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驭蛛之魔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驭蛛之魔(5)

2004年12月29日15:00:31网易文化 火天车

  经过一番恶斗,大家虽然劳累,但是心情却轻松了许多,没有毒蜘蛛在身旁的感觉确实好多了。

  现在,只有一个人坐立不安,那就是克鲁森的哥哥克雷斯。

  “奸细!部落中一定有奸细!”克雷斯边走边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因为身上的毒还没有彻底治疗,他走起路来还是颤颤巍巍的。

  “大哥,你先坐下来休息休息吧。刚才和毒蜘蛛战斗的时候,一定耗费了不少的体力。更何况你还身中剧毒,不要乱动才是!”克鲁森现在只担心哥哥的身体状况。

  “克鲁森,如果不追查出部落中隐藏的奸细,那么他迟早要祸害整个部落的。纵然我现在得到了片刻的平安,那又怎样?如果这个奸细还在这个部落中,我的性命早晚还是会遭到威胁!”克雷斯焦急地说道。

  克鲁森认为哥哥担心的也不无道理,作为一个部落的首领,遇到这种事情能不焦虑吗?

  想想刚才就连克雷斯都制止不了那些蜘蛛,幸亏自己和哥哥联手把它们都干掉了。如果在背后,总是有恶毒的人算计的话,恐怕哥哥的性命随时都会受到威胁。

  而且事情一旦传出去,部落中的人们一定会惊恐万分,就连克雷斯也可能会被连累得威信扫地。

  刚才,三弟侯克雷尔满有把握地答应克鲁森说,只要服下部落中特制的解药,哥哥和奥兰多的伤势就一定能好起来。可是,他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克鲁森不禁有些着急。偏偏哥哥还一直在为刚刚的事情愤怒不已,真怕他体力不支。

  正想着呢,三弟侯克雷尔掀开帐篷的门帘进来了,后面还跟随着两个武士。两个武士每人手中托了一个银盘,上面各放了一碗盛满汤药的碗,想必这就是侯克雷尔说的很灵验的解药了!

  众人见侯克雷尔端来了解药,赶忙把已经摇摇欲坠的奥兰多,搀扶到了大厅中的桌子旁边坐下来。克鲁森也劝哥哥克雷斯先过来把解药喝了,其他的事情等身体恢复了再说。

  克雷斯知道现在着急也是于事无补,摇摇头,叹息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了。

  奥兰多和克雷斯,三口两口就把解药喝了下去。奥兰多喝完之后,赶忙找站在旁边的武士又要了一碗清水喝,刚才的解药实在是太苦了。

  “奥兰多,我想你现在对人们常说的良药苦口,应该深有体会了吧?”克拉莉仍不放过打趣他的机会。

  奥兰多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反唇相讥,此时,他的体力尚还欠佳。因为中毒时间比较长,所以恢复起来也比较慢。

  “不过说真的,你倒是应该好好谢谢梨裳!你刚刚毒发的时候,可是她帮你把毒液吸了出来。”克拉莉比刚才严肃了许多。

  虽然奥兰多刚才神志不是很清醒,但是梨裳给自己吸毒的事情他还是记得一清二楚的,于是忙把头转向了梨裳所在的地方,朝着已经满脸通红的梨裳重重地点了点头。

  别看奥兰多平时活泼好动,不过在这种时候也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

  “好了,奥兰多!你还是好好休息吧,现在你觉得好些了吗?”梨裳突然想到,奥兰多喝下解药已经有一会儿了,应该产生了疗效。

  “我感觉好多了。浑身又充满了力气,哈哈,我想我已经恢复了元气!克鲁森,你部落的汤药真神奇,我们应该配点随时带在身上!”奥兰多刚刚好了一点,话又开始多了起来。

  “奥兰多,难道你想天天被蜘蛛咬吗?”理查不禁暗笑。

  “哈哈,你们就不要再吓唬他了!”安东尼出来替顽皮的奥兰多解围。然后又转过头来对酋长克雷斯恭敬地说:“光顾着问奥兰多的情况,也不知道酋长您的身体是否也有所好转?”众人都在想:还是安东尼考虑的比大家都周全!怪不得重要的事情,人人都愿意听听他的意见。

  “谢谢你的关心,我想我也和奥兰多一样,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估计再躺一会儿就可以完全恢复了!”克雷斯也很欣赏安东尼,和善地回答。

  “对了,现在时间还早,我看我还是安排大家赶紧去休息一下吧。”克雷斯征求克鲁森的意见。

  “是啊,咱们光顾说话了!大家都累了好几天,再不休息的话恐怕真的熬不住了。”克鲁森深知大家有多累,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样。

  “刚才都怪我,见了弟弟以后太过激动,忘记把各位早点请进部落中来,实在是抱歉得很。”克雷斯一直觉得很对不住克鲁森的朋友。“我这就叫他们去把专门迎接贵宾的帐篷收拾出来,你们大家就在那里休息好了,我也要回我的帐篷里去休息一下。”大家见克雷斯这么真诚,都纷纷表示感谢。心想:身为一个部落的酋长,能够这么平易近人,真是不简单!难怪当初,克鲁森会把这么重要的职位,如此放心地交给他。

  众人辞别了克雷斯后就跟随着克鲁森,往迎接贵宾的帐篷走去。

  贵宾的帐篷比起金色的大帐篷,虽然没那么气派,但是银色的帐篷在炎热的夏季里看上去却是非常清凉!就连里面的桌子,还有桌子上的器皿都是银的!大家仿佛来到了一个银白色的世界,真是舒服极了!

  “就是这里了,今晚大家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在这个帐篷后面还有一个略小点的帐篷,就留给这两位女士住吧!”克鲁森把一切都考虑得很周到。

  “这个帐篷比起刚才那个要好上千倍,就是透气性不如那个好!哈哈!”奥兰多说道。

  “哈哈!哈哈!”这次他把大家全逗笑了,大家都知道奥兰多指的透气性,是指那个旧帐篷上大大小小的窟窿。

  “好了,你们休息吧!我要送弟弟回去,就不陪大家了。”克鲁森说着就起身告辞。

  大家就一起出来送克鲁森和侯克雷尔两兄弟。在月光下,直到两兄弟的身影越来越模糊,大家才转身回屋。然后把梨裳和克拉莉送到后面的小帐篷里,安东尼等人才安心睡去。

  在安东尼他们返回帐篷的同时,克鲁森两兄弟也回到了金色的大帐篷中。

  克鲁森命站在帐篷里的武士都下去,想好好询问侯克雷尔近几年部落中的事务,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他想马上就把奸细查出来。

  “侯克雷尔,你觉得在部落中谁最可疑?”克鲁森不加掩饰,单刀直入地问。

  “二哥,我真的想不起谁会是这次事件的主谋,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到现在还不太敢相信。”侯克雷尔也在冥思苦想着。

  “那有没有什么人平时就对大哥有意见?出现过谋反的事情?”克鲁森继续追问到。

  “嗯……”侯克雷尔没有马上回答克鲁森的问题,而是想了一会儿又说:“没有,我记忆中确实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大家对大哥全都恭敬有加。”“那……”克鲁森刚想再问些其他的问题,却见帐篷的门帘被人掀了起来。见有人要进来,克鲁森也就没再继续问下去。

  进来的人是克雷斯。很明显,他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走路的步伐也轻了很多。

  “大哥,你没事了吗?太好了!”侯克雷尔见克雷斯已经行动自如,很是高兴。

  “是啊,喝了解药,又躺了一会儿,我感觉好多了。克鲁森,你的朋友全都安顿好了吗?”克雷斯的气色也恢复得很快。

  “难为大哥,还想着我的朋友们,他们应该都已经睡下了。大哥为什么不去睡啊?”克鲁森原以为克雷斯也已经休息了。

  “我回到了帐篷,想要休息,可是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克雷斯表现出苦恼的样子。

  “难道大哥还在担心有奸细吗?我看还是多派几名武士保护你吧。”克鲁森想,自己回来这一趟,可千万不能让兄长受到什么伤害!

  他看着大哥疲惫的脸庞,要询问关于碎片和图腾的那些话刚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这时听到克雷斯说:“不,克鲁森,我并不是害怕什么刺客。”“那是为了什么,只要我能帮哥哥解决的,一定尽力而为。”克鲁森有些担心了。

  “想当年,弟弟这样信任我,将这宝座让给了我,并再三叮嘱我一定要公正、严明地做好酋长,担当起保护族人的守护神。可如今,竟然在部落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我如何面对弟弟你啊!”克雷斯说到最后,伤心得都快哭了。

  “哥哥,千万不要这样说!是我当初放弃了自己的责任,现在你再说这样的话,会让我羞愧得无地自容的。”克鲁森说到动情之处,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你我本是亲兄弟,你交给我的事情为兄自当替你完成,你是事出有因才会离开家乡多年,并没有背叛谁。该自责的也应该是我,我辜负了你的厚望啊!”克雷斯继续检讨着自己的错误。

  “我真的担当不起啊,大哥!很多事情,在兄弟之间如果说出来,反倒让人觉得别扭,但是不说的话,憋在心中又好难受——哥哥,我想告诉你,我爱你!”克鲁森说着就跪在了克雷斯的面前,把头埋在他的双腿之间痛哭起来。

  克雷斯见状,马上和侯克雷尔把克鲁森拉了起来。

  “好了,克鲁森!咱们既然彼此都能谅解对方,就不必一再道歉了。还是一起分析一下,在部落中偷袭咱们的人到底会是谁吧!”克雷斯擦干了眼泪说。

  “不瞒大哥说,刚才你进来之前,我就在和侯克雷尔讨论这件事。”克鲁森说道。

  “哦?那你们有没有讨论出结果?”克雷斯显然对这个很关心。

  “没有,不知道大哥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侯克雷尔也加入到他们的谈话行列。

  “我看这事情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坏人既然想要和我们作对,那么,他们在暗咱们在明。咱们也不必太急于行动,以免打草惊蛇。”克雷斯一时也想不出什么计策。

  “我看也只有这样了,大哥就多派些武士在夜间巡逻吧!”克鲁森也很赞同克雷斯的提议。

  “这个你放心,我刚才就已经吩咐下去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也都累了,还是赶快去休息休息吧。尤其是克鲁森,肯定累坏了。”克雷斯心疼地看着克鲁森。

  “是啊,不过总算没有人受伤,累点也值得。”克鲁森笑了笑说。

  说着,兄弟三人一起往帐篷外面走去。

  走出帐篷才发现,天已经快亮了。

  侯克雷尔伸了个懒腰。一晚上没睡,还真有些困了。他刚要和两个兄长告别,却听见在金色帐篷的后面传来两个人嘀嘀咕咕的说话声。尽管声音很小,还是能听得清楚。

  “知道吗?昨天晚上可是出了大事情了!”族人甲说。

  “是啊,大家全都听说了!你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族人乙说。

  “当然知道了,你没听大家都这样传,说是因为……”“因为克鲁森的那几个朋友对不对?”族人乙接嘴说。

  “难道你也听说了?都说那几个人是不祥之人,他们的到来将把灾难带给酋长,不知道会不会危及到咱们呢!”族人甲说。

  “是啊,没有克鲁森和他朋友的出现,毒蜘蛛就不会出来偷袭,酋长也就不会被毒蜘蛛所伤。”族人乙说。

  “酋长还让他们住到了贵宾的帐篷里,真是太慈悲了!”族人甲说。

  这两个族人说的话,被克鲁森兄弟三人全都听去了。

  听见部落中的族人原来是这样看自己的,克鲁森难过万分。原来这些族人刚才的热情招待,也是碍于克雷斯的面子,做做样子而已。

  现在当着克雷斯和侯克雷尔的面被人指责,他觉得非常惭愧,露出尴尬的表情。

  克雷斯则表现出十分气愤的样子,觉得他们这样背后议论自己的弟弟,真是太过分了。侯克雷尔也因为生气,顿时困意全无。

  “谁说克鲁森的朋友是来害我的!”克雷斯厉声喝道。

  一阵沉默。

  刚才说话的两个人从金色大帐篷后面跑过来,跪在了克雷斯的脚下,作揖磕头,连连求饶。

  “你们这些鬼话都是听谁说的?”侯克雷尔仍不依不饶。

  “是……是……部落里的人现在都这样传。”那两个族人已经吓得开始哆嗦了。

  “克鲁森的朋友在睡觉,而他本人就站在我身边,你们哪只眼睛看到他们要加害于我了?”克雷斯对那两个族人的求饶完全不理会。

  “我们不敢再乱说话了……不敢了……求酋长饶过我们这一次吧!”族人依旧在求饶。

  “你们说了如此冒犯克鲁森的话,不能就这样放过,不然我还有什么威严可言!”克雷斯仰着头说道。

  “我看,就罚断他们一个月的食物吧!”侯克雷尔在一旁给克雷斯出主意。

  “好,就这样办!饿上一个月,看你们还有没有力气乱说话了。”克雷斯表示赞同。

  那两个族人见酋长就要下令了,像磕头虫一样猛磕个不停。头撞向地面的时候因为过于用力,而发出“咚咚”的声音。

  一直愣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克鲁森,听见哥哥准备给那两个族人这么严重的惩罚,赶忙加以阻拦。其实,克鲁森本来也是很生气,但是觉得人家说的并不是毫无道理,如果自己没有和朋友们回到部落,确实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更何况,大哥给了那两个族人如此残酷的惩罚,无异于自己造孽,这样族人对自己的意见会更大。对于取回碎片这件事情更是难上加难。

  于是他赶忙对哥哥说道:“大哥,请千万不要这样做啊,一个月不吃东西等于要了他们的性命。这个惩罚未免过于严重了,还请大哥三思。”“二哥,难道你没有听见刚才他们在诬蔑你吗?这样你在本族的威信全都被他们破坏了。”侯克雷尔觉得克鲁森并没必要为他们求情,这两个人纯粹是活该受罚。

  “侯克雷尔,爸爸不是从小就教导我们要学会宽恕别人吗?”克鲁森耐心地劝导着侯克雷尔。

  “嗯,二哥说得有道理。那大哥,咱们就对这两个人略加惩罚好了,不要致他们于死地了。”侯克雷尔反过来和克鲁森一起请求克雷斯的宽恕。

  “既然侯克雷尔也来替你们求情,那就从轻处理吧。更何况连克鲁森都原谅了你们,就判你们每天晚上,比其他人晚睡一个时辰,在部落中巡逻,随时巡查可疑的人物好了。”“谢谢酋长!谢谢酋长!我们一定完成任务,不让酋长的安危受到威胁。”两个族人拣了一条命回来,哪有不道谢之理。

  “不要谢我,是克鲁森救了你们一命,你们还是去谢他吧!”克雷斯对那两个族人说道。

  “尊敬的克鲁森,是我们轻信了别人的谣言,诬蔑了你和你的朋友,请你宽恕我们吧!”族人甲说。

  “是啊,你还帮我们说好话,真是感激万分啊,我们会报答你的!”族人乙说。

  就在两个族人感激克鲁森救命之恩的时候,一个武士模样的人冲了过来。

  “不好了,酋长,六长老被人杀死了!”武士喘着粗气说,一半因为跑累了,还有一半是因为恐惧。

  “什么,你说什么?六长老死了?他现在在哪里?”克雷斯感到十分震惊,部落中的怪事怎么一桩接一桩?

  “六长老?哪个是六长老?”克鲁森在克雷斯问武士的同时,也在询问着侯克雷尔。

  “就是那天把二哥接进部落里的瘦瘦的长老。”侯克雷尔对克鲁森说。

  “你说的不是四长老吗?”“噢,忘了给你说了,我们的部落现在非常庞大,大哥也广招人才,部落中的长老会又多了几个长老,原来的四长老,现在排行成了老六了。”克鲁森点点头,心下盘算着:“他会被谁杀了呢?事情看上去越来越复杂了。”“长老是在自己的帐篷里被人杀害的!”武士继续向克雷斯禀报道。

  “走,我们赶紧过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克雷斯说完就带着克鲁森和侯克雷尔朝六长老的帐篷走去。

  来到了六长老的帐篷,只见其他的五位长老全都在此,有的在旁边擦着眼泪,有的在默默颂经祈福。

  这六位长老每天在一起商讨事务,感情很好,今天突然死了一个,其他的人自然十分悲伤。

  大家见酋长进来了,纷纷让到一旁。

  克鲁森和侯克雷尔也随着克雷斯一同走近了六长老,想看个究竟。

  六长老被人发现的时候都已经死去一两个时辰了,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冰凉而坚硬。克鲁森看了看四周,发现其他的物品几乎都在原位,没有被动过。这说明,六长老在死前并没有和对方大打出手。这就意味着,对方是个高手,可以一下子就取走六长老的性命。有了这个结论,克鲁森又仔细观察六长老的身体。突然,有个让克鲁森为之一颤的发现,在六长老的额头有一处明显的伤痕,也是全身唯一的伤痕。

  那个伤痕是剑伤。

  就在克鲁森注意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克雷斯好像也发现了什么。

  六长老显然是被剑所伤,这让克雷斯的脑海中浮现出安东尼那把随身佩带的宝剑。

  为什么他们一来,部落中就出现了这么多奇怪的事情。先是自己中毒,现在又是六长老离奇被杀,这一连串的事情到底和克鲁森的那些朋友有没有关系呢?如果有,自己现在是否安全呢?如果没有,这一切又作何解释呢?

  克雷斯想问问克鲁森的看法,可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毕竟这样说出来会伤害兄弟间的感情。克鲁森本来就觉得大家把他遗忘了,令他很难过,现在,再来质问他,恐怕太过分了。于是克雷斯也就只有盯着克鲁森,看看他如何反应了。

  克鲁森本来就十分困惑,现在一见到哥哥这样看着自己,也觉察出其中的疑问。但是,哥哥并不来问他,想必是怕他多心。哥哥处处为他考虑,他当然也不能让事情没有答案,于是决心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看哥哥的表情,显然也对安东尼有所怀疑,他既然不好开口去问安东尼,还是由自己出面把安东尼请来,解释清楚好了,这样既不让哥哥感到为难,也替自己和朋友们洗清冤情。

  克鲁森考虑后决定,事不宜迟,还是尽早打消众人的猜疑为好。于是他转身走出了六长老的帐篷,尽管他知道其他长老们还有哥哥以及侯克雷尔都望着自己,却没有做任何解释。因为现在自己也不知该对他们说些什么,还是等弄清了原因再来向他们解释吧!

  离开了六长老的帐篷,克鲁森大步流星地向银色帐篷走去。这一路上克鲁森想了很多,自从回到部落以后,出现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而且一桩比一桩复杂,除了哥哥、侯克雷尔以及自己的朋友们,其他的人好像都怪怪的,不敢让人相信!现在就连安东尼也让人产生了怀疑,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一定要赶紧追查出到底是谁在幕后操纵这一切,不然,就没有办法完成任务了。本来以为顺利地见到了哥哥,提出要求,就能取回碎片呢!谁知道蜘蛛袭击、哥哥受伤、长老被害……全都耽误了自己原来的计划,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带着碎片离开这里。刚来的时候还害怕马上就会离去,心中非常不舍。现在看来,还是尽快离开为妙。

  想着想着,他已经来到了银色帐篷的门口,克鲁森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搜寻着安东尼的身影……

  但是,安东尼不在帐篷里。

  他不见了……

  “安东尼呢?他去哪里了?”克鲁森变得急躁起来。

  “不知道啊,刚刚好像还在这里。”梨裳见克鲁森这样着急也不知是为什么。

  “怎么了,安东尼出事了吗?”克拉莉问。

  “你们在结界看到的那些长老,还记不记得?”克鲁森问大家。

  “当然记得了,是他们带我们去那个旧帐篷里休息的啊!”奥兰多回答。

  “其中有个瘦瘦的长老,昨天夜里死了。”克鲁森说。

  “什么?克鲁森,你是说就在我们熟睡的时候,又发生这种事情了!”理查也很惊讶。

  “是谁干的,抓到凶手没有?”克拉莉接着理查的话问。

  还没等克鲁森回答他们的一连串问题,凯奇又发问了。“等等,克鲁森,你刚才急急忙忙地找安东尼做什么?难道这事跟安东尼有什么关系吗?”“我着急的就是这个,六长老是被人用剑气所杀,咱们这里能用剑气使对方毙命的,你们想还能有谁?”克鲁森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安东尼确实是最擅长用剑,但是你们部落之中也有很多武士啊,也都配有宝剑的。”理查觉得克鲁森的怀疑并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

  “但是,那些武士会的只不过是很一般的招式,要用剑气致人于死地是不大可能的。他们怀疑到安东尼的头上,看上去也是合情合理的。”凯奇替克鲁森回答了这个问题。

  “但是,安东尼为什么要杀死六长老?”理查再次发问。

  “是啊,没有理由啊!安东尼不会这样做的。”梨裳根本不相信安东尼会做出这种事。

  “克鲁森,难道你怀疑是安东尼干的?”理查问。

  “不,安东尼是我们最忠实的伙伴,我不会怀疑他。但是,我们要取得碎片,必须先要得到族人的信任。现在,他们怀疑安东尼,我来找安东尼回去证明他的清白。偏偏在这个时候他不见了。”“刚才好像看见他出去了,我以为他是出去散散步,也就没有问他要去哪儿。”奥兰多对克鲁森说。

  “这可糟了,找不到安东尼,族人对我们的误会会更深。这样一来,就连我的哥哥都会怀疑咱们的。到那时候,别说取出碎片了,能活着出去就不错了!”克鲁森一想起哥哥还有众长老们全都在六长老的帐篷里等着自己的消息,就更加焦急起来。

  “克鲁森,别太担心了!别忘了,我们是有神灵保佑的!要坚信,无论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我们都会转危为安。”凯奇见克鲁森这么痛苦的样子,知道他的难处。一边是自己生死与共的朋友,一边是自己的亲生哥哥,他当然不希望任何一方受到伤害。

  “是啊,我已经多次逃离了险境,我相信,只要我们团结起来,什么邪恶都能铲除!”奥兰多也来鼓励克鲁森。

  “现在,我只祈求神能赶快把安东尼带回到我们大家的身边!”克鲁森觉得大家说得很对,就闭上眼睛祈求上天。

  就在克鲁森等人向神祈求让安东尼赶快出现的同时,六长老的帐篷里也开始沸腾起来。长老们看克鲁森一去不返,便有些坐不住了。

  “酋长,六长老明明就是被克鲁森那个配剑的朋友杀害的,你为什么不下令逮捕他?”大长老道。

  “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凶手就是安东尼,如果我们贸然采取行动,恐怕会冤枉了好人。”克雷斯并不同意马上采取行动。

  “证据?难道要等我们这几个老骨头全被那小子杀死了,你才相信吗?”二长老的脾气最大,就算对方是克雷斯,他说话也很不客气。

  “怎么会?失去六长老,我已经很痛心了,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再发生?我的意思是大家先冷静下来,不要这么冲动!冲动也解决不了事情啊!”克雷斯说。

  “如果安东尼真是无辜的,他们为什么不敢来澄清呢?”二长老继续发难。

  “对啊!为什么不敢来?恐怕是做贼心虚了吧!”三长老也加入了讨伐的行列,比二长老更加咄咄逼人。

  刚才克雷斯见克鲁森急匆匆地走出了帐篷,知道他肯定是去找安东尼来解释这件事情,谁知道,现在连克鲁森也不见了踪影,这下,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驭蛛之魔(9)     下一篇:驭蛛之魔(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