裳。

  “是啊,我想,克鲁森也一定能很快回来的。”克拉莉也和安东尼一起来安抚梨裳。

  与此同时,帐篷外的沙洞中正钻出大量的黑蜘蛛……

  这些蜘蛛通体都散发出邪恶的光芒……

  夜更深了,高悬的月亮散发出柔和的月光,把地上的一切都照得很清楚,只是,它无法向帐篷里的战士们发出警告……


本文相关内容:轩然大波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驭蛛之魔(9)     下一篇:驭蛛之魔(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