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驭蛛之魔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驭蛛之魔(4)

2004年12月29日14:59:56网易文化 火天车

  众人又等了许久,克鲁森仍然没有出现,长老们也都不曾露面。天色已是越来越晚,月亮已经升到空中,安东尼等人在这个破旧的帐篷里足足等了一下午,看来他们还要继续等下去。众人见已经没有离开的可能,都知道今晚就要在这里过夜了。幸亏这个帐篷够大,不至于有人被挤到外面去睡。

  安东尼见大家都已经很疲惫了,就让大家赶紧去休息。他坚持要躺在最靠近出口的地方,以防半夜有人偷袭。

  梨裳和克拉莉睡在最里面,然后是身体虚弱的凯奇,接下来是奥兰多,然后是理查,最外面的自然是安东尼。而奥兰多的怪兽裴斐佛夫,就只好睡在奥兰多的身子底下。由于它块头太大了,根本就没有地方能挤下它,睡在帐篷外面又怕脱离了大家而遇到危险。这个家伙也真够可怜的,白天背着奥兰多走了那么远的路,到了晚上还要让他在自己的身上睡觉。所以奥兰多心疼得都不敢翻身,生怕弄醒了裴斐佛夫。

  躺在最外面的安东尼在大家都睡熟了之后,仔细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什么动静,才半睡半醒地迷糊了起来。

  凯奇夹在克拉莉和奥兰多还有裴斐佛夫之间,感到很不舒服。一会儿梦见克拉莉在大家都睡着的时候,起来练起了她的轻灵钩,左闪右躲地边跳着边挥舞着她的长臂,还时不时地撞向凯奇的身体;一会儿又梦见奥兰多和裴斐佛夫两个人,又跑去湖边嬉戏,你追我跑,裴斐佛夫再次吸进湖水喷向众人,自己也再次被喷过来的水,猛烈地冲刷着……

  凯奇就被这水一冲,从梦中惊醒了。

  坐起来一看,哪里是在做梦,原来是真的有东西在自己体内乱撞。

  是他体内的巴球希卡虫在飞。这些小家伙们怎么了,一下一下地,反应竟如此强烈!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吧?凯奇深知,这些小东西是不会随便发出这些警报的。而且这种不规则的震动,只有在它们惊慌失措的时候才会发生!难道是克鲁森出了什么事情?不好,还是赶紧叫醒大家吧!

  先是克拉莉在睡梦中被凯奇唤醒,接着,其他的人也一一醒来。

  “凯奇,发生什么事情了?”安东尼知道凯奇不会凭空感到惊慌的。

  “我预感到,咱们身边会有危险发生!我体内的巴球希卡虫一直发出毫无规律的振动!”凯奇告诉大家。

  “既然这样,我看大家还是先不要睡了,巴球希卡虫的判断应该不会出错,大家还是警惕些吧!”安东尼对于凯奇的小虫子对危险的预见性十分信任。

  “为了避免睡着,我看我还是站起来比较好!”奥兰多的眼睛半睁半闭,实在困得不行了,但也不敢再睡去,干脆就起身站到了帐篷的边上。

  其他人也都拿起武器,等待着“危险”的到来……

  众人等了很久,并未见到什么异常状况发生。外面的夜静得很,没有任何动静。

  “凯奇,我想也许是你今天过于疲惫,所以连你体内的巴球希卡虫都发出了错误的讯号吧?”奥兰多终于熬不住这种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却又不能睡去的痛苦。“我看,我们还是接着休息一下吧!”大家都把头望向了安东尼,看看他有什么意见。

  “我看,大家先睡吧,我还是再等一等,看看确实没有情况,再睡不迟。”安东尼也觉得等了这么久都没有任何动静,不如轮流值夜比较合理,也不能都这样耗着。

  凯奇心想:巴球希卡虫是不会弄错情况的,即使是疲劳也不应该出现这种反应。但是,又真的没有出现任何情况,他也自觉无法说服大家多等,只好一同躺下,不一会儿便又睡着了。

  奥兰多睡得正熟,却突然感觉小腹胀得很难受,大概是因为白天在湖里喝了太多水的缘故,想要去小解。可是睡得这么香,真是不愿意起来,不过真怕一会儿坚持不住,会尿裴斐佛夫一身,那样就太不人道了。

  哈哈,说起来,奥兰多今晚起来小便竟然是为了裴斐佛夫。

  奥兰多站起身时,裴斐佛夫终于有了个翻身的机会,它的肚皮早已被奥兰多躺得麻木了。

  当奥兰多快走出帐篷时,感觉到从帐篷的两个门帘的缝隙中,“嗖嗖”地刮进一股风。睡在门口的安东尼,脸上和身上布满了很多沙土。于是,奥兰多脱下自己的长袍盖在安东尼的身上,为他遮挡风沙。

  掀开帐篷的门帘,还未完全清醒的奥兰多,看到黑糊糊的一片东西。奥兰多心想:可以趁出来小解的工夫,借机欣赏一下沙漠夜间的景色——一眼望去,夜空高悬着一轮大而圆的月亮,在月光的照耀下,沙漠泛着银白色的光芒,真是异常美丽啊!可是,为什么会有黑色的东西?

  奥兰多并没有留意脚下的东西,只是急着去小解,别的也顾不了许多。他跑到帐篷后面去,刚迈脚往前走了一步,就感觉脚下发出了“咔吧咔吧”的声音。奥兰多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定睛望去,脚下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蜘蛛。原来那一大片的黑色就是这许多只蜘蛛啊!再看看其他的地方,天啊!就连帐篷上都爬满了,大家都在帐篷里面,竟然谁也没有发现。

  这些蜘蛛是从哪里跑来的呢?好像数量还在迅速地增加,不一会儿的工夫就又多了一大片。

  还是赶快通知他们吧!

  “大家快起来啊!我们被蜘蛛包围了!”奥兰多觉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凯奇第一个被奥兰多惊醒,因为刚才的事情凯奇还是放心不下,所以睡得并不踏实,一有动静就醒了。他赶忙把大家叫醒,听到奥兰多的呼救,大家全都拿着武器冲出了帐篷。

  “天啊,那是什么东西?”克拉莉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是蜘蛛!可是,沙漠中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蜘蛛啊!”梨裳比起克拉莉来要显得镇静些。

  “看来我的巴球希卡虫并没有误报军情,它发颤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些蜘蛛,没错了!”凯奇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因。

  “这样看来,这些蜘蛛是冲着咱们来的,大家可要小心了!”安东尼意识到蜘蛛的危险性。

  大家都在分析这蜘蛛的事情,就听旁边的奥兰多“唉呦唉呦”地嚷个不停。大家赶快围上去看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奥兰多双手抱着他的右脚,鼻梁和脑门上都是亮晶晶的汗珠,显然是疼痛所致。

  梨裳让奥兰多脱去靴子,然后俯下身子去看奥兰多的脚,他的右脚已经肿得足足比左脚大出了两倍。

  “怎么会这样?奥兰多,你怎么了?”理查不解地问。

  “原因很简单,奥兰多中毒了,是这些蜘蛛的毒!”梨裳不愧是精通动植物的高手,一眼就看穿原委。

  “那奥兰多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这蜘蛛的毒性大不大?”安东尼想这可是件非同小可的事情。

  “这种蜘蛛全身都充满了毒液,不过解毒及时的话,应该不会致人于死地!”梨裳看来已经想好了治疗的方法。

  “那就好。梨裳,你还是想办法赶紧帮奥兰多解毒吧!”克拉莉在一旁说道。

  “我一定会尽力的,大家放心!不过,在我给奥兰多解毒的时候,你们大家一定要守在四周,防止毒蜘蛛再次攻击奥兰多。”梨裳说完就去查看奥兰多的伤势,其他的人也分头去对付毒蜘蛛了。

  “奥兰多,听好,我现在要帮你疗毒。一会儿可能会有一点点的疼,你一定要忍住!”梨裳先对奥兰多做了些心理上的铺垫。

  “嗯……我知道……放心吧……”奥兰多用微弱的声音回应着。

  其他的人看着遍布在地上的蜘蛛,商量着对策,同时,还要小心自己别被它们咬到。

  梨裳运用法术,凝聚了一团白光,缓缓向奥兰多的伤口移动了过去。奥兰多全身一阵剧痛,眉头一直紧锁。

  另外一边,安东尼等人在和毒蜘蛛展开激烈的搏斗。安东尼拔出日月神剑向着那些毒蜘蛛左劈右砍。安东尼的剑术原本是所向无敌,可是今天面对如此身材矮小的敌人,有些无用武之地。这些蜘蛛太多了,安东尼挥舞了半天的剑,才杀退几只。

  理查见安东尼的剑术并不奏效,便使出自己的“紫光闪电”来和毒蜘蛛对抗。双手推出一个电波,“哗”地击倒了一大片蜘蛛。

  “哈,看来还是理查的闪电厉害,这下这些该死的蜘蛛可知道咱们的厉害了!”克拉莉见理查击败了蜘蛛十分高兴。

  在大家感到高兴的同时,在那堆已被理查杀死的蜘蛛尸体下面,又陆续钻出了无数的蜘蛛,一只接一只,好像沙地下面有数不完的蜘蛛。

  克拉莉诅咒了一声,踏出舞步,从身后升起迷雾,但是不幸的是,这些蜘蛛根本就没有意识,完全不受迷雾的干扰,继续向他们袭击。

  凯奇的巴球希卡虫显然也受不了那些蜘蛛身体中的毒素,还没有钻进蜘蛛体内,就已经停止了进攻……

  “奥兰多,你再坚持一下,就差敷草药了!”梨裳已经把毒液从奥兰多的脚中全部吸出。她迅速打开荷包,把里面由自己特制的草药敷在了奥兰多的脚上。奥兰多突然感到脚上一阵清凉,很舒服,疼痛减少了许多。

  梨裳见奥兰多这边的情况已经稳定,便放眼望向安东尼那边,只见大家十分费力地用尽各种招数,与毒蜘蛛周旋,却不见效果。就赶忙又过去帮助大家。

  “梨裳,奥兰多的伤势怎样了?”安东尼虽同蜘蛛搏斗着,但仍不忘奥兰多的情况。

  “我已经把毒吸出来,没什么问题了,大家放心吧!”梨裳说。

  “梨裳,来得正好,你快试试看能不能和这些蜘蛛对话?问问它们究竟想怎样!”凯奇像看见了大救星。

  “好,我来和它们谈一谈!大家先停下来吧!”梨裳让众人退到一旁,自己走上前去用蜘蛛的语言和它们交谈着。

  “我们是在这里等朋友的,并没有冒犯各位的意思,如果侵入了你们的领地,我们会立刻道歉并很快离开。”梨裳很诚恳地对蜘蛛说。

  但是,那些蜘蛛并无意和她说话,还是气势汹汹地一波接一波地冲过来,看起来只是想要致安东尼一行人于死地。

  梨裳无奈地回头对大家说:“这些蜘蛛根本就不跟我交谈,我说的话它们全不理会!”忽然安东尼灵机一闪,他把大家聚在一起,嘱咐几句——于是奥兰多、凯奇、克拉莉合力在六人周围堆起一堵矮矮的沙墙,采了些枯枝放在墙头,生起火来,霎时间形成一个火圈,将几个人围在中间。才布置好不久,蜘蛛群便已围到眼前。毒蜘蛛怕火,只在火圈旁盘旋,不敢逼近。

  过了一会儿工夫,忽见火圈中有一处枯枝渐渐烧尽,火光慢慢暗了下去。

  理查在缺口中加了柴,眼见枯枝愈烧愈少,心想只得冒险去捡。好在拾树枝的地方就在身后,相距不过十余丈,他连忙回头对克拉莉说道:“我去捡柴,你把火烧得旺些。”克拉莉点头:“你小心。”她知道这一点儿枯枝代表着几个人的生命之火,火圈一熄,生命之火也就熄了。

  安东尼施展轻功向树丛跃去。蜘蛛群见火圈中有人跃出,猛扑上来,当先两只早被火圈内的几人打倒。理查三个起落,已奔近树旁,这些灌木甚为矮小,不能攀上避蜘蛛,当下他左手挥动宝剑右手不住攀折树枝。

  数十只饿蜘蛛圈在他身边,作势欲扑,每次冲近,都被宝剑吓退,他趁机采了一大批树枝。

  就在这时,一只恶蜘蛛乘隙扑上,他宝剑一挥,那蜘蛛顿时毙命,但剑上有钩,蜘蛛身钩在剑上落不下来,他急忙用力一扯,把蜘蛛尸扯下来掷出。众蜘蛛扑上去抢夺咬嚼。他趁机提起那捆树枝,回到火圈。

  在安东尼他们和毒蜘蛛打得不可开交的同时,部落中的金色大帐篷中灯火通明,觥筹交错。克雷斯为了庆祝兄弟团圆,下令当晚在金色帐篷中,大摆宴席,好好招待克鲁森。

  克雷斯仍旧坐在正中间的宝位上,并要拉克鲁森同坐。克鲁森推辞再三,最后只答应和那些长老们坐在一起。众人吃喝一番后,克雷斯就吩咐武士带着克鲁森去后面那个最豪华、最干净的帐篷中睡觉。克鲁森就此告别了哥哥克雷斯,随着武士向后面的帐篷走去。

  躺在舒适的床上,克鲁森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踏实,原来他一直惦记着那些还在部落外等候自己的朋友们。刚才和哥哥见面,只记得互诉相思之苦了,却没提起朋友们的事情,现在自己怎能就这样安然睡去?不行,还是去找哥哥,把他们也一同接进来吧!不然,自己实在是睡不着啊!

  克鲁森顺着原路,又来到了金色大帐篷的门口,等待着门口的武士去向哥哥禀报。不一会儿武士就退出来,并让克鲁森进去。

  “大哥,谢谢你赐予我最舒适的床,但是我还是无法安睡!”克鲁森说。

  “为什么?”克雷斯不明就里。

  “因为我那几个朋友。刚刚我跟你提到过,他们现在还在以前部落的旧帐篷里,那里风沙太大,条件实在是太恶劣了。知道朋友们在那里受罪,我却躺在舒适的床上,怎么能睡得着呢?”克鲁森很坦诚地说出了原因。

  “啊!原来是这样,今天因为见到你,我也高兴得糊涂了!是我疏忽了你的朋友们,还请不要见怪!”克雷斯满脸歉意地说。

  “不,这不怪大哥,只求你能允许他们进到部落里来。”克鲁森赶忙说道。

  “那是自然!你应该早些提醒我,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这就和你一同去接你的朋友们!”克雷斯说。

  克鲁森心中一阵欢喜。

  兄弟二人旋即向部落外的沙地走去,一会儿工夫就来到了克鲁森和长老们曾经僵持不下的结界处。

  克雷斯打开结界,两个人一同走出。

  谁知刚出部落,就远远地望见安东尼等人站在帐篷外的火圈里,不停地挥舞着武器,看不清他们到底是在和谁作战。克鲁森见事有蹊跷,非常焦急,三步并作两步地朝朋友们那边赶去。克雷斯也紧随其后。

  走近一看,原来他们正在和一大群蜘蛛作战,众人见克鲁森平安归来,都十分高兴。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没工夫打招呼,蜘蛛已经使他们应接不暇。

  “克鲁森!在我们睡觉时不知道从哪儿跑来这么多大蜘蛛!你以前有没有见过?这到底是什么蜘蛛?赶快想办法击退它们!”奥兰多希望克鲁森能够有办法解决。

  克鲁森见到这种情况,也一下子愣住了,这些蜘蛛看起来很陌生。但是,只转瞬间,他马上就认出了它们。

  “这是我们部落中的战斗蜘蛛啊!它们拥有很强大的战斗力,我们通常都是在晚上采取行动前,趁敌人睡得正熟时把它们放入敌人营地的。它们毒性很强……咱们的人有没有受伤?”克鲁森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奥兰多刚刚被它们咬中了,不过我已替他制止住了毒液的发作,暂且没事。他现在在帐篷里呢!”梨裳告诉克鲁森。

  “那只是暂时控制住了毒性。这种蜘蛛的毒液,只有用部落中特制的解药才能完全解毒。”克鲁森感到事情很棘手,必须赶紧把奥兰多带回部落中,服用解药。

  “这种方式未免也太恶毒了吧!”理查愤愤地说。

  “本来是对付入侵者的,不知道是谁指挥它们向你们发出了攻击!”这次说话的是克雷斯。

  大家其实早已看到了克鲁森身边站着的人,只见他身披一席华丽的长袍,模样长得虽没有克鲁森周正,却也器宇轩昂,不似等闲人物。想必,他就是克鲁森的哥哥,克雷斯。

  只是,大家都疲于应付蜘蛛,也来不及跟他打招呼。

  “既然是贵部落的战士,那么可不可以借助酋长的威力,令它们退去呢?”安东尼觉得这是目前唯一最快捷有效的办法。

  克鲁森觉得安东尼说得很有道理,这些蜘蛛见到自己部落的领袖,应该会停手吧?于是就向克雷斯问道:“大哥你快下令让它们停止进攻啊!”“我当然会帮你们!它们没有经过我的同意,私自来偷袭你的朋友,我一定要惩罚它们!”克雷斯狠狠地说道。

  说罢,兄弟二人来到蜘蛛的面前,克雷斯向它们念起了咒语。

  但奇怪的是,这些咒语在蜘蛛身上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时,从帐篷中传出了哭声,“呜呜呜呜”的好远以外都能听到。克鲁森知道,一定是奥兰多疼得受不了了。这可如何是好,一定要赶快杀出这个重围,把奥兰多带回部落里面。

  但眼前这些蜘蛛实在太可恶了,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看来只有使出赤焰拳来和它们拼个你死我活了。

  众人见克鲁森被气得脸色煞白,正双手运气,口中念着咒语,似乎马上就要发起最后的进攻了。

  克雷斯见他这个阵势,知道他是想要使出赤焰拳来烧死这些蜘蛛,但是赤焰拳威力过于巨大,一旦打出后果将不可预计,赶忙想要制止他。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克鲁森已经发出了一团威力逼人的火焰。

  喷向毒蜘蛛的火焰迅猛而炙热,弄得这些蜘蛛赶忙向远处逃散。因为一旦跑慢了,就会被烧死。但奇怪的是,蜘蛛们并没有慌乱地四处逃散,而是齐刷刷地往一个地方集中。仔细一看,原来它们全都聚集到了刚才那只背部有奇怪花纹的大蜘蛛身旁。

  只要还活着的蜘蛛,几乎全都聚到了那只大蜘蛛身边,不知道它们要干什么。

  “看!那个大蜘蛛正在吃那些小蜘蛛!”凯奇惊叫着。

  正如凯奇所说的,大蜘蛛确实在张大了嘴巴吞噬着它的同类,毫不留情。大蜘蛛吃的越多,体型就变得越来越大,众人面对这一突变全都惊愕地说不出话来……

  大家谁也没有办法阻止大蜘蛛的膨胀变大,只能看着它一口一口地把这些蜘蛛全都吃完。等到最后一只蜘蛛被它吃完时,它的身体已经变得和不远处的旧帐篷一般大小了。

  这时,克雷斯突然向克鲁森喊到:“克鲁森,还记得迪卡斯鲁特那个家伙吗?”众人听了不禁一愣:这个时候了,克雷斯怎么还有心思和克鲁森聊过去的事情?

  但是,克鲁森却被克雷斯一语点醒,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一下子就变得精神百倍起来,双眼闪闪发光!

  “当然记得!不知道那个大家伙和这个大蜘蛛谁更厉害一些呢!”克鲁森朗声喊道。

  迪卡斯鲁特是沙漠里传说的一种恐怖魔兽,长着蜥蜴的头颅、毒蛇的牙齿,但是却有八只蜘蛛一样的长腿。人们虽然听过关于它的传说,但是谁都没有见过,也没有发现过它留下的任何痕迹。

  有一次,克雷斯偷偷带着克鲁森到沙漠深处的宝石禁地去玩,据说那里遍地都是裸露在空气中的宝石,但是每年,沙漠中的每个部落只许派一名处女前去取走一颗宝石,而且必须要从禁地的入口进、出口出,路上不可以回头。多拿宝石、逗留时间过长或者回头都会遭到禁地守护神的惩罚。惩罚的结果大家谁都没有见到过,因为没有人敢违反这一神圣的禁令。

  胆大包天的克雷斯和克鲁森兄弟二人就这样大摇大摆地闯入了禁地。

  禁地的入口处被繁茂的树木包围着,但是入口里面的十米之内却寸草不生,连块石头都没有,光滑的地面上甚至没有尘土,仿佛空气也被凝固住了。两个胆大妄为的小子就这样无视他们部落的禁令大摇大摆地走入了禁地。入口处是一段石洞,循着前方的亮光,他们渐渐靠近禁地内部了。

  快出洞口时两个人也有点犹豫,但是由于根本没有遇到任何阻碍或者奇怪的事情,这使他们的胆子又重新大了起来。迈出最后一步时,他们看到了世界上最绚丽的光芒……

  这真是一个奇异的世界。大颗大颗的宝石就裸露地躺在开阔的地面上,地面是水晶的,与宝石一起反射着太阳的光辉,光线差点晃瞎了他们的眼睛。

  这里仿佛宜人的海滨地带,根本不似沙漠的炎热,虽然没有风却清凉异常。两个孩子为眼前的世界倾倒了,他们瞪大了双眼,蹲在宝石丛中互相看着傻笑,他们的脸都被光映成了彩色的……

  迪卡斯鲁特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

  它阴冷的眼睛从背后仔细打量着这两个胆敢闯入禁地的懵懂小子,红色的信子迅速吞吐。它迈开脚,缓缓地从水晶壁后边挪出来,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这个家伙有两人高,形象骇人,假如被一个少女撞见,她肯定会被当场吓昏过去。

  它沉稳又不失谨慎地向两个小家伙靠近,它好像对其中一个孩子手上戴的火焰戒指有所顾忌,于是它调整了一下方向准备从另一个孩子开始下手。正低头审视一块大宝石的克鲁森从宝石光滑的一面上看到了背后偷袭而来的庞然大物,他猛地回头,也被这家伙震住了。克雷斯感觉到不对劲也迅速地回过头,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跳了起来紧握住手中的长刀……

  一番协作苦战,他们居然杀死了这头怪物,并且拥有了能随时出入禁地的小秘密。沙漠中的各部落还是每年只派出一位处女去宝石禁地取一枚宝石,没有人敢逗留,没有人敢回头。其实迪卡斯鲁特的尸体,恐怕早已化做了尘土变成了宝石。

  面对着大蜘蛛,克雷斯一声大喊唤起了克鲁森已经模糊的记忆。他马上明白了克雷斯的意思,一个纵身跳到了大蜘蛛的后面,念动咒语,举起双手……

  他没有把双掌打向大蜘蛛,却把胳膊举过头顶,朝向了天空。

  克鲁森的聚气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双手上的气团已经开始熠熠放光,那红色的气团越聚越大,但是赤焰拳却始终没有打出——他在等待克雷斯。

  克雷斯这时候竟然从地面缓缓上升,他飞了起来,速度极慢但是感觉他浑身的力道都在往一处凝聚,众人感觉到细碎的沙石从他们的背后往克雷斯的方向飞上去,那些沙石竟然渐渐地凝聚成一个巨大的石盘,克雷斯用力道控制着它在自己头顶旋转着,威力四射。

  当克雷斯升到十米左右的高度时,他停止了上升,双手向两边平举,形成了一个十字。

  石盘依旧在他头顶盘旋着。一颗小沙石不小心打在了梨裳的后脑勺上,使得她突然叫了一声。

  大蜘蛛仿佛给一声响动惊醒,一直不动的它突然立起半个身子,挥舞着前四只脚在空中飞舞,发出“呼呼”的声响。

  就在这时克鲁森打出了赤焰拳,他对准克雷斯头顶旋转的石盘打了出去。一道红光瞬间与石盘转出的空气漩涡糅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红球,而且红球越变越大。

  大蜘蛛已经放下了四只脚转而想要向其他人冲去。

  大家连忙散去,各自选择了有利的地形躲藏起来。

  石盘形成的红球已经到了临界状态,突然,石盘停止了转动,它一分为二。两瓣石盘像两把巨型匕首,在空中立了起来,并互相环绕着转动。两道赤红的火焰从克雷斯头顶倾泻而下,朝着大蜘蛛最薄弱的胸腹连接处打了过去!

  这一击使大蜘蛛受伤不轻,沉重的打击使它发出了愈加恐怖的叫声,每个人的耳朵都被震得“嗡嗡”作响。

  在受到攻击的同时它也亡命地喷出了一股强劲的毒液,射向了刚刚打出赤焰拳而防守虚空的克鲁森。克鲁森眼睁睁地看着毒液向自己射来,已经毫无防备的时间了……

  “噗!”一声闷响!克鲁森看着瞬间冲到自己面前来的克雷斯摔向了地面——他,克鲁森的哥哥,再一次挺身而出,替自己的弟弟挡了这致命一击!

  此时梨裳连忙张开双手,白色的气体在她的身体周围积聚起来,呼呼有声地飘动在空中,她的治疗气体先于意识而动,已经发出了瞬间治疗术,一团柔和的白光一下子罩在了已经倒在地上的克雷斯周身。

  梨裳的法术牵制住了毒液在克雷斯血脉中的运行,这可以延迟毒液发作的时间,避免毒血攻心。

  大蜘蛛发射了这最后一股毒液之后,已经是苟延残喘了。但是它最后的一怒仍然威力迫人,它闷吼着向倒下的克雷斯压了过去……

  一直没有出手的理查这时已经暗暗蓄满了力量,他双手举起双掌合一竭尽全力打出了一道强烈的闪电,那光竟然使黑夜亮如白昼,所有还清醒的人都下意识地眯了一下眼。刺眼的强光过后,巨大的白影深深地印在了众人的视网膜之上。

  然而那大蜘蛛竟然没有倒下!

  巨大的腿依然高举在空中,所有人的心都悬在嗓子眼,不敢呼吸。

  理查的能量已经耗尽,他跪在地上,双拳紧握,依然在暗自运气想要再一次聚集力量打出闪电。

  但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力量是不会在短时间内聚集起来的,因此他心急如焚。

  克鲁森此时已经举起发红的手掌,红色的光球显然比上一次小了许多,但是他依然顽强地瞄准了大蜘蛛……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梨裳感觉到令人窒息的安静,好像过了几个世纪一样漫长。只有她的长发在空中飞舞。

  “轰”的一声巨响,大蜘蛛终于倒下了,克鲁森终于垂下了仿佛千斤重的双手,颓然倒地。大家又愣愣地站了几十秒才反应过来。所有的人都长嘘一口气,每个人都软了下来,纷纷倒地,仰天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只有梨裳不敢稍有怠慢,她还要控制在克雷斯周身游走的毒液,不让它们发作。

  闻讯而来的部落族人们亲眼见证了这一切,纷纷围拢上来,几个胆子稍大一些的武士用长枪去捅巨大的蜘蛛,显然它已经死了,长枪扎出的洞里汩汩流出蓝绿色的血液。

  一些妇女和稍微大一点的孩子们走到他们身边,几个人一组搀扶起精疲力竭的勇士们,分别往不同的帐篷走去。

  梨裳原地打坐,开始运用特有的治疗能力为克雷斯进行彻底的疗伤。

  白光在克雷斯周身游走了很久之后,聚集到克雷斯嘴边,引出一口浓血,吐了出来。

  克雷斯呻吟一声,身体微微动了一动。这时候克雷斯的贴身护卫走上前来,背起他往酋长的帐篷走去。

  梨裳又闭目休息了一会儿才收回法术,站起身来。她默默地环顾四周,几个面目和善的老年妇女冲她颔首微笑,手中的托盘里盛着部落特制的进补药食。

  梨裳也不客气,拿起一个草药团子就大嚼了起来。

  火把已经再次点燃,几个武士自发地看守在大蜘蛛的尸体旁,他们被火光映出的身影,投射在大蜘蛛身上,不时晃动。

  夜,更深了。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驭蛛之魔(9)     下一篇:驭蛛之魔(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